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07:温书甯的小野种是谁的?

207:温书甯的小野种是谁的?

        温家那起买凶杀人案,有多少是她在出谋划策就不得而知。

        温书甯步步后退,身子抵到了桌角,她踉跄地扶着椅子,呆若木鸡了很久,才惊恐万状地瞪大了眼睛。

        “你是来报仇的,你是来报仇的……”她喃了两句,突然抬起头,瞳孔猛地一缩,“我父亲他——”

        他打断了,语气冷若冰霜:“当年他也是这么对我父亲的。”眼里的恨一层一层积攒,目色滚烫而逼人,“我父亲甚至连庭审都没等到,就被活活打死了,还有我母亲,连我父亲的头七都没有活过。”

        温家四口人,当年,她与父亲计划缜密,谋划了半年之久。

        温书甯身子一软,跌在了椅子上,像坠入冰窖,四肢百骸都是冷的,她愣愣地抬头:“在法院门口的记者,也是你?”

        林安之重重咬字:“是。”

        她的父亲,她们温家,还有她的孩子……温书甯失控地大吼:“孩子是无辜的!”

        林安之突然发笑,目光狠厉,像一头隐忍许久的野兽,恨不得冲上去将她撕裂:“我和莫冰的孩子就不无辜?莫冰的父母不无辜?还有我林家三条人命,他们做错了什么?我四岁的妹妹做错了什么?”

        她被逼问得哑口无言。

        林安之冷笑:“温书甯,这世上有因果报应,也有血债血偿,今天你自食恶果,那都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心存善念。”

        若是她存了一点点恻隐之心,若是她没有对莫冰一家下手,他也不会变得面目全非,像个疯子,满脑子里只有报复。

        温书甯难以置信,紧攥着手,指甲几乎掐进肉里,咬着牙一字一顿,不甘至极:“林安之,我肚子里可是你的亲骨肉,你怎么下得了手?”

        林安之目光寒凉,轻描淡写:“我从来没碰过你,怎么会是我的骨肉。”

        她怔住。

        从没碰过你……

        她愣愣地抬起头,眼里铺天盖的都是惊恐,浑身都在发抖:“你、你说什么?”

        林安之站着,目光冷漠地俯视她:“那天的酒里我放了药,用十万块给你买了个男人。”

        温书甯入坠寒潭,四肢百骸都冷得发疼,难以置信,大颗大颗的泪砸下来:“你骗、骗我的是不是?”

        林安之云淡风轻般,说出最残忍的话:“你放心,我给你挑了个干净的。”

        那个晚上,她根本没有记忆,只以为是酒精麻痹了神经,只以为是他醉了,不知枕边人是谁,只以为他们终于有了进展,只以为……

        原来,他在算计她,让她怀孕,让她放松戒备,然后,一击即中。

        压着她的最后一根弦,瞬间崩断了。

        她浑身无力地瘫坐在椅子里,满脸的泪,咬着牙:“林安之,你可真狠啊。”

        林安之冷漠地回敬:“你也不遑多让。”

        反正这辈子毁了,总要拉几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一起下地狱。

        他看着她,眼里只有恨与憎恶:“对付你这样的疯子,我只能比你更疯。”

        引狼入室,温书华说得对,是她自视甚高,目空一切,才会这么糊涂,以为这是个她可以拿捏一辈子的男人。

        到头来才发现,这是一头养精蓄锐的狼,爪牙锋利,伺机而动。

        温书甯突然发笑:“呵,这都是我自找的,养了一只野兽在身边。”

        “是你自找的。”他捏住她的下巴,“我本来要放弃报仇的,是你非要动莫冰,我警告过你,别碰她,别逼我跟你拼命。”

        他用力推开。

        椅子翻倒,她摔在地上,目光无神,呆呆地发忡发笑,报应啊,报应……

        “哈哈哈哈哈哈……”

        她大笑,笑着笑着,眼泪下来,泪洗了眼眸,瞳孔里只剩一层滚烫的火焰,是恨,是不甘,是恨不得同归于尽的狠决,她咬牙,将眼泪逼回去。

        林安之背着光,站在她面前,笼下一片阴影,说:“sj’s的董事长是时瑾。”

        那个项目因为她怀孕,一直是林安之在跟进,难怪她血本无归。

        她恍然大悟:“你和他联手耍我?”

        所以,她才输得一败涂地。

        林安之不置可否,冷眼俯睨:“还没结束,当初那个项目,你签的是个人担保,现在,该你把我林氏的东西吐出来了。”话落,转身离开。

        温书甯坐在地上,呆若木鸡。

        可真狠啊,一口咬掉了她半条命,他说得对,还没结束,鱼死网破,不死一个,她决不罢休!

