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98:温家人被惨虐入狱

198:温家人被惨虐入狱

        温书甯顿时瞠目结舌。

        门外。

        人影渐行渐远,拨了电话,他压着声音:“鱼要上钩了。”

        抬头,灯光打下来,是林安之。

        连续三天,赵致德住院,警方的人轮流蹲守,看了他三天。

        初夏已至,星空之下,已有蝉鸣。

        晚上九点,夜深人静,医院走廊很静,听得见往来医护人员走路的回声。

        汤正义和周肖坐在病房门口,眼望八方,严阵以待。

        楼梯口转角的暗处,一道人影驻足了很久。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是一首慷慨激昂的国歌。

        汤正义接了:“喂。”

        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什么,汤正义挂了电话就拽起旁边的周肖:“医院门口有人持刀伤人,先跟我下去。”

        两人离开了。

        楼梯口的人影才走出来,个子很高,是个男人,穿着黑皮鞋,身穿白大褂,戴口罩,似乎惯用左手,撑了撑鼻梁的眼眶,走近病房,推门进去。

        病房里没开灯,病床上的人侧身躺着,背对门口。

        脚步声很轻,男人越靠越近,揣在口袋里的左手慢慢掏出来,手里攥着一支细长的注射器,走近病床前,将注射器针头推进输液管。

        忽然,男人手腕被握住。

        他募地瞪大了眼。

        只见病床的人坐了起来,摸到床头灯,啪嗒,亮了,灯光打过去,五官俊朗,轮廓立体,可不正是刑侦一队霍一宁,他晃了晃手里的手铐:“警察,不许动。”

        中计了。

        男人不假思索,用力挣脱桎梏,扭头就跑。

        还敢跑?

        霍一宁单手撑在病床上,一个侧踢压在男人肩上,狠狠一按,把人摁地上了,他赤着脚蹲下去,捏着男人的手往后一扭,利索地拷上了手铐:“我抓犯人,越跑我就揍得越狠。”说完,一脚踹在男人大腿上。

        男人扭头惨叫了一声。

        霍一宁摘了他的口罩。

        张冠华。

        ——温书甯的秘书。

        江北警局。

        九点半了,刑侦一队全队都没有下班,连夜审人。

        审讯室里,霍一宁坐着,翘着二郎腿,扔了一堆照片过去:“这个人是不是你?”

        照片是长安路电话亭的监控截图,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左撇子,手里拿着电话。

        除了赵致德的报警电话,几乎同一时间,警局接到了第二次报警,电话就是从这个电话亭打过来的,监控截图里的男人身形与张冠华相近。

        张冠华没有回答,低着头,就是不说话。

        这种不配合的犯人霍一宁见多了,不急。他往前坐了一点,用笔敲了敲桌面:“你和死者赵致贤是什么关系?”

        张冠华沉默。

        霍一宁声音提了提:“为什么你会在第一时间报案?”

        对方还是不吱声,头越埋越低。

        霍一宁语速加快,连问:“当时还有谁在场?你看到了什么?凶手是谁?是不是你?你为什么杀赵致贤?”

        张冠华募地抬头,惊恐地大声否认:“不是我杀的!”

        这不,开口了。

        霍一宁语调幽幽,紧紧看着对方的眼睛:“不是你,那是谁?”

        张冠华眼神游离,又挪开了。

        “你可以保持沉默,”霍一宁靠着椅背,顿了一下,话锋一转,“不过,你在医院公然行凶杀人,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如果你能配合警局调查,法院会酌情给你减刑,当然,如果不配合的话——”

        他拖腔拖调,意味深长。

        “不配合的话,我敢保证,能让你吃十年的牢饭。”霍一宁说。

        张冠华挣扎了片刻,紧握的拳头松开,招了:“是温家,是温家指使的。”

        霍一宁勾了勾唇,满意了。

        时瑾当真料事如神,算准了温家坐不住,来了个瓮中捉鳖,张冠华也不蠢,知道医院有人守着,不好下手,便使了计,让人闹事引开了警察,不过,他哪里料得到,病房里的人早就偷天换日,就等引蛇入洞。

        玩计谋,谁还玩得过时瑾。

        落网之后,张冠华供认不讳,当天晚上赵致德也翻供了。

        “那天晚上九点左右,我接到警局的电话,让我去给我女儿办保释,我出门没多久,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因为工厂停电,她要提早回来,我就让她顺路去了警局。九点半左右,我一个人折返回了农家乐,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我弟弟和一个陌生男人在谈话。”

        赵腾飞问:“谈话的具体的内容。”

        赵致德迟疑了一下,才继续开口:“那个人跟我弟弟谈判,说可以高价买下我弟弟手里的东西。我当时就冲过去,但那个男人带了一个人,把我拦下了,还动了手,我后背当时受了伤。”

        那个男人是时瑾,带的人是秦中。

        “继续。”

