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94:用药了怀孕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号计划》开拍后,连着几周,苏问和姜九笙的名字基本没有离开过热搜榜,直到苏倾与徐青久公开。

    事情是这样的。

    某八卦记者拍到苏倾带了一个猪头的手环,那个手环之前徐青久也戴过,是一个时尚品牌的情侣款,前阵子徐青久公开出柜了,如今这手环一出来,基本是在一起的实锤了。

    流量小生苏倾,终究还是被偶像歌手徐青久给掰弯了。网上各种讨论恋情的话题就没停止过,苏倾也不遮掩,直接公开了。

    苏倾V:我在外面有男人了,老婆粉们,可以离婚,但请不要相爱相杀。徐青久V

    几乎不到一分钟,徐青久也表态了。

    徐青久V:可以攻击,都冲我来。

    老婆粉们哭倒一片,cp粉们举国欢庆,当然,也有极端的粉丝与键盘侠,直接谩骂攻击。尤其是徐青久的粉丝,很多跪求分手的。苏倾粉丝好点,平时被苏倾这个混不吝教得节操与三观都非常强大。

    总之,这一波恋情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华纳影视顶楼。

    秘书敲门进来:“林总。”

    林安之低头处理文件,戴一副无框眼镜,应了:“嗯。”寡言少语,眉宇里全是沉敛下来的风霜,比之过去,性子更冷漠了,也更暴戾了。

    秘书丁纯磊上前,小心提醒道:“温总她今天出来。”

    林安之默然。

    丁纯磊察言观色了一阵,试探性问:“您不去接她吗?”

    埋头处理公文的人抬了头,镜片后一双眼一点温度都没有:“出去。”

    丁纯磊出了办公室,心想,以后在林总面前得尽量少提温总,提一次冷脸一次。

    林安之合上文件,用座机拨了一个电话:“张董,有没有时间见一面?”

    电话那头的男人态度十分不友善,不耐烦地道:“别浪费时间了,股份的事谈都不用谈。”

    林安之不疾不徐,幽幽的语调:“不谈股份,我们谈谈您养在富星别墅的那位夫人。”

    对方顿时哑口了。

    温家涉嫌漏税,拘留调查一个月零七天后,无罪释放。三月的最后一天,温书甯从拘留所出来,她父亲血压高身体不好,温书华直接送去了医院,来接温书甯的只有她的秘书张冠华。

    司机安静地开车,张冠华坐在副驾驶,将手里整理好的文件递给后座的老板:“温总,这是这一个月来集团所有的决策项目和进出账明细。”

    温书甯接过去,翻阅了几张:“他呢?老实不老实?”

    这个他指谁,张冠华自然知道。

    订过婚的两个人,谁也不信任谁,各自防范,关系比生人还不如,针锋相对都不止。

    张冠华回话:“侦探社的那边资料已经发到您邮箱了。”又想到一件事,他事无巨细地汇报,“另外,调查秦六少的时候,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温书甯低头看文件,有几分兴致:“说说。”

    “秦六少的女朋友姜九笙,与您温家当年的命案有密切关系,不过,似乎有人在遮掩,警局与法院那边,暂时都还没有收获。”

    温书甯翻页的动作停住,抬了头,微眯了眼,眼角有细细的纹路:“不管用什么办法,我要知道详情,越快越好。”

    “我知道了。”

    四月芳菲,江北的气温开始回升,正当娱乐新闻闹得沸沸扬扬时,一则经济新闻轰动了整个商界。

    sj’s集团研发一代纳米导体用于电子行业,是国内首个电子纳米科技项目,一旦研发成功,将会是电子行业在耗能上一大质的飞跃。

    sj’s杀进电子行业不过短短几年,几乎垄断了华夏以南七省的电子业市场,是发展最为迅猛的一匹商业黑马。

    四月中,sj’s招商引资,择选合作方。

    一时间,各家企业趋之若鹜,只求分一杯羹,毕竟sj’s主研发的项目,稳赚不赔。

    “六少。”通电的是sj’s的执行董事,严峰。

    那头,时瑾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电话里有水声。

    严峰继续请示大老板:“那个项目的备选合作方我已经发到了您的邮箱,筛选后一共有八家上市公司,您的意思是?”

