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01:笙笙,你真要我的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方简明扼要:“天北医院,时瑾。”

    时瑾……

    学医的,大部分听到过这个名字,这位护士也不例外,她刚好是心外的护士,听得最多的就是科室主任医师天天念叨的医学奇才。

    她不可思议:“是心、心外那个时瑾?”

    时瑾没有耐心了,重复:“准备腹腔穿刺。”

    护士迟钝了一下:“……哦。”

    然后非常条件反射地遵从命令,去医用推车上拿了穿刺包,再跑回去,辅助穿刺。

    时瑾戴上无菌手套与口罩,动作很快,将穿刺包打开,先取碘伏,给女孩做了腹部的消毒。

    再铺上无菌孔巾,用无菌敷料覆盖孔巾有孔部位。

    因为是小儿患者,他动作很轻,速度却很快,做了局部麻醉后,直接取八号带有乳胶管的腹腔穿刺针,右手持针经麻醉处,迅速垂直刺入腹壁。

    不一会儿,乳胶管里有血流出。

    护士大惊。

    时瑾转头,立马道:“腹内有不凝血,脾脏破裂,要立刻手术。”

    这么快就能抽出不凝血,脾脏破裂很严重。

    “是。”护士刻不容缓,对着对讲机求援,“主任,有紧急患者,要优先手术。”

    不一会儿,医护人员就抬了担架过来,将女孩抱上去,只等救护车过来,女孩的母亲红着眼对时瑾一直道谢。

    “叔叔。”

    时瑾低头,躺在担架上小女孩抓住了他的袖子,腹中的积液抽出来了,精神好了一些,声音细细弱弱的:“依依喜欢你,依依长大了要嫁给你。”

    这时,微微沙哑的声音接了话:“叔叔不能娶你了。”

    时瑾募地回头,看见了姜九笙,一身红裙,站在灯下,淡妆相宜,明眸善睐。

    她走近,轻声细语地告诉担架上的小女孩:“叔叔已经答应了要娶我,不能再娶别人了。”

    女孩懵懂地眨了眨眼:“你是叔叔的女朋友吗?”

    姜九笙落落大方地浅笑:“是啊。”

    七八岁的小孩子,容易哄,乖巧又天真,声音无力却在笑:“姐姐你好漂亮,依依不跟你抢叔叔了。”

    姜九笙摸摸小女孩的头:“谢谢。”

    这时,救护车已经开过来了。

    时瑾微微弯腰:“不用怕,做了手术就不疼了。”

    女孩咧嘴,虚弱地笑笑,随后,被抬上了救护车。

    时瑾转身:“笙笙。”

    不待姜九笙开口。

    还是方才那个护士,急着跑过来:“时医生,有个患者被货车上的钢筋刺穿了胸腔,心脏破裂,移动不了,要立马动手术。”

    时瑾没有迟疑,回了头:“隔离现场,准备手术。”

    护士试探地询问了一声:“您主刀吗?”户外手术的难度太大,而且又在车祸车辆旁进行,危险系数极高。

    时瑾点了点头:“嗯,我主刀。”

    “我这就去准备。”护士边跑边大喊麻醉医生。

    “时医生。”

    是姜九笙,喊了他一声。

    这个时候,他不止是她的时美人了,也是很多人的时医生。

    时瑾凝眸,看着她,戴了口罩,一双眼里融了星光与大海,明亮又深邃:“地上都是汽油,笙笙,你站远点,不要靠近。”

    连环车祸的现场,满地都是汽油,一旦遇到明火,就是大面积的爆炸。他知道很危险,叫她不要靠近,可自己却不走出来。

    姜九笙想叫他不要去,想拉着他躲到安全的地方,只是,看到他手上的无菌手套,看到他脖子上的听诊器,看到橙色衣服的消防员,看到奔赴在最前面的警察和医护人员,看到血泊里的病人与哭得撕心裂肺的家属,她开不了口。

