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58:笙笙与锦禹姐弟相认(还有二更)

158:笙笙与锦禹姐弟相认(还有二更)

        温家二小姐,温书甯,一身女士西装,纤腰长腿,烈焰红唇,长发盘得一丝不苟,气质沉敛,说不出的妩媚:“抱歉,莫小姐,家里的下人不懂规矩。”

        莫冰用手包挡在胸前,有些狼狈,却不失礼:“没关系。”

        “衣服都脏了。”温书甯温柔浅笑,眼尾弯起,稍稍褪去了一贯的凌厉,“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随我去换一件。”

        莫冰犹豫,不太放心姜九笙一个人去花房。

        姜九笙很神色安然:“你先去换衣服。”

        莫冰点头:“待会儿我去找你。”与姜九笙说好后,转身面向温书甯,语气客气地说“那麻烦温总了。”

        “不麻烦。”

        姜九笙挥了挥手,面朝花房的方向走去。

        莫冰瞧了好几眼,才随同温书甯进了别墅,上楼,进了一间房,装修大气简单,简约又现代化,冷灰的色调,若不是梳妆台上摆放了许多瓶瓶罐罐,倒真看不出来卧室的主人是女性,想必,是温书甯的房间。

        房间里面,有个隔间,做衣帽间用,温书甯打开了玻璃的橱窗,回头看向莫冰:“我们身材相近,你应该都能穿。”橱柜的礼服几本都是新的,各个颜色应有尽有,风格更多偏向职业英伦,她问莫冰,“有合心意的吗?”

        莫冰随意拿了一件。

        温书甯笑了笑,似真似假的口吻:“看来我们的眼光很相似,我也喜欢这一件。”

        喜欢真谈不上。

        莫冰只是纯粹地喜欢那种利索又低调的颜色,没有多做解释:“那换这一件吧。”

        温书甯大方一笑:“没关系,一件裙子而已。”

        莫冰直接将那件银灰的裙子挂回去了,拿了另一件并不太起眼的礼裙:“君子不夺人所好。”

        温书甯便也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看那件礼服,裙摆有些褶皱,说:“你在房间里坐一会儿,我去让人把礼服熨一下。”

        莫冰道谢。

        温书甯拿了裙子出了房间,莫冰百无聊赖,随意地打量着房间的摆设,然后,目光定住,停留在梳妆台上。

        不到十分钟,温书甯便回来了,没有敲门,直接推了门进去,莫冰正站在梳妆镜前,若有所思。

        “让你久等了。”温书甯把熨好的裙子递过去。

        莫冰收回思绪,接过礼服,道了一声谢谢,迟疑了片晌:“那对袖扣,”

        欲言,又止。

        温书甯看了一眼梳妆桌上的袖扣:“怎么了?”

        莫冰眼底并无什么起伏:“方便告诉我在哪买的吗?”

        温书甯自然又平常的口吻:“那是我男朋友的东西,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订制的。”说起男朋友时,她神色温柔,“你也想订制的话,我可以帮你问问。”

        莫冰礼貌地婉拒:“不用了,谢谢。”

        没有再闲谈,莫冰转身去了衣帽间,换上干净的黑色套裙,很合身,像量身定做似的,随后同温书甯一起离开,路经走廊时,她隐隐听见了撞击的声音,是从一间房里传出来的声响。

        莫冰顿足,看着那声源的方向,是一扇紧闭的门:“里面好像有响声。”

        温书甯不太在意:“哦,是我侄子。”

        “姜锦禹?”

        “是啊。”

        这里面是姜锦禹,那花房呢?温诗好分明说了姜锦禹在花房等姜九笙……

        莫冰神色骤变。

        这时,突然咣的一声响,是玻璃破裂的声音。

        温书甯反应了很短时间,立刻大喊:“诗好,快把门打开!”

