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91:时医生花样炫妻一百遍(一更)

191:时医生花样炫妻一百遍(一更)

        暗中,有人抬手,枪口对着她的后背,子弹上膛,咔哒响了一声。

        “笙笙!”

        是宇文的声音。

        腰间一紧,她被人抱住了。

        风吹过,雏菊花瓣飘飘扬扬,顺着风的方向缓缓坠落。

        “砰。”

        消音处理过的枪,子弹破膛的声音像夜里疾速的车轮碾过平缓的下坡路。

        “笙笙。”

        宇文冲锋喊了她一声。

        她如梦方醒,抬头,看见了时瑾,他手里握着枪,细细长长的黑色枪支,衬得他手指修长。

        砰,暗中的男人倒下了。

        空气里轻微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这是姜九笙第一次见时瑾开枪的样子,也是她第一次真真实实地感觉到,时瑾,不仅是她的时医生,也是秦家六少。

        晚上,星辰漫天。

        时瑾把姜九笙送回酒店后便离开了,很晚才回来。

        他身上还带了户外的寒意,去浴室洗漱后才回房间,轻手轻脚,怕吵着她,刚掀开被子,她就坐起来了。

        时瑾动作一僵:“吵醒了?”

        姜九笙摇头,开了床头灯,看着时瑾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睡意:“我没睡着。”

        空调开得很低,她的手很凉,时瑾把她的被子往上拉了拉,握着她的手从睡衣里放进去。

        他刚洗过澡,身上是暖的。她的手凉,一碰到他腹部的肌肉便暖了。

        “怕吗?”时瑾侧身坐在她身边,橘黄的灯光坠入眼底,温暖又明亮。

        姜九笙点头:“嗯。”

        怕呀,怕他杀人,更怕他被杀。

        时瑾像是怕她不高兴,神色竟有些兢兢战战,解释说:“笙笙,我避开了心脏,那个人没死。”

        宇文出身军人家庭,懂一点枪支机械,回来的路上,他跟她说了几句,大致意思是当时太暗,根本看不清人,时瑾只能听声辩位,难度系数与失误率都很高。

        显然,时瑾的枪法好得超出了想象。

        不过,比起那个人有没有死,姜九笙更关心时瑾有没有事。

        “人呢?”她问他,心平气和。

        时瑾说:“交给了警察。”

        恐怕若不是因为她,时瑾大概会用特殊手段来处理吧,因为她不愿意他触犯法律,那么他就尽量用正途。

        不过,似乎比起她,时瑾更心有余悸。

        她靠过去,抱住他。

        时瑾眉头阴郁瞬间烟消云散。

        “时瑾。”

        “嗯。”

        姜九笙抬着眼看他,潋滟的一双桃花眸,像漫天星辰坠入她的眼。

        她眼里,没有慌张与怀疑,对他,绝对相信,且坚定着。

        她问:“他们是什么人?”

        时瑾并不打算瞒着她,全部坦诚:“应该是秦家的供货商,不过现在还不能确定,霍一宁在跟这个案子。”

        供货商。

        肯定不是普通的货。

        “他们为什么盯上你?”

        时瑾低头,下巴抵在她肩上,声音响在她耳边,轻轻柔柔的:“上个礼拜,我接手了秦家的一笔生意,是一宗毒品交易,交易方就是这个供货商。”

        姜九笙神色立马紧张了:“你碰了吗?毒品交易。”

        若是沾了贩毒,那——

        时瑾摇头。

        她大大松了一口气。

        他拥着她,手落在她背后,安抚地轻拍着:“我和警方合作了,缴了那批货,那个供货商还在逃,就因为交易失败,所以怀恨在心。”

        她拧眉,没办法不担心。

        她怕他与秦家同流合污,也怕他不与秦家同流合污,左右都是不安全。

        时瑾扶着她的肩,语气变得郑重其事:“笙笙,我和秦家人不一样,我没有他们的野心,与其称霸,我更想毁了整个秦家。”他口吻异常坚定,“我会跟警方合作,会端了整个秦家的地下交易。”

        当然,他也不是什么善人,没有什么为民除害的慈悲,纯粹报复而已,报他母亲的仇,报她的仇。

        个人目的性极强,他是要毁灭,不是掌舵。

        姜九笙略微思考后,顾虑重重:“要是秦家人知道你的目的,你会很危险。”

        秦行可不是会顾虑父子血缘的人,秦明立又野心勃勃,豺狼虎豹,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时瑾指尖落在她紧锁的眉心,轻轻揉开:“别担心,他们会的手段我也都会,而且比他们玩得都好,再说,还有警察呢。”

        姜九笙叹了一声,心里总是惴惴不安,没办法宽心,趴在时瑾肩窝上,蹭了蹭:“对不起,这次是我鲁莽了,贸然跑过去。”

        她甚至把保镖扔在了后面,只身一人就闯了过去,什么都没有思考。

        太莽撞了。

        时瑾揉揉她的头发,低声地嘱咐:“下次要躲在安全的地方等我,知道吗?”

