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45:杀害笙笙父母的凶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吧,这理由直截了当,是她的风格。

    莫冰明白了,便说了她自己的打算:“你起点高,而且粉丝基础好,我会考虑电影,电视剧就算了,国产良心剧几年也等不到一部。”

    姜九笙继续揉眉心:“你决定就好。”

    莫冰收了话题,打量她:“你好像状态不太好。”

    她不可否认:“可能需要你帮我约常医生了。”

    姜九笙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心理咨询了,和时瑾在一起之后,基本没有再碰过安眠药,甚至连烟都差不多戒了。

    莫冰看了看她眼下的青黛,估计几夜没怎么睡好了:“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姜九笙沉吟了顷刻,先问她:“等会儿有时间?”

    有话要说,看来问题还不小。

    “有。”莫冰坐到沙发的另一端,抬起腿,做好了洗耳恭听的准备。

    姜九笙从茶几下拿了一包烟,点了一根,狠狠吸了一口:“我和时瑾八年前就认识。”

    天宇传媒大楼的十八层,是宇文冲锋的办公室。

    秘书胡明宇推门进来。

    “锋少,”他语气略急,“那个案子查到眉目了。”

    宇文冲锋停了笔,抬头:“说。”

    “当年温家的案子是被人压下来的,所以之前查不到,我确认过了,不是温家。”胡明宇递上整理后的资料,才继续说,“已经找到这个案子的一审律师,温家那件命案中的两个死者,就是姜小姐的亲生父母。”

    这件事他已经查了三个月,本来只是要查姜九笙的身世,却抽丝剥茧越扯越大,不仅温家,连秦家也牵涉其中。

    宇文冲锋沉默了许久:“她当时在不在场?”

    这个她,自然是指姜九笙。

    “不确定。”胡明宇事无巨细地补充,“命案现场没有目击证人,两位遇害之后,姜小姐就被秦六少带走了,具体在温家发生了什么,还没有找到知情者。”

    至少确认了一件事,秦家六少那时候与姜九笙就相识了。

    “凶手呢?”

    “是一个盗窃犯。”胡明宇翻到资料的其中一页,“当时警方在他的包里找到了凶器,血迹完全吻合,而且在凶案现场也采到了脚印,警方检控了杀人罪,不过那个盗窃犯的律师却只主张入室盗窃罪,因为凶器上并没有任何人的指纹,疑点利益归于被告。”

    因为命案现场是温家,当时引起了很大轰动,只不过,事后消息便被封锁了,接触到这件案子的人,不是三缄其口,就是人间蒸发。

    宇文冲锋盯着资料上的犯人照片,是个很年轻的男人,他问:“法院的判决呢?”

    “一审判了杀人罪,而且很奇怪的是,那个盗窃犯开始并不认罪,案子疑点也有很多,可最后却没有上诉,直接判了无期徒刑,负责这个案件的律师说,如果坚持二审,是有翻案的机会的。”胡明宇歇了一口气,继续,“之后的事情就查不到了,不过姜小姐在秦家一定发生了什么,她失踪之后,秦六少断了秦明立的手指,离开了秦家,八年没有再回去过。”

    所有的证据联系起来,疑点确实很多,胡明宇觉得解开所有疑团的关键还是姜九笙,若是那个盗窃犯不是凶手,那么凶手就最有可能是……细思极恐!

    宇文冲锋眉头深锁了许久:“常茗那呢,查到了什么?”

    “姜小姐曾经患过抑郁症,而且极有可能做了记忆催眠。”

    事情跟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不用想也知道,牵扯有多广。

    宇文冲锋把资料从头到尾翻了一遍,合上,深思熟虑之后,说:“她若是问起来,你就说什么都没有查到。”

    估计,是顾虑姜九笙,常医生下了诊断,抑郁症的复发率很高,难怪,宇文冲锋这边瞒着,秦家六少那边也瞒着。

    胡明宇会意,出了办公室。

    宇文冲锋坐了片刻功夫,又翻开资料,看着姜九笙年少时的照片,出神了许久,拿出手机,拨了姜九笙的电话。

    “笙笙。”

    “嗯?”她嗓音有点哑。

    宇文冲锋没说话。

    等了许久,没等到他的声音,姜九笙问:“怎么了?”

    “忘了。”宇文冲锋从抽屉了拿出烟与打火机,抽出一根烟,夹在指间,漫不经心似的,“忘了要跟你说什么。”

    姜九笙倒没再问,顺着接过了他的话:“我倒有事说。”

    “什么?”他咬着烟,点燃了打火机。

    她语气平静,声音压着,像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我的父母多半都不在世了。”

    他点烟的动作一顿,火苗映进了眼里,光影跳跃,许久,打火机才熄了火,他问:“不查了?”

