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37:脑残粉时瑾再上线

137:脑残粉时瑾再上线

        “谢荡,你别再发了!再发,别人就知道是你了!”

        谢荡没抬头,一双好看的、拉小提琴的手,正在键盘上猛敲:“我要现在不吭声,不是不打自招了?”

        好有道理的样子,宋静竟无言以对。

        谢荡抬头,给了个眼神:“再说,这不是我的马甲,是我家谢大师的。”他才不会取这么中二的名字。

        他还有理了。

        宋静被气笑了:“谢大师知道你盗用他马甲吗?”

        谢荡继续敲键盘,怼网友:“他肯定不知道,这样的点赞马甲他有十几个,总有几个记不住的。”

        “……”

        谢大师也是个奇才啊!宋静再一次无语凝噎。

        谢荡倒第一次觉得,他家老头的小号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了。

        什么‘谢荡最棒不接受反驳’、‘谢荡最牛不接受反驳’、‘谢荡最帅不接受反驳’、‘谢荡琴拉得最好不接受反驳’……诸如此类,谢大师有十几二十个吧,啥也不干,谢荡一发微博,这些小号就来点赞。

        谢荡突然瞥了宋静一眼:“你干坐着干什么?”

        她懵逼,不然呢?

        “我给你个小号,你去帮我骂。”

        “……”

        荡荡小公主果然刁蛮任性。

        然后,谢荡给了宋静一个马甲名【谢荡最可爱不接受反驳】的小号,给了助理小金一个马甲名【谢荡么么哒不接受反驳】的小号。

        再后来,除了宋静,以及助手小金,还有一个人加入了怼人行列,马甲代号‘笙爷的地下情人010’,战斗力简直爆表。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回复王精亮的太太:你蠢我不怪你,你蠢还跑出来自作聪明就是你的不对。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回复天涯刀客:粉转黑?哦,替我谢谢你全家了!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回复国产剧终结者:灵异你妹,灵异你大爷,灵异你家方圆八百里的三姑六婆二舅爷。

        诸如此类的回帖,数不胜数,一看就知道,是笙爷的终极脑残粉。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给【谢荡最棒不接受反驳】发了一条私信:“快来,这里居然有个骂杀人的,我们合力怼他到关博。”

        谢荡翘了两个字:“来了。”

        俗话说,有共同的敌人,就能成为朋友,谢荡与谈墨宝就暂时联手打怪了。

        比起谢荡这么任性护短行为,宇文冲锋就比较干脆利索了,直接发诉讼,诋毁姜九笙的微博大V,一人发一份。

        九里提交通岗亭。

        “霍队。”交警小许敲了敲玻璃窗,站在在外面传话说,“有人找。”

        小王一听,八卦了:“不是法拉利又来了吧?”

        霍一宁直接拿了警帽出去了。

        对面路口,停了一辆银色沃尔沃,时瑾站在车门旁。

        霍一宁走过去,语气揶揄:“稀客啊,时医生。”

        时瑾待人疏离,虽然见面不少,不过与霍一宁称不上熟识,无事不登三宝殿,时瑾怕是来‘搞事’的。

        果然——

        时瑾问:“霍队长想不想回刑侦队?”

        说得随意,就好像问你想不想要萝卜青菜一样。

        霍一宁好整以暇:“你能帮我?”

        时瑾不温不火:“能。”

        这一点,霍一宁一点都不怀疑,时瑾这个人的能耐有多大,他只会往上估计。不过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他饶有兴趣:“你有什么条件?”

        时瑾靠着车,目光清俊,分明没有半分凌厉,气势却浑然天成似的,他淡淡语气,说:“沧江渡口那个案子你来查。”

        “理由是什么?”他不喜欢不明不白,何况时瑾这个人,目的性极强,可不是会管闲事的人,定是有盘算。

        时瑾的回答很理所当然:“我女朋友是姜九笙。”

        “这我知道,”霍一宁挑眉,“我是问为什么找我合作?”姜九笙算是无故躺枪了,可时瑾凭什么觉得他能帮姜九笙摘掉嫌疑。

        时瑾的理由是:“我看了你们刑警队队员的资料,刑侦二队的黄海清智商没到三位数。”

        霍一宁:“……”

        好吧,他智商120。

        “另外,”时瑾不疾不徐,“我可以给你提供一条线索。”

        当天下午,霍一宁就复职了,局里以相关作案为由,将沧江渡口的案子合并给了刑侦一队,连同前两个杀人案一起调查。

        二队的黄队长把资料移交完毕,看了看霍一宁:“我听说了,是秦家人插手了。”他意味深长,“霍队,你可别与虎谋皮啊,小心过火了。”

        时瑾原来是秦家人。

        霍一宁自然知道时瑾不是什么好人,可就是很奇怪,觉得时瑾能以毒攻毒。

        “秦家人是不是虎我不知道,不过,”他笑,“你不是说我是狗吗?”

