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80:当醋桶时瑾遇上姐控小舅子

180:当醋桶时瑾遇上姐控小舅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上乘的办法不是杀人,是让对方求死不能,还不脏了手。”

    举止优雅,只是,这说出来的话,可不优雅。

    时瑾的手腕,哪止狠毒。

    林安之眸底闪过一抹豁然,显然听进去了。

    时瑾将桌上的文件袋推过去:“这是温氏银行百分之五的股份。”从外套里掏出一支笔,在文件袋上写了一长串数字,合上笔帽,“记得折成人民币打到这个账号里。”

    他可不管闲事,更不吃暗亏。

    说完,时瑾起身,步子悠悠,芳兰竟体谦谦君子,如珩如玉。

    六点,时瑾去天宇接姜九笙,她已经等了三刻钟了。

    坐进车里,姜九笙问:“今天怎么这么晚?”

    时瑾俯身给她系好安全带:“去了一趟看守所。”

    手牵住她的,时瑾给了她一张黑色的卡。

    她不明就里:“什么?”

    时瑾道:“钱。”

    好好的,为什么给她钱。

    姜九笙有点费解:“为什么给我?”

    “上交。”时瑾发动车,理所当然的口吻,“我的钱都是你的。”他的动产不动产,都找律师公证了,全部归在他家笙笙名下。

    这张卡,自然也是以她的名义开的。

    姜九笙一向对钱财不过问,随口问了句:“里面有多少?”

    时瑾专注地开车,看着前面的路,轻描淡写地回:“现在还没有,过几天就有了,大概,”顿了短暂时间,“六个亿。”

    姜九笙:“……”

    六个亿,换算一下,她得卖多少专辑,嗯……那一定是个天文数字。姜九笙突然觉得这张卡有点烫手了,回了家,得藏起来。

    她以前只知道她家时医生有钱,可不知道,这么有钱。

    回了御景银湾,天已经黑了,一开门,一大一小两个影子守在门口,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是姜锦禹和博美。

    少年抿唇,笑起来有一个很浅的酒窝:“姐姐。”

    少年脚边,一只圆滚滚的白球,摇头晃脑,也叫唤:“汪汪汪!”

    一人一狗,格外得和谐,画面格外得暖,姜九笙心里像淌了一股暖暖的水流,心情十分舒畅,上前,特别自然地摸了摸少年额前软软的短发:“今天做了什么?”

    姜锦禹不爱说话,吐字很慢,很简短,不过姜九笙的问题,他都会很耐心地回答,很乖巧。

    “写程序。”他还说,“拼图。”

    姜九笙进了屋,看见了沙发上零零散散的拼图碎片:“会无聊吗?”

    “不无聊。”姜锦禹去倒水,一半凉一半热,摸了摸杯底的温度,刚刚好了才递给她,“姐姐喝水。”

    又乖,又有礼貌。

    姜九笙笑着接过去:“谢谢。”

    少年抿唇,嘴角扬起一点点,似笑非笑,浅浅的,唇红齿白,精致又好看。

    姜九笙看了看沙发上拼到一半的成品,不难认出来,是她的照片,灰色调,由很多张小照片组成:“这个拼图我的粉丝也买过,要拼很久。”

    五百二十张小图,拼一张她的大图,色调十分相近,并不好拼,不过,姜九笙的粉丝似乎不少玩过的,还在微博上晒了拼图时长,最短记录也要半天。

    姜锦禹说:“四个小时。”他坐在沙发上,博美就坐他腿边,“拼好了送你。”

    姜九笙欣然接受:“好啊,我会裱起来,挂在卧室里。”

    她的话刚说完——

    冷不丁,后面飘来时瑾的声音:“我不同意。”

    只要涉及到第三方,尤其是异性,时瑾就不顾绅士涵养与风度,会斤斤计较。

    姜九笙:“……”光顾着跟锦禹说话,忘了时瑾了,她回头,尽量自然地转移话题,“时瑾,我饿了。”

    时瑾还站在玄关。

    他看了看手表:“五分钟。”玄关的灯斜着打过去,将他好看的侧脸切割成半明半暗的两部分,“我在门口站了五分钟,你才想起我来。”

    姜九笙:“……”

    她竟无言以对。

    时瑾垂眸,喜怒不明:“今天晚上不做饭了。”

    被惹生气了,要罢工了。

    姜九笙哭笑不得,顺着他的脾气:“那不做了,叫外卖吧。”转头问了沙发上的少年一句,“锦禹想吃什么?”