        赵致德喝了一口面前的水,神色略显惶然:“争执的时候,我弟弟从抽屉里拿了一把匕首,朝那个男人刺过去,我以为他要杀了那个人,可没想到,”他瞳孔微微放大,面露惊恐,下意识做了吞咽的动作,“我弟弟刀刃一转,刺了自己一刀。”

        到这里,赵腾飞停了一下,翻开面前的资料,提出疑问:“法医的结果显示,死者的致命伤是两次伤害造成的。”

        就是说,刺了一刀,不致死,又补了一刀。

        赵致德回忆时,表情仍然难以置信:“我弟弟倒在地上后,他自己翻了身,用匕首抵在地板上又刺了一刀。”

        死者趴的地方,正好有一个匕首印,所以,队长才去法证部问了,有没有可能是死者自己顶着刀,加深了刀口刺入。

        果然,就是这样。

        队长就是队长啊,这都能想到,赵腾飞总而言之,概括性地问:“这么说,死者是自杀?”

        赵致德没有否认,捂着脸痛苦地说:“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

        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威逼,要么利诱。

        赵腾飞继续审问:“那你为什么要指认时瑾是凶手?”

        问到这里,赵致德突然沉默了。

        赵腾飞语气强硬,直接就是三连问,气势逼人:“时瑾可保了你的命,你以为你不说就能没事?温家会放过你?我们就查不出来?”

        赵致德手里攥着矿泉水的瓶子,被他捏得咯咯作响,他纠结反复了很久,才说:“因为他出高价要买的东西在我手里,我怕那件事情会败露,才迫不得已诬陷他。”

        赵腾飞顺藤摸瓜,立马发问:“那件事是什么事?”

        赵致德停顿了很久,说:“十四年前,温家买凶杀人案。”

        猛料!

        赵腾飞激动得差点站起来:“你们兄弟是凶手?”

        赵致德点了头:“温志孝出了五百万。”

        “杀谁?”

        “银行家林肖平的一双儿女。”

        晚上十一点,江北分局刑侦一队连线了云城公安局重案组。

        霍一宁言简意赅:“紧急逮捕令,温志孝。”

        云城。

        十一点半,警车一路鸣笛,包围了温家,事出突然,顿时人心惶惶,一队人马直接闯进了大厅。

        温志孝拄着拐杖下楼:“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的男人亮出警察证:“温志孝,我是云城重案组肖睿,现在怀疑你与十四年一宗买凶杀人案有关,不是一定要你说,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

        话说完,肖睿身边两个警员直接上前押人。

        温志孝被人架着往外拖,两眼一翻,险些晕倒过去。温书甯立马从楼上下来,大喝:“你们凭什么抓我父亲?”

        肖睿直接亮出逮捕令:“这是紧急逮捕令,有什么话去警局说吧。”扭头命令,“把人带走。”

        温书甯急忙追出去,后面跟着才刚闻声而来的温书华。

        警车就停在院子里,肖睿直接给温志孝上了手铐,顾念着是老人家才没有推搡,命令手下人抬上警车。

        温志孝挣扎无果,只留了一句话:“书甯,不要忘记我跟你说过的话。”

        次日,万里无云,是个大晴天。

        一大早,刑侦一队几个连续四天没怎么睡觉的家伙,还各个精神抖擞,振奋得不行,忙前忙后在做结案总结。

        赵腾飞接了一通电话:“队长,云城公安局已经紧急逮捕了温志孝,正在押送来我们分局的路上。”

        霍一宁拉了把椅子,坐下听:“正义,你那边呢?”

        汤正义把移动白板拉过去,用水笔画了个案件人物关系图,贴上照片,事无巨细地汇报:“已经联系到了死者赵致贤在M国的儿子赵必成,我用电话给他做了份笔录,在凶案发生的前一天,赵必成确实收到了一笔汇款,而且与死者通过电话,当时死者的口吻很急,没有多做解释,只让赵必成带着钱找个地方先躲起来。”

        汤正义拿着笔,在张冠华的照片上面画了个剪头,指向赵必成,继续道:“案发的当天,赵必成还收到了一只录音笔,录音的内容就是张冠华教唆死者赵致贤自杀诬陷时瑾的谈话内容。”

        基本可以确认,张冠华用赵必成来要挟赵致贤,而且,证据确凿。至于这证据是不是赵致贤自己留的、寄的,就还有待考证。

        汤正义说完,赵腾飞补充:“法医的报告也显示了,死者赵致贤的致命伤是二次刺伤造成,与凶案现场地板上的匕首印刚好吻合,这一点也可以证实赵致德的证词属实,死者的确是自杀。”

        霍一宁问:“录音笔什么时候能拿到?”

