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23:姜九笙直播撒狗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于HIV,两人默契地没有提一句,纵使再担惊受怕,也没有溢于言表,姜九笙知道,时瑾此刻一定在煎熬,在做千千万万的打算。

    “时瑾,”姜九笙故意找了话题,“上次你弟弟给了两张电竞的门票,要去看吗?”

    时瑾拿了围裙过来,递给她:“你想不想去?

    姜九笙想了想,点头:“那去吧。”

    “嗯。”

    他张开手,要她给他系围裙,她踮脚,给他穿好,顺便在他脸上啄了一口。

    因为姜九笙的胃还没完全恢复,晚饭很清淡,流食粥类为主,时瑾厨艺很好,便是普普通通的蔬菜粥,味道也很好,只是他不让她多吃,说她还没好,不能一次吃太多。

    饭后,她占用了时瑾的书房,八点半,准时直播,那时,时瑾还在刷碗。

    姜九笙没有直播过,摆弄了很久的镜头,又摸索了一番,才弄明白怎么操作。

    她坐在电脑桌前,对着屏幕:“大家好,我是姜九笙。”

    一贯简单的开场白。

    没开美颜,没化妆,穿了件家居的卫衣,怕是放眼整个娱乐圈,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胆大的了。

    底子好,可以任性。

    直播间里,弹幕刷了满屏的‘笙爷万岁’,以示问候,观看人数瞬时变化,眨眼时间内就破了百万,留言礼物把整个屏幕都堆满了。

    天涯过客:送出【抱抱】?1

    唯爱笙爷:送出【爱心】?5

    夏天不减肥:送出【跑车】?1

    我叫张小妞:送出【鲜花】?10

    武林盟主周土波:送出【游艇】?52

    莫冰:送出【游艇】?52

    苏倾:送出【游艇】?52

    徐青久:送出【游艇】?52

    厉冉冉:送出【游艇】?52

    厉冉冉的男人:送出【游艇】?52

    礼物队形很整齐,可最后那个马甲什么鬼!直播间都老铁们立马弹幕走起来。

    【老铁】:“厉冉冉,你别皮,快把靳方林手机还他。”

    【厉冉冉的男人】:“是本人。”

    【老铁】:“靳大,快把你老婆抓回去。”

    【厉冉冉的男人】:“好吧,不是本人,靳方林在洗衣服。”

    【老铁】:“冉冉,你真可爱,老子想娶你。”

    【厉冉冉的男人】:“把电话地址留下。”

    【老铁】:“……”

    【厉冉冉的男人】:“我是靳方林本人。”

    【老铁】:“……”

    顿时观看直播的网友们刷了满屏的‘66666666’,弹幕飞起来。

    “陈独秀,请你坐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小两口是不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游艇。”

    “晚上组团去偷厉冉冉,各组请准备,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你们就顾着自己开心,不用管单身狗的死活。”

    “一脸懵逼,二脸懵逼,十脸懵逼,百脸懵逼,万脸懵逼,几何懵逼,方程式懵逼。”

    “……”

    这时,屏幕上炸出一堆游艇图标。

    宇文冲锋:送出【游艇】?100

    谢荡:送出【游艇】?100

    这队形,不是时刻守在屏幕前,不可能有这么整齐,直播间的观众朋友被游艇炸得眼花缭乱了,弹幕刷上天去,

    “卧槽!土豪哥哥,包养我,我萝莉音。”

    “我御姐音。”

    “我正太音。”

    “我女王音。”

    “我玉观音。”

    “……”

    屏幕上游艇的图标才刚消,又炸出来一串。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送出【游艇】?52

    众观众:“……”

    土豪的世界,吾等凡人只能目瞪口呆。

    这时,姜九笙开口了:“别刷礼物了,平台会分一半去。”

    刚说完,游艇图标又刷屏了。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送出【游艇】?52

    有钱任性!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没事,赚钱就是为了给老公花。”

    卧了个槽,狂上天啊。

    此处应该有弹幕。

    “地下情人那个,你马甲掉了,我刚从你直播间出来。”

    “直播间名字:本宝有毒。不谢,叫我张雷锋。”

    “墨宝宝,我刚才在你直播间给你刷了十辆游艇,你转个身就送你老公了。”

    “哈哈哈,我要笑死了,快来继承我的寒假作业。”

    “腰间盘兄弟,请坐下,你已经很突出了。”

    “本以为是个青铜,没想到是个王者。”

    “……”

    屏幕太多,姜九笙看不过来,干脆拿了吉他,对着镜头问:“你们想听什么歌?”

