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95:很禁很欲很撩呀

195:很禁很欲很撩呀

        “我们谈谈吧。”温书甯先打破了僵局。

        他目下无尘,不言不语。

        她起身,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我知道你还恨我,你心有不甘也很正常,我可以给你时间,等孩子出生,我们就好好过日子吧。”

        这是她思考了很久的结果。

        他不爱她,彼此更毫无信任可言,甚至相互防着,没关系,她有孩子,而且得到了他,她始终都相信,只要时间够久,他总会是她一个人的。

        温书甯看了看对面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的男人,眼里的失落一闪而过:“不爱我也没关系,我们各取所需,你留在我和孩子身边,我给你想要的东西。”

        林安之头都没有抬,沉默了很久。

        “嗯。”

        算是表态了。

        温书甯眼神亮了亮,伸出手。

        他立马后退。

        她唇角的笑僵住了。

        林安之起身,拿了西装外套:“你留在温家好好养胎,我回公司。”

        留下一句话,他转身出了房间。

        温书甯紧紧攥着手,直到掌心被掐得麻木了,才又缓缓松开,眼里汹涌的情绪平静下来。

        没关系,这辈子还长着,这个男人,早晚是她的。

        “叩——叩——叩。”

        敲门声不疾不徐。

        温书甯坐正:“进来。”

        是温诗好,走进来,顺带将安胎药端了过去,随口问了一句:“林安之不留宿?”

        这对未婚夫妻,连陌生人都不如。

        “公司有事情要处理。”温书甯显然不想多谈,“你有什么事?”

        温诗好不急着出去,拂了拂裙子坐下来,一条腿交叠放在另一条腿上,双手放在裙摆上。

        她气质与母亲温书华不相像,倒更像温书甯,骨子里都偏强势。

        “我刚才跟外公商量过了,小姨你身子不方便,医生也说头三个月不能太操劳了,sj’s的那个项目,我会跟进后续,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到时还要小姨你多提点。”她叙述的语调,并不是商量的口吻。

        温书甯是高龄产妇,不宜劳累,而且sj’s的项目已经基本成型,温志孝的意思是让她授权,盯着就行。而且,温志孝也有意让孙女进公司。

        “你进公司可以,不过,”温书甯话锋一转,语气心平气和的,“那个项目,我打算交给安之跟进,你如果有兴趣,可以直接跟他接洽。”

        这是防着她呢?

        再说林安之,可还夹着一个莫冰,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心无芥蒂。

        温诗好笑了笑:“你相信他?”

        不信,不过,更不信你。

        温书甯理所当然的口吻:“都是一家人,自然一条心。”

        温诗好笑而不语了。

        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桌上的安胎药凉了,温书甯慢条斯理地喝着,随意地说:“我有件事想问你。”

        “小姨你说。”

        温书甯抬头,看着她:“当年温家的命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温诗好面露诧异,似乎很困惑:“为什么这么说?”

        你来我往,相互试探。

        一家人,也都戴着面露。

        “时瑾绑过你,不是吗?”温书甯反问了一句,虽是问句,语气却笃定,看着甥女,目光略微有几分审视,“和姜九笙有关?”

        这趟浑水,又一个淌进来的,当年那个案子,果然是个香饽饽啊。

        温诗好撩开耳边的发,一脸无辜:“我哪知道?”她拧眉,神色困顿,“时瑾他就是个疯子,我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

        姜九笙那可是她最后一张王牌,怎能共享。

        温书甯凝眸而视,没有再说什么了。

        江北,秦氏酒店。

        六点,日暮西垂,余晖颜色正好,将屋外天边染了漫天红霞。

        酒店前台两位接待的同事站得笔直,目光时不时望向门口,大老板正站在门边的玻璃墙处打电话,往来的员工纷纷恭敬地颔首。

        “六少,赵氏兄弟的资料已经发给你了。”秦中在电话里道。

        时瑾戴着蓝牙耳机,手里拿着平板,滑动了几页,匆匆浏览了一遍,问:“温家呢?”

