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57:虐渣与爆发(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书华恼火了:“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为什么要关着你弟弟?”

    她这个当母亲的是越发看不懂自己的女儿,好端端非要搞什么生日会,如今宾客都到了,又一意孤行地把锦禹关在了房里。

    “今晚来了这么多人,我不是怕锦禹怕生嘛。”

    温书华根本不接受这一套说辞,疾言厉色:“那也不用关着他,你要整什么幺蛾子我都不管,但我的底线是你弟弟,别打他主意。”

    温诗好连忙安抚:“妈,你放心好了,锦禹是我亲弟弟,我还能害了他不成。”温书华还想说什么,被岔开了话题,“今天来了很多我们银行的生意伙伴,我一个人招待不过来,你先去帮我招待客人。”

    温书华将信将疑,可到底是自己生的女儿,还是放心的:“最多二十分钟,去给锦禹开门。”

    温诗好信誓旦旦地保证:“不用二十分钟,再等一会儿就好。”

    温书华这才没有再说什么,唤下人拿来了草皮披肩,整理好衣装便出了别墅,温诗好没有立即跟上,转身去了二楼。

    走近了,能听得到撞击声。

    温诗好走到一扇门前:“别砸了。”

    声音停了,门口传来少年略带颗粒感的声音,字句简单:“开门。”

    温诗好不急也不恼,心情颇为不错,勾唇笑着安抚:“再等等。”

    门后的少年置若罔闻,一样的话,一样的语气:“开门。”

    她走近了一步,轻声轻语里,有掩饰不住的洋洋得意:“别急,很快就让你见到你姐姐。”

    呵。

    她低笑出声,眼底有迫不及待的火光。

    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渐行渐远。

    门后的少年沉吟思忖了很久,放下了手上的椅子,转身去开了房间对面的一扇门,是一个内嵌的小书房,空间不大,里面放了一个书柜,两张书桌,桌面有三台电脑。

    他坐下,开了主机,屏幕上跳出来了满屏字符,全是代码,手指落在黑色键盘上,飞快地敲动。

    傍晚,黄昏已西下。

    时瑾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陌生的号码,短信的内容只有三个字:

    来温家。

    时瑾当即拨了秦中的电话:“查一下我家笙笙的航班。”几乎吼道,“马上。”

    秦中不敢耽误,立马去查。

    不到三分钟,秦中回拨电话过去,直接说结果:“姜小姐在枫城改了航班,没有飞江北,现在在云城。”

    云城,只能是温家。

    时瑾眉宇间顿时凝了一片阴沉色:“安排一下,我要马上飞云城。”

    “明白。”

    时瑾起身,拿了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刚好,酒店的大堂肖副经理拿了方案过来,敲完门,一打开就看见大老板那张俊得天理难容的脸:“时总,这里有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时瑾抬眼:“让开。”

    视线小撞了一番,肖副经理浑身一震……怎么办,突然腿发抖,他哆嗦了一阵,才木讷地挪步让路。

    半晌,气压依旧冷若冰霜。

    肖副经理大口喘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劫后余生的颤栗,他暗暗回头打量,只见老板脚步很急,低头在讲电话。

    “笙笙,你在哪?”

    哦,肖副经理明白了,冲冠一怒为红颜啊,啧啧啧,这杀气。

    云城,温家。

    姜九笙接到时瑾电话时,交响乐团在拉奏,耳边嘈杂,她听得不大清楚,便走出了人群,寻了个安静的地方。

    她回答时瑾说:“我在温家。”

    时瑾几乎不假思索:“立刻从那里出来。”

    语气极其强势,半分不由得她推辞,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更像是命令。

    他的反应,似乎过激了些。

    姜九笙没有立刻回他,而是问:“理由是什么?”

    时瑾却沉默了,许久,他放软了语气:“笙笙,你听话,先出来好不好?我现在就去找你,你出来等我。”

    他还是绝口不提,选择了隐瞒。

    姜九笙其实隐隐猜测到了,时瑾千方百计要瞒的事情,大抵就是温诗好循循善诱想让她知道的那些纠葛。

    兜不住的,早晚都要卷土重来,所以,她来了温家。

    “时瑾,你为什么要忌惮温家?”姜九笙停顿了须臾,“是因为我的身世吗?”

    她梦里,有个少年,她叫他小金鱼,锦禹也有个姐姐,唤姜九笙,怎么可能都是巧合呢。

    时瑾突然沉默了。

    许久许久:“笙笙——”

    时瑾的话音,刚起,姜九笙后背被猛地一撞,手里的手机滑落,咕咚一声,掉进了喷泉水池里,水面上,屏幕闪一下,彻底暗了。

    姜九笙回头,对上女人一双含笑的眼。

    女人偏瘦,瓜子脸,大眼睛,穿着曳地的裹胸裙子,还算漂亮,她摊摊手:“抱歉了。”

    就这么扔了一句道歉,然后直接转身走人。

    未免故意得太明显了,若是平时她便大度了也没什么,偏偏在这时候来找不痛快。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姜九笙墨染的眸冷下了,“捡起来。”

    语气,不容置喙。

    女人停了脚,抱着手睨着姜九笙,似乎很不满,态度极其傲慢:“你这人怎么这样,失误而已,用得着这样刁蛮人吗?”