        嗯,下次,她会筹划好再去找他,不能拖累他,也不能留他一个人。

        姜九笙点头:“知道了。”

        时瑾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关了灯,抱着她躺下:“睡吧。”

        她换了个姿势,枕着他的手,侧身看他,窗帘没有拉紧,漏进一抹星光,昏昏沉沉的光晕,将他侧脸的轮廓模糊了。

        暗中,她伸手,摸着他的脸,缓缓摩挲着:“时瑾,我收回我以前的话。”

        “什么话?”

        她以前总是让他不要伤人性命。

        她郑重其辞:“如果危及到你的安危,无论如何都要自保,”语气没有丝毫狐疑,她咬字很重,“哪怕是伤人性命。”

        她以前总以为这个世界黑白分明,没有中间地带,如今才恍然发现不是这样的,时瑾他是灰色的,不是完全的黑,也不是至纯的白,他心狠手辣,甚至杀人越货,只是,他从不滥杀,他救人无数,他有底线和原则。

        他骨子里血性又暴戾,唯独存在的善意,是对她,这份善意,很小,也很大,小到只能护她一个人,大到为了她可以热爱整个世界。

        这就是时瑾,

        她爱着的人,哪怕手染鲜血,她也盼他一生都性命无虞。

        “笙笙,”

        时瑾承诺她,徐徐低语,字字铿锵:“从我接手秦家那天起,就注定了以后的路不会平平坦坦,甚至会有很多腥风血雨,我不是好人,但我可以承诺你,不会触犯底线。”片刻停顿,他抬起她的脸,昏暗里,目光相视,“你相信我吗?”

        姜九笙毫不犹豫:“信。”

        深邃又漆黑的瞳孔,闪烁着灼灼光华,他问她:“那你准备好了吗?”与他共赴一场惊天动地。

        她付之一笑:“我出门都带枪了,时医生你觉得呢?”

        她以前不爱背包的,一件卫衣,一顶帽子,随意又洒脱,现在呢,总会背个小包,包里装一把小巧的手枪。

        时瑾只教了一次怎么开枪,怎么上膛,她就会了,然后日夜带在身边。

        或许,她骨子里,与他一样,血性又疯狂。

        “笙笙。”

        时瑾喊了她一声,不待她答应,便吻住了她。

        夜里,满天星辰银河,不及他一双眼里清风霁月。

        次日,早上。

        时瑾接到了霍一宁的电话。

        “鱼已经抓到了,整条供货路线都挖出来了。”昨晚那伙人便是余党,时瑾应该是早有准备,埋线好了,就等一网打尽。

        整条供货路线,一处端倪,全部暴露。

        霍一宁不得不佩服时瑾的全局观与掌控力。

        时瑾只问:“还有没有漏网的?”

        “没有。”霍一宁补充,“我确定。”刑侦队和缉毒队联手,再加一个时瑾,哪还会漏网。

        “剩下的事,你善后。”时瑾简明意赅。

        霍一宁完全没意见:“昨天晚上没受伤吧?”毕竟那么多人,还都带着枪,时瑾显然没有杀气全开,都留了命。

        倒奇怪了,时瑾这么个黑吃黑的性子,有时候,手腕又挺正。

        “没有。”时瑾客客气气地说,“谢谢关心。”

        关心?

        他关心了吗?

        “嘟嘟嘟嘟……”

        时瑾已经挂了电话了。

        姜九笙去宇文冲锋屋里时,他正蹲在厕所里开着水吞云吐雾。

        她没说什么。

        他问:“要来一根?”

        姜九笙摇头:“我戒烟中。”

        他靠着浴室的玻璃门,手指夹着烟:“有二手烟,出去等我。”

        她出去了。

        宇文冲锋把门关上,抽了两口,还是把大半根烟掐了,开了窗才出浴室。

        姜九笙坐在沙发上,因为上午没有彩排,她穿得随意,卫衣运动裤,没有上妆,一张脸干干净净,白得刚刚好。

        姜九笙并不是那种美艳的长相,相反,她看上去总是淡淡的,明眸善睐眉眼如画,真像从画里走出来的。

        可就是好看,怎么看都好看。

        宇文冲锋坐她对面,目光慵懒,没有看哪里,却又像什么都融在眼里。

        她先开了口:“如果有下次,别像昨天那样。”

        不要命的用后背去挡。

        若非时瑾手里有枪,且枪法精准,那么,倒下的就是他。

        宇文冲锋没有正面回答,语气还是一贯的玩味又随意:“如果我们的位置换一下,你会不会跑过来?”

