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46:红毯走光时瑾驾到

146:红毯走光时瑾驾到

        晚上八点,方和科技馆,BERRYTOR明星慈善晚会现场,离开幕还有十多分钟,受邀的艺人陆陆续续入席。

        谢荡才刚坐下,椅子被人从后踢了一脚,扭头,是宇文冲锋。

        “笙笙呢?”他问。

        谢荡一个冷眼扔过去,挪了挪椅子:“碰到了熟人,待会儿过来。”

        宇文冲锋拉开旁边的椅子,坐过去:“谁?”

        哼,管得真宽!

        “她同行。”谢荡想了想,“姓温的,作词作曲那个。”名字不记得了,不熟。

        他刚说完,宇文冲锋站起来了,拿了外套就走。

        “你去哪?”

        宇文没回头,扔下两个字:“抽烟。”

        谢荡无语了,学什么不好,学姜九笙抽烟,他就不抽烟,抬头:“苏倾,递一下酒。”

        苏倾递了酒,刚坐下,隔壁桌女人的谈话声传过来。

        “刚才那个女的,你认识?”

        “没见过,哪来的?”

        苏倾瞥了一眼,说话的两个女人她都认得,华纳的老派演员,说不上大红大紫,但资历都不浅。

        梅雪与方婷红,前者前不久刚拿了白玉兰奖,最近风头正盛。

        “听说是网红。”方婷红随口一说。

        梅雪似乎诧异不已,压着声音抱怨了一句:“BERRYTOR的门槛已经低到连网红都请吗?”

        “谁知道,今天到场了不少企业家,说不准是谁带的‘家属’。”

        方婷红的话才刚说完,左耳边突然扎过来一个声音,带了点少女音:“这位姐姐你说得太对了。”

        椅子拉开,坐进来一个人,红色小短裙,头发齐耳,半丸子头,模样生得娇俏,眼睛十分灵动,溜了一圈,定在一个方向:“看见没?最前面第一桌,那个拿酒杯的,江都首富,就是我爸,我嘛,”她嘿嘿一笑,“就是‘家属户’哦。”

        江都首富的女儿,谈墨宝是也。

        方婷红一张漂亮的脸,表情顿时很精彩。

        谈墨宝是个礼貌随和的姑娘,热情又友好地说:“我先去跟我爸打个招呼再过来陪两位姐姐唠。”

        说完,她一起身,刚好碰到伸出头来的汤匙手柄,稍稍一带,红酒杯倒。

        方婷红啊了一声,立马弹开,可闪躲不及,红酒顺着桌子边沿流了她一身,白色礼服立马染成了酒红色,湿漉漉得好不狼狈。

        谈墨宝惊呼,捂着嘴,连忙说对不起

        “真不好意思,我给你擦擦。”她拿起桌上的口布,要给方婷红擦,手忙脚乱间,又碰倒了一杯酒,好巧不巧,正中梅雪胸前。

        “啊!”

        梅雪:“……”

        她都没叫,这个肇事者叫什么?

        谈墨宝这一声惊呼,顿时把媒体团与艺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梅雪正窘迫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对方却捂着嘴,惊呆了样子:“你内衣显出来了。”

        目瞪口呆的梅雪:“……”

        她今天穿了一件纱裙,一湿水,基本透明。

        谈墨宝一张口布盖上去,奈何布太小,胸太大,尴了个尬了,她赶紧安慰:“能遮一点是一点。”

        不想引人注目,梅雪咬咬牙,用手包挡住胸前,从嗓子眼里无声地憋出两个字:“够、了。”

        谈墨宝一副委屈的样子,快哭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然后,她用口布包住脸,伤心地掩面而去。

        梅雪:“……”

        方婷红:“……”

        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妖精!

