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88:来呀,逍遥快活呀(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中在电话里汇报了情况,简简单单,一句话:“六少,交易结束,一切顺利。”

    时瑾道了一声‘辛苦了’,挂了电话,走到沙发前:“笙笙。”

    姜九笙抬头:“嗯。”

    旁边的姜锦禹也抬头。

    再旁边的姜博美跟着抬头。

    最后,还有两个抱枕,依次按照大小顺序排列,桌上的水果盘,烟灰缸,还有水杯,同样是大到小的顺序,家里任何一个角落,都有这样的排列顺序。

    姜锦禹的强迫症,严重到了根本没得救的地步,时瑾也就习惯了。

    他对姜九笙说:“我要去一趟秦家。”

    姜九笙把手里的拼图放下,很理所当然地说:“我跟你一起去。”

    姜锦禹看向她姐姐,意思很明确,姐姐去哪他去哪。

    “汪!”追随妈妈到天涯海角!

    时瑾看了看大小三只,笑着摇了摇头:“我明早就回来,不会在那边留宿,你在家等我。”

    姜九笙略微思考了一下,没有反对,起身去给时瑾拿外套,时瑾跟在他后面,她回头,他亲了一下她额头。

    姜九笙笑,嘱咐:“注意安全。”

    时瑾又亲了亲她的脸:“好。”

    姜锦禹and姜博美:“……”赶紧走吧!

    江北警局。

    连夜端了一伙大老鼠,整个警局都出动了,忙到了十二点多才审完。

    缉毒队的程队笑眯眯地从审讯室出来,端着一脸的姨妈笑,看了看旁边的人,笑得满脸褶子:“小霍啊。”

    这笑面虎。

    霍一宁回了个笑:“程队你说。”

    程队快五十了,和霍一宁是一个警校的校友,不过程队高霍一宁将近二十届,如今,两人同级。

    你说霍一宁这只疯狗疯不疯!牛不牛!不过,警队没谁对他不服,能缉毒,能抓贼,还能破案,天生就是吃警察这碗饭的。

    程队还是笑脸迎人,开玩笑似的:“你刑侦队管得可真宽,都管到我们缉毒队的案子来了。”

    霍一宁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不是凑巧嘛,我们一队正好在执行任务。”

    程队装模作样地继续问:“执行什么任务?”

    霍一宁郑重其事:“抓贼。”

    抓贼要出动所有警力?还要全部带枪?

    瞎几把扯淡!

    程队虚虚一脚踹过去:“你小子,少跟你师兄我装糊涂,那个线人都招了,说是你以前做缉毒警的时候,他是你下线。”

    是啊,埋了几年的线,这都让时瑾找出来。

    这替罪羔羊找得好,霍一宁自己都快要相信了,这可能真不关时瑾的事,都是人民警察太厉害,秦家二少太愚蠢!

    霍一宁继续装糊涂:“有这事?我真不知道,我们一队真是去执行任务。”

    程队被这小了快二十岁的师弟给气笑了,横了他一眼:“少给老子装!”不插科打诨了,说正事,“虽然你私自行动违反了规定,不过这次你立了大功,功过相抵,局长顶多罚你去九里提当几天交警。”

    霍一宁表情僵了:“……”

    这霍疯狗本事是大,不过难管,私自行动、殴打罪犯是常有的事,性子野,拳头也够硬,局里几位管理对他都是又爱又恨啊。

    “当交警可以,”霍一宁说,“等我把这个供货商捣了再去。”

    都咬到老鼠窝了,依照霍疯狗的性子,松嘴,那是不可能的事。

    程队好笑,看着自家师弟,眼神那是相当慈爱:“就知道你这只疯狗咬住了不会放开,我已经向局长申请了,让你刑侦一队配合这个案子,反正也是你的老本行。”话锋转了,表情很严肃,“不过,案件保密要做好,尤其是手底下的人。”

    毕竟刑侦队和缉毒队不同,缉毒警都要专门培训,各方面素质与能力都要求很高。

    霍一宁端着一脸痞笑:“放心,我手下的人,都是我亲自带出来的狗崽子。”

    程队:“……”

    还挺有觉悟!

    中南秦家。

    二少与六少都被紧急召回了本家,已经过了子夜,一大家子谁也没有睡,气压沉冷得让人毛骨悚然。

    主位的秦行,眼珠子里烧着两把火,忍着没有发作。

    大管家秦海探听消息回来,神色匆匆:“秦爷,警局那边有消息了。”

    秦行中气十足:“说。”

    秦家在警局自然有耳目,消息非常灵通。

    秦海简单禀明:“缉毒队的人盯上了,那批货,还有那个供货商都得砍了。”

    这都不是关键,一批货秦家还损失得起,秦行立马问:“被抓的人嘴巴都牢不牢?”

    “都是可靠的人,而且跟他们接洽的人也都解决好了,不会牵出秦家。”秦家在刀口舔血了这么多年,自然有一套避开警察的法子。

    秦行沉着嗓音,又问:“线人呢?查出来了吗?”

