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24:热血沸腾与激情燃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嗯,好诡异哦。”

    两人相视一笑,心里各有心思。

    第一轮,TJ站队对DOM战队,明神不知道被什么刺激了,打得特别猛,把对手按在地上疯狂摩擦,开启逮谁干谁模式。

    别看明神平时总是睡不饱的样子,像只尊贵的小奶狗,可打起游戏来,整个国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他那么凶猛残暴的。

    前排视线最好的观众席里,坐了个过分漂亮的男人,牵着身边的女人,似乎心思不在赛场上,一直护着怀里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他们左右的位子都被空下来了,可依旧抵不住慷慨激昂的观众推推搡搡。

    忽然,铿锵有力的女声念道:“FirstBlood。”

    TJ战队拿到第一滴血。

    后排的男人激动地站起来,放在腿上的空矿泉水瓶子被甩了出去,正好砸在了前排人的肩上,男人立马躬身,连连说着抱歉。

    对方摇头,说无碍。

    然,她身边的男人抬了抬眸,冷冷一眼。

    后排的男人汗毛都竖起来了,总觉得前排那个模样极其出众的男人眼神比明神的英雄都要杀气腾腾。

    正是时瑾。

    他把姜九笙又往自己怀里带了带:“看得懂吗?”

    姜九笙摇头:“不太懂。”她笑了笑,眼睛弯弯的,说,“像看奥运会,不太懂也不妨碍我对着我们的国旗呐喊。”

    这大抵就是竞技的魅力,会被呐喊声激发出所有的荣誉感,以及——

    ——热血沸腾。

    “勾过来,1技能,大招吸吸吸吸吸吸吸吸。”

    姜九笙侧目,望过去,她的右手边,隔了一个座位,女孩举着应援牌,脸被裹着,露着的脑门上贴着秦明珠的Q版贴画,正在扯着嗓子,疯狂尖叫:“啊——啊——啊!”她好激动,拉着旁边的兄弟说,“我明神帅哭我了。”

    旁边的兄dei一脸懵逼,这谁啊?

    姜九笙失笑。

    那姑娘突然扭头,挠挠头:“我吵到你们了吗?”

    姜九笙摇摇头。

    那姑娘还是把声音压小了,一双漂亮的眼睛特别精致,眼角的弧度稍稍翘起,有些呆萌。

    姜九笙收回了目光,继续观看比赛。

    赛事过半,TJ战队势如破竹,连胜了两场。第三场明神的两个英雄。

    姜九笙认真地在听解说,有许多她一知半解的游戏名词,听得有些吃力,忽然,左后方有人喊了她的名字。

    “姜九笙?”

    浑厚的男声,带着不确定,在试探。

    她没有回头,时瑾把她往怀里带了带。

    男人迟疑着,身体往前倾,眼里跃跃欲试,全是兴奋:“你是姜九笙?”

    左后方,是媒体团的席位,男人十有八九是记者。

    姜九笙正思索着,左手边那个脑门上贴了秦明珠的女孩回了头:“你是记者吗?”

    对方一脸莫名其妙,倒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能把我认错?”女孩把口罩拉下来,露出一张异常漂亮的小脸,“我是景瑟。”

    那个记者彻底懵住。

    还真是景瑟!

    她背着手,生气了的样子:“我记住你了,你是哪家杂志社的?”双手负在后面,打手势,意思很明白——快撤。

    后方记者的视线被转移了,时瑾护着姜九笙离席。

    待出了观看区,时瑾问:“是认识的人?”

    姜九笙摇头,也不明白为什么景瑟会帮忙掩护。

    刚出了体育场,莫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姜九笙接起来:“莫冰。”

    莫冰开门见山:“在哪?”

    “方和体育馆。”

    “你去那做什么?”

    前面,时瑾放慢了速度,姜九笙回:“看电竞比赛。”

    “……”

    莫冰都不知道自家艺人居然还有这等爱好,说正事:“宇文收到消息,DINIR在找亚太区的形象代言人,我想帮你拿下来,时间紧迫,有个授权书要你签字,你把定位发给我,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DINIR是一个国际珠宝品牌,创立于中世纪初,不管是影响力还是知名度,在时尚圈都举足轻重。

    “好。”

    姜九笙挂了电话,把定位发给了莫冰。

    赛场上,TJ战队突然改变了战术,这战术……

    解说都看不懂了。

    辅助flash有点措手不及,手指迅速操作着键盘,飙了一句:“明珠,你疯了,太激进了!”

    秦明珠盯着自己的屏幕,异常冷静,只说了四个字:“速战速决。”

    队长都发话了,能怎么办?四个队员硬着头皮就是猛干!

