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53:激情燃烧的岁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男的不会是他父亲吧,怎么像在吵架。”

    两句的话,成功引起了徐青久的注意力。

    不远处,最里面的停车位旁边,两个人在拉扯,微矮的年长男人,还有穿一身皮粉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戴着口罩与墨镜,看不清脸。

    不过,那件骚气的西装周良认得,是苏倾,苏倾表演时间与徐青久挨得很近。

    徐青久就看了一小会儿,就坐不住了,开了门就要冲出去,周良眼明手快赶紧拉住他:“你去能干嘛?人家父子俩的家事,你插手不好。”

    他还是要出去。

    周良没松手:“先看看再说,万一有人偷拍呢。”

    徐青久左顾右盼,自己的事都没那么上心过,这会儿怕苏倾被拍,目光一定:“那辆车里是不是庞龙?”

    周良顺着看过去。

    还真是庞龙,娱乐圈的公敌,软硬不吃,不知道爆了多少艺人的料,居然大年三十都消停。

    周良立马警惕了:“有记者,你就更不能下去掺一脚。”

    他的话才刚说完,徐青久就已经推开了车门。

    “……”

    要出大事了!这年过不好了!

    车库对面,苏倾重重甩开苏万江的拉扯,没了耐心:“每个月的生活费我会打你卡上,以后别来找我。”

    自从沧江码头事件之后,除了基本生活开销之外,苏倾就不给苏万江钱了,一个月了,苏万江熬不住了,千方百计找到她这里。

    拿不到钱,他恼羞成怒:“你这个赔钱货,现在翅膀硬了,连老子都不认了,信不信老子明天就去报社捅破你的事,不让我爽快,你也别好过。”

    苏倾无所谓:“随便你。”她把话撂下了,“反正要是我不好过,你一分钱都拿不到,饿死街头都没人管你。”

    苏万江气得眼睛都充血了,抬起巴掌就往苏倾脸上扇。

    半道,手被截住,苏万江回头看过去,是一张他不认得的年轻面孔:“你谁呀!”

    徐青久用力甩开他的手,挡在了苏倾前面。

    她也大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

    “有记者。”没有多做解释,徐青久一把揽住她的肩膀,转了个方向,“别说话,跟我走。”

    苏万江在后面骂骂咧咧着,倒没有追上去。

    苏倾稀里糊涂地被拉着走了一段,理智这才回笼,想也没想就推开徐青久:“会被拍到,你快松手!”

    他拉着她的手腕,没松开,停下了脚步:“如果你希望被拍到的是你父亲,我就松手。”

    他知道,苏倾的父亲是赌徒,若是被挖出来,明天的娱乐话料,就是苏倾的背景身世,他若是不站出来,庞龙咬住了苏万江就绝对不回松嘴,除非,有别的东西咬。

    苏倾很短暂地思考了,毫不犹豫:“松手。”

    她不想牵累他,一点都不想。

    徐青久看着她,许久,松了手,她刚转身,腰却被抱住了,耳边,是徐青久的嗓音:“苏倾,我不是闹着玩的,是真喜欢你。”

    庞龙举着相机疯狂地连拍。

    对面车里的周良揉了揉眉心,只说了两个字:“疯了!”

    他曾经教过这小子,压下一个话题最好的办法,就是爆更猛的话题,可没教过他爆自己的料压别人的呀。

    好了,明天的热搜有了,估计春节联欢晚会都要靠后了。

    那厢,徐青久刚被拍,这边,徐家的外孙女也不是个安生的。

    也刚从春晚回来,不过是地方台的,陈湘想着结束得早,能把人送回景家过个年。保姆车停在别墅区外面,半天不见车上的人下来,回头瞟了一眼,催促:“好了,别玩手机了。”

    景瑟正襟危坐着,表情很紧张,说:“这一局还没打完,我马上就要吃到鸡了。”

    最近,她超爱吃鸡,一天不吃个几只,觉都不睡。她一如既往,打男号,马甲名:绝地第一帅。

    后座那位绝地第一帅,穿着顶漂亮的裙子,舞台妆都没有卸,在掐着嗓音装男人:“兄弟们听我说,大漠风沙大,让女人和孩子先出去。”

    “打他!他有橙装!”

    敌方投降,是个小姑娘,说是孕妇。

    绝地第一帅不吃这一套:“孕妇?”