    她浅浅地笑:“你去吧,我会这里等你。”

    时瑾上前,抱了抱她:“等我。”

    然后,他松手,转身走进了隔离区域,有人递给他一件蓝色的无菌手术衣,他穿上后,拿起了手术刀。

    远远地,姜九笙看着人来人往里,时瑾的身影,他跪在地上,给那个心脏破裂的病人做手术,这一跪,就是整整三个小时。

    这三个小时里,有记者和路人过来与她说话,或者索要签名,她都一一拂了,说在等人。

    不知谁欣喜若狂地喊了一句:“救回来了。”

    救回来了,救回来了呢。

    姜九笙笑了,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亮晶晶的,像闪着星星的光,她的时美人啊,是个盖世英雄,和那些警察一样,和那些消防员一样,和天底下那些平凡却又伟大的人一样。

    深夜了,天很黑,月亮很圆,路灯很亮。

    时瑾走回姜九笙身边。

    她还穿着红色的晚礼服,头发被风吹得微乱,站在最不起眼的路边,脚下的高跟鞋抵得后脚跟有点痛,她却没什么感觉,满心满眼都是眼前人:“好了吗?”

    时瑾还戴着口罩,点头:“嗯,都结束了。”

    声音很轻,很疲惫,头上还有汗。

    姜九笙走到他跟前:“那个人救活了?”

    “嗯,活了。”

    她打量他,袖子上和衣领上都有血迹,满身疲惫,脸色白得过分:“你自己有没有受伤?”

    时瑾摇头:“没有,都是别人的血。”

    她穿了很高的高跟鞋,稍稍仰头能对上时瑾的眼睛:“累不累?”问他,“要不要抱一下?”

    时瑾颔首:“要。”他张开手,眼下有浓浓的倦怠,这一瞬,他像某种漂亮精致又乖巧听话的动物,“笙笙,你抱紧我,我站不稳,跪了太久,腿麻了。”

    姜九笙走过去,抱住了他。

    时瑾把下巴靠在她肩上,低声地问:“拿奖了吗?”

    “嗯,拿了。”

    又问:“采访呢?”

    她回答:“我一个人。”

    时瑾自责,隔着口罩,在她脖子上蹭了蹭:“抱歉,放了你的鸽子。”

    姜九笙摇头,声音懒洋洋的,带着惬意与轻松:“没关系。”放她鸽子算什么,她家时医生要救死扶伤,那么那么伟大,她怎会有一点委屈,满心都是骄傲。

    他在她耳边,轻声许诺:“下次再陪你。”

    她乖顺地:“好。”贴近时瑾的脖颈,她用力嗅了嗅,“有血腥味,还有药味。”

    他刚做完手术,衬衫上还沾着血,浑身都是血腥气与碘伏的味道,他想松开她,可舍不得,继续紧紧地抱着:“不要嫌弃我。”他哄,“忍一忍,我想抱抱你。”

    姜九笙说:“不嫌弃。”

    她抬头,捧住时瑾的脸,隔着口罩吻了吻他的唇,笑着夸:“时医生,你真的特别棒,是个特别特别好的人。”

    她三生有幸,遇见了她的时美人,她的时医生。

    时瑾戴着口罩,似乎笑了,眼角弯弯的,说:“我哪是什么好人,只是你那么好,我就不能成为太坏的人。”

    他才不是好人,手上染了不知道多少血,也不知道用了多少阴狠与肮脏的手段。只是,他得了一美人,唤笙笙,是个善良干净的人。

    所以,他就不能那么坏了。

    她笑着反驳了他:“我不管,你就是最好的。”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国剧颁奖晚会早已结束,各个大奖花落谁家都已经揭晓,网上热议度很高,除了视后视帝,话题度最高的就数姜九笙。

    当然,不是什么正面的话题,姜九笙耍大牌,五个字,刷爆了热搜。可半个小时后,姜九笙在江南路车祸现场的路透照就被人发到了网上,一袭红裙,是仙女本人。

    晚上十二点,姜九笙发了一条微博。

    姜九笙V:我家时医生,是个英雄。

    微博后面附的照片,是时瑾跪在地上救人那张,他戴着口罩,拿着手术刀,神色专注。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说耍大牌的,打脸疼不?”