        苏倾瞧了瞧那跑远的红色身影,忍俊不禁:“那姑娘挺有意思的。”掐好了时间跟角度,刚刚好避开镜头,不是故意的都对不起梅雪露出来的那对酥胸。

        真是个鬼机灵。

        谢荡闻言哼了一声,不予苟同。

        晚会场外的走廊拐角,温诗好靠墙站着,抬头,望对面的人。

        “锦禹下个月生日,你如果没有另外的行程,可以来温家喝一杯生日酒。”温诗好笑得温婉,“锦禹很喜欢你的,如果你能来,他一定会很开心。”

        姜九笙片刻思量后:“有请帖吗?”

        “当然。”

        “那到时见。”

        话刚落,宇文冲锋喊她。

        “笙笙。”

        姜九笙回头应了一声,对温诗好道了一声‘失陪’,转身朝宇文冲锋走去。

        她裙摆长,宇文冲锋放慢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温诗好:“你们很熟?”

        “不熟。”

        他转头看向她,化了很漂亮的舞台妆,粉黛娥眉十分好看,只看了一眼,他移开了眼,语气漫不经意:“那还聊什么?”

        姜九笙轻描淡写般:“聊她弟弟。”

        聊那个跟她同姓同名的‘姜九笙’。

        他突然止步,转头望向她,不等他再询问,她先一步上前,催促:“快开始了,进去吧。”

        宇文冲锋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温家的事,她可能知道了什么,她素来聪慧不是吗?

        走廊拐角,温诗好还顿足在原地,手包里的手机振动,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接起电话:“喂。”

        那头是个男声:“温小姐,查到了。”

        温诗好凝了凝目光:“谁?”

        微顿,男人回道:“秦家六少,时瑾。”

        温诗好眼底笑意浮起,果然是他,当年把姜九笙藏起来的人。

        八点十分,慈善晚会准时开始。

        姜九笙刚入座,对面桌的谈墨宝就冲她直挥手,开心得眼睛都眯成了弯弯的一条缝。姜九笙笑了笑,举了杯子,虚碰了碰,与她打招呼。

        “你跟那个私生饭已经那么熟了?”谢荡把干净的餐具递给姜九笙。

        她接过去:“墨宝不是私生饭。”

        她比私生饭可怕多了!

        谢荡懒得编排人,见姜九笙的勺子已经伸向一道甜点了,忙说:“你别吃那个,里面放了菠萝。”然后把她沾到了奶油的勺子接过去,再把自己面前切好的牛肉放她面前,催促,“快吃,马上要开始拍卖了。”

        姜九笙欣然一笑:“谢谢师弟。”

        谢荡不乐意了:“别叫师弟。”太不威风凛凛了,他喜欢别人叫他大师,或者荡哥,显得有气概,省得老说他是公主。

        她立马改口:“荡荡。”

        “……”

        好娘气!

        还是退而求其次吧:“你还是叫师弟吧。”把自己酒杯里的酒倒了少许到姜九笙的空杯里,说,“你尝尝。”

        姜九笙抿了一口。

        谢荡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我调的。”

        表情很明显——夸我吧,用力夸。

        姜九笙就事论事:“甜度比较低,再放点朗姆酒会更好。”

        论起调酒,姜九笙确实得天独厚。

        谢荡便听她的,加了少许朗姆酒,用干净的筷子搅拌了两下,蘸了点先尝了尝,再倒出来了点给姜九笙:“你再尝尝。”

        隔着两桌的距离,右边,是受邀的企业家与名门。

        宇文冲锋与徐蓁蓁一桌,他有些心不在焉,目光落在远处,徐蓁蓁顺着他视线看过去。

        他在看姜九笙与谢荡。

        徐蓁蓁也看了会儿,随口说道:“姜九笙不是有男朋友吗?怎么还和谢荡那么亲近?”

        宇文冲锋收回目光,转头:“你坐这?”

