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54:笙笙,让你当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重点怎么变成攻受了?现在的妹子切入点都好新颖啊。

    不信你看。

    土豆还是地瓜呀:“新年第一天,就给我来了个暴击!这年没法过了!”

    我是一只上古神兽:“我一个老公想搞我另一个老公,让我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饺子不吃了,这春也不接了!要两个老公一起亲亲才能好好过年!徐青久V苏倾V”

    西红柿炒圣女果:“为什么我这么鸡冻?为什么?!”

    今天我要努力爬笙爷的床:“霸道总攻的漫漫追爱之路啊。”

    市民王小姐:“支持你把苏倾掰弯,腐女不解释。”

    翩翩公子偏偏好男风:“与其被外面的妖艳贱货拐走,宁愿我俩老公在一起。”

    漂亮的李美珍:“妖孽攻与暴走受,已经脑补了一百万耽美小说。”

    “……”

    诸如这样的留言,数不胜数,切入点是不是很奇怪?尤其是女粉,大过年的,纷纷扛起了男男大旗,当然,也有一些键盘侠夹在中间。

    张俊彦少爷:“搞基,真恶心。”

    不服来龙门决斗:“怪不得长得比娘儿们还标致,原来是被艹的那个。”

    哈根达斯星球杯:“你弯你的阳关道,别祸害别人,我家苏男神是钢铁直男!徐青久V”

    冬天不穿秋裤的野哥:“居然有这么多脑残粉,这个世界怎么了,同性恋还自豪上了?”

    小久久的脑残粉回复张俊彦少爷:“恶心去吐啊,吐死你得了!”

    中国驰名徐青久粉丝回复不服来龙门决斗:“艹,逼老娘一个小可爱爆粗口是吧,有种再骂一句,老娘以后天天盯你,骂你骂到关博!”

    市民王小姐回复哈根达星球杯:“等着吧,钢铁直男早晚被我家小久久给他掰弯了。”

    小久久的脑残粉回复冬天不穿秋裤的野哥:“脑残你全家方圆八百里!同性恋怎么了,同性恋吃你家饭了,还真会给自己找脸。”

    “……”

    真是热闹非凡的大年除夕夜啊!

    大年初一,果不其然地,春节联欢晚会的话题热度,被徐青久和景瑟这对表兄妹联手赶超了。

    徐家整个气氛都不好了,除了去首都上春晚的徐青久还没赶回来,徐家齐聚一堂。

    老爷子坐在主位上,脸色不太好,看得出在极力控制着脾气,压着声儿地问外孙女:“瑟瑟,昨晚没事吧?”

    “没有,一点事儿都没有。”因为是大年初一,景瑟穿了一身大红的衣裳,又好看又讨喜,坐到老爷子身边去,她就说啊,“市警局刑侦一队的警察哥哥一心为民,破案神速,神勇机智,尽显警威,第一时间将我救出了危难之中。”

    听听这话,还是他家小幺根正苗红,老爷子很欣慰,嘱咐她说:“以后晚上出门要带几个人知道吗?”他家宝贝公主长得这么好看,外面多危险。

    景瑟乖巧地应道:“知道了,外公。”嗯,她又转头,看向徐平征,“二舅舅,刑侦一队的警察哥哥这么一心为民,破案神速,神勇机智,尽显警威。”

    这一席话,说得很字正腔圆。

    末了,景瑟问她二舅:“能给他升职吗?”

    徐平征失笑,语气慈爱:“瑟瑟,警局的编制升迁都有严格的考核机制,舅舅是不能随便插手的。”

    “哦。”那就很遗憾了,她家霍队长这么一心为民,破案神速,神勇机智,尽显警威,都不能给他立马升大官。

    一旁,徐蓁蓁低了头,眼底有不甘。八年了,她来这个家八年了,还是融不进去,她的父亲纵使再疼爱她,也是基于愧疚。

    她撇开目光,刚好看见门口的人,便说:“二哥回来了。”

    徐青久连夜从首都赶回来,一宿没睡,脚步有点飘,揉揉眉心,有点头疼:“大家怎么都在?”

    老爷子瞅了他一阵,一拐杖敲在地上:“你还不快滚过来!”

    哦,这是要三堂会审啊,要不要这么兴师动众?

    徐青久慢慢吞吞地走过去,刚要坐下。

    老爷子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声:“谁让你坐了!”

    不坐就不坐咯。

    徐青久就站着,站远点,他爷爷生气了喜欢用杯子摔人。

    “网上的事是不是真的?”

