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12:笙爷,请开始你的战斗

212:笙爷,请开始你的战斗

        “今天你俩,都死定了。”

        两人被绑着,根本动不了。

        孙河贵走到窗前,割破了避风用的蛇皮袋,查看了外面的情况,远处的光影在移动,越离越近,方向是村口那条水泥路,整个渔江村只有这一条大路可以开车,村子一面靠山,一面靠江,警察堵住了村口,前面就根本没有路可以逃。

        孙河贵把包里的东西收拾好,连食物垃圾都不留下,剩下的水全部泼在地上和墙上,边吩咐弟弟孙清贵:“你去把那两个女人装到集装箱里去。”

        孙清贵胆小,冷汗直冒,畏手畏脚地不敢上前,说:“外面都是警察,哥,要不我们——”

        不等他说完,孙河贵一巴掌打过去,厉声斥骂:“现在不走,等着被警察抓吗?你想坐牢也别拖累我。”

        孙清贵吓破了胆儿,哆哆嗦嗦:“那、那我们怎么办?”

        孙河贵目光扫了一眼,语气孤注一掷:“只要把她俩处理干净了,警察就没有证据抓我们。”

        撕票,他要撕票!

        谈墨宝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背后一只手托住了她,是姜九笙,安抚地拍了拍她。

        孙清贵也不敢再耽搁时间了,去解开绑在钢筋上的绳子,心惊胆战的,手上有点发抖:“可村口有好多警察,我们逃不掉的。”

        孙河贵处理好现场,过去帮忙把人质往外拖,说:“走山上那条路。”

        御景银湾。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一直端坐在电脑前的少年突然惊道:“我姐的手机被报废了。”

        时瑾眉心一拧:“怎么回事?”

        姜锦禹盯着电脑屏幕:“项链的定位在移动。”

        交易的时间与地点都还没定,人质的位置却在移动,而且是大半夜,只有一种可能,绑匪临时更变了主意,放弃了交易,那么……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时瑾接起电话:“渔江村发生什么事了?”

        秦中回:“六少,有人报警了。”

        时瑾的眼瞬间冰冷,杀气涌现,铺天盖地地覆在瞳孔里:“是谁?”

        “谈家。”秦中解释,“我刚刚查到,谈家的二小姐也被绑架了。”

        人质有两个。

        这边只差拿钱交易了,那边居然给报警了,瞬间打草惊蛇,所有准备工作都白做了。

        谈家一群蠢货!

        时瑾拳头紧握,一遍一遍告诫自己,不能慌,不能乱,要从长计议。

        他深吸了一口气,吩咐秦中:“我马上过去,你先把那些警察都给我放倒,绝不能在让他们追上去,再带人跟过去,也不准步步紧逼,别把绑匪逼急了,我只要保证她的安全。”

        秦中郑重其事:“明白。”

        默了很长时间,时瑾嗓音低哑,他说:“要是她回不来,你们全部都不要回来了。”

        “是!”

        挂了电话,时瑾拿了车钥匙出去,姜锦禹立马跟上。

        时瑾回头制止:“你跟着会拖后腿。”

        姜锦禹脚步停下了。

        时间紧迫,时瑾没有多做解释,直接下达指令:“你在家盯着,把追踪器的定位实时发给我,还有行车路线附近的地图。”

        姜锦禹坐在电脑前,点头说:“好。”

        时瑾看着少年漆黑的瞳孔,目光决然:“我会把你姐带回来。”他顿了一下,“万一我们两都没有回来,你入侵我的电脑,按照上面的去做。”

        交代完,他转身就走。

        他不会一个人回来,要么一起平安归来,要么他陪她黄泉碧落。

        天北医院。

        晚上十一点多,谈西尧接到了秘书周越的电话。

        “董事长。”

        谈西尧一晚上没过合眼,神情疲惫,忙问:“怎么样?人救回来了吗?”身边的杨氏也紧张地看过去。

        周越默了一下,才回:“没有。”

        谈西尧身体一软,扶住墙,紧紧攥着手机,喃喃自语了一句:“我家墨宝怎么办?”

        杨氏接了话:“她命硬,不会——”

        谈西尧猛地回头,盯着她,恍然大悟:“难怪你愿意公开墨宝的身份。”

        她目光闪躲,嘴硬:“跟我有什么关系?”

        谈西尧大喝:“杨萍桦!”他指着她,手指都气得发抖,“你明知道那些试药员心有不甘,存了报复的心思,却在这时候公开墨宝的身份,你分明是想让墨宝去给莞兮挡灾。她再怎么样,也是我亲生的女儿,你想整死她吗?”

        杨氏理直气壮,没有一点悔悟:“我什么时候整死她了?我哪知道那些人会这么丧心病狂,再说,就算是为了莞兮我也不会让她真出什么事,这时候你知道怪我了,早做什么去了?”

