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71:要亲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来弄,你出去吧。”

    刘护士长觉得后背阴森森的,赶紧把东西放下,腾了位置,出病房,顺带把门合上。

    地上的垃圾桶里,还有刚刚扔掉的绷带,沾着血红,时瑾目光落在上面,许久,才把视线移到她下腹的刀口,护士长只做了消毒,还没有来得及包扎,刀口又红又肿,缝线的地方有些挣开,确实有些吓人。

    姜九笙伸手拉了拉时瑾的手:“只是局部轻微裂开了,没什么大事。”

    时瑾目光突然钉住她:“这样都不叫大事,那怎样才叫大事?”他语气冰冷,甚至带了几分克制不住的煞气,“笙笙,你可不可以爱惜自己一点?”

    语气里,有责备,还有一触即发的怒气,瞳孔微红,全是暴戾。

    姜九笙怔住,盯着他的眼。

    时瑾深吸了一口气,将情绪压下去:“抱歉,是我情绪过激了。”

    刚才那一瞬,姜九笙有种错觉,时瑾眼里的占有欲,太过强烈,像带了毁灭性。

    她尽量冷静,不刺激他,心平气和地解释:“我不是不爱惜自己,”眼里有她的倔强,“只是太爱惜你了,听不得别人一句诟病。”

    一句话,他体内那只快要冲破牢笼的凶兽,顿时偃旗息鼓了,所有怒气全部熄了。拿她怎么办才好,好像怎么样都不对,想由着她,又不敢让她胡来。

    时瑾蹲下,拿了镊子,倒了些消毒液,给她擦拭伤口,声音克制到嘶哑:“疼不疼?”

    她眉头都不皱一下:“不疼。”

    时瑾俯身,对着她刀口的地方轻轻吹了吹,上了药,重新包扎好,她倒面无表情,吭都不吭一声,他却快要将唇都咬破了,手抖得不行。

    他的女人,怎么就不娇气一点,他希望她娇娇弱弱的,会疼会怕才好,最好能藏在他的羽翼下面,偏偏,她比谁都坚韧,比谁都肆意大胆,比谁都敢爱敢恨敢打敢闯。

    姜九笙看他眉头一直皱着,岔开话题:“有没有狗血味?”

    时瑾把她的衣服穿好:“有。”

    闹事的女人到底手无缚鸡之力,就是女人的丈夫,也经不住她的过肩摔,除了扯到伤口,她没什么事,就是让狗血溅了一身,已经换了衣服了,味儿还去不掉。

    姜九笙知道时瑾有洁癖,故意往病床里滚了滚,离他远点:“能用水洗吗?”

    “你现在最好不要碰水。”时瑾倾身,靠过去,离她很近,“我给你擦。”

    他气息热热的,喷在她脖颈,她往后缩了缩:“我自己擦。”

    “我怕你又扯到伤口。”时瑾把她抱起来一点,让她背靠着枕头,直接解她的扣子,“笙笙,不害羞,我都看过了。”

    脸瞬间红了的姜九笙:“……”

    次日上午,徐青舶过来了,故意趁时瑾不在病房的时候。

    他表情有点凝重,一来,开门见山:“谈谈时瑾的病情?”

    姜九笙正色:“好。”

    徐青舶拉了把椅子,难得坐得端端正正:“昨天的那件事,医院想揭过去。”毕竟那位女士刚经了丧子之痛,而且,事情捅大了,不管是对时瑾,还是对医院,都没有半点好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最好的处理方法,徐青舶捏捏眉心,“不过,时瑾不同意,他让人去警局立了案,要把那个女人送去吃牢饭,谁劝都没有用。”

    姜九笙似乎并不意外。

    话说开了,徐青舶也没有什么顾及了,瞒不住,更瞒不得,他知无不言:“时瑾平时处事并不会这么决断,不管是不是伪装,至少表面,他从来不跟人交恶。医生这一行,这样的情况经常会有,以前他基本都是直接无视,这次会例外,是因为你。”他看向姜九笙,她倒镇定,不过徐青舶不太淡定了,“一碰到你的事情,他就跟变了个人一样,做事非常极端,而且,他出现过焦虑、狂躁,还有暴力倾向。”

    比如温家那件事,时瑾不仅仅是失控,他已经控制不住会砸东西,甚至,伤害自己或者别人。

    姜九笙听完后,默了片刻:“治疗方案呢?”

