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92:三种口味的狗粮(二更)

192:三种口味的狗粮(二更)

        还是觉得她哥哥瘦了,回头要打电话嘱咐家里做饭的阿姨,一定要给他补身体。

        她把鸭舌帽拿下,换了个方向戴,露出饱满的额头和一双柳叶眼,眼角上翘,细长有神,顾盼流转间张望了一番:“姜九笙男朋友来了吗?”

        宇文冲锋嗯了一声。

        她神情很执拗,就跟她站在台上领奖的样子一样,一股子永不服输的劲儿:“哪一个?指给我看。”

        宇文冲锋倒漫不经心:“第一排,右数第六个,黑色衣服。”

        她探头张望过去,只能看见一个侧脸,依旧看得出轮廓处处精致。

        不过——

        宇文听看着兄长,很认真地说:“没你好看。”

        她打小这样,觉得天底下那么多人,千千万万,都比不上她的哥哥,她甚至都想好了,以后要找个哥哥这样的人当丈夫,再生个哥哥这样的人当儿子。

        最后,往死里疼她儿子。

        因为她的哥哥,没被母亲疼爱过一天,可她又当不了他妈妈,倒是他,总把她当孩子。

        宇文冲锋伸手,拍拍她的头:“待会儿我送你去机场。”

        看吧,还把她当小孩。

        宇文听果断拒绝:“不用,我自己去。”错过了姜九笙的演唱会,她这个傻哥哥估计会抽半包烟。

        宇文冲锋没有说什么,看着镁光灯下的姜九笙。

        “听听。”

        宇文听扭头看他:“嗯?”

        他眉眼里有浅浅的笑,不是平时那种玩世不恭的笑,温柔又干净:“我当初签她的时候,非让她给我写了首歌,就是这首。”

        宇文听仔细听着。

        轻摇滚,听起来很舒服,分明挺吵的音乐,却让人异常心安与平静。

        他眼眸明亮,难得少了漫不经心的痞气,认认真真的样子:“里面有句歌词,是我说过的话。”

        台上,姜九笙沙哑的烟酒嗓正娓娓轻唱:“你去闯,我准备了酒,等你回来,不醉,不休……”

        宇文听吸吸鼻子,骂他傻子。

        宇文冲锋大掌揉揉她脑袋:“没大没小。”

        她甩开头,骂大傻子!

        台上,沙哑的嗓子徐徐唱着,一首叫《孤塔与灯》的歌。

        台下,万人欢呼,是最热闹的喧嚣。

        刘冲挖挖耳朵,真的,快被姜九笙的粉丝搞出耳鸣了,太疯狂了,一个个‘张牙舞爪’,像脱缰的野马。

        身旁,苏问一身黑,戴着口罩和鸭舌帽,再套上卫衣的帽子,就露一双眼睛,依旧美得像个狐狸精,正东张西望:“人在哪?”

        语气非常急躁。

        刘冲也戴着口罩,没办法,自家艺人太火,搞得他出门也像做贼似的,他脸圆脑袋大,口罩就遮了一大半,滑稽得不行。

        MMP,就不能做大号的口罩?欺负他们大脸一族是吧。

        刘冲一边提口罩,一边四处张望:“我不正找着呢。”

        苏问转头,一双眼里有杀气:“你确定她来了?”

        要是今晚没见到宇文听,估计这祖宗回去得弄死他。

        刘冲义正言辞:“我确定!我小学同学的表哥的同事的侄子就是国家泳队的,他说宇文听九点的飞机,会在凉州转机,她哥在这,她一定会来看——”突然定睛一看,刘冲欣喜若狂,“在那呢!”