        次日,温氏银行发行债券,招资补缺。

        另,与sj’s的合作项目,当时的执行董事长温书甯签下的是个人担保,失败项目,理应负责,将其名下百分之二十的个人股份用于融资。

        融资方是一家风投公司,至此,嘉美风投成为温氏的第三大股东。

        温氏董事办公室。

        秘书丁纯磊上前:“林总。”

        林安之凝神思考了片刻:“去查一下嘉美风投。”

        狡兔三窟,温书甯掌管银行这么多年,不可能没有藏私。

        没结束,斩草还要除根。

        丁纯磊伏首:“我知道了。”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了。

        “另外,让人发通稿。”

        丁纯磊请示:“什么内容?”

        林安之面无表情:“解除订婚。”

        隔日,全网通稿,温氏银行温书甯与前影帝林安之解除订婚,理由很简单,也很敷衍——性情不合,除此之外,没有一句多言。

        林安之自退圈之后,再没有任何动态,时隔多月的一条消息就是解除订婚,林安之的骨灰粉表示,这波操作看着很爽。

        温氏发行债券与融资之后,财政赤字暂时稳住,经营与运作也在慢慢回归正轨。

        另外,sj’s集团重新研发纳米导体应用,项目初期便承诺消费者,第一批产品将免费试用,确保不会出现之前的问题之后,才正式上线。

        消费者表示:业内龙头就是龙头,这手笔与作风,很霸道总裁啊!

        医院。

        因为温书甯还在缓刑期间,且股份融资,她暂不参与银行的管理决策工作,温书甯的秘书夏梦汇报完银行的最新动态后,才禀道:“温总,sj’s已经投产了。”

        温书甯不可思议:“这么快?”

        夏梦点头,解释:“我派人去调查过他们的技术部,根本没有开始研发工作,而是直接投产了。”

        这么看来的话……

        夏梦大胆猜测:“当时和我们温氏合作所用的根本不是最后成品,这次投产的才是最后的研发成果。”

        也就是说,和温氏合作所用的是失败的残次品。

        sj’s花几百亿就是为了搞他们温氏!

        温书甯紧紧攥着拳头,咬牙切齿,手背青筋暴起,针头紧绷地翘起来,输液管里红色液体倒流。

        夏梦赶紧提醒:“温总,回、回血了。”

        《三号计划》在温城取景拍摄,才过去一周多,江北已经天翻地覆。

        六月中旬,夏至将至,这几天,天气燥热,有些闷,温城阴天,大雨将下不下,抬头便是乌压压的云,成天散不去,无端叫人心烦。

        今天没有姜九笙的戏,她在酒店休息,是观景房,搬了个躺椅在阳台,看楼下车水马龙,还有远处的海与山峦,懒倦地窝在椅子上,与莫冰讲电话。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十几分钟后,姜九笙突然提到:“莫冰,温家换天了。”

        莫冰知道她要说什么。

        她只是附应了一句:“嗯。”然后语气平常地转了话题,“墨尔的天气刚好,很温暖。”

        她还不想谈那个让她想起就会泪流满面的人。

        姜九笙知晓了,认真思忖了会儿,问莫冰:“我要不要去跟你作伴?你给我发的照片很漂亮,墨尔的天很蓝。”

        最近,她心情一直很压抑,话也越来越少。

        是抑郁症的前兆。

        莫冰不放心:“笙笙,你去做心理治疗吧。”

        姜九笙语气淡淡:“我一直在吃药,不过好像没什么用。”

        人就是这样,尤其是心理病患者,停不下来胡思乱想,然后,结束不了心如止水。

        挂了莫冰的电话,锦禹过来敲门。

        他在姜九笙到温城的第三天就跟过来了,住姜九笙隔壁,也不打扰她,适时地出现在她身边,安安静静的。

        姜锦禹拿了个平板过来。

        “姐。”

        “嗯?”

        他说:“我做了个游戏,你要不要玩?”

        姜九笙没什么兴致,只是不忍拂了他的好意,从躺椅上坐起来,问:“什么游戏?”

        姜锦禹道:“测脑速的。”

        “……”

        她家弟弟不是别人家弟弟,玩的东西很……别致。

        姜九笙有点窘到了:“怎么玩?”

