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03:笙笙反击,真相破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九笙募地睁开眼:“时瑾!”

    整个人哆嗦了一下,她突然惊醒,眼神放空,久久回不了神。

    腰上一紧,她整个人被环住,鼻尖嗅到熟悉的气息,淡淡药味,有些迟缓地抬头,她看见了时瑾的脸。

    “笙笙,我在这。”用指腹抹了抹她眼角的湿润,时瑾低头,凉凉的唇印在她额头,“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心有余悸,她伏在他怀里,大口地喘气:“又梦到那个花房了。”

    梦里,她满手的血,时瑾拿着刀,地上躺了两个人,看不清脸,血流不止……

    快下班时间,警局里气氛松懈了不少。

    实习刑警小江刚把文案工作做完,忙里偷闲就刷了一下微博,然后就开始唉声叹气。

    “哎!”

    都第八次叹气了。

    蒋凯揉揉发酸的眼睛,搭了一句:“你年纪轻轻,叹什么气?”

    小江语气很惆怅,很不得劲儿,怨念十足:“《大唐》昨天剧终了,镇北将军居然死了。”

    小江是个国产剧剧迷,素有国产剧终结者的称号。

    《大唐》是最近热播一个历史电视剧,话题度相当高,蒋凯也听过:“镇北将军死了你唉声叹气个毛?”

    小江据理力争:“他是男主角啊。”撑着下巴作愁绪万千状,“苏问的演技是真好,我都看哭了。”

    小江同志,真的适合当刑警吗?

    这时,汤正义也插了一句嘴:“那剧我妈和我妹也追了,放到苏问她们就跟磕了药似的,尖叫声能把十七层楼的声控灯都给它喊亮了,可一放到女主景瑟,”汤正义连连咋舌。

    《大唐》的女主角是著名花瓶演员景瑟。

    蒋凯就问了:“景瑟怎么了?”景女神多美啊,美女是不会有错的。

    汤正义瞟了一眼左上方,队长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在看资料。

    汤正义就放开了讲:“没话说,全在发弹幕。”他越说越起劲了,拿起勺子,舀了一勺下午茶吃剩的蛋糕,“不过,我也瞄了两眼,那演技确实是尬,尬破天际了,话说那么漂亮的一张脸怎么就能演得那么面瘫呢,再加上那放了一瓶陈醋的台词,酸得我差点没把晚饭吐出——”

    说得正投入,完全没意识到有人走到了身边,一只大手盖住了他的后脑勺,推着他的脑门,毫无预兆地摁在了蛋糕里。

    汤正义抹了一把脸上的奶油,好生气:“队长,你干嘛?”

    霍一宁拿着杯子,走过去倒水,瞥了一眼:“怎么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公报私仇护犊子!

    汤正义不服气,脑袋一甩:“哼,我就知道,你跟景瑟女神有猫腻,看我说她演技不好,队长你舍不得是吧。”

    景瑟女神的演技,是公认的差,不让说还不是护短?汤正义敢打赌,有!猫!腻!

    吹了一声口哨,汤正义贱兮兮地调侃:“老实招来,夸景瑟的弹幕里有多少条是队长你发的?”

    霍一宁面不改色:“话这么多,案子破了?”

    装!接着装!

    这时,霍一宁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嘴角扬了扬,接了:“什么事?”

    手机那头,小姑娘很兴高采烈的语气,非常地振奋:“队长,我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

    天大的?

    霍一宁摩挲着水杯的边缘:“嗯,说。”

    似乎是在有风的地方,景瑟的嗓门不自觉放大了:“我接了一个剧,演一个女警察,然后导演说我拿枪的姿势丑爆了。”

    这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霍一宁耐着性子:“所以?”

    她好开心,声音都有点飘了:“导演就帮我联系了警局,让我去警局实地学习,还指派了人专门带我。”

    他摩挲杯子的手指顿住:“指派了谁?”

    “一个副队。”

    赵腾飞突然觉得后背一寒,被冻得一个激灵,下意识扭头,就看见自家队长凉嗖嗖的眼神,跟炮弹似的。

    他挠挠头,一头雾水:“队长,你干嘛这么看我。”眼神很吓人你知道吧。

    就在这时,杨局长无声无息地潜了进来,吓得小江立马把手机藏在咯吱窝里,然后正襟危坐:“局长好!”

