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47:帅出天际的时笙夫妇

147:帅出天际的时笙夫妇

        蒋凯挂了电话,报告:“队长,接到报案。”

        霍一宁停下手上的事:“哪里?”

        “BERRYTOR慈善晚会。”说来也奇怪,这种报案,一般是不会接到刑侦队的,他们干刑侦的,手头上案子多着呢,不知道怎么就把电话连过来了,报案人身份都没说,神秘兮兮的,感觉是谁在搞事情啊。

        霍一宁起身。

        蒋凯诧异:“队长,您亲自出动?”一个普通报案,有必要出动刑侦队长?

        霍一宁拿了手铐挂在腰间,正儿八经的语气:“都是公众人物,得重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刑侦一队的‘霍疯狗’以前可只认重刑犯轻刑犯盗窃犯杀人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公众人物了?

        蒋凯挠挠头,跟着队长出警了。

        警局办公室墙上的电视机放着,正在直播BERRYTOR明星慈善晚会,电视里女主持人正在高声报幕:“有请著名演员景瑟小姐……”

        十点二十,晚会即将闭幕,景瑟一下台,先找手机,打开吃鸡边走边打,陈湘在前面带路,怕她撞到人,用一条围巾拴着她。

        她戴着耳机,压着嗓音,故作低沉。呵呵,她男号,对外声称是小哥哥。

        景小哥哥很稳很猛,落地就是干:“先打cw,不打留着过年吗?”景小哥哥最近疯狂地迷上了吃鸡。

        她抄着她的M249就是冲,去龙门,干仗!

        战况惨烈,她激动分大喊:“保护我方马匪。”

        “MMP,偷袭我。”

        陈湘回头,喊她:“瑟瑟。”

        景瑟没抬头,盯着手机,两手飞快地操作,应付了经纪人一声:“等一下,等我干掉他们一个师先。”

        陈湘只想找一个师来,干掉她的农药和吃鸡。

        景瑟打到激动处,掐着嗓子吆喝说:“是男人就来龙门互砍!”

        陈湘忍无可忍:“景瑟!”

        她没反应,在砍人呢。

        这个游戏狂魔!陈湘已经彻底放弃了,看着迎面走来的人,喊道:“霍队长。”

        “嗯?”景瑟动作一顿,有反应了,愣愣地抬头,懵了一阵,然后咧嘴笑了,很欣喜若狂,“霍队长,是你呀!”

        霍一宁不冷不热:“嗯。”

        “你怎么来了?”

        景某人很激动,表情跟刚才在龙门砍人一样兴奋,星星眼,一张仙女的颜,偏偏蠢萌蠢萌。

        霍一宁简明扼要,说:“查案。”

        她锦旗果然没送错——感谢人民好警察,忠于职守新风尚!

        “要我帮你吗?”她表情很认真,跟吃鸡的时候和人联盟一样非常真诚。

        霍一宁拒绝:“不用。”

        她很遗憾,不死心,满含期待地问:“那我能跟上去看看吗?”

        跟在霍一宁后面的蒋凯刚想说不能,就听见他家队长说:“不要妨碍公务。”

        蒋凯:“……”

        以前他刚来警局的时候,想带女朋友去看看现场,展现一下他作为刑警的威风凛凛,当时队长不仅不答应,还罚他做了五百个俯卧撑外加一份一万字的检讨。

        队长好过分啊!

        拿到了特赦,景瑟很开心:“好的!”她把手机塞给陈湘手里,“帮我挂机。”转头就颠儿颠儿地跟霍一宁走了。

        陈湘:“……”

        继竞技游戏之后,景瑟又迷上了一样东西——霍一宁。而且,当游戏与霍一宁有冲突的时候,她果断选择了后者,由此可见,她沉迷于他,不可自拔。

        十点半,慈善晚会准时闭幕。

        谈墨宝追着谈莞兮去了洗手间,难得没有像平时那般插科打诨,她怒气冲冲,也不管洗手间里还有没有别人,直接摔上了门。

        “谈莞兮!”