        温家的花房在别墅后的草坪上,草坪四周,做了很漂亮的园艺,摆放着许多小巧精致的花圃,路灯安在了地表,太阳已落,橘黄的灯光笼着一片葱绿,有红的、黄的花儿点缀。

        沿着鹅卵石小路走了一段,领路的佣人停下脚,指着前头:“姜小姐,沿着这条路一直直走,在雪松树的左手边就是花房了。”

        姜九笙踮脚,已经隐隐能看到雪松树的影子。

        “谢谢。”

        “不客气。”

        后面的路,姜九笙孤身走着,约摸走了百来米,她便看见了雪松树,她站的地方,像是草坪的中间,很空旷,环顾望去,是一片葱葱绿绿的颜色,草坪特别宽广,尽头深远。

        她突然停下了脚步,环视着四周,陌生,却熟悉,脑中像是有什么在横冲直撞,画面一幕一祯,像重播了无数遍的老旧电影,卷土重来。

        眼眸里,有影像突然撞进去,是一个少女,还有小小男孩。

        “你是我姐姐吗?”男孩手里拿着一只风筝,涂鸦的图案,站在草坪上,仰着头,头发黑黑软软的,模样粉雕玉琢,是个很漂亮的孩子。

        他看着不远处的少女:“我爸爸说,我还有个姐姐,她的名字叫姜九笙。”男孩怯怯地走过去,眼睛里像藏了星星,亮晶晶地,“你是姜九笙吗?”

        少女蹲下,与男孩一般高,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花开了一半,她点头,说:“嗯,我是。”

        小男孩听了很开心,把手里心爱的风筝捧给少女,他咧嘴笑,左边缺了一颗乳牙,甜甜的笑:“姐姐,我是小金鱼,这是我画的风筝,送给你。”

        她接了他的风筝。

        身后有人在喊她,是男人的声音。

        “笙笙。”

        “笙笙。”

        少女回头,看见了男人在对她笑,对她招手:“笙笙,到爸爸这来。”

        她喊了爸爸,朝男人跑过去。

        男人生得又高又壮,肩膀很宽,他弯下腰,从黑色的皮夹里掏出所有的钱,塞到她手里,说给她买糖吃。

        少女眼眶红红的:“你不要再给我塞钱了,我够花。”

        “你妈那点工资能干什么。”他又摸了摸口袋,掏出一把零散的钱也都一并塞给她,笑着说,“笙笙,以后没零花钱了,就来找爸爸。”

        她湿了眼,说好。

        男人对她笑,眼角有皱纹,却笑得很慈爱,他手掌很大,抓她的手时,厚厚的茧子磨得有点疼。

        画面定住了,草坪上的少女突然被抽离,耳边,男人在喊她,还有男孩在哭。

        姜九笙几乎站不稳,踉跄地撞上了雪松树,脑中的画面在狠狠冲撞,零零散散的碎片,乱七八糟地一遍一遍重演。

        画面里的少女,是年少的她自己,那些蠢蠢欲动的片段,是被她深埋在意识里的记忆。

        不是不知道温诗好蓄意而为,可她还是来了,来看一看八年前的她自己。

        她站了许久,任冷风吹去了浮躁与不安,思绪缓缓沉静之后,她转身,朝着绿萝藤蔓缠绕着的花房走去,一步一步靠近。

        花房里,地上,一男一女,叠在一起,衣服鞋子丢了一地,男在上,本该热血沸腾的场面,突然——

        “艹!”

        男人还压着女人,裤子脱了一半,领带歪歪扭扭,一手按在女人胸上,一手拿着手机,对着屏幕一顿乱戳。

        靠,手机跟中毒了一样,关都关不掉,男人直接砸了,暴跳如雷地吼:“别让老子知道你特么是谁?”

        身下,女人眼睛里还水汪汪的:“怎么了?四少。”

        秦家四少,有个癖好,喜欢……咳咳咳,野战,不巧了,这次走火了。

        秦霄周二话不说,一边提裤子,一边往外跑。

        “四少!四少——”

        女人袒胸露乳,躺在地上呼唤,秦霄周就跟没听见似的,脚底抹油跑得飞快,皮带都没扣好,脸上还有口红印,一出花房,他大喊:“姜九笙!”

