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33:耳鬓厮磨的日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艹,摸到一手血。

    她咆哮:“你想咬死我啊!”整个人都是懵的,除了虚张声势地大声喊,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徐青久募地抬头,看着苏倾,见到她唇上殷红的血珠,整个人都傻了:“我、我去给你买药。”

    他转身就跑去买药,不看路,慌慌张张踩到了一滩喷泉水,运动鞋全部湿了。

    苏倾捂着嘴:“你给我回来!”

    徐青久立马停了脚,跟条件反射似的,回头,也不敢看苏倾,盯着自己脚下。

    他那个样子哪里有半分平时的火爆乖张,整个一敌国俘虏,一点底气都没有,就差双手投降了。

    相比较徐青久的紧张无措,苏倾显得镇定许多,做了几个深呼吸,把口罩重新戴上,眼里没有一点笑意,直言正色:“我不知道你今晚是抽了什么风,不过,我精神正常,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我还要混娱乐圈,不搞基。”

    说完了,苏倾掉头就走,一刻也没有停留。

    徐青久站在原地,一脸失落,摸了摸自己的唇,很懊悔。

    回到徐家,已经快十二点了。

    徐青舶趴在二楼的阳台上,朝下面吹了一声口哨,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怎么样?表白了?”

    徐青久点头,表情没精打采。

    徐青舶挑眉:“没成?”

    他点头,往屋里走了。

    徐青舶抱着手,堵在楼梯口:“没道理啊。”

    不是他偏袒自家人,说句公道话,他这个弟弟脾气虽然毒了点,可脸是可以看的,又是偶像歌手,有车有房有存款,不至于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徐青舶问:“她不满意你哪里了?”

    徐青久有气无力地回:“他不搞基。”

    “!”

    搞基?!

    徐青舶三观受到狠狠一下暴击,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你喜欢的是男人?!”

    对方心不在焉:“嗯。”

    徐青舶想也不想,义正言辞:“绝对不行!”

    徐青久抬头,不冷不热地瞥了他一眼:“行不行得我喜欢的人说了算。”

    “……”

    完了,他弟弟被外面的小混蛋给掰弯了。

    半夜两点,苏倾还在辗转反侧,从一只羊数到了九百九十九只羊,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她烦躁地踢了一脚被子:“靠,我为毛要想他。”爬起来,把柜子里那个猪头手环扔进垃圾桶,然后重新躺下,蒙上被子,闭眼睡觉。

    五分钟后……

    她一个打挺坐起,狠狠抓了一把短发,下床去翻了垃圾桶。

    MMP!

    苏倾都觉得自己毛病!盯着那个猪头手环看了又看,又给放进了柜子里了,锁上,眼不见心不烦。

    她才刚躺下,电话来了,看了一眼来电,揉揉眉,接了。

    “倾倾。”

    她爸,苏万江。

    苏万江给她打电话通常都只有一件事——

    “给爸爸打两百万过来。”

    当她金库啊,苏倾冷笑:“上个礼拜我才刚给过你。”

    苏万江语气很急:“爸爸最近手气不太好,”他迫不及待地催促,“不过今晚转运了,一定能回本,你快给我打过来。”

    苏倾冷冰冰地回了两个字:“没有。”

    苏万江一听就急眼了:“你一个大明星,怎么会连两百万都没有。”

    苏倾反唇相讥:“那就要问问我的好爸爸你了。”

    她就是提款机,也扛不住苏万江无期限、无限额地一次次狮子大开口。

    她上辈子造了孽,摊上了这么个爹。

    苏万江已经在那边破口大骂了:“老子生你养你,你赚的钱给老子花也是天经地义,别跟我???锣拢?斓愦蚯??矗??敲魈熘?盎姑坏秸耍?捅鸸治医夷愕牡住!

    苏倾听不下去了,直接挂了电话,靠着床坐了一会儿,她拨了经纪人的电话:“抱歉何哥,这么晚还打扰你。”

    何相博一听就知道不对劲:“出什么事了?”

    “苏万江让我给他打钱。”她压着声音,很无力。

    何相博深吸了一口气,压下火气:“这次又要多少?”

    “两百万。”

    这个禽兽!

    TM的当女儿是提款机!

    这个月都第三次了,何相博都有点忍无可忍了:“苏倾,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苏倾那个赌鬼老爸,自私自利得很,完全把苏倾当做摇钱树,就是金山银山也不够他在赌场挥霍,而且,那人混,是个不定时炸弹,就怕他哪天会捅了苏倾老底。

    苏倾似有若无地叹了一声:“那能怎么办?”