    又是密密麻麻的一大波弹幕飘过。

    “《烟》”

    “《烟》”

    “老公,你随意。”

    “我能说我是来看我老公的男朋友吗?”

    “我也是,笙嫂快出来!”

    “难道只有我的关注点在书架上吗?”

    “前面的兄dei,还有我!”

    “外文专业的有谁?急求书名!”

    “MooreClinicallyOrientedAnatomy:穆尔临床导向解剖学。”

    “解剖学呀。”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姜九笙直播的地方是时瑾的书房,镜头正对着她身后的原木书架,上面整整齐齐摆放了许多英文书籍,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私人物品。

    一首歌唱完,姜九笙挑着回答网友的问题。

    “身体已经好了。”

    她语速很慢,声音总是懒懒的:“喜欢吃芒果和黄桃。”

    “不太能吃辣,但是很喜欢吃辣。”

    “想看我抽烟?”姜九笙笑了笑,很浅,有些慵懒,她说,“直播不能抽烟的,而且最近在戒烟。”

    她抱着吉他,往后靠了靠,卫衣的衣领稍稍下滑,露出若隐若现的锁骨,说:“你们不要学我,吸烟有害健康。”

    分明连妆都没化,可姜九笙一笑,微微眯着桃花眼的样子,迷人得要命。屏幕刷了满满大写加粗的‘帅’。

    姜九笙又挑了几条弹幕来回答。

    “下一场演唱会预计是在云城。”

    “卫衣的牌子?”她想了想,“我也不太清楚,要问莫冰,她给我买的。”

    这时,有一条弹幕问:如果宇文和谢荡同时掉进水里,先救谁。

    姜九笙抿唇笑了笑:“当然是让谢荡去救宇文。”她解释,“我们三个一起学的游泳,只有宇文没学会,他学不会憋气。”

    宇文冲锋:送出【地雷】?100

    宇文冲锋:送出【地雷】?100

    谢荡:送出【掌声】?100

    谢荡:送出【掌声】?100

    然后,满屏都是哈哈哈。

    这下,全网都知道宇文大老板不会憋气了。

    回答了十几分钟的问题,不过,自始至终姜九笙都闭口不谈‘笙嫂’,笙粉们也是很绝望呐。

    就是在这时候——

    直播间里,突然响起了男人的声音。

    “笙笙。”

    直播间千万观众竖起了耳朵,没错,是男人,声音很好听的男人!

    嗓音温柔,低沉磁性,语速徐徐,又说了一句:“我给你温了牛奶。”

    然后,一只手入境了,白皙剔透,骨节修长,指甲修剪得整齐,是淡淡莹润的白色,端着一杯牛奶,细看,指腹淡粉。

    画面定格,像一幅画,那只手就是精雕细琢的杰作。

    姜九笙猛然回头,愣了几秒,说:“我在开直播。”

    然后,直播间里没了声音,那只手的主人避开了镜头,紧随着,姜九笙起身,暂时离开了位子,直播镜头里只剩了实木的书架,以及一本本医学外文著作。

    小伙伴惊呆了,赶紧的,弹幕护体!

    “卧槽,惊现一只笙嫂!闪瞎了我的卡姿兰大眼睛。”

    “宠溺音。”

    “我耳朵要怀孕了。”

    “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粮。”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手!手!”

    “完了,我好像得了一种叫手控的病了。”

    “我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手!抗议!”

    “已截图。”

    “经鉴定,确定那只手不是谢荡。”

    “不是宇文。”

    “不是徐青久。”

    “不是苏倾。”

    “不是沈尽。”

    “……”

    弹幕一刻都没有消停,服务器都被刷得卡壳了。足足一分四十九秒后,姜九笙才回来,看了一眼满满一屏幕的弹幕。

    她从容不迫地抱起了吉他:“我给大家唱首歌吧。”

    笙粉:“……”

    看着这么一群嗷嗷待哺等着吃狗粮的粉丝,一口都不给喂,良心不会痛吗?

    前奏起,姜九笙唱了一首很火辣的摇滚,一把吉他,其他什么伴奏都没有,近乎现场清唱,效果却依旧近乎完美。

    这时,突然满屏都是游艇的图标,密密麻麻地炸开。

    笙笙笙笙笙笙:送出【游艇】?520

    笙笙笙笙笙笙:送出【游艇】?520

    笙笙笙笙笙笙:送出【游艇】?520

    “这是笙嫂?”

