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75:一万吨亲亲抱抱举高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隔着两三米,姜九笙不温不火的样子:“看你格外得不顺眼,”她顿了顿,舔了舔唇,拖腔拖调地吐了两个字,“想打。”

    “……”

    温书甯气结。

    很明显,姜九笙就是来挑事儿的,在场几十双眼睛,全部盯着她,都非常费解,姜九笙不争不抢无欲无求的,性子淡得跟水似的,从来不跟人为难。

    今天是怎么了?

    居然说想打人?!

    姜九笙歪了歪头,看身边的人:“谢荡,我今天特别想打架。”

    谢荡撇撇嘴:“悠着点,”边让她悠着,边脱西装外套,没好气地说,“场内有记者。”

    谢荡就是这样,每次她由着性子来,他一边嫌弃,一边跟着她上天入地,甚至蹲路边一瓶啤酒一根烟一起撸串都做过,打架更不用说。

    姜九笙旁若无人似的:“怕不怕上头条?”

    谢荡把西装外套扔了,卷袖子:“怕个鬼!”

    果然师承一家,默契是自然。

    姜九笙解了旗袍最上面那颗扣子,松了松衣领,说:“你别打女人,男人交给你。”

    谢荡只说:“别受伤。”

    话到这里,姜九笙将旗袍外面的披肩扔下,踩着高跟鞋,缓缓走近温书甯。

    温书甯大惊失色:“你想干什么?”

    不是说了吗?想打人。

    姜九笙顺手拿了一碟蛋糕,走过去,一把扣温书甯脑袋上了。

    “啊——”

    尖叫声划破黄昏的碎金,格外刺耳。

    姜九笙听着心情愉悦了不少,她从来不是胡来的人,也不任性,不喜欢与人为难,能懒则懒,只是,一想到莫冰还在医院里躺着,她就特别想妄为一次。

    不管是非黑白,她就想护短。

    姜九笙明白,这种行为,非常胡来,可是怎么办,拳头很痒,打了再说。

    被糊了一脸蛋糕的温书甯眼睛都睁不开,抹了一把脸,眼里怒火中烧:“姜九笙!”

    她暴跳如雷,两鬓沾了白色奶油,狼狈又滑稽,气得睚眦欲裂。

    再反观姜九笙,扔了碟子,慢条斯理地从桌上拿了块口布,细细擦指腹上的蛋糕,没有半点惊慌失措:“这笔账记得记在我头上,是我闲得慌,找你的茬。”

    “你——”

    没等温书甯说话,姜九笙施施然上前,二话不说,摁着她的头,咕咚一声,用力叩在了餐桌上。

    又是一声尖叫,尾音还没落。

    姜九笙一把擒住温书甯挣扎推搡的手,拿起桌上的红酒杯,朝温书甯的头上砸下去。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所有目击者,全部呆若木鸡。

    一切动作都太突如其来,谁也没想到姜九笙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动粗,温书甯的秘书都懵了好一阵,才回过神,立马要冲上去。

    谢荡大长腿一伸,拦住了,活动活动手腕:“我师姐在教训人,轮得到你插手?”

    温书甯的秘书急着护主,面红耳赤地喊:“让开。”

    不止秘书,三五个男保镖都围上来了。

    谢荡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才懒得多说,直接抄起凳子砸人,不要命似的,抡起拳头就往前冲。

    他这辈子啊,肆意妄为惯了,不介意再无脑地惯一惯他谢家的老十三。

    一旁的谈墨宝呆愣地看了许久,突然发觉,谢荡,有一点帅。

    于是乎,就这么干起来了。

    温家到底家大业大,华纳影视也到场了不少人,男男女女基本都是圈子里的,见自家老板被殴,自然不会干看着,当然要趁机去帮衬,可脚步还没迈出去呢,风风火火,冲过来两个身影。

    一个穿红裙子的,谈墨宝,直接蹬掉了高跟鞋,扔了一句江湖气十足的豪言壮语:“想打姜九笙和她师弟,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

    还有一个穿白色小洋装的,景瑟,不知道从哪来捡来一根棍子,蹦了一句游戏骚话:“你们是来送人头的吗?我会团灭你们的!”