        最近都在盯着温家。

        六少的意思是温家不能留了,恶意太大,留着后患无穷。

        秦中事无巨细:“温志孝从拘留所出来后就住院了,温书甯在家养胎,sj’s的项目她授权给了林安之,只让人暗中盯着。另外,一个礼拜前温书甯和赵致贤接触过,他们应该察觉到了我们在查当年的事。”

        时瑾略微沉吟:“继续盯着。”

        “是。”

        挂了电话,时瑾低头,目光落在平板上,神色专注,夕阳透过玻璃,滤了一层镜光,折射成柔软的杏黄色,指尖偶尔滑动,光影跳跃着。

        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真是好看得不像话的一双手。

        “时总。”傅冬青上前,喊道。

        时瑾抬头,颔首:“你好,傅小姐。”

        傅小姐。

        礼貌又周到,疏离淡漠得很。

        傅冬青莞尔笑了笑:“时总客气了,叫我名字就好。”

        手机铃声响了,是一首柔软的轻摇滚。

        时瑾看了一眼来电,眼角稍稍往上弯了弯,没有抬头,说了一声:“傅小姐,请自便。”然后转身,将手机放在耳边,“笙笙。”

        他声音压得低,很轻:“我在酒店门口,你不用过来,我去找你。”

        说话的样子,温柔得像风。

        不像刚才,虽带着贵族氏的风度,却始终拿捏着距离,隔得远远的,拒人千里。傅冬青站在原地,夕阳微微刺眼,她眯了眯。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像毒品,犯罪一样得上瘾。

        “冬青。”

        “冬青。”

        经纪人李微安喊了两声,傅冬青都没有反应,她伸手在她眼皮前晃了两下:“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傅冬青将目光收回:“没什么。”

        黑色卡宴停靠在酒店门口的路边上,时瑾走近了,车窗才摇下来。

        姜九笙今天穿了件红色的格子外套,更衬得肤白,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又好看,上了淡妆,哑光的唇色,眼妆是淡淡的桃花色。

        她平时不爱化妆,气质偏清冷,略施了粉黛,颜色妍丽,明艳了几分。

        时瑾稍稍弯下腰:“怎么不等我去接你?”

        她把口罩拿下来:“拍摄很顺利,结束得早。”

        时瑾身子前倾,在她唇上啄了好几下:“笙笙,你坐过去,我来开。”

        她解开安全带,坐到了副驾驶。时瑾上了车,先给她系安全带,手绕过她的腰,将车窗关上,然后吻她。

        街上往来的人不多,车里的情侣亲吻了很久。

        她的口红,沾了些在时瑾的唇上,姜九笙想着要不要给他擦,他伸出舌头,很自然地舔了舔。

        姜九笙:“……”

        时瑾做什么都赏心悦目。

        真的很撩。

        很禁欲。

        她挪开眼:“为什么最近都开这辆车?”

        他两只手都放在方向盘上,开得很慢,简单地解释:“防弹。”

        难怪,家里多了两台车。

        下班时间,有一点堵车,过了四个红绿灯路口,车载音乐都是她的歌,她问时瑾会不会听腻。

        时瑾反问她:你唱的,为什么会腻?他又笑着补充了一句,我爱屋及乌。

        如果不是在开车,她想扑过去吻时瑾。

        前面是步行街,人流量很大,姜九笙看着车窗外:“在前面的甜品店停一下,锦禹喜欢吃他们家的抹茶蛋糕。”

        时瑾靠边停了车,把车窗都锁好:“我去买,你在车上等我。”

        那家甜品店生意很好,排队的人很多,姜九笙等了十多分钟,还不见时瑾出来,车窗是单向可视,窗外车水马龙。

        街上人很多,赶着下班的路人行色匆匆,白发苍苍的老人家被小跑而过的行人撞倒,连带着老人家的小三轮也翻倒了,小三轮的车龙头接着又撞倒了一排共享单车。

        往来的路人只是停下看了几眼,便继续匆匆赶路,大抵这年头碰瓷的太多了,人们便也就不爱施与善心了,七旬老人吃力地将单车一辆一辆扶起来,大概是撞到了腿,走路一跛一跛,路过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帮一把手。

        姜九笙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走到路边:“我来吧,您去那边歇会儿。”

        老人对她笑了笑,摇头,很缓慢地弯腰把车扶好,他手背的老年斑很多,有轻微手颤的毛病。

        姜九笙没说什么,走过去帮忙。

        末了,老人家从三轮车上摸出一瓶水,笑着递给她:“谢谢你啊,小姑娘。”

        她接了:“不客气。”

        正要回车里,迎面开过来一辆摩托,即便是在人行道里,车速依旧很快,车轮压到了没有平放的下水道井盖,摩托车轮子打了个滑,没了方向,歪歪扭扭往地前撞,人群迅速避让,车轮往右一扭,刚好撞上了老人那辆刚扶起来的三轮。

        三轮车惯性往前,车把横着打在了姜九笙的脚踝上,摩擦力与推力很大,她腿一疼,差点跌倒。

        摩托车被三轮阻了一道,这才停了,车的主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面向很憨厚,个子不高,见撞了人,立马道歉了:“对不起,对不起,你有没有事啊?”