    “不。”她坚持,“我要知道死因。”

    时瑾不会告诉她的,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时瑾投鼠忌器,顾虑太多,只是,不管怎样,她都做不到不管不顾视若无睹。

    宇文冲锋沉默,将烟点着,抽了一口:“你在秦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想起了一些事情。”她一语带过,没有多言。

    他就也不再问,手里把玩着打火机,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烟灰缸:“我会帮你查,别把自己逼得太紧。”

    “嗯。”姜九笙突然问,“在抽烟?”

    宇文冲锋抖烟灰的动作停住,吐了一口烟圈,似笑非笑:“怎么知道的?”

    她说:“我抽烟的时候也喜欢敲烟灰缸。”

    他和她的习惯一样,喜欢摩擦轮的打火机,喜欢玻璃的灰缸,喜欢最伤肺的抽法与最浓烈的卷烟。

    自然一样,他都是学着她的,没有刻意,可也不知怎么就都记下了。

    她语气懒懒的,带着倦意:“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声音沙哑,一听就是刚抽过烟了。

    宇文冲锋好笑,没好气地驳她:“要管我,等你戒掉了先。”说完,正要挂电话。

    “宇文,”

    他又把手机放回耳边,嗯了一声。

    姜九笙低低说了句:“生日快乐。”

    她若不说,他大概想不起来这事儿了,眉头松开,他扔了两个字:“礼物。”

    姜九笙从善如流:“我有几个口味的戒烟糖不错。”

    宇文冲锋直接掐断了电话,把手里的烟按了,这才发现手机里有两条未读信息。

    一条是他的远在国外的妹妹宇文听发来的,五十九秒钟的语音,用很快的语速说了一堆祝词。还有一条是谢荡,就简单一句话:“晚上去你那。”

    粗暴任性,这家伙!

    宇文冲锋回了个‘滚’的表情包,回完,拨通了总裁办的电话:“帮我把晚上的行程取消。”

    约摸过了十分钟,姜九笙的助理小乔送了戒烟糖上来,还有一瓶酒,与一张卡片。

    卡片上只有三个字:“宇文收。”

    没有署名,端端正正的正楷,是姜九笙的字体,她的字一向好看,像从字帖上拓下来的范本,即便是签名,也没有丁点花哨,字迹横平竖直的。

    酒瓶上有刻字,简单的祝词与日期。

    是她自酿的红酒,每年他生日,她都会送他一瓶,度数很低,甘冽,照着他的口味调的,不过他从来没有动过,谢荡觊觎了几次,也没让他喝一口。

    宇文冲锋把卡片放进最底下的抽屉里,抬头:“你跟姜九笙多久了?”

    小乔拘谨地站在一旁,小声回答:“快一年了。”

    “江大法学系毕业?”他漫不经心的语调。

    她点头,说是。

    “高材生当艺人助理可惜了点,”宇文冲锋背靠转椅,抬了抬下颚,“想没想过调职?”

    小乔神色立马紧张了:“我很喜欢笙姐,不想调职。”回答完,她怯怯低头,十分低眉顺眼,一双圆圆的杏眼,炯炯有神。

    宇文冲锋端详了两眼,收回视线:“你可以出去了。”

    小乔应声说是,规规矩矩地出了办公室,带上了门。

    半开的窗户外吹进一缕风,卷着桌上的白色纸页随风翻动,簌簌轻响,风顿,停在了一页,白纸黑字,右上角贴了一张照片。

    入室盗窃杀人犯:陈杰。

    彩色的寸照里,男人生了一双杏眼,圆目有神,杏眼炯炯。

    元旦前后,姜九笙的通告很多,近来,她失眠得厉害,瘦了许多,时瑾便变着法子给她做各种大补的食物,只是,她胃口不太好,吃得少,倒是大半都进了姜博美的肚子,才不过四五天,姜博美胖了一圈了,剪了毛,就跟个球似的,团成一团就能滚了。

    早饭过后,莫冰让人送来了几件晚礼裙。

    姜九笙对着镜子比了比,抬头看镜中的时瑾:“哪一件好看?”

    他的建议是:“黑色。”

    是一件旗袍,长及脚踝,裙摆与衣领绣了青色的藤蔓,简单大方,她拿在手里,对着镜子反复比量。

    时瑾从后面抱住她,抬头,看镜中她的眼睛:“BERRYTOR慈善晚会?”

    她稍稍转头:“你怎么知道?”