        当时,离她最近的就是宇文,只有四五步的距离,没有时间深思熟虑,就凭那一瞬的念头。

        姜九笙假设了一下,点头:“会。”

        人一生里,真正可以让自己豁出去的人不多,就那么几个,宇文冲锋算一个,要眼睁睁看他吃枪子,她应该做不到。

        他勾了勾唇,竟笑得洋洋得意:“所以,推己及人,我的做法没问题。”他没骨头一样,靠着沙发,没个坐相,一条腿搭在椅子上,拖腔拖调懒得不行的样子,“再说,你以为我傻子吗?不做预判我敢用身体去挡?自然是计算好了角度和位置,我的命贵着呢,怎么可能不当回事,你别忘了我爷爷是做什么的,我三岁就玩仿真枪,闭着眼睛都能避开命门和穴位。”

        虽然一派胡言,唬唬她还是可以。

        姜九笙抬抬眼皮:“你当我傻吗?”

        “……”

        有时候,他觉得她过分聪明了。

        宇文冲锋嘴角隐隐抽了抽,正色,眼神正儿八经,口吻却落拓不羁,三分笑意七分玩味:“你不是我的摇钱树吗,能不管?”

        她沉默了片刻,没有千言万语,郑重的两个字:“谢谢。”

        不需要多说,待他日衔环结草,不负他掏心掏肺一场。

        “别谢,我惜命,没下次。”

        天知道有没有下次。

        以上瞎几把扯了这么多,就一句是真的,他呢,惜命。

        他抓了个枕头,盖住头:“我再睡会儿,晚上晚点过去。”

        三巡演唱会凉州场,晚上七点半开场。

        开场曲目是TheNine一贯的摇滚曲风,姜九笙的烟酒嗓感染力很强,一开嗓,整个体育场里,尖叫声直接冲破。

        一曲落,伴奏停,场内五万人都安静下来。

        姜九笙背着木吉他,手扶着麦,低低沉沉的嗓音沙哑又性感:“大家好,我是主唱,姜九笙。”

        永远不变的开场白,单刀直入,简单又霸气。

        她穿着宽松的黑色裤子,紧身背心露出一截腰,套了一件涂鸦的棒球服,长发修剪了一些,不到腰,随意散着。

        造型很简单,不至于喧宾夺主,她的演唱会,卖点永远是听觉盛宴,不是视觉,不过即便这样,她往台上那么一站,气场浑然天成。

        姜九笙的气质,整个娱乐圈都找不出第二个,不说话,一双淡淡的桃花眼,不笑时清冷,一笑,倾城。

        多少人争相模仿,只是,姜九笙依旧只有一个。

        她高声道:“贝斯手,靳方林。”

        灯光打过去,一段快节奏的solo,便是外行也听得出来,靳方林拨弦的手有多快。

        结束后,欢呼声久久不息。

        姜九笙回头,笑了笑:“架子鼓,厉冉冉。”

        厉冉冉冲着镜头抛了个飞吻,手中的鼓槌被她高高扔起,旋转了几圈落回手中,随即重重落下,镲片发出一声清响。

        厉冉冉的架子鼓,劲很足,一段solo,非常得野。

        最后,是主音吉他。

        鼓声一落,吉他声就出来了,是一段轻音乐,一改姜九笙的风格,柔和又缓慢,能把吉他弹得这样缱绻的,姜九笙算一个。

        她收了最后一个音,握住麦:“主音吉他,”淡淡道,“姜九笙。”

        尾音落,叫声震耳欲聋。

        姜九笙的演唱会总有这样的魅力,能激出人所有的热血,能释放自己,忘记身处何地。

        谈墨宝在下面,听得眼泪汪汪,举着应援牌,嚎着嗓子大喊姜九笙的名字,那是相当撕心裂肺。

        身边的姑娘跟她一样激动,嗓子都喊哑了,声嘶力竭了才歇口气,喝了一口水,问谈墨宝:“你喜欢笙笙多久了?”

        谈墨宝说:“四年多了。”

        小姑娘带着猫耳朵的荧光头箍,台上音乐响,第二首歌是慢歌,她跟着摇头晃脑:“那你比我还久。”小歌迷很热情澎湃,“我最喜欢笙爷那首《不眠》了,你呢?”

