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83:时瑾与小舅子强强联手

183:时瑾与小舅子强强联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位梁总编,名梁则聪,风行娱乐周刊的负责人,在网络新闻领域,绝对举足轻重。

    大雨连绵,下到了后半夜,雨打窗户,雨滴碰撞,滴滴答答地响,在深夜里,尤其清亮,扰人好眠。

    突然,手机震动,响了许久,不厌其烦。

    黑色大床上里钻出一只手,修长有力,小臂的肌肉线条明显,然后,一张脸露出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没睁开眼,被扰了清梦,眉头死死拧着,很不耐烦:“喂。”

    电话那头,声音清雅,不温不火:“给你送了份大礼,明天记得收。”

    霍一宁眼皮动了动,掀开眼,看了一下来电和时间,有点怀疑:“时瑾?”

    时瑾特有的低音,洋洋盈耳,懒懒的,淡淡的,嗯了一声。

    霍一宁抓了一把头发,火气有点大:“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

    被扰清梦,没脾气才有鬼。

    时瑾云淡风轻,好似半夜扰人的不是自己般,淡淡然道:“一点。”

    还知道是一点啊!

    霍一宁舔舔牙,压住火气:“我查案查到十二点多,”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火气彻底压不住了,“刚睡着不到十五分钟——”

    火气还没发完——

    嘟嘟嘟嘟嘟嘟……

    挂了!

    被挂断了!

    扰人清梦的人,貌似没有一点觉悟。

    霍一宁磨了磨牙,妈的,想打一架。起床,打开冰箱,灌了一整瓶冰水才把火气压下去,回了房间,刚摸到床头灯,枕头上的手机响了一声。

    打开微信,置顶的对话框显示一条未读信息,头像李白、昵称王者峡谷的瑟神。霍一宁点进去。

    是一个表情包,底图是景瑟本人,【我很乖】jpg。

    都几点了,还玩手机,不乖。

    刑侦一队霍一宁:“还不睡?”

    他的昵称两年没改了,因为在刑侦一队干了两年。

    景瑟回得很快,几乎秒回。

    王者峡谷的瑟神:“队长,你也没睡呀!”

    屏幕上方,显示正在输入,不到十秒,又发来一条。

    王者峡谷的瑟神:“我还在拍戏。”

    霍一宁想着回点什么,打了一行字,想了想,又删除了,再编辑,这时微信的聊天界面又弹过来了一句。

    王者峡谷的瑟神:“我演技太差了,一直NG,男主角脸都绿了。”

    霍一宁嘴角勾了勾,隔着屏幕似乎都能看见小姑娘耷拉着脑袋,像只打架打输了的小鸡,一脸颓败。

    她的戏霍一宁也看过,不用刻意去找,打开电视,随便翻几个台,十次有五次能翻到她,国民剧、校园剧、都市剧、宫斗剧,甚至悬疑剧都有,那张漂亮的脸,似乎适合各种造型,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什么造型她都一个表情,用弹幕的话说——大写的尬,总之,只要开了弹幕,十条里有五条骂她演技差的。

    便是不怎么看剧的他也觉得,是真的差,全靠那张脸撑着。

    也不打击小姑娘,霍一宁坐在床上靠着墙,点了一根烟。

    刑侦一队霍一宁:“拍什么戏?”

    王者峡谷的瑟神:“吻戏。”

    霍一宁:“……”

    他一口烟,险些呛到,嘴角上扬的弧度一点一点往下垂,白色烟雾缭绕,映进眼里,像慢动作一般,缓缓散开成白色的芒,竟有几分朦胧的危险。

    足足三分钟,霍一宁没有回微信。

    王者峡谷的瑟神:“队长,你睡了吗?”

    一分钟后,没有回复。

    王者峡谷的瑟神:“哦,睡了呀。”

    很快,又发来一条。

    王者峡谷的瑟神:“那晚安。”

    连续三条微信,听不见声音,也看不见人,却似乎能具象化,仿若能看见一个小姑娘抱着手机,毛绒绒的脑袋越垂越低,肩膀耷拉无精打采。

    最后,她发了一个表情包来结束聊天,【瑟瑟的小心心今天也放你这里】jpg。

    霍一宁压着的嘴角,若有若无地抽了一下,松动了,发出一声轻轻的低笑。

    这个小姑娘啊,磨人。

    刑侦一队霍一宁:“没睡。”

    他两个字刚发过去,很快,屏幕上就显示正在输入。

    王者峡谷的瑟神:“你怎么那么久不回我呀?”

