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30:时瑾不要孩子

130:时瑾不要孩子

        莫冰恍然大悟了:“哦,原来你已经亲自确认了时医生身体没问题啊。”

        “……”

        总是这么一言不合就开车,姜九笙沉默,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莫冰就笑着看她。

        约摸二十分钟,时瑾便到了拍摄点,助理小乔这次没有来,考虑到姜九笙的安全,这次行程随行的是宇文冲锋的私人秘书胡明宇,因为拳脚功夫好,是以,宇文大老板特地把人拨给了姜九笙。

        胡明宇带时瑾进了拍摄区。

        莫冰上前打招呼:“时医生。”

        时瑾回:“莫小姐。”

        礼貌是礼貌,到底太见外了,莫冰说:“你可以直接叫我莫冰。”

        时瑾浅笑端方:“莫小姐,请问笙笙在哪里?”

        算了,莫小姐就莫小姐吧。莫小姐说:“笙笙在换衣服。”

        刚说完,姜九笙从临时搭建的换衣间出来:“时瑾。”

        时瑾回头。

        莫冰也回头,姜九笙换了一身黑色皮衣,皮衣里面是一件露腰的背心,结合了金属材质,偏暗黑系的机甲风,足足的英姿飒爽。

        这份英气与野性,完全贴合DINIR冬季新品的设计理念,大概也因此,DINIR的负责人只看了姜九笙的演出视频便毫不犹豫地拍板了。

        莫冰不是第一次见她定妆,还是被惊艳了一把,实在是……姜九笙这腰,真是太特么细了。

        时瑾走过去,压低了声音:“能换一件吗?”

        姜九笙眉头蹙了蹙:“不好看?”

        他摇头,目光看着姜九笙露出的那截小蛮腰:“不想给别人看。”想把那些落在她身上的眼睛都挖出来。

        姜九笙哑然失笑:“时瑾,这是工作。”

        时瑾颔首,从善如流地说:“我尽量不影响你。”

        尽量,到底只是尽量。

        拍摄开始,不到十分钟,片场气氛有点毛骨悚然,莫冰没忍住,还是开了口:“时医生,那只是拍摄需要。”

        时瑾温声:“我知道。”

        那您就别一直盯着人家男演员,搞得人家手老是抖。

        其实,尺度很小,DINIR的广告总监可能痴迷科幻英雄片不可自拔了,一个珠宝广告,硬是拍出了世界大片的既视感,广告男主角选的就是一位国际武打演员,而且演员素养很高,行为举止都很绅士,和姜九笙有一点儿肢体接触,会碰到她的腰,还是虚揽着,并没有一点儿逾矩的动作。

        可架不住时瑾那双比赛尔顿的雪还要冰封万里的眼睛,男演员还碰都没碰到姜九笙,手就跟得了帕金森似的,抖个不停。

        本来莫冰还有让姜九笙进军影视圈的打算,现在觉得需要重新考虑了。

        第四遍NG。

        本来一直盯着拍摄的广告导演,不经意抬头,看见了时瑾,突然从位子上站起来,表情异常激动:“您是时瑾时医生吗?”

        时瑾用英文回答:“嗯,我是。”

        导演连忙伸出了双手,行的是赛尔顿最正式的握手礼。

        莫冰看得云里雾里,隐约只听到了几个英文单词,只觉得时瑾神通广大,在赛尔顿都如此受‘尊敬’。

        约摸十分钟后,导演喊了停,将原本搂腰的动作,换成了背靠。

        然后,一条过了。

        时瑾走过去,把羽绒服给姜九笙披上,牵她回了休息区,给她盖了一条厚厚的毛毯在腿上,摸了摸她手背的温度,等回暖了才放心。

        “时医生,你是不是和导演说了什么?”

        时瑾轻描淡写地:“嗯,提了一点意见。”

        姜九笙惊讶:“你认识史密斯导演?”她拍摄前便听莫冰说过这位世界级导演,为人特别固执,怎会如此轻易就听了时瑾这个外行的建议。

        时瑾耐心地与她解释:“来天北前,我在尼波利亚当过无国界医生,医治过一位战地校尉,史密斯导演刚好是那位校尉的家属,他认出了我。”

