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65:早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圈子里都知道,身材是关主编的硬伤。

    关老倭瓜:“……”一张方脸,一阵红,一阵紫,“你——”

    威胁恐吓的话还没等出口。

    徐青久打断了:“想说开罪了你混不了时尚圈?”

    关崇明正有此意,非得让这公子哥知道,他的人可不是好截的。

    徐青久瞥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点弧度:“TINIFERL的主编是我姑姑,尚品珠宝的最高执行官是我姑父,大众日报的总编是我二舅。”他不疾不徐,一口气说完,歇了一下,“哦,还有一个,你的上司,时尚男装的创始人,是我姑父他爸。”

    拼家世,徐青久就没输过。

    关崇明傻了。

    只知道徐青久是公子哥,哪里知道那么大个时尚圈,遍地都是他亲戚,哔了狗了……

    徐青久扬了扬下巴,把关崇明威胁苏倾的话,原封不动地还回去,仗势欺人地很堂而皇之:“你最好给我识趣点,惹毛了我,时尚圈你就别混了。”

    “……”

    关大主编方方正正的一张脸跟调色盘似的,一阵一阵变,最后,一脸吃了翔的表情,咬碎了牙,混着翔咽下去,并且陪笑:“徐公子,是关某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徐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钱没人多,势力没人大,谁就龟孙子。

    徐青久下巴一抬:“滚。”

    这个世道真的是这样,谁牛谁大爷。

    关崇明暗暗咬牙切齿,还是灰溜溜地滚了。

    莫冰看完这一出,颇有感慨:“难怪景瑟资源那么好,她家那几个,各个都是时尚圈里的大亨。”

    徐青久的姑姑姑父,可不就是景瑟的父母,莫冰都不知道,书香门第的景家,居然也是隐形的豪门。

    姜九笙不置可否,没有接话,见徐青久在,也没有过去打扰,她转身,看见了秦霄周。

    他脑袋上的绷带还没拆,绕了足足一圈,头发剪短了,倒是显得精神了不少,少了几分阴柔。秦霄周也看见了她,目光闪退,搂着婀娜多姿的女人迅速躲开了。

    怀里的婀娜多姿不明所以:“四少,你躲什么呢?”怎么看见姜九笙就跟老鼠见了猫?

    秦霄周一听,老鼠炸了毛:“谁说我躲了,劳资是在辟邪!”

    婀娜多姿一脸懵逼:“什么辟邪?”

    他义正言辞:“那个女人有毒。”

    “……”

    婀娜多姿消化了很久,有点怀疑:“姜九笙?”纵横女人场的秦四少居然对一个女人畏畏缩缩,确实很奇怪。

    反正,一提到‘姜九笙’那三个字,秦霄周就很激动,气急败坏地吼女伴:“以后不准在我面前提那三个字!”有毒!

    婀娜多姿的女人:“……”

    那厢,徐青久还冷着脸,又气又无奈地看着苏倾,像是训她,声音却不敢重了,说:“以后遇到那种人,直接打。”

    苏倾好笑,驳回去:“我没有当TINIFERL主编的姑姑,也没有当珠宝最高执行官的姑父,二舅也没有,打了我喝西北风啊。”

    她到底还是圈子里的人,靠人脉吃饭,不能太随心所欲。

    徐青久一点都不扭扭捏捏,只是耳根子红透:“你要跟我在一起,你就都有了。”

    “……”

    油盐不进,这家伙是放飞自我了?

    见苏倾不作声,徐青久走近。

    她立马后退,左顾右盼了一番,一脸警惕:“你别靠那么近,有记者。”

    徐青久非但不退,还躬身,往前倾了倾,一脸羞涩但又大胆的样子:“没关系,让他们拍。”反正这个姿势姿态,估计谁都看得出来是他在死缠烂打。

    这个家伙,怎么越来越胡来了。

    苏倾很崩溃:“你不要面子的啊!”