    秦海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位少爷,低头报了一个名字。

    这次交易失败,是他们的人里混进了一个警方的线人,才将消息走漏了。秦行抬眼,两鬓斑白,一双鹰眼,目似剑光:“是你们谁的人?”

    片刻沉默。

    秦明立抬头:“父亲,我——”

    秦行突然站起来,一把枪就抵他脑袋上了,锐利的瞳孔像凶猛的野兽,露出闪烁寒光的尖牙,全是凶狠:“老六的货你也敢截,截也就算了,还招惹上了警察,你是嫌活得太舒坦了!”

    最后一句话,杀气凛凛,字字铿锵得能穿透人的耳膜。

    书房外的章氏急得一把推开门,跑过去挡在秦明立前面,捂着嘴抽噎:“爷,您这是做什么?快把枪放下,明立就算犯了天大的事,他也是您的儿子啊。”

    秦行怒火中烧,红着眼大喝:“滚出去!”

    章氏自然知道秦行的脾气,早年间手上不知道经了多少人命,戾气极重,就算这几年金盆洗手了,可骨子里的兽性与残忍一点没少。

    骨肉之情,在秦行面前,从来都当不了武器。

    章氏咬着牙,护在秦明立面前,小心翼翼地周旋:“爷,我求你了,你把枪放心,有话好好说。”

    秦行一点耐心都没有,炯炯发光的瞳孔,像干燥的荆棘堆里燃烧的烈火:“再不出去我连你一起打。”

    章氏脚下虚软,眼泪直掉,却死活不肯出去。

    秦行枪口一转,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惨叫声紧随。

    章氏回头,失声大喊:“明立!”

    秦明立右腿脱力,摔在了地上,他抱着鲜血直流的小腿肚,痛得睚眦欲裂。

    时瑾睨了一眼。

    可惜了,枪子儿没往骨头里打,残废不了。

    秦行用桌上的手帕擦了擦枪口,目光森森地盯着地上的秦明立:“再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招,下次打的就不是你的腿了。”

    秦明立死死咬着牙,不再吭声了,低着头,眼里全是愤恨与不甘。

    秦行冷哼了声,背着手看向时瑾:“老六,善后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

    时瑾神色泰然处之:“接触过这条供货源的人,一个都不能留。”

    自断臂膀,损失惨重。

    秦行咬咬牙:“就照你说的去做。”

    秦明立是被抬出去的,章氏哭成了泪人,一群下人围过去,呼天抢地的喊医生,好一顿喧嚣,倒是时瑾,面不改色,始终处变不惊。

    苏伏端坐在客厅,端了一杯刚煮好的大红袍,抬抬眼:“是你吗?”眼里带了探究,深深地凝着时瑾,似乎要瞧出什么端倪来。

    时瑾掀了掀长睫,眼神平静又淡漠:“三夫人,请慎言。”

    苏伏似笑非笑:“不叫苏女士了?”

    时瑾温声,有礼又周到,气度与涵养都挑不出错,道:“你长我一辈,在秦家,要尊老。”

    尊老?

    苏伏笑了笑,她也就比他大了四岁,三夫人,可真是刺耳。

    在秦家,小辈也好,下人也好,不是尊称她一声三夫人,便是唤一声三姨,唯独时瑾,站在秦家的屋里,倒不失礼貌与尊重,喊一声夫人,像个中古世纪的贵族绅士,礼仪挑不出错来,可要出了秦家的门,便一口一个苏女士,逆骨得很。

    一身风骨,见了谁都不折腰,秦家也就出了这么一个秦六,比谁都像这个家的人,又比谁都不像这个家的人。

    时瑾只是颔首,没有接话,转身离开。

    苏伏放下茶杯:“这么晚了,不留宿?”

    他道:“不留。”

    苏伏眼里有似是而非的打趣:“怕姜九笙等?”

    时瑾脚步顿住,回首,清雅的眸,冷了些:“你虽是长辈,但无权过问我的私事。”

    话完,他出了秦家大门。

    苏伏笑出了声。

    时瑾啊时瑾,你这么一身硬骨头,怎么就折在了一个女人手里。

    她睨了睨眸,眼里闪过滚烫的欲望。

    秦家主楼南边,是二房的楼栋。

    云氏化了个精致的妆,五十多岁的女人,保养得极好,肤如凝脂,指如削葱,穿一身淡青色的旗袍,身姿婀娜,风韵犹存。

    演员出身的云氏,这张脸,自然是翘楚,嘴角牵笑,风情又妩媚,又生了一把好嗓子:“陈嫂,帮我把莲子羹端上来了。”

    秦萧轶坐在复古风格的木椅上,瞧了瞧母亲:“你心情很好?”

    云氏是艺人出身,身材管理十分自律,极少会在这个点进食,除非心情大好。

    云氏笑了笑,瞧了瞧自个儿新做的指甲,眼角化了精致的眼线,一笑便妖娆:“当然,老二被你父亲教训了。”

    秦萧轶好笑,在母亲前面少了几分清冷,穿着家居的衣服,倒显得柔和了许多:“妈,你别幸灾乐祸得太明显。”

    云氏拂了拂头发,将簪子别正了:“我有吗?”