    TJ明神,果然,不是一般的残暴,打法极其凶猛,这一局,仅用了十分钟,高亢的女声念道——victory。

    快!真TM快!

    三局三胜,速战速决。对手DOM战队五名选手各个脸上的表情跟吃了翔似的。镜头切到TJ战队的明神,只见他扔下耳机,站了起来。

    “大飞,采访你去。”撂了一句话,秦明珠转身就离场了。

    四个队友都一脸懵逼。

    史上最不爱说话的中单小荤难得憋了一句出来:“明神不是尿憋急了吧?”

    flash撞了撞大飞的肩:“那坏了,他路痴,不知道找不找得到厕所。”

    秦明珠出了赛场区,压了压头上的鸭舌帽,低头讲电话:“六哥,你们在哪?”

    “六号门。”

    六号门?

    秦明珠抬头看路,有三条,他顿住了。

    身后突然有人开口:“你好,”是个女人,上前来问路,“请问六号门怎么走?”

    也是六号门。

    秦明珠挂了电话,把运动服的拉链拉到最上面,遮着半张脸,低着头:“跟着我走。”

    身后的女人,衬衫西装裤,头发刚过肩,长相偏艳丽,身材凹凸有致,独独一双眼里,气场十足。

    正是莫冰。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说:“谢谢。”

    走了约摸有五分钟。

    拐来拐去,还是同样的走廊,莫冰提醒说:“这条路,我们刚才走过。”

    前面的男人淡然自若:“你记错了。”

    莫冰:“……”

    约摸又是五分钟。

    莫冰环顾了一下,绕到男人前面,指着墙:“我刚才在这留下了记号。”

    秦明珠抬头:“这里地形很复杂,很难找。”

    “……”

    莫冰没说什么,这才看清了男人的样子,很年轻,染一头奶奶灰,皮肤白得不像话,眼睛惺忪,没睡醒似的。

    又过了五分钟,七拐八拐,又到了那条走廊。

    莫冰指了指墙上:“记号还在这里。”

    秦明珠懊恼得不说话了。

    看来遇见路痴了,从他一直左拐全部左拐往死里左拐的时候莫冰就瞧出来了,她主动建议:“我来带路吧。”

    对方没有反对。

    莫冰抬头,看了看四周,先找了个安全出口,沿着走过去,果然,有消防安全逃生图,看了十几秒图示,然后右拐了。

    三分钟后。

    莫冰停在一处玻璃门前:“这里应该就是六号门。”

    对方低声说了一句谢谢,鸭舌帽压得很低,他长得高,莫冰只能看见他的鼻梁以下,唇红齿白的,异常清秀。

    她估摸着对方还是学生,入世不深,便建议了一句:“以后找不到路,可以看消防逃生的示意图,一般图都会贴在安全出口附近。”看对方神色怔忪,想必也找不到安全出口,又补充了一句,“沿着那种绿色的剪头应该就能找到安全出口,或者你找消防栓和灭火器。”

    秦明珠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知道了。”

    像个孩子,嗯,用当下流行的话叫小奶狗。

    莫冰没说什么,率先转身,出了玻璃门,就看见等在门口的时瑾和姜九笙,这个门显然没什么人往来。莫冰走过去,喊:“时医生。”

    时瑾回:“莫小姐。”

    莫小姐无奈,都这么熟了,还一口一个‘小姐’。她把包里的文件拿出来,递给了姜九笙,又给了她一支笔。

    姜九笙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签了字。

    莫冰好笑:“你怎么看都不看一下,也不怕我把你卖了。”

    姜九笙把签好的文件递回给莫冰:“你敢卖,都不一定有人敢买。”

    这是实话,莫冰在经纪人圈子里,是干练精明出了名的,姜九笙正当红,莫冰要敢卖了她,估计没人敢接手,谁知道是不是莫冰的诡计。

    正事办完,莫冰正准备离开,看见身后来人,顿了一下脚。

    秦明珠走过来,把鸭舌帽取下来:“六哥。”

    时瑾点了点头,问:“赢了?”

    秦明珠抿唇浅笑:“嗯。”眼里有期许,看着时瑾,“庆功宴家属可以去,你和六嫂来不来?”

    时瑾看向姜九笙,等她的回答,

    她点头了,不忍拂了秦明珠,他似乎很喜欢时瑾这个哥哥。

    时瑾才点头。

    莫冰与姜九笙走到一旁,那边秦明珠不知道和时瑾在说什么,笑着,左边的梨涡很深。莫冰问姜九笙:“都认识?”

    “嗯,秦明珠,时瑾的弟弟。”

    莫冰诧异:“秦家人?”