    “……”

    华纳影视的人踌躇了。

    保安刚好要上前拉架,然后……

    两小姑娘不管不顾就冲上去了,不问来头,拽住就打,个子小小的两个小姑娘,打起架来那叫一个彪悍,愣住的艺人们,还有来不及躲的名媛们,被卷了进去,被扯住了头发,被掐住了脖子咬住了耳朵……

    轰轰烈烈的群架,开始了。

    后来也不知是谁报了警,奇了怪了,警方出动的居然是刑侦大队。

    八点,华灯初上。

    警局的门从外面推开,一缕冷风灌进来,裹挟着薄薄凉意,还有微不可闻的淡淡消毒水的味道。

    来人开口:“姜九笙在哪?”

    声音温文清越,只是细听,语调有些急促。

    蒋凯刚给闹事的人做完笔录,起身去瞧,就看见一张漂亮得让他一个大男人都挪不开眼的脸,好像有点面熟。目光有点放肆了,蒋凯咳了两声掩饰尴尬,问:“你是她什么人?”

    对方不矜不伐,声线清润,淡淡回道:“我是她的家属。”

    蒋凯明白了,在前面领路:“跟我来。”

    因为姜九笙是艺人,队长特别准许她单独关一处,挑了个审讯室,还给上了咖啡,总之,是上宾待遇。

    蒋凯在外面喊了一声:“姜九笙,你家属来保释了。”

    姜九笙回头,一直紧紧蹙着的眉头疏开了:“时瑾。”

    时瑾?

    这个名字,蒋凯听到过,中南秦家,那可是警方都盯着的大户。

    时瑾目光落在姜九笙身上:“能否让我们单独待一会儿?”

    蒋凯也觉得自己有点多余,给人家小两口腾了地儿,带上了门,不过,审讯室窗是单向可视,他一抬头,就能看见里面的小两口。

    时瑾走到姜九笙跟前:“受伤没有?”

    “没有,是我打别人。”

    他不太放心,把她拉到怀里:“给我看看。”

    姜九笙还穿着旗袍,盘着发,依旧整齐明艳,只是指节有些青紫。

    时瑾心疼得揉了揉。

    她说不疼,不像方才做笔录时的清冷,声音也软了几分:“抱歉,给你惹麻烦了。”

    这一次,确实是她不计后果地胡来了,可是她一点儿也不后悔,就算教训人的手段粗暴拙劣,可也解气。

    她想,若是以前的她,估计不会这样堂而皇之。或许,因为她家里有了个时美人,将她惯得肆无忌惮。

    就这么偶尔一次,扔掉理智,胡作非为一次,然后向他的时美人认错,陪他一起收拾烂摊子,一起头疼地想后果。

    时瑾将她旗袍领口的盘扣扣上,脱下外套披在她肩上:“不用抱歉,我就喜欢给你收拾麻烦。”他口吻非常认真,“只要你不吃亏,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不,烂摊子他一个人收拾了,头疼的事他也一个人去操心了。

    果然,她都是被他惯的。

    姜九笙眼里融了浅浅的笑:“那现在怎么办?温书甯要告我。”

    “有我呢。”他牵她的手,“回家?我给你做你喜欢的海鲜粥。”

    是要回家,不过……

    姜九笙仰头,白炽灯的光落在瞳孔里,她一双桃花眼带勾,眼角晕红,像有流光溢出来。

    一身旗袍,美人如画。

    她笑着,说:“突然好想强吻你。”

    时瑾低笑:“一定要强吻吗?”他扶着她的腰,将她抱起来,放在审讯室的桌子上,然后俯身,“我可以配合。”