    秦萧轶哭笑不得。

    云氏又想到什么,收了笑:“不过,你父亲怎么想的,不是对老二千般不满吗,怎么老二手里那点东西,他也没收回去。”

    被大房压了这么多年,云氏自然巴不得章云柯母子失势,比起章云柯那洋洋得意的嘴脸,她宁愿时瑾那个阴晴不定的家伙得势。章云柯可是骂了她二十年狐狸精,秦家要被她们母子得了去,以后她们二房哪会有一天好日子。

    秦萧轶自然知道母亲的想法:“收回去了给谁?给时瑾?”她眼里别有深意,“那他就真的一人独大了。”

    云氏不如女儿精明,不大明白:“你父亲不是很器重时瑾吗?他可是八年前就迫不及待让时瑾坐他的位子。”

    秦萧轶端了碗甜汤,优雅地进食:“器重是没错,可也忌惮。”

    时瑾可是把双刃剑。

    她父亲指着用他开辟疆土,可也要防着他犯上作乱自立为王啊。

    云氏没有搭腔,她只知道,时瑾是只狼崽子,危险得很,不能轻易惹就对了。

    云氏突然想到什么,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你哥怎么还没回来?又去哪里鬼混了?”

    哪里?销魂窟呗。

    一想到这个不争气的纨绔,云氏就生气:“陈嫂,给四少爷打个电话,让他滚回来。”秦家翻天覆地,那纨绔倒好,还在外面花天酒地。

    陈嫂赶紧去拨了个电话,说了几句就被挂断了:“二夫人,四少说他正忙着。”

    云氏恼火:“他忙什么?”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玩女人,女明星玩腻了,最近跟一堆女学生乱搞,这个讨债鬼,生来就是来气她的!

    陈嫂怕惹怒了女主人,战战兢兢地说:“打、打牌。”

    云氏:“……”

    这种儿子,她分分钟想塞回肚子里,别说给她去争秦家江山,就是做个人,都嫌他浪费空气!

    秦氏高级会所的包厢里,觥筹交错,满屋子烟草味,乌烟瘴气得灯光都像糊了。

    秦霄周一摔麻将,吆喝:“杠上开花!”

    这厮,又糊了!

    今晚都第多少把了,丫的哪来的狗屎运!

    秦霄周兴头正好,嚷着:“给钱给钱。”

    对面,是江北的一个小开,人称华少,和秦四少是狐朋狗友,经常一起抽烟喝酒打牌睡女人,可以说,和秦四是睡一个女人的铁磁儿!

    华少今天手气臭,拉着个脸:“见鬼,你今天晚上手气怎么那么好。”

    秦霄周咬着烟,捡了桌上的钱,一把塞进身边女人的怀里,顺带摸了一把小美人的腰,非常得意:“老子手气什么时候臭过。”

    秦霄周生得像他母亲,五官很精致,可男生女相,多少有点阴柔,加之常年泡在女人堆里,身体有点被掏空了,两眼无神。

    怀里的小美人穿得很清纯,像个学生,娇滴滴地说:“就是,我们四少最厉害了。”

    秦霄周一口亲在女人脸上:“还是小美人会说话。”

    小美人咯咯咯地在他怀里笑,身子柔软,像条白白嫩嫩的家养蛇。

    秦四少最近的口味都挺清粥小菜的。

    华少一边拿牌一边调侃:“都说牌场得意情场失意,老四,你这是要遭桃花劫啊。”

    秦霄周一个打火机扔过去:“滚你丫的犊子,还桃花劫,酸不酸?膈应人!”

    华少嘿嘿笑着。

    桃花劫?秦霄周不屑一顾,他秦四从十八岁玩女人开始,就不知道什么叫桃花,还劫?约个炮能飞升上天不成!

    摸了半把牌,秦霄周把烟摁了,拉了怀里的小美人坐下:“给我摸一把,我去放个水,赢了算你的,输了爷给你掏。”说着顺带在女人胸口抓了一把。

    小美人一脸娇羞,娇嗔了句:“讨厌。”

    讨厌?

    女人才不讨厌他……的钱,还有他的肾。

    秦霄周拿了烟,撂下一堆狐朋狗友,出去方便。

    放完水,又抽了一根烟,秦霄周从男厕出来,迎面就撞上了个软乎乎的身体。

    胸真特么大!

    秦霄周笑了笑:“对不起啊,美女。”

    美女身材火辣,穿着紧身的红裙,勾唇一笑:“没关系。”

    是个性感尤物。

    可那腰,是真细。

    秦霄周玩心上来了,单手撑在墙上,把人圈外怀里:“一起喝一杯?”

    美人儿嫣然一笑:“好啊。”

    他一把揽住女人的腰,往吧台去了。

    什么情场失意,放屁!还桃花劫?瞎几把胡扯!

    ------题外话------

    来呀,月票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