        对方置若罔闻般,走到洗手池前,对着镜子补妆,语气平平,气势却浑然天成,道:“你的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在外面,别咋咋呼呼的。”

        谈墨宝被她的话逗笑了:“你跟我讲礼仪?”她耸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那不好意思了,你那表里不一的样子,就是打死我,我都学不会。”

        谈莞兮涂抹口红的动作稍稍顿了一下,拧眉,表情不悦,却压抑着不发作:“说话不要阴阳怪调的。”

        谈墨宝一身反骨都被激出来了,直接呛声:“那也比你两面三刀好。”她气得不行,双眼皮都瞪成了三眼皮,“你以为我没看见吗?你明明看到了是谁踩了那个女艺人的裙子,还故意把视线转向姜九笙。”

        谈莞兮面不改色,扣上了口红的盖子,慢条斯理地整理手包,开了水龙头洗手:“我不过是刚好看了她一眼,你别太自作聪明。”

        说完,她关水龙头,擦了擦手,整理好礼服,落落大方地转身走出去。

        谈墨宝正要追上去,门突然被拉开,来人脚步匆忙,一头撞上了谈莞兮,她整个人狠狠朝后载倒。

        “对不起对不起。”对方是女人,撞了人,慌神了,赶紧蹲下去搀人,“你没事吧?”

        谈莞兮撑着地,刚坐起来,心口狠狠一抽,脸色顿时发白,她倒回地上,突然开始抽搐。

        “你、你怎么了?”女人吓得花容失色,眼睁睁的看着地上的人,瞳孔在放大,浑身痉挛不停。

        “药、药——”谈莞兮伸出手,抽动着伸向谈墨宝。

        她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天北医院。

        约摸十点半,心外科有急救病人,下到心外科的护士,上到院长,各个神色紧绷,不到二十分钟,病人家属赶到医院。

        萧院长立马迎上前去,表情战战兢兢:“理事长,夫人。”

        谈西尧一声不吭,快步走到急救室门前,看了一眼等在门口的人:“你姐姐怎么样了?”

        谈墨宝脸色没什么血色,声音无力:“还在急救——”

        她话还没说完,杨女士就冲她大吼,睚眦欲裂,恨不得扑上去撕了她:“一定是你!是你见不得你姐姐好,你想害死她!”

        谈墨宝直视杨女士,不肯示弱:“我哪敢害死她,我怕她没了,还得我这个庶女来给你送终。”

        杨女士听完勃然大怒,抬手就掴向谈墨宝的脸。

        半空中,手被截住。

        杨女士猛地扭头,正欲破口大骂,对方不温不火似的,先开了口:“能安静点吗?这里是医院。”

        姜九笙还穿着那件撕了裙摆的黑色礼服,肩上披着时瑾的外套,她本就高挑,又穿了高跟鞋,足足高出杨女士一个头,看她时,眼睫微垂,不怒自威。

        杨女士大力甩开她的手,怒火中烧,语气极其愤慨:“用得着你多管闲事。”她急眼,怒吼,“你谁啊?”

        不待姜九笙回答,急诊室的门开了。

        时瑾一身医生长袍,他取下口罩,说:“她是我女朋友。”

        杨女士怔愣住,是谈西尧反应过来,神色慌张地喊:“时医生。”

        时瑾站到姜九笙身旁,不紧不慢地脱下手套,专业却公式化的口吻:“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留院观察两天。”

        谈西尧夫妇都松了一口气。

        “谢谢时医生,谢谢。”谈西尧反复道谢,浸淫商场多年,已经很少将姿态放得这么低了。

        “不用谢。”时瑾停顿了一下,不矜不伐,神色泰而不骄,“另外,建议谈先生给令爱换个主治医生。”

        谈西尧一时不明:“时医生的意思是?”

        时瑾依旧谦谦有礼,婉婉有仪,不骄不躁地解释:“我不适合再当谈小姐的主治医生了。”

        杨女士立马抢了话:“为什么?”

        时瑾淡淡地说:“我很护短。”

        谈家夫妇俩脸色都变了,目光下意识看向姜九笙。

        “时医生——”

        时瑾不紧不慢地打断了谈西尧的话:“抱歉,我还有病人。”他温恭自虚地又道,“家属可以进去探望了。”

        说完,时瑾转头,看着姜九笙:“下午手术的那个病人我要过去看一下,你去我办公室等我?”

        姜九笙看了看谈墨宝,她挥手,意思她先走,姜九笙把手放在耳边,比了个通电的手势,这才随时瑾一同离开了急诊室。

        谈家夫妇在骂骂咧咧,谈墨宝掏掏耳朵,往病房走去。

        时瑾送姜九笙去了办公室,便先去忙了,她刚坐下,莫冰的短信过来,让她看热搜。

        姜九笙看完,回拨了莫冰的电话。

        “怎么回事?”

        莫冰在开车,调整了一下蓝牙耳机,说:“那位刑侦队长不是采集了你们的鞋印吗,程凌素裙子上的脚印也拓下来了,说是拿去鉴定科做一下比对就知道是谁了。”

        就算拿去做鉴定,结果也不会这么快出来。微博上,章诺已经道歉了,承认无意踩了程凌素的裙摆,时间是慈善晚会闭幕后的十分钟后。

        姜九笙想了想:“章诺自己认的?”

