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55:时瑾的宠妻壮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犯错的女员工一见是老板,脸色更惊慌了,磕磕巴巴地喊了声‘时总’。

    时瑾放了一份财务报表在桌上:“把财务数据再核算一遍,不要再出错了。”

    语气温和,不怒自威。

    女人抹了一把眼睛,立马点头。

    “以后出正式报告之前,先把核算资料发给我,我会帮你复核一遍,等你可以确保错误率在百分之二之内,就可以不用再发给我。”不疾不徐的语速,不凌厉,却极具威慑力,时瑾停顿了片刻,“另外,我给你的调整期限是一个月,一个月内还是做不到的话,那你不适合财务这个岗位,明白了吗?”

    雅人深致,穆如清风。

    说的大概就是时瑾。

    即便这样的他,一言一行里,却有着与生俱来的尊贵与魄力,能教人不自觉低头折腰。

    女人眼里有感激,还有钦佩:“明白了,谢谢时总。”

    恩威并重,宽容,却有底线,分寸拿捏得刚刚好,时瑾很适合商场。

    姜九笙凝眸,看他的侧脸。

    时瑾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姜九笙想过很多遍,或许像柳絮说的那样,神秘又狠辣,也或许像她自己看到的那样,偏执与极端,还或许像别人眼里那样,是个极富涵养的绅士。

    可是答案是什么,有什么重要呢?

    他是时瑾,是她姜九笙爱的人,她只认这一个身份定义,色令智昏都无所谓。

    “时总在那里。”王雨说,有点小激动。

    姜九笙站在墙边一颗散尾葵旁,看着不远处:“嗯,我看到了。”

    时瑾转身,看见了她。

    他唇角轻扬,笑了,快步走过去,对王雨颔首后,把姜九笙牵过去:“怎么不先给我电话?”

    “不想打扰你工作。”她说,语气随意,“不用管我,给我个坐的地方,你继续忙你的。”

    时瑾接过她手里的包,牵着她往办公室走。

    身后,几十双眼睛盯着,目瞪口呆,只见老板还未走进办公室,凑近他身边的人,似乎想要亲吻,却被推开了。

    不知是谁,第一个说话:“那是咱们老板娘?”

    那腰,那腿,那背影杀,那气质……饭圈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姜九笙!

    王副经理清了清嗓子,咳了几声:“时总来的第一天说的话,还记得吧。”

    未经允许,不可以泄露任何相关于他的信息,包括——他的女朋友姜九笙。

    不泄露,就想尝尝高甜狗粮。

    王副经理一个眼刀子飞过去:“东张西望什么,还不快工作。”

    众人都低头,看似专心致志,实则眼观八方。

    然后……

    办公室的百叶窗被拉上了。

    众人:“……”做坏事呢!

    时瑾的办公室装修很简单,银灰色调,很大气。

    姜九笙把口罩取下,刚下节目,脸上还带着妆,若是不笑,看上去有些冷艳,眼带粉晕,她的眸子,很适合桃花妆,涟而不妖,有些媚态,却恰到好处的冷魅,稍稍一笑,千树万树桃花开。

    时瑾望着她的眼:“妆很漂亮。”

    姜九笙笑:“谢谢。”

    时瑾把她抱起来,放在了办公桌上,高度刚刚好,他一低头,就能吻到她。

    姜九笙仰着头,问:“你还要多久?”

    时瑾看了一眼手表:“十分钟后有个会议,要四十分钟。”他搂住姜九笙的腰,细得一只手能环住,“不过,我是老板,可以早退。”

    语气,有询问的意思。

    姜九笙稍稍往后仰:“你若是这样,下次我就不来找你了。”那种‘迷惑君主荒废朝政’的红颜祸水,她没兴趣当。

    时瑾都听她的:“那你在这等我,书架上有书,无聊了可以看。”又说,“电脑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她点头,说知道了:“时医生,可以给我一杯咖啡吗?”

    时瑾摸摸她的头:“乖,喝牛奶。”

    姜九笙:“……”

    继烟酒之后,她家时医生连喝咖啡都管着。

    时瑾拨了内线,要了一杯温牛奶,又看了看手表,问姜九笙:“还有六分钟,要接吻吗?”

    她抱住他的脖子:“我唇上还有妆。”

    “我不介意。”

    时瑾托着她的腰,低头与她深吻。他们身后,是整片落地窗,窗外,日落西陲,金黄的晚霞温柔地洒下片片斑驳。

    最后,时间观念很严谨的时总迟到了三分钟,因为他唇上沾了她的口红,嗯,擦起来有点费时。

    五点半,时瑾带姜九笙离开酒店。

    回家的路上,姜九笙突然说道:“时瑾,九号我要飞一趟枫城。”

    时瑾眉宇紧了紧:“几天?”

