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06:温书甯的报应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你!的!网!恋!小!妹!妹!就在她快要压抑不住冲口而出的时候——

    他说:“不怎么样。”

    性别不合,不相为谋!

    上一秒还振奋人心的景瑟:“……”

    五雷轰顶!她一秒蔫儿了,耷拉脑袋,捂住胸口,像只被霜打中了小鹌鹑,恹恹地说:“队长,我心口有点不舒服,就不送你了。”

    “……”

    霍一宁有点一头雾水。

    景瑟按着心口,扭头回去,背影很悲伤。

    是夜,漫天星子,绕着一轮圆月。

    姜九笙夜半醒来,睁开眼,床头灯有点刺目,她眯了眯眼睛,翻了个身,撞上了一双深不见底的眼,恍恍惚惚像梦里。

    “时瑾,是你吗?”

    “我坐会儿就走。”时瑾伸手,想碰了碰她的脸,又顿住,悬在了半空,许久,有些僵硬地收回手。

    她抓住了他的手。

    时瑾瞳孔募地一亮。

    “手怎么了?”她问他,声音很轻,像梦呓,指腹摩挲着他手腕上的绷带。

    时瑾回:“手术刀划到的。”

    声音沙哑低沉,失意,又落寞,他在向她示弱。

    姜九笙眼皮有点重,缓缓往下耷拉,昏昏沉沉的,呢喃了一句:“不要受伤。”

    半睡半醒,她毫无防备,对他全是依恋。

    时瑾俯身:“笙笙。”

    “嗯。”

    像行走在悬崖断壁的人,如履薄冰,他小心翼翼地问:“你还要我吗?”

    她点了点头,本能似的,抱着他的手,贴在脸上,蹭了蹭:“要啊。”

    时瑾眉宇稍霁,压在眼底的暮霭缓缓消散。

    “等我回来。”

    “等等我,等我想清楚。”

    她半梦半醒,轻喃了两句,然后便睡去,呼吸浅浅。

    时瑾凑过去,把唇贴在她唇上,惶惶不安的心终于得以安放。

    翌日,姜九笙出院,《三号计划》临时去温城取景,时间很赶,姜九笙跟组直接了飞了温城。

    这一周内发生了很多事,温书甯牵扯刑事案件,温氏股票下跌,取保候审期间,暂由未婚夫林安之代为行驶决策权。

    温氏银行与sj’s集团的合作中期,因为前期市场预售数据大涨,sj’s开始大量投产,温氏追加投资金额。

    六月初,sj’s第一批产品正式上线销售。上线不到一周,风波骤起。

    “sj’s集团首次研发一代导体用于电子行业,产品一经上线,一周内销量突破了十亿,初期用户体验非常乐观。可在三天前,工商局连续接到了七起sj’s旗下电子产品的消费者投诉,经调查,产品在耗电、主板方面确实存在问题。目前,sj’s集团已经全面停止了产品生产与运营,市面上存留产品也全部下架,关于后续处理与消费者赔偿问题,sj’s集团还没有做出任何相关回复,天天新闻特别报道。”

    温书甯关了电视:“sj’s那边的人怎么说?”

    秘书夏梦站在一旁,表情沉重:“还没有给任何答复。”

    这批产品从前期研发到大量投产,温氏多次追加投资款项,几乎动用银行近大半的流动资金,出不得一点岔子。

    “尽快约一下sj’s的严董。”

    “是,温总。”

    内线电话响,温书甯接起来。

    电话那边,温诗好开门见山地直接通知:“我已经通知了董事会,下午开会。”

    温书甯一听脸色就冷了:“你怎么没有过问我?”

    电话里的女声微微惊讶:“小姨,你忘了?你还在取保候审期间,暂时还没有决策权。”话锋一转,口吻多了几分强势,“还有,sj’s这个投资项目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你是不是要给董事会一个合理的交代?”