        花房门口,姜九笙愣住。

        还没等她开口,秦霄周一只手提着裤子,一只手拽住她,二话不说,就往外拖。

        姜九笙想也没想,手上一个巧力,反扭住秦霄周的手腕,用力一扯。

        “诶,你松——”

        秦霄周的话还没说全,姜九笙放低重心,转身,制住右胳膊,迈开左脚往前一步,前倾,一个过肩摔,直接把人撂倒了。

        动作很漂亮,一气呵成,散打擒拿,她尤其擅长。

        秦霄周:“……”他也学过擒拿,可刚刚那一刻,他怀疑他是学了个假的。

        足足死寂了五秒,哀嚎声‘如期而至’:“啊、啊……腰,腰断了!”

        姜九笙不慌不忙地转身,活动活动手腕骨,睨着地上衣衫不整的秦霄周:“为什么拉我出来?”

        秦霄周痛得龇牙咧嘴,拽着裤子暴怒地喊:“我裤子都没穿完,你说我为什么拉你?!不拉你让你看我做运动吗?”

        话真糙。

        姜九笙没有再问,回首,往花房里看。

        秦霄周恶声恶气地催促:“快送我去医院,我腰折了!”

        姜九笙回了头,轻描淡写地开口:“你捂的是肾。”

        正捂着肾装腰断了的秦霄周:“……”

        奶奶的,鬼知道肾在哪里。

        他爬起来,把裤子皮带扣好,然后,走过去,挡在姜九笙面前,强硬地说:“你不能进去。”

        姜九笙好整以暇地问:“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秦霄周眼珠子飘来飘去,就是不看姜九笙的眼睛,一头精心打理的发型乱糟糟的,头顶还有几根草,脸上的口红印是花的,狼狈得不行,模样男生女相,倒是清秀端正,奈何眼底浑黄,纵欲过头。

        他不由分说:“我女伴还在里面穿衣服。”

        话刚落。

        “四少,你怎么突然——”女人一出来,看见还有个人,显然惊了一跳,下意识拽着还没有穿好的裹胸礼服。

        丫的,谁让你出来了!秦霄周回头瞪女伴,那眼神,火冒三丈似的。

        姜九笙耐心所剩无几,言简意赅:“让开。”

        秦霄周胡搅蛮缠,双手张开,挡住花房的门口:“我就不,我先来,这里就是我的,我要在里面睡女人,你不能进去。”

        虽然莫名其妙,可显而易见,秦霄周是刻意阻她的路。

        这倒奇怪了,温诗好千方百计让她过来,秦霄周又费尽心思阻止她进去,大概,谜底都在这个花房里。

        “不让吗?”姜九笙抬了抬眼,语气淡淡地问。

        秦霄周是见识过姜九笙的身手的,很慌,不过,就是纹丝不动:“不让。”

        既然说不通,那就只能动手。

        姜九笙抬起手。

        秦霄周立马露出惊恐的表情,他怕又是过肩摔,想也不多想,猛地就后退,可重心没放稳,崴了一下脚,一个趔趄就往后栽了,后面是一排盆栽……

        他脑袋直接磕在了瓦盆上。

        “咣——”

        好大一声响,瓦盆碎了,不知道什么花连带着土滚出来,秦霄周呈大字状趴着,愣愣地抬起头,磕了一脸的土,头晕目眩还耳鸣,他慢半拍摸了摸脑袋,再看了看手心,血淋淋的,是血……

        脑袋破了,血汩汩往外冒,红了一脸。

        秦霄周两眼一翻,捂着脑袋回头,用深仇大恨一样的眼神,死死瞪着姜九笙:“姜九笙你丫的,老子毁容了!”