    文字后面,还跟了一个表情包,【瑟瑟在寒风中瑟瑟发抖】jpg。

    真不知道这姑娘哪来那么多用她自己做底图的表情包,静态的,动态的,包罗万象,各种表情,也不知道是哪里截来的图,若是她演戏时的表情也有这么丰富,至少不会有一半的弹幕骂她没演技了。

    霍一宁打住思绪,回了两个字。

    “抽烟。”

    王者峡谷的瑟神:“队长,抽烟对身体不好。”

    霍一宁抖了抖烟灰,笑了声,把烟屁股咬在了嘴里。

    做刑侦的,哪有几个不抽烟的,便是父母耳提面命了这么多年,也戒不掉。

    王者峡谷的瑟神:“不抽了行不?”

    三句话,带一个表情包,【乖乖,你就从了我吧】jpg。

    霍一宁盯着那个图片看了很久,小姑娘泪眼汪汪,巴巴地看着,瘪嘴,又委屈又可怜的样子。

    他鬼使神差地把烟从嘴里拿下来了,然后打了一行字。

    刑侦一队霍一宁:“那你别拍吻戏。”

    中邪了。

    管人家拍不拍吻戏。

    霍一宁突然有点烦躁,又把烟嘴放回嘴边,狠狠抽了一口,像泄愤,更像认命。

    王者峡谷的瑟神:“为什么啊?”

    为什么?

    为什么要管这个小姑娘,为什么半夜不睡觉浪费时间打字聊天,为什么每次打开电视就下意识找她的影子,为什么看见弹幕骂她就想全部拉出来毙了,为什么不想她拍吻戏?

    妈的,他还不知道为什么。

    居然就得认命。

    霍一宁把抽了一半的烟摁进了烟灰缸里,回了一句。

    “有伤风化。”

    别人拍吻戏他不管,她拍,不行。

    这次,隔了很久,景瑟才回她。

    王者峡谷的瑟神:“我都是借位的。”

    表情包:【你凶我!】jpg。

    霍一宁愣了一下,撤回了上一条,竟有些慌张失措。

    很快,景瑟的信息发过来,连着五条,一条挨着一条,紧凑又迅速。

    王者峡谷的瑟神:“我已经看到了,撤回也没用。”

    王者峡谷的瑟神:“我一直盯着手机。”

    王者峡谷的瑟神:“队长,你和我爸一样不讲理。”

    王者峡谷的瑟神:“老古董。”

    最后,是一个表情包:【你的小仙女有小脾气了】jpg。

    表情包是张静态图,她抱着手,头甩到一边,噘着嘴,脸颊气鼓鼓的。

    嗯,把她惹生气了。

    霍一宁捏了捏眉心,沉吟了须臾,从收藏的图片里,找了一个表情包,发过去。底图是景瑟,一个小人儿跪地,头很大,占了大半张图,泪眼汪汪,搓着手,【我错了】jpg。

    她发过的图,他全部存了,可是从来不用,他自己也觉得非常莫名其妙。

    图发过去不到五秒,景瑟也回了个图。

    王者峡谷的瑟神:【你的小仙女已经原谅你了】jpg。

    呵。

    真乖,想欺负,想……

    艹!

    霍一宁骂了一句粗,掀了被子,下床,跑去浴室,开冷水,冰凉的水流兜头淋下,低头,看了看身体的反应,暗骂了句禽兽。

    霍一宁。

    做个人啊。

    被扔在床上的手机还在响。

    王者峡谷的瑟神:“队长。”

    王者峡谷的瑟神:“队长。”

    王者峡谷的瑟神:“睡了吗?”

    王者峡谷的瑟神:“那你睡吧。”

    王者峡谷的瑟神:“我去拍戏了。”

    王者峡谷的瑟神:【你的小仙女给你比了个小心心】jpg。

    翌日,天光破云。

    一场雷雨之后,天空是淡淡的蓝,清澈又透明,雨后,空气里充斥着青草的味道,混着泥土。

    太阳才刚刚露出半扇弧形,过了八点。

    床头柜上的手机急促地响了几声,大床里的人才撑起身体,手绕过怀里的女人,接起手机。

    电话里,男人语速很急:“二少,出事了。”

    秦明立睡意散了,理智回笼,扬扬眉:“是不是时瑾——”

    对方焦急地打断:“是您。”

    秦明立微愣。

    电话那头,秘书战战兢兢地说了后半句:“您被报道了。”

    秦明立怔了片刻,从床上坐起来:“说清楚,怎么回事?”