        谈西尧气极:“你——”

        杨氏冷哼了声,打断:“你少在这数落我,如果她真出了什么事?也是你害的,她让你准备赎金的时候,是你让她死在外面的!”

        谈西尧顿时哑口无言。

        对啊,在她生死一线的时候,是他让自己的亲生女儿死在外面,他究竟做了什么……

        谈西尧捂住脸,顿时老泪纵横。

        晚上十二点,江北公安局接到报警,今晚正好是霍一宁和周肖执勤。

        周肖接了电话后,立马禀报:“队长,有案子。”

        在电话声响时,霍一宁就醒了,他捏了捏眉心:“什么案子?”

        周肖回:“西郊区有人被绑架了。”

        霍一宁活动活动脖子:“西郊分局的案子,不在我们管辖区。”他想了想,“电话是谁打过来的?”

        “西郊分局的局长亲自连线过来,让我们刑侦一队过去支援,他们出警的人,一个都没回来,全部躺在渔江村的村口,好像都被敲晕了。”

        霍一宁抬了抬眼皮:“全部?”

        “对,全部。”周肖也是闻所未闻,这种绑架案,出警的一般都是特殊作战的武警,各个都不是什么花架子,居然全部被放倒了,太不可思议了。

        霍一宁来了兴致了:“是团伙作案?”

        周肖立马摇头,解释:“不是,绑架犯是一对兄弟,就两个人,村里的人顶多通风报信。”

        这么说,被放倒的警方,不是绑架方的手笔,人质家属又报了警,也不可能是他们贸然行事。

        还有第三方插手。

        不是一般的绑架案啊,霍一宁从抽屉里,拿出枪,别在腰上,问周肖:“人质身份确认了吗?”

        “确认了,还是队长你认得的人。”

        霍一宁扭头:“谁?”

        周肖也很惊讶啊:“谈家二小姐,还有姜九笙。”

        这就是了,时瑾的手笔。

        就是不知道那对兄弟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连姜九笙也敢掳。

        “把案子的记录发到我手机里,再通知一下武警,准备好了马上出警。”手铐带上,霍一宁下令,“另外,请求狙击组支援。”

        周肖立正:“YesSir!”

        霍一宁边走边看案子的资料,就扫了几眼,被气笑了:“唐明智是智障吗?还明智?脑子有坑吧,他妈的没点全局观就出警,打草惊蛇也就算了,还紧追不舍,是赶着让绑架犯撕票?!”

        西郊渔江村外,是落霞峰,翻山越岭之后,便是一条横穿山峦的高速,从江北市区直接通到临市,沿路,有不少代加工的工厂,厂房坐落不齐,中间相连的是荒废的田埂与待开发的林地。

        凌晨时分,往来的车辆很少,路上很安静,沿路的路灯下,只偶尔有车影移动。

        一辆中型货车疾速行驶,车身后是组装的蓝色集装箱,因为车速很快,风将集装箱的墙板刮得嘎吱作响。

        集装箱内,挂了一个灯泡,随着车身摇摇晃晃,地上的影子也跟着来回荡动。

        姜九笙途中醒来,先环顾了一下周边的环境,体内的迷药还没有消散,她吃力地爬起来,用手肘推了推旁边的谈墨宝。

        谈墨宝睁开眼,只愣了一下,立马坐起来,受伤的脖子火辣辣的疼,也顾不上扯不扯到伤口了。

        她们手脚都被绑着,而且四肢无力,根本站都站不起来,要自救,只能依靠外力。姜九笙仔细打量集装箱内,大概是走得急,车内来不及清,里面放有很多杂物,有几个白皮袋,里面不知装了什么,还有几个塑料胶框,一摞折叠着的纸箱,地上有棍子、破旧的衣服,以及一块薄铁片。

        姜九笙忖度了片刻,挪过去,用脚把铁片推到谈墨宝脚边,然后脚踝夹着铁片,立起来,她抬头,看谈墨宝,又看薄铁片。

        谈墨宝立马会意,转过身去,用捆在背后的手去够铁片,薄片锋利,摩擦着她手腕上的绳子,摩擦发热,她整个手腕都火辣辣的疼,可顾不了那么多,她咬牙,把绳子一点一点磨断。

        因为手上使不出力气,许久绳子才断开。

        谈墨宝立马把两人嘴上的胶带撕了,解开自己脚上与捆绑姜九笙的绳子,她力气耗尽,靠在集装箱的侧墙板上大口喘气。

        姜九笙活动活动麻木的手脚,压着声音问:“还站得起来吗?”她体力与身体素质都比谈墨宝好上许多,也照样提不起劲。

        谈墨宝咬咬牙,扶着集装箱的侧墙板站起来,摇摇晃晃地站不稳,手脚都跟灌了铅似的,抬都抬不高。

        这种情况,要逃跑,希望渺茫。

        谈墨宝蹙着秀眉,神色严肃,郑重地嘱咐姜九笙:“药效还没过,我跑不动,你体力比我好,笙笙,如果待会儿你有机会逃,一定要跑。”