        黄海清:“……”这疯狗!

        三天后,沧江渡口杀人案破获,第一案发现场不是渡口,而是离渡口五百米远的江心公园,并且在案发现场发现了凶器和血迹。

        凶器是一块锥状的石头。

        凶手是秦氏娱乐的一位男艺人,且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为什么杀害死者?”霍一宁问。

        对面的男人,戴着手铐,模样有些阴柔,生得倒玉面郎君,是秦氏的艺人,名周传,是个二线的男演员。

        男人低着头,招认:“她逼我公开,我正在事业上升期,不能传出恋情。”

        “你用什么杀害了死者?”

        “石头。”男人说,“当时起了争执,太生气了,就随手捡了一块石头,对着她的头砸了十几下。”

        霍一宁又问:“行凶后为什么选择在沧江弃尸?”

        男人沉默了一下,还是和盘托出:“我在公园看见姜九笙去了渡口,最近两件杀人案都与她有关,而且网上都在传诅咒杀人,我就想伪装成灵异事件,再买点水军把风向引到她身上,我借此好脱身。”

        审讯很顺利,凶手全部供认了。

        出了审讯室,副队赵腾飞终于忍不住问:“霍队,你是怎么怀疑到凶手身上的?”

        当时发现第一案发现场之后,虽然有血迹和指纹,可茫茫人海,要短时间对比出来也是有难度的,可霍队直接就带人去拿嫌疑人了,还见了鬼了,抓回来后,一验DNA和指纹,还真是杀人凶手。

        霍一宁想了想,回答:“因为我智商上了三位数。”

        他摩挲着下巴:要不是他智商上了三位数,时瑾也不会告诉他,在沧江渡口偷拍姜九笙的人是谁。

        不是外科医生吗?这手腕与关系网是医生该有的吗?

        赵腾飞本来很懵逼,听完队长的回答更懵逼。

        下午,电视台有采访,为表彰刑侦一队霍一宁队长迅速破获渡口杀人案,央视新闻专门给霍队做了刑侦特辑。

        对此,霍一宁:“……”

        时瑾够了!

        想给女朋友正名也不用把他推到全国观众面前啊。

        采访时,央视记者也问道了赵腾飞问的那个问题:“霍队,你是怎么怀疑到凶手身上的?”

        “因为,”霍一宁一本正经地看着镜头,“我聪明。”

        电视机前的男观众:“现在的警察都这么狂拽酷炫?”

        电视机前的女观众:“现在的警察小哥哥都这么帅得飞起来?”

        景瑟在片场看完了整个刑侦特辑,关了手机,对经纪人说:“湘姐,你去给我做一面锦旗。”

        陈湘不知所云:“做锦旗干什么?”

        景瑟特来劲儿,很激昂地说:“表彰我们霍队的壮举。”

        这货,还真追着人家跑!

        陈湘有些恨铁不成钢,不过也拿她没办法:“锦旗上写什么?”

        景瑟待会儿有一场古装戏,梳着漂亮的发髻,她捋了捋面前两缕发,做了一番思考后,说:“感谢人民好警察,忠于职守新风尚。”

        陈湘:“……”

        景家那种百年书香世家,怎么教出来这么个二缺。

        这天黄昏。

        蒋凯刚才外面回警局,带了个话:“霍队,有人找。”

        霍一宁没抬头,继续看案子:“谁?”

        “不知道,在外面,开法拉利的。”蒋凯又补充了一句,“车牌号不得了,四个2。”

        霍一宁动作顿住,知道是谁了。

        他继续研究案子,不想搭理,看了一会儿,烦躁地扔了笔,起身出去。

        警局门口,正停着一辆法拉利,结结实实把整个门口都堵住了。

        霍一宁走上前,敲了敲车窗:“你把车停这里,是想进警局喝茶?”

        车窗摇下来,一张漂亮的小脸皱着,很懊恼的样子:“我也知道这里不能停车,可是我不小心开进去了,倒不出来。”

        “……”

        他怀疑这姑娘少了根筋,深吸一口气,不同她计较:“让开位子。”

        景瑟一听,立马爬去副驾驶,让霍一宁上了车,帮她倒车,动作很顺畅,没两下就倒好了。

        景瑟露出崇拜的眼神。

        霍一宁解了安全带:“驾照怎么考的?”倒车这么烂。

        她弱弱地说:“我科目二考了五次。”

        “……”

        他不闲扯,表情不冷不热:“找我什么事?”

        景瑟赶紧从后座把锦盒拿过来,递给霍一宁:“我来给你送锦旗。”她竖起大拇指,“霍队,你真棒!”

