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63:落地窗的邪恶打开方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九笙嫣然一笑,像只撩人的猫儿:“好啊。”

    窗外玻璃上,凝了水珠,初春刚过,还有些料峭寒意,落地窗前铺了绒毯,灯光错落,光影与人影交缠。

    结束后,时瑾拥着怀里的人,坐在窗前,她还未穿衣服,身子没力气似的,软软窝在他怀里,他披着浴袍,将她一起裹着。

    姜九笙眯着眼,轻喘,额头有汗,眼角还有欢愉后的潮湿,有些迷离,慵懒地耷拉着,突然烟瘾上来了。

    “时瑾,我想抽烟。”她抬头,眼底春意迷蒙,有些勾人的媚。

    时瑾低头,贴着她额头轻轻地蹭,哄着说:“乖,今天不可以抽了。”

    情事过后,嗓音仍旧低哑,响在耳边,像摇曳的风在挠着耳根,有些痒,姜九笙躲了躲,往他怀里钻,腕上还戴着手环,心率的数值并未降下来。

    她赢了。

    才一开始,时瑾便溃不成军。

    “笙笙,”他低头,下巴压在她肩窝里,低低与她说话,像低位弦的音调,说,“我知道这个玻璃是单向透视,可还是输了。”

    单向透视……

    她还以为是普通玻璃,羞恼地在他肩上咬了一口:“你故意的?”

    时瑾低笑:“嗯,我故意的。”他起身,用浴袍包住她,抱起她往浴室走,“输给你,我甘之如饴。”

    她洗漱完出来,时瑾已经喝了所有的酒,空酒瓶子东倒西歪,他懒懒地躺在落地窗前,浴袍半敞,松垮垮地披在身上,见她过来,他单手撑着身体,唤她过去。

    绒毯皱巴巴的,她挨着他坐,嗅到了浓浓酒意。

    不一会儿,时瑾酒劲儿便上来了,微敛着眸子,大抵是染了几分醉意,他看她时眸底像铺了一层沾着水光的碎钻,迷离而氤氲,便是眼尾也晕开淡淡的红。

    七分醉意,三分事后的媚,勾人极了。

    只是,姜九笙不知晓,时瑾喝多了,竟这般黏人。

    “笙笙。”

    “嗯。”

    “笙笙。”

    “嗯。”

    他枕在她腿上,一直喊她的名字,像是很愉悦,眼角眯着,笑意浅浅。

    “笙笙。”

    “嗯。”

    他搂住她的腰,继续唤:“笙笙。”

    姜九笙耐心地应,拂开他额前稍稍遮了眸的碎发:“怎么了?”

    时瑾盯着她的眼睛,突然说:“我爱你。”不待她反应,他仰着头,特别郑重又认真重复,“我爱你,我爱你。”

    姜九笙弯了弯眸,笑了:“我知道。”

    他却没说够似的,执拗地一直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语气有些急,甚至没有停顿。

    哦,原来时瑾醉了,会碎碎念念。

    姜九笙耐心很好:“知道了。”

    头顶打来的光,有些刺眼,他便半阖着眼,直勾勾地瞧她:“那你爱我吗?”

    她没有犹豫:“爱。”张开手,她给他遮住了光。

    时瑾伸手,紧紧拽着她手,顺着问:“爱哪里?”

    这怎么回?很多很多啊。

    几分醉意,朦胧了眼,他与平时不大一样,话多了许多,没了平日里的半分矜贵与克制,十分缠人,等不及她回答,便追着她问:“爱我的眼睛吗?”

    “嗯。”

    他嘴角笑意深了一些,又问:“嘴巴呢?”

    姜九笙继续点头。

    “还有手,”他盯着她,眼里很期许,“喜欢吗?”

    怎么会不喜欢,就是这么一双手,让她患了八年的手控。

    姜九笙坦荡又干脆地承认:“很喜欢。”

    时瑾眼角又上扬些:“那你要不要亲亲我的眼睛,嘴巴,还有手。”

    她顿时哭笑不得。

    他把脸靠过去:“要不要?嗯?”他等不得,抱着她的腰轻晃,“笙笙,要不要要不要?”

    没见过他这样软言软语不肯罢休的样,黏人得厉害,像个讨糖吃的孩子。

    原来,时瑾也有这样纯粹的模样,眼里漫天星河绕着她的影,是他的世界与宇宙。

    姜九笙俯身,亲吻了他的眼睛、他的唇、还有他的手。

    时瑾适才满足了,眼里盛满欢愉,又换了个问题问她:“笙笙,我和博美你更爱谁?”

    她浅笑吟吟地回:“你。”

    时瑾扬唇,又问:“我和宇文冲锋呢?”

    “你。”

    他嘴角再往上扬了一点,不厌其烦似的,挨个比较:“我和谢荡。”

    “你。”

    “我和——”

    姜九笙打断了:“都是你。”

    时瑾餍足地眯了眯眼,勾着她的脖子亲了一口,换了下一个问题:“笙笙,以后你要是不爱我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他严肃了。

    她没迟疑,摇头:“不会。”

    一听,时瑾立马就问:“你会爱我一辈子吗?”