    杨局摆摆手,“你们忙,你们忙。”

    各位都伏首,不忙也得装忙啊。

    “霍队。”杨局长双手背在后背,径直走向霍一宁,“还在忙啊。”

    霍一宁对着手机说了句‘稍等’,捂住手机收音的小孔,才抬头:“有什么事?”

    杨局长笑得很和蔼,脸上的褶子都堆一块了:“下个月有个演员来局里体验,你帮忙带一下,主要教教形体和基础动作。”

    霍一宁眯了眯眼:“行啊。”

    杨局长满意地离开了。

    难得,霍疯狗温顺了一回。

    赵腾飞端着贼兮兮的小眼神:“哟,居然这么爽快,我记得以前有个剧组来咱局里拍宣传片,你可是拉着个臭脸全给轰出去了。”

    霍一宁大长腿往前一伸:“我闲,行不行?”

    赵腾飞作双手投降状:“行行行,您老说什么都行,成了吧。”

    霍一宁笑骂了句滚犊子,才把手机放到耳边,心情颇好,语调懒洋洋的:“不是副队。”

    景瑟懵懵的:“嗯?”

    他靠着椅背,没个坐相,晃了晃大长腿,嘴角上扬:“是正队带你。”

    景瑟立马就说:“我知道啊,本来是副队的,但是我走了后门,把副队换成了你。”

    真可爱。

    走后门都可爱。

    霍一宁压了压嘴角的笑:“行了,我要查案了。”

    景瑟有点遗憾,想再说一会儿,不过队长很忙,不能打扰,要听话,乖乖巧巧地说:“队长再见。”

    霍一宁刚要挂电话,那头怯怯生生的女孩子又大着胆子说了句:“队长么么哒。”

    然后,她先挂了电话。

    霍一宁忍俊不禁,想到了她那个梳着村姑头,娇羞地扯小辫的表情包。

    一分钟,队长笑了一分钟!汤正义和蒋凯面面相觑,咬耳朵说悄悄话,汤正义托着下巴,作状火眼金睛:“你看咱队长,笑得好璀璨。”

    蒋凯一本正经地纠正:“是春心荡漾。”

    汤正义也不知道自己瞎几把激动个毛,反正就是很激动:“老铁树终于要开花了。”他可听队长的同期生说了,队长在军校也没谈过恋爱,私生活干净得像个看破红尘的老和尚,还是个正宗的小雏儿。

    小雏儿终于红鸾心动了!

    蒋凯也很瞎几把兴奋:“赶紧开花,免得挡我们桃花。”

    那边,霍一宁突然抬头,笑得匪里匪气:“老子都听得到呢。”

    汤正义and蒋凯:“……”

    手机响,霍一宁看了一眼,接起来:“师父。”

    霍一宁的师父范卫东也是刑侦队出身,干了三十多刑警,上了年纪后因为旧伤问题,转去了后勤保障室当科长。

    “晚上过来喝一杯?你师母最近倒腾了几个新菜。”

    范卫东也是臭脾气一个,年轻时候的德行和霍一宁有的一比,师徒两却也臭味相投,加之范卫东夫妇又没有子女,对霍一宁是打心眼里疼,时常会往来。

    霍一宁笑着应:“行啊,我带酒过去。”

    范卫东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上次你问的那个案子,我去翻过我以前的查案记录,是有古怪。”

    八年前,陈杰在江北的管辖区落网,当时范卫东还在刑侦队,也跟过一阵子温家花房的案子,只是没有跟到最后,案子转给了云城的重案组。

    “怎么古怪?”霍一宁正色问道。

    “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晚上咱爷俩一边喝一边说。”

    “成。”

    晚上七点。

    老旧的小区里家家灯火通明,处处弥漫着饭香。

    范卫东的妻子姚女士在厨房忙,扯着嗓门问客厅的老伴:“一宁快到了没?”

    范卫东快六十了,身体很健朗,戴着老花镜在客厅看军事新闻:“案子耽误了会儿,已经在路上了。”

    姚女士把弄好的菜端上桌,余光瞟见老伴身上的背心与短裤,好笑又好气:“你这老头子,看你穿的什么,还不赶紧拾掇拾掇自己。”

    “一宁又不是外人。”虽然这么说,范卫东还是起了身,去换件衣服。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这么快就来了。”范卫东边走去开门,边嘴上念叨,“不是说还得一会儿吗?怎么就——”