    姜锦禹回答:“鱼。”

    姜博美:“汪!”想吃肉!

    “好。”姜九笙又转头问时瑾,“你呢?”

    时瑾径直往书房走:“我不饿。”

    他进了书房,啪的一声,重重关了上门。

    姜九笙摸摸鼻子。

    下一秒,书房的门打开,时瑾又出来,扫了一眼沙发上的拼图碎片:“那个拼图我也买过,我只用了两个小时。”

    说完,啪的一声,又关上了。

    姜九笙哑然失笑,以前不知道,她家时美人居然还有这样孩子气的一面,大概……因为锦禹也是个孩子吧,时瑾没办法用成年人的方法来表达他对姜锦禹的不满,绅士风度更不可能,拈酸吃醋的人,还要维持涵养,那是天方夜谭。

    “汪!”

    姜博美很开心,就是莫名很嗨,看见爸爸吃瘪,它嗨得根本停不下来。

    姜锦禹心情也不错,把脚边的姜博美抱起来,按照大小顺序把它放在两个抱枕后面:“姐,你要去哄他吗?”

    姜九笙顺了顺博美的狗毛:“嗯,不然以后我们都没饭吃了。”

    锦禹秀气的眉头拧了拧,很快又疏散开:“那我帮你叫外卖。”

    这么一对比,锦禹就显得特别乖巧懂事,大方听话。

    姜九笙端了果盘和牛奶去书房,时瑾端坐在电脑桌前,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继续看电脑。

    她放下果盘:“在做什么?”

    时瑾关了邮箱,转而看向她:“处理酒店的事。”

    往常,只要她在身边,时瑾不会处理公事,像他说的那样,她在,他集中不了注意力,满脑子只有美人入怀。

    “我以为你会不理我。”她穿着家居的针织裙,两件套,掐了腰,靠着他的电脑桌,稍稍后仰,上衣往上缩了点,露出一截雪白的纤腰。

    她腰细,时瑾一只手都能轻松环住。

    “我不会不理你。”他搂住她的腰,她站着,他坐着,低头,唇就落在了她腰上,“但不代表我不生气,以后不要穿这么短的衣服。”

    他即便生气吃醋,也从来不对她用冷暴力。

    姜九笙被他亲得很痒,也不躲:“那需要我怎么哄你?”

    时瑾仰头,就看着她,也不说话,意思很明确:你看着办。

    真像一只等待安抚的贵宾狗。

    姜九笙笑了笑,摘了一颗殷红的樱桃含在嘴里,轻轻吮了吮,弯下腰,喂到时瑾嘴边。他自然配合,张开嘴,任由她用舌尖顶进去,等樱桃进了他嘴里,刚想退开,时瑾勾住了她的舌尖,拖过去,轻咬,嘴里全是酸酸甜甜的樱桃汁,从他唇齿,淌到她嘴角,她下意识吞咽,发出暧昧的声音。

    时瑾这才满意了,把她嘴角红色的汁液舔干净,抽了一张纸巾,吐出一颗圆溜溜的核,然后把姜九笙拉到腿上,低头继续,吻得越发深,越发狠。

    时瑾亲热起来,向来不温柔,一个吻,粗暴,却又有点色气。

    姜九笙身子很软,被亲得没力气了,窝在他怀里,一双桃花眼里全是水汽,情动时,眼角晕红,微微勾人的模样。

    她舔了舔唇:“不生气了。”

    时瑾拿了一颗樱桃,漂亮的指尖落在她唇上:“笙笙,再来一次。”

    她总是很顺从他,乖乖含进嘴里。

    时瑾托着她的腰,抬高了点,亲住了她。

    这个吻,有点过火了。

    姜九笙偏开脸,按住了时瑾的手:“还没吃饭。”

    他嗓音有点哑:“在吃。”

    他想吃她,整个吞进去都不够。

    微凉的手,钻进了她衣服里,从腰到胸前,轻抚着,指尖温度低,她微微颤栗,把头埋进了时瑾脖颈里,轻轻地喘,任由他的手绕到她后背,解她的内衣。

    时瑾的呼吸声重了。

    门外:“姐姐。”

    姜九笙立马抬头,媚眼如丝的桃花眼氤氲散了些。

    时瑾不满,在她下巴上咬了一下:“不管他。”

    门口,少年不紧不慢地,声音清越:“姐姐。”敲了敲门,说,“我给你温了牛奶。”

    姜九笙短暂思考了一下,推开时瑾的手,起身,整了整衣服:“嗯,我就来了。”

    时瑾:“……”

    眼底情色,顿时烟消雾散,只剩阴沉了。

    晚饭点了鱼,口味偏清淡,是姜九笙爱吃的那一家,锦禹很会吃鱼,可以把一整条鱼的刺剔得干干净净,然后把鱼肉给姜九笙吃。

    自始至终,时瑾都沉着脸,一言不发。

    饭后,姜九笙泡了一壶花茶,姜锦禹拿了平板坐她旁边,姜博美坐两人中间,尾巴甩得飞快,笑得像只傻狗。

    自从锦禹舅舅来了,狗子的生活质量明显上升啊。

    “姐姐。”

    “嗯?”

