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81:锦禹的秘密,自闭症是人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九笙问时瑾:“温氏银行真的漏税了吗?”

    时瑾蹲下,手撑在她膝上:“你弟弟黑过温氏的内部资料,小打小闹可以,要一击即中,很难。”他耐心好,同姜九笙娓娓道来,声音裹挟着春天的夜风,听得悦耳,“温氏的大账目都是温志孝亲自经手,他多疑谨慎,要抓到大把柄不太可能,而小账目,下面多的是顶罪的人,动不了温家的根本。”

    群架那个案子,若温书甯死咬着不撤诉,就算姜锦禹挖出来的账目呈到了税务局,恐怕,她也脱得了身,顶多左膀右臂脱一层皮。温书甯只是投鼠忌器,顾全了大局,才撤诉,以便息事宁人。

    华夏南方七省,温家举足轻重,资金链几乎占据了市场五成,哪有那么容易击垮。

    此番,温志孝父女一同进了局子,想必,时瑾送的礼不轻,姜九笙好奇:“你的证据是怎么来的?”

    温家人谨慎,黑料不好挖。

    时瑾把牛奶喂到她嘴边:“只是陪他们小打小闹,都是些小账目。”放下杯子,给她擦了擦嘴,坐到她旁边的位置,拿了条毯子裹住她,再连人带毯抱进怀里,时瑾这才说了后一句,“不过,我弄了点障眼法,够那对父女在局里坐一个月了。”

    姜九笙问:“帮林安之?”

    “顺便而已。”他啄了啄他唇角,刚喝过牛奶,有淡淡的奶香,微甜,他有些忍不住,又去啄了两下,心不在焉地回她的问题,“一个月时间,林安之能在温氏银行里翻出什么浪,要看他自己的能耐。不过,他的事我不关心,给他方便也只是顺带。”

    就是说,是时瑾想与温家为敌。

    姜九笙猜想:“秦家和温家有矛盾?”

    时瑾摇头,淡淡说了一句:“我纯粹是看温氏不顺眼,想搞他们。”

    “……”

    她无言以对了。

    突然手机响,是莫冰。姜九笙走到一旁接听:“莫冰。”

    莫冰开门见山,情绪平静:“是时瑾吗?温书甯的订婚宴。”

    温书甯订婚宴出了丑,上了娱乐头条,并不是什么秘密,莫冰定然也是知晓的,姜九笙便也没有隐瞒:“嗯,他看温家不顺眼。”

    莫冰没有再说什么。

    姜九笙岔开话题,问:“过得怎么样?”

    她说:“很好,等我爸妈身体养好了,我会跟他们出国去旅游。”

    声音很平静,却像没什么力气,竟有些沧桑。

    很好?

    怎么可能好呢,那样的伤口,就算长好了,也会留疤,会留一辈子的印。

    姜九笙坐在吊篮椅里,说:“散散心也好。”

    时瑾过去,抱着她坐下,不说话,安静地看她。

    莫冰默了会儿,突然说:“昨天晚上我睡不着,打开窗,看见林安之站在我家楼下。”她停顿,“门卫说他最近经常来,一站就是一晚,然后抽一整晚的烟。”

    姜九笙没有接话,听她说。

    莫冰苦笑:“笙笙,我是不是很残忍?”她不能见他,怕哭瞎眼睛,怕好不了。

    姜九笙心情也有些压抑:“没有。”

    她懂的,有些人,注定活在生命里,却不能活在生活里,就像林安之之于莫冰,或许等她伤口长好了,等心坎不疼了,等他一身清白,等他卸下仇恨,等彼此相见不会泪流了,才能问候,才能心平气和地各安天涯。

    莫冰笑了笑:“我是怎么了?怎么又说起他了。”

    怎么了,怎么又流泪了……

    挂了电话,姜九笙心情不太好,抱着时瑾的腰,蹭了蹭。

    像只受了委屈的猫。

    时瑾抱着她,拍拍她的背,无声地哄。

    不大一会儿,时瑾的手机响了,姜九笙看了一眼,没有来电,她不认得:“谁的电话?”