    啪嗒,门开,突然伸过来的一把刀就抵在了范卫东的胸口。

    七点一刻,霍一宁才到小区,先拨了个电话,可半天打不通,他摁了手机,倒好车后往里面的楼栋走,刚走到老式的楼梯口,突然两个男人跑下来,戴了头套与手套,形迹可疑。

    他刚要去追,想到什么,立马往楼上跑。

    范卫东家的门还是开着的,夫妇两被绑在了沙发上,嘴里还塞了东西,霍一宁把枪收起来,过去给人松绑:“人没受伤吧。”

    范卫东摇头,气得直吹胡子瞪眼:“真他妈胆大包天,打劫打到警察家里来了。”

    “被劫什么了?”霍一宁打量了一番,客厅里整整齐齐,没有被翻找的痕迹,看来,那两人不是图财。

    “一份视频文件。”范卫东不苟言笑,表情严肃了,“一宁,除了你还有谁在查温家那个案子?”

    霍一宁神色复杂了。

    温家,时瑾,姜九笙,三大重点疑犯。

    夜深,风静,冷白的月光打在玻璃窗上,映出轮廓分明的侧影,微微低头,后颈修长。

    电脑屏幕的光,将指甲照得盈白,修剪得干净整齐,指腹不疾不徐,点击了两下,视频窗口弹出来,画面有些模糊,音效也有些杂。

    是一段审讯视频,视频的拍摄角度是左上方四十五度,并不是很清晰,却依旧辨认得出两人的相貌,是八年前的刑侦队长范卫东和当时温家花房的疑犯陈杰。

    “姓名。”

    “陈杰。”

    “籍贯。”

    “云城。”

    “xx年十月十七下午四点到五点半,你在什么地方。”

    那时候的陈杰很年轻,不过二十来岁,头发剃得很短,与所有的不良社会青年没有什么区别,脖子上布满了纹身,手上戴着手铐,伏首低眉显得老实了不少,他回答:“在温家。”

    范卫东边做记录,边问:“哪个温家。”

    陈杰知无不言:“云城银行温家。”

    “你在温家做什么?”

    沉默了很短时间,陈杰回答:“偷东西。”

    当时陈杰在江北典当了一只手镯,正是温家的失窃之物,因此,陈杰才在江北落网了。

    范卫东顺着疑犯的话,突然提了语速:“四点到五点半,温家花房发生命案,一男一女被袭击身亡,是不是你干的?”不等回答,咄咄逼人,“你被发现了偷窃,就起了杀心,然后将两人杀害。”

    陈杰立马抬头,眼眶发红,情绪激动站起来地辩驳:“不是,我偷完东西就走了,人不是我杀的,是那两个人,是他们杀的!”

    “哪两个人,说清楚一点。”

    陈杰盯着范卫东的眼睛,生怕他不相信:“当时温家在办生日party,后院没有人,我偷了东西,就打算从后院走,路过了花房,里面有人在哭,我当时好奇,就走过去看了一眼,近了才发现地上躺了两个人,流了好多血。”

    范卫东立即问:“什么人在哭?”

    “一个女孩。”陈杰慢慢坐下,仔细回想,“她身边,还有一个男孩子,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很高,相貌很出众。”

    “他们在做什么?”

    “女孩蹲在地上哭,男孩手里拿着刀,叫她不要哭。”

    范卫东特别强调地问:“你确定,是男孩子拿着刀?”

    陈杰毫不犹豫:“我确定,他袖口有血,手很漂亮——”

    “叩、叩、叩。”

    门突然被敲响,温书甯关了视频,抬头看向门口:“进来。”

    是林安之,拿了一份文件过来,目下无尘,冷漠又距离:“sj’s的样板已经送过来了,若没有问题,下个月就会投入生产,财务评估过,融资案结束后,温氏的市值会增长10个百分点。”

    温书甯一只手放在腹上,低着头翻阅:“安之,你就是你要的?”

    “不止。”嗓音裹了冰凌,没有一点温度,他说,“我想取而代之,坐你的位置。”

    温书甯抬起头,似笑非笑:“我喜欢你的野心。”

    林安之不置一词,目光深邃。

    次日,警局立了案,刑侦一队亲自跟进范卫东这起入室抢劫案。

    桌上的手机忽然振动,温书甯看了一眼,勾唇,无声地笑了笑,接通电话。

    是姜九笙。

    她开门见山:“视频是你发的?”

    不到九小时,就找到了视频的来源,温书甯会心一笑:“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

    姜九笙语气淡淡,无波无澜:“那是你蠢,连ip都没有换。”

    “……”

    她懒得周旋:“见一面吧。”

    温书甯报了一个时间和地点,姜九笙随即挂了电话,再拨了时瑾的号码:“时瑾,不用来接我了,结束了我还要去个地方。”

    时瑾没有多想:“我送你去。”

    她回绝得很快:“不用。”

    她很少这样独来独往,时瑾不太放心:“怎么了,笙笙?”