    也是,苏万江那个混蛋,只要活一天,就会牵累苏倾一天,隔着血缘,又不能搞死他。

    时瑾照片曝光后,天北医院热闹了几天,不少粉丝慕名而来,纷纷挂了心外科的号,甚至有不少人在医院门口蹲守的,就为一睹芳容。

    奈何,别说挂上号,连时医生的影子都没见到一个,无功而返,一来二往后就安生了。

    这天,时瑾回来晚了一个两个小时,到家时,姜九笙窝在沙发里睡着了,博美趴在她脚边,也昏昏欲睡,一听门声,博美就惊醒了,立马站起来,靠边站了。

    时瑾脱了外套,蹲在沙发旁,轻声叫醒了姜九笙。

    她睁开眼,揉了揉眼睛,又把头埋进抱枕里。

    时瑾笑着把她捞出来,让她枕着自己的腿,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亲:“回房间睡?”

    她睡眼朦胧,微微眯着,刚醒,声音低低哑哑的:“几点了?”

    “七点半。”

    “不睡了。”她爬起来,理了理睡乱了的头发,“八点我有通告。”

    时瑾扶着她的腰稍稍转身,手绕到她身后,将她头上的皮筋拆下来,重新给她绑,动作不太熟练,但耐心极好,绑好了,又理了理她耳边的碎发,说:“我送你去。”

    姜九笙摇头:“莫冰会来接我。”

    时瑾嗯了一声,把她的手握在手里,轻轻摩挲着:“笙笙。”

    “嗯?”

    他说:“我明天在云城有学术交流会,两个小时后就要出发。”

    这么突然。

    姜九笙立马问:“要去几天?”

    “一个礼拜。”

    真的……好久。

    她抿了抿唇,起身:“我去给你收拾行李。”

    时瑾拉住她,从身后环住她的腰,下巴搁在她肩上,用唇轻轻地蹭她的脖子:“我自己收,你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她便站着不动,被时瑾蹭得有点痒,往后躲了躲:“交流会可以推掉吗?”

    他摇头:“主讲人是我。”

    “那就没办法了,”有点失落,不过她很骄傲,“谁让我家时医生医术无敌。”

    时瑾轻笑,在她脖子上吮了一口,落了一个痕迹才放开她,搂着她的腰让她转过身来:“我不在这几天要好好照顾自己。”

    姜九笙点头。

    时瑾不放心她,耐心地叮嘱:“要按时吃饭,你后背还没有完全好,不可以吃海鲜,辛辣与冰的也不行,你快来例假了,要忌口,你房间床头柜里我放了几家餐厅的名片,你可以叫那几家的外卖,别的店我怕不卫生。”

    “好。”她一一点头,全部应下了。

    “若是晚上睡不着,不准吃安眠药,多晚都给我打电话。”他知道她以前有吃安眠药的习惯,在一起之后他便再也不让她碰药了。

    姜九笙又点头,仰着头听他絮絮叨叨地叮嘱,眼里流光溢彩,有温柔的影子。

    时瑾想了想,又说:“喝酒只能少量,不可以醉,烟我放在阳台的柜子里了,一天只可以抽一根,回来我会检查。”

    姜九笙笑得眼角弯弯:“知道了。”

    “博美你要是嫌麻烦,就送去徐医生那里,我会付他看管费。”时瑾掠了一眼墙角的那只竖起了耳朵的狗,扔了一个眼神。

    姜博美:“……”

    一颗蠢蠢欲动的心,就这么偃旗息鼓了,然后,它听见她妈妈说:“不麻烦,留着和我作伴。”

    姜博美特别想仰天长啸,大笑三声,世界上第二开心的事就是可以和妈妈在一起,第一开心的事是不仅可以和妈妈在一起,时爸爸还打不到它。

    兴奋得要飞起来了!

    它控制住想要撒欢的洪荒之力,钻到狗窝里去乐呵了。

    事情都交代完,还有最重要一件,时瑾抱住她的腰,拉进怀里:“空下来了要给我打电话。”

    姜九笙点完头后,又问:“你在忙怎么办?”

    “没关系,接电话的时间我空得出来。”

    她说好,笑了笑:“不用挂念我,我生存能力很强的。”

    时瑾自然知道,只是,依旧担惊受怕,他不相信世界,不相信善意,也不相信吉人天相,所以,时时刻刻都胆战心惊,怕人伤害她,怕人来抢走她。

    “笙笙,我在你的枕头下放了一张名片,要是遇到了不好处理的急事你就打那个电话,吩咐他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哪怕是杀人放火。

    “好。”

    时瑾抱着她,没再说什么。

    姜九笙从他胸口抬起脑袋,突然问:“时医生,随行的有女医生吗?”

    他笑:“有。”

    她黛眉一蹙,犹豫了挺久,还是说了:“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尽量减少接触吗?”