        苏问愣了一下,转了头,看了一眼。

        咣——

        他手里的应援牌砸地上了,魂儿瞬间没了,盯着那个方向,像……像座望妻石。

        一碰到宇文听,苏问就这样。

        两年前,苏问在机场碰到了宇文听,当时宇文听在候机,苏问就躲在一颗假树后面,盯着人看了四个小时,把保安都惊动了,还以为是不法分子。

        不法分子苏问,那次连电影的首映都错过了,网上疯传他耍大牌,他倒好,直接买了张机票,飞国外看宇文听比赛去了。

        刘冲赶紧捡起应援牌,挡住苏问那张辨识度太高的帅脸。

        苏问不满被挡住了视线,推开:“你想办法帮我换位子,我要坐听听旁边。”

        这可是演唱会,你以为是东大街小吃摊啊。

        刘冲偷偷翻了个白眼:“祖宗诶,您就别为难小的了。”

        苏问懒得废话:“年终奖翻十倍。”

        刘冲立马:“喳!”

        最后刘冲用五万块高价买了宇文听旁边那个位子,那位妹子以为碰到了搞传销的,差点尖叫出来,足足浪费了刘冲十几分钟的口水,编了一个右耳功能性残障的理由,换了位子,五万块酬劳,现场转账,立即挪位。

        苏问压着帽子坐了过去。

        然后,别说搭上话,就是看都没看几眼,动也没怎么动,一直喝水。

        苏问不到二十岁就拿了世界级的影帝,他当时在国外领奖的时候,就是揣着那副‘本影帝天下第一’的表情,用英文说了一句获奖感言:我是就苏问,那个有演技也有颜值的苏问。

        所有演员都想打死他。

        偏偏所有粉丝都爱惨了他。

        可现在看看,那个十分钟喝了两瓶水、挪了二十六次手也没敢碰旁边人的那个纯情小处男,真的是电影节上那个狂上天的苏问?

        这真的是那个嘴巴毒到把人怼上天、脾气臭到方圆百里没朋友、女粉多到大街上随便逮一个都能管苏问叫老公的苏祖宗?

        刘冲开始怀疑人生。

        他隐约记得苏问当初还是青葱小少年的时候,那时候,苏问刚被国家游泳队劝退,他看小家伙颜值惊人,就把人签下了,当时他问苏问为什么要出道,当时苏问怎么说来着——

        因为我喜欢的人,是世界冠军,我得站在最高的地方,她才看得到我。

        而且,刘冲当时多嘴,问了句:所以,你是为了那个世界冠军才花钱买进国家队的?然后游得太烂被踹出来了?

        苏问直接一脚踹过去。

        所以说,刘冲也不知道苏问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宇文听的,更不知道,他们有过怎样的过往,刘冲只觉得就冲苏问稀罕宇文听稀罕了这么多年,至少也得感天动地刻骨铭心。

        宇文听看了看手表:“我得走了。”

        宇文冲锋把她的帽子戴好,往下压了压:“我送你。”

        “不用,领队就在外面等我。”她伸手,抱了抱宇文冲锋,轻拍了两下,老气横秋地叮嘱,“哥,要保重身体。”

        他好笑:“我又不是小孩子。”把她运动服的拉链拉到最高,遮住巴掌大的小半张脸,“训练不用太拼,不拿冠军也没关系,你拿的奖杯已经够多了,我用来装酒喝也喝不完,不争第一,别受伤就行。”

        宇文听点头,然后起身,对坐在左手边的人道:“能让一下吗?”

        “能。”

        苏问把一双长腿往后挪,抬了一下头,又垂下,。

        宇文听的临时助理过来带她出去。

        苏问把帽子压了压,跟过去了。

        出了体育馆,一下子安静下来,宇文听走得很快,走廊很长,因为隔音好,走路有回声,细听,一前一后两个声音,她快,后面那个声音也跟着快。

        她停下,突然转身。

        身后的人显然愣了一下,杵在那里。

        他穿着一身黑,脸捂得严严实实的,个子很高,露出一双异常好看的眸子。宇文听警惕地打量着:“你跟着我?”

        “听听。”

        脱口而出的称呼,两人都怔了一下。

        沉默了几秒,后面的人小心地问:“我是你的粉丝,可以合影吗?”