    “没什么。”

    姜九笙没有解释,只说有工作,他便没有再问,怕她恼他??隆

    夕阳西下,已近黄昏,远处的天边,大半个太阳已经落进了地平线,半个圆盘的形状,像火一样红的颜色。

    咖啡厅里靠窗的位置,一抹晚霞的光落进来,影子徐徐跳跃,斑驳从白色的咖啡杯落到小巧精致的汤匙上。

    温书甯端坐着,化着精致的妆,手指捏着汤匙,慢条斯理地搅拌着杯中的咖啡,门被推开,风吹风铃轻响,她抬头,见来人,笑了笑。

    姜九笙快步走过去,落座,取下口罩。

    温书甯姿态闲适,语气轻松,好似对面坐的是故友,叙旧似的口吻:“给你点了咖啡,看合不合口味。”

    姜九笙看了一眼,将咖啡杯推开,懒得虚与委蛇,简明扼要地直接开诚布公:“你应该也不想见我,没必要浪费时间。”她单刀直入,“为什么把视频发给我?”

    一针见血,她是一分钟都不想周旋。

    温书甯也是聪明人,言简意赅地表明她的来意:“我觉得敌人的敌人,应该能成为朋友。”

    “敌人?”姜九笙冷笑,一双桃花眼瞬间冷了,“你凭什么觉得我和时瑾会成为敌人?”

    温书甯语调不疾不徐:“就凭时瑾他杀了你的父母。”

    陈杰那段口供的结尾,将嫌疑指向了时瑾,他以目击者的身份,指认了时瑾当时手握凶器。在今天早上八点,姜九笙收到了那份视频,由陌生邮箱发过来的,发件人不明。

    她让锦禹查了ip。

    温书甯看着对面的人,似乎没有预想中的情绪失态,相反,异常的平静与镇定。

    姜九笙语速不缓不快,有条不紊:“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个视频里的人应该就是当年温家抢劫杀人案的凶手陈杰,而那段视频,是案子还在刑侦队的时候录的口供,后来,这个案子转去了重案组,最后一审的结果是陈杰被判了无期徒刑,也就是说,那段口供已经被推翻了。”

    陈杰被判罪,那么毫无疑问,他在刑侦队录的指证口供都将无效,最主要的是,没有任何证据,嫌犯的指证就算到了法庭上,也不会被采纳。

    温书甯诧异,居然这时候了,逻辑竟还如此缜密,倒是处变不惊。

    “你说的都没错,不过,”她话锋一转,语气意味深长,“你就没有一点疑心?那个叫陈易桥的,她就没跟你说什么?”

    连陈易桥都查出来了,是有备而来。

    姜九笙目光微凛:“你知道的可真多。”

    温书甯不可置否:“知己知彼。”

    “这个视频从哪里弄来的?”带了谈判了口吻,姜九笙从容自若,“我怀疑它的真实性。”

    温书甯很快回:“你也知道,这个案子还没有转到重案组之前,是刑侦队在跟,视频就是前刑侦队长那里拿来的。”她的语气胸有成竹的,异常笃定,“你不相信可以拿去做真伪鉴定。”

    “拿来的?”姜九笙淡淡然地纠正,“是抢来的吧。”

    “你别管我是怎么——”

    她打断:“非法抢占他人物品,”抬了抬眸光,桃花眼微敛,“霍队,够得成入室抢劫吗?”

    温书甯大惊失色:“你——”

    身后一桌,原本躬身用报纸挡住脸的人募地站起来,将鸭舌帽取下,露出一张俊朗立体的脸:“够不够得成,审一审就知道了。”

    警察!

    温书甯彻底呆若木鸡。

    霍一宁走过去,从口袋里摸出一副手铐,晃了晃,慢慢悠悠地说:“温书甯小姐,现在怀疑你涉嫌一起入室抢劫案,不是一定要你说,但你所说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题外话------

    一个bug,温家花房的凶器是在温家附近找到的,不是陈杰包里,陈杰从头到尾没机会碰凶器,他就是去偷东西,在现场留了脚印,脏物也被发现了,所以成了疑犯。

    bug已修改,若还有遗漏,请帮忙指出,有时候脑子不够用,总容易出bu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