    BERRYTOR明星慈善晚会的主创是一家时尚杂志,到今年,已经连续举办了七年,募捐善款无数,在圈内风评很好,受邀的艺人,遍及影视歌三栖,连续两年姜九笙都因档期问题,未能出席。

    今年,BERRYTOR的主编言夏,提前了两个月便把邀请函送到了莫冰手里。

    不过,姜九笙只告诉了时瑾会外出,并未说起过具体的行程。

    时瑾缓缓在她耳边说:“举办地点是秦氏旗下的会所,主办方给我送了邀请函。”

    姜九笙明白了。

    消息传得很快,秦家六少接手了秦氏酒店一事,在上流的圈子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赶着巴结的人自然不少。

    她把旗袍放下,转过身去:“那你去不去?”

    “下午安排了紧急手术,结束后,约了酒店的高管做工作交接,要晚点才能过去。”时瑾很遗憾,“抱歉,不能陪你走红毯。”

    “没关系。”姜九笙把手环在他腰上,“红毯前会有很多媒体,你不去也好,不想他们拍你。”

    不想媒体拍他,不想他的照片公众,即便没有觊觎之心,她也不太乐意网上陌生的男男女女对着时瑾的照片天马行空、揣测臆想。

    巴不得藏起来,看都不给看。

    她以前没发现,原来自己竟这般小气。

    时瑾轻笑,说知道了,说不让拍。她心满意足地抱着他的脖子,踮脚亲他。

    “笙笙,”时瑾扶着她的腰,低头,眼里藏有星辰大海,看着她时深邃专注,他说,他还没见过她穿旗袍的样子。

    自然是没见过,她素来怎么舒服怎么穿,又是唱摇滚,即便是上节目,也多是利索英气的风格,衣帽间里最多的便是卫衣牛仔裤。

    莫冰也说了,她可能是最不注重穿衣的艺人,不像别的艺人,绞尽脑汁博眼球,各种机场街头私服秀,哪像她,一件黑色卫衣,帽子一戴,就能从南走到北。

    “要现在看吗?”她问。

    时瑾点头,说:“要。”

    她拿了旗袍,要去浴室。

    他拉着她的手没松,眼里有墨色的光,像黑夜里的星辰,灼灼发光:“在这换。”

    她想了想,也不忸怩,张开手,要他给她换。

    倒是时瑾,木讷了动作,笨拙得不行,磕磕绊绊了一番才把她的衣服褪下,屋里没有开暖气,她有些冷,只是时瑾却出了汗,眼睛有些潮红。

    “笙笙,抬手。”声音沙哑,时瑾目光盯着她眼睛。

    姜九笙抬了手。

    未等到旗袍着身,时瑾的吻已经落下了,从锁骨,到胸前,吮了大片大片的痕迹出来。

    亲热时,时瑾很喜欢留下痕迹,一点也不温柔,他说忍不住,总会把她咬疼。

    姜九笙也由着他。

    “笙笙,”时瑾抬头,瞳孔嫣红,有些急,呼吸微乱,“解不开。”

    她笑了,抱着时瑾的脖子,小声在他耳边说,是前扣。

    时瑾似乎很诧异,盯着看了许久,才低头,埋在她胸前,用牙齿咬她内衣的前扣。

    “痒。”她笑着躲。

    时瑾搂住她,腰细得不像话,一只手便可以环住:“宝宝,哪里痒?”

    姜九笙:“……”

    她家时医生就是个勾人的妖精。

    时瑾低笑出声,也不逗她了,抬手解开了前扣。

    耳鬓厮磨,亲热了许久,将她吮得胸前都是红痕了,他才放开她,给她穿好贴身的衣服,最后是黑色的旗袍。

    她身材比例极好,腰又细,虽偏瘦,但刚刚好,旗袍显得腰身窈窕,黑色特别适合她,神秘又慵懒,野性却不失优雅。

    时瑾牵着她站在全身镜前,他看完:“笙笙,换一件吧。”

    “不好看吗?”姜九笙上上下下打量自己,她但觉得很合意。

    他摇头,说:“太好看了,不想你穿出去。”

    姜九笙笑,说好。

    莫冰也说过,她适合黑色,穿得出那股子凌厉又禁欲的劲儿,她倒不太在意,全听时瑾的便是。

    下午四点,一辆银色沃尔沃停在了秦氏大酒店的门口,立马便有泊车的保安上前开门,恭恭敬敬喊了一声六少。

    时瑾下车,穿一身黑色西装,手落腹部,颔首道谢。

    泊车的保安受宠若惊,这等贵气与气度,着实难能可贵,教养好得不像秦家人。

    门口酒店的肖副经理见人来了,立马领着一群高管们前去相迎,一个个恭恭敬敬地站在门两边,低头,齐喊:“六少。”

    时瑾只是微微点头,推门进了酒店大堂,目光掠过肖副经理,落在他后面随同的七八人身上,温和有礼地问道:“你们都有工作要汇报?”

