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09:笙笙寻夫归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就不对自己负责?”徐青舶很慎重地提醒,“你再这么下去会过劳死的。”

    时瑾无关痛痒般,语气平和:“你多虑了。”便不再多言,转头对医助道,“肖逸,让麻醉科准备好,五分钟后开始手术。”

    肖逸迟疑了一下,去了麻醉科。

    连续几天,几乎心外科所有的大手术,都是时瑾一人包揽,跟不要命似的,没日没夜地工作,就算身体素质再好,也不能这么作践自己啊。

    像自虐!

    徐青舶思索再三,还是得管一管闲事,拨了姜九笙的电话。

    “喂。”

    徐青舶细听:“声音听起来好像很疲惫。”没什么力气,精神不振,心情不佳。

    姜九笙语调轻缓,解释:“嗯,最近状态不是很好。”

    徐青舶恍然大悟了:“这就难怪了。”他接着话头,说了一下这通电话的目的,“可能因为你过得不好,时瑾也把自己往死里折腾。”

    电话那头沉默了。

    话已至此,他这个塑料花同窗也算尽心尽力了,接下来,就看姜九笙舍不舍得了。

    那边,姜九笙刚挂了电话,小麻过来提醒:“笙姐,快到你了。”

    她起身,走到镜头前,这一场,是她和苏问的对手戏。

    导演对各组打了手势,准备就绪后,大喊:“Action!”

    苏问几乎一秒入戏,分明是狐狸精的长相,可一个眼神,感觉立马天差地别,一身军装,一抬头,眉眼里都是军人的果断与冷峻。

    “那份秘密文件,已经送到了八号当铺,明晚张司令的人会在黄埔码头交易,你在那之前把消息送到老陈那里。”

    姜九笙抬眸,没有立即接话。

    导演高喊:“Cut!”

    这还是姜九笙第一次这么不在状态,整个人心事重重,一点都没有入戏,她的职业素养一向好,很少将个人情绪带来片场。

    姜九笙稍稍回神,对苏问道:“抱歉。”

    苏问出了戏,一副懒散的神情:“你现在的状态进不了戏,建议你调整一下。”

    确实,她满脑子都是时瑾。

    “谢谢。”姜九笙对苏问道了谢,转身询问,“导演,可以休息五分钟吗?”

    导演在圈子里都是难得的好脾气,对姜九笙又特别偏爱,非常爽快:“当然可以。”

    五分钟,姜九笙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抽了根烟。

    她这烟戒的,反反复复,一心烦,瘾就上头,都白戒了,时瑾虽总是疾言厉色地不让她抽,可若真遇事,他还是会纵着她,让她抽,或者跟着她一起抽。

    许多事,他都太惯着她了。

    五分钟后,姜九笙掐了烟头,回了片场,神色自若,已经看不出情绪了。

    导演重新打板:“Action!”

    苏问的演技,出神入化。

    他一开口,整个气氛都紧张了:“那份秘密文件,已经送到了八号当铺,明晚张司令的人会在黄埔码头交易,你在那之前把消息送到老陈那里。”

    姜九笙饰演的常春是百乐门的舞女,头戴黑纱,身穿旗袍,依着椅子端坐,身段妖娆,一挑眉,眉眼里便有一股说不出的风情,偏偏,还有三分英气。

    她起身,拂了拂身上的黑色旗袍:“许少帅,我可不是你们中共的人,你让我去送消息,是嫌命太长了吗?”

    “你会去的。”

    “哦?”

    “你不是中共的人,可你还是这个国家的人。”

    一个长镜头,一次过了,一点瑕疵都没有。

    导演有点被震惊到了,他和苏问合作了这么多次,搭档过苏问的男女演员里头不乏老戏骨和演技精湛的演员,不过,姜九笙是第一个完全不被苏问强大气场镇住的。

    后面的戏基本都是一次过,长镜头拍摄,进度快了不知道多少,两天的戏,居然一个上午就拍完了。

    导演笑得嘴巴都咧耳后根了。

    拍摄结束后,姜九笙向剧组请了假,当天回了江北。

    手术室的门开,时瑾出来,言简意赅地解释了病人目前的状态,家属感恩戴德地一直道谢,他只是礼貌地颔首,话不多,态度温和又绅士。

    谈墨宝刚好路过,看见了时瑾,就上前去打个招呼,非常热情:“时医生啊,好巧哦。”

    时瑾淡淡道:“谈小姐。”

    “……”

    为毛还是谈小姐,都这么熟了,谈墨宝小姐也好啊。

    好客套,好疏远,不过,又很周到的样子,真特么像古代大门大户的贵公子,然后,旁边的人跟他一比,莫名其妙得贼像丫鬟下人。

    谈丫鬟依旧很热情:“你好啊。”

    时瑾语气淡淡,却不敷衍:“你好。”

    “……”

    她很好奇,笙笙和时瑾平时怎么交流啊,虽然时瑾讲礼貌有风度,但真的是个话题终结者啊,她真的聊不下去了,不过,他们一个是笙笙的正宫一个是妾室,得好好相处,还是要努力一把,所以,尬聊:“时医生最近很忙吗?”

