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22:就是要亲,HIV都要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九笙在走廊站了许久,去天台抽了一根烟,然后去了心外科的办公室。

    敲门声响了三下。

    时瑾说:“进来。”声音微懒,带了倦怠。

    姜九笙推门进去。

    时瑾愣了一下,才猛地起身:“笙笙。”他皱着眉,“怎么还没睡?”

    姜九笙说:“睡不着。”

    没有推输液架,显然是她拔了针头。

    时瑾牵着她,让她坐下,弯着腰,俯身看她:“怎么了?”

    她站起来,抱住他的腰,踮起脚要吻他。

    时瑾倾身往后。

    姜九笙仰头,眼里有清光,微微带了水汽:“时瑾,你别躲。”

    时瑾眸色沉了沉:“知道了?”

    她点头:“嗯。”

    没有说什么,她搂住时瑾的脖子,继续凑上去亲他。

    “笙笙,”时瑾扶着她的腰,往后退,眉头紧皱着,“不要胡来。”

    姜九笙只是笑,逆光的眸子很亮,像缀了泪,盈盈发着光:“时医生,你是不是忘了HIV的传染途径了?”语气像有些执拗似的,她说,“接吻又不会。”

    时瑾托着她的腰,让她往后退了几步:“没忘,而且也知道,我被感染的概率很小,窗口期二次传播的概率更小,甚至基本为零,我是医生,这些我都比你清楚。”停顿了一下,时瑾看着她,目光灼灼,“可是,笙笙,我是你男朋友,这种事,一旦涉及到自己,一旦关系到你,我根本顾不上医学概率。”

    他曾经以为,也一直都以为,若是有一天他得死,他一定要抱着他的笙笙一起死,然后埋在一起,骨头都要融在一起,这样极端又不可理喻的想法,根深蒂固地藏在他心里很久,从来没有动摇过。

    可今天下午,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推翻了他之前所有固守的念头。

    如果他得死,那么笙笙一定要留下,就算守着他的墓哭一辈子,都不要去坟里陪他,他甚至都想好了,安排好她余生所有的事情,等她百年之后,再把她葬进自己的坟头里。

    还是很疯狂,极端,却是他现在唯一的念头,死不死都不知道,就已经开始安排他与她的身后事,疯了一样。

    她没有再凑过去了,站在时瑾两步远的地方,赌气似的说:“手总可以给我牵吧。”

    时瑾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递给了她。

    姜九笙握住他的手,然后二话不说,拉过去低头就咬了一口。

    猝不及防,被她狠狠地咬了一口,时瑾大喊:“笙笙!”

    他想也不想,用力推开她。

    她却死死不松开牙,直到把他手臂咬出血为止,然后放开,舔了舔唇上的血,仰头看着时瑾,说:“现在好了,可以吻我了吗?”

    这么不管不顾,简直是玩命!

    时瑾沉着脸,去倒了一杯水,递给她:“漱口。”

    姜九笙没接,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他。

    “笙笙——”

    她打断:“时瑾,我不相信低概率事件。”她语气很平静,没有一点惊慌失措,像预设了千遍,磨砺出来的坚定,“就算真让我中了彩票也没关系,我并非父母亲生,也没有什么剪不断的牵牵扯扯,我就一个人,无牵无挂,以后都要跟着你的。”

    时瑾握着水杯的手,在颤栗。

    这样的姜九笙,怎能不心折,她啊,若是认定了什么,命都能掏出来。

    时瑾走过去,抬手,落在她脸颊,轻轻地摩挲:“笙笙,我以前怕你不够喜欢我,现在,”又走近一步,“却怕你太喜欢我。”

    说完,他低头,吻了她,她唇齿间有血腥,是他的血。

    时瑾抱着她的腰,把她放在办公桌上,扣着她,用力深吻,将她的呼吸,她口中的津液,她的喘息声,全部吞入腹中。

    恨不得把她吃进身体里,骨肉都融在一起才好,也就不用这么心惊胆战,这么患得患失。

    他甚至想,兴许该去选好他与她的坟头了,以后是一定要埋在一起的,一处就好,不用很大的地方,把骨灰烧在一起。

    他放开她,抱在怀里,啄了啄她殷红的唇角:“笙笙。”

    “嗯?”

    时瑾突然低声问她:“是不是不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会要我?”