    “孕妇也打,专门打胎的。”

    “就打你!反正孩子不是我的。”

    陈湘看了看时间,都快十点半了,怕景家人等急了,赶紧下去把后座的人拖出来,拿了条围巾,拴着往别墅区走。

    走着走着,陈湘感觉不对劲:“瑟瑟。”

    景瑟心不在焉:“嗯?”沉迷吃鸡不可自拔。

    陈湘看了看四周,这个点,迎春的烟花声倒有,人影却看不到一个,她压低了声音:“你有没有感觉到后面有人?”大过年的,谁呀?

    景瑟戴着耳机,用浑厚的嗓音说:“别拉我,我先干,你们断后。”

    “还不打起来,你们是在对山歌。”

    “是女人就去龙门扯头发,是男人就来砍我。”

    陈湘:“……”

    打游戏她可以忍,可一个女人打游戏还骚话这么多不能忍,她听了都想打人!

    陈湘拉着她,快步往小区里面走。

    绝地第一帅走着走着懊恼地抓了一把头发:“好吧,你们人多,你们大佬,别打我,我自己会死。”

    好了,终于死了。

    陈湘可以说正事了:“好像有人在跟着我们。”

    “嗯。”景瑟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迷之淡定,难道还在想大吉大利?

    不过,陈湘很警惕:“你先走,我去看看是记者还是粉丝。”

    景瑟恍然大悟似的,突然正经脸:“不用看,直接报警。”

    人家还啥也没做,万一只是忠粉,报警不就尴尬了。陈湘觉得还不至于,她建议:“还是——”

    景瑟已经把电话放耳边了:“喂,110吗?我报警,可以给我转市局刑侦大队吗?是大案子。”

    陈湘:“……”

    神特么大案子!她怀疑她家这个,没吃到鸡,精神错乱了。反正莫名其妙,就这么搞到警察局了,在大年三十的晚上。

    “姓名。”

    “景瑟。”

    嗯,比电视上还要漂亮。

    蒋凯写上名字,刚要问当事人。

    “霍队长在吗?”

    嗬,果然有猫腻!不然大年三十的,一个大明星干嘛自报家门来报案。

    身为刑侦队的一员,就是要勇于提出质疑,并且深挖到底:“你跟我们霍队是什么关系?”

    陈湘一听警惕了,给了景瑟一个眼神:别乱说话。

    景瑟了然,说:“是不能乱说的关系。”

    陈湘猝。

    蒋凯回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拨了个电话:“霍队,在局里吗?”

    “在家啊,没事没事。”

    “就是有个当事人,点名要你来处理。”

    “哦,你不看电视,不知道你认不认得,演昌平公主那个。”

    说了几句,蒋凯就挂电话了。

    景瑟有点小失落,她运气不好,好不容易进一次局子,还碰不到队长小哥哥,不过,她还是很感激的:“大哥,谢谢啊。”

    蒋凯连连摆手,不用谢,警察哥哥都是活雷锋。

    十五分钟后,跟踪狂抓到了,真是巧了去了,霍队长出来买烟,刚好走到了警局,年都不回家过了,顺便就进来看看了。

    拿了份夜宵打发值班的蒋凯,霍一宁坐下,看了看笔录,抬头:“你报的案?”

    景瑟小眼神追着队长大人,小鸡啄米地点头:“有人跟踪我。”

    坐隔壁椅子的男人立马否认:“我没有。”

    嫌疑人:萧山

    性别:男

    年龄:22

    户籍:江北

    职业:在校大学生

    有无犯罪史:无

    嫌疑人萧山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神往左手边瞟了一眼,又立马缩回去:“我就是想把我做的纪念册送给你。”

    从微表情看,没有撒谎。

    霍一宁看了看电脑上的资料,提出了质疑:“监控拍到你跟了她一个小时四十分钟,送个纪念册要跟这么久?还说不是跟踪狂。”

    ‘跟踪狂’被问得紧张了,一紧张就结巴:“我、我、我很喜欢瑟瑟,就想多看看她。”

    喜欢?

    霍一宁抬抬眼:“你是想进来吃牢饭?”

    吃宵夜的蒋凯:“……”

    杀气怎么这么重,霍队是怎么了,这种没造成实质伤害,没侵犯隐私的,充其量就是个狂粉,调解一下就行了,这下马威,简直跟恐吓似的。

    盘问完,霍一宁把文件打出来,一式三份:“这是调解书,没有异议就在上面签字。”

    景瑟乖乖接过来,签了个漂亮的艺术字,犹豫纠结了一下,大眼睛扑闪扑闪,瞅着霍一宁:“调解完他要是再跟踪我怎么办?”

