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74:跟着笙爷打群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姓名。”

    姜九笙神色淡淡:“姜九笙。”

    “职业。”

    她睨了睨眼,一双桃花眸,潋滟又冷清:“歌手。”

    不骄不躁,一身漂亮的旗袍,盘发都没有松散一点,妆容精致,哪像个打群架的头,还据说是揍了六个人,细看,她一双纤纤玉手,倒有些青紫,揍人揍的吧。

    隔壁,坐着群架的重要人物。

    汤正义警官在审,不知怎么回事,看见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欠揍表情,还真有点虚,轻咳了两声:“姓名。”

    对方翘着个二郎腿,因为刚打完架,一头羊毛小卷翘起了几缕呆毛:“谢荡。”

    “职业。”

    谢荡一个白眼过去,舔了舔破了皮的嘴角,脾气不好,任性得不行:“能不问屁话吗?”

    汤正义:“……”

    他不吭声不是怕谢荡,是怕谢荡家的脑残女友粉。

    正僵着呢,隔壁姜九笙抬眼看过来,就似有若无地瞟了一眼,谢荡立马就老实了,顶顶后槽牙,说:“小提琴艺术家。”

    再隔壁,群架核心人物三号。

    蒋凯在审:“姓名。”

    对方嘿嘿一笑,一双眼睛贼他妈灵气:“谈墨宝。”

    这姑娘,一看就是只小狐狸,还是那种最狡诈最不安分的九尾狐。小狐狸头上还有几根草,裙子边也被扯破了,脖子上有几个被指甲挠出来的印儿。

    蒋凯佯装严肃认真:“职业。”

    “网络主播。”说完,谈墨宝觉得有必要补充一下,毕竟,她是有社会地位的人,“特别红的那种,可以说是网红。”

    本以为是娱乐圈跟商圈的斗争,原来是娱乐圈、网红圈、商圈的大杂烩!

    再旁边,群架核心人物四号。

    小姑娘穿着一身白色小洋装,长得跟小仙女一样,漂亮得能闪瞎了警局一群直男们的眼睛。

    她坐在那里,规规矩矩的,很乖巧,一点都不像刚打完架的样子,就是头发不知道被谁抓了,歪歪扭扭的,口红也花了,脑门上还有个包。

    周肖尽量控制眼神,不乱瞟:“姓名。”

    小姑娘眼神有点懵,没睡醒似的:“景瑟。”

    国民小花瓶啊,听正义和蒋凯八卦说,这女演员和队长有不可描述的关系呀。周肖语气都放温柔了:“职业。”

    “演员。”景瑟回答完,特别认真特别期待地问,“让霍队长来录成不?”

    呵呵。

    果然和队长有不可描述的关系。

    那头,队长也在审人,对方不好搞,是这次群架的受害方,三个保镖已经被打进了医院,说是验伤去了,温书甯端正地坐在警局的靠椅上,头发蓬松,两鬓还沾了白色的奶油,花了妆,嘴角还出了血,一身狼狈地坐在那里,仍然像个睥睨天下的主宰者。

    掌控欲很强。

    微表情学里说,这种人,通常都难搞。

    霍一宁抬头,瞥了一眼:“姓名。”

    对方一言不发。

    他用笔敲了敲桌子,重申一遍:“姓名。”

    温书甯眼角微抬,风情妩媚的杏眼气场很强:“我的律师马上过来。”

    呵。

    不止掌控欲强,威慑力也够。

    霍一宁转了转手里的笔,往椅子上懒懒一靠,露出一副痞相,偏生五官俊朗,轮廓立体,痞中带着军人的凛然。

    他拉拉嘴角,笑了一声:“请律师?”没骨头似的,搭一只手在椅背上,他没个正行的强调,可一个字一个字都带着压迫,“等出了我刑侦大队的门再说,在这之前你可以一句话都不说,等你的律师来了,你再问问看他,妨碍公务罪能判几年。”他不疾不徐,吐了一句,“别怀疑,我保证让你判最高刑罚。”

    温书甯:“……”

    她面如土色,现在的警察都这么目中无人?

    霍一宁重新坐好,嗓音很低:“姓名。”

    温书甯不甘心地开口:“温书甯。”

    实习刑警小钱躲在门口偷笑,心里直哼哼:跟我们队长耍横,一看就是没吃过牢饭的,不知道刑侦一队的水有多深,霍疯狗牙口有多锋利,咬死你都不带出血的!