    “笙嫂好。”

    “笙嫂好。”

    “笙嫂好。”

    “……”

    队形整整齐齐,刷了满屏的‘笙嫂好’,细心的观众都听出来了,这位马甲名‘笙笙笙笙笙笙笙笙’的网友刷520游艇的时候,姜九笙的调跑了一下,嘴角有笑,眼里有光。

    谈家。

    谈墨宝对着电脑屏幕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搞了半天,她这个野路子居然在正室面前?N瑟了这么久。

    最后,她爆了一个字:“艹!”

    之后的半个小时,姜九笙连着唱了五首歌。

    一小时的直播,硬是唱出了演唱会的架势,九点半,姜九笙准时关了直播,十分钟内,直播数据出来了,观看观众最高破三千万,虽然比不上那些当红流量花旦小生,但累计弹幕数量高得惊人,而且无论是单次直播个人礼物收入总额,还是单次直播可提现金额,都创造了直播平台的纪录。

    姜九笙和她的神秘男友,毫无疑问地上了头条。

    姜九笙唱了近半个小时的歌,时瑾给她做了冰糖雪梨水。

    她坐在餐桌上喝了半碗,把碗里炖烂了的雪梨夹到时瑾的碟子里:“原来你就是那个笙笙笙笙笙笙啊。”

    那个马甲名姜九笙在微博上看到很多次了,她一直都以为是狂热粉,不想居然是她家时医生,很难想象,她家这个谦谦君子竟也会做出这样的事。

    时瑾从善如流:“嗯,是我。”

    “以后要是我再直播,不准去送礼。”白白让直播平台吞了一半。

    “没关系,我有很多钱。”

    “……”

    姜九笙V:他是圈外人,是一位很优秀的医生。

    附图是一张手的照片。

    大概因为是姜九笙第一次在微博上公开,圈中好友都送上了祝福,粉丝反响很热烈,坚持不懈地把微博服务器刷到爆,只求笙嫂正脸照。

    当然,别说正脸照,侧脸照姜九笙也没发一张。

    雨一直下,已是深夜,床头灯昏昏沉沉,夜里静谧,听得见窗外滴滴答答。

    不知是不是因为挪了窝,姜九笙辗转反侧了很久依旧没有入睡,她爬起来,摸到床头柜上的杯子,这才想起来,时瑾把她的安眠药都没收了。

    她下床,披了件外套,出了房间。

    客厅昏暗,阳台的灯却亮着,姜九笙没有开灯,走过去,看见时瑾背身站在落地窗前,穿着灰黑色的睡衣,指间夹了一根烟,他大口大口地抽,地上的烟灰缸里,全是烟头。

    是她的女士香烟。

    她开了灯,喊他:“时瑾。”

    时瑾回头,怔了一下。

    “我吵到你了?”他问,刚抽完烟的嗓音很沙哑。

    姜九笙摇头,走过去,把他手里的烟抽走,皱着眉说:“别抽了。”

    时瑾只是笑笑,把她外套的拉链拉好,说:“女士烟,没什么味儿。”

    “你不是不抽烟吗?”时瑾很高,她踮着脚仰头,与他目光相对。

    他便弯了弯腰,说:“心烦。”

    姜九笙知道他在烦什么。

    她抖了抖烟灰,把那根他抽了一半的女士烟往自己嘴里送。

    时瑾抓着她的手,把烟抢过去:“今天已经抽过了。”然后蹲下,把烟捻灭了。

    他每天都只让她抽一根,管得很严,尤其是洗胃之后,更不让她碰烟了。

    她踮脚,在他下巴咬了一个印子:“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时瑾轻笑,从背后抱住她,往怀里带了带,说:“我跟你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他说:“我不会上瘾。”

    香烟里有尼古丁,抽多了哪能没有瘾。

    姜九笙不解,回头看他。

    时瑾低头,把下巴搁在她肩上:“以前在秦家的时候,什么都试过,可能身体里产生抗体了,戒断反应会比正常人弱,不容易上瘾。”他音色低哑,补充了一句,“除了你。”

    他只对她有瘾。

    “秦家每个孩子都那样吗?”姜九笙转过身来,看着时瑾的眼睛。

    他摇头,说不是:“若是不争不抢,无碌无为,也能过得太平一点,可我不一样。”

    她安静地看他,秋水剪瞳,眼里是时瑾的影子。

    他说:“秦行八岁的时候就选中了我,我没得选。”

    因为,他拿枪杀人的时候,眼睛都没眨一下。

    “幸好,”她缩到他怀里,抱紧着,踮脚亲了亲被她咬在下巴上的牙印,“幸好你离开了秦家。”

    离不离开又有什么区别。

    以前得活着,要不起道德与仁慈。

    而现在,就只要她,什么都扔得起。

    他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看窗外夜色,听风声呼啸,雨打窗台,淅淅沥沥。

    姜九笙抱着他,抬头:“检测结果还要几天出来?”