        “bingo!”莫冰语调轻松,心情十分好,“霍队长只说了坦白从宽四个字,她就不打自招了。”

        姜九笙大概猜想到了,霍一宁这是诈人家小姑娘呢。

        “那位霍队长也是牛人,章诺认了之后,他轻飘飘地抛了一句话,”莫冰故意用了轻飘飘的语气,模仿霍一宁痞痞的军匪腔,“这种材质的裙子,根本拓不到脚印。”

        姜九笙失笑,章诺出道不久,阅历还不够,胆识哪够刑侦队的队长玩,就这么轻而易举就诈出来了。

        “章诺当时就抓狂了。”莫冰有一点没想明白,“不过,谁报的案啊?怎么连刑侦队队长都出动了?”

        姜九笙笑而不语。

        等时瑾回来后,她问他:“是不是你报的案?”

        “嗯。”

        她家时医生似乎和霍队长的关系越发亲近了。姜九笙饶有兴趣,假设性地问道:“要是什么都没查出来呢?”

        毕竟是盲区,没有证据,若不是来的是‘老奸巨猾’的霍队长,估计换了局里别的人过来,多半也是一无所获。

        时瑾把医生袍脱下来,说:“那就把事情再搞大点。”

        姜九笙好奇:“比如?”

        比如软硬兼施,比如严刑逼供,还比如,屈打成招。

        他自然有千方百计。

        怕吓到她,时瑾说:“警局有很多高科技设备,比如测谎仪。”

        时瑾并非是多事之人,此番惊动警局,必定也是因为她被无端牵扯了,她走到时瑾面前,说:“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放任不管也行,娱乐圈就是这样,总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有人捧就会有人踩,网络上的是是非非很多,大家也并不是真的在乎真相,只是茶余饭后闲了而已,就算不理会,等热度退了,也会忘了。”

        不理会不回应,是娱乐圈最常见公关方法。不管是哪个艺人,甚至跟红与不红没关系,只要有人关注,就多少会有网络暴力。

        受了追捧了,就得经得了诋毁,这就是娱乐圈,永远不缺话料的一滩污水,谁也做不到绝对的一清二白。

        时瑾点头:“我都知道。”他弯了弯腰,平视姜九笙的眼睛,“我也知道可以放任不管,可是怎么办呢,我就是听不得别人说你一句不好,容忍不了一丁点脏水泼给你。”

        虽然固执,但他的话,很动人。

        姜九笙笑了笑:“所以你不给谈莞兮当主治医生?”

        她猜得到七八分,谈莞兮此番针对她,估计也与时瑾有关,爱而不得,女人的嫉妒心总是会惹出不停的硝烟。

        时瑾不可置否:“有一部分原因。”他嗓音洋洋盈耳,说得缓慢,“主要原因是她好像不止把我当主治医生,可我是有女朋友的人,要把别的女人不该有的念头都断干净,这是对伴侣基本的尊重。”

        他平铺直叙,像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却句句直戳她心口,时医生的感情观,与她不谋而合呢。

        情话动听,夜色也好,她不禁踮脚想吻他。

        时瑾压低身子,让她亲得方便些,张开嘴,缠着她的舌尖纠缠了许久,声音有些动情,沙哑:“回家?”

        “嗯。”

        时瑾拿了车钥匙,替她把披在肩上的西装外套扣好,又戴好口罩,牵着她出了办公室。

        姜九笙跟在他后面,问他:“谈家会不会为难你?”

        天北毕竟是谈家注资,在医院有绝对的经营权和决策权。

        时瑾只说:“如果他们愚蠢的话,会。”

        尤其是谈家那位夫人,当真称不上理智,姜九笙想了想,倒不太担心:“谈氏能成为制药行业的龙头,决策者应该不至于太蠢。”墨宝的父亲一看便是精明的生意人。

        毕竟,江北不止天北一家医院,可天才外科圣手却只有时瑾一个。

        VIP病房外面,谈家夫妇在争执。

        杨女士情绪很激动,有些失控:“为什么不能解雇他?他都不当莞兮的主治医生了,留着他还有什么用,我们天北医院的声望这么高,怎么就少不了一个心外科的医生?”