    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小富婆:“江南路惊现望夫石!有图有真相。”

    全网最帅气的男人:“我当时就在现场,姜九笙站在那里等了她男朋友三个小时,而她男朋友跪在地上做了三个小时的手术,真的震撼到我了,想学医,成为时瑾医生那样的人。”

    添福添寿有限公司:“疯狂为笙嫂打call!”

    秃头啤酒肚的美少女战士:“向现场所有医护人员致敬!”

    叫我欢欢哥哥吧:“向现场所有警察致敬!”

    焚诗煮酒的良辰哥:“向现场所有消防员致敬!”

    回到御景银湾已经快十二点了,时瑾长跪在地上做了三个小时的手术,膝盖已经完全肿起来了,青紫得严重。

    姜九笙心疼坏了,用柔软的毛巾包着冰块给时瑾冷敷,生怕弄疼他,碰一下就战战兢兢:“疼不疼?”

    时瑾好笑,直接抓着她的手,把毛巾往膝盖上按,眉头都没皱一下:“不疼。”

    他不怎么怕疼,从小就是,可能麻木了,习惯了。

    姜九笙却不信,还是心疼:“骗人,都肿了,怎么会不疼。”她盘腿坐在沙发上,弯着腰对着时瑾的膝盖吹了吹,用包着冰块的毛巾轻轻地揉,低着头,突然来了一句,“时瑾,我爱你。”

    时瑾:“……”

    猝不及防的表白。

    姜九笙内敛,性子又淡,很少把情话挂在嘴边,“我爱你”三个字说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她抬起头,认认真真地看着时瑾,又说了一遍:“我爱你。”

    时瑾眼里的温柔浓得化不开,目光灼灼,凝视她的眼。

    她又一遍重复,咬字清楚又郑重:“我爱你。”目光专注,深深地看着他,“特别特别爱你。”

    时瑾笑了。

    他一笑,姜九笙觉得窗外的星星都暗了,所有光都在他眼睛里。

    他抬手,揉了揉她头顶软软的发:“你真要我的命。”

    怎么办,命都想给她了。

    次日,艳阳高照,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

    苏倾却不这么觉得,站在徐家别墅的大门门口,犹犹豫豫,踌踌躇躇,再一次询问身边的人:“徐青久,你真的想好了吗?万一把你爷爷气晕了我就罪过大了。”

    徐青久一只手拽住她的手腕,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满:“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见家长?”

    不是不想,是怂啊。

    苏倾商量的口吻:“我们进展是不是有点快了?”这么快就见家长,她真怕这门槛踩过去,把徐家老爷子气得两腿一蹬了。

    徐青久完全不以为然:“不快啊,等我偷到户口本,我们就去国外注册结婚,等生米煮成熟饭了,我再入赘,他们反对也就没有用了。”

    怂唧唧外加心颤颤的苏倾:“……”

    史上最恨嫁男朋友,没有之一。

    苏倾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了,上一刻没被狗吃光的良心还隐隐不安,下一秒,看到了乔清浅。

    像娇滴滴的一朵迎春花,跑到门口:“倾久哥哥,你回来了。”

    苏倾的胜负欲蹭蹭蹭地就起来了。

    她一把搂住徐青久的腰,非常攻气地捏了捏他的下巴:“亲爱的,我打掩护,你去偷户口本,早点结婚早点煮熟饭。”

    本来打算来个下马威的乔清浅:“……”

    瞬间像被扎破了的气球,瘪了。

    她红着眼,郁郁寡欢地说:“伯母,苏倾来了。”

    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的王女士也很措手不及啊,这到底是女婿还是儿媳妇啊,是该拿出婆婆的态度?还是丈母娘的态度?