    “会。”

    他笑着又凑过去亲一口:“我也会。”

    姜九笙啼笑皆非。

    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时瑾喝多了,会如此话痨,有说不完的话,问不完的问题。

    他躺在她腿上,就安静了一小会儿,又问了:“笙笙,如果你要去一个孤岛,烟,酒,手机,博美,还有我,你会带什么?”

    姜九笙回:“你。”

    他就又问了:“如果我和博美一起掉进河里,你先救谁?”

    “你。”

    他思考了一下:“要是博美不会游泳呢?”

    “你。”

    他嘴角压都压不住了:“我会游泳。”

    姜九笙忍俊不禁:“也是你。”

    时瑾终于心满意足了,抱着她说:“笙笙,我爱你。”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我爱你,我爱你。”

    姜九笙笑而不语,拿他没办法了,任微醺的他絮絮叨叨地一直说:“我对我母亲的印象不深,这个世上那么多人,我就只爱你,以前是这样,现在是,以后也是。”

    姜九笙心软得一塌糊涂:“嗯,我知道。”

    “笙笙。”

    “嗯。”

    时瑾凑到她眼跟前,醉意迷离的眼里,她的影子清清楚楚:“宝宝,我很开心。”他仰着头,一灯暖光全部落在他眸子里,灿若星辰,“我会听你的话,你不喜欢的事我就不做,你让我杀人我就杀人,让我救人我就救人,什么都可以听你的,可你要只喜欢我,行不行?”

    目光对视,姜九笙迷了眼,失了神。

    时瑾没等到答案,坐起来,拉着她的两只手,特别专注地凝视过去,等她的回应。

    她说:“行。”

    他称心如意了,问她:“那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你要想什么我都去给你抢?”话里,三分真,七分醉。

    真可爱。

    想要。

    “有啊。”姜九笙毫不忸怩,“想要你。”

    时瑾特别喜欢她这个答案,凑近她,呼吸相缠,有浓浓的酒香,他说:“我本来就是你的。”说完,补充,“可以一直给你睡。”

    然后他就开始脱身上的浴袍。

    满室酒香,醉了情人眼,窗外,月朗星稀,春风吹得刚刚好。

    一夜荒唐,满地狼藉。

    翌日,日上三竿,阳光洒下碎金,落地窗前毛绒绒的毯子沐着光,特别柔和,时瑾才醒来,姜九笙还在怀里,薄薄的空调被遮着身体,他低头,能看见她肩上红色的印迹。

    是吻痕。

    时瑾眼底彻底清明了。

    “笙笙。”

    姜九笙悠悠转醒,掀开眼皮,揉了揉:“嗯?”

    时瑾皱眉:“我昨晚喝醉了。”

    “嗯。”

    很可爱,她喜欢得不得了。

    时瑾眉头却皱得更紧了:“我们没避孕。”

    姜九笙伸了个懒腰,往他里钻了,睡饱了,很惬意,说:“没关系,是安全期。”不准也不要紧,怀了更好。

    时瑾默了很久。

    “我给你弄早餐。”他起了身,用被子裹着她,抱着去床上,“你再睡会儿。”

    姜九笙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句,裹着被子,睡了会儿回笼觉。

    约摸半个小时,时瑾来喊她起床,早餐很丰盛,她吃了不少,饭后,时瑾倒了一杯水给她,还有一颗药丸。

    “笙笙,把药吃了?”

    他眼里是毫无杂质的墨色,深邃又复杂,看不尽深处的光。

    姜九笙看着那颗白色的药丸:“这是什么药?”

    时瑾说:“紧急避孕药。”

    她唇角的笑顿时烟消云散,抬头,看着时瑾的眼睛,他却躲开了目光:“对不起,笙笙,不会有下次了。”

    这个药很伤身,他不会再让她碰。

    姜九笙没有接:“我不吃。”

    “笙笙,乖,不要任性。”时瑾仍端着水,没有退步。

    她抬头,眸光几乎逼视:“时瑾,任性的是你。”

    “我们说好了,不要孩子。”

    他语气果断,态度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完全不由分说,偏激执拗得不行,姜九笙有点恼他了,驳了他的话:“可我并没有同意。”

    时瑾眸色微沉,眼里有极力隐忍的情绪,他尽量心平气和,半哄半求:“笙笙,别的都听你的,只有这一件,你依着我好不好?”

    谈不妥了。

    他们两个,都是冷静的性子,几乎没有起过大的冲突,她顺着时瑾,时瑾也听她的,这还是第一次,谁都不肯退步。

    姜九笙从餐桌上站起来,推开时瑾还拿在手里的水杯:“时瑾,我不想跟你吵架。”都不让步,再争执下去,也只会不欢而散。

    时瑾把杯子放下,面向她:“笙笙,我们没有在吵架。”他放软了语气,“乖,张嘴把药吃了。”

    他眼里,始终没有露出一丝犹豫。

    从未如此过,他一向纵着她,几乎没有拂逆过她的要求,除了子嗣这件事,时瑾的坚持超乎了她的意料。

    她迎着他的目光:“我要是不吃呢?”