    徐青久一点都不犹豫:“不要了。”只要能把眼前的人掰弯,脸,他不要了。

    苏倾实在受不住他燃了一把火似的眼神,又怕有记者抓拍,一把拽住他的手,拖着拐进了男厕所,生怕别人看见,一路都战战兢兢。

    然后,用力一甩,男厕所的门给关上了。

    苏倾这才松了一口气,一抬头,就看见徐青久满脸通红地看着她,一副春心萌动小鹿乱撞的表情。

    “……”

    苏倾赶紧撒手,往后撤退,盯着徐青久的脸:“你脸红什么?”

    他高她一点,突然俯身。

    苏倾懵住,脸上毫无预兆地贴上了一层滚烫的皮肤。

    他把脸贴她脸上,回答了她的问题:“我热。”

    艹!小辣椒什么时候变小妖精了!居然撩她!苏倾几乎下意识地滚了滚喉咙,咽了一大口口水,张嘴就结巴了:“离、离我远点。”她脑袋往后,虚张声势似的,故意放大了声音,“我是直男!”

    徐青久没说话,突然勾唇一笑,然后身体压下去,堵住了她的嘴。

    “!”

    靠!真特么刺激!

    苏倾目瞪口呆,唇角被牙齿磕了重重一下,牙关来不及咬紧,就被滚烫的舌头溜了进去,勾着她的舌尖,狠狠吸了一下。

    “……”

    完了,完了,脑子一片空白。

    正是这时候,一个刚方便完的哥们,抖了抖,拉好裤子拉链,一转身,见状就惊呆了,愣了老半天,对徐青久竖起了大拇指。

    等哥们儿出去了。

    苏倾一把推开徐青久,小脸通红地吼:“你特么又咬到我了!”吸了吸舌头,嘴里一股腥甜,丫的,亲一次放一次血。

    徐青久这会儿知道不好意思了,眼神飘了飘,嘴角压不住弧度,他舔了舔下唇,说:“以后就熟练了。”

    谁跟你以后?

    苏倾想一脚踹死他!

    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踹,她气得狠狠抿了一下嘴。

    徐青久看她懊恼的表情,心情出奇得好:“我吻了你,你没有骂我,也没有揍我,”他凑过去,语气突然温柔,“倾倾,你对我有感觉的,对吗?”

    昔日的火爆小辣椒,成精了。

    苏倾抬脚就要踹,可半天,还是没踹下去。妈的,见了鬼了,怎么就是踹不下去!

    徐青久没给她时间转圜,压着她那条要踹不踹的腿,把她按在了墙上,二话不说,狠狠地亲,不同于之前那样磕磕碰碰地咬,他缠着她,极力讨好。

    苏倾抬起来的腿,放下去了,彻底放弃了踹人,她觉得不怪她,她不是不想揍人,就是腿软了,站不稳……

    舌头被他吮得发麻,也不懂技巧,弄出啧啧水声,苏倾羞窘得不行,抓着最后一丝理智,推开了压在身上的男人:“够了,不然我真打了,还不——”

    徐青久捧着她的脸,直接把人亲到说不出话来。

    “……”

    苏倾这辈子,活了也有二三十年了,以前在酒吧混的时候,什么人没碰到过,因为这张脸,就算是男装也不知道碰上多少对她不轨的人,她知道酒瓶子,能跟人拼命,谁也别想在她这讨一分便宜。

    就这一次,一败涂地,任他在她唇上,在她的领地里,狠狠碾压!

    许久,许久……

    徐青久亲够了,抱着身子发软的她,声音低哑,他好气地哄着:“苏倾,我们在一起吧。”

    她整个身子都被他抱在怀里,身高差得不多,她一低头,能嗅见他身上非常有攻击性的古龙水味道,直接抢据了她所有的理智。

    她听见自己心口,怦怦乱跳,心跳得快要炸开来。

    这下是真的要完了……

    苏倾深吸了一口气,先推开他。

    徐青久一把勒紧她的腰,声音很沙:“门口有人,你别推开我,”声音越来越小,绷着,很紧,“帮、帮我挡一下。”

    门被推开,进来方便的兄弟显然愣了一下,不过没看到脸,就看见抱在一起的一团,看了好几眼,才挪步。

    徐青久站得僵直,身体的反应,很直接。

    他居然……

    苏倾顿时脸爆红:“你个色胚!”