    老爷子声如洪钟,特别铿锵,估计是气急了,儿子女儿也都不敢吱声,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徐青久坦白:“是。”

    还好意思应!

    徐老爷子老脸都兜不住了,吹胡子瞪眼:“你真喜欢那个姓苏的男人?”

    徐青久点头,没犹豫。

    老爷子一听,气煞了,震怒:“我不同意!”

    说起徐家几个小辈,老爷子最疼的还是徐青久这个幺孙,打小带在身边跟他讲万里长征的故事,想着把这个小的教成国家栋梁,为人民做贡献。

    谁想到,栋梁歪了!党的方针全白教了!

    他还不知悔改,嘴硬得跟反动派似的,顶罪:“爷爷,您同不同意没用,是我单相思人家,得人家同意。”

    喜欢男人就算了,还单相思。

    真想一拐杖敲死这个不肖子孙!

    老爷子气得面红耳赤,高原红都出来了:“你还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我徐家怎么就教出你这么个混账东西来。”

    徐青久不服:“我怎么混账了?”

    徐老爷子老脸都臊得慌:“好好的正途不走,非要去搞基,你还有理了!”

    此处,徐青舶插了一句嘴:“爷爷,您还知道搞基啊。”

    老爷子一口茶,险些呛到,他现在‘基’这个字都听不得,板着脸怒训长子:“你的好儿子,我管不听了,你自个儿管!”

    “……”徐华荣在外交部待过几年,善于谈判,不发火,把问题剖开来解决,“青久,你现在还年轻,没谈过朋友,一时迷惑也不是不可能,况且还是你一厢情愿,强扭的瓜不甜,该收手还是要收手,那个男孩子我也知道,跟你一样是个艺人,你哪能由着性子再胡来,万一毁了别人的前程,你以后一定会后悔。要不这样,你把这件事断干净了,通告也先缓一缓,等平复了一些,我让你妈给你安排相亲,先找个女朋友处处。”他觉得他儿子会弯,就是因为没和女人处过。

    这一席话,算是很面面俱到了,循序渐进有商有量的。

    徐华荣的妻子王氏也赶紧帮腔:“青久,你喜欢什么样的,妈都给你找来,你就听你爸的,先和那个男孩子断了。”她这个当妈的要求真不高,儿媳妇只要是女的就成。

    不过,徐青久吃了秤砣铁了心,态度很强硬:“我不去相亲,我有心上人,和别人处不来。”

    死不悔改!

    没什么好说了,老爷子直接上家法:“老蒋,去把我的球杆拿来。”

    “爸,您别动气,小心气坏了身子。”说话的是景瑟的母亲,徐淮安,她边安抚老的,边对小的使眼色,“青久,还不快给你爷爷认错。”

    徐青久从小就是个拧巴的脾气,骨头硬,嘴也硬:“我哪错了,很多国家同性都能结婚了,爷爷你怎么还这么迂腐。”

    冥顽不灵食古不化的臭小子!

    徐老爷子气得发抖:“老蒋,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拿!我今天非要打死他这个不肖子孙!”

    免不了了,一顿打。

    中午,苏倾的电话打过来,徐青久有点受宠若惊,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给他电话。

    苏倾开口第一句话:“周良说你在家挨揍了。”

    屁股疼得只能趴着的徐青久:“……”

    经纪人的第一守则就是保密,他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他没说话,苏倾就又问:“屁股怎么样?”

    屁股火辣辣疼的徐青久:“……”

    居然打哪了都说!他不要面子的啊!周良那个猪队友!

    徐青久把电话拿远,深呼吸了一下,再放回耳边:“没什么事,我爷爷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没舍得往死里打。”

    他说完,电话里就沉默了,苏倾久久没有开口。

    “怎么不说话?”

    她声音沉甸甸的:“不知道说什么。”停顿了很久,说了声,“抱歉。”

    “都是我自作主张的,你道什么歉。”而且,“反正也瞒不了多久,公开了也好,以后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追你。”

    他不在乎星途,也不在乎舆论,甚至家人反对也都无所谓,反正,苏倾这堵南墙,他撞定了。

    “你讲真的?”光明正大地追?苏倾就回了两个字,“扯淡!”他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功成名就,说扔就扔?!

    徐青久理所当然:“我连怎么偷户口本跟你去国外结婚都想好了,你说真不真?”