        “……”

        她都坐了有十分钟了,才发现。

        徐蓁蓁有些羞窘,拨了拨耳边的发:“我跟人换了座位。”

        宇文冲锋挑了挑眉:“原来座位可以换啊。”他起身,慢条斯理地拉开椅子,“明瑶,你坐我这边来。”

        徐蓁蓁表情瞬间五颜六色了。

        被老板点名的明瑶也是几何脸懵逼,懵里懵懂地和权贵们同桌了。再看那边,老板直接霸占了她的座位,二话不说端起谢荡的酒杯,尝了尝后,递还给谢荡。

        “再加点雪碧。”

        谢荡不信,加了点雪碧,自个儿对着杯口尝了尝,又倒出来些到姜九笙的杯子里让她品鉴。

        姜九笙抿了一口:“嗯,现在刚刚好。”

        徐蓁蓁俏脸一阵青一阵紫,表情好不精彩。

        有什么好奇怪的,明瑶瞥了徐蓁蓁一眼:“他们三个是同喝一杯酒的关系。”心思不要那么肮脏好不好!

        那三个人,有一种很奇怪的默契,是酒友,又像挚友,经常一起喝酒,可从来不会一起醉,总会有一个清醒的,负责把另外两个送回家。起先,媒体还会捕风捉影,到后来就司空见惯了。

        有些感情,就是无关男女,无关风月,一样镌骨铭心。

        八点半,慈善拍卖开始之前,企业家与艺人同台留影,这种时候,难免少不了争奇斗艳。

        抢吧,c位就那么一个,尽管抢!她只要能站姜九笙边儿边儿上就行了,谈墨宝提着裙摆,刚踩上阶梯。

        “你怎么进来的?”

        谈墨宝扭头。

        靠,冤家路窄啊,可不就是她的企业家姐姐。

        谈墨宝嫣然一笑,打了个响舌:“放心,我凭实力,不拼爹。”好歹她也是粉丝快千万的网红小姐姐好吗,是很有社会地位的!

        谈莞兮目光直接掠过她,看向姜九笙:“姜小姐。”

        姜九笙颔首不语。

        这时,走在前面的女艺人突然高分贝地尖叫了一声。

        谈墨宝立马抬头,定睛一看,34E……

        她震惊了许久,反应过来时,前头那不慎走光的女艺人已经抱着胸蹲下了,花容失色,整个人慌张无措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不知是谁的惊呼声,顿时所有的镜头都聚焦过去,疯狂地抓拍。

        这就过分了啊。

        谈墨宝抬脚,刚要上前帮衬一把,见谈莞兮的目光突然缓缓移向对面。

        一个似是而非的眼神,足够了,摇滚巨星姜九笙红毯踩落女艺人的裙子,明天的头条有了。

        登时,镜头拉近,特写全是站在阶梯上的姜九笙。

        千言万语,谈墨宝只想说一个字,艹!

        谈墨宝压下火气,看姜九笙,却见她始终波澜不惊,她今夜穿了一件曳地纱裙,浅V领,裙摆微蓬,是渐变的纯黑色。

        很保守的设计,可偏偏让她穿出了一股子冷艳与英气。

        镜头下,她不慌不乱地蹲下,从膝盖处提起自己的裙摆,嘶啦一声,利索地扯下一截,转身,披在了那位曝光的女艺人肩上,抬起眼,对着镜头说了一句:“不要再拍了。”

        分明无波无澜的一句话,却冷了台上台下的气氛。

        这才有工作人员上来,护着那位女艺人下了舞台。慈善晚会还在继续,那位女艺人被送去了休息室,一下台,就崩溃了,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经纪人闻讯赶来,也头疼得不行:“你现在哭有什么用,晚会是直播,那些走光的照片已经在网上传得到处都是了。”

        那位女艺人叫程凌素,是华纳的演员,哭成了小泪人,妆都花了,抽噎着问经纪人:“那怎么办?”

        经纪人捏了捏眉心,头痛不已:“到底是谁踩了你的裙子?是不是姜九笙?”