    姜九笙点头:“秦家老九。”

    莫冰有点怀疑了,秦家那种狼窝,先是养出了时瑾这样的贵族,现在还有个秦姓小奶狗,看着一点攻击力都没有,不是说秦家的男孩子都握过枪吗?莫冰睇了一眼秦明珠,这么路痴找得到靶子方向吗?

    她收了收好奇心:“我先走了。”

    “嗯。”

    TJ战队庆功宴选在了一家日料餐厅,地段不算繁华,可光看装修便知道,消费很高,大概是知道秦明珠不认路,包厢在一楼最显眼的地方。

    秦明珠推门进去,战队的人都到了,除了战队经理肖哥带来了女朋友,其他四个,都是电竞单身狗,不过大飞带了个兄弟过来,也是玩电竞的。

    flash正对着瓶口吹啤酒,看见秦明珠,敲了敲筷子:“你怎么才来,就等你了。”

    “带了两个人过来。”秦明珠让开路,介绍身后的人,“我六哥,六嫂。”

    大家先是看向秦明珠六哥,果然是兄弟,颜值都真特么高得丧心病狂,再看向秦明珠的六嫂,高高的个子,头发随便扎了个髻,一双眼睛是桃花眼,七分冷艳三分淡然……

    咣当——

    flash手里的筷子掉地上了:“姜、姜九笙?”

    姜九笙把口罩取下来,抿唇浅笑:“你们好,我是姜九笙。”

    众人:“……”

    原谅哥们没见过世面,头一回见着大明星。

    大飞猛地从座位上弹起来,舌头都打结了,面红耳赤地说:“能、能、能给我签、签、签个、个——”

    ‘个’了老半天。

    姜九笙笑着问:“签名吗?”

    大飞立马点头。

    她说:“可以。”

    大飞脖子都红了:“谢、谢谢。”

    这孩子,别看平时打游戏的时候骚话说得溜,可遇到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就紧张,一紧张就结巴。

    更何况战队里兄弟都知道,大飞的女神就是姜九笙。

    哦,还有一个。

    上单段希,害羞的骚年上前:“能给我也签一个吗?”

    “好。”

    电竞圈里有句话,十个打游戏的,五个迷姜九笙,她的歌一出来,就能让人热血沸腾。

    肖哥的女朋友三十多,很随和,招呼大家坐下吃东西。

    时瑾牵着姜九笙坐下,给她盛了一碗汤,秦明珠坐时瑾另外一边,给时瑾夹了一个鸡腿。

    众人:“……”不知道哪里奇怪,总之,很奇怪的画面。

    flash把凳子往秦明珠那边挪了挪,小声说:“明神,我看你哥哥好面熟。”

    秦明珠难得甩了他一个眼神:“之前网上火的那个外科医生,就是我六哥。”语气,破天荒带着几分雀跃。

    不得了了,明神哪是什么孤儿,靠山牛得一批,有个网红哥哥,还有个明星嫂子,flash捂着心口,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秦明珠瞥了一眼他心口:“心脏有问题可以去天北医院找我六哥给你开胸,心外科他最厉害。”

    一脸迷弟样,这可能是个假的明神吧。

    flash:“……”

    明神开启炫哥模式,他感觉心脏更痛了。

    大飞带来的那哥儿们,吃到一半忽然站起来,把手机递到秦明珠面前:“明神,你可能要火了。”

    不只是电竞圈,要火到娱乐圈去了。

    手机里是一段视频,在微博的主页,实时点击居高不下,视频拍摄的地点就是今天s7赛场的观众席。

    光线很暗,而且模糊,却半分不损女人的明艳精致,娱乐圈从来不乏漂亮的美人儿,却极少有这样高的辨识度,即便不问世事如秦明珠,也在许多场合见过这张脸,比如——他最爱的零食包装袋上。

    国民女神景瑟,脑门上还贴着他的贴画。

    镜头正对她,应该是用手机拍摄的,像素不高,她表情很正经严肃:“台上还在比赛,你别声张,我可以回答你五个问题。”

    “瑟瑟也玩LOL吗?”问问题的是个男人,没有出镜,只有声音。

    景瑟眼神总有点飘,天然呆:“偶尔。”

    “今天的参赛战队,你支持哪个队?”

    她毫不犹豫:“TJ战队。”

    “那瑟瑟最喜欢TJ战队里的哪位选手?”

    飘忽的眼神定住了,两眼发光:“明神。”

    男人立马见缝插针:“能说一下理由吗?”

    嗯,她想了一下:“话少操作骚。”又想了一下,竖起大拇指,异常中肯地补充了一条,“颜好!”