        原来是‘投桃报李’呀。

        有一点姜九笙不解:“你为什么要去当无国界医生?”枪林弹雨太危险了,尤其是战乱国家,瘟疫疟疾成灾,医护人员一但发生职业暴露,被感染的几率很高。

        姜九笙想起上次时瑾职业暴露的事,都仍心有余悸。

        时瑾拿了一杯热饮给她,坐她旁边,娓娓说起:“我在医科大的导师也是一位无国界医生,他是我见过在手术台上最镇定自若的医生,也是唯一一个给自己的亲人开过腹的医生,而且全程不受半点干扰与影响,前一点我也能做到,但后一点不行。”时瑾说得缓慢,嗓音温温柔柔的,他说,“笙笙,如果躺在手术台上的是你,我应该连手术刀都拿不稳。”

        姜九笙安静地听他说。

        “我问过我的导师,怎么做到的,他说,去见一见战场上的残肢断臂与血流成河就有答案了。”

        姜九笙有些不可思议:“然后你就去了?”

        “嗯。”时瑾把她另一只手握着,贴着热饮的杯子给她暖手。

        她饶有兴趣,问:“那现在呢?做得到吗?”

        时瑾摇头,浅浅莞尔:“还是不行。”他说,“给你包扎个伤口我都手抖。”即便见过了堆积如山的尸体,即便见惯了血雨腥风,在她面前,依旧胆怯。

        他八岁便学会了开枪,伤过无数人,在秦家时甚至杀过人,也不曾有过一分畏惧,只有她,会教他方寸大乱。

        姜九笙看着他,没有说话,眼里柔光微暖。

        “笙笙,”时瑾把手覆在她手上,“这世上有两个我永远都医不了的人,纵使医术再好都不行,一个是我自己,另一个,是你。”

        医不自医,至于她,他束手无策。

        他专注又认真地说:“所以,你要健康平安一点,不要生病受伤。”

        姜九笙心里暖融融的,用力点头:“嗯。”

        时瑾语气很正儿八经:“少抽烟喝酒。”

        话题衔接得毫无违和。

        姜九笙:“……”

        本来感动得一塌糊涂,却突然有种掉坑里了的错觉。

        然后……午饭,时瑾带她去了一家养生食疗店,点了一堆对身体好的药膳,给她喂了很多。

        姜九笙觉得她家时医生真的是太可爱了。

        午饭过后,因为她吃多了,时瑾牵着她消食,一整条街,中世纪的古韵味很浓,钟楼城堡雕梁画栋,鳞次栉比,厚雪覆盖的行人街两旁,栽种了许多让她叫不出名来的树,积雪压弯了枝头,有花絮落在地上,粉色红色,在一片银色里十分醒目好看。

        往来的行人不多,街头艺人的讪笑声断断续续。

        有个卖花的小男孩跨过了街,提着花篮走到姜九笙面前,仰头,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像深海的颜色。

        “姐姐,你真漂亮,我可以送你一朵花吗?”

        小小男孩,不过七八岁,穿得普通,脖子上系了红色的丝巾,手里捧了一朵花,像个小绅士。

        姜九笙正要点头,时瑾却拒绝了,语气礼貌又温和,耐心极了:“你可以送她花,但红色卡特兰不行。”他说的是纯正的英文,字正腔圆,吐字很标准清晰。

        因为身高差异,时瑾微微躬身同男孩交谈,一只手负在身后,姜九笙不太懂西方绅士礼仪,只觉得时瑾做起来悦目。

        男孩看了看篮中的花,只剩红色卡特兰了,他很惊讶:“为什么?”

        时瑾不紧不慢地解释:“因为姐姐有男朋友,只有她的男朋友可给她送这种花。”

        红色卡特兰的花语是真情与爱慕,在赛尔顿,经常被用来表白。

        男孩似懂非懂,一双蓝瞳里干净如洗,毫无杂质:“那是不是我当了姐姐的男朋友就可以送她一朵卡特兰?”

        他的爸爸安得烈教过他,鲜花配美人,绅士不能吝啬赞美一个漂亮的女士,比如眼前的姐姐,他想送一支最漂亮的花给她,然后称赞她。

        可这个哥哥说,只有男朋友可以送,男孩头疼了。

        “你当不了姐姐的男朋友,因为她已经有我了。”时瑾优雅地蹲下,与男孩同高,说,“不过我可以买下你的花,然后送给她。”

        男孩想了想,虽然有些遗憾,却还是答应了:“那好吧。”他把一支最艳丽的卡特兰递给了眼前这个比他的洋娃娃还要好看的哥哥,说,“我只收你一欧元,因为姐姐很漂亮。”