        程凌素茫然地摇头:“我也不知道。”当时走在她后面的有好几个人,她也不确定到底是谁踩的。

        经纪人静下来思考了一下对策,不敢大意:“我去问问看摄像组有没有拍到,在这之前,你不要发声。”

        晚会现场,慈善募捐还在继续,一位名导演正在拍卖他的亲笔画,所有镜头都聚焦在台上。

        宇文冲锋回了席间,谢荡侧头靠过去:“拍到了吗?”

        他摇头:“是盲区。”

        那个女艺人的裙摆很长,拖在了衔接舞台的阶梯上,因为上台留影的艺人很多,阶梯上站了很多人,没有近景镜头,远镜头又被挡住,未能抓拍到地上。

        谢荡有点窝火,怎么总有妖魔鬼怪来缠他老谢家的人,这让他很不爽:“那个穿青色裙子是谁?”

        就是她,抬眼瞧了姜九笙一眼,偏偏在那个时候,矛头指向太特么刻意了!

        宇文斜睨了一眼:“江都谈家的大小姐。”

        “谈家?”谢荡表情躁了,“有心脏病那个?”

        “嗯。”

        靠!有心脏病还不消停!

        谢荡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一头羊毛小卷被他扯乱糟糟的:“真点背,还不能揍她。”

        宇文懒洋洋地应了声,往椅背上一靠,踢了踢谢荡的椅子:“坐过去点。”

        谢荡没好气:“干嘛?”

        “记者会乱写。”

        也不怪记者脑补,实在是网友们太腐,腐眼看人基,硬生生把宇文和谢荡强行凑了CP,他俩只要一同框,男男大旗就高举起来了。

        谢荡嘴角隐隐抽了抽,一脚踹了宇文冲锋的椅子:“老子是直男。”

        “哦,是吗?”宇文冲锋好整以暇地端着眼瞧他,“看着不像。”

        谢荡:“……”

        哔了狗了,他怎么就和这种人成了酒友,看来得挑个时间摔杯断义。

        台上,第八件拍品,是姜九笙的吉他,一把纯手工的高定木吉他,叫价已经到了八十万了。

        谢荡懒懒地扫了一眼拍卖区,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一群不识货的家伙。”把宇文冲锋没动的那杯酒倒进自己杯子里,喝了一口,说,“笙笙那把琴是MATION99高定,全球就那一把,最少值七位数。”

        那把琴,跟了她三年了,谢荡试过音,绝对不是凡品。

        宇文冲锋没搭话,不紧不慢地举了牌子。

        台上的主持人立马报出:“天宇传媒的宇文先生,出到了两百万。”不少目光朝台下看去,静观了片刻,主持人又问道,“还有没有谁出价更高?”

        姜九笙可是天宇的亲闺女,有眼色的,又怎会跟宇文冲锋抢,一时无人举牌,主持人正要落槌。

        前排忽然有人举了牌子,台下灯光打得很暗,看不清什么模样,位置在企业家席位的最中间,镜头给了举牌的手一个特写。

        白皙如玉,骨节修长,指甲修剪得整齐干净,真是漂亮的不像话。

        举的是红色的牌子,直接提价,主持人都激动了:“有人出到五百万了!”牌子遮了半张脸,主持人凝神静气看了许久,“这位是,”

        那个位子,是留给秦氏的,可具体来了哪一位,还尚不明确,便是这时,立马有导播上台,对主持人耳语了几句。

        主持人说了一声抱歉,深深一鞠躬,道:“是秦氏集团的时先生。”

        哦,时瑾来了。

        宇文冲锋放下了牌子,不竞拍了。

        时瑾那个人,胜负欲与占有欲,强得变态。

        一把吉他,叫价到了五百万,是今晚所有拍品里竞价最高的一件,而且,那位秦氏的时先生,一看便是势在必得,旁的人便也纷纷罢了手。

        主持人落槌,竞拍成功。

        “感谢时先生对我们本次慈善活动的大力支持,谢谢时先生。”主持人面带微笑,高声控场,“也再一次把掌声送给姜九笙小姐,谢谢你的慷慨捐赠。”

        掌声响了许久才歇。

        姜九笙弯腰致谢,转身,缓缓走下舞台,没有曳地的裙摆,撕去了半截的黑色礼裙参差不整,破落而不规整。

        分明应该狼狈的,只是姜九笙脸上不见半分窘迫,落落大方,笑与不笑,都恰如其分,可以帅气,也迷人。

        聚光灯重新落回舞台,她周遭的灯光暗了,抬起头,笑着问:“怎么才来?”

