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35:真相只有一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把两起案子合并调查。”

    “知道了。”

    宇文冲锋早做完了笔录,在警局门口等姜九笙,见她出来,立马走过去。

    “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姜九笙说没有。

    跟在后面的小张警员:“……”把他们人民公仆当成什么了!他们都是很文明很友好的宝宝好吗?递了文件和笔过去,“签了字就可以走了。”

    姜九笙签好字,和宇文冲锋一起出了警局。

    他的车停在门口,走在前面,说了句:“我送你。”

    “莫冰已经到了。”

    宇文冲锋没听到一样,重复:“我送你。”

    少见的固执。

    姜九笙只好点头,没再说什么。

    上了车,宇文把单向透视的车窗摇下来,拿了一瓶水,拧开递给姜九笙:“别多想,你把你看到的都说了,就已经尽到了你的公民义务,其他事情就和你没有关系了。”

    她接过水:“我在想那个男人手臂上的纹身是什么样子的。”沉吟片刻,“我好像看到了,不过车撞向我的时候,又忘了。”

    人在过度惊慌的时候,大脑会做出应激反应,选择遗忘就是一种。

    “别想了,破案是警察的事。”宇文冲锋语气少见的严肃与郑重,“我会让莫冰把你的通告都推了,在案子查明之前,能不出门你就尽量不要出门,如果一定要外出的话,把我的秘书带上。”

    宇文冲锋的秘书是柔道全国亚军,很能打。

    姜九笙失笑:“还不至于。”

    宇文冲锋很坚持:“凶手在行凶之后,打了方向盘撞向你,就说明他认定你看到了什么。”

    那么杀人之后,就会是灭口。

    姜九笙想了想,点头同意:“放心,我会小心。”

    放心?

    一点都不放心,担心得都快疯了!

    宇文冲锋移开目光,看着车窗外:“时医生呢?”

    姜九笙扣上安全带,说:“在出差。”

    他有点恼火:“你还不告诉他?”

    她理所当然:“他过两天就回来了,不想他分心。”而且,至少目前看来,没有什么可疑,她不想草木皆兵,让时瑾跟着担惊受怕。

    宇文冲锋冷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认识她四年,早摸透了她的性子,报喜不报忧,好的恨不得全部掏出来给人,不好的,咬着牙自己吞。

    莫冰是半路上的车,买了块豆腐,递给姜九笙:“吃一点吧,最近太流年不利。”

    姜九笙吃了一半,留了一半给宇文冲锋。

    市警局。

    因为几天之内发生了两起命案,局里的同事都忙得不可开交,饭都没时间吃,围在一起,一边吃盒饭一边讨论案情。

    一队的副队长赵腾飞出外勤回局里,就看见自家队长挨着桌边儿坐着,一条修长有力的大长腿踩在椅子上,嘴里叼了根牙签,一手撑在桌上,一手落在笔记本键盘上,正看资料呢。

    “队长。”

    霍一宁抬了个眼:“嗯?”

    赵腾飞表情为难,苦口婆心:“案子交给我就行,您先回去吧。”

    “没事,我再看看资料。”霍一宁继续盯着电脑,视频是停车场的监控,姜九笙所说都属实,黑色路虎,没有车牌,凶手的脸基本看不清,没有什么可用证据。

    被忽视了的赵副队好心累,不得不提醒一下某只还在降职处理的队长了:“局长说了,你要再不回九里提站岗,以后都不让你归队了,就留你在九里提当一辈子交警,想也别想回刑侦队了。”

    “……”

    霍一宁一脚踢翻了椅子,关上电脑:“有任何发现,立马联系我。”

    队长这是身在交通队心在刑侦队啊。

    赵腾飞立正站好:“是!”

    这该死的条件反射!

    按理说,队长被降了职,已经不是他们头了,可偏偏骨子里跟磕了药似的,深入骨髓地服从,这也是让人很无奈的。

    半个小时后,霍一宁回了九里提。

    小侯同志立马跟见了救星似的:“霍队,你可算来了。”

    霍一宁把戴歪的警帽拨正了:“怎么了?”

    小侯是新上岗的交警,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女司机这么难搞,他心好累:“有个开法拉利的,在我们岗亭周围绕来绕去,我都给她开了七张罚单了,她就是不走。”

    霍一宁挑眉看去:“找茬的?”