    徐青久直接带人进去,绕过他妈,对着客厅的一众人大方介绍:“姑姑姑父,舅舅舅妈,三爷爷三奶奶,二叔四叔,这是我男朋友。”

    姑姑姑父舅舅舅妈三爷爷三奶奶二叔四叔:“……”这孩子,是真弯了?!

    还好,徐老爷子的生日没有大办,客厅没外人,都是自家亲戚,家丑不外扬啊,家丑啊!

    老爷子只觉心头一梗,白眼都差点翻出来,按着胸口说:“老蒋,去给我拿清心丸。”免得气急攻心了!

    老蒋立马去拿清心丸了。

    然后,一大家子,没一个自在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瞟向苏倾,就想看看这个掰弯了徐家二小子的人是个什么角色。

    果然,长得跟个妖精似的。

    苏倾实在坐立不安,喝了四杯茶后,成功尿急了,然后就尿遁了。

    刚从洗手间出来,就见乔清浅堵门口,气急败坏地说:“你太不要脸。”

    “……”

    苏倾一脸懵逼,她怎么就不要脸了。

    乔清浅面红耳赤,不解气,咬着牙又说:“你不知廉耻。”

    “……”

    苏倾二脸懵逼了,她又怎么不知廉耻了。

    对方越说越义愤填膺,瞪着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像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倾久哥哥不会娶你的,和你玩玩罢了。”

    哎,情敌啊,是一种复杂又难缠的生物,理不理都挠心抓肺不舒坦。所以,苏倾决定不能怂,得刚!

    她笑眯眯的,眼角的泪痣一挑,像个妖精:“他确实是不会娶我。”懒洋洋的语气,理所当然似的,“他上我们家倒插门,我娶他。”

    像只斗败的公鸡的乔清浅:“……”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一刻,徐青久对于乔清浅来说就是那只猪。

    乔清浅气得牙痒痒,恶狠狠地怼回去:“我能给倾久哥哥生孩子,你能吗?”

    嘿,还真能。

    苏倾今儿个穿了一件中性风的外套,为了看上去惹长辈欢喜,她规规矩矩把外套的拉链拉到了最上面,这会儿两根手指捏着拉链,往下扯了扯,动作无端有点撩人,也不急眼,还是笑着对娇滴滴的姑娘说:“你能给人家生,也要看人家要不要啊,小姑娘,强买强卖可不好啊。”

    “……”

    乔清浅从小被家里捧在手里,当小公主养大,哪里见过这样的无赖,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脸通红通红的,咬着牙不肯认输,倔强得很:“倾久哥哥的家人也不会喜欢你,你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苏倾勾唇一笑:“不性。福我们就去看男科啊。”

    本来有一肚子下马威的话却被堵得哑口无言的乔清浅:“……”

    苏倾这张嘴,什么时候输过。何况是乔清浅这种一看就没心眼的小千金,哪里经得住她满嘴跑火车。

    乔清浅羞得脸爆红:“你、你臭不要脸!”

    她跺跺脚,扭头就跑,跑得太急,又穿着高跟鞋,脚下拌了一下,整个人往前面的楼梯台阶下栽,这要栽下去,得残。

    苏倾一把捞住小姑娘的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乔清浅下意识抱住了苏倾的脖子,然后就傻住了,微张着小嘴,眼睛睁得大大的。

    苏倾笑吟吟地问:“知道你什么时候最漂亮吗?”

    乔清浅眨巴眨巴眼。

    “现在这样,不说话的样子。”苏倾扶着她的腰,把她放正,然后蹲下,把她脚上松脱的高跟鞋带挂好,“别穿这双鞋了,女人要穿适合自己的鞋子,”苏倾抬头,凤眼斜长,带了勾,点了点小姑娘的脚背,“不然,磨脚。”

    她就想告诉这小姑娘家家的,徐青久不是她那杯茶,不合适。

    乔清浅耳朵突然红了,整个脖子都滚了一片热,心口怦怦乱跳,磕磕巴巴地骂了一句:“登、登徒子!”