        绕是镇定如姜九笙,看见那满脸的血,也怔住了。

        秦霄周眼睛都红了,撕心裂肺地喊:“快打急救啊,老子快死了!”

        姜九笙看了一眼他的脑袋,说:“我手机掉水里了。”

        沉浸在毁容和死亡的恐惧里的秦霄周:“……”

        以前,时瑾克他。

        现在,时瑾的女人也来克他。

        他只想好好地睡个女人,这是要搞死他啊!

        秦霄周长吸一口气,吼愣在一旁的女伴:“你是死人啊!”

        女人这才回神,手忙脚乱地拨打急救电话,好好的一个小美人,花容失色,衣衫不整好不狼狈。

        姜九笙若有所思了会儿,毅然转了身,朝向花房。

        突然,身后少年喊她:“姐姐。”

        她募地停下了脚,缓缓回头,看见了站在雪松树旁的姜锦禹,十六七岁的少年,眼眸漂亮却沧桑。

        他只穿了一件单衣,白衣黑裤,高挑又纤瘦的少年,大概是一路跑过来的,额头有汗,微喘着。

        姜九笙看着他,目不转睛:“你为什么叫我姐姐?”

        他没有说话,眼瞳像纯黑色的琉璃,在灯光折射下,灼灼光华,眼底有迫切,有战战兢兢的惶恐。

        他许久不说话,姜九笙朝他走过去,近了,才发觉他很瘦,特别高,姜九笙仰头看他:“锦禹,你的小名,是不是叫金鱼?”

        姜锦禹点了点头,琉璃般瞳孔亮得惊人:“是我姐姐取的。”

        是啊,记忆里,有个叫小金鱼的男孩,总是喊她姐姐。

        难怪她会毫无缘由地喜欢这个少年,难怪她看着他萧瑟又悲凉的眼时,总会不忍,原来历经沧桑后,她忘了曾经年少,而梦里的孩子,长成了翩翩少年郎,白驹过隙,都面目全非了,唯一不变的,是他喊她姐姐时,依旧眷恋如初。

        这是她的小金鱼呀,怎么就忘了呢。

        “手怎么受伤了?”

        “砸窗户割到了。”他走近,朝她伸出手,“姐姐,跟我走。”

        她没有回应。

        “跟我走好不好?”

        语气带着央求,还有迫切,他紧紧看着她。

        姜九笙回首,看着身后的花房,许久,还是伸了手,任少年拉着她,朝着花房相反的方向离开。

        温诗好站在监控前:“差那么一点呢。”

        突然,所有显示屏全部黑屏了。

        温诗好错愕:“怎么回事?”

        监控显示屏前的操作员迅速在键盘上敲击,可无论他输入什么都没有显示,线路完全错乱,整个系统都瘫痪了,盘查了许久,才有了结论:“我们的主机被人黑了。”

        温诗好刻不容缓:“立马查一下ID。”

        追了近十分钟,操作员傻眼了:“ID是、是我们自己的主机。”

        怎么可能!

        主机自爆?若非顶级的黑客,绝对做不到,除非……

        就在这时,屏幕毫无预兆地亮了,一串复杂的代码飞速跳动,最后,汇聚在一起,拼成了三个字。

        ——坏女人。

        温诗好顿时失笑,她怎么忘了,她的好弟弟可是个电脑鬼才。

        约摸十多分钟,救护车便来了,秦霄周是被抬出温家大门的,一路上哀嚎不停,那叫一个歇斯底里。

        救护车上,秦霄周还在骂骂咧咧,火冒三丈,也不知道生谁的气。

        他的女伴坐在一旁,好好的小美人,狼狈得不成样子,头发乱糟糟的,晚礼服也皱巴巴的,花了妆,愣愣的有点心有余悸。

        她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这血光之灾怎么就突然从天砸来了,莫名其妙。

        小美人旁敲侧击,小心地问:“四少,您刚才怎么了?”怎么突然提起裤子就抽风了,没事跟姜九笙拉扯什么,找揍吗?

