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10:时瑾一怒,得有人流血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然,我宁愿被撕票,我说到做到。”

    男人耐心耗尽,暴躁地喊:“还不闭嘴!”

    谈墨宝咬着牙,不敢再吭声了。

    已经六点,夕阳西下。

    肖逸收拾好,路过办公室,见时瑾还坐在那,问了句:“时医生,你还不下班吗?”

    时瑾手里拿着笔,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回:“我在等人。”

    能让时医生等的人?

    姜小姐要来了?

    肖逸也不好多嘴八卦:“那我先下班了。”

    时瑾颔首,拿起桌上的手机,盯着看了许久,还是拨了电话,那边传来机械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他眉头紧拧,继续拨。

    谈家别墅。

    “莞兮。”

    “莞兮。”

    谈夫人杨氏在楼下唤了两声,没有得到回应,便上了二楼,敲了女儿房间的门,喊她:“莞兮,出来吃饭了。”

    房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杨氏又敲了敲:“莞兮?”

    始终不应她,杨氏推开门,门没锁,她走进去,屋里还没开灯,一片昏暗,杨氏按了灯:“莞兮,——”

    话音戛然而止。

    杨氏瞳孔骤然一紧:“莞兮!”

    谈莞兮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杨氏顿时六神无主,跑到女儿身边,也不敢动她,手足无措地摸了摸她的鼻息,大喊:“西尧!”

    “西尧!”

    “西尧你快来!”

    天北医院。

    心外科时瑾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刘护士长急急忙忙赶来,道:“时医生,有紧急心脏病人。”

    时瑾好似置若罔闻,低头在看手机:“今天晚上我不值班。”

    按以往惯例来说,不应该再叨扰时医生了,可情况特殊,刘护士长不禁解释:“可那位病人是——”

    时瑾没有听完,抬头,目光微凉:“请你出去。”

    刘护士长欲言又止,可看了看时医生眉间的阴翳,还是收了嘴,出了办公室。

    时瑾盯着手机,心绪不宁,姜九笙的电话还是打不通,他等不了了,拿了外套与车钥匙出去。

    走廊里,有高跟鞋急促的声音,脚步趋近,行色匆匆。

    来人是谈夫人杨氏,因为护士长请不动时瑾,她亲自过来,看见时瑾出了办公室,着急忙慌地过去:“时医生。”

    “什么事?”语气不冷不热,有明显的拒人千里之意。

    时瑾没有停下,径直往电梯口走。

    谈氏连忙跟过去,心急如焚,加快了语速,说:“我家莞兮在急救室,你救救她。”

    时瑾目不斜视,一步未停,语气已有不耐烦,却隐忍着情绪:“我今天不值班,请联系其他心外的医生。”

    心外科的医生,哪一个比得上时瑾。

    为了女儿,杨氏即便心里再有不满,也得放低姿态,低声下气地:“时医生,我求求你了时医生,其他医生都没有办法。”言词恳切,顾不上面子,杨女士带着哭腔,态度低微地央求,“我求你了,求你救救我女儿。”

    时瑾脚步一顿,按了电梯键,回头:“我没有时间。”

    没有时间?

    性命攸关,他却这个态度,哪有一点身为医者的心善仁慈,杨女士忍无可忍,严词质问:“见死不救你还算什么医生!”

    电梯门开。

    时瑾走进电梯里,低头按了下楼键,无关痛痒地回了一句:“别人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连按了许多下按钮,电梯这才缓缓合上门。

    杨氏气急败坏,骂喊了几句。

    这个时瑾,她一定要把他赶出天北!

    心里顾念着女儿,杨氏回了急诊室,急救的医生还没有出来,她急得在门外来回徘徊,进进出出的医护人员各个脸色凝重。

    杨氏眼泪直掉,心惊胆战地浑身发抖:“西尧,我们女儿怎么办?”

    谈西尧笔直地坐在急救室外的椅子上,神色沉重:“我已经把江北所有心外科的医生都请过来了,莞兮不会有事的。”

    杨氏仍忐忑不安,绞着手里的衣角,盯着急诊室门口的手术灯,眼泪不止。

    这时,手机铃声一直响,谈西尧看都没看是谁,直接摁掉了,对方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地打过来,他不耐烦,看都懒得看。

    时瑾去停车场取了车,踩了油门,飞速而驰。

    停车场一号出口,门卫老齐看见远处开过来的车,瞅了一眼车牌,赶紧把拦车的单臂闸按起来,车减速从门口而过,老齐站在保安亭的车窗前,朝外面的人打招呼:“时医生,现在才回去啊。”老齐往车里瞅了一眼,纳闷,“诶,姜小姐呢?她怎么没有跟你一起下来?”

    时瑾募地抬头,停了车:“我女朋友过来了?”