        对面,走道的尽头,时瑾站在那里,背着光,昏昏沉沉的暗色里,他眸光清亮,像藏了星辰大海,深邃又深远。

        “路上堵车了。”他走向她,黑暗里,牵住了手,“笙笙,衣服怎么了?”

        “撕破了。”姜九笙一句带过,没有多做解释。

        时瑾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陪我在这边坐。”

        姜九笙说好,跟着时瑾一起入席。

        赞助商与企业家的席位,媒体的镜头不至于太过放肆,多少会收敛着,不会太多曝光。

        九点半,慈善晚会还没有结束,直播时长已经过半,满屏弹幕就没消停过,微博早就炸了。

        与BERRYTOR明星慈善晚会相关的话题受到全网热议,【程凌素走光】、【姜九笙程凌素】、【姜九笙五百万拍卖】等实时话题的热度一路飙升。

        风向不一,有捧有踩,也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大螃蟹的蟹黄:“姜九笙怎么还不道歉,踩了人家裙子,还若无其事地拍卖,也没谁了。”

        一见到你就嗝屁回复大螃蟹的蟹黄:“兄dei,你亲眼看到姜九笙踩人家裙子了?你在现场?别以为给你一个键盘,你特么的就能伸张正义了。”

        笙爷的粉色小内裤:“我笙爷撕裙子那个动作帅哭我了,不接受反驳!”

        吃了辣条菊花很痛:“踩了人家裙子还装模作样,演技这么好,怎么不去演戏。”

        专业黑粉五百年回复吃了辣条菊花很痛:“嘿,巧了,我笙爷以后不仅要演戏,还要捧个小金人回来,气死你们这些键盘侠!”

        偶滴个妈呀:“娘的,看个明星慈善晚会,怎么这么多喷子,能不能闭嘴!谁TM看见姜九笙踩人裙子了!”

        白小姐只在白天做梦:“谁再黑姜九笙,当心被诅咒,江北分区灵异总部时刻关注着你!”

        不瘦十斤不改名:“心疼国际钟三秒钟,好不容易把B罩杯挤成了C罩杯,并成功抢占C位,偏偏半路杀出来姜九笙这个热搜体质,头条就这么泡汤了。”

        攒钱买下谈墨宝:“为什么我家墨宝宝镜头那么少,欺负我们网红圈没人吗?导演,我要跟你谈谈,保证不带刀!”

        二十五岁之前务必过六级:“哈哈哈,就我一个人看到了梅雪的内衣吗?粉色的!”

        我爱豆有男朋友了:“看见谢荡坐在了宇文身边,我露出了姨妈笑。”

        哈哈我裤子又瘦了:“难道只有我的关注点在那把吉他上吗?”

        懒懒地做个包租婆回复哈哈我裤子又瘦了:“还有我!拍下那把吉他的五百万大佬,是秦氏的高管,巧了去了,姓时!”

        当然是我最好看:“我好像发现了医生小哥哥的秘密。”

        光头强的花裤衩:“屠狗现场,看图说话。”

        一张视频截图,背景昏黑的角落里,一男一女,相视浅笑,那么远的镜头,甚至模糊得看不清,可依旧赏心悦目,不是姜九笙和她医生男朋友,又是哪个?

        九点五十,市警局。

        蒋凯挂了电话,报告:“队长,接到报案。”

        ------题外话------

        之前写到笙笙在秦家说过不满二十四小时不能报案的事,纠正一下,如果是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比如未成年人或精神病人,随时可以报案寻找。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