    苏倾直接挂了电话,亏她还担心他来着,他却只想把她‘掰弯’。

    徐青久看着手机,想再打回去,又怕她恼他。

    门口,徐青舶抱着手,尽情地嘲笑:“还偷户口本?”大肆嘲笑,“人家都没瞧上你。”

    徐青久回头扔了个冷眼:“早晚的事。”

    “你哥我等着你嫁出去!”

    那边,苏倾挂了电话,思忖了很久。

    “何哥,”她拜托他,“我爸那里你帮我盯着点。”

    “你放心吧,我已经让人看着他了。”何相博想了想,还是放心不下,“徐青久的事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苏倾迟疑不决了许久:“如果我公开性别——”

    何相博没等她说完,打断了:“想都不要想,光你签的那些合约,都能把你赔死,甚至会扯上官司,而且当红流量小生突然摇身变成女人,你现在有多少拥护你的老婆粉,以后就会有多少攻击你的键盘侠,别说混圈,就是正常生活可能都是问题。”

    话说得难听,他也不忍心,可到底是为她好,同性恋和隐瞒性别不是同一个概念,不能同日而语,况且,苏倾不是徐青久,她走到今天有多不容易,他这个经纪人最明白。

    何相博叹了一声,苦口婆心:“苏倾,不是我危言耸听,是真的不行,就算隐退,你都只能以男人的身份隐退。”

    苏倾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应了:“我知道了。”

    何相博起身,拍拍她的肩:“如果你真喜欢徐青久,等到了合适的机会,你就出柜吧。”他看了微博,也是奇怪,这两个当事人的粉丝,似乎都挺能接受‘同性恋’的。

    徐青久出柜一事,热度几天都退不下来,据网友统计得出,这一话题居然赶超了催婚这个近几年来越发兴起的硬梗。广大大龄单身同胞们,都拜谢徐青久,就因为这件事,家里的三姑六婆七大姨八大舅都和蔼多了,只说不急,只要不弯,什么都好说。

    徐青久暂停了所有活动,苏倾倒还好,毕竟,是徐青久‘一厢情愿’,往上最热的评论就是《论徐青久掰弯苏倾的漫漫长路》了,徐青久的经纪人周良哭笑不得,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至少没有大面积脱粉。

    晚饭时,姜九笙和时瑾无意说到这件事,她突发奇想,便问了他一句:“时瑾,如果我是男人,你会出柜吗?”

    时瑾把剔好了刺的鱼肉放到她碗里:“笙笙,你不是。”

    “我是说如果。”她难得这么执着于这种没有可能性的假设,“如果八年前,你遇见的我,也是个翩翩少年,你还会对我一见钟情吗?”

    情爱里的女人,总是幼稚又富有想象力的。

    时瑾抬头,看她的眼睛,回答了她:“会。”

    很干脆利索的一个字,毫不迟疑。

    姜九笙兴致勃勃,继续往下问:“然后呢?”

    他没有想,似乎理所当然:“然后想尽办法把你掰弯。”

    她很喜欢这个答案,笑着把他夹到碗里的鱼吃下去,又给时瑾夹了一块肉,说:“我觉得我可能会是攻。”

    她的粉丝都说她是天仙攻。

    时瑾笑:“那就让你当攻。”停顿,他放下筷子,用湿巾擦了擦手,瞳孔泼了墨似的黑,“笙笙,要不要试试?”

    姜九笙没反应过来:“试什么?”

    他靠近,她耳边说了一句。

    姜九笙脸瞬间爆红,低头,声音很轻,“时瑾,我们太放纵了。”

    这几天,他把她折腾得太狠了。

    他拧了拧眉,点头:“嗯,会上瘾。”

    元宵过后,姜九笙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失眠的症状明显好转,莫冰提议她开始工作,姜九笙没有异议。

    然而……

    化妆师妹妹一脸的无可奈何:“冰姐,我尽力了,可真的遮不住。”

    半个小时后,姜九笙有演出,衣服是提前准备好的,很帅气的低领礼裙,她倒好,带着一脖子的吻痕就来了电视台。

    莫冰看了看那痕迹,基本没有补救的可能了,深呼吸,镇定:“换一件吧。”

    然后姜九笙把低胸的演出服换成了禁欲气十足的黑衬衫,扣子从腿跟扣到脖子。

    莫冰合理质疑:“我严重怀疑你家时医生是故意的。”

    姜九笙面不改色地应答如流:“是啊,他就是故意的。”

    瞧这宠溺的样!这心甘情愿的样!