    老齐点头:“是啊,五点多的时候就来了,我还跟她打过招呼呢。”想来不对劲了,老齐又说,“您没碰上她吗?那就奇怪了,我也没见姜小姐离开啊。”他认得姜小姐的车,确定她没离开。

    时瑾眉头越拧越紧,沉吟片刻:“能否把地下停车场的监控调出来?”

    出什么事了?老齐心也跟着悬起来了,忙说:“真不赶巧,监控前天就坏了,今天下午才有人来修,说是明天才修的好。”

    监控也坏了。

    巧合过头了。

    时瑾立马下车,走进保安亭,言简意赅:“车辆出入的登记记录表给我。”

    “哦。”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老齐赶紧把记录表递过去。

    时瑾一眼迅速扫下来了,目光一顿:“这辆车的车主是什么人?”

    医院的一号停车场,只对内部员工及部分家属开放,还有便是医院的VIP用户和股东才能出入,可登记表里,却有一辆不是私家车,而是轻型货车。

    老齐瞅了瞅车牌和签名,想起来了:“他们就是来修监控的,是兄弟两个人,开了辆黑色的面包车过来。”

    时瑾神色骤变,立刻用手机把车牌拍下来,发给了姜锦禹,然后边往外走,边电话过去。

    他来不及解释:“我发给你的那个车牌,现在就查一下位置。”

    那边,姜锦禹开了电脑,手指飞快敲动,问:“情况。”

    时瑾单手开车,一踩油门,白色宝马疾速驶出,戴上蓝牙耳机,他简明扼要地解释了一句:“你姐姐可能出事了。”

    少年操作键盘的手顿了一下,黑色瞳孔微凝,只怔忪了很短时间,手上动作更快了,一键输入,屏幕上的代码飞快涌现,手机放在桌上,开着免提,少年声音微沉,“只要那个车牌行驶到没有道路摄像头的地方,就追踪不到,目前,”顿了顿,声音发紧,“踪迹不明。”

    时瑾大脑几乎当机,默了一下,说:“你姐姐还有条项链,里面有追踪器,我电脑里有终端,你直接侵入。”项链是他给她的,因为秦家身份特殊,为以防万一,他专门订做了微型追踪器,安装在了一颗钻石里面。

    姜锦禹闻言照做,三分钟后,说:“还没有打开定位。”

    定位如果不触发启动装置,就没办法追踪,而这种追踪器的启动装置都很简单,到现在还没有打开定位,只有两种可能,人没有意识,或者,被绑起来了。

    时瑾扶着方向盘的手,掌心全是冷汗,指腹有些轻颤。

    不能乱,不能慌。

    他深深吸一口气:“那手机呢?”

    姜锦禹语气越发凝重:“手机也在关机状态,要开机追踪,就得先植入自启程序,至少得三个小时。”

    时瑾眼眶殷红,眼底的戾气在横冲直撞。

    三个小时,那他会疯的。

    夜里,漫天繁星,月如钩,郊外村落的砖瓦房鳞次栉比,屋子建得密集,唯独几间尚未装修的毛坯房坐落在村口外,临近海边,水声嘈杂,风声鹤唳。

    大抵因为地段不好,毛坯房只封了顶,窗户与门都没有,红砖修葺,黄土地面,大门靠前是客厅,往里便是农村房屋修建的卧室,开了窗户,没有装修,只用一层蛇皮袋封着,地上零零散散地有不少砖头,还有尚未用完的一堆水泥。

    姜九笙与谈墨宝便被绑着,绳子拴在墙上凸出来的钢筋上,手脚被捆,嘴巴上还贴着蓝色的胶布。

    绑架她们的两个男人是一对兄弟,高个儿的是哥哥,叫孙河贵,矮个儿的是弟弟,孙清贵。

    孙河贵提了一袋东西回来,坐门口的孙清贵见兄长回来,起身:“大哥,电话还是打不通。”

    孙河贵把东西扔地上,里面有几罐啤酒,一袋面包。孙河贵面相很凶,皮肤黝黑,嘴角一压,有些吓人:“怎么回事?”

    “谈西尧一直挂电话。”孙清贵说。

    孙河贵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玫瑰金的手机,扔给弟弟:“用这个手机打。”

    那个是谈墨宝的手机,把人绑到这后,兄弟俩便收了她跟姜九笙的手机,并且关了机。

    孙清贵拨了谈西尧的电话,才响了一声:“又被挂了。”

    “妈的。”孙河贵踢了一脚地上的砖头,走过去,一把撕了谈墨宝嘴上的胶带,“你到底是不是谈西尧的女儿?”