    这是来问罪呢。

    温书甯扯了扯嘴角,无声冷笑:“这个案子我会处理,不劳你费心。”

    温诗好不疾不徐地接话:“我建议小姨你还是先处理好你的入室抢劫案,你应该看过报表了,因为这个电子投资项目,启用了太多流动资金,一时又收不回来,我们银行快要资不抵债了,这时候,一旦发生挤兑,我们温氏不玩完也要大出血,不管是小姨你,还是银行,都不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了。”

    这时候,只要谁来扇扇风,银行的资金流就势必会瘫痪。

    三天后,sj’s的执行总裁统一做了回应:

    所有问题产品一律全额退款,并予以赔偿,线上线下产品,全部报废处理,绝不销售一件问题产品。

    在电子行业,线下产品出现问题的情况并不少见,但像sj’s这样豪气的善后处理方式,绝对前所未有,对此,消费者好评如潮。

    sj’s的应对措施一出来,温氏不淡定了,温书甯当天就去了sj’s的总部,在总裁室外面等了半个小时,才见到sj’s集团的执行董事,严峰。

    sj’s旗下电子业都归严峰负责,是集团的最高执行官,五十来岁,矮胖圆润,有点地中海,见人三分笑,和声和气的。

    “严董,你们sj’s是什么意思?”温书甯一开口,来意明确,是质问。

    严峰小眼睛一眯,像只笑面虎:“就是表面那个意思。”

    线上线下产品,全部报废处理。

    这是sj’s的应对策略,完全没有过问作为合作方的温氏,大手笔一挥,可当真是一掷千金。

    温书甯冷了眼:“那你们清楚全部报废要损失多少钱?”

    严峰还是笑眯眯的,对答如流:“我们有财务,自然清楚。”

    那么一笔天文数字,居然眼皮都不眨一下,温书甯讥笑出声:“所以,你们是疯了?”

    严峰笑着摇头:“我们董事长说了,钱可以亏,但sj’s的招牌不能砸,就算全部报废,也不会流出一件残次品。”

    这轻轻松松的语气,当处理掉的是一堆萝卜青菜吗?那批纳米导体,光是原材料就是天价。

    温书甯彻底没有耐心了,语气毫不客气:“你们sj’s要自掘坟墓我管不了,可这个项目里面,还有我们温氏的投资。”

    严峰连忙说知道知道,心平气和的像只戴着假面的老狐狸:“违约金和部分赔偿款项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会找温总你谈。”

    就算如此,风险共担,她也足足损失了几十个亿的流动资金,更不用说sj’s了,前期研发设备与投入就是一大笔,说废掉就废掉。

    温书甯端着神色冷笑:“听严董你这口气,你们sj’s好像不缺资金。”

    严峰笑脸相迎:“我们董事长确实钱挺多。”

    温书甯目光一凛,声调一提,顿时咄咄逼人了:“既然不缺资金,为什么让我们温氏入股?”

    合作之前她也有过这样的疑问,电子业的龙头企业,旗下产业链多样,怎么会缺资金,只是当时sj’s抛出了那么大块香饽饽,引来多少企业趋之若鹜,同是商人,第一关注点永远是利益,都想着来分sj’s的一杯羹,反而忽略了最根本的问题。

    sj’s根本就不缺资金。

    严峰打哈哈,只说:“这是我们董事长的意思。”

    温书甯脑中一根弦突然扯紧了一下:“你们董事长是谁?”

    合作这么久,她竟连sj’s真正的老板都没有见到过,若不是严峰嘴里一口一个我们董事长,她大概和所有人一样的想法,以为sj’s的老总就是严峰。

    那个所谓的董事长,从来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面,甚至连一点身份信息都没有透漏出来过。

    严峰脸上依旧是那副标准的假笑:“这就不方便透露了。”

    温书甯被气笑了,甩手将茶杯撂下了:“你们sj’s是钱多得没地方烧吗?拿一百个亿来耍我!”

    终于看出来了。

    严峰礼貌一笑,看了看手表:“我还有个会要开,如果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联系我们法务部和财务部。”

    “你——”

    严峰拂拂西装,笑呵呵地往外走,接了个电话:“喂,在等我?就来就来。”

    温书甯:“……”

    电话都拿反了,还装模作样,她这么好敷衍?温书甯气得咬牙。

    翌日,一则财经新闻曝出,一石激起千层浪。

    温氏银行资金套牢,财政出现赤字,即将面临资不抵债的风险。

    消息一出来,不到一天,温氏银行的提款用户猛涨,大量取现,致使银行发生严重挤兑,股票一路暴跌。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温氏银行一度陷入财政危机,那边,温氏银行执行董事温书甯教唆他人入室抢劫案开庭,并且败诉,判处十个月有期徒刑,缓刑一年。