    姜九笙眼带春意,携一抹淡淡的媚,抬手勾住时瑾的脖子:“那你低一点。”

    他弯下腰。

    她仰起头就能亲到他的唇。

    单向可视窗户外的蒋凯:“……”

    一万吨狗粮就这么硬塞进肚子里!他胃被都酸了!谈个恋爱,要不要这么撩人,妈的,比他看十八禁都热血沸腾。

    蒋凯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敲了敲单向窗户:“咳咳咳,这里是警察局,注意点。”要亲亲抱抱什么的回家去啊,大半夜的,丑拒狗粮!

    时瑾将姜九笙按在怀里,遮住她的脸,整个藏着,他抬头:“犯法吗?”

    啥意思?

    分明是单向可视,时瑾的目光却不偏不倚,语气不逼人,淡淡的,不急不缓地:“在警察局接吻,犯法吗?”

    蒋凯被噎了几秒:“……不犯法。”

    时瑾疏离又周到,非常绅士又好脾气地请求:“那请你回避一下,五分钟就可以。”

    “……”

    然后,时瑾稍稍转身,将怀里的旗袍美人裹进怀里,礼物温柔地吻着。

    “……”

    蒋凯一口老血卡在了喉咙里,妈的,他偷了他们家大米吗?大晚上的给他看这个,还让他回避!

    蒋凯非常粗暴地起身,金属的椅子被他弄出了很大的动静,以表示他的不满。

    这可能是个残忍的夜晚吧,处处都有狗粮,蒋凯才走了几步路,又被塞了一吨。隔壁,他们队长——他们钢铁硬汉、从来不多看一眼女人的霍队长,正低头,凑小姑娘跟前,特别温柔地听她说话,眼睛都跟泡在蜜罐子似的,甜得蒋凯直抖鸡皮疙瘩。

    妈呀!

    春天果然到了!

    景瑟的小洋装被弄得皱巴巴的,还沾了红酒,身上正披着霍一宁的警服,头发乱糟糟的,口红也花掉了,脑袋上顶着个大包,一双鹿眼浸了水气,氤氲又清澈地看着霍一宁。

    “不怪我,是他们太过分,居然那么多人打姜九笙一个。”她说话很小声,有点没有底气。

    霍一宁好笑,压了压嘴角:“不准撒谎。”他做了笔录,分明是那么多被姜九笙一个人打。

    景瑟眼珠子瞪得特别大:“那我会坐牢吗?”

    霍一宁目光落在她脑门上,不知道给谁磕的,很大一个包,他想戳,怕疼着她,不动声色地把手交叠放在身后:“不会。”

    温书甯只想起诉姜九笙。

    她蔫儿似的:“哦。”好遗憾啊。

    他绷着脸,五官立体,柔和的灯光渲染下,才不那么冷硬:“你好像很想坐牢?”

    景瑟摇头,非常诚实:“不是啊,我就想多来警局几趟。”

    霍一宁坐下,随意伸着腿:“来警局做什么?”

    她站着,到他左手边去,瘦瘦小小的一团缩在警服里,眼睛非常亮,睫毛像把小扇子,扑闪扑闪:“见你呀。”

    霍一宁嘴角勾了勾,眼角微眯,带着笑:“在外面也可以见。”

    景瑟懵了一下,眼珠子一溜,有点蠢蠢的:“哪里?练车的地方吗?”她不想学倒车,想跟队长去浪漫的地方,做羞羞的事情。

    越想,耳根子越热。

    她赶紧低下脑袋,怂唧唧得像只鹌鹑。

    她脑袋上那个包,好像大了点。

    想摸。

    等霍一宁反应过来,手已经伸出去了,怔了一下。

    她突然抬头。

    几根软软的发擦过指腹,痒痒的,触感从末端神经一下子窜进脑中,霍一宁立马收回手,摸了摸鼻子,压下身体里莫名的燥意:“家里人来了吗?”