    高管们:“?”

    没有啊,大家伙就是来列队欢迎的,老板上任,架势得给足嘛。

    只见新老板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抬头,语气平缓:“如果没有交接工作,你们可以下班。”

    高管们:“……”

    新来的老板,脾气看起来很好,怎么就是感觉不好搞呢。

    众位面面相觑后,一一退下了,就留下王肖副经理战战兢兢地站那里,特别拘谨仔细:“办公室已经准备好了,您要现在过去?”

    时瑾点头:“有劳。”

    不敢不敢。

    肖副经理抹了抹头上的汗,在前面领路,心里百般琢磨,他浸淫酒店行业几十年,形形色色的人见过不少,可这新来的老板,怎么就看不透,性子看着绅士有礼,偏偏就莫名其妙让人怵得慌。

    走着走着,时瑾突然顿足。

    肖副经理立马止步,回过头去,见新老板正盯着酒店大堂的LED液晶大屏,屏幕上在投放DINIR的珠宝广告。

    肖副经理赶紧上前介绍:“这是DINIR亚太区的代言人,珠宝新品上市后,DINIR与我们酒店签订了短期广告投放合约。”肖副经理面面俱到,补充,“还有三天就到期了。”

    秦氏酒店在全国一二线城市都有分部,酒店入住人群主要是中上流权贵,出入的大多是名门贵胄,是以,许多奢侈品的广告都会放在酒店里投放,毋庸置疑,广告费贵得咋舌,可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奢侈品牌趋之若鹜。

    DINIR便是其中之一,国外的高端品牌,要打入亚太区的市场,秦氏是最好的市场衔接途径。

    时瑾没有挪开眼,一直看着屏幕:“续约呢?”

    新老板似乎对这一块业务十分感兴趣,肖副经理立马知无不言:“DINIR有那个意向,不过似乎不太满意我们开出的条件,销售部还在跟进这个案子。”

    时瑾目光收回,突然问道:“你认识她吗?”

    肖副经理一懵:“姜九笙?”他有点摸不着头脑,试着回答,“好像是个摇滚歌手,在圈子里名气不小。”他平时不太关注这些,娱乐八卦什么的,更没有了解,只隐约记得与DINIR签合同的时候,秘书说过一嘴,没怎么注意,只有丁点印象,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玩什么摇滚。

    肖副经理正寻思琢磨着,他老板语气淡淡地说了一句:“她是我女朋友。”

    “……”

    轰的一声,五雷轰顶!

    肖副经理反应了足足半分钟有余,强烈的求生欲将他的理智拉回来,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我这就让销售部改合同。”

    时瑾点头:“麻烦了。”

    有礼有节,很有绅士风度,分明一点架子都没有的人,怎么就让人心惊胆战呢。

    肖副经理再度擦汗:“不麻烦不麻烦。”老板娘的广告,别说降低广告费,就是贴老本都得投。

    电子屏幕上的画面定格,是姜九笙的照片,她身后是漫天大雪,一双桃花眼里,有晶莹剔透的光。

    时瑾站在屏幕前,目不转睛。

    肖副经理想着要不要提醒一下老板还有正事要谈,却在这时,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

    “时医生。”

    时瑾缓缓回头,淡淡回应:“谈小姐。”

    肖副经理也跟着回头,略微惊讶了一下,这上前来打招呼的是谈家的小姐,十分了不得的一个女人,听她喊老板‘时医生’,想必是医院认识的,谈家小姐身体不好也不是什么秘密,新老板又是个外科医生,恐怕这两人是有私交,肖副经理静观其变,继续察言观色着。

    谈莞兮走近了,语气熟稔地问:“今天接任吗?”

    “嗯。”语气淡淡,时瑾眼里风平浪静。

    给足了礼貌,却疏离漠然。

    谈莞兮脸色稍稍牵强,还是笑着:“我们公司与你们酒店有长期合作,以后应该会经常碰面。”

    时瑾只是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话题,礼貌地说了一声:“失陪。”

    随后,他转身离开。

    肖副赶紧经理追上去,小心试探:“六少,您和谈总,”作为一名合格的经纪人,必须摸清老板的所有交际圈与喜恶偏好。

    时瑾言简意赅:“不熟。”

    肖副经理明白了,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谈家的那位千金还站在电子屏幕前,若怔若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