        姜九笙蹙眉,还是摇了摇头:“没事。”

        男人摸了摸口袋,掏出来一张名片:“我叫赵致贤,要是有什么事,你——”

        话还没说完。

        “你对她做了什么?”

        声音冷冰冰的,隐忍着怒气。

        姜九笙抬头,便看见了站在男人身后的时瑾,一双眼,阴沉极了。

        男人顿时发怵,缩缩脑袋,低头:“我不是故意的。”

        他手一抖,名片掉地上了。

        贤德农家乐,赵致贤。

        时瑾盯着对方的眼,眉宇间压着怒色:“谁派你来的?”

        目光深邃,像海底深处的冰凌,让人不寒而栗。

        “我、我——”

        男人磕磕巴巴,不敢抬头。

        时瑾眼底的戾气太重了。

        “时瑾。”姜九笙走过去,拉他的手,“我没事,只是个小意外。”

        时瑾敛了敛神色:“滚。”

        男人如获大赦,推着摩托快步离开了。

        时瑾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姜九笙,空出手,蹲下,把她的裤子边儿往上卷了一点,果然青紫了。

        他仰头,蹙着眉头:“能不能走?”

        “能。”她原地走了两步,“没什么事。”

        时瑾牵着她回了车里,车上有医药箱,他翻出两只药膏,转头:“脚伸过来。”

        姜九笙乖乖把腿搁在他膝盖上,低着头追着他的眼睛看,他瞳孔里,还有没有散尽的暮霭,冷冷沉沉的:“为什么发这么大火?”

        时瑾用棉签蘸着药膏,涂抹在她的脚踝上,轻轻揉开。

        他说:“控制不住。”抬起头,眼里的凌厉渐渐柔软下来,“笙笙,心理治疗我有在做,不过,似乎没有什么作用,一碰到你的事,我还是会失控。”

        她就是磕一下碰一下,他都能方寸大乱,跟个有被害妄想症的疯子一样,总觉得全世界的人,都想害他的笙笙。

        尤其是刚刚那个男人,那张脸,他认得……

        他垂下眼,睫毛下长长的侧影将眼底情绪全部覆盖住。

        “没事,”姜九笙挪过去一点,挨近了看他,“你失控的时候我会拉住你。”

        擦好了药,时瑾把她的裤腿整理好,用手帕擦了擦手,手扶在她腰上:“刚刚吓到你了?”

        刚刚她确实愣了一下神。

        她摇头:“我是担心要哪天我真出什么事了,你——”

        时瑾打断她:“不要做这种假设。”

        她没有再说话了,只是,仍然忍不住去假设,偏激如时瑾,若是失控时,她不在,他会极端到什么程度。

        再往坏一点想,要是哪天她出事了,时瑾会疯狂到什么地步。

        细思极恐。

        晚上,秦中电话过来。

        时瑾在阳台:“什么事?”

        “温书甯去见了赵致贤,而且,”秦中语气有些跃跃欲试,“赵家兄弟手里,有我们要的东西。”

        时瑾凝了凝眸,玻璃窗上映出黑白分明的瞳孔,目色与血色相融,是带了暖色的冷,道:“把地址发给我。”

        秦中会意。

        挂了电话,姜九笙从浴室出来,时瑾走过去,看了看她的脚踝,好像青紫的面积更大了些。

        他蹲下去,轻按了按红肿的边缘:“痛?”

        “有一点。”

        他把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转身去拿医药箱,家里什么药都备了,涂抹了好几种药膏,然后用绷带给她把脚踝绑得严严实实。

        就一点青紫呀。

        姜九笙哭笑不得:“找个医生当男朋友很棒。”

        时瑾眉宇稍霁,这才露出淡淡的笑:“你直接说我的名字,我会更开心。”他语气严肃了不少,目光仍然温和,像告诫,又像哄,“笙笙,就算我是医生,你也不要总是受伤,知道吗?”

        这也叫受伤吗?

        姜九笙点头,非常顺从。

        答应的时候总是很乖,遇事时,却又总是毫无保留,她这个性子!