    时瑾不假思索:“温氏。”

    严峰很是意外,六少和温家的关系可不融洽,不过,生意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利益至上,况且,六少的打算,莫测。

    还是要就事论事一下的,严峰适当提出他的看法:“温氏的资金链的确比较稳固,可温氏在电子行业基本没有涉猎过,不利于对我们拓宽市场,相比较之下,章林电子——”

    话没说完,时瑾打断了:“等我回了公司再谈,现在在忙。”

    忙什么?

    严峰摸摸啤酒肚,很懵啊,秦中特助可说了,六少今天一天都没行程啊。

    电话那头,大老板的声音温温柔柔的,似乎电话拉得远,嗓音像风吹过来的:“笙笙,抬头换气,手不要向外划,顺着水流往里。”

    话到这里,电话就被挂了。

    严峰这下明白了,好吧,大老板是在教老板娘游泳啊。

    时瑾挂了电话,走到游泳池。

    是室内的游泳池,别墅内设的,是时瑾的一处居所,不过并没有入住过,因着姜九笙在《三号计划》有一段下水游泳的戏份,时瑾又不放心带她去共工场所,便来了这里。

    她领悟力很好,时瑾只教了几遍,她便会了。

    她游到池边,抓着扶梯站稳,水位刚到胸口,她仰头,看岸上的时瑾,眼里波光粼粼:“我的姿势对了吗?”

    时瑾噙着笑,点了点头。

    她的泳衣是黑色的,他挑的,基础款的比基尼,样式很简单大方,只是她肤色白,穿出了一点小性感。

    头发盘成了丸子,她拨了拨耳边的碎发:“我再练一会儿。”

    “你已经游了很久了,先歇一下,不然明天肌肉会酸痛。”时瑾蹲下,“笙笙,过来。”

    姜九笙乖乖过去。

    他伸手:“抱住我。”

    她抱住他的脖子,他把她抱上岸,拿了浴袍给她穿上:“腿。”

    她就笑着把腿伸直搭在他膝盖上。

    时瑾弯腰,轻轻给她捏着小腿,有一点酸,他动作轻,手法很专业,不一会儿就有些发热了,酸痛感好了许多。

    他也穿着白色的浴袍,带子没有系,敞着,穿了与她同色系的泳裤,弓着身,腹部的肌肉很明显,漂亮又不夸张,头发还是湿的,侧脸有水淌下来。

    美色啊美色。

    姜九笙盯着瞧,似笑非笑地:“你身材真好。”

    时瑾低笑,用干净的毛巾擦了擦她脸上的水:“笙笙,你到现在才发现吗?”

    她笑着不说话,伸出两只手去摸他的腹肌,他身上总是凉凉的,她动作很慢,一点一点往上挪。

    时瑾抓住她的手:“乖,不要乱摸。”

    姜九笙眯了眯弯弯的桃花眸:“我不能摸吗?”

    他哭笑不得:“不是。”抓着她两只手,环在了腰上,他靠近他耳边,声音低低哑哑的,“我怕你再摸下去,下午的戏会迟到。”

    她不动了。

    要点到为止,不然擦枪走火。

    不过,下午的戏还是迟到了,因为堵车,片场在江北的影视基地,并不远,开车不到半个小时。

    下午姜九笙只有一场戏,是和男二的对手戏。

    《三号计划》的男二是sj’s集团旗下子公司滚石国际的艺人,是最近大热的新人,连着拍了几部电视剧,势头很好,因此,也膨胀得厉害了。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姜九笙只迟到了十五分钟,场务还在协商拍摄问题,倒没有耽误,只是毕竟迟到了,出于礼貌,她也应该道歉。

    导演笑着说没事。

    倒是那位男二号,躺在休息椅上,用眼尾扫了姜九笙一眼:“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从四点等到了现在。”

    怎么就是因为她等到了现在?

    姜九笙淡淡道了声:“抱歉。”懒得计较,这种人,越计较越多事。

    可男二号却没有半点息事宁人的意思,言词很激愤:“道歉有什么用?我的行程被耽误了,你担得起责吗?”

    男二号叫方时喻。

    她想起来了,这个男演员是男团出道,前年的最受欢迎歌曲奖,他也被提名了,不过最后奖杯被她拿了。

    她倒忘了,不过对方好像还记着。

    姜九笙正要开口,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抢了先:“嗯,担得起。”

    是时瑾的声音。

    姜九笙回头,诧异:“你怎么又回来了?”他只送到了影视城外,她还以为他走了。

    时瑾走到她跟前:“钥匙在你包里,忘拿了。”

    她看了看他,好像是有些生气,大概方才的争执都听到了。

    方时喻从休息椅上站起来,打量着时瑾:“你谁呀?”