    时瑾简明扼要:“嗯。”

    又聊不下去了。

    她就干笑:“呵呵,是吗,我也很忙,最近都在送清心丸。”实在没话说了,脱口而出就来一段最近直播的台词,“清心丸知道吧,一颗下去快活赛神仙,只要三十九块八,三十九块八,不要问我为什摸,厂长是我表锅。”

    “……”她到底在说什么!自己先懵为敬吧。

    时瑾接了话,不疾不徐的口吻:“清心丸主治安神静气,不会有快活塞神仙的功效,另外,医院售价是三十八块八。”

    谈墨宝:“……”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耳边,有几个小护士在偷笑,虽然憋着,但忍不住,还是笑出了声。

    谈墨宝觉得她得把场子找回来,理直气壮地强调:“可厂长真的是我表锅!”

    这她真没撒谎,虽然是江南皮革厂的台词,可最后一句还真是真的,他们谈氏药业一家制药子公司的厂长就是她后娘杨女士的侄子,四舍五入还真是她表锅。

    时瑾不置可否,只说:“我还有病人,失陪。”

    然后,他与他后面的几个医生和小护士一起离开了,小护士的偷笑声还在回荡。

    谈墨宝:“……”

    这种踩了狗屎一样的心情是怎么回事,她家笙笙怎么就找了这么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上神呐,每天有话题吗?谈飞升还是谈天劫?

    “啧啧啧。”

    时医生这美人恩,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啊。

    手机响,是后娘杨女士的电话。

    杨女士开口语气就很刺耳:“别忘了去医院检查。”

    就知道没什么好事!毕竟她是谈莞兮的移动血库嘛,得定期做保养,杨女士盯得很紧。

    谈墨宝回了个:“呵呵。”

    语气要多敷衍就多敷衍,杨女士不悦了:“会不会好好说话?规矩都学到哪去了?”

    最近杨女士抽风,不仅给她请礼仪老师,教她走路和坐姿,还带着她去各种上流场所,结识张太太李太太王太太,大张旗鼓地告诉一众人,谈家还有个二女儿,总之,非常得莫名其妙,她都怀疑杨女士病得不轻。

    这么一想,谈墨宝诚恳地问杨女士:“杨女士啊,要不要清心丸?可以治更年期的哦,一颗下去,保你快活赛神仙。”

    杨女士火冒三丈:“你——”忍住,她懒得很她插科打诨,直问,“最近你身边有没有出现过什么奇怪的人?”

    怎么突然关心她?

    好惊悚,好诡异,谈墨宝赶紧抖抖鸡皮疙瘩:“黄鼠狼给鸡拜年啊。”

    杨氏黄鼠狼气得不轻,声音都拔高了八度:“问你话就好好回答。”

    好吧,谈墨宝好好回答:“没有啊,就数你最奇怪。”她真的是出于善意,虽然有一丢丢幸灾乐祸,“你是不是更年期了?要不要——”

    “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被杨女士挂断了。

    谈墨宝觉得杨女士一定是更年期到了,诶,以后的日子啊,她边感慨边往医院的地下停车场走。

    时瑾下了手术台,换下手术服直接去了病房。

    医助肖逸拿了他的手机过来,知道时瑾有洁癖,还用医用手套包着:“时医生,刚才你的手机一直在响,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我就给你拿过来了。”

    时瑾把手套取下来,看了一下来电,眉宇沉了几天的阴翳,一下散了,他把电话拨回去,很快就接通了。

    “笙笙。”语气里有明显的愉悦。

    姜九笙问他:“是刚从手术室出来吗?”