    “这也是我要跟你说的重点。”徐青舶一股脑全说了,“时瑾根本没有在治疗,都是他让我骗你的,不止是苦肉计,他是真的不肯配合。”

    虽说是塑料花,可到底还是同窗,徐青舶还是有良心的,不能再助纣为虐了,时瑾这个情况确实有点玩火,而且时瑾这个病还不是常规的偏执型障碍,复杂得很,就怕一不小心踩雷,然后,爆炸!然后——自焚!

    姜九笙显然很诧异:“为什么?”她根本没料想到时瑾居然拿自己的病来冒险。

    太理论的东西讲了徐青舶怕姜九笙听不懂,就言简意赅地高度概括了一下:“说简单点,时瑾他觉得自己没有病。”

    姜九笙还是不太理解徐青舶的话。

    也是,徐青舶辅修了几年人格障碍心理学也没摸透时瑾的性子。

    他尽可能详尽又简单地明白化:“站在时瑾的思想论上,大概就是说,他爱你,那么,为你杀人放火作奸犯科,都是正常的,没有一点过激,他的意识思维里,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根本没有病。”

    姜九笙不可思议。

    “不要太惊讶,时瑾目前的认知就是这样子的。”徐青舶往椅子上一靠,耸耸肩,摊摊手,一副撂摊子的态度,“我是拿他没办法了,靠你了。”还有意无意地补充,“毕竟,我只是个半路出家的心理医生。”

    姜九笙平静是平静,不过,眉宇间全是愁绪,思前想后了很久:“有合适的心理医生可以推荐吗?”

    就等这句话了!

    绕这么大圈子,徐青舶的目的就是想让姜九笙管管时瑾那个家伙,他把早就准备好的名片递过去:“常茗你认识吧,就是给你做心理辅导的那个常茗,这是他的同门师弟,两个人主修的方向不一样,这位刚好擅长人格障碍,在这方面算得上国内的权威。”

    常茗主修感情性精神障碍,姜九笙知道他有个厉害的老师,倒不知道他还有个厉害的师弟。

    她接过名片:“谢谢。”

    “客气。”徐青舶笑,“怎么说也是上下铺的塑料花,我怎么忍心看着他凋谢。”

    “……”

    徐青舶走了不多会儿,时瑾便回了姜九笙的病房,桌上水杯里的水还没有完全冷下去,时瑾看了一眼。

    “谁来过了?”

    姜九笙没有隐瞒:“徐医生。”

    时瑾瞳孔微微定了定,走到床头:“他和你说了什么?”

    姜九笙靠床坐着,稍稍仰着头看他,他下颚轮廓紧绷,情绪收敛着,她目光不转:“说你骗我。”

    时瑾眼底黑亮的光,骤然一沉,沉默了。

    长睫一敛,他把所有情绪都藏着,姜九笙伸手拉他的手,让他弯腰,与她平视,视线不偏不倚地对上:“怎么不解释?”

    “我无话可说。”

    所以,他认了。

    姜九笙没有说话,等他的下文。

    时瑾坐下,还比她高了一些,低下头:“笙笙,我就是这样的人,就算收敛着脾气,就算刻意与人为善,哪怕是变成了你喜欢的绅士,也改变不了我骨子里的暴戾乖张跟不择手段。”

    他目光灼热,像荆棘堆里冉冉而起的烈焰,眼里她的影子也是滚烫而热烈的。

    嗓音低沉得沙哑,他说:“笙笙,我的风度涵养都是装给你看的,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甚至,很阴险狡诈。”

    她知道啊。

    不需要他的自述,她从来不用耳朵去了解时瑾,她看得到他的眼睛,听得到他的心跳,也感受得到他身上强烈得快要将她吞噬的占有与偏执。

    可是,有什么关系。

    她还是一样对他着迷,上了瘾似的。

    时瑾俯身靠近她,解了领口最上面的一粒纽扣,问她:“怪我吗?骗了你。”

    从他时隔八年后见到她起,他就开始伪装,为了让她爱他,无所不为。

    姜九笙听完,认真思考了才回答:“分明应该生你的气,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气不起来。”

    时瑾低低笑了,眉间阴翳被愉悦取代。

    还好,他很成功,将她骗到了手。

    “徐医生是不是还建议你给我找个心理医生?”时瑾不紧不慢地又解了一颗纽扣。

    姜九笙怀疑他是故意的,苦肉计用完,开始用美人计。

    她目光很不自觉地落在了时瑾露出的锁骨上,那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红痕,是昨晚时瑾非要她吸出来了,原本讨论着这么严肃正经的话题,她竟有些走神,愣愣地点了头。

    时瑾一副好脾气的样子,非常顺从:“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听你的安排。”

    姜九笙有些意想不到:“这么听话?”徐青舶医生可是说,时瑾坚持自己没病,根本不配合心理治疗。

    时瑾的理由很简单:“我怕了你了。”