    除了这几个主要群架人物,受害方还有几个男的,都是华纳影视的人,被谢荡姜九笙揍得鼻青脸肿,实在惨不忍睹,验伤的验伤去了,包扎的包扎去了,警局里还留了五六个梨花带雨的小美人在。

    也是华纳的女艺人,看老板被人打,就算心不甘情不愿也要出头不是,这下好了,一个个被打蓬头散发,瑟瑟发抖,从带来警局开始,就没停止过掉金豆子,眼睛时不时往那边做笔录的几位核心人员身上瞟,不知道是暗搓搓记仇,还是不甘心地画圈圈诅咒。

    谈墨宝回头,一个眼刀子过去:“看什么看,再看打你!”

    美人们瑟瑟发抖。

    蒋凯好笑了,还真不当自己是外人,拉下脸:“当警局是什么地方,都给安静点!”

    美人们嘤嘤嘤嘤,哭得更狠了。

    头痛欲裂的蒋凯:“……”他就想不明白了,都是这么娇娇小小的一只,哪来那么多水,这眼泪流的,都快要把警局给淹了。

    蒋凯想着要不要让正义去哄一哄。

    谈墨宝又一个冰刀子砸过去:“不准哭,揍你哦!”

    美人们立马们噤若寒蝉。

    蒋凯:“……”

    这个世界怎么了?

    真是一个比一个狂拽酷炫*炸天。

    半个小时后,这群架事件的消息就满网络飞了,涉及到多家偶像,彻底乱了。

    这事,还得往一个小时前说起。

    娱乐圈一位星二代的成年礼,请了半个演艺圈的人了,大概也想借着酒桌,联络一下商界,不少商圈的人也出席了。

    因为莫冰在医院,是谢荡陪同姜九笙一起来的,送完礼,懒得与人周旋寒暄,姜九笙靠着远处的餐桌,自顾自地调酒,只调不喝,来之前时瑾嘱咐了,不可以喝酒。

    “笙笙~”

    声音从身后传来,姜九笙抬头望去。

    “笙笙~”

    谈墨宝像只花蝴蝶一样,飞扑过来,穿着红色的小礼裙,裙摆荡得很肆意。

    姜九笙眼里笑意清浅:“你怎么来了?”

    谈家似乎想遮丑,这样的场合,基本没有让谈墨宝出席过。

    谈墨宝眼神飘去谢荡那里,就看了一眼,然后巴巴地看着她的女神:“谈莞兮上次在温家受了打击,在家养心脏呢,再说,她现在臭名昭著,在名媛圈子里成了狗见嫌,估计得避一阵风头。”她十分得意,开心地说,“然后我这个庶出的就趁机上位了。”

    一想到杨女士气急败坏的样子,她就觉得爽歪歪,哈哈哈,可以写本小说了,庶女翻身记!

    这还托了姜九笙的福,在温家,彻底碎了谈莞兮的脸面,现在,她那点腌?心思在名媛圈里口口相传,谁都知道平时矜娇的谈家大小姐不仅惦记别人男朋友,还以怨报德,几次三番地为难救命恩人。

    姜九笙将刚调好的酒递给谈墨宝:“不怪我?”

    谈墨宝一双鹿眼,灵动地转了一圈,大义凛然地说:“你为民除害,我哪能拖后腿,当然是要大义灭亲了!”

    姜九笙笑。

    所以她喜欢谈墨宝这个姑娘,敢爱敢恨,是非分明。

    敢爱敢恨是非分明的谈姑娘眼珠子一转,像只要耍坏的小松鼠:“谢大哥~”

    谢荡:“……”

    他嘴角抽了抽,谁是你大哥?!

    谈墨宝小碎步挪过去,一脸自然熟:“荡哥,我问你个事。”

    谢荡很放荡不羁地蹦了一个字:“放。”

    “……”

    谢荡这人不坏,就是真的好作天作地啊!好讨打啊!

    谈墨宝是个大方的姑娘,就不跟他计较了,笑得非常得狗腿:“我接到《星火》复活赛的通知了,您看我能不能过啊?”

    《星火》是个唱歌选秀节目,就是谢荡第一轮就淘掉了谈墨宝的那个。

    谢荡弯都不转一个:“不能。”

    谈墨宝不服气:“为什么?”她觉得她唱歌特别有感情!

    谢荡毫不掩饰他的鄙视:“自己唱歌唱什么样心里没点逼数?”

    正在自我陶醉中的谈墨宝:“……”这一盆冷水浇的!

    妈的,好想打他!

    忍住!在笙笙面前,她是小可爱,不能粗鲁,依旧非常和气、非常坚持不懈地问:“那为什么节目组要让我去参加《复活赛》。”

    通常来说,这种第一轮一开口就被导师直淘掉的选手,没理由再放到舞台上去羞辱一番呀,难道是导演被她震撼灵魂的演唱给折服了?

    谢荡晃着红酒杯,扬着下巴,跟个小祖宗似的:“你不是网红吗?节目组要话题度。”

    谈墨宝被这个理由惊呆了!