    “两天一夜,录一个户外节目。”她其实不太喜欢综艺,不过,工作室已经在计划让她转型影视,需要一定的曝光率。

    时瑾一向都不干涉她的行程,只是说:“九号下午我有手术,结束后我过去找你。”

    手术结束后估计都快晚上了,枫城离江北还有两个半小时的飞程,他这样打算,实在奔波。

    姜九笙舍不得折腾他:“时医生,其实可以不用这么寸步不离。”她也不会跑掉。

    时瑾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看着前面开车,一只手扶方向盘,一只手握着她的手。

    “你会腻吗?”他没有回她上一句话,而是问她,“一直跟我待一起,你会不会腻?”

    “不会。”

    怎么会腻,她乐意得紧。

    “你不嫌腻,我也很喜欢,那么,我把我所有能留出来的时间都用在你身上,”时瑾转头看她,目光深邃,“有问题吗?”

    这个逻辑,满分。

    姜九笙无话可反驳,说:“没有。”

    他眼里像有星辰大海,笑了笑,光影璀璨:“比如现在。”

    比如现在什么?

    姜九笙还未反应过来,十字路口转了红灯,时瑾停了车,解下安全带,凑近去吻她。

    他喜欢接吻,怎么样都不腻。

    嗯,她也没有意见,怎么都依他。

    晚上,莫冰把九号要录的节目台本发给了姜九笙,虽说是真人秀,到底还是要按部就班,有一些设定的剧本。

    莫冰知道她不喜欢作秀,特意嘱咐了,只要了解流程就好,不用在意设定,玩玩就好。

    夜深,姜九笙还在书房看台本。

    时瑾洗漱完,穿着睡衣进来:“九点了,去刷牙睡觉。”

    姜九笙没抬头:“还剩一点,我看完再去。”

    “我陪你看。”

    她说好,给他留了一半椅子。

    时瑾直接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帮她拿着剧本,要她抬手抱他的脖子。

    姜九笙失笑,随他了。

    时瑾大概没有看过这种综艺台本,觉得新奇,看得很认真,然后,重点指出了一个地方:“这里,安排了让你下水。”

    “嗯。”这种户外真人秀,上山下水都很寻常。

    “你不能下水。”时瑾难得语气这样强势,“枫城的气温在十五度左右,不适合女士下水,而且,你快来例假了,不能碰冷水。”

    就工作而言,姜九笙向来竭尽全力。

    她没有应,反问时瑾:“别人能,我怎么不能?”她并非娇生惯养的女人,而且,体力与毅力,相较一般人,还算不错。

    “你是我的女人,别人不是,别人能不能,有别的人去关心,我只用管你。”

    这逻辑,她又反驳不了。

    她试图说服他:“我既然拿了出场费,自然要配合节目组。”

    时瑾没有反驳:“嗯,你配合就好。”

    什么意思?

    他从容自如,说:“我既然出了赞助费,也自然可以提出要求。”他扶着她的腰,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笙笙,你敬业就好,用钱压人的事我来做。”

    姜九笙诧异不已:“你什么时候赞助了?”

    时瑾应答如流:“十五分钟后。”

    她哑然失笑。

    她家时医生,有时候确实执拗,不过,很可爱,用莫冰的话说,专制又不失涵养。

    “我去给你热牛奶,别看了,会伤眼睛。”时瑾不让她拒绝,直接把她抱出了书房,“乖,去洗澡。”

    “给我拿衣服。”

    “好。”

    家里的红酒都被时瑾收起来了,晚上,只让她喝牛奶,时瑾管得多,倒是把她以前那些挥霍身体的恶习都给改了。

    她洗完澡出来,发现时瑾还在看她的台本,眉头蹙着,不太愉悦。

    姜九笙坐过去:“有什么问题?”

    时瑾把床头柜上热好的牛奶递给她,说:“这个惩罚游戏很蠢。”

    她知道他说的是哪个,把杯子里的牛奶喝光,放下杯子:“时瑾,要不要试试?”

    游戏很简单,男士俯卧撑,女士坐在背后,脚离地,二十个,是惩罚环节。

    时瑾把台本放下,似笑非笑地看她,眼里似笼了月光,朦胧,却温柔:“笙笙,你很轻,这个对我来说没有难度,我们可以换个位置。”

    她问,怎么换。

    时瑾把她拉到身边,扶着她躺下,他俯身在她上方:“像这样。”

    然后,他伏在她身体上面,慢条斯理地做起了俯卧撑,鼻尖相触,几乎不留空隙。

    他睡衣的扣子松了几颗,一俯身,她能看见他的锁骨,靠近时,他眼里有她的影子,微微羞赧,却落落大方不退不闪,气息相缠,是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妖精。