    姜锦禹把平板递给她:“你喜欢哪一所?”

    是两所学校的建校历史。

    姜九笙翻阅完:“你要去学校?”

    他点头:“这两所学校都给我发了邀请。”

    锦禹已经十六周岁,这个年纪,若是寻常人,应该是高中生了,不过姜九笙了解过锦禹的情况,他并没有上过学校,温家请了老师在家里教,文化课倒不突出,不过锦禹十三岁就拿过计算机领域的大奖。

    姜九笙思量着:“计算机专业吗?”

    “汪!”刷存在感的狗子,在沙发上蹦?。

    少年点头。

    他考虑的两所学校,一所在帝都,一所在江北,皆是知名院校,姜九笙都有耳闻过:“工科院校的话,计算机专业的师资应该会更好一点。”

    姜锦禹笑,露出不太明显的一颗小酒窝:“姐姐,我是去当老师。”

    “……”

    她以为他是去念书。

    十六岁的大学老师,年纪尚小,心智自闭,又是电脑领域的佼佼者,势必到哪都能引起关注,姜九笙有点担心:“锦禹,学校里有很多人,你确定你可以适应?”

    她放心不下他的病。

    姜锦禹点了点头,眼睛特别有神:“是心理医生的建议。”

    “汪!”不甘寂寞的狗子,继续刷存在感。

    姜九笙略微思忖:“我支持你的任何决定。”

    他开心地扬起嘴角,瞳孔里的光微闪,有小小的雀跃。不像先前在温家,死气沉沉得像个精致的人偶,这些天,他越发爱笑,偶尔也会跟时瑾闹性子,有了喜怒哀乐,慢慢有几分像那个年纪的少年了。

    少年心情愉悦,眼里满满都是期盼:“那我选这所学校,离得近,可以住家里。”

    家里?

    “汪!”姜博美好嗨,不知道嗨什么,在妈妈怀里撒娇娇,继续找存在感。

    坐在对面沙发的时瑾突然开口:“你什么时候回温家?”

    少年瞬间不开心了。

    姜九笙便哄:“你若是不想回去,可以多住些日子。”

    这下轮到时瑾不开心了,眼里结了一层冰。

    姜博美打了个哆嗦,滚到了地上,抱紧自己,努力降低存在感!

    三天后,温书甯撤诉,林安之出了看守所。

    第四天,全网都是华纳总裁的订婚消息。

    温家二小姐订婚,将其名下百分之五的银行股权,转赠于未婚夫。温家老爷子从国外返程,亲自为两位主持订婚,地址是云城的一个观光小岛,到场宾客皆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遍及政商娱乐圈,热搜挂了三天,本该是一桩美谈,可偏偏天公不作美。

    订婚中途,秦氏地产的负责人中途入场。

    温家大摆喜宴,这次却没有请中南秦家,秦氏地产的人自然是不速之客。

    温书甯一袭红裙,妆容精致,戴着名贵的首饰,称不上漂亮,气质算上乘,久经商场,气场十分强:“我没请你。”

    来的是秦氏地产的朱经理,负责秦氏在云城的地产生意。

    朱经理个子不高,生得圆滚滚的,一双绿豆眼,笑起来十分喜感,摸摸啤酒肚:“我不是来参加订婚宴的。”朱经理像只笑面虎,和和气气地说,“我是来收地的。”

    收地?

    温书甯不知所以然。

    朱经理就呵呵笑:“你的秘书难道没有告诉你,你脚下踩的这块地,两天前,被我们秦氏地产买下了。”

    温书甯脸色变了变。

    她的秘书立马上前,小声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订婚场所是一个星期前就预定了的,秦氏竟中途并购,这一行人,很明显是来砸场子的。

    温书甯脸色很不好看,倒是她身后的林安之,表情冷漠,一副瞧好戏的姿态,仿若事不关己。

    “签订了租赁合同,就算中途易主,我们也有使用权。”温书甯态度强硬,没有一点退让的意思。

    朱经理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没错,你是有使用权,不过,”他照样跟人呵呵呵,像个老滑头,“我老板说了,我们赔得起违约金,今天,不想开门做生意。”

    蛮不讲理,简直是无赖!