        谈西尧几番解释,已经不耐烦了,脸色很不好看。

        “你以为那是医院的声望?”谈西尧怒斥,“妇人之见!天北心外科要是没了天才圣手,跟普通的三甲医院能有什么分别。”

        天北医院在几年前,别说国内,就是光在江北也称不上什么名头,是时瑾来了天北之后,心外科才名声大噪,两年内,让天北的名声享誉了医学界。

        若是心外科没了时瑾,天北还有什么优势。

        杨女士听完,还是不管不顾,执意要解雇时瑾,态度坚决:“大不了投资失败。”

        这口气,她怎么也咽不下去,一个外科医生而已,竟然爬到他们谈家头上,不就是一个医生,有什么能耐不可一世。

        谈西尧知道说不通,省得跟她弯弯绕绕:“莞兮呢,你也不管了?”他沉着脸,“心外科的圈子就那么大,时瑾一句话都能堵死我们莞兮的路。”

        时瑾只要下一份诊断书,随便在心外科的圈子表个态,影响力都不容小觑。试想一下,连心外科最权威的医生都没有办法,这样的病人,谁敢随便接,越是名声大的,越怕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

        名人效应,哪是闹着玩的。

        杨女士张张嘴,还是收了声,即便心有不甘,也不敢拿女儿来冒险,开罪不起时瑾。

        病房里面,病床上的人动了动手指。

        谈墨宝站在床前:“醒了?”

        谈莞兮睁开眼,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目光才逐渐清明,还戴着氧气罩,声音气若游丝:“我爸妈呢?”

        我爸妈。

        不是我们,泾渭分明。

        到底不是一家人,谈墨宝也不装亲近,脸上没表露什么表情:“在外面。”

        谈莞兮看向她:“你在这干什么?”

        谈墨宝笑得人畜无害,对方是病人,她语气别提多和善:“这就要问问你妈了,每次你进医院,都拉着我住院,当我移动备用血库咯。”

        谈莞兮对此不置一词。

        谈墨宝看了看时间:“我还赶着回去做夜间直播,就说两句话,说完就走。”

        她这个人,藏不住事儿,不说清楚,估计晚上睡不着觉。

        谈莞兮不言,等她的话。

        谈墨宝开门见山,第一句:“虽然你犯病多少跟我有关系,不过,还是要跟你说清楚,救你的人,不是我,是姜九笙。”

        谈莞兮眼皮猛地抬起。

        接着,谈墨宝说了第二句:“现在知道时瑾为什么看不上你吗?你比姜九笙,差得太远了。”

        没有幸灾乐祸,也不是嘲讽取笑,她是心平气和地在叙述一个事实。

        当时,在洗手间,谈莞兮发病,抽搐得厉害,她当时愣住了,不知道是不是世面见得太少了,慌得脚就跟灌了铅似的,一步都挪不动,平时那么讨厌的人,突然倒在自己面前,命悬一线时,她还是慌张无措了,害怕得不行,根本镇定不了,手脚都发抖。

        是姜九笙第一个从外面冲进来。

        “有没有药?”

        她很大声地问,谈墨宝才恍然惊醒:“包、包里。”

        姜九笙立马捡起谈莞兮的手包,翻出了药瓶,动作迅速,却不慌乱。

        “几颗?”她问。

        谈墨宝答:“两颗。”

        姜九笙倒了两颗药,喂给谈莞兮,她紧紧闭着嘴,药已经喂不进去了,意识已经不清醒了。

        是姜九笙当机立断,双膝跪在了地上,按压谈莞兮的胸口,一遍一遍给她做心脏复苏,直到她恢复呼吸,直到她张嘴能吞咽,姜九笙才把药喂下去。

        当时,姜九笙满头大汗,不遗余力,跪在地上的膝盖都红了。谈墨宝想,她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场景,那样震撼人心。

        在医院急诊室外面的时候,她问过姜九笙,为什么要救谈莞兮,竭尽全力地去救一个前不久才刚耍过心机的坏女人。

        姜九笙的回答很简单,平铺直叙:“因为那是一条人命。”

        不是慈悲为怀,她记仇,也护短,甚至有时候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却依旧正直善良,姜九笙就是这样帅气又赤诚的女人,可以狠,但道德底线从来不模糊。

        人命啊,怎能眼睁睁地漠视呢。

        所以说嘛,喜欢一个人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样好的姜九笙,值得别人用力地去喜欢不是吗?谈墨宝自认见识过的人不算多,可到底比一般人多懂了些薄凉与冷漠,人性与良知,是姜九笙给了她最深的触动,所以,她喜欢她。

        ------题外话------

        别问我为什么笙笙要救谈莞兮那个坏女人,就假设一下,如果眼睁睁看一个人死在面前还能无动于衷的,会是什么样的人。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3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