    靠,原来她这么火了!居然堂堂一个节目组都来蹭她热度。

    谈墨宝星星眼:“荡哥~”

    不知道怎么回事,谢荡只觉得毛骨悚然,每次碰到这个黑粉,他就特倒霉。

    她巴巴地凑过去,特别像汤圆那只二哈:“能给我开个后门吗?”她很深明大义的,要求不高,“我也不为难你,不用进决赛,就别第一轮淘汰我成不?”

    她死都不会忘掉,就是谢荡这个小霸王,第一轮就淘汰了她,还是红灯直淘!她坚信,她在歌坛大放光彩的最大阻碍,一定是谢荡!

    谢荡一副揶揄的表情:“那你能别唱姜九笙的歌吗?”

    谈墨宝放光的眼睛立马定住,特别坚定地拒绝了:“那不行,我得为我偶像打歌。”

    姜九笙听得哭笑不得。

    谢荡直翻白眼,这家伙真看得起自己,要不是真爱粉,那个调,鬼听得出来是姜九笙的歌。刚想给这家伙醒醒脑,对面一个穿一身粉的女人朝着这边走过来。

    谢荡低低骂了一声,同谈墨宝讲条件:“帮我把这女人搞走了,我就放你一轮。”

    谈墨宝还没反应过来,随风吹来一声娇柔酥软的萝莉音。

    “谢师兄~”

    差点没把谈墨宝酥出一身鸡皮疙瘩来。

    女人步步生莲,慢慢走过来。

    姜九笙也是认得的,是老师同门师弟家的女儿,打小倾慕谢荡,说是也跟着学了小提琴,只是未能学出什么名堂,缠谢荡缠得紧,令他烦不胜烦。

    小师妹含羞带怯,谈墨宝一看就知道是谢荡的烂桃花,她有了主意了,问谢荡:“可以下猛料吗?”

    “可以。”

    “下限呢?”还是要问清楚的,她不能平白毁了谢荡的清白。

    谢荡没犹豫,懒洋洋地抱着手:“没有。”反正他在圈子里,胡来惯了。

    这就好办了。

    谈墨宝挤眉弄眼:“看我的。”

    就在小师妹快靠近的时候,谈墨宝嗓音一提,眼珠一转,挤出了两泡眼泪,悲戚地控诉:“谢荡,我哪里比不上宇文冲锋了,我能给你买皮鞭蜡烛,他能吗?”

    就一句话,信息量好大……

    效果立竿见影,小师妹花容失色,绞着手,咬咬牙,然后落荒而逃了。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谢荡面前了。

    谢荡:“……”

    有毒。

    这个女的,有毒。

    谢荡坚定地想,然后承诺了谈墨宝让她过一轮,再切了块小蛋糕给姜九笙:“这个味道不错。”

    因为是星二代,家里又有商业背景,成年礼办得很盛大,还请来了记者与摄影团。

    刚切完蛋糕,上流圈子的社交开始了,阿谀奉承、你来我往比比皆是,受邀而来的媒体也伺机而动,试图挖出什么卖点。

    最近华纳影视的总裁绯闻缠身,姗姗来迟的温书甯一入场,变成了记者的宠儿,镜头一路追着过去。

    “温总,关于最近你的绯闻,能请你说两句吗?”

    温书甯一身紫色长裙,脖颈修长,稍稍收紧下巴,姿态风情又优雅:“今天的主角不是我,请不要问不相干的问题。”

    记者还是不死心:“您不澄清和林影帝的关系,是默认了恋爱的事实吗?”

    温书甯对着镜头微微一笑:“我为什么需要澄清?照片不是已经很明显吗?”

    卧槽!大独家!

    记者刚想再问,突然一个不明物横空飞来,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精准地朝向温书甯。

    随即,就是一声尖叫。

    露天的别墅花园里,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过去,待安静下来时,只见温书甯头上插着一把沾了奶油的叉子,不偏不倚,刚好立在她头顶的盘发上。

    镜头追着叉子的轨迹,往回倒去。

    餐桌旁,姜九笙一身米白色的长旗袍,靠着桌子懒懒散散地站着,淡妆相宜,似笑非笑,她道:“抱歉,手滑。”

    一霎,所有目光都聚集在姜九笙身上。

    唯独,吃鸡的景瑟,还有试图引起她注意的男人。

    “瑟瑟。”

    男人的声音很陌生,语气却很熟稔。

    景瑟抬了个头,看了一眼,嗯,脸很面熟,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上个月还跟她一个剧组,是男二号,不过她不记得他的名字了,总是,好像是个挺火的小鲜肉。

    小鲜肉笑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我看你一直没怎么吃东西,给你拿了点。”

    “哦。”

    然后,她就低头,继续吃鸡,手速超快,扛起她的akm就是一顿扫射。

    端着一盘甜点的小鲜肉有点尴尬,摸摸鼻子,继续尬聊:“你在打游戏吗?”