    骂完,立马跑掉了。

    诶,道行太低。

    这小姑娘人不坏,就是出身好,娇纵了点,也不见得是多喜欢徐青久,就是有点公主脾气,喜欢霸着东西而已。

    苏倾看了看那噔噔噔跑下楼的背影,摇头:“啧啧啧,诶,还是太年轻啊。”

    叹了声气,她往楼下走,刚走到楼梯口,听见徐蓁蓁的声音,正在二楼过道口打电话,声音有点尖锐:“怎么又要钱?”

    要钱?

    苏倾停下了,抱手靠着墙。

    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徐蓁蓁很气:“那个地痞流氓才不是我哥,我没有那样的哥哥。”

    哥哥?

    估计是市长千金认回徐家之前的穷亲戚。

    徐蓁蓁不耐烦,边讲电话边东张西望,似乎怕被发现,声音压得很低:“好了好了。”

    她打发的口气:“你们不准来找我,我现在的爸爸不喜欢我跟你们联系,我下个月再给你们打钱。”

    说完,徐蓁蓁挂了手机,扭头正要下楼,就看见了靠在墙边的苏倾,顿时脸色骤变:“你偷听我讲电话?”

    苏倾一脸真诚:“你对偷听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她是光明正大地听好不好。

    徐蓁蓁正欲发难,徐青久在楼下喊:“倾倾。”

    苏倾直接下楼了,留徐蓁蓁在后面咬牙切齿瞪眼睛。

    整个饭局下来,气氛都很怪,徐老爷子没怎么吃,在外地拍戏的外孙女景瑟打电话来祝贺,老爷子拿着电话跟外孙女煲电话粥去了。

    徐青久的父母,以及各个亲戚,都在尬聊,徐青久一直给苏倾夹菜倒水,无视他母亲幽怨又嫉妒的眼神,苏倾哪里还吃得下去,都没怎么吃两口,觉得大家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

    尤其是乔清浅,又羞又愤,那副少女怀春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一顿饭下来,苏倾有点消化不良了。

    总算结束了,做饭的阿姨把水果端上来,还沏了一壶茶,苏倾赶紧喝一口茶压压惊。

    “吃水果吗?”乔清浅把果盘推到苏倾面前,声音温柔得能掐出水,“樱桃很甜。”

    苏倾:“……”

    她一口茶水险些喷出来,情敌这态度转变,真的让她很惶恐啊。请问情敌是怎么了?在线等。

    徐青久突然起身,语气有点不满:“苏倾,你跟我上来。”

    苏倾被乔清浅炙热的眼神弄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赶紧跟着徐青久去了楼上,逃离豺狼窝。

    可进了虎豹窝了。

    ------题外话------

    QQ阅读与潇湘的小可爱,是时候证明你们的爱了,月票交出来~

    推荐爱在重逢时《股神重生之军少溺宠狂妻》

    高智女大佬VS军门兵王

    他是京都军门里的超级神话,冷酷无情

    她可娇可萌可妖可艳,本可靠脸吃饭,偏偏智商虐得别人怀疑人生

    一不小心招惹了大魔王,从此春宵苦短

    小剧场:

    京都贵圈的人都知道翟大少宠他女人已经宠到了变态的地步。

    后来的后来,谁都知道,那就是王不好惹,王的女人更是不好惹。

    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宠成了教科书级别,那还真的是没谁了。

    甄羲听了之后,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她咋不知道呢?

    她只知道那人霸道的很,和他一起的时候就是腰酸腿软的时候比较多。

    有一天她不干了,这活太难伺候……

    某人冷笑,想跑?呵,我同意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