    姜九笙没说话。

    他捧着她的脸,目光相对,不确定地喊:“笙笙。”

    她说,语气很认真:“不能随口一说,所以刚才我是在慎重考虑。”

    然后她了点头。

    真的是慎重考虑之后,她确定,至少这一刻确定,她真的喜欢这个男人,喜欢到不知道怎么好。

    时瑾没说什么,抱着她亲吻,耳鬓厮磨,从她额头往下,一处一处地亲,她也听话得不得了,软绵绵地窝在他怀里,搂着他的腰,任他予取予求。

    亲昵了许久,时瑾才抱她下来,从抽屉里拿了一个药瓶,倒了一粒喂给她。

    姜九笙问:“是什么?”

    “阻断药。”

    她乖乖吃了:“时瑾,你明天是不是不用上班?”

    时瑾把水兑成温水,喂给她:“嗯,在结果出来之前都要休假。”

    姜九笙说:“那我明天出院吧。”她洗胃过后早便没事了,点滴从今天就换成了营养液,随时可以出院。又说,“你来帮我搬东西。”

    时瑾没反应过来:“搬什么东西?”

    她说:“行李啊。”

    他们之前就说好了,要搬到一起去住。

    时瑾懂了,笑了笑,说:“你住主卧,我睡客房。”

    姜九笙说好,在检测结果出来之前,估计,要他吻她都得缠着他来。

    这天晚上,时瑾还是给她陪床了。

    次日,姜九笙出院,莫冰来接她,说起了柳絮,说她踩了狗屎运才签去了sj’s,姜九笙只是笑笑,事不关己的态度。

    莫冰便不提她,只是趁时瑾去开车的时候,对姜九笙说:“笙笙,你已经很久没有出镜了。”

    姜九笙看她,所以?

    莫冰哭笑不得:“你是个艺人,太长时间不刷脸,粉丝会忘了你的。”

    姜九笙明白了:“哦。”

    莫冰:“……”

    没了?

    完全一副无关紧要的态度,姜九笙是莫冰见过最佛系的艺人,没有之一。

    莫冰这个经纪人就不能再佛系了:“你刚出院,这几天不会给你接通告,不过有个平台直播我替你应下了。”冷不丁地补充了一句,“就在今天晚上。”

    姜九笙没有意见:“直播的话,我要做什么?”

    “聊聊天,唱唱歌之类的,再不济,”莫冰笑,“你就露个脸好了。”

    姜九笙大概明白了:“晚上几点?”

    “八点半,到时我直接把直播链接给你发过去。”

    “好。”

    莫冰把姜九笙送上车后,就自己回去了,让他们小两口独处。

    “要不要去接博美?”姜九笙问时瑾。

    时瑾把车倒出停车位,应了一句:“它的腿还没好,让它住宠物医院。”

    姜九笙也有点担心博美的伤,同意了:“那先去宠物医院,我去看看它。”

    难得,时瑾欣然答应。

    很巧,他们在宠物医院碰到了姜九笙的恩师谢暮舟。

    姜九笙与谢暮舟很亲近,甚至将时瑾扔在后面,小跑上前:“老师。”

    谢暮舟穿着中山装,双手交在后背,笑得眼纹一条一条,是个可爱的老头:“笙笙啊。”

    师徒两人说了一会儿话,也没主题,有的没的。

    姜九笙这才想起来时瑾,拉着他向谢暮舟介绍:“这是我男朋友时瑾。”

    谢暮舟端着目光,把时瑾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口吻很长辈:“听荡荡说了,是医生是吧。”

    姜九笙浅笑:“嗯,是外科医生。”

    时瑾沉吟了片刻,不卑不亢,礼貌问候:“谢老师。”他自然是随着他家笙笙的辈分。

    谢暮舟摆摆手,笑得一脸慈祥:“叫什么老师,叫谢大师吧。”抢了他老谢家的人,碍眼,着实碍眼。

    时瑾:“……”

    他不再说话了,姜九笙把话题接过去:“汤圆怎么了?”

    谢暮舟恨铁不成钢:“趁我不注意,偷吃了冰激凌。”

    原来是汤圆公主腹泻了,谢暮舟带它来看病,然后,便偶遇了还在宠物医院养伤的姜博美。

    这下好了,汤圆扒着笼子死活不肯走,泫然欲泣地看着它的狗子哥哥。

    谢暮舟喊:“汤圆,我们回去。”

    汤圆没听到似的,没反应。

    “汤圆。”

    还没反应。

    谢暮舟提气:“汤圆!”

    汤圆鸟都不鸟,一双眼珠子钉在博美身上。

    谢暮舟火了,直接拽着汤圆的狗绳子,拖着它走,它不肯走,就抓着笼子,嗷嗷叫唤,那叫声,悲怆中带了凄凉,凄凉中带了不舍,不舍中带着愤恨,就跟生离死别似的。

    谢暮舟大师:“……”哎哟喂,这讨债的!