    六月中旬,烈日当空,空气里处处充斥着燥热。

    判决结束,温书甯被判处缓刑,当庭释放,众多记者闻风而来,一早便蹲守在法院门口,一见温书甯出来,各家媒体扛着摄影机器一齐蜂拥而上,将温书甯与她的秘书围堵在石阶下面。

    出口瞬间被堵住,记者迫不及待,比肩接踵地推推搡搡,一步一步逼向温书甯,她被推挤得连连后退,还未站稳,记者的收音麦就挤到了她面前,无数张嘴争先恐后,咄咄逼人地朝她张开。

    “温小姐,请问你为什么要教唆他人入室抢劫?”

    “你的目的是什么?”

    “你对一审的判决还满意吗?”

    “会考虑上诉二审吗?”

    温书甯的秘书挡在前面,冷着脸拨开人群:“让一下。”

    然而,各家记者根本不买账,一拥而上,直接将温书甯的秘书推挤到人群中间,四周全是人,完完全全被围堵住。

    没了秘书的阻挡,记者更加步步紧逼,话筒几乎戳到温书甯的脸上,耳边嘈杂不断,问题接踵而至,根本不给她转圜之地。

    “温氏银行财政赤字是因为经营不善吗?还是因为内部分权问题?”

    “温氏在sj’s项目投入了多少资金?资不抵债是因为投资失败吗?”

    “温氏股票一路暴跌,集团有应对措施吗?”

    “目前银行挤兑问题有没有得到控制?”

    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极其盛气凌人,温书甯被推挤得步步后退,耳边就没有一刻停歇,发问声震耳欲聋,摄相的闪光灯直直刺进她眼里,她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忍无可忍,大吼了一句:“让开!”

    只是,她话刚落,不知是谁,狠狠一推,紧紧围堵的人群一齐朝前扑去,正对温书甯,一股推力迎面过来,她脚下趔趄,下意识抱住肚子,整个人被狠狠推出去,跌坐在了身后的石阶上,半边身子一麻,痛得她脸色刷白,她撑着身体试图站起来,然而,面前一支支话筒不放过她,像一座大山,凶猛地压过来。

    “温小姐,请你回答一下。”

    “从你父亲买凶杀人,到你教唆他人入室抢劫,对于这种犯罪行为,你有什么说的吗?”

    “温小姐,温氏最近黑料缠身,你的未婚夫却没有露过面,你们感情是否出现了问题?”

    “传闻你们不合,是真的吗?”

    她再一次被逼退得坐回地上,腹部突然抽痛,像被重物绞着。

    孩子!

    温书甯抱着肚子咆哮:“滚开,都滚开!”

    只是,没有一个人让开,她抬头,看着一张张跃跃欲试的面孔,只觉得像一群张开血盆大口的野兽。

    她腹部疼得抽搐,已经坐不住,一只手趴伏在地上,她仅用一只手护着肚子,崩溃地大喊。

    “你们别过来。”

    “我的孩子。”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

    “温书甯小姐,请回答一下。”

    “温书甯小姐!”

    “温书甯小姐——”

    腹部翻搅着,有热流涌出,渐渐弥漫出血腥味,温书甯咬着牙,推开人群,抬头,看见了对面马路上停靠的车,车窗落着,副驾驶上坐的人正看着她,一双目光,冷漠又薄凉。

    温书甯大喜:“安之!”

    像绝望时,突然照进来的一束光。

    可是,这束光,一晃而逝,车窗摇下,那双冰冷的眸子浮光掠影般挪开,然后汽车缓缓开动,朝着相反的方向渐进远去。

    原来,他不是来救她的。

    也对,他怎么会救她,这一幕,她不陌生,莫冰的结局,他原封不动地还给她了,她曾经做过的,如今,一笔一笔回敬在她身上。

    温书甯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倒下了。

    那辆黑色的汽车,渐行渐远。

    法院门口发生踩踏事件,一时轰动全网。

    天北医院。

    温书甯醒来时,已经是晌午后,病房里开着窗,烈日落进来,她睁开眼,有些刺眼,下意识用手挡了挡。

    护士正在换药:“你醒了。”

    温书甯募地清醒了,手下意识摸了摸肚子,心急如焚地问:“护士,我的孩子呢?”