    “四天。”时瑾问她,“怕吗?”

    姜九笙摇头,说不怕,可能因为他也在,并没有所以为的那么恐惧。

    只是,他却说:“笙笙,我怕。”

    怕一冢孤坟,葬了他不要紧,可她不行,她还要拿着木吉他淡看这个世界的起起落落,不该没于黄土白骨。

    这四天,姜九笙哪也没去,同时瑾在家窝了四天,也没有做什么具体的事,就是跟他黏在一起。

    第五天的早上九点,肖逸的电话准时打过来。

    “时医生,检测结果出来了。”

    时瑾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阴性还是阳性?”

    肖逸的话很简短,只是几秒钟,时瑾听完就挂了电话。

    姜九笙坐在餐桌的另一头,问了他一样的问题:“阴性还是阳性?”

    时瑾没有开口,起身,走过去,弯腰扣住了她的腰,低头,含住她的唇,发了狠地吻她。

    舌头缠着她的,恨不得吞噬下去,用力啃噬,然后把她的唇都咬破了,尝到了血腥的味道,时瑾暴烈的动作才缓下来,用舌尖舔她,把血腥都吞下去。

    亲了许久,时瑾放开她,伏在她肩上,喘息声很重:“这几天都没敢用力亲你。”

    姜九笙笑了。

    幸好,只是虚惊一场。

    “我要补回来。”时瑾说,不是玩笑的语气,他有些执拗。

    姜九笙点头,由着他闹。

    他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在她唇上吮了会儿,移到了脖颈,开始只是轻轻地啄,到后来就有些失控了,用力啃咬。

    姜九笙搂着他的脖子,往后躲:“别咬那里,会被看到。”

    时瑾想了想,她是公众人物,便抬起了头,把她的衣领往下拉了拉,低头,埋在她胸口:“这里看不到。”

    姜九笙:“……”

    她被他亲得浑身都软了。

    十二月一号,LOLs7全球总决赛。

    离开赛还有半个小时,TJ的战队经理肖哥把战略最后重复了一遍,又做了一番心理疏导,最后目光落在秦明珠身上。

    肖哥惊讶:“明神今天居然睡醒了!”

    以往,就是更大的比赛,秦明珠也是要睡到开赛才醒的。

    秦明珠懒洋洋睨了一眼,没理。

    打野大飞在照镜子,凹着造型,来了句:“刚刚还眼皮打架呢,接了个电话就醒了。”

    肖哥调侃:“不是交女朋友吧?”

    秦明珠还是不理,一副‘不想跟你们玩’的表情。

    辅助flash接了话:“如果国家给他发的话。”

    怎么说?

    肖哥没懂。

    “每天除了打游戏就是睡觉,女朋友还能从天上掉下来?”flash的话才刚说完。

    这不,天上掉下来了一个。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穿着粉色裹胸裙子的漂亮女人进来,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是这次比赛的主持人,唐绒。

    “明神,能给我签个名吗?”唐绒似乎也觉得冒昧了,解释说,“我朋友是你的粉丝。”

    电竞圈子里谁不知道唐绒喜欢明神少奶奶。

    秦明珠抬抬眼皮,说:“我跟你朋友不熟。”

    队友:“……”

    拒绝之前,能不能想个像样的理由,怎么说唐绒也是电竞一枝花,少奶奶就不能高抬贵嘴?

    唐绒尴尬地愣在那里。

    别看大飞体重一百七,不过是个单纯的,好心地问:“要不我们给你签一个?”虽然比不上明少奶奶的,但总比没有好啊。

    flash翻了个大白眼,还真以为唐大美人是来要签名的?不过,大飞也算给唐绒解了围。

    “谢谢。”唐绒接了大飞的签名,又看了几眼窝在座位上秦明珠,这才出去。

    肖哥看了看手表:“可以上场了。”

    十二点,准时开赛。

    今天有点不同以往,永远睡不醒明神今儿个似乎特别精神,一上场,一双眼便煜煜生辉,落在观众席,然后定在一处,不知看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

    台下的女粉疯狂尖叫。

    电竞圈的人气王不是浪得虚名的,高分贝的叫声差点没把大飞的耳膜震破了。

    flash扭头看了大飞一眼:“队长刚才好像笑了。”

    “嗯,好诡异哦。”

    ------题外话------

    知道最让人伤心的是什么吗,不是我多更了一些字你们没夸我,而是还有人跳出来说我越收越贵,逼我每天瘦更是吗?一百字便宜,要不要我每天就更一百字。

    再重申一遍,按字数收费,没有贵与便宜一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