    “您和杨部长他们在会所玩乐的视频,被、被曝光了。”顿了顿,秘书又道,“风行娱乐周刊爆料之后,微博上很多大V都转了,视频传播得太快了,而且是凌晨发出来的,公关部被杀了个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阻拦。”

    秦明立如遭雷击。

    挂了电话之后,他打开平板,查阅完实时热搜后,脸色青了。

    【秦氏会所藏污纳垢】、【官商同流合污】、【秦氏娱乐陪睡门】,前三条,都是这个视频引发的热议。

    只发了一小段视频,前后不到六十秒,地点是秦氏旗下的高级会所,男男女女衣衫不整,政要人员与十八线女明星同框作乐,都是熟悉的面孔。他也露了脸,那几个女明星便是他带来的,全是秦氏娱乐的艺人。

    “啪!”

    秦明立把平板重重摔在桌上。

    床上的女人翻了个身,揉揉眼睛:“二哥。”被子里伸出一截皓腕,拉着被角往下滑落了一寸,女人露出一张秀气的脸,正是小乔,不着寸缕,胸前密密麻麻全是咬痕,她裹着被子坐起来,声音沙哑娇柔,“怎么了?”

    秦明立掀开被子,拿了件裤子套上:“我们被时瑾耍了。”

    小乔怔住,睡意全消。

    柜上的手机突然振动。

    秦明立看了一眼,是他父亲秦行,他放到耳边,立刻砸来一句话:“立马给我滚回秦家!”

    随即,通话被挂断了。

    名不见经传的艺人陪睡高官,不用任何修辞,所有矛头也会指向娱乐公司,以及背后的秦氏。贿赂、卖。淫、官商勾结、逼良为娼、潜规则,哪一条都能搞到他秦家吐血。

    秦明立气极,一个电话打到了风行娱乐周刊:“梁主编,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发的明明是时瑾的视频,到头来却是他自己被反咬了一口。

    对方语气却不以为意:“二少,我是生意人,明码标价,谁价高,我听谁的。”

    果然,是时瑾授命。

    秦明立气急败坏:“梁则聪——”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再拨过去,已经无法接通,秦明立气得摔了手机,起身去开电脑,果然,时瑾那段视频,已经不翼而飞了。

    他重重一掌拍在桌上,右手没有戴手套,缺了半截的尾指狰狞可怖,红着眼看床上的人:“你拍的那段视频,手机里还有没有?”

    小乔立马摸到枕边的手机,翻找无果,脸上血色一点一点褪下:“我明明没删掉,怎么会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

    时瑾一只手都能遮天了,还有什么他做不出来的。

    秦明立盯着小乔,目光如炬:“时瑾什么时候盯上你的?”

    她茫然失措地摇头:“我不知道。”

    她根本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暴露的,更不知道手机在什么时候被动了手脚。

    她咬着唇,气音微颤,又惧又惊:“那他为什么不揭露我?”

    秦明立冷笑,一双鹰眼里,火光冲天:“因为他不知道你背后的人是我。”

    这下,顺藤摸瓜全部交代给时瑾了。

    时间倒回到昨晚十点。

    时瑾书房里,少年怒目圆睁,指着对面的人怒气冲冲地骂:“你太过分了!”

    时瑾敛眸:“嗯,我太过分了。”

    “……”

    姜锦禹气得摔门而出,十分钟后,抱着电脑回来,连好线路,始终冷着一张俊逸漂亮的少年脸:“把那个手机里的追踪主程序发给我。”

    时瑾的电话放在桌上,开着免提,他简明扼要,直接命令:“秦中,把东西发过来。”

    姜锦禹坐在电脑前,白皙的手指落在黑色键盘上,飞快地敲着,屏幕上,满页的字符在滚动。

    十分钟后,程序破解。

    姜锦禹换了一台电脑,远程操控桌面:“视频从这个手机传送到了这台电脑,”调出属性,他转头看向时瑾,“这是ip终端。”

    是秦明立。

    果然,幕后是他。

    时瑾站在少年身后,微弓着身,神色自若,问:“能删除视频源?”

    姜锦禹没好气:“能。”

    时瑾沉吟须臾:“拷贝一份给我,然后全部删除。”

    姜锦禹回头,瞪他。

    时瑾倒镇定,眸光清润,语速不急不缓:“我有专业的团队,也能做到我的要求,锦禹你执意的话,可以不做。”顿了顿,语气软了几分,“不过,你的速度最少会快两倍,事关你姐姐,我必须争分夺秒,所以,恳请你帮忙。”

    口吻极其郑重其事,时瑾极少这样拜托人。

    见少年没有立刻回答,时瑾想了想:“我可以付你两倍的酬劳。”

    在他的处事观里,除了姜九笙,其他任何人,任何关系,任何形式的往来,都是交易,白纸黑字,你来我往,互不相欠。

    姜锦禹只给了冷眼:“不稀罕。”转头,手指落在键盘上,飞快动作,突然,顿了一下,他停下来,看着屏幕上的代码,“视频正在传送中。”

    果然,秦明立一拿到视频就会曝光。

    时瑾眼色微沉,似一汪浓黑的墨:“查得到地址?”