    时瑾道:“秦行。”

    温家的面子刚丢,秦行的电话就来了,姜九笙想:“估计是打来训话的。”

    时瑾点头:“嗯。”他直接按断了,“训话的内容就没有必要听了。”

    她也这样觉得。

    姜九笙换了个姿势,躺在时瑾腿上:“你为什么不存号码?”开始她还以为是没有开来电显示,全是数字,没有存名字。

    时瑾解释,声音清越好听:“我记得住,而且,我喜欢电话簿里只有你一个人。”

    姜九笙拿他的手机看了又看。

    他给她的备注是宝宝。

    心情顿时好了,她抱着时瑾轻笑,想亲他。

    中南秦家。

    书房里,气氛十分冷,屋里的人都紧绷着神色,屏气凝神,直到啪的一声,秦行怒摔了手机。

    他打了三次,全部被时瑾挂断了。

    秦行火冒三丈不止。

    书房里气压低得不像话,大夫人章氏上前,给秦行斟了一杯茶,用长辈的口吻数落道:“时瑾越发没有规矩了,他连您这个父亲都不放在眼里,以后这个秦家,还有谁能管得了他。”

    话里话外,都是对时瑾的不满。

    秦行抬眼,冷冷一瞥,章氏便立马闭了嘴。

    秦明立趁势道:“父亲,生态园那个项目,可能要中断了。”他抬眼,打量秦行的脸色,继续道,“这个案子温家也是合作方,如今时瑾与他们撕破了脸,就算温氏不撤资,我们秦氏也用不得他们的资金了。”

    秦家与温家素来井水不犯河水,温家是华夏南七省财力名列前茅的家族,与秦家自然有生意往来,如今,时瑾不仅破坏了温二小姐的订婚宴,还把温家父女送去了税务局喝茶,是彻彻底底撕破了脸,没有转圜余地了。

    梁子结下了,哪还敢合作,可别请君入瓮了。

    秦行思忖后,不容置喙地说:“直接把项目扔给时瑾,让他处理。”

    秦明立大惊:“父亲——”

    秦行面露不耐,直接打发:“行了,都出去。”

    母子二人都不甘心,也不敢忤逆,沉着脸出了书房,门一关上,章氏就忍不住抱怨:“你父亲真是老糊涂,都这个时候了,他还向着时瑾,不问责也就罢了,还把你的项目抽出来给时瑾,”她气不过,骂了句,“助纣为虐的老家伙!”

    秦明立冷着脸,提醒章氏:“母亲,慎言。”

    章氏咬咬牙,强忍着不发作。

    “说什么呢,这么生气。”苏伏端着果盘,朝书房走来,穿一身旗袍,姿态优雅,一双茶色的眸子,美则美,有些妖异。

    秦明立收敛神色:“不劳三姨费心。”

    秦家除了时瑾与秦明珠,明面上,小辈都尊称苏伏一声三姨,即便,她年纪尚轻。

    苏伏只是笑笑,也不生气,推门进了书房,章氏冲着她后背低声骂了句:“狐狸精。”

    可不就是狐狸精。

    苏伏来秦家的时候,才二十岁,像个稚嫩的学生,转眼十年,她已经成了秦行耳边最厉害的那股枕边风,秦家大大小小生意,她虽不接手,可却全部说得上话,秦行对她极其信任。除了秦萧轶,她是唯一一个手握秦家股份的女人,秦行两位正室的夫人都没有那样的优待。

    不仅是狐狸精,还是只手段了得、高深莫测的狐狸精。

    书房里,秦行见苏伏进来,脸色稍霁。她端了果盘过去,重新斟茶,手法娴熟,滤了三遍茶籽才端给秦行。

    “这件事,你说说看。”秦行突然问。

    苏伏自然知道他所问何事,从善如流地回:“如果能趁这个机会,收了温家也没什么不可。”

    秦行嗤笑了声:“你倒跟时瑾一样,胃口大得很,也不怕撑着。”

    温家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私行,财力可见一斑,温志孝又是只老狐狸,在商场打滚了这么多年,黑白两道都有交涉,人脉与手腕都不凡,哪有那么容易被吞。

    他倒想吞,说得容易。

    苏伏坐在秦行腿上,身子柔软地靠着他,嫣然笑道:“还不是和秦爷您学的。”她捻了颗葡萄,剥好,喂到秦行嘴边,说,“秦氏要扩大版图,还差了一条稳固的资金链,温氏银行就刚好能补拙,我们秦家要在南方七省独大,这脸皮,早晚也得撕破。”

    扩大秦氏的版图,是秦行半生的抱负。

    南方地下交易,秦家近乎占了七成,还差三成就是秦家的天下了。

    秦行耳鬓微白,脸上已见岁月的痕迹,唯独一双鹰眸炯炯有神,全是野心与欲望:“你可别忘了,还有个西塘苏家。”

    百年前,南方七省,苏家名望极高,是望族,同样,也是地下王国。不过,苏家当家当年迷上了个女人,从此便退了,低调得像没有存在过。

    不过,世人忘了苏家,秦家可不能忘,毕竟,是同行。

    苏伏莞尔轻笑:“苏家都隐世几十年了,哪里还翻得出什么浪。”

    秦行不以为然:“金三角那块种植地,苏家还在嘴里叼着呢,隐世?把肉吐出来先。”

    说到金三角……

    苏伏顺口便问道:“下个月那笔生意,爷打算让谁接手?”

