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96:看吧,时瑾还能搞多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瑾端坐在后座,从容不迫地说:“我能打个电话吗?”

    “……”

    史上最淡定嫌犯,没有之一。

    霍一宁掐掐眉心,头有点痛,瞧了瞧四周,没外人,便把手机给了时瑾,他按了一串数字。

    “喂。”

    是少年的声音,中规中矩,语速很慢。

    “锦禹,是我。”

    时瑾氏开场白,万年不变。

    沉默了有好几秒,电话里的少年才开口,似乎不满意,声音沉闷:“你怎么还不回来?”

    认真听,有股子幽怨。

    时瑾声线清润,不紧不慢地说:“我不回去了,等到明天转告你姐姐,我要出差。”

    出差?

    霍一宁嗤了一声,这家伙,一副不把警局看在眼里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去哪里?”隔了几秒,电话那头的少年又慢吞吞地扔来一句,“什么时候回?”

    语气里,幽怨更重了。

    时瑾心平气和:“国外,归期不定。”

    “嘟嘟嘟嘟……”

    手机被挂断了。

    时瑾面上无波无澜,将手机还给了霍一宁,还戴着手铐,冷色的金属,衬得时瑾一双手跟玉似的。

    一个大男人,手好看成这样,不像样!

    霍一宁是见识过时瑾的枪法的,上次凉州花市上时瑾就开了枪,听声辩位,子弹擦着心脏打进去,一厘一毫都没有偏差,这样变态的枪法,绝不一朝一夕能练出来的,可看时瑾那双手,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是绣花的。

    霍一宁上了车,在车上的地毯下面摸到了手铐钥匙。汤正义那个白痴,每次手铐钥匙都藏一个地方。

    开了手铐,霍一宁坐过去:“人是不是你杀的?”

    时瑾活动活动手腕,轻描淡写地说:“凶器上应该会有我的指纹。”

    有证人,还有凶器。

    这要是到了法庭上,这叫证据确凿。

    霍一宁外歪头,瞥了时瑾一眼:“所以,你杀了人,然后在命案现场等了警察二十分钟?”

    时瑾平铺直叙地纠正:“是二十五分钟。”

    靠!

    霍一宁冰山脸:“时瑾,你在耍我吗?”他嗤了一声,“你要是凶手,这二十五分钟足够你毁尸灭迹逍遥法外了。”

    别说时瑾不用自己动手,就算真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一定要手刃赵致贤,按照时瑾的性子,肯定玩阴的,退一万步讲,他不玩阴的,非要光明正大把人宰了,那也是一颗子弹的事,好,再退一万步,就算不用枪,就时瑾那个智商,也能搞个模范杀人现场出来,至少是天才型犯罪,可以出犯罪教科书那种。

    这种有证据还有证人的犯罪现场,霍一宁没有理由不怀疑这个嫌疑犯,肯定另有所谋。

    “霍队,这件事我不希望有任何报道出来。”最后,时瑾只说了这一句,辩驳的话却一句都没有。

    江北警局。

    刑侦的副队赵腾飞在给报警的赵致德做笔录,他也是本案唯一的目击证人。

    赵腾飞与周肖一个问,一个做笔录,前面摆了两瓶矿泉水,赵致德坐在对面。

    “你与死者的关系?”

    赵致德神色悲戚,但还算冷静:“我是死者的哥哥。”

    兄弟两人长得像,都是一脸憨相,脸圆圆的,看上去像是好人,可不知道为什么,赵腾飞一看这证人,就觉得是搞大事情的,说不上为什么,是身为刑侦警察的直觉,跟女人的第六感一样,贼灵!

    赵腾飞端正神色和态度,继续:“是你报的警?”

    赵致德红着眼眶,很悲痛:“是。”

    “大概几点?”