    时瑾几乎不假思索:“我会想尽办法。”

    一句都说不通!

    姜九笙接了药,扔进了嘴里。

    时瑾端起水杯,喂到她嘴边,一杯水见了底,她放下杯子,也不理他了,转身往房间走。

    时瑾跟着她,寸步不离。

    姜九笙进了房,躺到床上去,枕着手,背对着时瑾:“让我自己待一会儿。”

    他不走,蹲在床头:“对不起。”

    她不说话。

    大概怕她生气了,也不敢动她,时瑾轻轻扯了扯被子,继续道歉:“对不起笙笙,都是我不好。”

    姜九笙默了许久,还是翻过身来,抱怨了一句:“很苦。”

    “我去给你倒水。”

    时瑾起身出了房间。

    姜九笙从床头柜上抽了一张纸,将含在嘴里的药丸吐在了抽纸上,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舔了舔腮帮子。

    真苦!

    时瑾倒了一杯温水过来,递给她,见她还皱着眉头,将声音压得很低,讨好着哄她:“别生气了。”

    怎么可能不生气。

    姜九笙喝了水,不跟他说话。

    时瑾接过杯子,放下,站到她面前,把脸凑近:“笙笙,你怎么着我都行,别不理我。”

    她还能怎么着他,不舍得打,也不舍得骂,气他恼他,莫名其妙地还心疼他,莫冰说得对,真是被他吃死了。

    她思量了很久,没有再纠结,郑重其辞地说:“如果再有下次,我会气很久。”

    时瑾松了一口气,允诺她:“不会有下次了。”

    以后,他是再也不敢醉了。

    “时瑾,”姜九笙顿了片刻,试探着问他,“真的不能要宝宝吗?”

    时瑾想都不想:“不要。”

    姜九笙有些失落。

    他将她耳边垂下的发别到耳后:“笙笙,我是偏执症病人,认定了,不会动摇的。”

    是啊。

    她明知如此,只是不免遗憾:“我很喜欢孩子。”尤其时瑾的宝宝,一定生得顶顶漂亮,也定会很聪明。

    时瑾拍拍她的头,安慰:“以后让明珠多生几个,给你玩。”

    姜九笙:“……”

    她无话可说了,孩子是生来玩的吗?而且,别人家的孩子能随便玩吗?

    姜九笙离开云城的那天,天气灰蒙蒙的,昏昏沉沉似要下雨。

    姜锦禹来机场送她,没有看到温家人,锦禹说,他只让司机送他,不准别人跟着来。

    他还是话不多,看着姜九笙,许久才开口,问:“可以不走吗?”眼里全是不舍。

    不等姜九笙开口,时瑾直接否决:“不可以。”

    姜锦禹看都不看时瑾,一双眼睛就跟粘姜九笙身上似的,小心翼翼地问她:“我能每天给你打电话吗?”

    姜九笙重重点头:“想我了跟我说,我会来见你。”锦禹有轻微的社交恐惧,她不放心他远行。

    他却摇头,很坚持:“我去找你。”

    少年的眸光清澈,却总是带着挥之不去的苍凉,透着不属于那个年纪的孤寂。

    姜九笙不忍心拂了他,还是点了头。

    “姐姐,”他说得很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不要再来云城了。”

    姜九笙上前,抱了抱他。

    十六岁的少年已经长得很高了,只是很瘦,她抱他时,能摸到他后背硌人的骨头,他身体绷得僵直,一动不动,许久,才抬起手,环在她肩上,轻轻地拍。

    离别时,都有千言万语,只是话到了嘴边,也说不尽满腹牵挂,最后,总是老生常谈的两个字:“保重。”

    姜九笙松开手,看着红了眼的少年:“锦禹,保重。”

    她不知道他心里还藏了什么,也不知道他抓着什么放不下,她不求真相,只盼少年安康。

    姜锦禹没有再说什么,看向时瑾,只是少年人,语气却老气横秋,他说:“照顾好我姐姐。”过了很久,他喊,“姐夫。”

    然后,他先转了身。

    时瑾突然想起了八年前,温家办了一场盛大的酒会,许多人言笑晏晏,他们都在笑,只有草坪上的孩子,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那时候,小男孩还长得胖胖的,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喊他哥哥。

    “你能帮我把我姐姐藏起来吗?”

    “警察会来抓走她的。”

    “哥哥,你救救我姐姐。”他指着花房,哭着求他,“救救我姐姐好不好?”

    八年了。

    当年不及他腰长的男孩,已经长成了翩翩少年,历经沧桑,不复童真。

    “时瑾。”

    他在出神,姜九笙又喊了一声:“时瑾。”

    时瑾回了头。

    她看他眉头紧锁,问:“在想什么?”

    飞机起飞,有轻微的耳鸣声,时瑾捂住她耳朵,凑近她说话:“在想你。”

    她失笑:“我不是在你面前吗?”

    “嗯,还是会想你。”

    ------题外话------

    最近,时瑾老是不听话啊,怎么办,要不要把他睡老实了。

    2号到6号我外出参加作家培训,白天没有时间码字,这几天更新都会很晚,建议不要等晚上,可以早上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