    “没有。”景瑟老老实实回答,她说话的时候,会看着别人的眼睛,目光专注,一双瞳仁特别亮,“我爸爸妈妈都很忙,不在家,我经纪人马上就到。”

    正义那个家伙说对没错,贼几把漂亮。

    霍一宁不太自然挪开眼,垂眼,不露情绪:“回去后,乖一点,别闯祸了。”

    景瑟立马说:“我很乖啊。”

    除了打游戏废寝忘食之外,她是个很合格的网瘾少女,也是个很敬业的花瓶演员,虽然演技不好,可她从来不用替身呀。

    还是很乖的。

    景瑟坚定地想着,就这时候,外头不知谁嚎了一嗓子:“外面是谁的车?停在警局门口是想造反啊!”又是一嗓子,特别嘹亮,“谁?车牌四个二!”

    “……”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景瑟好挫败:“是我的车。”她觉得还是要解释一下的,诚恳又认真,“我经纪人到了,她也不太会倒车。”

    所以,为什么要给一个不会倒车的女艺人再配一个不会倒车的经纪人?

    霍一宁捏捏眉心,很头疼:“你先去办保释,我去给你倒车。”

    她点头,小鸡啄米似的:“嗯嗯。”

    然后,景瑟去陈湘那里讨来了车钥匙,颠儿颠儿地双手给了霍一宁,再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跟着陈湘去办保释。

    陈湘:“……”

    这家伙被打傻了吧,干嘛露出这样一副蠢相。

    好吧,她家这个好像本来就挺蠢,蠢到深处就萌了。

    霍一宁刚倒好车,就看见手下两个兄弟拎了几罐啤酒、几个外卖盒子,边走边扯犊子。

    他没上前,听他们嘴上跑火车。

    汤正义笑得贱兮兮的:“那个女明星不是想泡我们霍队吧。”

    周肖摸了摸板寸头:“哪个?”

    汤正义嘿嘿笑:“长得贼漂亮的那个。”

    里面那几个女艺人,最有气质的,数姜九笙,最精怪的是那个网红,最漂亮的嘛……

    国民花瓶女神!

    “我女神啊。”周肖也是追过星的直男,“不是吧,我女神说了,她不谈恋爱,她要嫁给游戏。”

    汤正义才不信:“那她干嘛老来警局找我们霍队。”

    他都第二次撞见了,蒋凯和副队还说,以前队长在九里提当交警的时候,那个女明星就去泡过……啊呸,就去找过队长。

    周肖挠挠头,想了想,觉得自己说得非常有道理:“可能觉得新鲜吧,演艺圈大鱼大肉久了,偶尔换换口味,吃一下清粥小菜也不错。”

    汤正义咧嘴一笑,跟个小流氓似的:“我们队长才不是清粥小菜,我们队长是爆炒腰花!劲道死你!”

    霍一宁平时一身匪气的,带出来的人,也跟个二流子似的。

    他反省。

    大长腿往前迈了两步,他一脚踹过去:“天湖公园那个命案有线索了?”

    汤正义抱着屁股:“队、队长。”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周肖怵了:“没有。”

    早春的晚上还有些凉意,霍一宁就穿了一件长袖,袖子卷着,手臂的肌肉线条明显,他顶了顶腮帮子:“那还在这里贫,滚去找线索。”

    “得嘞!”

    两只兵痞子灰溜溜滚了。

    霍一宁摸了烟盒,点了一根,剑眉星目笼在烟雾里,依旧遮不住那股凌厉劲儿,嘴角扯了扯。

    那姑娘,是不是把他当清粥小菜了?

    摁了烟,霍一宁进了局里。

    正好,景瑟跟着经纪人办好了手续,走出来。

    她眼神非常不舍:“队长,我回去了。”

    霍一宁漫不经心:“嗯。”

    景瑟杵门口,舍不得走,一双漂亮的眼睛顾盼生辉,非常期待:“那我们什么时候学倒车?”