        他嘴角若有若无地抽了抽,打开锦旗,看完,一张硬朗的俊脸表情更精彩了。

        景瑟献宝似的在一旁说:“因为锦旗的底图是我的照片,这个地方颜色太深,字有点看不清,我给你念一遍。”她大声朗读,“感谢人民好警察,忠于职守新风尚。”

        “……”

        霍一宁活了三十年了,形形色色什么人没见过,就没遇到过让他这么无言以对的人:“你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头像做底图?”

        景瑟有点不好意思,羞涩地捂着脸:“那样你看锦旗的时候也能看到我的脸了。”

        霍一宁拿了锦旗,直接下车。

        法拉利的姑娘扒着车窗,大声叮嘱:“你一定要挂哦。”

        他背对着车,嘴角往上勾了勾。

        渡口杀人案水落石出,一部分理智尚存的网友纷纷留言说冤枉姜九笙了,说要负荆请罪,笙粉们一律采取不踩不赞不搭理的三不原则。还有一部分顽固无脑键盘侠,还揪着另外两件杀人案抹黑姜九笙,笙粉们怕过谁,操起键盘就是干。

        不过,管他网上风言风语,姜九笙依旧处变不惊,写写歌,录录歌,该发单曲发单曲,天宇传媒待她依旧是亲闺女,粉丝待她仍然是老公,黑子不服就吐血啊!就是这么不可撼动,气不过,吐血啊,吐三升!

        而且还有件怪事,那些diss姜九笙的热搜贴,全部见光死了,谁呀,这么牛,连微博热搜都能操控?

        看吧,灵异事件!黑姜九笙者,必倒霉!

        莫冰也问过姜九笙,是不是他家时医生干的?

        莫冰还不知道以前那些‘灵异事件’都是时瑾的手笔,姜九笙也没有过多解释,大方承认了:“时瑾花钱弄的。”

        莫冰:“……”那得花多少钱?!

        傍晚时,时瑾在厨房做饭,姜九笙窝在吊篮椅上,接了个电话,说了许久,博美趴在她脚边,摇啊摇,哼哼唧唧好不舒服。

        时瑾从厨房出来。

        姜博美眼明脚快,立马溜了,躲进狗窝,做一只安守本分的狗子。

        时瑾弯腰,看着吊篮椅里的人儿:“谁的电话?”

        “谢荡。”姜九笙往左边挪了一点,拉着时瑾坐下,“他请我去给他当助阵导师。”

        深冬的傍晚,气温严寒,因为姜九笙这两天喉咙太不舒服,并没有开暖气,时瑾拿了椅上的毯子给她盖好。

        “答应了?”他随口问着。

        “嗯。”她抱着时瑾的胳膊,懒懒地靠过去,说,“我跟他会合作一首歌,明天彩排。”

        他转头看她:“几点结束?”

        “四点。”

        他思索了很短时间:“我去接你。”

        姜九笙坐直了:“你还没下班。”

        因为前两件命案还没有抓到凶手,时瑾似乎特别紧张,这几天,根本不让她单独外出。

        时瑾坚持:“明天没有手术,早退也没关系。”

        姜九笙便也没有再驳他。

        “笙笙,你和天宇的合约还有多久?”他扶着她的腰,突然问起。

        姜九笙说:“我签了十年。”

        天宇签十年约的艺人很少,因着合约期限太长,天宇会在签约之际,开出一定的条件给签约艺人,相当于长远投资,长约这一块,公司管理考核很严格,姜九笙是唯一一位签了长约的歌手,而且是宇文冲锋直接签下来的,她问过他理由,他半真半假地说自己火眼金睛瞧准了她会火。

        时瑾眉头蹙了,抿着唇,许久才开口:“你是歌手,相比天宇传媒,滚石国际更适合你。”

        天宇的主要市场业务是影视,唱片只是衍生产业,与sj’s旗下的滚石国际不一样,后者刚好相反,乐坛才是他们的主市场。

        姜九笙听出来了,似乎时瑾想让她去sj’s旗下的滚石。

        她笑:“你和滚石的肖总很熟?”

        她在警局协助调查时,便是肖坤生委托了宋律师出面处理,毋庸置疑,那位肖先生是看了时瑾的面子。

        时瑾只说:“一般。”老板与员工,谈不上熟。

        姜九笙言归正传,口吻郑重:“宇文对我有知遇之恩。”

        “嗯,我明白了。”

        他不强求她,再不愿意,也要随她的意思。

        瞧他脸色绷着,她笑着凑过去,在他脸上啄吻。他很配合,把她抱过来,放在腿上,身体压低,靠近她,让她闹。

        “笙笙。”

        “嗯?”