    小侯摇头:“不,她说找你的。”

    “……”

    这个月第……不知道第多少次了,女司机老来找霍队!小侯无奈:“霍队,法拉利就交给你处理了。”

    霍一宁抱着手,慢悠悠走过去,吐了两个字:“找罚。”

    小侯一听,追上去,说:“队长,人家不是找罚,是开法拉利来泡你。”

    霍一宁回头就是一脚:“滚。”

    小侯抱着屁股乱蹿。

    交通岗亭后面,红色法拉利还停着,一看那停车角度,就知道是个技术不过关的女司机,霍一宁瞧了一眼车牌。

    四个2。

    又是她。

    他走过去,敲了敲车窗:“这里不能停车。”

    车窗摇下来,果然是那张漂亮得过分的脸,穿着红色外套,特别明艳,眼眸抬起来,眉宇清尘脱俗。

    一开口——

    有点中二蠢:“我知道啊。”她笑眯眯地,“霍队长,这两天你怎么没来站岗啊?”

    霍一宁不跟她闲扯,公事公办的口吻:“把车移走。”

    她有点失望:“哦。”

    然后,她就把车往前开了两米,又停下,脑袋从车窗里探出来:“霍队长,你饿吗?我有蛋糕。”

    霍一宁磨了磨牙,上前:“这里也不能停车。”

    景瑟一脸乖萌:“我知道啊,那你能一次多开几张罚单吗?就当我挪过去又挪回来了。”然后就可以不用动了。

    这是什么脑回路!

    霍一宁嘴角狠狠一抽:“……”他吸了一口气,忍住想要把她提溜出来的冲动,“再不开走,扣你分。”

    她好遗憾:“那好吧。”把纸盒装着的小蛋糕从车窗里递出来,非常诚恳的语气,“蛋糕你收下,我走了。”

    霍一宁没接。

    景瑟一脸认真,眼睛亮晶晶的:“哦,那我再等等,等你收了我再走。”

    “……”

    明明又傻又蠢,偏偏狡猾又无赖!

    霍一宁舔了舔后槽牙,收了。

    蛋糕送出去了,景瑟很开心,就跟打游戏单杀了对手一百遍那样兴奋,一时高兴就得意忘形了:“现在我们又见了,已经熟了,电话号码可以给我吗?”

    霍一宁开了一沓罚单,扔进了车窗了。

    景瑟:“……”好失望啊,还是没要到电话,没事,再接再厉,她挥挥手,“再见,我下次再来。”

    然后,她开着她车牌四个2的法拉利,龟速行驶。

    霍一宁看着车尾,抿嘴笑了笑,提着蛋糕回了岗亭,他把蛋糕扔在桌上,坐下,懒懒地伸了长腿。

    一旁的小林滑着椅子过去,问:“队长,哪来的蛋糕?”

    霍一宁没回话。

    小林直接上手,还没碰到蛋糕盒子,手就被抓住了。

    “我没吃午饭。”霍一宁说完,把蛋糕盒往自己那边一揽,收入囊中。

    小林很伤心,也好想吃蛋糕,但是打不过队长,没胆子抢。

    骗人!分明在队里吃了盒饭,警帽上的汤汁就是证据!此时,小王正站在岗亭外面,将一切尽收眼底,他摸着下巴,已经看穿了真相,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家队长要被‘法拉利’泡走了。

    当天下午,停车场凶杀案就被报道出来了,同时占据了社会和娱乐两大板块的头条,不仅因为死者是公众人物,而且行凶地点是天宇两位王牌经纪人举办婚礼的酒店,案发当日几乎半个演艺圈的艺人都在酒店内,关注度和话题量可想而知。

    尽管警方三缄其口,可网上仍然有不少路透照流出来。其中,就有姜九笙的照片。

    莫冰推了她的行程,直接给她放假,毕竟亲眼目睹了两起杀人案,再强大的心理,也需要缓缓。

    停车场杀人案的第三天,也是时瑾出差的第六天,姜九笙心情不似之前阴郁,因为时瑾快要回来了。

    午饭时间,时瑾的电话打过来。

    “笙笙。”

    因为经常通电,姜九笙知道他的行程安排:“结束了?”

    这几天,时瑾都特别忙,开展了一个医学项目,空闲时间很少,但一空下来,便会给她电话。

    “嗯,还有下午一场就能收尾。”时瑾说,“我订了晚上的票。”

    “怎么不等明天?”晚上舟车劳顿,基本睡不了觉。

    时瑾低声讲:“等不及,想见你。”

    姜九笙轻笑,没有再劝说:“几点能到?”