    赵致德没怎么想:“九点四十左右。”

    赵腾飞从警多年,做了这么多次笔录,依照经验,一般来说,这种精确的答案很少,多半会说整点,或者半点。

    他问证人:“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

    赵致德立马抬起头,看着对方眼睛,手不自觉摸了摸耳朵:“因为我喜欢的体育节目是九点半开始,我每天都会看,案发的时候我刚好在看电视。”

    赵腾飞立马问:“在哪里看?”

    “二楼的房间。”

    在案发现场警队调查过,赵致德两兄弟同住一层,卧室都在二楼。

    听上去也没什么漏洞,赵腾飞继续:“把你当时看到的,都详细说一遍。”

    赵致德思考了会儿,像是在缕思路,语速很慢,说一会儿停顿一会儿:“当时我刚打开电视没有多久,就听到楼下堂屋里有争吵声,是我弟弟和一个陌生的声音。我关了电视下楼去看看情况,然后看见我弟弟和那个陌生男人在大吵。”

    赵腾飞暂时打断,发问:“为什么吵?具体说了什么?”

    “我没听清楚。”赵致德摸了摸耳朵,低头盯着他面前那瓶水,“等我走下去想听清一点的时候,看见那个男人用刀捅了我弟弟。”

    赵腾飞立马问:“谁掏出的刀?”

    赵致德迟疑了三秒,摸了摸耳朵,抬头看赵腾飞:“那个男人。”

    没有一点间隔时间,赵腾飞问得很快:“从哪里掏出的刀。”

    赵致德摸耳朵,也答得很快:“袖子。”

    隔着一面单向可视的玻璃,隔壁是监听室,穿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站在玻璃前,扶了扶眼镜:“眼珠看向右上方,频繁眨眼,摸了四次耳朵,”他转头,戴着金框眼镜,气质沉敛,蓄了短短的胡须,气质很学派,“证人很有可能在撒谎。”

    这位是局里请来的微表情顾问,孙教授。

    蒋凯就问了:“那嫌疑犯呢?”

    孙教授摇头。

    蒋凯摸了一把板寸头:“您摇头是什么意思?”

    孙教授表情很复杂,几次摩挲下巴的胡须:“我研究微表情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那样的人。”

    蒋凯越听越懵:“什么样的人?”

    “微表情毫无规律,毫无痕迹,就像,”孙教授停下来,略做思考,“他能精准地控制所有反射动作。”

    时瑾还有这本事?

    蒋凯不禁想了想时瑾那张让男人都扛不住的脸,觉得好玄乎,上帝都给了他那样一副皮囊了,怎么还给他一个异于常人的脑子啊。

    孙教授对此也是很有兴趣,并且颇为感慨:“这种人,不是内心足够强大,就是精通心理表情学。”

    时瑾,两者兼之。

    霍一宁捏着眉心回了办公室。

    汤正义凑过去:“霍队。”

    “开口了吗?”

    除了一号嫌疑人时瑾之外,还有二号嫌疑人秦中,时瑾的私人助理。

    汤正义挠挠后脑勺,很挫败:“一句都不说,面无表情跟个死人一样。”问队长,“你那边呢?”

    霍一宁一言难尽,回忆起刚才审讯室里时瑾那副仿若坐在咖啡厅闲聊的嘴脸,他都觉得头疼。

    二十分钟前。

    霍一宁看着对面神色自若的时瑾:“你和赵致贤什么关系?”

    时瑾语气淡淡的:“没关系。”

    他面不改色,像个局外人一样,置身事外。

    “没关系你大晚上去他家?”霍一宁根本不信。

    时瑾眼里清风明月般,气定神闲地说:“解决私事。”

    霍一宁追问:“什么私事?”

    他不慌不忙地往椅背上靠,翘起一条腿搭在膝盖上,动作慢慢悠悠,云淡风轻地说:“抱歉,无可奉告。”

    “……”

    这是一号杀人嫌疑犯该有的态度?