    姜九笙慢悠悠地问:“这么宽的路,你确定你是失误?”

    对方挑了挑眉头:“不然呢?”

    “好,就当你是失误。”

    姜九笙话才刚落,女人便不耐地掉头就走。

    好不嚣张呢。

    她这个人呢,不太喜欢计较,可要是记下了,那就要连本带利地还回去。

    姜九笙不疾不徐地抬了脚,高跟鞋的鞋尖落在女人的裙摆上:“可我有说过我不计较吗?”

    女人被扯住了衣服,趔趄了一下,立马恼羞成怒:“那你想怎样?”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姜九笙不温不火,“捡起来。”

    女人一听气急败坏了,眼睛瞪得像铜铃,怒喊:“你——”

    姜九笙轻描淡写似的打断了:“计不计较那是我的权利,可撞掉了别人的东西,要捡起来再道歉,那是你的义务。”

    聱牙诘屈的,女人不耐烦,蛮横无理地讥诮道:“不就是一个破手机,多少钱,我赔就是了。”

    想必是高门大户的千金小姐,挥金如土呢。

    姜九笙眼底半点波澜都没有,依旧云淡风轻:“不用赔,捡起来就行。”语气淡淡的,却强势凌人。

    “不可理喻!”

    女人甩了脸就走,才刚迈出去脚,右肩被按住了,她挣了两下,竟动不了,怒目圆睁地瞪过去:“你——”

    姜九笙收了一分力道。

    “啊!”

    女人痛叫,小脸立马疼得发白:“松、松手。”

    姜九笙松了手,活动活动手指,微微眯着的眸子懒洋洋的,覆了冷色:“你自己下去还能好看点,别等我动手。”

    女人揉了揉肩膀,咬咬牙:“下去就下去!”

    她把裙摆提起来,走到喷泉池旁,正要下水,身后有人出声制止了:“不至于吧,就一个手机而已。”

    落地的灯光被葱绿的草丛遮了光,昏昏暗暗的,姜九笙抬眼,目光淡淡一扫:“和你有关?”

    是谈莞兮,穿一身水蓝的裙子,高贵又端方:“她是我的朋友。”

    哦,难怪。

    姜九笙目光远眺,才发觉,有人影靠近,大抵是跟着谈莞兮来瞧热闹的。

    谈莞兮走近了,微微提了提嗓音:“她也不是故意,道了歉,也可以赔偿,这么冷的天你非要让她下水,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这么听来,倒是她得理不饶人了,姜九笙不慌不忙,慢条斯理地问:“你看见她是无意的?”

    谈莞兮顿了顿:“是,看见了。”

    姜九笙眯了眯眼,眸底浮了似有若无的笑意,目光越过谈莞兮:“温小姐,如果我没有看错,路灯上面那个是监控吗?”

    温诗好回:“是。”

    八年前温家发生了命案,此事之后,温家别墅里便装了许多摄像头,几乎遍及了所有角落,所选的视角都很隐蔽,不想还是让姜九笙瞧出来了,然后,她不动声色,挖好坑,等着自作聪明的人自己蹦?着往里跳。

    “方便调出来吗?”姜九笙问。

    这么多观众看着呢,能拒绝吗:“当然可以。”

    不到十分钟,温家的保安便拿了一台笔记本过来,将视频开了外放,一出来便是两个女声。

    “那不是姜九笙吗?”

    开口的,便是还站在喷泉池旁、撞了姜九笙的那位名媛,不少人是认得她的,是江北一位富商的女儿,姓黄,闺名敏儿,与谈莞兮是蜜友。

    “嗯。”是谈莞兮的声音。

    “就是她,抢了你的心上人?”

    “谁跟你说时医生是我的心上人了?”

    “很明显好不好,一说到你那位主治医生,你就魂不守舍的,再看不出来,我岂不是瞎。”

    谈莞兮不悦道:“不要乱讲。”

    “我知道了,不会说出去的。”黄敏儿跃跃欲试,“要不要我去帮你教训教训她?”

    静默了许久。

    “嗯。”

    视频暂停,便到这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已经有了论断。

    谁是谁非,不需要解释,莫冰抱着手看戏,从头到尾都很淡定,一点都不担心,她家艺人的茬哪是那么好找的,就更别想着给姜九笙挖坑,呵呵,她能活埋了那群蹦?的跳蚤信不信。

    “还有话说?”姜九笙懒懒地问。

    谈莞兮百口莫辩,脸色极其难看。

    姜九笙也不咄咄逼人,回头:“请你把我的手机捡起来。”

    黄敏儿咬了咬后槽牙,硬着头皮下了水,水位过了腰,她要蹲下才能摸到池底,又穿着裙子,难免走光,灯光暗,看不清池底的手机,她蹲着身子摸索着,狼狈滑稽得不行。

    自作自受!