    汤圆长得膀大腰圆的,是怎么拖也拖不动,姜九笙便说:“老师,不然让汤圆也住几天院。”

    汤圆:“嗷呜!”

    谢暮舟大师叹气:嫁出去的狗子泼出去的水!

    最后,谢暮舟只好让宠物医院的护工专门把姜博美旁边的笼子空出来,汤圆欢欢喜喜地住进去了,对着它的狗子哥哥汪汪直叫。

    从头到尾,隔壁的博美犬都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姜博美忙着伤心呢,妈妈不接它回家,狗子也有脾气的。

    回公寓时突然下起了雨,九里提大道口有交警在查车。

    时瑾停了车,帮姜九笙把围巾帽子遮好,这才将车窗摇下。

    车窗外的交警穿着制服、雨衣,警帽戴得随意,雨水顺着轮廓淌下,是一张立体俊郎的脸,笑起来带了几分匪气,一身警服正气,却没有丝毫违和。

    “真巧啊,时医生。”

    时瑾微微颔首:“霍队长。”

    霍一宁笑了笑,敬了个礼,然后公事公办,查了证件,又做了酒精测试后,便放行通过。

    姜九笙问时瑾:“你们很熟?”她与霍一宁有过一面之缘,也是在警局。

    时瑾边打方向盘,边说:“不熟,只在警局见过几次。”

    车掉了个方向,后视镜里刚好能看见大道口,霍一宁正在查车,是一辆宾利,似乎是车主不配合,他手里拿了警棍,敲了敲车顶:“出不出来?”

    宾利的车主依旧不配合,穿着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样子,

    霍一宁直接把手从车窗伸进去,把人从驾驶座上往外拽。

    宾利车主当即恼羞成怒了:“你松手!”推搡了两下,可对方纹丝不动,他恶狠狠地放话,“你再动手动脚老子去警局投诉你!”

    霍一宁扯嘴笑了笑:“投诉可以,等做了酒精测试,我用警车载你去警局投诉。”

    宾利车主彻底没招了,没见过这么狂的交警,不看车牌,不看车价,逮谁是谁。

    姜九笙收回目光,随口夸了一句:“霍队长,很帅。”真的,那擒拿的动作行云流水,特别帅。

    时瑾微沉了声:“笙笙。”

    姜九笙看向他,侧脸轮廓紧绷。

    他说,语气很严肃:“不要夸别的男人。”

    “……哦。”

    又吃醋了。

    时瑾踩了油门,银色的沃尔沃飞驰远去。

    雨越下越大,九里提的大道口拦截了数十辆机动车,逐一排查。

    “霍队,”交警小侯小跑过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雨声太大,他扯开嗓门大声说,“有个车主不配合,说只让你测。”

    霍一宁问:“哪辆车?”

    小侯指着左后方:“那辆红色的法拉利。”

    霍一宁拿了警棍过去了。

    小侯很是佩服啊,不愧是干刑侦的,那气贯长虹的阵势!怪不得外号疯狗,就没霍队不敢扣的人,管你是开法拉利还是奔驰,管你爸是书记还是市委。

    一旁的小王看了一眼法拉利,问小侯:“是女车主吧?”

    小侯诧异:“你怎么知道?”

    小王掰手指算了算:“这个月第十四个。”

    “第十四个什么?”小侯很懵逼,很单纯。

    “想泡我们霍队。”

    “……”

    难怪最近九里提多了不少香车美女。

    小王又补充:“而且开的车一个比一个贵。”

    “……”厉害了我的队长!

    那边,红色法拉利的车主连车窗都还没摇下来,车牌号四个二。

    好家伙!

    霍一宁走过去,敲了敲车窗。

    里面的人把车玻璃摇下来,是一张裹得严严实实的脸,唯有一双漂亮的眼睛露在外面,特别清澈的眼神。

    “驾驶证和行车证拿出来。”霍一宁直入主题。

    车窗里,探出一个脑袋来,把围巾往下拉了拉,露出小脸:“你叫什么名字呀?”

    真是过分精致的一张脸。

    霍一宁面不改色,重复:“驾驶证和行车证。”

    车里的女人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怕被人发现似的,掩着嘴说:“你说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就给。”

    分明像只不谙世事的小鹿,偏偏耍上无赖了。

    他俯身,指了指执勤警服上的姓名牌,念:“霍一宁。”

    车里的女人像是有点近视,扒在车窗上,眯着眼睛看了好几眼,然后才把驾驶证、行车证递过去。

    霍一宁接过去。

    景瑟。

    名字……嗯,有点耳熟。

    霍一宁把驾驶证、行车证还回去,继续:“交强险。”

    景瑟眨巴眼,清澈的圆眸骨碌碌的,她把头往窗外钻,雨水潮了眼睛,又问:“你都在这一带执勤吗?”