        姜锦禹蹲在椅子旁边,打开游戏:“我给你示范一遍。”

        他自己设计的游戏,很容易上手,姜九笙看了示范便会了,然后……一玩就是一天。

        托了锦禹的福,她一整天大脑就没有停过,那个游戏设了关卡,可能有毒吧,居然激起了她的好胜心,有点停不下来,大脑长时间高度集中过后,可能是累到了,一夜无梦,难得睡了个好觉。

        之后,第二天。

        姜锦禹又拿了平板过来:“姐。”

        姜九笙下午有一场戏,在看剧本,抬起头看少年。

        他坐到她旁边,头发有点乱,皮肤很白,唇色偏冷,像是没休息好,说:“我又做了个游戏,要试试吗?”他垂下眼睛,整个人有点软萌,美好得一塌糊涂。

        游戏这么容易做吗?

        突然觉得计算机这个行业,不简单。

        姜九笙放下剧本:“和昨天一样玩法吗?”昨天那个游戏,她已经通关了,锦禹设计得难度刚刚好,点到即止。

        姜锦禹解释:“不是,那个是测脑速的,这个是测手速的,我教你。”

        “……”

        然后,测完脑速,姜九笙就开始测手速了,这一测,又是一天。

        真的,她弟弟做的游戏有毒,明明是简单的单机游戏,就是让人上瘾,不玩到通关不罢休,又不至于太吊着人,像个循序渐进的……坑。

        这天,又在忙碌中度过,没时间胡思乱想,睡眠质量好了很多,也没做噩梦。

        第三天。

        姜锦禹准时出现在姜九笙门口。

        “姐。”

        姜九笙看见他手里的平板,就知道他的来意了:“又做了游戏?”

        他点头:“嗯。”像是不太好意思,低头,眼睑下覆了一层阴影。

        她好笑:“这次是测什么的?”

        姜锦禹抬头,有点黑眼圈,说:“眼速。”

        脑速,手速,眼速,这是系列游戏吧?

        就这样,姜九笙忙着游戏又忙了一天,时间竟过得出奇得快。

        第四天。

        姜锦禹顶着个大大的黑眼圈,头发乱糟糟的,捧着个平板:“姐。”

        姜九笙觉着不对了,仔细打量少年:“锦禹,你是不是熬夜做游戏了?”

        他点头:“嗯。”

        不熬夜不行,这些游戏都是一套基础码,难度不大,可光编代码就差不多要一天一夜,也不能用别人的游戏,得他自己设计,刚好能让他姐姐玩下去,难度与关卡都要适中。

        姜九笙难以想象:“你几天没睡?”

        姜锦禹伸出两根手指:“两天。”其实他四天都没怎么睡,但不能说实话,会惹恼她。

        姜九笙接过他手里的平板,不由分说:“你先去睡觉,我不时地会去检查,不准再熬。”

        他乖乖点头。

        “我先教你玩。”他先打开游戏,解说,“这个是同时测脑速和手速的。”

        “……”

        姜九笙哑然失笑,要是不制止他,估计明天就是同时测脑速和眼速,后面就是测手速和眼速。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是不是谁跟你说什么了?”

        姜锦禹躲开眼睛,摸摸鼻子,没说话。

        “嗯?”姜九笙基本已经能猜到了,向他确认。

        少年低着个头,有点心虚:“姐夫说,要让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能独处,不能胡思乱想。”着重补充,“最好能让你笑。”他皱眉,有点窘迫与苦恼,“可我只会做游戏,不会讲笑话。”

        所以,他就一天做一个游戏,让她闲不下来,然后就没时间胡思乱想了,玩累了晚上也能睡好。

        姜九笙不知道说什么了,先催促他去睡觉,然后,她抱着平板,突然没了玩游戏的兴致,脑子里又停不下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很多事情屡不清楚,记忆依旧混乱。

        下午,她有一场戏,是和女二秦萧轶的对手戏,早早去了片场。

        谢荡过来探班了,或许时瑾也对他说了什么,他连续给她讲了十多个笑话,剧组的工作人员也都懵逼地围上去听,谢荡讲笑话,真的,不太好笑,就觉得怪,怀疑天上下红雨,大家伙都觉得很玄幻,可是谢公主都讲笑话了,殿下讲的笑话,能不捧场吗?于是乎,大家一起假笑,片场简直是“欢声笑语”一片啊。

        秦萧轶抱着手,笑着看谢荡:“你是要转行当谐星了?”

        这笑话讲得谢荡本来就有点丢人,不太爽:“跟你有关系?”