    霍一名往椅子上一靠,伸长腿,‘无意’踢了一下对面的‘跟踪狂’:“他要是再敢跟踪你,就来警局立案。”

    厉害了,我的霍队。

    这是光明正大开后门啊,而且这语气,怎么听怎么怪!

    蒋凯放下夜宵,觉得还是戏更好看。

    “霍队,我能申请警方贴身保护吗?”景瑟有点懵,不过,她勇敢啊,“我以前演过个电影叫《证人》,警察叔叔怕罪犯伤害我,就二十四小时跟着我。”她想申请霍队长贴身保护。

    霍一宁嘴角似有若无地抽了抽:“不可以。”

    “哦。”好失望啊。

    旁边的‘跟踪狂’一听,立马表忠心了:“瑟瑟,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是你的粉丝,我很喜欢很喜欢你的。”好难过,女神误会他了。

    冷不丁,对面霍一宁扔过去一句:“让你开口了吗?”

    ‘跟踪狂’:“……”好奇怪,这个警察有杀气。

    “如果他以后再有过激言辞,可以记录下来,作为以后立案的证据。”霍一宁抬头,看陈湘。

    陈湘便问:“怎样算过激?”

    霍一宁似有若无地扫了一眼对面:“刚才那样的就算。”

    对面的‘跟踪狂’:“……”以后向女神表白都不行了。

    一旁看戏的蒋凯这下全看明白了,敢情,这景瑟女神是队长的人啊,这犊子护的,过了呀!

    因为构不成犯罪,也立不了案,警方调解解决,双方都没有异议。两位当事人调解完,一起走出警局。

    那位‘跟踪狂’似乎欲言又止。

    景瑟就问了:“要签名吗?我可以给你多签几个。”

    “……”

    女神怎么了,报警抓他之后怎么又这么和蔼。

    女神善解人意像个小可爱:“不想要签名,合影呢?”

    报警抓他的那个一定是假女神,这个才是真的!他拿出手机,刚想快乐地来个合影。

    “还杵在那做什么,想吃牢饭啊。”

    一见是刚才负责调解的那位队长来了,‘跟踪狂’拔腿就跑,心想,以后只能远远地看着女神,不能靠太近,留影更不能,会被作为以后立案的证据的,追个星好心累!

    景瑟还杵那,不走:“霍队,你现在要回去了吗?”

    霍一宁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呀,真是好时机!

    景瑟笑眼弯弯:“一起走啊。”

    “咳咳咳……”

    陈湘清清嗓子,提醒某人:矜持点,不要太明目张胆。

    某人:“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过年。”

    陈湘:“……”

    当然,霍队长是个铁面无私的:“去把你的车挪开,那里不能停车。”

    景瑟肩膀一耷:“哦。”好失望,不能送队长回家。

    霍一宁看了看一脸失望的某人,有点好笑:“会倒?”

    景瑟抬头,诚实地说:“不会。”

    “车钥匙。”

    她笑着乖乖递过去了。

    然后霍一宁去帮她把车倒出来,开到马路边上,再把钥匙还给她,并让她早点回家,她点头,像个小媳妇,说好哒好哒。

    陈湘:“……”

    怎么回事,觉得自己好多余啊。

    临别之际,景瑟扒着车窗,巴巴地望着警局门口:“霍队,以后我能打110找你吗?”她没有队长电话,而且队长不在九里提当交警了,也不是天天有人跟踪她,见一面好不容易的。

    霍一宁被她气笑了:“你当报警好玩?”

    她想了想,人民警察不容易,不能随便麻烦,今天她已经任性了,所以,要乖乖地:“我以后不了。”

    那乖巧听话又天然呆萌的样子,特别像巴哥犬。

    霍一宁嘴角不自觉往上牵了牵,走过去:“手机给我。”

    她懵懵地掏出手机。

    霍一宁输了一串数字进去,拨了号,响了两声就挂断了,然后把手机还给她:“我大部分时间都有任务,不一定接得到。”

    景瑟捧着手机,笑得见牙不见眼,拼命点头。好激动!要到电话了!

    霍一宁挥了挥手,转身回了警局,嘴角笑意深深。

    保姆车里,景瑟抱着手机在打滚。

    “哟,可真听话啊。”陈湘酸溜溜地说了一句。

    景瑟不理,嗨了一阵,拿出手机吃鸡,她心情太好了,肾上腺素爆表,要去龙门砍人!