    “嗯。”时瑾拿着手机,往病房外走,嘴角有微微上扬的弧度,“笙笙,你给我打电话我很高兴。”

    他一直在等,等她情绪平复,等她舍不得了、想他了,然后回来他身边,在这之前,他不敢打扰,相思入骨,他都只能等。

    她停顿了几秒,说:“我回江北了。”

    时瑾愣住了。

    她还说:“时瑾,我想见你。”

    声音轻轻柔柔的,像梦境里,有点缥缈与虚幻。

    他怔了许久,喜上眉眼,眼角都是溢出来的笑意:“你在哪?我现在过去。”

    她像在开车,有风灌进车窗的声音,还有街上车水马龙的喧嚣,有点嘈杂,唯独她的声音干净清晰:“你不要走动,在医院等我。”

    时瑾很顺从,立马回:“好,我等你。”

    姜九笙就没有再说话了,也没有挂电话。

    “笙笙。”

    “嗯。”

    “笙笙。”他又喊了一声,低低沉沉的,声音清越,温柔又缱绻。

    她心软得不行,耐心地应他:“嗯。”

    也气他,只是,还是心疼他,不管他做了什么,甚至伤天害理都罢,她心不由己,恨不起来,再矛盾,她也本能地往心底压,舍不得对他发泄。

    时瑾低声细语,说:“我想你。”

    不该种相思,一种一寺舍利子。

    快七月,已近黄昏,太阳依旧热辣,连风都带着燥。

    银色的沃尔沃驶入停车场一号入口,车窗摇下来,保安亭的门卫老齐打开窗,探身往外看,看到车牌就认得了,笑着打招呼:“姜小姐又来看时医生啊?”

    因为姜九笙经常来天北医院,停车场的门卫都已经认得她了。

    她点点头,说了是,问:“需要签字登记吗?”一般来说,外来车辆都要登记,医生家属也不例外。

    老齐摆摆手,从窗户里做了个手势:“不用麻烦了,我认得姜小姐你的车,直接开进去就行。”

    姜小姐开的就是时医生的车,车牌0902,好记。

    姜九笙道谢:“谢谢您。”

    老齐连忙摆手:“姜小姐你太客气了。”姜小姐上次可是一次给他签了几十张签名呢,人长得漂亮,有礼貌,脾气好,一点明星架子都没有,和时医生十分登对。

    姜九笙关上车窗,把车开进了停车场。

    停车场那边,谈墨宝脚步悠悠,托了杨女士的福,她摇身一变,已经是谈家二小姐了,医院对她客气得不行,做完检查十里相送,就连停个车,也是黄金席位。

    谈墨宝一边往她的红色甲壳虫走,一边低头打电话。

    自从前几天她和平台的仙草合起伙来搞了一把冷儿那个绿茶,两人臭味相投,就做了基友,相谈甚欢。

    谈墨宝大笑:“哈哈哈,我不是说了吗,厂长是我表锅啊,清心丸免费提,你要不要,我送你几箱啊。”

    仙草不要她的清心丸,听起来就很不靠谱,跟做传销似的。

    谈墨宝义正言辞:“送粉丝清心丸怎么了?多实用,我自己就用过,上火的时候来一颗效果还不错,总比冷儿那个小白花送内裤碎片要强吧,现在的网红啊,真是一届不如一届,居然连内裤碎片都送,非要送那就诚心诚意地送,那个冷儿就搞笑了,送个礼还作假。你是不知道,还内裤呢,都是裁缝店的废料回收的,我一粉丝就收到过,打开一看,碎片上的字没碎干净,上面写着好舒服床垫,哈哈哈哈,去裁缝店收碎片也就算了,也不挑一挑,简直丢我们网红的脸,我都替她——”

    说得正起劲,有人拍了拍她肩膀,谈墨宝回头。

    两个男人,四十上下,长相普通,个头一高一矮,皮肤黝黑,高的那个问:“你是谈家人?”

    “待会儿再给你打。”谈墨宝挂了电话,警惕地打量着,“你哪位?”

    高个的男人一把拽住她的手:“要怪就怪你那对丧尽天良的父母。”

    “你——”

    她刚要出手去推,男人突然抬手,手里攥着根注射器,针头直接扎进了她身上,几乎不到几秒钟时间,她身体就发软了,张张嘴,叫不出声,意识开始混沌。

    见人晕倒了,高个的男人拖着陷入昏迷的人,上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关好车门,神色慌急地不催促:“快开车。”

    矮个的男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有点手抖地扶住方向盘,一脚踩了离合器,正要开动车,前面路中间,突然走过来一个人,挡住了车道,男人喝道:“快让开!”