    徐青久脖子都是滚烫的:“没有,我只对你这样。”他低头,伏在苏倾肩膀上,收敛了一贯的急躁,央着她,“我们在一起,在一起好不好?”

    苏倾张张嘴,想拒绝,话到了嘴边,却出不了喉咙,堵得心头发酸,她沉默了很久,才挤出一丝细微的声线:“你想好了?跟我在一起,你会有很多麻烦,或许有一天,还会被我牵连。”

    徐青久毫不犹豫:“我不在乎。”

    她在乎,怎么回事呢,越来越在乎,见了鬼了,没想过自己,可越来越在乎他的境地,越来越在乎与他相关的所有细枝末节。

    不怕跌入万丈深渊,只是,她怕深渊有他。

    苏倾轻叹:“让我好好想想吧。”

    天北医院,妇产科。

    手术室的门一打开,年迈苍老的妇人立马上前:“护士,我女儿怎么样?”

    老妇人穿着洗得发黄的棉衣,脸颊有冻伤的红肿,耳鬓的头发斑白。

    护士拿下口罩,很年轻:“产妇大出血。”

    老妇人一听,整个人摇摇欲坠,几乎站不稳脚。

    护士不再耽误:“谁是孩子的父亲?”

    男人从座位上站起来,西装革履,满脸憔悴:“我是。”

    “情况很不好,要做好心理准备,万一,”护士没有继续往下说,征询,“大人和小孩,优先哪一个?”

    男人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没有立即作声,他身后,穿着貂皮大衣的贵妇迫不及待地替他回答了:“孩子!保孩子!”

    “不行,医生,救我女儿!救救我女儿!”老妇人眼泪直掉,近乎崩溃。

    婆婆和亲妈,总归是有区别。

    护士不敢耽搁,直接看向男人,等他回答。

    他张张嘴,一字一顿:“孩、子。”

    话落后,医院走廊里,只剩老妇人撕心裂肺地哭声与怒骂声。

    “王明,你这个畜生!”

    “我女儿要是有事,我就是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你这个老婆子够了没?也不看看你女儿那个穷酸样……”

    这个产妇,肖逸听说过,说是王氏建筑的少夫人,五年前轰轰烈烈地嫁进了豪门,五年后,凄凄惨惨地收场。

    肖逸有感而发,边走边随口问道:“时医生,要是你——”

    他一抬头,看见了时瑾的神情,话头止住,浑身一个激灵,被一个眼神冻得遍体生寒,保大保小四个字生生卡在喉咙里。

    时瑾神色漠然,声音冷而冽:“没有这种可能。”

    哦,时医生是丁克。

    肖逸想起来,以前听住院部的护士八卦说,第一个死在时医生手术刀下的病人,就是个产妇。

    九点,品牌晚会结束,姜九笙出来,便看见了泊在路边的沃尔沃,她走快了些。

    车门开,时瑾走下来。

    姜九笙上前:“你怎么来了?”

    时瑾看了看她裸露的肩,皱着眉把外套给她披上:“医院刚好结束了,来接你。”目光掠过,看向莫冰,“莫小姐,慢走。”

    “……”

    赶人赶得真快。

    莫小姐突然问:“时医生会游泳吗?”

    “会。”

    她又问:“哪种姿势都会?”

    时瑾颔首。

    “那你教笙笙吧,我就不给她请教练了。”莫冰看着姜九笙,提醒她,“笙笙,你的新剧里有一段游泳的戏,趁开拍前,你抽个时间学一下。”

    说完,她功成身退,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上了车,时瑾俯身给姜九笙系安全带。

    “你不会游泳?”他随口问。

    “会。”姜九笙解释,“学了一次,不过,我只会狗刨。”她和谢荡、宇文一起学的,不知道是不是教练的问题,她和谢荡都只学会了狗刨。

    时瑾扣安全带的动作顿住了:“……”

    见他很惊讶,姜九笙觉得有必要再解释一下:“宇文的妹妹在国家游泳队,前几天刚拿了世锦赛的游泳冠军,不过宇文照样没学会憋气,可我学会了狗刨。”

    她只想说明一件事,她短时间学会了狗刨,也是很值得鼓励的。

    时瑾低低地笑出了声:“不用灰心,我会教你所有姿势。”

    “……”

    这话,听起来,很窘。

    到家已经很晚了,姜九笙昏昏欲睡,鞋子蹬掉了,躺在沙发上眯着眼不愿意动,礼服的裙摆铺了一地黑纱。

    时瑾蹲在沙发旁,揉了揉她被高跟鞋挤出了微红的脚踝:“困了?”