    姜九笙这才笑了,愁绪消散。

    他突然凑到她面前:“笙笙,你亲亲我。”

    “……”

    话题怎么突然转了。

    时瑾将领口往下扯了些,露出凹凸分明的锁骨线条,他说:“这里的吻痕消了,不明显,你再给我亲一个出来。”

    怎么可以这么正经地说出这么不正经的话。

    然后,姜九笙一本正经地在时瑾脖子上吸出了一个草莓,然后帮他扣上衬衫的纽扣,一颗都不漏。

    坦白病情之后,过了整整一天,时瑾都没有来找徐青舶秋后算账,这不像时瑾的风格啊,这么不动声色,徐青舶更慌了,便大着胆子打电话过去。

    时瑾:“喂。”

    这么客气?

    徐青舶更提心吊胆了,旁敲侧击地探探底:“你没什么事吧?”

    时瑾声音春风细雨一般:“我很好,谢谢关心。”

    谢谢关心?

    这么友好礼貌,好恐怖!还不如把他打一顿,徐青舶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抖M体质,受不了时瑾这么晴空万里,他来直的:“你和姜九笙没吵架吧?她没生你气吗?你们没争执?”

    自讨没趣三连问。

    没办法,太反常了,这么风平浪静,徐青舶反而更胆战心惊。

    时瑾温声,回:“没有,我们很好。”

    他妈呀,这就诡异了!是姜九笙被驯服了?还是时瑾听话了?不应该啊,姜九笙不是这样没原则的人,时瑾更不是什么善茬。

    时瑾又问,很耐心:“还有事?”

    徐青舶把跳到嗓子眼的心脏吞回去:“哦,没有没有,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电话被时瑾挂断了。

    徐青舶沉思了三分钟,无果。

    时瑾那个变态,猜不透啊。

    这时,他的医助小维进来了:“徐医生,援救非洲的医疗队名单下来了。”

    徐青舶还沉浸在时瑾会怎么搞他的惶恐中,心不在焉地回了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医助小维说:“里面有你。”

    徐青舶顿时撑大了眼:“怎么会有我?”

    他难以置信,他一个神经外科的医生,去了非洲战乱地有什么用?给人看脑子?

    小维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理智派,行事作风很老干部,面无表情地解释:“是时医生推荐了你,院长已经批下来了,觉得战地人民的神经问题一样不容忽视。”

    “……”

    千言万语,愤怒就一个字,徐青舶咬牙:“艹!”

    紧急医疗队组建,杀了徐青舶个措手不及,他根本来不及推脱,就被打包去了非洲。

    第三天,徐青舶听说,时瑾撤诉了,放了那个泼狗血的女人一马,不用想,姜九笙的功劳。

    第四天的下午,徐青舶抵达了非洲,他才刚下飞机,就接到了唐延的电话,唐延就是他推荐给姜九笙的那位主修人格障碍的心理医生,常茗的师弟。

    唐延是徐青舶辅修心理学导师的师叔,总之,涉及到学术门派辈分,就关系很复杂,总而言之,是那种能一起撩撩妹子泡泡吧的关系。

    唐延三十好几的人了,声音还是个娃娃音:“在哪呢?电话打了一上午都打不通。”

    “非洲。”

    听得出来,徐青舶心情非常得暴躁,非常得抓狂。

    唐延很惊奇:“你跑非洲去干吗?”

    徐青舶拉着箱子,抬头眯着眼看了一眼火辣辣的太阳,暴躁了:“晒太阳不行?有话快说。”

    这他妈!

    快晒死了!

    唐延那个娃娃音不急不缓,说:“你说的那位病人今天来咨询室了。”

    徐青舶拖着拉杆箱的动作一顿:“情况怎么样?”

    对方想了一下措辞:“很微妙。”

    徐青舶阴森森地:“说人话。”

    唐延就说人话了:“流程没错,细节也没错,该测的都测了,该了解的也都了解了,就是……啧,”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好,心理医生哪个都能侃,他居然词穷了,“就是很奇怪。”

    徐青舶被他模棱两可的话磨得耐心全没了:“什么很奇怪?说话能爽快点吗?”

    说来也惭愧,唐延说:“分明都是按着我的步骤来走,可是我有种从头到尾被他牵着走的感觉。”

    完了,时瑾成精了!

    徐青舶多多少少预料到了,就是没想到连唐延也镇不住:“那个病人,懂心理学。”

    最怕遇到这种懂医还不愿治疗的,能把医生都搞出病来。

    唐延拖着调:“那这就难办了。”

    还有更难办的。

    徐青舶毫不留情地打击他这位导师的师叔:“你在耶鲁医科旁听的时候,应该听过他的名字就是他。”

    “……”

    妈的,砸他招牌啊!