        时瑾不忍心多说她,把她抱回了房间,放在床上,把被子铺好,给她盖着:“笙笙,你先睡。”

        姜九笙抱着他的脖子没撒手:“你呢?”

        时瑾还穿着衬衫,领口松了一颗扣子,露出一点点脖子的皮肤,说话时,喉结轻轻地动,他说:“我要出趟门。”

        姜九笙有点诧异:“这个点?”

        已经九点多了。

        “嗯,会晚点回来,不用等我。”时瑾说,揉了揉她的头发,目光似月色温柔。

        她有点不放心:“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事。”时瑾没有多作解释,嘱咐她,“空调不要开太低,要是睡不着,不要吃安眠药,可以喝一杯红酒助眠,不能多喝,只能喝一杯。”

        时瑾很少晚上放她一个人在家,还没走,就开始牵肠挂肚,竟唠叨得不行。姜九笙好笑:“时医生,我又不是小孩。”

        时瑾亲了亲她额头,道了晚安。

        她将他领口的扣子扣好,嘱咐他开车小心。

        关了房门,时瑾去衣帽间拿了外套,路过客厅,看了看阳台狗窝旁的少年,在那玩手机,是他自创的程序游戏,说是能开发右脑,怀里姜博美露出一个脑袋,盯着少年手里的手机屏幕,聚精会神的样子,抬脑袋看见了时瑾,立马缩了缩,把头钻进少年的衣服里。

        姜博美的右脑大概被开发了。

        时瑾问:“你不回去睡?”

        姜锦禹看了看时间,起身,姜博美赶紧跟上去,想跟舅舅一起共度良宵。

        时瑾又喊住了他:“能再待两个小时?”

        姜锦禹回头,拧眉费解。

        姜博美也扭头。

        时瑾难得耐心地解释:“我要出门,你在这边守着你姐姐。”

        姜锦禹没想:“好。”

        他拿着手机,又折回狗窝。

        姜博美屁颠屁颠地跟上,好兴奋。

        晚上十点十分,公安局接到报案,郊区一家农家乐发生了命案,法证与法医部先行去现场采证,刑侦一队紧随其后。

        现场已经拉了隔离带,霍一宁亮出警察证,进了隔离区域。

        这家农家乐除了经营餐饮,还有户外团建的场所,地方很大,前前后后有七八栋小楼,中间用菜园与果树相隔,最里面面积最大的那栋,是户主的居所,一进大门,死者就躺在门口,地上有一摊血,没有明显打斗的痕迹。

        霍一宁戴上手套与鞋套,走进去。

        法医部的同事小江招呼了一声:“霍队。”

        霍一宁走到尸体旁边,蹲下观察:“死者的身份确定了吗?”

        小江点头:“死者赵致贤,是这家农家乐的东家。”

        “死亡时间呢?”

        “根据肝温推测,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在半小时前,也就是在晚上九点四十左右。”

        警局到这里就要二十分钟。

        霍一宁盯着死者肚子上那把匕首看,沉吟了片刻:“就是说,死者刚死就接到了报警?”

        “可以这么推测。”

        霍一宁起身,环顾了一圈,地上翻倒的椅子,茶几上还有剩了一半的橘子,以及一杯茶水,地面没有鞋印,也没有泥土,楼梯口摆放了几双整整齐齐的拖鞋,两双男拖、两双女拖。

        霍一宁走到楼梯口:“谁报的案?”

        小江回答:“是死者的哥哥赵致德,也是这个案子的目击证人。”

        “他们兄弟都住这一栋楼?”

        “对,都住二楼。”

        “还有谁?”

        “还有赵致德的妻子和正在念高中的女儿。”

        果然,四口人合居。

        霍一宁又问:“这里是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小江把法证拍的电子照片给他过目,说:“这里是第一现场,凶器已经送去鉴定科做鉴定了,最快明天出结果。”

        霍一宁一张一张看过去,他杀的痕迹很明显,致命伤在腹部,血流不多,刺得很深:“嫌犯呢?”

        小江说:“在警车上。”

        不仅他杀很明显,证据也很充足,还有目击证人,甚至……嫌犯都没有逃,说是警察到现场是,嫌犯还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着地上的死者,镇定得不行。

        诡异,诡异得很。

        霍一宁径直往警车走去,打开车门,抬头,就愣住了。

        时瑾端坐在后座,从容不迫地说:“我能打个电话吗?”

        ------题外话------

        这几天不要跳着看,不然会看不懂,要搞大事情。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5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