        时瑾搂着她的腰,让她正对着自己坐在腿上,抬头,能看见她的眼睛,他忽然问:“你真喜欢演戏?”

        姜九笙搂着他的脖子:“为什么这么问?”

        “我听到了你和莫小姐的谈话。”

        她反应了半天,才想起来莫小姐是她经纪人,时瑾对女士的称呼,除了她,剩下的全是‘小姐’,莫小姐、宋小姐、谈小姐……

        真不知说他绅士好,还是刻板好。

        关于姜九笙以后的星路规划,莫冰给出了一个专业经纪人的建议——转型。

        一来,姜九笙有表演天分,有粉丝基础,而且有气质和颜值,进军影视很容易,二来,唱片市场低迷,现在的自媒体更新换代太快,不炒作不刷脸的歌手年代已经成为历史,尤其是乐队,要么成为不可复制的辉煌,要么急流勇退。

        莫冰的意思很明确,TheNine不解散,一到两年出一张专辑,开一轮演唱会,毕竟摇滚乐是TheNine的天下,这一块的市场稳定又巩固,另外的打算是成员各自发展,靳方林有做幕后的想法,厉冉冉玩心重,最近迷上了古典乐,莫冰都不反对,那夫妻两,心思都不在娱乐圈,不过姜九笙粉丝基础太好,莫冰对她另当别论,给的建议是词曲创作,或者进军影视,当然,她以经纪人的角度,更倾向后者。

        宇文大老板没什么立场,只说让摇钱树自己选,别亏了就好。

        当然,走哪条星路,决定权完全在姜九笙,就算是她明天隐退,也随她高兴。

        姜九笙没有过多思考:“我还是喜欢音乐,而且会坚持摇滚乐,我还有很多曲子没有写,还没写过爱情摇滚,还没去过国外开巡演,还没有让华语摇滚拿下格莱美音乐大奖。”

        她有她的野心,虽不疾不徐,但一步一步走得扎实。

        至于影视,

        “演戏谈不上喜欢不喜欢,觉得新鲜而已,不过,我不会轻易开始。”她笑了笑,长长的桃花眼微眯,慵懒又惬意,“若是开始了,我就势必要捧个小金人回来。”

        她这个人,胜负欲比较强,要么不做,一旦做了,就要拼尽全力,要爬到顶点,看一看最高处的光景。

        随性淡然,却有她的野性与攻击力,这便是她,他时瑾最喜欢的姜九笙。

        他看着她的眼睛,郑重其事:“我尊重你的任何决定。”

        她莞尔,明眸善睐。

        时瑾还说:“如果哪天你想要那个小金人了,告诉我。”

        她笑着开玩笑:“你要帮我买通评委吗?”

        “不需要。”他说得认真,“我只要买下最好的剧本,最好的制作团队,然后等你登顶。”

        姜九笙好笑:“你就这么相信我?”

        时瑾点头,一本正经:“笙笙,我是你的脑残粉。”

        她忍俊不住。

        “而且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他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若是你真想要,我也不反对用钱买通评委。”

        只要她想要,抢都要给她。

        姜九笙哭笑不得,觉着莫冰说得极对,时瑾的君子气度真是折她手里了,竟也会行贿赂之举。

        她兴致勃勃,问他:“时瑾,你是在做投资吗?”

        他温声回道:“开了个小公司。”

        “什么行业?”

        时瑾想了想:“卖电器的。”

        姜九笙心下有了打算,她家时医生赚钱不容易,若让他投资了,只能赚不能亏。

        sj’s全体高管:“……”

        电子业的龙头老大,怎么就被老板形容得好像电器小贩?

        次日,下午四点,彩排结束。

        姜九笙没有逗留,在电视台门口等时瑾。

        谢荡从里面出来,插着兜,步子懒懒地:“节目组聚餐,去不去?”

        她摇头:“时瑾快到了。”

        夫管严!没出息!

        谢荡没说什么,抱着手懒洋洋地靠着旋转门。

        姜九笙好笑:“怎么不走?”

        “等宋静来接我,”他摸摸自个儿的帅脸,“太阳这么大,会晒黑我的脸。”

        娇气的哟。

        不到三分钟,宋静就撑了把伞过来了,扯着嗓门喊:“你个祖宗,才几步路,非要我用伞来接你,嫌我太闲是不是?”

        谢荡一副本殿下不跟你计较的表情,就靠着门口,伞不来,他就不挪一步。

        宋静肝火旺了几把了,一边爬台阶一边数落谢荡那个祖宗:“我两个儿子都没你会折腾,成天就知道——”

        话还没说完。

        宋静突然变脸:“谢荡笙笙,小心上面!”

        ------题外话------

        不是正版别冒泡,你好我好大家好!

        月票继续走!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3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