        汤正义回话:“已经和那边的刑警联系了,一审前应该能寄过来。”

        霍一宁嗯了一声,说:“继续。”

        赵腾飞接着总结汇报:“另外,张冠华的供词也提到了,他受命于温家,用赵必成的安危威胁死者,以达到陷害时瑾的目的,并在案发后的第一时间用长安路的公用电话报了警,与我们手里的监控证据刚好吻合上,只不过赵致德的出现是意外。”

        赵腾飞用笔圈了一下赵致德的女儿,继续:“按张冠华的供词,赵致德的女儿赵梓榕与人斗殴是事先安排好的,以便调开赵致德,然而事出有变,赵致德的妻子提早下班,代替了赵致德来警局保释女儿,因此,整个凶案过程让赵致德目睹了。不过,凶手很走运,赵致德为了遮掩手里的东西,也报了案,指证了时瑾。”

        说到这里,赵致德把笔指向时瑾了。

        “在案发当天,死者赵致贤在甜品店门口遇到时瑾也并非偶然,而是借此故意引时瑾去农家乐,甚至抛出了赵致德口中那个重要的东西作为诱饵。”赵腾飞喝了一口水,“然后时瑾与秘书秦中当晚去了农家乐。”

        不得不说,整个案件下来,计划得很周密,赵致德是唯一的变数,想来温家只想用赵致贤把时瑾拖下水,然后简单粗暴地解决掉赵致德,这样一来,既把眼中钉时瑾给除了,还能把赵家兄弟灭口。

        最后,

        赵腾飞重点圈出了温家:“重中之重,赵家兄弟口中的那个东西,也就是时瑾高价想买下的东西,就是温志孝十四年前收买赵家兄弟杀害银行家林肖平一双儿女的录音证据,也是因为这份证据,温家人指使张冠华两次谋害赵致德,意图杀人灭口,同样,时瑾也是因为在查当年这个案子,才招来了温家人的蓄意谋害。”

        整个案子都捋完了,所有证据,所有前因后果都能对上了,立案起诉基本不会有意外了,铁证如山,温家逃不掉。

        听完总结汇报,霍一宁就问了一个问题:“张冠华的供词,有没有说是谁指使他教唆赵致贤自杀的?”

        赵腾飞点头:“有。”

        霍一宁抬了抬眼:“谁?”

        “温志孝。”

        霍一宁笑骂了句:“老狐狸!”

        张冠华是温书甯的秘书,最后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老狐狸是逃不掉了,却让小狐狸钻了空子。

        那个老头是想把所有事情揽下,反正他年事已高,蹲十年和蹲二十年没差别。

        “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汤正义想不明白,很费解,“时瑾都知道有人要陷害他杀人,他怎么不跑?居然还等着我们去抓?”

        为什么不跑?

        将计就计,反咬一口啊。

        下午,整理好材料,递交给了检察院。

        温家请来了一个律师团,霍一宁就静静地看着他们垂死挣扎,这么多死证据,温志孝不蹲个十年他就不叫霍疯狗。

        时瑾排除了嫌疑,无罪释放。

        霍一宁领着他出拘留所,手插着兜,瞥了一眼时瑾:“当年买凶杀人的案子,赵致德都招了,还有录音为证,温志孝的晚年应该要在牢房里度过了。”

        时瑾语气很淡:“嗯。”

        他表情波澜不惊,从头到尾都这幅置之度外的态度。

        “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时瑾,我很好奇,”霍一宁迈着两条大长腿,步调懒倦,走出了一股子痞味,似笑非笑地瞧时瑾,“这整个案子,你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他敢保证,时瑾绝不是受制于人的被动方,即便谋划的那方是温家,即便一开始所有证据都对时瑾不利。

        霍一宁还是敢肯定,时瑾一定早有预料。

        “赵必成手里那个录音,”时瑾说,“是我给他的。”

        “……”

        不止是早有预料,是他挖好了坑,让温家人跳。搞了半天,温家人布了这么一大盘棋,到头来,时瑾才是下棋的那个人。

        时瑾借力打力,温家这次被咬的血本无归了。

        霍一宁还有一件事情很好奇:“你在温家安插了内应?”不然怎么时间都掐算得刚刚好,温家一有行动,时瑾就能逮住,怎么看都有下线。

        时瑾不置可否,没有回答。

        “最后一个问题,”霍一宁停下脚,“你和温家有什么仇?”要这么搞他们。

        后患无穷,不如先下手为强。

        时瑾神色不冷不热,温和又平静地反问:“他们罪有应得不是吗?”

        是,可时瑾绝对不是伸张正义的良好公民?霍一宁跟他接触这么久,基本能摸准他的性子,只要不威胁到姜九笙,就是世界大战、星球危机,时瑾应该也不会抬一下眼皮,这么看来,极有可能是温家的某些行为要挟到姜九笙了,不然,时瑾不至于这么‘丧心病狂’,把人往死里搞。

        警局门口,姜九笙推门进来。

        汤正义热情地打招呼:“姜小姐来了。”

        ------题外话------

        时瑾这样的高智商,也就只存在于小说了,今天又被我时老公帅到合不拢腿。

        另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法制世界,我们都要做个奉公守法的好良民!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5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