    姜九笙一直觉得,时瑾就是专门来勾她魂的。

    她挪开眼,不敢看他微微灼热的眸,尽量镇定,说:“我给你数。”

    时瑾说,他可以做很多个。

    可他只做了十八个,便伏在了她耳边喘息。

    “笙笙,”他嗓音低哑,呼吸有些重,“想要了。”

    “……”

    姜九笙红着脸恼他:“不许说。”

    时瑾抱着她,翻身换了个姿势,让她压在腰腹上:“好,不说。”

    他便不说话了,覆上被子,解她的衣服。

    姜九笙整个人往里面钻,贴着他的身体,一件一件把衣服褪下,小声与他说:“时瑾,今天是安全期。”

    时瑾把睡衣扔下了床,贴着她脖颈咬吻,有些含糊不清地回她:“笙笙,女性的排卵期也并非绝对精准。”

    好吧,和医生讨论这个问题有点多余,她不说话了,被子里光线昏暗,她看着时瑾用牙齿咬破了避。孕。套的外包装。分明有些浪荡的动作,时瑾做起来,却意外地撩,他动情时,眼角会有潮湿,微红的瞳孔,带着几分媚态,当真勾魂摄魄。

    他抬头,看她,音色里染了情欲,磁性性感得一塌糊涂:“如果你不想戴,我可以去结扎。”

    她与他说安全期,目的并非是这个。

    话题偏了,她想掰回来,时瑾已经压下了身子,动作一点都不温柔。

    床笫间,时瑾总是做不到温柔,甚至有些暴烈,像他说的那样:“如果可以选择死亡的方式,我想死在你身上。”

    九号,飞枫城,莫冰陪同姜九笙一起,刚到枫城,也没有歇脚,十点就直接开录。

    户外真人秀,几乎不是在跑,就是高耗能的游戏,录了一个半小时,女嘉宾们体力就有些跟不上了,节目组暂停,休息半个小时。

    镜头前都是姐妹花,镜头后,各自扎堆。

    “不是说要下水吗?我秋衣都带了,怎么突然换他们男艺人下去了?”说话的女孩子是个年轻演员,叫黄从慧,才只有十九岁,脸上还有些婴儿肥,很可爱,只是说话不太像那个年纪,童星出道,性子有些老成。

    与她坐一块的是同公司的前辈,唐鑫馨,年纪稍大,面相很和善:“听说是导演临时改了台本,可能是看天气冷,怜香惜玉吧。”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呀。”黄从慧撇撇嘴,才不信,这节目的导演,什么时候疼惜过女艺人,收视率怎么高怎么整好吧。

    唐鑫馨笑,说:“惩罚环节的游戏也换了。”

    “换了什么?”

    “引体向上扎气球。”唐鑫馨指了指旁边的道具。

    不仅有单杠,还有指压板,黄从慧捂嘴惊叹:“我怎么觉得,这期节目就是来搞他们几位小哥哥的。”

    唐鑫馨很认同:“我也觉得。”

    “哈哈哈,有好戏看了。”

    姜九笙坐在一旁,只是听着,但笑不语。

    坐她对面的人突然抬头:“节目组换了赞助了,下半场我们在秦氏酒店拍。”

    是景瑟,在一边玩手机,一边吃零食,嘴巴鼓鼓的,嚼东西的样子特别可爱。

    姜九笙看着她吃,心情莫名就很好,问她:“你怎么知道?”

    她特别诚实坦白地说:“我有经验啊,我经常带资进组的,像这种中途换场地或者道具,一般都是金主爸爸驾到了。”

    姜九笙被她逗笑了。

    想来,是她家时医生那个金主爸爸。

    景瑟把手里的袋子递到姜九笙面前:“吃吗?”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仙的长相,表情却格外的萌,“这鱿鱼干是我妈做的,特别好吃。”

    姜九笙说:“谢谢。”她尝了一个,“味道很好。”特别劲道,难怪小姑娘嚼得那么可爱。

    景瑟听了夸赞特别开心,很骄傲地说:“我妈的副业是高级料理师,做的东西很好吃。”她又从包里掏出来一小袋,“还要吗?我这里还有。”

    姜九笙笑着颔首,接了她递过来的鱿鱼。

    然后,两人就面对面,一起嚼鱿鱼丝,有时候,女生很奇怪,和谁要好,或者与谁磁场不合,并不需要太多交涉。

    景瑟把小凳子挪过去一点,小声地说话:“笙笙,你跟苏倾要好吗?”

    “嗯。”

    她又问:“他人好吗?”

    姜九笙想了想,不好评价,只说:“我很喜欢她。”

    嗯,那就没错了。

    姜九笙人特棒,眼光也特棒,景瑟放心了:“那就好,我表哥在家里闹绝食,说要倒插门给苏倾,他人好就好,我表哥以后入赘过去了,也不会受委屈。”

    姜九笙:“……”

    这让她怎么接?