    “凌晨两点。”

    她想,还好没有通告,可以等到晚一点。

    “不要等我。”时瑾料准了似的,打断她的念头。

    当然要等。

    姜九笙岔开话题:“吃饭了吗?”

    “同事在点餐。”时瑾回问,“你呢?”

    “在吃。”她勺了一大勺榴莲千层,又咬着吸管嘬了一口饮料。

    时瑾接着就说:“笙笙,开视频。”

    姜九笙:“……”

    她一口柠檬红茶差点呛到。

    开了视频后的姜九笙异常安静,而且十分听话,时瑾让她把镜头转哪就转哪,一副争取宽大处理的态度。

    手机屏幕上,是时瑾的脸,因为镜头的滤镜与光照,他肤色尤其显白,很上镜,五官精致得像精修过的手绘,眉头一皱,多了些严肃:“笙笙,甜品不适合当主食,还有,”他目光落在餐桌上,“你不可以喝冷饮。”

    姜九笙用塑料叉子戳着面前的榴莲千层,笑盈盈地说:“冷饮是赠品。”不喝可惜了。

    时瑾哭笑不得:“等我一下。”

    镜头移开,看不到时瑾的脸了,姜九笙盯着手机等了一会儿。

    “笙笙。”

    她坐直:“嗯。”

    屏幕里时瑾的脸离她很近,经过听筒处理的声音很低,清亮好听:“我给你叫了外卖,十五分钟后到,我让保安室的人给你送上去。”隔了一下,又叮嘱她,“陌生人你不要开门。”

    姜九笙莞尔:“好。”

    这时,时瑾那边有男人的声音。

    “时医生,您忙完了吗?”

    时瑾转头望向那人,礼貌又温和:“你们先吃,不用等我。”

    男人又说了两句客套话,才回了包间。

    姜九笙这才发觉,时瑾身后的背景墙,像中式餐厅的装修风格,想来他是在饭桌上抽了空出来。

    她看了看时间,对时瑾说:“你先去吃饭。”

    时瑾靠着墙,眉眼含笑:“还不饿,我再看看你。”

    包厢内,围坐了两桌,普外的梁医生回了座位。

    肝胆外科的刘医生开着酒,问梁医生:“时医生呢?怎么还没过来?”

    “跟女朋友视频呢。”

    “又视频?”刘医生稍稍惊讶后,开着玩笑,“怎么一到饭点时医生就找女朋友。”

    梁医生住时医生隔壁,知道得不少,无伤大雅地爆了个料:“他女朋友好像有胃病,昨天还问消化内科的吴主任怎么养胃,估计视频是为了盯女朋友吃饭。”

    饭桌上男男女女都瞠目结舌,实在看不出来时医生那样可望不可即的清贵公子谈起恋爱来,居然这么惊心动魄。

    吴主任小酌了一杯,感叹:“时医生是男人中的范本啊,都学着点。”

    年轻的小张医生上前敬酒:“吴主任,您以为我是缺范本吗?”小张医生一脸无奈,“我缺的是女朋友啊。”

    “……”

    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是人才。

    和时瑾视频完,莫冰的电话打来了,姜九笙把冷饮扔了,接了电话。

    莫冰语气急切,上来就单刀直入地问:“笙笙,昨晚你在沧江?”

    “你怎么知道?”姜九笙诧异,她昨晚外出,并没有告知谁。

    莫冰大惊:“你还真去了?”

    极少见莫冰这样慌张急迫,姜九笙料想是出什么岔子了,问她:“怎么了?”

    莫冰定了定神,尽量保持冷静:“昨晚沧江发生命案了。”

    一个礼拜内,第三起命案了。

    真不巧,还全部跟她扯上了关系。姜九笙敛眸思忖了须臾:“哪个渡口?”

    “江东。”

    姜九笙眉头皱了皱,见了鬼了,怎么她去哪,哪就发生命案。

    “早上刚打捞起一具女尸,而且很不巧,又是秦氏的女艺人。”莫冰语气,“警方给出的死亡时间是晚上九点左右,这个时间点,刚好有人拍到你在江东渡口。”

    “然后呢?”