    她不是不信她家时医生,她是太相信自己的眼光了,时瑾太好,很难让人不动心思。

    时瑾忍俊不禁,笑着,眼底清风霁月,掠影温柔,他说:“我有洁癖,不会让人碰,不过,笙笙,我喜欢你这样管着我。”

    姜九笙很满意这个答案,抱着时瑾的腰,在他心口蹭蹭。

    两人抱了一会儿,姜九笙的手机来了短信,她仰头看时瑾:“莫冰到了,我得出门了。”

    时瑾去给她拿外套,顺其自然地叮嘱:“天气冷,别穿太露的衣服。”

    天气冷是附带,后半句是重点。

    姜九笙答应:“好。”

    时瑾亲了亲她的唇:“我送你下楼。”

    八点,姜九笙到了录影棚,苏倾也在,化妆师在她脸上?意粒??兆叛郏?蘧?虿傻模?行┎辉谧刺?

    姜九笙坐过去:“没睡好?”

    苏倾按了按太阳穴:“最近有点失眠。”眼皮耷拉,她往座位的靠背上躺了躺,“我眯会儿,到我了再叫我。”

    这一眯也不知道眯了多久,她眼皮重得撑不开,昏昏欲睡,隐约听到了脚步声。

    她以为是姜九笙,没睁开眼,咕哝了句:“笙笙,有点冷,毯子给我。”

    然后,有人往她身上盖了毯子,动作很轻。

    苏倾掀了掀眼皮:“谢谢——”惺忪的眼睛一定,她看清了人,瞌睡一下子就吓醒了,猛地坐起来,“怎么是你啊。”

    还能是谁,来克她的小祖宗。

    徐青久还蹲在沙发旁,没有站起来,看她时仰着头,说:“我在隔壁摄影棚录节目。”

    不知道为什么,他化了很精致的舞台妆,苏倾还是看得出来他眉宇间的憔悴。她不露声色地把目光收回来,不看他,盯着身上的毛毯:“那你来这做什么?”

    他说:“看看你。”

    徐青久一向暴躁,苏倾没见过他这么乖顺的时候,声音都小了几个度。

    她捏了捏眉心,酝酿了很久的情绪,才抬头:“电视台人多眼杂,你离我远点,我不想跟你传绯闻。”

    她还要赚钱堵赌鬼老爸的嘴。

    任性这种东西,对她来说,还是奢侈了点。

    徐青久默了一会儿,起身:“那我走了。”

    苏倾抬头看了一眼,那背影,居然有点凄凉,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地烦躁,像有什么东西堵着心口,很不舒坦。

    JB电视台的室内综艺的录影棚都在台里,隔壁,就是徐青久录影的地方,他刚从苏倾的化妆间走出来,就看到等在外面的经纪人。

    一副看好戏的嘴脸:“让你别去,你非不听,自找没趣了吧。”

    徐青久没理他,插兜绕着他走过去。

    周良跟在后面,怕隔墙有耳,声音压得很小,放肆地调侃:“你要是真跟苏倾在一起了,肯定是受。”

    徐青久回了个头:“受怎么了?”

    嗬,还是个有脾气的小受。

    周良无情地嘲笑,弯了也就算了,还不是攻,笑他!大肆嘲笑他!

    徐青久抱着手,冷着一张俊脸:“笑够了?”

    瞧这要炸毛的样子!

    “你平时也挺横的,”嘴巴毒,而且脾气爆,周良就不明白了,“怎么在苏倾面前,就这么弱爆了。”

    徐青久顺嘴就说:“因为我喜欢他。”

    “……”

    周良赶紧看看四周,幸好没有人路过,憋着嗓门训他:“你是嫌事儿不够大是吧?”

    徐青久没说话。

    这样子,是来真的了。周良反对,一万个反对:“你俩都是偶像派,要是你那点心思被捅出来了,还混不混得了这个圈子我也不敢保证。演艺圈的同志也不少,你看有几个敢光明正大,更何况你和苏倾都还是流量艺人,风险更大。你是官二代,很多人卖你面子,不怕混不下去,就算真混不下去了,你家里也能给你搞个一官半职,没什么好顾及的,可你想过苏倾没有,他怎么办?”

    这一番话,虽然不好听,可句句都是现实,事实就是如此,让徐青久无言以对。

    周良语重心长,虽然不忍心,可到底得把话说明白:“而且苏倾现在正当红,是天宇力捧的艺人,他离登顶就只差一个奖杯,我听何相博说,天宇明年的计划就是让苏倾进修演技,然后转型电影圈。”

    苏倾要这时候传出同性的绯闻,那影视圈,估计要推一推了。

    徐青久低着头,一句都没反驳:“我知道了。”

    周良叹气,拍了拍他的背,为难小伙子了,第一次情窦初开就一波三折。

    不过——

    刚刚不是说知道了吗?所以,那厮这会儿在台上又是几个意思?