    景家是怎么教出来的,这个小可爱。

    她吃好了,擦擦手,然后开始游戏,问姜九笙:“笙笙,一起吃鸡吗?”

    “我不会。”

    她换了一个:“王者呢?”

    姜九笙失笑:“也不会。”她游戏废,从来没玩过。

    那好吧,有点遗憾了,不能带小姐姐一起浪,景瑟就说:“那你继续吃鱿鱼哈。”她就点开了游戏。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手机里,刚念道FirstBlood。

    经纪人陈湘来喊她:“瑟瑟,别打了,马上就要开录了。”

    景瑟继续埋头苦战:“我已经开局了,不能退,不能挂机,王者的坑品不能掉。”

    刚说话,她电话来了。

    景瑟秒接。

    啪——啪——啪!

    打脸了吧,真响!陈湘对着天,翻了个大白眼,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谁的电话了。

    景瑟很开心的表情:“队长,你找我啊。”

    霍一宁声音懒洋洋的:“你给我发那我多图片什么意思?”

    哦,昨天晚上十一点,她给队长发了七个表情包,队长估计不太懂,她就解释了:“七颗龙珠啊。”

    电话那头,霍一宁一边看着电脑里凶案现场的照片,一边漫不经心地问:“是干什么的?”

    “召唤神龙。”

    霍一宁手里转的笔掉地上了:“……”这姑娘吃什么长大的?

    生怕队长还不懂,景瑟很贴心地继续解释:“那套表情包就是问你在不在的意思。”

    “以后直接打字。”他又添了一句,“我不认识表情包。”

    景瑟很听话,打消了给队长发自己照片做底图的表情包的打算:“知道了。”

    “挂了。”

    “哦。”

    挂了电话,她有点开心,还有点忧伤,开心的是队长第一次跟她打电话,忧伤的是才说了一分钟,早知道她昨晚就多发几套表情包了,然后一个一个解释意思,那样就可以说很久了,哎,好想给队长发自己照片是底图的表情包啊,可队长不让发,忧伤翻倍了……

    中途有一部分的录制是在秦氏旗下的酒店,恰好,酒店大堂的LED电子显示屏上,是姜九笙的广告。

    节目组:“……”

    这波无缝植入,服了!

    录完节目后,已经快九点了,节目组有聚餐,景瑟要打游戏不去,姜九笙也婉拒了,直接回了酒店。

    节目组的车停在了酒店门口。

    “什么情况?”莫冰在车上就看见酒店大厅里站两排人,搞得跟列队欢迎似的。

    姜九笙也不太清楚,下了车。

    大厅里侯着的人立马迎上前,为首的人喊道:“姜小姐。”

    莫冰这才想起来,秦氏酒店,那不是时瑾的地盘吗,难怪酒店的高管们这么兴师动众,还有就是下午录节目的时候,服务别提多周到,光是下午茶的甜点,种类就几十种,本来还以为是节目组的手笔,现在看来不是啊。

    带头的是男人,中年,西装革履,态度很好:“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要现在去餐厅吗?”

    姜九笙不太习惯这样的排场,道了谢,笑着婉拒:“我们自己过去就可以,不用麻烦了。”

    对方客套:“不麻烦。”

    酒店大概是清场了,没有一个人,准备了很多食物,姜九笙一样尝了些,七八分饱了,便同莫冰回了房间。

    刚换下外套,时瑾的电话打过来了。

    “吃饭了吗?”

    声音不管听多少遍,依旧动人心弦,十分悦耳。

    “嗯。”姜九笙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桌子上,倒了一杯温水,才说,“是你跟酒店的人打过招呼了吗?”

    “没有。”时瑾反问,“笙笙,还有人不知道我是你男朋友吗?”

    也是。

    姜九笙拿了手机,抱着抱枕窝在沙发上煲电话粥:“你怎么能打电话?不在飞机上吗?”他说好晚上过来的。

    ------题外话------

    月底了,潇湘与QQ阅读的小可爱们,月票交出来

    推荐:《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艾依瑶

    她叫宋羡鱼,他叫季临渊。

    她是宋家收养的孤女,寄人屋檐十余载。

    他是VINCI集团现掌权人,京城商界只手遮天的名门勋贵。

    ……

    初见。

    她十岁生日宴上,他轻抚她的头发,眼神温和:“生日快乐。”

    再见。

    她十八岁成人礼上,他送上价值千万的定制款腕表,声音沉稳:“祝贺你长大。”

    又见。

    她二十岁,他三十五岁。

    他救她于困境,她怔怔地望进男人深不见底的眸子里,胸口的位置怦然作响。

    自此,她的世界,充满季临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