    时瑾神色冷了冷,只是语气听着仍然温和有礼:“我是姜九笙的男朋友。”随后,转身问片场的工作人员,“能把录影设备关了吗?”

    因为有时候会剪辑一些现场的片花,是以,摄像都会提前开着。

    场务愣了一下,就去关了设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姜九笙的男朋友看着脾气就很好很绅士,可就有一股无形的压迫,让人本能地服从。

    “你的经纪人是哪位?”时瑾问。

    方时喻警惕地看着时瑾,不由得发怵:“你干什么?”

    他的经纪人刚好接完电话回来,愣了一下,有点慌:“时、时总。”

    言婧,滚石国际的金牌经纪人。

    当经纪人之前,她曾任滚石执行老总肖坤生的特助,自然是见过时瑾,也知道他的身份。

    “他是你手底下的艺人?”时瑾随意地问道。

    言婧拘谨地回答:“是。”

    不仅方时喻,片场的几个工作人员也云里雾里了,怎么觉得这位王牌经纪人对姜九笙的男朋友特别战战兢兢,认识?

    “因为我女朋友迟到的缘故,耽误了他晚上的行程,你联系一下公司公关,把行程往后挪一下。”时瑾语气很温和,只是,气场这个东西与生俱来。

    言婧立马答道:“我知道了。”

    越看越像老板和下属。

    姜九笙拧着眉,看时瑾。

    “另外,他签的是几年约?”时瑾不疾不徐,接着问话。

    言婧知无不言:“两年。”

    时瑾稍稍顿了一会儿。

    言婧两次抬头打量,又立马低头,很明显的谨言慎行,方时喻完全懵了,不敢接话,眼皮跳得很厉害。

    时瑾略微扫了一眼:“合约期还剩多久?”

    言婧额头有汗:“两个月。”

    这段问话,时瑾自始至终都不温不火,神色并没有明显的起伏,倒是言婧表情越来越紧张小心。

    时瑾没有再询问,云淡风轻似的嘱托了一句:“跟肖坤生打个招呼,不用续签了。”

    肖坤生是sj’s旗下子公司滚石国际的最高执行官,是滚石明面上的老板。

    听时瑾的口吻,两人关系似乎不平常。

    言婧点头,称是。

    就这么三言两语,定了一个艺人的合约问题。

    方时喻终于忍不住了:“你是谁啊?我的事情你凭什么插手?”

    言婧立马扯了他一把,压着声音怒斥:“你还不给我闭嘴!”

    方时喻咬了咬牙,愤愤不平,忍着没作声。

    时瑾牵着姜九笙,走到导演跟前:“张导,我女朋友有点不舒服,如果档期允许,下午的拍摄能否推后一天?”

    姜九笙这个男朋友,一看就不是能得罪的。

    张导爽快地答应了:“当然没问题。”管他何方神圣,卖个人情总不会错。

    时瑾道了谢,又说:“因为延误拍摄造成的损失,还麻烦张导列个清单送到滚石国际的财务部。”他客套却礼貌地致歉,“很抱歉,麻烦了。”

    语气温和,春风化雨似的,而且礼貌周到,像大户人家的公子,涵养不是一般的好,可是——

    怎么就是这么让人胆战心惊呢?

    张导下意识就弯腰,差点没鞠个九十度的躬:“不、不麻烦。”奇怪了,为什么是送到滚石国际,姜九笙不是天宇传媒的艺人吗?

    然后,姜九笙被她男朋友牵走了。

    人走了方时喻才问经纪人:“言姐,他是谁啊?”那一番解约的话,应该不是真的吧。

    言婧冷森森地瞥了他一眼:“滚石的大老板。”

    滚石的大老板不是肖坤生吗?