    当主持人问:“青久的理想型是什么样子,能给我描述一下吗?”

    徐青久正儿八经地回答:“比我矮一点点,短发,眼角有一颗痣,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有点坏,很漂亮,像个妖精。”

    你确定你不是在形容喜欢的人?

    周良:“……”

    早晚要出事!

    姜九笙和苏倾在等开录,百无聊赖,让工作人员接了隔壁录影棚的现场影像。

    “我怎么觉得徐青久说的是你?”姜九笙看着苏倾,短发,眼角有痣,笑起来眼睛弯弯。

    苏倾甩开头:“爱谁谁。”

    她脸上,有可疑的绯红。

    这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人埋头走进来,手里拿着手机,拉了一把椅子蹲上去,继续专注于手机屏幕,由始至终都没抬一下头。

    姜九笙与苏倾相视了一眼,都没说话。

    约摸过了几分钟,椅子上的人突然跳下来,激动地直跺脚:“他又含住我了,受不了了。”她抓了一把头发,手指飞速地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同时发出一声感慨,“有一种东皇大钟叫含住。”

    姜九笙这才看见女人的脸。

    是景瑟。

    一局游戏完了,她才抬头,刚好对上姜九笙的目光,她懵了有几秒钟,然后呆呆地问了句:“一起开黑吗?”

    姜九笙失笑,摇了摇头,说:“上次的事谢谢你。”

    景瑟摆手:“没事。”她蹲在椅子上,眼睛很大,像一棵蘑菇,表情很认真,就是有点懵态,问,“你也是明神的粉丝吗?”

    “不是。”姜九笙略微停顿了一下,补充,“他是我男朋友的弟弟。”

    嗷呜!

    景瑟两眼发光:“那你能帮我要个签名吗?”

    姜九笙应下了:“好。”她倒不是热心肠的人,只是想还了景瑟的人情。

    景瑟心满意足地笑了笑,说:“谢谢。”

    说完,她低头,又开了一局,戴着耳机蹲在椅子上,沉迷游戏无法自拔,时不时嘴里蹦出几句游戏骚话。

    平时说话软软的,打游戏的时候,那叫一个彪。

    “我被单杀了。”

    “气得我差点没放好奶包。”

    “下次再让我碰到他,我挂机!”

    “……”

    一局游戏还没完,门外有人在喊:“景瑟!景瑟!”

    是她经纪人找来了。

    景瑟一边快速释放技能,一边应她经纪人。

    陈湘推开门,先是对屋里另外两人抱歉地笑了笑,然后冲景瑟走过去:“我的小姑奶奶,你还在这干嘛?”

    景瑟没抬头,时刻关注着战况,心不在焉地说:“等上场。”

    陈湘嘴角一抽:“可这是别人的休息室。”

    “哦,是吗?”她继续放技能,“我走错了。”突然嗓门拔高,“我又被单杀了!”

    “……”

    陈湘扶额,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对休息室的主人致歉:“抱歉,我家这个有点迷糊。”

    姜九笙摇头,说没关系。

    陈湘自然认得姜九笙和苏倾,一一颔首问候,然后催促景瑟:“还不快来,快到你了。”

    景瑟埋头苦战:“我这局还没打完。”

    真特么想卸了她的农药!

    陈湘火大:“你再不过来,我就把你的装备全部卖了。”

    景瑟立马抬头,二话不说关了游戏:“来了!”

    卖车卖房卖肾都可以,装备死都不能卖。

    “我以前还以为她的蠢萌是人设出来,居然是真的。”苏倾看向姜九笙,“你和她认识?”

    姜九笙点头:“她是徐青久的表妹。”

    娱乐圈居然这么小,苏倾不接话了。

    经纪人何相博进来:“到你们了。”

    ------题外话------

    求月票,QQ阅读潇湘都求。

    推荐文文《甜妻蜜婚:偷心男神撩不停》/我爱木木

    【读心冰山男vs身娇体软腹黑女】

    “想要?”

    私人泳池内,顾一城裸着上身,身材曲线诱人。

    “不想。”慕暖暖正经摇头,脑海里却已经自动脑补了一场泳池羞耻play。

    “既然连剧本都想好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照着演一遍吧。”男人面无表情,目光却暗藏狡黠。

    “我靠,这男的有毒!”

    水花四溅,男人扑上,吃干抹净。

    ……

    这是一个很神奇,很暖又很萌的“爱情”故事,1v1,双洁,无虐宠文~PS男主会读心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