        秦萧轶从善如流地接话:“当然,如果你想当喜剧演员可以签秦氏娱乐,我捧你啊。”

        这语气,很霸道女总裁。

        “……”谢荡无语,嘴角抽了抽,“鬼要你捧。”

        秦萧轶笑笑,也不生气,脸上不见一贯的傲气,脾气很好的样子:“谢荡,你觉得我演得怎么样?”

        谢荡很敷衍:“问导演。”

        秦萧轶走到他跟前,转了一圈,没话找话似的,又问:“我穿这身怎么样?”

        谢荡眼皮都不抬,躺姜九笙的休息椅上,翘着个二郎腿:“问服装师。”

        秦萧轶嘴角的笑越发明艳了,凑过去:“那我漂亮吗?”

        “……”

        脑子有坑啊!深坑!

        他甩开脸,太阳有点刺眼,他从化妆桌上找了个防晒,涂在他金贵的双手上,漫不经心地回:“问化妆师。”

        干他毛事!

        秦萧轶完全忽视他的不耐,循序渐进,问题更有层次了:“你觉得我怎么样?”

        谢荡抬了抬眼,不冷不热:“不怎么样。”

        秦萧轶笑了,眼角弯弯:“终于肯看我一眼了。”

        她看他的眼神,跟汤圆盯着肉的时候,是一模一样,谢荡都怀疑她会不会扑过来啃他,他浑身不自在,嘴角又是一抽,有点不能理解:“秦萧轶,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毛病啊!他态度都这么恶劣了,还来找不痛快。

        不就是帮过她一次,他错了还不行!

        秦萧轶温顺得不像平时,居然点头,语气认真:“可能吧,不过好像就只对你犯病。”

        谢荡:“……”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妈的,酸死他了!

        谢荡从休息椅上爬起来,拿了瓶水绕过秦萧轶,去给姜九笙,她刚结束一场打戏,出了很多汗,有点脱力。

        谢荡语气总是不太乖,蔫儿坏:“那么拼干什么?这么危险的打戏都要你来,请不起替身啊。”

        姜九笙灌了小半瓶水,实事求是:“替身还没我动作标准。”

        就你能打!

        他骂:“劳碌命!”瞧了瞧她的手,凶巴巴的语气,“手伤着没?我好像看见打到你了。”

        姜九笙动了动手腕,只是有点轻微得疼痛,没放在心上:“没伤着。”

        又是这样,总是死扛!

        谢荡狠狠瞪了她一眼,去助理那拿了个冰袋扔给她:“还不快冰一冰,肿了给谁看。”

        姜九笙笑:“谢谢师弟。”

        谢荡扬扬下巴,神色傲娇:“叫荡哥。”

        这时——

        “荡哥!”小麻在那边喊,“我防晒的盖子你都不给我盖。”温城紫外线强,她姐塞了瓶天价防晒给他,说他本来就长得太捉急的脸一定得好好呵护,不能再看起来像中年人了,不然娶不到媳妇。

        谢荡晃了晃自己娇嫩的手:“我涂了手。”

        盖子也得盖啊!

        谢荡一副大哥大的神色:“明天荡哥给你买一箱。”

        小麻乐呵呵:“谢谢荡哥!”

        当哥的感觉太棒了。

        谢荡心情颇好,姜九笙去拍下一幕了,他继续霸着她的休息椅,接着给手涂防晒。

        秦萧轶突然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现在不喜欢她了。”

        谢荡动作顿时停了,眼里一点笑意都没有:“别自作聪明。”

        秦萧轶置若罔闻,自顾自地继续挑战他的底线:“谢荡,你怎么那么喜欢姜九笙呢?”

        虽然藏得很好,不过,她喜欢谢荡,所以,了解他的每一个表情,谢荡他看姜九笙的时候,不一样的,就算生气,眼里也依旧有光,亮得惊人。

        谢荡暴躁了:“要你管啊!”他把防晒搁下,直接甩脸色走人,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恶狠狠地瞪着秦萧轶,“你要敢告诉她,我弄死你。”

        他们是知己。

        她是老谢家的十三弟子,他是老幺。

        以前是,以后也是,不会变,也不可以变。

        秦萧轶只是笑笑,怎么就那么倔呢,也是,这才是谢荡,做什么都来真的,太赤诚。

        她半真半假的语气,轻飘飘地揭过了这个话题:“要是哪天你没有喜欢的人了,能不能让我排个队?”

        ------题外话------

        感情得慢慢来,荡荡需要时间……

        遇见一个心动的人好难,各位看好孩子,有个丧心病狂的总裁打算去幼儿园门口蹲‘小鲜肉小奶狗’。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6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