    霍一宁没了耐心,目光逼视:“为什么杀害赵致贤?”

    时瑾不疾不徐,反问了一句:“如果你是我,你会亲自动手?”

    当然不会。

    何况,时瑾还带了一个对他死忠的秦中。

    他老神在在地说了下一句:“赵致贤是自杀。”语气轻描淡写,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神色。

    自杀?

    霍一宁双腿伸直,懒懒地晃荡着,顺着时瑾的话问:“那他为什么要自杀?赵致德又为什么会指证你是凶手?”

    时瑾处之泰然:“这需要你们警局去查。”

    所以,他到底想要警局查出什么东西来?霍一宁开始怀疑了,时瑾的目的或许是借力打力。

    “请问尸检报告几天能出来?”时瑾问。

    霍一宁道:“最快也要三天。”

    时瑾从容不迫,有条不紊地道:“可以先查一下赵致贤身边的人,以及那些人的财务状况。”

    到底谁审谁?

    霍一宁都被他气笑了:“时瑾,搞清楚你目前的状况,现在有证人,有杀人凶器,你是最大的嫌疑人,当务之急是证明你没有罪。”

    时瑾对答如流,自始至终都处变不惊:“如果别人有罪,对我就是最好的自证。”

    霍一宁有理由怀疑,时瑾不仅懂医,还懂法。

    这样的人,要犯罪了,还真不好抓,像这个案子这样送人头到警局来,反而更值得怀疑。

    收回思绪,霍一宁捋了捋案子的线索,扭头下达命令:“蒋凯,你去查一下赵家的人物关系和财务状况,再盘查一下赵致贤赵致德最近的通话记录。”

    “我这就去。”

    “正义,你去查一下死者最近和什么人接触过?尤其是有没有跟人起过冲突?有没有结过仇?”

    “是。”

    “周肖,你把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再看一遍,找找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

    “好。”

    “腾飞,你再跑一趟凶案现场,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YesSir!”

    小江还在实习中,没有派什么任务,不过第一次接触到杀人案,有点兴奋,凑到队长面前:“队长,我有发现。”

    霍一宁看着电脑里的现场照片,没抬头:“说。”

    小江卖个关子:“队长,有一件事很奇怪。”

    霍一宁摸到一支笔就扔过去:“再给我弯弯绕绕,就出去跑几圈。”

    小江摸摸脑袋,不扯犊子了:“在赵致德报警之前,我还接到过另一通报警电话,报案内容,”小江摸了摸下巴,故作高深,“居然也是这个案子。”

    两个报案人?

    也就是说现场还有其他目击者。

    霍一宁立马吩咐:“你去查一下这个号码。”

    小江立马干劲十足:“是。”

    霍一宁在警局通宵了一晚上,破案的黄金时间内,整个刑侦队基本全部都回不了家,争分夺秒。

    第二天早上十点,汤正义第一个回警局,顶着个黑眼圈,说:“队长,有发现。”

    霍一宁揉揉眼睛,起身去泡了一杯咖啡醒神:“什么发现?”

    “大概昨天下午,时瑾和死者在一家甜品店门口发生过冲突。”

    这下好了,杀人动机都有了,这是把时瑾往绝路上推啊。人证、物证、动机,一个不漏,天衣无缝得跟设计好了一样,到底是谁,这么大野心和能耐,居然想搞死时瑾。

    秦家?温家?还是道上的人?

    时瑾的仇人还真不少。

    霍一宁一口喝了半杯咖啡:“因为什么?”

    汤正义表情很精彩绝伦:“时瑾他女朋友,姜九笙。”

    动机不仅有了,而且还很充分。

    “去请姜九笙来警局协助调查。”

    “YesSir!”