    前来看戏的多是年轻的名媛千金,亦或是豪门贵妇,最重脸面形象,对此,纷纷露出了鄙夷。

    还没完,姜九笙稍稍提了嗓音,掷地有声:“谈小姐,我和我男朋友是正常交往,而且感情很好,请你以后注意些分寸,另外,也请你避着我一点,BERRYTOR慈善晚会上的事,我之所以不计较,不是因为大度,而是因为你是个病人,打不得,骂不得,所以,”她短暂停顿了一下,“为了你的健康,不要到我这来找刺激受,我已经救过你一次了,不会有第二次。”

    心平气和的语调,气场却浑然而成。

    几句话,让人颜面尽失,谈莞兮无言以对,紧紧咬着下颚,脸色铁青。

    说完了,姜九笙转身:“手机可以给我了吗?”

    黄敏儿咬牙切齿地递过去,整个人被冻得发抖,湿哒哒的裙子贴在身上,像只斗败的落汤鸡,怎地狼狈。

    姜九笙接过手机,整了整裙摆,转身离开,步子不缓不慢,闲庭信步似的。

    人刚走远,看戏的人群里就有人问了:“什么来头?这么狂。”

    年纪稍大的贵妇们,自然不认得‘毫无家世背景’的姜九笙,有人接了话:“摇滚歌手,姜九笙。”

    歌手?

    有人不可思议了:“一个艺人,胆子怎么这么大。”谈家可是江都首富,一般人哪敢轻易开罪。

    不少人附和,说现在混娱乐圈的,真是越来越放肆嚣张。

    有个穿粉裙子的年轻女孩实在忍无可忍了,不顾她的淑女形象,破口就骂:“你们的脑子有问题吧?关注点不应该是谈莞兮怎么花样作死吗?觊觎人家男朋友也就算了,还好意思凑上去找存在感,要不是看她有心脏病,我都砸她鸡蛋。”

    没人接话了。

    女孩心里哼了一声,鄙视,鄙视一切试图抢笙嫂的坏女人!代表广大笙粉重重鄙视!

    被这么‘拨乱反正’了一番,众人的关注点果然转到了谈莞兮身上,不免议论纷纷。

    “没想到谈家的教养这么一般,与人为难就算了,还倒打一耙。”

    “就是说啊,对方还救过她的命呢。”

    “心脏不好还不安分,非要惦记别人的男朋友。”

    “谈家的夫人我见过,小门小户出身,上不得台面,教出来的女儿能好到哪里去。”

    “我之前还挺佩服这位独当一面的谈小姐,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人。”

    “平时装得好呗。”

    “……”

    闲言碎语,毫不避讳。

    谈莞兮捂着绞痛的心口,几乎落荒而逃,她抖着手,从手包里拿出药瓶,倒了两颗吞下去,咽得喉咙火辣辣得疼,唇被咬破了,嘴里全是腥甜。

    好个软刀子,将她名声坏了干净。

    许是方才话说多了,有些渴,姜九笙找了杯酒来喝。

    “很久没见你生气了。”莫冰盯着她瞧,也没看出什么端倪,不过能确定姜九笙动怒了,若不是被气到了,姜九笙肯定懒得跟那两个跳蚤玩这种小伎俩。

    果然,姜九笙承认:“她们惹到我了。”

    莫冰好奇:“怎么了?”

    “我刚刚是和时瑾在通电话。”

    这就难怪了,姜九笙脾气算得上好的,性子懒,也不爱计较,一般只要不触碰到她的底线,她不会得理不饶人,不过,要是牵扯上了时瑾,那就要另当别论。

    姜九笙看了看手里进水的手机,对莫冰说:“手机借我。”

    莫冰正要递给她。

    “姜九笙。”

    温诗好从身后走来:“你要不要和锦禹见一面?”

    姜九笙略有迟疑。

    她便解释:“锦禹有社交障碍,不方便出来。”

    顷刻思考之后,姜九笙问:“他在哪?”

    “在后面的花房。”

    鸿门宴吗这是?

    姜九笙凝眸,不知在思索什么,眼底清明,有了打算。

    莫冰知道她此行的目的,也不拦她,只说:“我陪你过去。”

    姜九笙没有拒绝。

    只是,莫冰一转身,肩膀被猝不及防地撞了一下,对方端着托盘,盘中酒瓶里的红酒过半都洒在了她襟口。

    真不凑巧,莫冰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礼裙。

    对方连连道歉,是个中年女人,穿戴着围裙,大概是温家的帮佣。

    “怎么做事的?”

    是熟悉的女声,突然响在耳旁,莫冰抬头,望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打翻了酒的帮佣神色慌张地喊了一声:“二小姐。”

    温家二小姐,温书甯,一身女士西装,纤腰长腿,烈焰红唇,长发盘得一丝不苟,气质沉敛,说不出的妩媚:“抱歉,莫小姐,家里的下人不懂规矩。”

    ------题外话------

    徐蓁蓁的秘密不急,只要记得,她管姜九笙爸爸姜民昌叫大伯,也就是说,她飞上枝头变凤凰之前也姓姜。

    基本应该都猜得到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