        时瑾给了男孩一欧元,接了他的花,男孩笑着离开了。

        赛尔顿是个浪漫的城市,优雅又宁静,节奏很慢,岁月静好,姜九笙觉得与时瑾的气质很像,他便像是从古堡壁画里走出来的贵族。

        他弯腰,将花递给了她,她接过去,他在她手背上轻吻。

        “时瑾,你来过赛尔顿吗?”姜九笙问,他似乎懂很多赛尔顿的风俗,比如方才在餐厅里,他用的便是这边的餐桌礼仪。

        时瑾摇头:“没有,这是第一次来。”

        姜九笙便诧异了:“那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他笑:“因为你男朋友博学。”

        姜九笙忍俊不禁。

        确实,似乎没有他不会、不懂的,哦,除了五音不全之外。

        姜九笙挽着时瑾,漫步,目光对上对面街头那卖花的小男孩,她笑着挥了挥手,转头问时瑾:“你喜欢小孩?”

        方才他同小男孩交流的样子,一瞬让她有了天马行空的想法,如果时瑾同自己的孩子相处,会是什么样子,会像方才吗?两个绅士你来我往。

        时瑾想也没想:“不喜欢。”

        回答很干脆,甚至带了不容置疑的果断。

        姜九笙疑惑:“男孩女孩都不喜欢吗?”

        “嗯,都不喜欢。”时瑾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面对她,语气突然郑重,他说,“笙笙,我以后不会要孩子。”

        她惊愕愣住。

        时瑾不紧不慢,说得尽量心平气和,却异常认真:“可能现在并不适合讨论这个话题,不过,我不想对你隐瞒,需要让你知道我的想法。”他重复,说,“我不要小孩。”

        丁克一族?

        姜九笙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脑子里有些乱,想了很久,理不清,她干脆说:“这件事我觉得等我们结婚之后再探讨比较好。”

        时瑾显然很喜欢她这个回答,欣然答应:“好。”

        这时,莫冰的电话打过来了,姜九笙看了一下时间,也并没有到拍摄时间,不知所为何事。

        她接起来,莫冰立马问:“你俩还在香里桥?”

        姜九笙反问:“你怎么知道?”

        “你们俩被拍了,照片已经流出来了,国内那边都炒翻了。”莫冰不知道姜九笙的态度,问她的意见,“需不需要发声否认?”

        姜九笙没有迟疑:“不用。”

        莫冰再一次确认:“要公开?”

        “嗯。”

        莫冰明白了。

        挂了电话,姜九笙看着时瑾,说:“时瑾,我们被偷拍了。”

        时瑾反应了很短时间,只是问她:“要给我正名吗?”

        姜九笙点头了。

        时瑾笑了笑,眼底柔光徐徐浮动,像纯色琉璃折射出来的光,他搂住她的腰,俯身靠近一点:“那我们给人家一点实锤素材?”

        不等姜九笙回答,他便吻住了她。

        这会儿,国内下午五点。

        姜九笙与男友街头拥吻的照片已经横扫了各大报刊新闻社,全网的热点话题全是姜九笙的恋情。

        照片刚被贴上微博,就引来了千万网友围观,评论转发点赞频频破新,不管是不是姜九笙的粉丝,都惊炸了。

        北方一只狼名叫喜之郎:“卧艹!姜九笙的神秘男友!”

        娱乐圈小青年:“猝不及防的一碗狗粮。”

        整个微博最帅的男人:“配一脸!我一个男人看了心脏都受不了。”

        Sixdoors六扇门:“妈呀,这侧脸!妈妈呀,这正脸!”

        都让开这个马甲让我包了:“我刚才看了两眼,不好了,要怀孕了!”

        小明的姐姐小红:“这颜值,颜控党已经昏倒了,需要抢救。”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兄dei,你赢了!甘愿做小。笙笙笙笙笙笙”

        瓶盖儿12345:“这小哥哥不就是前阵子在马路上开胸的那个外科小哥哥吗?”

        笙爷助攻部队正队长:“你真相了,笙爷说她男朋友是医生来着。”

        我不要变成猪:“心外科时瑾,不用谢,叫我郭雷锋!”

        梦瑶19970403:“终于曝光了,可以大胆地说出来了,笙爷的男朋友就是我们天北医院的院草!有图有真相!”

        安然若风:“我女神和我男神在一起了,我是该祝福呢?还是该祝福呢?”