    方时喻有种不好的预感。

    言婧语气已经不太客气了:“时总是肖总的老板,而‘耽误’你行程的那位,是老板娘。”

    方时喻:“……”完了。

    十分钟后,言婧收到了一条来自上司的消息,两句话:

    把手下的人处理干净。

    老板的身份要保密,记得封口。

    那厢,姜九笙被时瑾牵着出了片场。

    “我没有不舒服啊。”她看着时瑾,眼里有探究。

    时瑾放慢脚步:“与你搭戏的那位状态很明显不对,张导是出了名的吹毛求疵,就算你留下来继续拍摄,也不会拍出满意的东西,没有必要再耽误你的时间。”

    这一点,很合理,姜九笙不反对,她也觉得自己和那个男二号很难磨合了,不过——

    “时瑾,sj’s和你是什么关系?”她听得出来言婧对时瑾的毕恭毕敬,而且,能让滚石的肖坤生听从安排的,就只能是总集团sj’s的高管了。

    沧江码头那个案子时,时瑾就给过她肖坤生的名片,当时她以为两人是好友,不过现在看来不像。

    时瑾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她先进去,帮她系了安全带才回答:“我以为你猜得出来,名字取了我们两人的姓氏。”

    猜出来,只是不可置信。

    “所以,你是sj’s的老板?”就是姜九笙再不关心商界,也听过sj’s的大名,唯一一家销量挤进电子行业前十的国产品牌。

    他坐到主驾驶:“嗯。”

    确切地来说她才是,他的产业,都是她的。

    姜九笙哭笑不得:“你以前不是跟我说你是卖电器的吗?”

    时瑾从善如流:“公司的主营业务,确实是电子产品。”

    “……”

    她无言以对了。电子业龙头老大和卖电器完全是两个概念好不好?就好像海带和帝王蟹,也都是海里的,可是一回事吗?

    次日,姜九笙去了片场才发现换了个男二号,依旧是滚石的男艺人,很有礼貌,而且谦虚,尤其对她非常礼貌恭敬。

    四月下旬,锦禹已经不需要常去心理医生那里做治疗了,他的自闭症好了很多,可以一个人出门了。

    月底,sj’s与温氏银行强强合作,共同研发一代纳米导体在电子产品的应用,项目启动资金很大,温书甯亲自跟进这个项目,投入金额高达温氏银行近半的流动资金。

    时瑾做好粥出来,见姜九笙抱着枕头蜷在吊篮椅上,闷闷不乐。

    他走过去:“怎么了?”

    她摇头。

    时瑾俯身,看她眼睛:“谁惹你了?”

    姜九笙坐起来:“刚刚温书华给锦禹打电话了,让他回温家。”

    时瑾推着吊篮椅,轻轻地摇:“因为这个?”

    不止。

    她眉头皱着:“温家有喜事。”

    “什么喜事?”

    她沉了沉眼,神色清冷了些:“温书甯怀孕了。”

    时瑾扶稳吊篮椅,把里侧窝的那只狗扔下去了,坐在姜九笙旁边。

    姜博美:“……”

    讨厌!讨厌死了!超讨厌的!

    它拔腿,跑出了门,它要去隔壁找舅舅玩,舅舅的电脑敲一下会唱歌,敲两下有喵喵叫,敲三下就会叫‘时瑾是讨厌鬼’,厉害得不得了。

    时瑾看她眉间有隐隐怒气:“替你经纪人抱不平?”

    她简明扼要:“想揍林安之。”

    “孩子应该不是他的。”他轻描淡写,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姜九笙不可置信。

    温书甯可不好糊弄,而且这种事,做得了假?

    她好奇了:“那是谁的?”

    “不知道。”时瑾耐心地同她解释,“我也只是猜测,林安之来找我要过违禁药品,带有致幻效用,应该是用来对付温书甯的。”

    姜九笙无话可说了。

    温书甯是疯子,可现在的林安之,同样是。

    云城温家。

    下人敲了门进来:“二小姐,安胎药已经熬好了。”

    温书甯躺在躺椅上,没有化妆,素面朝天倒显得五官柔和了不少:“端过来吧。”

    “是。”

    房间里还有一个人,是林安之坐在沙发上。

    从头到尾,两人毫无交流。除了那晚,酒精作用下,他们唯一一次有过接触,她不记得细节,喝了很多酒,醒过来后,满屋子混乱,她衣服扔得到处都是,林安之穿着浴袍坐在房间里,等她醒来,然后他换衣服离开。

    之后她查出了怀孕。

    可即便是这样,他们的关系也没有丝毫改变,他们甚至连独处都没有,他照样对她避如蛇蝎。

    “我们谈谈吧。”温书甯先打破了僵局。

    ------题外话------

    林安之不会碰温书甯,以后不要总是问他身体干不干净,他怎么可能碰那个疯子!

    月底了,月票不投会清空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