    温书甯的秘书上前,冷着脸:“如果我们不挪地呢?”

    朱经理大方地摆摆手,乐呵乐呵地跟个弥勒佛似的:“那没事,你们继续,我们开工。”

    什么开工?

    突然,机动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非常嘹亮,众位宾客回头,就瞧见几辆挖土机朝这边开来,黄灿灿的,异常显眼,所到之处,碾平一切。

    这厢,朱经理插着腰在吆喝:“过来过来,把这里铲了,咱们老板说了,这块地刚好可以砌个游泳池,给咱老板娘学游泳。”

    宾客都惊呆了。

    温书甯面如土色。

    温家老爷子温志孝与大女儿温书华闻声过来了。

    温志孝花甲之年,身子健朗,穿着订做的唐山装,五官轮廓板正,眉毛挺立,整个人异常冷素,他精神矍铄,声如洪钟:“怎么回事?”

    “父亲。”温书甯走到父亲旁边,低声解释,随后退到一边,抬手似乎想挽住林安之的胳膊,他冷着脸,躲开了,碰都不让她碰一下衣角。

    温书甯咬咬牙,忍着不发作。

    温志孝并不满意二女儿的订婚对象,他自然调查过,孤儿出身,没什么背景,野心有,能力不足为惧,只是温家无子,女婿没有家世牵绊,这一点倒正合了他的心意,况且他温家的人,各个都有自己的主意,不需要过多干涉,便由着二女儿自己处理,这才有了今天的订婚宴,只是,即便他不满意,这也是他温家的大喜日子,是他温家的脸面,哪容得了外人来添乱。

    温志孝一双鹰眼锋利,扫过眼前矮胖的男人:“谁让你们来的?”

    不比温志孝常年浸淫商场的凌厉,朱经理笑容可掬,说:“我们老板。”

    温志孝追问:“秦氏地产谁当家?”

    朱经理脸上堆了笑,一双圆溜溜的绿豆眼异常得黑亮,声调提了提,铿锵有力:“秦家六少,时瑾。”

    秦六时瑾,秦家的新当家。

    温志孝脸色沉了沉,凝神深思。

    时瑾十八岁接管过秦家,温志孝多年前与他交过手,深知此人深不可测,秦家最难搞的就是这位六少,神秘莫测,尤其手段狠辣,有勇有谋,知秦家内情的,没有几个不怵秦家这位年纪轻轻的当家。

    温家与秦家有生意往来,除此之外,井水不犯河水,怎么好端端就惹上了这么个活阎王!

    朱经理突然想起来什么,从秘书手里接过文件袋,双手奉上:“我们老板和老板娘还送了份贺礼,请温老爷子笑纳。”

    笑纳?

    时瑾送的礼,谁吃得下。

    温志孝打开一看,脸色瞬间就变了,握着文件的手,轻微抖了两下。

    东西也送到了,朱经理大手一挥:“开工。”

    挖土机直接开进了宴会区,二话不说,直接铲。

    一时间,宾客四散,惊叫连连,桌椅花架、玫瑰蛋糕全部盖了土,精心布置的订婚宴,登时变成了施工现场。

    有头有脸的宾客们:“……”mmp!灰好大!

    温志孝颜面尽失,铁青着脸:“书华,你先送客。”压着怒气,厉声道,“书甯,你跟我过来。”

    温书甯看了林安之几眼,跟着父亲离开,林安之冷笑,自顾离场。

    宾客散尽。

    整个场地尘土飞扬,回荡着挖土机发动机的声音,以及:“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

    当天晚上,税务局的人带走了温志孝和温书甯,有人举证,温氏银行漏税。温家二小姐的订婚现场泡了汤,当晚就出了新闻,整个温家成了笑柄,被人津津乐道。

    江北。

    华灯初上,天边坠了几颗星子,一闪一闪,半扇月亮挂得高,淡淡白月光洒下。

    窗帘敞着,姜九笙窝在吊篮椅上,刚吃过饭,不想动,刷了一会儿手机,时瑾给她温了一杯牛奶。

    姜九笙问时瑾:“温氏银行真的漏税了吗?”

    ------题外话------

    林莫的故事先告一段落,后续会有交代,铺垫完了,时笙的主线开始,感觉你们好急,给我一种我明天就要完结的错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