        小明的姐姐小红回复我不要变成猪:“我get到了小哥哥为什么要学医了?为了抢救我们颜控党们炸裂了的少女心,不行,心脏受不了了,等我先去天北挂个心外科。”

        依子同学:“有生之年,第一次见我们笙爷笑得这么甜,老夫心都要化了。”

        四叶草鹤儿:“这里是新鲜出炉的cp粉。”

        好好做个id哥:“虽然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但还是要说,请好好珍惜我们笙爷,虽然你已经正名了,可我们笙爷的老婆依旧有一千万。”

        珍珠奶茶请少糖:“笙爷的老婆姜林氏。”

        哥哥的HHH:“笙爷的老婆姜王氏。”

        “……”

        下午六点,姜九笙发声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姜九笙V:“你好,时医生。”

        附了一张照片,她站在赛尔顿的香里桥下,比了个剪刀手,身后是漫漫大雪,还有时瑾。

        一条微博,在娱乐圈激起千层浪,不单单只是因为姜九笙的话题度,也因为时瑾,曾经一夜全网爆红又一夜销声匿迹的外科圣手。

        千万评论里,眼尖的谈墨宝看到了这么一条,笙笙笙笙笙笙:“你好,时太太。姜九笙V”

        诶,女神就这么被拱走了,谈墨宝感慨了一顿,然后发了一条微博。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要幸福,我最喜欢的笙笙姜九笙V笙笙笙笙笙笙”

        仅对两人可见。

        下午的拍摄都在室外,取景是赛尔顿的一条商业街,实景拍摄,而且都是在高空,由于DINIR的广告总监沉迷软科幻不可自拔,剧本的走向很有大片feel,尤其是姜九笙的部分,爬楼跳车高空摔,怎么极限怎么来。

        姜九笙毕竟不是影视演员,是第一次吊威亚,莫冰的建议是:“用替身吧。”

        她想都没想,拒绝了:“至少,得让DINIR觉得请我对得起他们付的代言费。”

        也不用这么拼。

        莫冰看向时瑾,希望他能劝两句。

        时瑾走到姜九笙面前,亲了亲她的额头:“小心。”

        “?!”

        莫冰怀疑自己听错了,平时宠的跟什么似的,这会儿怎么舍得了?

        “别担心。”

        姜九笙留了一句安抚的话,转身走进了摄像机的镜头里。

        导演高声喊Action,姜九笙身后的威亚语速提起。

        “莫小姐。”时瑾突然开口。

        莫冰转头,等着他的下文。

        时瑾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姜九笙:“如果不是笙笙执意,以后能否尽量减少这种危险性工作?”

        还以为时瑾舍得,原来,正咬着牙呢。

        关于这个问题,莫冰没有分歧:“这次是我考虑不周,我会注意。”

        “谢谢。”

        莫冰嘴角抽了抽:“客气了。”

        估计除了姜九笙,对时瑾来说,别人都是路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礼貌面子给十分,不过,不好意思,不熟。

        拍摄难度很大,进度有些慢,光一个高空摔落的动作,姜九笙就拍了五遍,是真摔,后背狠狠砸车上,莫冰看得心都揪了,恨不得拿个喇叭提醒她几句,不用摔得那么不遗余力,又不是铜墙铁壁。

        一个镜头,拍了有二十分钟。

        姜九笙从高空下来时,手都已经冻僵了,时瑾立马用羽绒服裹住她,给她递了一杯热饮。

        “笙笙,我去车上等你。”

        姜九笙不解:“怎么了?”

        他眉宇间沉了一片阴郁:“再看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砸了摄像机。”

        她同意了,觉得还是让时瑾暂避比较合适,也免她时不时分心于他。

        拍了两个小时,姜九笙飞来摔去,眉头都没皱一下,史密斯导演一句话都没说,就竖了个大拇指。

        她是被时瑾抱出片场的。

        众目睽睽,姜九笙觉着不合适:“我没受伤。”

        时瑾眉头深锁,半点松动都没有:“高强度的极限运动后,肌肉可能会出现拉伤,明天你就该走不了路了。”

        姜九笙笑,完全不担心:“没关系,可以让你抱我。”

        时瑾不知怎么说她好,不忍心训斥。

        他把她抱到车上,系好安全带,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在她身上,才坐进去陪她,拧着眉,反复思忖了许久。

        他有话要说。

        姜九笙安安静静看着他。

        “笙笙,”时瑾尽量语气平静,“你有你的职业素养,我不能干涉你的工作,不过,你能不能为了我,稍稍退一步,尽量避开这种危险性可以吗?”

        ------题外话------

        高甜有木有?月票有木有?我要月票,我不要被挤下月票榜~

        这一章又被我时医生帅到了,贼想当时太太!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2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