    姜锦禹调出追踪程序,侵入对方网址,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漆黑的瞳孔随着手指的动作飞快转动。

    半分钟后,少年舔了舔唇,道:“风行娱乐周刊。”

    娱乐巨鳄,梁则聪。

    时瑾微微凝了眸,白皙修长的手指修剪得整整齐齐,不急不缓地敲着桌面,指尖一顿:“能替换视频?”

    少年侧脸笼在灯光里,白得发光:“能。”

    时瑾转身,拿起桌上的手机:“秦中,把你上周弄到的那个视频发过来。”吩咐完,转头看向姜锦禹,“用这个视频替换。”

    姜锦禹等了半分钟,接收到了秦中发来的视频,替换梁则聪设备里的视频,并且删除之前的视频源,所有操作一气呵成,手指高频点击,有些刺痛,他停下来,活动活动手指关节,唇角勾了勾:“好了。”

    时瑾摸摸他的头:“很棒,谢谢。”

    姜锦禹:“……”

    时瑾愣了一下,略微僵硬地收回了手,转身,背着少年与秦中通电:“联系风行娱乐的梁则聪,让他开价。”

    视频被替换了,梁则聪肯定会去找秦明立说明,怎会伙同他这边去反咬秦明立。

    秦中有所顾虑:“梁则聪和二少有交情,恐怕没那么容易配合。”

    时瑾略沉吟,不温不火的语气:“如果用钱搞不定,就用别的办法。”

    威逼利诱,不择手段。

    一贯都是时瑾的领域。

    秦中会意:“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时瑾转头,刚好撞上少年怒气冲冲的眼睛,正瞪着他。

    他指责:“坏、人!”

    少年说话语速慢,有些磕磕巴巴,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也难得因为气愤有了生动鲜活的表情,目光直勾勾的,气鼓鼓地瞪人。

    时瑾还是第一次发觉,这小孩,挺可爱。

    他笑了笑:“嗯,我是坏。”拍了拍少年的肩,声音温和,说,“我越坏,你姐姐越安全。”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姜锦禹不瞪他了,不过,语气依旧恶声恶气,重重咬字,威胁:“你要敢对我姐坏,”他咬咬牙,“黑你。”

    似乎觉得不够解气,不够铿锵有力,他着重强调:“一辈子黑你。”

    时瑾轻笑。

    姜锦禹不理他,抱着他的电脑出去了,五分钟后他手机收到了一条到账信息。

    转账人,时瑾。

    金额,2000000。

    留言:IT技术酬劳,两倍。

    处理完整件事,已经十二点多了,时瑾随便冲了个澡,放轻动作回了房间,没开灯,怕吵着床上的人儿,他下意识屏住呼吸,刚躺下。

    姜九笙从被子里滚过去,抱住了他的腰。

    时瑾躺下,把她抱进怀里:“我吵醒你了?”

    姜九笙埋头在他胸口蹭:“我没睡着。”习惯太可怕,时瑾不在,她半点睡意都没有,这会儿看见了他,眼皮才有些重,微微困意席卷,她说话都带着鼻音,“怎么这么久?急事吗?”

    她睡觉喜欢把空调开得很低,时瑾摸了摸她的脸,冰凉冰凉的。

    他的温度调高了两度:“嗯,急事。”捂暖了手,捧着她的脸,俯身亲了亲,说,“白天我们在休息室被拍了。”

    姜九笙错愕地愣了许久:“谁?”

    “你那个助理。”

    她眉头紧紧拧着:“被曝光了吗?”

    她和时瑾,都算是公众人物,这样的视频若是曝光出去,网上必定不会有什么好的言论,即便他们是情侣,即便他们在自己的休息室,也会有很多声音,很多舆论。

    时瑾摇头,揉揉她皱着的眉头,安抚:“没有曝光,我拦下了。”他缓缓解释,“我在她手机里装过追踪程序,她把视频发给了她的幕后。”

    没有流出去就好。

    姜九笙松了一口气,猜测:“是秦明立?”

    时瑾低头,贴着她的脸蹭了蹭:“真聪明。”

    ------题外话------

    这本书叫暗黑系暖婚,目前写得都是暖婚,暗黑系可能大概也许……在后面,我觉得口味可以再重点,你们觉得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