    她懒洋洋地应:“嗯。”

    时瑾拿了薄毯,盖在她腹上:“那你睡。”

    姜九笙吃力地撑着眼皮:“妆还没卸。”

    他拂了拂她耳边的发:“我给你卸。”

    姜九笙窝在沙发上,抱着枕头,似笑非笑地凝眸看时瑾:“你会吗?”

    “我可以百度。”

    他说完,想了想,抱她去了卧室。

    她沾床就迷迷糊糊了。

    时瑾去拿了家居服,将床头的灯调暗了些,把钻进被子里的姜九笙捞进怀里:“笙笙。”

    她半梦半醒地嗯了一声。

    时瑾抱起她,让她靠着自己,拉下了她礼服的拉链,衣服褪至腰上,他轻声在她耳边说:“宝宝,抬一下手。”

    姜九笙乖乖照做。

    他换下了她的礼服,给她穿好衣服,亲了亲她的脸,这才扶她躺回床上,将屋里的温度调高了些,顺手拿了她放在床头柜的手机。

    看着洗漱台上的卸妆用品,时瑾拧眉思索了下,打开手机百度,下一瞬,他脸色忽然沉下。

    卸妆的时候,姜九笙困得厉害,隐约听到时瑾说了什么。

    “笙笙,明天跟我去一趟医院。”

    她恍恍惚惚地应了。

    翌日,早春微凉,旭日温柔。

    早饭后,姜九笙突然想起来:“时瑾,你昨晚是不是跟我说了什么?”

    时瑾收拾碗碟的动作顿住,默了片刻:“等会儿我带你去医院。”

    她不解:“去医院做什么?”

    时瑾给了她一杯牛奶,语气无波无澜,平而静:“做血检。”

    姜九笙募地抬眸:“时瑾。”

    “嗯。”

    她迟疑了许久:“你是不是看到我的搜索记录了?”

    她搜索过,早孕的检测方法。

    时瑾点头,说是,目光灼灼凝视,眼里一汪深不见底的黑,像晕染不开的浓墨。

    是她耍诈了,那次,她没有吃药。

    “等会儿我们去医院。”语气,不由分说,时瑾眉宇紧锁,笼着一团散不开的阴郁。

    不止是反对,他甚至有些草木皆兵。

    姜九笙尽量平静:“时瑾,安全期的怀孕概率很低。”

    “也不是零概率。”

    她脱口而出:“如果查出来怀孕呢?”

    时瑾眉头狠狠一皱,沉默了,他看着她的眼睛,过了许久,睫毛缓缓覆盖,他声音绷着,发紧:“笙笙,分娩很危险。”

    ------题外话------

    时瑾不要孩子的原因,前面写了一个,还有一个后面会写,尽管放心,时瑾怎么可能舍得不听话,孩子会有的,淡定。

    书名:《恶魔老公,求放过!》作者:潇清清

    这是一个恶魔般冷酷无情却宠妻无度的霸气男主追妻史。

    薄曜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把温凉给娶了——

    新婚第一天说离婚。

    让她做饭,她炸厨房。

    见女人勾引他,不妒不忌转身就走。

    晚回家一分钟,直接门一锁,弃他在门外。

    看着围观的吃瓜群众,薄曜觉得他老脸都要被她丢尽了。

    后来——

    为了取悦她,他买下一座城的红色蔷薇。

    为了留住她,他让航空公司全部停运。

    为了救下她,他双膝跪地,皮开肉绽……

    有记者提问:“薄总,一个小小的设计师,凭什么能够入得了你的眼?”

    薄曜:“精神的契合很重要,肉体的契合更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