        谈墨宝语气相当骄傲:“我跟你不一样,我最喜欢姜九笙这个人。”她目光炯炯,看着舞台上的人,很坚定地说,“姜九笙是我的信仰。”

        她看过了很多世态炎凉,才遇到了怀瑾握瑜的姜九笙,像一把火,炽热又光明。

        真的好喜欢她啊!

        想给笙笙生猴子!谈墨宝在想,她是不是要弯了呀……

        隔壁的小姑娘一脸了然的模样,确认过眼神,是骨灰脑残粉无疑。

        最前排,是VVIP座位。

        徐青舶穿了件粉色的西装,骚包得不行:“我还是第一次听姜九笙的演唱会。”用手捅了捅身边的时瑾,“你老婆唱歌的样子,很帅。”

        时瑾洁癖,挪开,从口袋里拿出消毒水,喷了喷徐青舶碰过的地方。

        徐青舶:“……”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习惯了,但还是很受伤。

        处理好,时瑾才接着刚才的话题,回:“当然。”转头,看徐青舶,一本正经的口吻,“可以再夸一遍吗?”

        徐青舶傻眼:“什么?”

        时瑾神色认真:“刚才的话,再夸一遍。”

        “……”

        呵呵,炫妻狂魔!

        徐青舶就再夸了一遍:“姜九笙唱歌的样子很帅。”

        “原话不是这样的。”时瑾看着舞台上的姜九笙,目不转睛,眼里全是温情。

        原话?

        徐青舶搜肠刮肚想了想,不太确定:“你老婆唱歌的样子很帅?”

        时瑾转头,礼貌道:“谢谢。”

        “……”

        谢你个头哦!塞狗粮的无耻之徒!

        徐青舶有点想换个位子了,他家那个傻弟弟坐哪了,傻弟弟嫌他黑得太惹人注目,居然不跟他坐,赶紧找出来,打一顿先。

        时瑾突然说:“能否把你脸上的东西拿下来?”

        徐青舶摸了摸自己的脸:“贴纸?”

        进场的时候,姜九笙后援会的妹子在门口发的,大家都把贴纸贴脸上,他也就跟着做了,三十多的人,还是第一次看演唱会,还挺新鲜。

        时瑾点头,目光盯着徐青舶的脸。

        这眼神,略带杀气。

        徐青舶把贴纸撕下来了,心里腹诽:有本事去撕五万笙粉脸上的贴纸啊!

        时瑾说:“给我。”

        然后他给时瑾了,时瑾贴自己手背上了,左右两只手一边一个。

        徐青舶:“……”

        要不是时瑾的颜值撑着,还有那一套绅士举止与涵养,这举动,别人做起来肯定会像个智障。

        台上,姜九笙正唱,台下,五万粉丝跟着和。

        左边最后一排,很不起眼的席位,有人姗姗来迟,戴了鸭舌帽,低着头走到座位上,坐下,压了压帽子。

        是个女孩,至少过了一米七,四肢纤细,很显高挑,女孩穿了一身运动服,连帽的外套拉得很高,遮住了下巴。

        她坐下后,把脸露出来,喊了一声:“哥。”

        素颜,却很漂亮,五官与身侧的人很相似,只是,一个男相,一个女相。

        宇文冲锋转头,笑了:“来了。”

        来人,是宇文听。

        兄妹两是龙凤胎,模样很相像,不过宇文听脸很小,脸部轮廓柔和,娇俏一些,整个人看上去温婉干净,眉毛弯弯的,眼睛很漆亮,是让人很舒服的长相,精致却不张扬。

        她似乎不怎么爱笑,唇线拉得直直的,说:“我只能待二十分钟。”

        她后天有比赛,路径凉州,九点的飞机。

        兄妹两相处模式很随意闲适,宇文冲锋问她:“吃过饭没有?”

        “在飞机上吃了。”宇文听抬头,逆着光看兄长,“你怎么瘦了?”

        她是个话极少的性子,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小小年纪时便年少老成,是国家队里最不苟言笑的世界冠军,素有面瘫美人之称。

        唯独,在宇文冲锋面前,还会哭会笑,有时还??拢?钸蹲诺亩际切┬∈拢?窀鲂〕け惨谎?

        宇文冲锋有些好笑:“是灯光太暗,你的错觉。”

        宇文听盯着他仔细看了许久。

        还是觉得她哥哥瘦了,回头要打电话嘱咐家里做饭的阿姨,一定要给他补身体。

        ------题外话------

        都说宇文要挡枪,可顾总裁就是不走套路咋办

        有二更,十一点后,不用等。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5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