        提起这事儿秦霄周就七窍生烟,他怒火冲天地吼:“还不是你!”

        小美人一脸懵逼,怎么还怪她了!

        秦霄周咬牙切齿,怒不可遏地发少爷脾气:“花房装了监控,不知道是哪个龟孙子黑了视频,发到我了手机上,说不拦着姜九笙进花房,就把视频公布出来。”

        所以,才做到一半,提裤子去拦姜九笙了?

        可是,这能怪她吗?是谁精虫上脑拖着她去花房爽的?小美人敢怒不敢言,心里把某个纨绔骂了一百遍。

        秦霄周越想越气,蹬着腿一顿乱踢,怒目切齿地立flag:“别让我抓到那个龟孙子,不然老子宰了他!”一时怒火攻心,脑袋一阵抽疼,他嗷嗷乱叫,“哎哟喂,痛死老子了!”

        小美人体贴入微,温柔地问:“我给四少您吹吹?”

        秦霄周一脚踹过去,气急败坏地说:“滚开,老子现在看到你都来气。”

        小美人:“……”怪她?

        算了,别和只会睡女人的混蛋计较,小美人默不作声了。

        跟车来的男医生年纪不大,拿了消毒水过来给秦霄周做紧急处理,秦霄周痛得龇牙咧嘴,还不忘问:“医生,我脑袋上会不会留疤?”

        男医生只是个实习医生,说:“这要等到了医院检查完才知道。”

        秦霄周一听,大爷脾气又上来了,暴躁得不行,恶狠狠地说:“要是我这漂亮的脸治不好,我让你们医院上下全部去喝西北风。”

        急救医生:“……”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二世祖似的。

        生日宴已经散了席,时瑾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姜九笙很担忧,这个点,没有飞江北的航班,她束手无策,只能将所有可能找得到时瑾的人都联系了一遍。

        莫冰说,或许时瑾正在赶过来,飞机上,接不到电话。

        姜九笙这才罢手。

        她随姜锦禹回了别墅,他的两只手都受伤了,因为赶着去找她,将窗户砸破,爬楼时,割破了手心,伤口很深,没有及时处理,血肉模糊的。

        家庭医生来了,锦禹还是不肯撒手,一直拉着姜九笙。

        温书华在一旁干着急,百般地哄:“锦禹,你松开手。”

        他不松开,目光一直追着姜九笙,执拗的模样。

        “锦禹听话,先让医生包扎。”

        姜锦禹全然置之不理。

        温书华耐着性子,哄劝了很久,只是都无济于事。

        姜九笙好笑:“我不走。”

        姜锦禹才松了手,温书华立马喊来医生给他包扎手上的伤口,他也不喊疼,目不转睛地,所有注意力都在姜九笙身上。

        温书华不了解事情的缘由,只觉得奇怪,锦禹有社交恐惧,即便是温家人,他也不愿意有任何肢体接触,怎么偏偏姜九笙例外。

        锦禹自闭了八年,看了很多心理医生都没有效用,或许,姜九笙会是突破。

        温书华心里有了打算:“姜小姐,锦禹的情绪不太稳定,能麻烦你暂时留下吗?”

        姜九笙想了想,颔首。

        门口,温诗好敲了敲门。

        正在包扎的姜锦禹蓦然抬头,一见是温诗好,他立马站起来,把姜九笙挡在身后,眼里全是警惕:“别过来。”

        ------题外话------

        会连续三天二更,一更晚八点半,一更晚十点。

        关于温家花房的命案,还有隐情,知情者只有温诗好和锦禹,至于具体怎样,一步一步揭开。

        昨天才写了一点点徐蓁蓁的伏笔,就有妹子让我赶紧把假货揭露,太着急了吧,打比方,做一道菜,我才刚把材料买回来,你们就要吃,请问小可爱,你是要生吃吗?不煮的呀?一步一步好不好,还没熟呢,是红烧还是水煮我都没想好嘞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3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