    这天真呆萌的样子,小仙女无疑,还是那种刚刚涉世的,很好下套的样子:“如果有机会,瑟瑟会和电竞选手交往吗?”

    她眼神懵懵的,摸了摸脸上的明神贴画:“和谁?”

    男人循循善诱:“你觉得明神怎么样?”

    景瑟挠挠头,恍然大悟的样子:“第六个问题了。”她对着镜头笑了笑,“你可以回座位上去了。”

    记者:“……”

    谁他么的说国民女神景瑟超好糊弄的!

    两分钟视频,发出来不到一个小时,转发量已经破十万了,话题【景瑟明神】一路飙红,毕竟,娱乐圈与电竞圈第一次八竿子打到了一起,热议度自然非常高。

    大飞看完视频后,提出了疑问:“队长,你认识景瑟?”毕竟队长是有背景的人。

    “认识。”

    大飞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秦明珠夹了一筷子鱼,没什么表情:“我吃过印了她头像的薯片。”

    “……”大飞仰头,筷子对着圆滚滚的肚子,做了个切腹自尽的动作。

    姜九笙忍俊不禁。

    拿出手机,她给莫冰发了一条微信:“你和景瑟的经纪人有私交吗?”

    “没有。”莫冰回问了一句,“怎么了?”

    “在看比赛的时候碰到了记者,景瑟帮我挡了。”

    过了十多秒,莫冰回了一条消息:“应该是看徐青久的面子,景瑟是徐青久的表妹。”

    姜九笙了然。

    八点散席,路径大厅时,不知哪桌摔碎了餐具,闹出了很大的响动。随后,又是椅子被撞倒在地的声音。

    往来的客人不禁寻着声源望去,是一对年轻的男女。

    男人瘦高,穿着裁剪讲究的西服套装,国字脸,生得普通,他对面的女人模样却十分出色,红裙高跟鞋,穿得体面。

    女人有些怯懦,低着头,唯唯诺诺地说:“对、对不起。”

    如此看来,大抵是女人摔碎了餐具,惹怒了她的男伴。

    对面的男人冷着一张脸,从口布擦了擦嘴:“捡起来。”

    她迟疑了很短时间,弯下腰,用手去捡地上的意面。

    服务生见状,立马前去帮忙。

    “让她捡。”男人说完,往椅背上一靠,抬腿,踢了踢女人躬着的背,“乖,不能浪费食物,吃掉它。”

    侧目的其他客人这才看明白了,这男的折磨人找乐子呢。

    女人显然很怕他,红着眼把地上捡起来的食物往嘴里塞。

    “还有这。”男人翘起二郎腿,把鞋递到了女人嘴边,“舔干净。”

    她募地抬头,眼里有祈求。

    男人似乎很享受这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抱着手俯视女人:“要我再说一遍?”

    女人还伏在男人脚边,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西装裤:“很、很多人在看,阿洛,先回家好不好?”

    对方没了耐心,一把就拽住了她的头发:“你TM的听不懂人话是吧?”抬手,捏住女人的下巴,“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谁给了你胆子,还敢反抗。”

    被掐着双颊的女人不敢挣扎,身体瑟瑟发抖:“成洛,别、别在这。”

    男人眼神轻蔑:“你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我花钱养着你供着你,让你一个没钱没势的孤女当上了成太太,你当然得好好伺候我。”他一把按住女人的头,“我想在哪弄你,你都得给老子乖乖趴着。”

    说完,男人拿起红酒杯就往女人嘴里灌。

    高档餐厅,这种富公子与贫家女的戏码并不少见,有罗曼史,自然,也有家暴史,女人被迫仰起了头,脖子上有掐痕,细看,手上还有烟头的烫伤。

    显然,女人并非第一次被施暴。

    “这禽兽!”大飞撸起袖子就要上前干架。

    肖哥在身后拽住了他:“你们几个还要打比赛,不能胡来。”禁赛可不是好玩的!

    大飞咬牙切齿,忍无可忍。

    妈的,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笙笙。”

    是时瑾,他抓着姜九笙的手,她已经往前走了两步,回头,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不揍他一顿,我估计晚上都会睡不好。”

    时瑾知道她的性子,把她拉到身边:“我去。”

    她毕竟是公众人物,就算遮着脸,也不保证不会被认出来。姜九笙想了想,听了时瑾的。

    他刚转身,却已经有人出头了。

    “差不多就行了,”那人从人群里站出来,丹凤眼,五分妖气五分娇,语速不骄不躁地,“不然,我怕我会忍不住打爆你的头。”

    一头羊毛小卷,贵气又清俊,是谢荡。

    ------题外话------

    取名废,看我的章节名,不忍直视啊

    明珠也是我的心头爱啊,花心如我,哪个都想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