    秦行没有表态,反问了怀里的女人一句:“你觉得谁合适?”

    苏伏纤纤玉手攀上秦行的肩,似笑非笑地说:“该让时瑾去试试水了。”

    秦行不置可否,灼灼盯着女人略带混血的面容,眼神锋利:“我秦家,除了时瑾,就数你眼睛毒。”

    整个秦家,最懂他的,也当数她。

    苏伏娇俏一笑,眼角微微勾起,妩媚却略带野性:“那还不是爷您教得好。”

    再说章氏,在秦行那里吃了火气,刚回大房独栋的小楼,便看见二子背着旅行包从楼上出来。

    半年没见,昨晚刚回来,今天就走。

    章氏不满:“你才刚回来,又要去哪?”

    秦明珠低着头,染了一头张扬的奶奶灰,衬得面色更冷,神色淡漠:“俱乐部。”

    态度冷漠,我行我素。

    整个秦家,最不争不抢,甚至连面都不露的,就数老九秦明珠。

    章氏怒火难消,便数落道:“天天就知道游戏,我怎么教出你这样的儿子。”她倒指着老九能帮衬他兄长,总好过成日游戏,尤其是,他与时瑾来往过密,这让章氏非常不满。

    一直低头走路的秦明珠抬了头,半眯着眼,眼里原本的几分惺忪懒倦消失殆尽了:“十四岁之前,我跟着六哥,是他带着我,十四岁之后,您就送我出国了,您教我,”他看着章氏,“是什么时候的事?”

    章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秦家这样的家庭,亲情淡泊,你争我夺从来没有休止过,当年,为了避免两个儿子争权,她将二子送出了国,也从来没有亲自教养过,素来不亲近。

    秦明立刚好从外面进来,听到这里,冷了脸:“你怎么这么跟母亲说话。”

    秦明珠舌尖顶了顶腮帮子,懒懒散散地耷拉着脑袋,头发有些长,有些遮眼,皮肤很白,淡淡扔了句:“小时候没人教,不懂礼貌。”

    说完,他直接走人,刚迈出门口,又顿住,回头,表情像没睡醒,说着玩似的:“母亲,你应该庆幸我还对游戏有兴趣,要是哪天我没瘾了,二哥就该睡不着了。”

    扔完这句,秦明珠把卫衣的帽子扣上,转身出去了。

    章氏与秦明立都怔住了。

    果然是时瑾教养过的,再无害的表面,再装得像奶狗,骨子里,也还是只小狼崽子,牙齿利着呢。

    刚走出秦家不久,秦明珠的手机响了。

    他接起来,漫不经心的语调:“什么事?”

    是战队里的打野大飞:“队长,你在哪呢?肖哥说你再不回来训练,就扣你睡觉时间。”

    秦明珠懒洋洋的,很困的样子,眯了眯眼睛:“明天上午回。”

    大飞迟疑了下,还是问候了一下自家队长:“队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最近状态不对啊。”队长这几天状态很有问题,小奶狗变疯狗,打游戏就是一顿通杀,每天除了睡觉,就是盯着手机发呆,也不知道在刷什么,总之,跟女人更年期似的,性情大变,大飞旁敲侧击地试探,“失恋了?”

    秦明珠直接摁掉了电话。

    他踢了踢地上的石子,烦躁!

    月初,又有新料爆出。

    影帝林安之息影,入驻温氏股东高层,结束演艺生涯,至此从商。

    林安之的粉丝一时接受不了,疯狂攻击温书甯这个本来就不被女粉喜欢的影帝未婚妻,没别的理由,温书甯大了林安之七岁,现在还在税务局协助调查,粉丝喜欢不起来,天天求分手。

    另外,《三号计划》官宣开拍,演员阵容,苏问,秦萧轶,姜九笙。

    网友炸了,这阵容,不火没天理。

    苏问不用说了,微博粉丝量破了世界记录,热度话题量从来就没有消停过,女粉一波比一波疯狂,而且众所周知,苏问的女粉有钱,任性,把自家偶像当祖宗供,苏问的电影,没有不爆的理由。