    天宇传媒。

    姜九笙最近没有排戏,在忙单曲,一上午录了几遍,都不满意,甚至几次都没有抓到调,十分水准,八分都没有发挥出来。

    她从录音棚里出来,宇文冲锋递给她一杯温水:“怎么回事?状态这么差。”

    她脸色也不好,因为没有化妆,黑眼圈明显,略微有点憔悴。

    她只说:“私事。”

    私事,只能是时瑾了。

    宇文冲锋不过问:“回去休息,给你批假。”

    姜九笙摇头,从包里里拿出一包烟,翻了半天没翻到打火机,看宇文:“打火机借我。”

    一个靠嗓子吃饭的歌手,向老板借打火机抽烟。

    制作人和调音师都好笑,姜九笙果然是亲闺女啊,天宇的歌手,别说向老板借火,就是抽个烟那也得偷偷摸摸的,哪像姜九笙这么明目张胆。

    偏偏,老板就把她当闺女。

    宇文冲锋摸了摸口袋,把打火机扔给她:“还没戒掉?”

    姜九笙咬着烟,走到窗边,开了窗,指腹按着打火机的摩擦轮:“介意我在这抽吗?女士烟,味儿很轻。”

    制作人与录音师,还有几个工作人员都摇头,大老板都不介意,他们敢介意吗?

    姜九笙点了火,无名指与中指夹着细细长长的烟,她抽了一口,含了几秒钟,缓缓从薄唇里吐出来,烟雾瞬间将她眉眼笼得模糊,她又吸了一口:“最近心烦。”

    吞云吐雾,她抽烟的样子,有点野。

    绿摩尔,宇文冲锋也尝过,不过,看她抽,总觉得诱人,便说:“也给我一根。”

    姜九笙把烟盒扔给他。

    细细长长的女士烟,还没点着,他就闻到了清新的薄荷味,点了烟,抽了一口,宇文冲锋评价:“一点味儿都没有。”

    女士烟本就寡淡,她抽的又是最天然烟草的,自然味不足。

    这时,小麻匆匆忙忙进来,神色十分慌张:“老板,笙姐。”

    宇文冲锋问:“什么事?”

    小麻扭头,指了指门口:“警、警察局来人了。”

    宇文冲锋眉头微拧,掐灭了烟:“你们都先出去。”等录音室里的人都离开后,才让小麻把人带进来,“几位警官有什么事?”

    来的是汤正义和小江,直接走到姜九笙面前:“你好姜小姐,我是江北刑侦一队汤正义,有一宗杀人案件需要你协助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

    姜九笙扔了手里的烟头:“方便问一下是什么案子吗?”

    汤正义照实说明:“昨天下午在甜品店门口开摩托误撞你的那位,于昨晚九点多,被人杀害了。”

    姜九笙眸色微变,思忖了须臾,看向宇文冲锋:“就当给我批假了。”

    宇文冲锋难得神色严肃了:“不愿回答就不要说,我会马上让律师过去处理。”嘱咐完,他语气有些不由分说的强硬,“姜九笙是艺人,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热议,请你们做好保密工作。”

    汤正义义正言辞:“当然。”他们刑侦一队才不像别的刑侦部分,破获了个命案,就恨不得大张旗鼓告诉全市人民,刑侦一队都是霍疯狗带出来的狗子,只咬人,不叫唤。

    宇文冲锋让胡明宇跟着去警局,又道:“小麻,带他们走特殊通道。”

    小麻没见过这阵仗,有点慢半拍:“……哦。”

    江北警局。

    汤正义直接把姜九笙领去了审讯室,霍一宁也在里面,似乎久候多时。

    她上前:“霍队长。”

    霍一宁起身:“又见了。”

    姜九笙坐到霍一宁对面:“是要做笔录吗?”

    他点头,目光深深,若有所思。

    她看了看时间,道:“可以开始了吗?”

    “不急。”霍一宁起了身,神色郑重,“你还是先见见嫌犯吧。”

    姜九笙一时不解。

    霍一宁解释,尽量镇定平静:“这个案子的犯罪嫌疑人是你男朋友,时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