        姜九笙没做声,扶着她往集装箱门边走。

        谈墨宝抓住她的手,口吻慎重,带着恳切与急迫:“你答应我,不要管我,不然我们一个都走不了。”

        姜九笙好笑:“你傻不傻,我也跑不动啊。”

        谈墨宝脑袋一垂:“对不起。”

        孙河贵兄弟两人都是冲着她来的,笙笙完全是被她连累的,她被撕票也就算了,反正也不会有人伤心,可笙笙不同,她那样好的人,不该坎坷,不该受苦。

        她越想越自责。

        姜九笙拍了拍她的手背:“你道什么歉,又不是你强拉我来的。”

        谈墨宝苦着脸:“如果不是我——”

        姜九笙打断她,平心静气地同她说清:“墨宝,我是成年人,可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我会跟过来是我自己的判断力让我这么做的,没有任何你的责任。”

        当时时间太短,她做不了计划,甚至求救都来不及,她只能做决定,追,还是不追。

        还好,她追过来了。

        若是她没有来,在谈西尧让墨宝死在外面那时,孙河贵应该就撕票了。

        谈墨宝一颗被谈家凉透了的心,又被捂得热热的了,眼眶发酸,她吸了吸鼻子:“那你答应我,万一,我是说万一你有机会,你一定要跑。”

        她可以死,不要紧,没人疼。

        可笙笙不行,她得好好的。

        谈墨宝拉着她的手:“你快答应我。”

        姜九笙拿她没办法,只好点了头:“好,我一定跑,我去找人来救你。”

        高速路上,白色的宝马疾速行驶,车窗上倒映的树影飞驰后退,还有模糊的轮廓,映在窗上,由始至终都紧绷着,衬得窗外夜色更沉,更冷。

        冷若冰霜的眼,直视着前方,瞳孔里的漆色,与夜色融为一体,时瑾双手扶握方向盘,车速太快,将窗外的风划出呼啸的声音。

        手机突然振动。

        时瑾戴了蓝牙耳机,接通后,默不作声。

        是霍一宁:“时瑾。”

        时瑾单刀直入,明着问:“你接了这个案子?”

        霍一宁仅回:“我的车就在你后面。”

        时瑾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果真,后面紧紧跟着一辆越野车,车速同样很快,一直紧追不舍,他懒得多言,冷着眼言简意赅:“别插手。”

        不插手让你去毁天灭地?

        霍一宁郑重警告:“你别乱来。”放低语气,相劝,“你不是被害人,没有无限防卫权,做任何事情都要承担法律责任。”

        时瑾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把姜锦禹的电话接进来。

        少年清越干净的嗓音利索快速地道:“前面路口左转,四十公里。”顿了一下,说,“车停了。”

        时瑾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额头有薄汗,嗓子干,声音发紧,他问:“那是什么地方?”

        姜锦禹回:“一个废弃工厂。”

        荒废之地,适合杀人抛尸,那里,便是孙氏兄弟的目的地。

        时瑾挂了电话,一脚踩下油门,车速直接冲到了极限。

        两百米开外,黑色越野车被越拉越远,周肖抓了一把头,焦躁地骂了一句粗:“开这么快,不要命了!”

        霍一宁面色冷峻,催促周肖:“赶紧追上去。”

        周肖擦了擦汗:“我怕啊,队长,这简直是漂移。”他敢保证,时瑾那辆车肯定经过了改装,稳的一批!

        霍一宁顾不了那么多:“别扯淡,快追。”

        要是不及时追上去,他怕时瑾发狂,时瑾不是当事人,不管是杀人或是放火,都是在犯法。

        下高速的十字路口旁,有一个废弃的厂子,一栋五层,带了院子,货车开进去,停在了空地上,孙河贵兄弟两从驾驶车厢下来,这会儿云散风清,月亮如盘,朦胧浅淡的白月光将混沌黑色拨开,亮如黎明前的曙光。

        孙清贵拿着手电筒,蹑手蹑脚:“哥,我、我不敢。”

        孙河贵怒骂:“你这个窝囊废!”一把推搡着孙清贵,“去,把门打开。”

        “哦。”

        孙清贵把手电筒咬在嘴里,搓了搓手,还有有些发抖,颤颤巍巍地打开集装箱的门。

        “哐——”

        集装箱大开,月光漏进去,与里面灯泡昏黄的光融合,光线很足,清晰可见箱内情形,可却并未看见人影。

        孙清贵诧异:“人呢?”

        ------题外话------

        七夕快乐,单身狗们嗨起来~

        最近有点忙,所以更新比之前少了一千字,开不开心,少一千字少五个币!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6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