        宇文听迟疑了一下:“好。”

        然后,他走上前,隔着一个人的距离站在她旁边,拿出手机,按了几次才按到拍照的键。

        咔嚓——

        照片里,一男一女,都带着口罩,她看镜头,他看她,睫毛侧影很长。

        “能握手吗?”他又问,声音有点怪。

        宇文听伸出了手。

        他两只手握住,几秒钟就松开了。

        这位粉丝的手,抖得很厉害,手心全是汗。随后,宇文听先行离开了。

        刘冲追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苏祖宗目光游离,面红耳赤,盯着自己的手,魂不守舍。

        刘冲在他眼前晃了两下:“回神了。”

        苏问瞥了他一眼,继续放空。

        门口,突然有人跑出来,喊了一声苏问。

        不好,被发现了!刘冲情急之下就拉住了苏问的手。

        几乎立刻,他用力甩开,用非常恶劣的口气说:“这是我家听听握过的手,谁让你碰!”

        碰一下怎么了?

        苏问把手揣进口袋,冷若冰霜的眼神剜着刘冲,冷冰冰地说:“年终奖扣光。”

        生无可恋的刘冲:“……”

        为了给他换位子,为了那十倍的年终奖,他花了五万!

        真他么想打死他!

        正在刘冲非常想死的时候,女粉已经追上来了,好在人不多,四个姑娘,可那嗓门、那分贝,分分钟能爆表。

        “苏问!”

        “是苏问!”

        苏问的女粉,被网络票选最脑残最疯狂,没有之一。

        一个黄衣服的女孩捂着嘴,激动地喊:“啊——苏问,苏问我爱你。”

        苏问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我不爱你。”拧着眉,不悦,“能小声点?叫破音了,”大提琴般让人沉醉的嗓音,吐出两个欠扁的字,“刺耳。”

        宠粉?这辈子都不可能宠粉,苏问是凭实力怼粉。

        演唱会时长是两个小时,只剩一首歌的时间,乐队成员先谢了幕,留姜九笙坐在舞台中央的高脚凳上,膝盖上搁着她的木吉他。

        她调了调麦的高度,看着观众席,浅浅一笑:“最后一首歌,送给我家时医生。”

        是一首抒情曲子,叫《欢喜》。

        柔和的调子缓缓倾斜,台下的时瑾笑着对身边的人说,眸光与舞台上黄色的灯光一样温柔:“这是写给我的情歌。”

        “……”

        徐青舶表示他一点都不想吃狗粮。

        演唱会很成功,姜九笙照常包揽了当天的热搜。

        回了江北,基本没有休息的时间,姜九笙直接进组,拍《三号计划》,姜九笙没有拍过影视,不过拍过广告与MV,镜头感强,拍摄进度很顺利。

        中场休息时,姜九笙接到了霍一宁的电话。

        “喂。”

        霍一宁习惯自报家门:“是我,霍一宁。”

        姜九笙走到一边接听:“你好,霍队长。”

        “有空?来一趟警局。”霍一宁简明扼要,直接说重点,“温家那个案子的资料,我调出来了。”

        姜九笙片刻思索:“我下午过去。”

        挂了电话,化妆师过来给她补妆,拍下一幕。

        姜九笙饰演的常春,是一个旧上海的舞女,后来转为共党的线人,与苏问饰演的男主角一同摧毁了敌军的《三号计划》。

        苏问的演技炉火纯青,不管是台词功底还是神情动作,都完全控场,姜九笙和他配合很顺利,情绪很快就能带入,基本都是一条过。

        苏倾也在影视城拍戏,结束了过来探姜九笙的班,就看了一幕戏,就被惊呆了:“笙笙,你真的是第一次演戏?”

        “嗯。”

        苏问一副大彻大悟的表情:“我突然不恨那些骂我演技差的黑子了。”

        因为是真的差!

        感慨完,她问姜九笙:“你跟苏问关系很好?”