    霍一宁置若罔闻,重复:“交强险。”

    她盯着他,表情有点呆,像在等他的答案。

    霍一宁有点烦躁,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是。”

    景瑟就把交强险的单子递上了。

    最后是查酒驾。

    霍一宁拿出酒精检测器:“吹一口气。”

    她拧着秀气的眉头,有些怯意,又很勇敢地问:“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

    他面无表情了:“吹气。”

    可能有点过了,景瑟乖乖吹了一口气。

    数据显示正常,霍一宁抬手,做了放行的手势。

    她还扒着窗,又懵又萌地再一次问:“真的不能给号码吗?”好遗憾啊,她说,“那好吧,我下次再来。”

    “……”

    霍一宁抬了抬下巴:“可以过去了。”

    “哦。”景瑟把车窗关上了,还没到三秒,又摇下来了,“警察哥哥,你打游戏吗?”

    霍一宁没回。

    “我游戏id是四海八荒第一大仙女,我王者,要一起开黑吗?”

    他嘴角隐隐抽动:“我不打游戏。”

    “哦。”景瑟有点失望,不过没关系,“警察哥哥,我先走了,下次再来找你。”

    然后,红色的法拉利发动了,速度很慢,像乌龟在爬。

    霍一宁看着车牌上的四个二,失笑。

    这时,小王跑过来,踮着脚张望已经开远了的法拉利,问:“队长,漂亮吗漂亮吗?”

    “什么?”

    小王好激动的:“我景瑟女神啊!”

    霍一宁眯了眯眼。

    “队长,”小王有点不可思议啊,“你不会不认识她吧?”

    对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需要认识?”

    国民女神景瑟大仙女啊!算了,队长只知道查案,只记得江北的在逃重刑犯长什么样。

    算了,小王继续关心他的女神:“队长,你还没告诉我我女神真人漂亮吗?”

    霍一宁一脚踢过去:“赶紧查勤!”

    小王灰溜溜查车去了。

    漂亮,真他妈漂亮!这是霍一宁第一眼看见那张脸时,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下了一整天的雨,空气湿度很高,水汽氤氲,湿漉漉的。

    姜九笙东西不多,时瑾只搬了不到半个小时,也就短短半个小时,时瑾的屋子里多了很多她的东西,她的抱枕、杯子、拖鞋和牙刷,原本黑灰白的单调色里,多了许多她喜欢的清新暖色。

    虽然有些陌生,不过,她喜欢这种感觉。

    时瑾空出了大半个衣帽间给她用,在里面给她整理,不让她动手,她便只好搬了凳子坐在一旁看他。

    “都搬过来了吗?”

    时瑾点头。

    姜九笙看了看,嗯,一件露胳膊露腿的都没有,她也没拆穿他,把手里自己喝了一半的水杯递给了时瑾:“累不累?”

    时瑾摇了摇头,把杯子接过去:“我去做饭。”

    “我们点外卖吧。”她不想累着时瑾。

    时瑾牵着她出了衣帽间:“你洗胃没多久,忌口的东西多,外面的食物我不放心。”

    “那我帮你。”

    时瑾由着她,让她在厨房洗蔬菜。

    她刚开水,时瑾就嘱咐:“笙笙,不要用凉水,用温水洗。”

    嗯,她照做了。

    菜洗完后:“然后呢,我做什么?”姜九笙去拿案板上的刀,“切菜吗?”

    她才刚碰到刀柄,时瑾便按住了她的手。

    “刀很锋利,我怕你切到手。”他牵着她走出厨房,让她站在门口,哄,“乖,你就在这站着。”

    “……”

    姜九笙一直觉得自己是抗摔耐打的,不过,似乎他家时医生的想法不一样。

    罢了,她就不进去让他分心了。

    关于HIV,两人默契地没有提一句,纵使再担惊受怕,也没有溢于言表,姜九笙知道,时瑾此刻一定在煎熬,在做千千万万的打算。

    ------题外话------

    求月票,潇湘与QQ阅读都求,死命求,可劲求!

    友情推文:

    病宠之毒妻在上,文/温暖的月光

    [友情排雷:本文女主手段血腥残忍,慎!]

    夜国魔女燕轻语为心爱之人斩杀忠良,手染鲜血,最终落得一个被嫡姐夺走爱人而惨死的下场。

    墨桑国庶女燕轻语被嫡姐设计失身丧命,被弃尸乱葬岗,怨气难消。

    当魔女重生为庶女,指天而誓:我燕轻语宁愿为魔,也决不让天下人负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