    谈墨宝立马点头:“我是我是。”

    绑匪之中的哥哥暴躁易怒,而且凶狠残忍,绝对不能惹怒了,她连忙安抚,解释:“我父亲可能在忙,他工作的时候谁的电话都不接,等他忙完了他才会接。”

    孙河贵生了一双金鱼眼,瞪着的时候眼珠子微微有些凸出,盯着谈墨宝:“最好是这样。”随即,又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蹲在她面前,目光凶狠,“不然,老子拿不到钱,你们两个都得死。”

    踢了谈墨宝一脚,孙河贵才坐回门边,开了一瓶罐装啤酒,撕着面包吃,孙清贵则守在毛坯房的大门那边。

    这对兄弟很警觉,便是捆绑她们的绳子外面,还缠了几圈胶带,手臂、腿,还有脚踝全部被捆住,再用绳子拴在高处的钢筋上,要逃脱,简直难如登天。

    谈墨宝和姜九笙背靠着绑在一起,都被注射了迷药,根本没有体力,别说逃脱,走路都成问题。

    谈墨宝挣了挣胳膊,绑得太紧,几乎动弹不了,只有手指能活动,她摸到姜九笙的手,戳了戳她手心,都是冷汗。

    姜九笙拍拍她的手背,无声安抚。

    孙河贵一罐啤酒刚喝完,谈墨宝的手机响了,她眼睛一亮,有希望了!

    “谈老头。”孙河贵看向谈墨宝,“你爸?”

    她用力点头。

    孙河贵拿着手机走过去,接通了,按了免提。

    谈西尧开口就问:“你人在哪?”

    语气很急,有点冲。

    孙河贵当然认得谈西尧的声音,扯了扯嘴角,笑得阴狠:“你女儿现在在我们手里,要想她平安无事——”

    孙河贵的话还没有说完。

    谈西尧怒气冲冲地道:“再不回来你就不用回来了!”

    说完,手机被挂断了,只剩一阵忙音。

    孙河贵怔了一下,随即脸色沉下:“妈的。”他抬起脚,一脚踹在谈墨宝的小腿上,不解气,又踹了两脚,蹲下来,扯住她的头发,“好啊,原来绑了个便宜货。”

    谈墨宝痛得头皮发麻,嘴被封着,说不了话,她拼命摇头,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孙河贵吐了一口唾沫,撕了她嘴上的胶带,瞪着一双眼睛,瞳孔猩红:“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

    她语速飞快,商量却笃定的语气:“让我给我爸打个电话,我可以让他拿钱。”

    孙河贵扯了扯嘴角,眼神阴厉,捏着谈墨宝的下巴:“要是还不行,你们就都活不过今晚。”

    孙河贵回拨了谈西尧的电话,然后,手机听筒里传来机械的响铃声。

    要是谈西尧不接她的电话……

    谈墨宝头上全是汗,紧紧盯着手机屏幕,响了七声,通了,她重重舒了一口气,刚要开口求救。

    谈西尧先开口,很不耐烦:“人不回来,还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谈墨宝一开口,就哭了,所有害怕与紧张在听到父亲的声音时,全部爆发:“爸,我——”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

    谈西尧打断了她:“你姐姐发病了,你快点来医院。”

    难怪一直不接电话,难怪语气急切慌张,原来是谈莞兮病了。

    谈墨宝悬起来的心,又重重坠下去,她咬着牙,把眼泪逼回去,只是声音忍不住颤抖,仍带着哭腔,低声地说:“爸,我被绑架了。”

    她在求救,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谈西尧却不屑一顾地轻嗤了一声,带着滔天的怒意:“你姐姐现在生死关头,你还说得出这种话,我怎么生出了你这样的小白眼狼。”

    不信,他不信。

    谈莞兮是生死关头,她就不是吗?她也是生死关头啊。

    谈墨宝紧紧攥着手心,吸了吸鼻子,尽量镇定地解释,重申:“爸,我真的被绑架了,要交赎金,爸,”还是没忍住,她几乎哽咽地求救,“你快来救我。”

    她看不到谈西尧的表情,只听见了他的冷笑声。

    “被绑架了?”他不耐烦,不相信,也不关心似的,用最狠毒的话骂道,“那你就死在外面吧。”

    话音一落,电话被挂断了,只留机械的声音:“嘟嘟嘟嘟嘟……”

    谈墨宝笑了一声,低头,眼泪就滚下来了,一颗一颗地往地上砸。

    孙河贵大怒,直接把她的手机摔在了墙上,顿时四分五裂,手机的碎片反弹溅在她手臂上,划开一道口子,血流出来了,她低着头,呆呆坐着,除了一直不停滑落的眼泪之外,没有一点反应。

    那你就死在外面吧……

    她脑中,只剩这句话,一遍一遍回荡。

    孙河贵发完一通脾气,一把扯住谈墨宝的头发,怒极,笑了:“你爸可真够狠的。”一只手摸到腰间,拿出一把瑞士军刀,“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爸。”

    说完,刀高高抬起,刀刃反射出一道白光。

    ------题外话------

    有人说笙笙多管闲事,给时医生惹麻烦。

    有这种观念的,还是别看这篇文了,笙笙的设定就是这样,至情至性,不会不管别人死活,更何况是最好的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