    莫冰怒其不争:“那你还惯着他!”

    她笑笑,不接话,在补眼妆,她稍稍眯着眼看莫冰:“你脸色不太好。”

    “胃炎犯了,这两天反胃得厉害,吃不下东西。”

    “早点去医院。”莫冰一忙起来,就当自己是铁人,胃病比姜九笙还严重。

    她不太在意:“等忙过了这两天再说,明瑶的新剧快开播了,她那个野性子,我得盯着她。”

    金牌经纪人,就是这么拼出来的。

    录制结束得早,还不到四点,姜九笙没有直接回家,去了秦氏酒店,前台的招待大抵认出了她,十分热情地指路。

    酒店的办公室在十八楼,电梯在二楼餐厅停了,上来一男一女,是柳絮,化了很精致的妆容,她身边的男人,微矮,四十上下,有些秃顶,姜九笙觉着面熟,却想不起是谁来。

    电梯里很安静,除了男人越来越不规矩的手,没有一点动静,片刻后,电梯停在了十七楼。

    柳絮对身边的人娇笑:“江总,您先过去。”

    男人瞥了她一眼,有点不悦,先下了电梯。

    江总……

    姜九笙想起来了,光影传媒的高管,莫冰给她引荐过一次。

    “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下场。”电梯门开着,柳絮没有下去,似乎有话要说。

    姜九笙把口罩取下来:“想说什么?”

    她瘦了许多,颧骨很高,不像以前那样跋扈,收敛着脾气,眼里有了沧桑:“我以前不明白sj’s为什么要签我这种污点艺人,不早不晚,刚好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最近才想明白了。”她笑了笑,自嘲自讽,却话里有话,“我们老总好像很听你男朋友的。”

    姜九笙听完,神色依旧:“所以?”

    sj’s向她投的,哪是橄榄枝,是卖身契呢。

    柳絮开口,像是告诫:“小心你枕边的人,别到头来他是什么样的人都没看清。”说完,她用化妆镜补了口红,整理好仪容,出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姜九笙若有所思着,须臾,电梯停在了十八楼,抬眼,便能看见秦氏酒店的集团logo。

    透视的玻璃门后,有忙忙碌碌的酒店员工,很现代化的装修风格,办公区域规划看似随意,却条理分明,一目了然。

    出入口设了电子门锁,写了一行字:非酒店人员禁止入内。

    姜九笙驻足,正要给时瑾电话。

    “请问你找谁?”是年轻女孩的声音。

    姜九抬头,看一眼女孩胸前的工作铭牌,对她礼貌地点点头,说:“我找时瑾。”

    女孩突然欣喜若狂:“姜九笙?”

    姜九笙颔首,戴着口罩,露出一双弯弯的桃花眼,淡笑时,有涟漪漾开。

    是老板娘啊!

    女孩按捺住激动:“我带您进去。”

    “谢谢。”

    老板娘真和蔼可亲,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好漂亮,口罩都遮不住盛世美颜,气质好好,腿好长,腰好细……

    淡定淡定,女孩淡定地刷了卡,领着老板娘进了办公室,胸前的铭牌挂得端端正正——财务部实习生王雨。

    好不巧,刚好撞见领导在训下面的人。

    王雨显然是个话多的小姑娘:“那是我们财务的副经理。”

    那位副经理个子不高,有点啤酒肚,穿着西装革履,生得面善,不过,嗓门很大。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二次出错了,要不是时总看出了问题,你知道这个项目要损失多少钱吗?”

    那位被训的女员工红着眼睛,一直说对不起,三十多岁,脸色很憔悴。

    王副经理直接把文件撂在了办公桌上:“对不起有用,公司还雇佣你们做什么!”

    一旁的员工该干嘛干嘛,显然,司空见惯了。

    王雨边领路,边对姜九笙说:“我们副经理业务能力很好,就是平时太不近人情了,脾气有点爆,能把人骂到怀疑人生。”话锋转了,又说到那个被训的女员工,“其实王姐挺可怜的,她老公最近查出来癌症,她一个女人,医院公司两头跑……”

    说到这里,王雨意识到自己话有点多了,赶紧收了嘴,羞怯地说:“不好意思,我话太多了。”

    姜九笙说了声没关系,她回头,看见了时瑾,便定住了脚步。

    “时总。”王副经理退到一旁。

    那犯错的女员工一见是老板,脸色更惊慌了,磕磕巴巴地喊了声‘时总’。

    ------题外话------

    伏笔自己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