        “只是合作,不算熟。”

        除了跟她要过几次宇文听的微信,没怎么说过话,苏问性格特立独行,不怎么与人交涉,除了拍戏,其他在剧组的时间,不是闭目养神,就是刷手机里的视频。

        那就奇怪了,苏倾说:“有报道说他去看你的演唱会了。”咂舌,惊讶,“还被女粉发现了,险些发生踩踏事件。”

        苏问的女粉是真恐怖。

        “哦,是吗?”姜九笙不太关心。

        苏倾笑眯眯把自个儿的饮料献上:“你能帮我向苏问要个签名吗?”

        姜九笙接过去喝了一口,放在桌子上:“你是他的粉丝?”

        苏倾目光投向正在镜头里的苏问:“那倒不是,不过十个演技不好的青年演员里,有八个采访会说自己是苏问的影迷,我就是那八个之中的一个。”

        没演技派的鼻祖人物景瑟,也说自己是苏问的影迷。

        姜九笙倒好奇:“为什么?”

        苏倾自己都忍俊不禁,笑着说:“草人设啊,苏问是典型的演技派代表,是我们的榜样,而我们呢,虽然演技烂,可我们有一颗向榜样靠近的心啊。”她慷慨激昂地喊着口号,“孜孜不倦,勇攀高峰!”

        姜九笙哑然失笑:“回头我帮你要签名。”

        苏倾给了个么么哒。

        姜九笙的新助理小麻立马过来,苦口婆心地劝:“苏哥,你注意点,你这样,记者会乱写的。”他语重心长地说,“你就好好跟徐哥草cp吧,别来勾搭我们笙姐。”

        苏倾邪魅一笑:“小麻,你骨头痒了是吧。”

        小麻挠挠头,愁眉苦脸:“苏哥,我也难办啊,我家里六个女人,都是笙姐和时医生的cp粉,千叮咛万嘱咐我说,要是有扑过来的狂蜂浪蝶,一定要拍死。”

        ‘狂蜂浪蝶’苏倾想先拍死这位麻见仙同志。

        这时,苏倾经纪人来了,神情挺焦急:“苏倾,看新闻了吗?”

        “什么?”

        何相博把平板拿给她看:“徐青久彩排的时候从舞台上摔下来了,现在正在医院急救。”

        苏倾募地站起来,桌上一杯饮料被她撞倒在地上:“在那家医院?”

        “天北。”何相博边滑着手里的平板,边说明情况“这会儿应该有很多记者,而且乔清浅也在,你——”

        苏倾根本没听完:“笙笙,我先走了。”她留了一句话,仗着腿长,一会儿就没影了。

        何相博:“……”

        得,急了吧。

        徐青久停止活动好一阵子了,才一出来,就彩排受伤,娱乐记者都闻讯而来,搞得天北医院熙熙攘攘,到处都是扛着机器的记者。

        故此,徐家专门请了保镖,牢牢守住病房门口,只要是闲杂人等,一律不让靠近。

        苏倾就被拦下来了。

        四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穿着黑西装,面无表情:“对不起先生,你不能进去。”

        苏倾朝门口看了两眼:“能通报一声吗?”

        为首最高的那个男人面不改色,一板一眼地说,重申:“不好意思,闲杂人等不能进去。”

        闲杂人等?

        苏倾直接摘了口罩,把外套的帽子也拉下:“我是徐青久的朋友。”她这张脸,总认得吧。

        对方完全无动于衷:“今天称是二少爷的朋友,不包括你,已经有八个了。”脸上一副‘我看穿了你的小把戏’的表情,“不好意思,请你离开。”

        居然不认识她?

        她怎么说也是一线流量小生啊!苏倾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我真的是徐青久的朋友。”

        这几个保镖都是徐老爷子从军队里临时拎出来的,平时忙着训练,还真认不得:“不好意思——”

        苏倾无语凝噎了半天,恼火地喊了一句:“我是他男朋友行了吧!”

        话落,病房的门突然开了。

        ------题外话------

        苏问是个隐藏的大boss!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5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