    要是队长教她倒车,她就不要学会好了,那就可以一直学一直学。

    想想就好美呀。

    霍一宁轻描淡写:“以后。”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队长突然对她冷漠了。

    景瑟耷拉着脑袋:“哦。”好失落啊。

    她闷闷不乐,像霜打了的小狐狸。

    艹!

    又不忍心了!

    霍一宁有点烦躁,想抽烟,舔了舔牙:“我会再联系你。”

    小姑娘立马阴转晴,巴巴地望着:“微信吗?”

    “嗯。”

    她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鼓起勇气问:“那我能给你发表情包吗?”她存了好多她自己底图的表情包!都要发给队长看!

    想把她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

    霍一宁平时忙着查命案,别说表情包,就是消息都不常看,能电话绝不打字,能打字绝不图片,他应该拒绝,应该教教这小姑娘什么是效率,可话到嘴边,变了味:“不要发七颗龙珠。”

    景瑟立马点头:“好的!”

    好高兴啊,有进展了,可以给队长发表情包了!她要把她很可爱的底图表情包全部发给队长。

    发了要不要嘱咐他惠存呢?

    景瑟正想着,陈湘就把她拽走了,太蠢了,看不下去了,小仙女人设彻底崩了个稀巴烂!

    不一会儿,那辆车牌四个二的红色法拉利以龟速行驶而去。

    霍一宁抽了两根烟才回办公室。

    周肖正埋头吃宵夜呢,凳子被踢了一脚,抬头就看见自家队长冷着一张俊脸:“把桌面换了。”

    桌面是刚换上的,景瑟的照片。

    周肖看了一下高清大图,有点不乐意:“为什么呀?”这么漂亮的颜不能舔吗?警局一帮大老爷们,还不准他多看看女神的照片!

    霍一宁眼里有冰刀子:“让你换就换,废话那么多。”

    周肖摔了筷子,一边换桌面一边控诉:“队长,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你做了别人的清粥小菜,再也不是我们的爆炒腰花了!”

    “……”

    妈的,戏精!

    霍一宁笑骂了一句,往转椅里一躺,搭起两条修长的腿,掏出手机,难得好耐心地编辑了一行字。

    “你们女艺人,拍照都要露胳膊露背?”

    对方秒回:“没有啊。”

    微信头像是李白,昵称王者峡谷的神,没错,是景瑟,微信里十条朋友圈,九条是游戏,还有一条是开黑紧急邀请。

    霍一宁回了条:“我看到了。”

    隔了三秒。

    他又发了一条:“你露了。”

    再隔一秒。

    他补充:“背。”

    他发完,那边显示正在输入,然后他盯着手机看了三分钟,才跳出来一条:“我以后不露了。”

    霍一宁发了个句号过去。

    真乖。

    想日。

    艹!他踢了一脚凳子,妈的,都在想什么。

    叮——

    景瑟又发来一个表情包:【我很乖,要举高高】jpg。表情包的底图是她自己的照片,笑靥如花乖乖巧巧的样子。

    霍一宁笑了一声。

    完了,一股邪火压不下去,他居然想给这小姑娘当清粥小菜了,想让她吃,让她吃个够!

    ------题外话------

    笙笙很冷静,是个理智的人,我这个当妈的从来没有让她乱来过,不过,这一章,虽然无厘头,不过,我写得很爽,人呐,有时候就是要抛开克制,抛开隐忍,跟着一群信得过的挚友,任性胡来一次,打一打架,撒一撒泼,再任性地护一护自己喜欢的人。

    我家的小可爱们,如何现实允许,如果有人疼爱纵宠,不妨做一个任性的人,如果现实太残酷,人们太冷酷,请允许我们活成戏精,在心里团灭敌人一万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