    秦萧轶又是双料影后,有颜有演技。

    再加上姜九笙,转型演员后的第一部作品,谍战片,再看姜九笙那一身气质,光脑补她拿枪的姿势,粉丝都能刷三天三夜,腿都不带合拢。

    总之一句话,年度最热电影,没有之一。

    姜九笙最近很忙,演唱会在即,她又刚换了经纪人,还在磨合期,得不了空闲。温书甯订婚宴砸了之后,温书华多次要来接姜锦禹回温家,电话一天数个,锦禹也不吭声,不表态,沉默以对,照样在御景银湾住着。

    这日黄昏,夕阳将下。

    小区的可视对讲接到了时瑾这里,保安说,一位姓温的年轻小姐到访。

    是温诗好,她来接姜锦禹。

    姜九笙陪他一起下去,没有露面,她在小区的雪松树下等少年归来。

    没有进小区,姜锦禹穿着件家居的运动服出去了,双手揣着兜里,夕阳下,少年神色懒懒散散。

    温诗好打量了他一眼:“行李呢?”

    姜锦禹垂着眼,没有表情:“我不回去。”

    温诗好完全不由分说,用命令的口气:“去收拾东西。”

    对面的少年这才抬了头,以往总是空洞无神的瞳孔,黑白分明,有了神采,他咬字慢,很重:“我不回去。”

    满眼坚韧倔强。

    这模样,像姜九笙。

    “姜锦禹!”温诗好忍无可忍,怒喝了一声,疾言厉色地朝少年质问,“你知不知道,你爷爷和小姨都是被时瑾送进看守所的!”

    他呢,还住在时瑾的公寓里,一天一天,脱胎换骨,越来越不像那个自闭沉闷的少年,眼里有了坚持,有了光,像牵线的木偶挣脱了束缚,变得不受控制。

    少年还是神色淡漠,仿若事不关己:“如果他们没做坏事,能进去,也能出来。”

    温诗好简直不敢相信,这种话,居然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姜九笙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能让你六亲不认,你还真以为她是你姐姐?她不过是——”

    姜锦禹抬头。

    温诗好顿时打住了嘴边的话,压下满腔怒火,哑着嗓音重申:“跟我回去。”

    姜锦禹置若罔闻,扭头往小区里走。

    温诗好死死盯着少年笔直的后背,眼里全是怒火:“你可以走,有本事这辈子都别再迈进我温家的大门。”

    他顿了一下,毅然抬了脚。

    夕阳落下,拉长了少年的影子,形影单只,笔直地落下,倔强又坚定。

    小区里四季常青的雪松树下,有人在望着他,眉眼清淡,很温柔,绯红色的晚霞,漏过树影落在她侧脸,连斑驳都是暖的。

    他不想回温家,这里,才有等他的人。

    姜锦禹走过去:“姐姐。”

    姜九笙眸光清澈,淡淡的:“嗯。”

    他问,带着小心翼翼的期待:“我以后跟你过好不好?”

    她笑了笑,点头:“好啊。”

    夕阳一点一点没入地平线,斜斜打下,地上有两道影子,一前一后,隔着两步距离,在慢慢移动。

    少年走在左边,十六岁的年纪,已经长得很高,有点清瘦,背总是挺得很直,他侧着头,看身边的人,眼神很亮,专注又执着的样子。

    “我讨厌温家人。”

    姜九笙问:“为什么?”

    至少,温书华看起来对他不坏,而且总归是血脉亲人,温家再狠,虎毒还不食子。

    姜锦禹转开眸子,低了头,低声地说:“我会有自闭症,是她们不想让我健康地活着。”

    姜九笙蓦然停住了脚:“她们是谁?”

    少年盯着鞋尖,单薄的肩膀耷拉着,缓慢地说:“温书甯,”抬了头,眼里苍凉,“还有我母亲。”

    他眼底,一闪而过,有绝望,还有隐忍着的愤怒。

    他的自闭症,竟是人为。

    姜九笙垂在身侧的手稍稍紧握了,正视着少年的眼睛:“锦禹,你在温家到底还发生过什么事?”

    他会变成这样,会负一身沧桑,那是受了多少的苦痛。

    温家,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龙潭虎穴,连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当年,他才八岁,还那么天真无邪。

    少年垂下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底的痛色:“姐姐,等以后,”他一字一字地说,像下定了决心,坚定不移,“等以后我的病好了,我就都告诉你。”

    她不懂:“为什么要等病好了才能说?”

    因为有精神缺陷的人,不能作为证人,因为心智不全的人,说什么都不会有人信。

    姜锦禹伸手,拉住姜九笙,软软地求:“姐姐,不问好不好?”

    姜九笙沉默了很久,牵住了少年冰凉的手:“好。”

    ------题外话------

    这章其实信息量很大,不剧透,你们猜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