    那护士欲言又止。

    温书甯猛然坐起来,眼前一花,强烈的眩晕感袭来,她脸色白得像纸,满脸惊慌:“我的孩子呢?”

    “你先出去吧。”

    温书甯这才注意到坐在沙发上的温书华,护士被差遣出去后,温书华走到病床前,神色复杂地说:“书甯,孩子没保住。”

    温书甯愣了几秒,随即,崩溃了,睚眦欲裂地瞪着温书华,情绪失控地大声咆哮:“为什么会保不住?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怕我的孩子来跟你抢财产,才故意弄死他的!”

    像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

    温书华脸色冷着:“你冷静点。”

    温书甯一个杯子砸在了地上:“我不要冷静!”拉扯着被子,歇斯底里地嘶吼,“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快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温书华上前,扬起手就是一巴掌,大喊道:“温书甯!”

    她被打懵了,怒目圆睁地愣在那里,耳鸣声不断,还有温书华疾言厉色的责问:“你还没清醒吗?都是林安之,是他和sj’s勾结,你引狼入室了你知不知道!”

    温书甯目光呆滞,放空了许久,猛地摇头,自言自语一样嘀咕:“不可能,我都怀了他的孩子,他不会这么对我的,不会的。”

    还没有清醒!

    温书华冷冷讥笑了一声:“那你知不知道,今天就是银行易主的日子。”

    温书甯倏地抬头,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你什么意思?”

    “你的未婚夫带着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入主了温氏银行。”温书华语气愤慨,咬牙怒道,“现在,温家的银行已经快要改姓林了。”

    温家银行临时在江北召开股东大会,执行董事长温书甯卷入刑事案件,丑闻缠身,董事林安之执百分之三十五的银行股份,被董事会临时任命为代理董事长。

    会上,新任董事长做出紧急应对决策,发行债券,为银行集资,除了董事温诗好之外,全票通过。

    四点,董事会整整进行了四个小时,温书甯突然出现。

    会议室门口,总裁办的秘书连忙上前拦下:“温总,里面在开会。”

    温书甯脸色难看至极,冷脸怒斥:“让开。”

    “温总——”

    温书甯一把推开:“滚!”

    她直接推开会议室的门。

    里面满座,所有温氏的高管层都在,而林安之正坐在会议室的最主位,一左一右两排董事列坐在旁。

    所有目光都望向门口,包括林安之,缓缓抬头,目光不冷不热,一点情绪都没有。

    温书甯刚流产,身体极其虚弱,走路都不稳,趔趔趄趄地走到最前面,死死盯着林安之,质问:“你为什么坐在这个位置?”

    林安之没有回答,扫了一眼在座:“你们都先出去。”

    一众高管看了两位眼色后,纷纷离席,便是温诗好也没有留一句话,意味深长地审视之后,离开了会议室。

    林安之起身,走去把门关上,再坐回去,仰头对着温书甯的眼:“我为什么会坐那个位置?你觉得呢?”

    他手持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已经是温氏股份最大的股东,居然不动声色地养精蓄锐了这么久。

    温书甯怒目而视:“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购温氏的股份?”

    “五年前。”

    她不可思议,目光锁着对方:“林安之,你到底什么来头?”

    五年前,他们连认识都不认识,很显然,根本不是冲着她来的,而是冲着他们整个温家。

    “你父亲没有告诉你?”林安之目光凛冽,瞳孔像三九天里的寒星,冷得彻骨,“当年买凶杀人案有幸存者。”

    当年她父亲买凶杀人案的受害者是银行家林肖平的一双儿女,若是有幸存者的话……温书甯瞠目结舌:“林、林——”

    林安之不疾不徐地接了话:“我是林矜言。”他站起来,走近,“还记得我吗?书甯姐姐。”

    那时候,温书甯已经成年,温志孝经常带着她去银行,她是人人夸赞的栋梁之才,锋芒初露。

    那时,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相识后,他喊她一声书甯姐姐。

    也是后来,林安之才知道,温书甯自成年之后,就成了温志孝的左右手,温家那起买凶杀人案,有多少是她在出谋划策就不得而知。

    ------题外话------

    虽然残忍,可出来混的都要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