    “微博上流出了三桩命案的路透照,凶案现场全部都有你,就有人借此大做文章,把矛头指向了你,而且明显有黑子在带节奏,把你出道后的一些传闻挖出来,说什么灵异杀人之类的。”

    姜九笙出道三四年,但凡与她为敌的,下场全部都很惨,关于姜九笙与诅咒的传闻,在圈子里一直都有,只是,没有哪一次指向性这么明确,而且,连续三起全部是命案,就是从不迷信的莫冰,都觉得玄之又玄,何况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键盘党们,岂会放过这个话题。

    真是凭空砸下来一口锅,让人猝不及防,即便是莫冰,也一时没想到好的公关方案。

    姜九笙听完,沉吟了许久:“莫冰,你去查一下是谁在带话题。”

    “已经在查了。”她家艺人出乎意料的镇定,莫冰便问,“你是不是有头绪了?”

    姜九笙嗯了一声,不急不缓地说:“前两起案子会有路透照很正常,因为我就是目击证人,可昨晚不对。”她停顿了会儿,“死者九点左右遇害,那个点我是在渡口,但我并没有目睹有谁在那里作案。”

    “江东渡口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应该不是。”

    莫冰有点思路了。

    说明有人九点在别的地方杀了人,之后才把尸体挪到江东渡口,甚至拍下了姜九笙在江东渡口的照片,制造了她在案发现场的假象。如此看来,是有人借着前两个案子的噱头,故意把嫌疑往姜九笙身上引。

    有一个问题,莫冰想不通:“你昨晚为什么要去沧江?”还去哪个渡口不好,偏偏去江东渡口。

    姜九笙简单概括:“说来话长。”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慌不忙,莫冰追问:“那就长话短说。”

    她想了想,简明扼要:“帮人送赎金。”

    赎金?

    谁被绑架了?

    莫冰没时间刨根究底,直接切重点:“那就不是你一个人在场,就是说你有不在场的证明?”

    姜九笙沉默半晌:“莫冰,可能有点麻烦。”

    莫冰越听越一头雾水,不是送赎金吗?有绑匪还有人质,分明有证人啊,怎么就有麻烦,莫冰急问:“这话什么意思?”

    不等姜九笙回答,公寓的门铃响了。

    她对莫冰说了句稍等,没有挂电话,走去玄关,看了看可视门铃的屏幕图像,来访的是四个男人,姜九笙认得其中一个,是之前在警局给她做过笔录的一位警官。

    她开了门。

    为首的男人四十来岁,很高,身形健壮:“姜九笙小姐是吗?”

    “我是。”

    男人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证件,出示给姜九笙:“我是江北公安局刑侦二队的大队长黄海清,现在我们怀疑你与一起凶杀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警察局协助调查。”

    电话那头的莫冰:“……”

    事情越搞越大,完全杀了个措手不及。

    江北市公安局。

    因为沧江是刑侦二队的管辖范围,这个案子,直接交由队长黄海清负责,死者遇害到现在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已经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关注度,警局严阵以待,是一丝都不敢大意,连审讯过程黄海清都全程盯着。

    尤其,犯罪嫌疑人还是公众人物。

    黄海清尽量耐心和客气:“网上那张照片,我们的同事已经做了检测,不是合成,而且沧江附近的监控也拍到了,就是说昨晚九点,姜小姐你确实在渡口。”

    姜九笙点头。

    黄海清追问:“你去渡口做什么?”

    她沉默。

    已经问过四遍了,还是什么都问不出来。

    黄海清都快被磨疯了:“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你,如果你继续保持沉默,情况会对你很不利。”毕竟,她嫌疑最大,而且没有不在场的证据。

    偏偏,嫌疑人姜九笙从头到尾淡然自若,一点慌乱神色都没有。

    黄大队长是真没办法了。

    就在这时候,田警官推开了审讯室的门,看了看姜九笙,才说:“黄队,鼎拓律师事务所的宋律师来了。”

    黄海清立马警惕了:“他来干什么?”

    不怪黄队长防贼一样防着那位律师,主要是那位宋律师真特么是警局最怕的人物,只认钱不认理,什么官司都接,偏偏法律玩得贼溜,多少罪犯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下,被无罪释放了。

    田警官又把目光落在姜九笙身上:“他说他是姜九笙小姐的私人律师。”

    私人律师?

    姜九笙看向门口的中年男人,她确定她不认识这位宋律师,而且并没有委托过他。

    随宋律师进来的,还有一个人。

    姜九笙惊讶:“你怎么来了?”

    短发凤眸,笑起来眼角上翘,是苏倾,她堂而皇之地往审讯室一坐:“我来给你作证啊。”

    ------题外话------

    这一切,都是为了揭露当年的事……

    就剧透这么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