    景瑟心不在焉:“对啊。”

    小鲜肉试图找共同话题:“好玩吗?”

    废话!

    景瑟抬头,眼眸里噙了一点水汽,懵懵懂懂的样子:“你是?”

    小鲜肉:“……”

    算了,管他叫什么,以游戏会友,景瑟就问:“你吃鸡吗?”

    小鲜肉平时忙着草人设,是个游戏废。

    他舔了舔唇,作一副勾人禁欲的模样:“不怎么吃。”有意无意,扯了个领带,小鲜肉眯了眯眼,“我比较喜欢吃鹅肝。”

    “……”

    景瑟给了他一个看智障的眼神:“我妈说了,不让我跟不会吃鸡的人玩。”哼了一声,拿着手机去一边玩。

    小鲜肉:“……”谁说景瑟就是个花瓶,一看就好骗的?

    被这么一打扰,景瑟吃鸡的兴致都没了,不开心,她想给队长打电话,又怕打扰他抓犯人,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没忍住。

    电话响了三秒就通了。

    景瑟惊喜:“队长。”她喜上眉梢,眼睛弯成了桥,“是我!”宇宙无敌美少女大瑟瑟啊!

    霍一宁声音忪懒:“什么事?”

    她想了想,特别认真:“我要报警。”

    电话那头的声音沉了几分:“怎么了?”

    景瑟噘嘴,气鼓鼓地像只受气的小河豚:“刚才有个男的撩我。”

    那边默了几秒钟。

    “我这里很忙,你别闹。”语气透着浓浓的无奈。

    景瑟知道打扰他了,可就是想多跟他讲几句话,而且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她想搭个讪,然后,她又不太会扯犊子,就想了想前几天拍过的一段戏,信手拈来了:“我没闹,我果断明确地拒绝了他,他好像很不甘心的样子,现在我怕他怀恨在心,企图绑架我,然后把我锁在他家里,这样那样地折磨我。”

    “……”

    虽然演技不好,不过,算是个戏精。

    霍一宁耐着不太好的性子:“所以?”想说什么?

    景瑟期待雀跃地拔高了尾音:“能申请贴身保护吗?”

    他声音突然低沉了:“景瑟。”

    景瑟条件反射地立正站好:“在!”经纪人说的对,她好怂啊,在队长面前特别怂唧唧。

    霍一宁很头痛,不知道拿她怎么办,又骂不得,声音还是轻了轻:“我在加班。”

    哦,还在加班啊,人民的事,是天大的事!

    这个道理景瑟懂的,就是有点失落,乖了:“对不起,打扰了。”

    她恹恹的,像一只打湿了毛的鹌鹑,非常的挫败,她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见到队长了,好想犯个事儿,去牢里找他。

    霍一宁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出来小姑娘闷闷不乐的样子,有点心软,不忍心凶她了:“等我忙完我们见一面。”

    景瑟眼神一亮,飞快、欢喜地点头:“好呀好呀,那我们做什么呢?”

    霍一宁舌尖顶了顶上颚:“教你倒车。”

    虽然,她很希望能做点火辣辣的事情,不过,难得有了进展了,不能再贪心,就算不满足,也要比小心心。

    景瑟乖巧地说:“好哒,我最喜欢倒车了。”

    “……”

    这姑娘,总有本事让他无语凝噎,也不知道哪门子的不放心,挂电话前,霍一宁不禁叮嘱:“不要闯祸,等——”

    话还没说完,那边的小姑娘突然‘咦’了一声。

    霍一宁心跟着提了一下:“在听?”

    她唔了声,说:“有人打架。”

    霍一宁刚想说躲远点。

    景瑟注意力全在别处:“不说了,我要去帮忙。”然后她一边摁断电话,一边气势汹汹地嚎,“龙门风沙大,不准打女人!”

    霍一宁:“……”

    头疼!

    不想管。

    又忍不住想。

    那边,人群簇拥的地方,温书甯的秘书一脸懵逼,他就是横了一眼把叉子插老板头上的女人一眼,怎么就看出来他要打女人了。

    只见景瑟飞跑过来。

    温书甯面如菜色,拔下头上的叉子,摸到一手滑腻的蛋糕,她忍无可忍:“姜九笙,你到底想干什么!”

    隔着两三米,姜九笙不温不火的样子:“看你格外得不顺眼,”她顿了顿,舔了舔唇,拖腔拖调地吐了两个字,“想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