    陈湘无语凝噎了老半天,恨铁不成钢:“要是你的警察小哥哥不让你打游戏,你听不听?”

    景瑟都没想:“听。”

    “……”

    陈湘有种嫁女儿的惆怅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她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多了:“这个点,你回家也吃不上团圆饭了。”

    景瑟好惆怅:“霍队长肯定也吃不上。”

    谁跟你说霍队长了!

    陈湘发动了车,开得很慢,边问:“瑟瑟,你跟我坦白,你追霍队长是认真的吗?”

    没有很快回答,景瑟是思考了一下的,说:“是。”

    “追到手了就甩掉?”她不是说那个警察是她失联的初恋吗?要追他,再甩他。

    景瑟苦恼了:“他好难追哦。”

    所以说,不甩?

    完了,这是玩真的了!

    陈湘不得不重视了,开始刨根问底:“当年你两怎么回事?”她家这个只说是中学打游戏的时候认识的,是网恋,具体就不知道了,可她看得出来,霍队长根本没认出景瑟来啊。

    说起这段,景瑟有点小忧伤,心情不美丽:“他打游戏超厉害的,我跟他组队了很久,然后我表白了,他就跑了。”

    “为什么?”陈湘觉得不可思议,就景瑟这张脸,打小就是美人胚子,还是祸国殃民那种级别的,网恋什么的,不应该见光死啊。

    景瑟很遗憾:“我也是后来才想起来的,有一次我跟他交换照片的时候,给了我表哥的。”

    哦,她打的还是男号,这厮游戏从来不玩女号,那架势,整个一大佬。

    陈湘问:“给了徐青久的照片?”

    “嗯。”

    好吧,他当你是兄弟,你却以为是网恋,能不跑吗?又不是弯的。

    惆怅完,景瑟继续打游戏,装男人,飚骚话:“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相亲吗?打起来打起来!”

    “兄弟,有马草吗,可以结盟。”

    “捡到一把M4—16,美滋滋。”

    “……”

    警局。

    蒋凯看着自家又走回来的队长,端着下巴调笑:“队长,你不是回家过年吗?怎么又回来了?”眉毛挑了挑,“队长你就是去倒了个车嘛。”

    霍一宁横了他一眼:“吃你的。”又说,“吃完把刚才那个跟踪狂的资料给我调出来。”

    什么跟踪狂,人家顶多就是个脑残粉,还查人家底,至于吗?

    蒋凯埋头吃他的宵夜,顺便刷了一把手机,刷到一条推送消息,然后,惊呆了了:“卧艹!徐青久出柜了。”

    霍一宁手里的资料掉了。

    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是弯的!

    凌点,娱乐圈第一狗仔庞龙爆料,当红偶像歌手情陷流量小生,有图有实锤。不到十分钟,徐青久直接发声了,八个字,言简意赅。

    徐青久V:一厢情愿,与他无关。

    一句话,把苏倾这个风口浪尖的人,推出这滩污水了。

    徐青久的粉丝:“……”

    说好的不和呢?

    剧情不能这么反转啊,大过年呢,要不要玩这么大,妹子们都傻了,男神老公在外面有男人了!不仅如此,关键是,居然还是单相思!

    大晚上的,经纪人周良彻底不用睡了,一个电话打到徐青久那里:“你发微博之前,就不能先跟我商量一下?”

    徐青久对答如流:“那你一定会拉着我。”

    明知道还发!

    他倒从容,还有理有据:“如果不第一时间把苏倾摘出去,以后只会越描越黑。”

    周良被他气笑了,怼:“所以你就自己一路走到黑?”是,苏倾是摘出去了,可他自己以后都别想摘了‘同性恋’这个帽子。

    徐青久不甚在意的口吻:“不是你说的吗?我是官二代,不怕混不下去,大不了回家让我爸给搞个一官半职。”

    还有理了!

    周良都想打死这个小混蛋了,挂了电话,掐了掐眉心,还是一筹莫展。不止经纪人,整个工作室都头疼了,这公关都没法做了,除了沉默,就只能沉默了。

    好好的新年啊,就这么被搅了个天翻地覆。

    还好,粉丝激动归激动,倒没有集体脱粉,反而……怪了,重点怎么变成攻受了?现在的妹子切入点都好新颖啊。

    ------题外话------

    今天正版群的福利,老实交代,有没有yy时医生,有没有热血沸腾,有没有流鼻血,不承认的都是骗纸~

    为毛我的福利尺度越来越open,这些年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