    姜九笙纹丝不动,盯着主驾驶的男人:“人留下。”

    主驾驶那个矮个的男人显然心慌,没了主意,头上一直冒汗。

    后座的高个男人镇定很多,眼神阴狠,命令:“没时间了,直接压过去。”

    主驾驶的人擦了擦手上的汗,迟疑了很久,一咬牙,用力踩了油门,车飞速上前。

    姜九笙退后,翻身一滚,让开了车道,她回头看了一眼,她的车停得太远,根本来不及了,时间紧迫得甚至连报警时间都没有。

    由不得她犹豫,她下蹲,用力冲跑出去,跨过安全栏,她跳起来,一脚蹬在一辆车上,一跃而起,直接跳上了面包车的车顶,车速太快,上面根本没有抓握的地方,她双手只好抓在敞开的车窗顶。

    后座的男人见状,立马去关车窗,姜九笙双手扒着车窗,一个翻身,身体迅速地蹿进了主驾驶车厢。

    车已经出了停车场,直接开到了一条路况宽敞的大道,因为车厢里突然多了个人,还是跳窗进来的,主驾驶的矮个男人一慌,方向盘滑了手,面包车瞬间歪歪扭扭,险些撞上防护栏,男人刚要稳住车,脑袋上就顶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停车。”姜九笙命令。

    主驾驶的男人扭头,看见了枪口。

    “……”

    是枪!

    男人立即慌了,豆大的汗滚下来,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她、她有枪。”

    姜九笙会随身带枪,很小巧的一把,时瑾给她配的,只是,她也从未开过枪,手指不自觉收紧,有些微颤,她提了提嗓音,喊道:“立刻停车!”

    主驾驶的男人哆哆嗦嗦,一直发抖,整个车身都歪歪扭扭,只是车速依旧很快。

    可坐在后座的男人,镇静又果决,眼里全是阴狠,直接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抵在谈墨宝的脖子上:“你把枪放下,不然我先杀了她。”

    谈墨宝昏迷,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那刀尖往前一推,就能割破她的喉咙。

    姜九笙紧紧握着枪,用力按向男人的头,再一次喊:“停车!”

    主驾驶的男人被枪指着头,吓得面如土色,手心全是汗,抖得不受控制,他身体僵硬,动都不敢动,慌慌张张地喊后面的人:“哥、哥。”

    后座的男人直接咆哮,表情狰狞至极:“开你的车,她不敢开枪!”

    姜九笙食指摸到了扳机,按住:“你看我敢不敢。”

    男人立马吼道:“把枪放下!”他脸上带着鱼死网破般的决断,毫不手软地将瑞士军刀刺进了谈墨宝的脖子,顿时血流,男人威胁,“再不放,我现在就割破她的喉咙。”

    说着,刀尖再一次抵住了谈墨宝的脖子。

    这男人,比亡命之徒还狠,敢杀人。

    姜九笙一时没有对策,她确实不敢开枪,这样的车速,她要开枪了,这车上的人估计都得去半条命。

    就在这时,谈墨宝被痛醒了,睁开眼,愣了几秒:“笙笙?”

    后座的男人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刀抵住她喉咙:“闭嘴,不许出声。”男人被惹怒了,刀刃又往她脖子里送了一分,“还不把枪放下!”

    血顿时流出来,浸红了谈墨宝的领口,她痛得几乎发不出声音。

    姜九笙立刻妥协:“我放下。”她缓缓把枪口挪开,尽量不激怒男人,谈判的口吻,“我放下枪,你别伤害她。”

    后座的男人沉声命令:“把枪递过来。”

    姜九笙迟疑了三秒,随即把枪扔向了车窗外的桥下。

    枪怎么能给敌人,那就真一条活路都没有了。

    “你——”男人狠狠怒视,腾出一只手,摸到口袋里的注射器,直接往姜九笙背上扎。

    她本能地防御,反手擒住了男人的手腕。

    对方直接把瑞士军刀抵谈墨宝脖子上,轻轻划了一刀,谈墨宝痛呼了一声,男人一脚踩在她肚子上,看着姜九笙,“再反抗,我现在就撕票。”

    谈墨宝摇头,让她不用管她。

    姜九笙短暂思考了一下,松了手,顿时后背一疼,针头扎进去,迷药起效很快,她整个身子一软,跌回了副驾驶,眼皮开始沉重。

    谈墨宝一急,顾不了脖子的刀,挣扎着喊:“笙笙!”

    身后的男人死死按着她:“闭嘴!”

    她不动了,脖子痛得有些麻木,血凝住了,整个车厢都是男人的汗味与血腥味,她攥着的手忍不住发抖:“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

    “别管我们是什么人,给我老老实实的就行。”男人眼神狠绝,阴恻恻地恐吓,“否则,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

    这两个人,明显是冲着她来的,也就是说,姜九笙对他们没用。谈墨宝顿时一慌,牙齿都打颤了,说:“你们别伤害我的同伴,我不反抗,绝不反抗。”她咬了咬牙,“不然,我宁愿被撕票,我说到做到。”

    ------题外话------

    懒懒地求个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