    唐延当然听过这个名号,耶鲁医科的金字招牌,他的授业恩师都不知道夸了多少遍,说这人是个医学奇才,心理极其强大,精神意识强到变态,特别适合当心理医生,甚至还惋惜过没能把此人从心外领域挖到心理精神领域。

    这样的人,如果他有心理病,那估计……想想都恐怖。

    唐延想撂摊子不干。

    徐青舶支了个招:“遇到棘手的事情就找那位病人的家属,她制得住病人。”

    非洲的天,烈日灼心。

    江北,初春清爽,连穿堂的风都是阴阴凉凉的,万物复苏,天气好得让人心旷神怡。

    华纳影视占地五百平,十九层高的大厦,坐落在最繁闹的街道。

    顶楼总裁办公室,秘书推门而入,

    男秘书,西装革履,三十多岁,很斯文的长相,上前道:“温总。”

    “嗯。”

    温书甯没有抬头,戴着无框的眼镜,低头在处理文件。

    秘书将资料放在办公桌上:“这是医院调出来的资料,”从中抽出一张A4的纸张,又道,“这一份是天宇经纪人的日程安排。”

    温书甯手中的笔尖停住了,取下眼镜,抬眸:“你先出去吧。”

    秘书颔首,出了总裁办公室。

    温书甯将办公桌上的资料翻开,目光移动缓慢,眼底妩媚渐进褪了,取而代之的是黑亮的一抹精光。

    看完医院的资料后,她拾起那张日程安排表,看完后,拨了总裁办的内线:“通知下去,明天的杀青宴改在方和会所,下午,两点。”

    晚上,莫冰刚回到公寓,接到了林安之的电话,他电影宣传活动结束,要回江北,明天的飞机。

    莫冰边蹬掉脚上的平底鞋,边问他:“你明天几点到?”

    林安之也是刚结束通告,声音听起来很疲倦:“下午一点半的飞机。”

    莫冰瘫坐在沙发上,手下意识放在腹部,轻轻拂着:“那个点我有工作,不能去接你了。”

    林安之低声地安慰:“不用来接我,我在家等你。”

    莫冰说好,眯了眯眼睛,心情不错:“晚上我会回来吃,给我做饭,要丰盛一点,不过,最好清淡点。”说完,补充道,“不要酒。”

    林安之笑:“好,我给你做。”

    次日,晴空万里,春风和畅。

    明瑶新剧开播,莫冰带着她在方和会所宴请剧组的同事,投资方与制片方也一起去了,包了最大的包间,摆了四五桌,好不热闹。

    制片方的周总是个酒漏子,饭还没吃几口,就逮人灌酒,第一个就盯上了酒量最好的莫冰:“莫冰啊,你今天怎么一杯都不喝,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莫冰眉头不可察觉地皱了皱,陪着笑:“对不住啊周总,我真不能喝,胃病犯了,这一杯酒下去,我得直接躺医院去。”

    周总是个老滑头,哪里会放过她:“那这样,我也不为难你,就一杯,痛痛快快干了。”

    旁边几位老总也跟着起哄。

    莫冰看了一眼杯子里五粮液,露出为难之色。

    她身边的明瑶立马看出了不对劲,赶紧笑呵呵地打圆场:“冰姐她真不能喝,她胃病还没好呢,周总,您就饶冰姐一次,我替她敬您一杯。”

    莫冰平时为人干练爽快,是圈子里有名的拼命三娘,酒量好,手段也好,是一丁点都不差给这群大男人,好不容易逮到机会灌他,酒桌上的这群人精怎么肯罢休。

    周总半开玩笑地:“那可不行,你要替莫冰挡酒,怎么说也得三杯,而且这么多人,一轮下来,你哪喝得起。”

    华夏的酒桌文化,真是!

    莫冰拉了拉身边的明瑶:“你坐下。”随后拿起酒杯,站起来,“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只能喝一杯,再多就不奉陪,我干了,你们随意。”

    一杯酒,一饮而尽。

    铁娘子就是铁娘子,雷厉风行,气场十足。

    在座的各位人精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作罢。

    那边,莫冰一杯酒下肚,胃里立马就翻江倒海了,她喝了几口汤也压不下去喉咙里的恶心,捂着嘴急匆匆就跑出去了。

    ------题外话------

    最近笙笙和时瑾太甜了,我决定,等莫冰的事搞完了,就搞笙笙的事情!

    口号喊起来: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

    再来一遍: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