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20:姜九笙漂亮反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明珠一脚踹过去:“别乱看,我嫂子。”

    大飞掸掸灰,淡定地继续趴在窗户上看,看了一会儿,突然一惊一乍:“我靠,真是姜九笙。”

    秦明珠瞥了一眼车窗外:“姜九笙是谁?”

    大飞很不可思议:“你不认识?”他知道他家队长除了电子竞技,什么都不关心,但没想到这么不闻窗外事。

    秦明珠摆了一副‘我为什么要认识’的表情,还是没睡醒似的,窝在车座里。

    大飞飘了个白眼,关了游戏界面,将姜九笙的百度资料调出来,一边往后递手机一边隆重介绍:“姜九笙,我女神,咱们选的队歌就是她唱的。”大飞一脚踹开闷头睡觉的中单小荤,坐到队长身边,得意地炫耀,“你看,我手机屏保都是她。”

    秦明珠没说话,看了几分钟,把手机扔回给了大飞,然后继续睡觉。

    大飞接过手机,点开:“艹,你删我屏保!”

    秦明珠不搭理。

    “队长,姜九笙真是你嫂子?”一直没吭声的上单段希说话了,十八岁的少年,微胖,很可爱,笑着问,“那你能给我要签名吗?”

    秦明珠把鸭舌帽扣在头上:“别吵,我要睡了。”

    队友们:“……”

    他们队长有个外号,叫少奶奶,除了因为有颜值有技术被团宠这个原因之外,就是特别娇贵,除了比赛和训练,剩下的时间全部在睡觉,要是没睡饱,他打比赛的时候那就完了,不讲战术,逮谁弄谁。

    不过,没事,哥几个惯着,谁让明珠睡醒的样子像奶狗呢,得呵护备至不是!

    次日,莫冰替姜九笙约了柳絮,见面的地方很奇怪,选在了医院,人多眼杂的,不过柳絮心里有谱,知道是来还账的,打扮举止都异常低调,一路都提防着跟拍。

    莫冰领了柳絮进病房,她没进去,在门外等。

    姜九笙穿着一身病服,靠在床头,抬头看了一眼,语气心平气和:“来了。”她指了指病床前的椅子,“坐。”

    柳絮走上前,落座,抬了抬下巴:“你想怎样?”

    视频莫冰已经发给她看了,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胜为王,败为寇,她投降,也没有必要再迂回周旋。

    姜九笙删繁就简,说了三个字:“三件事。”

    柳絮不言,等她的下文。

    她不紧不慢:“以后不论在什么场合遇到了我,都要当作不认识。”

    柳絮没有犹豫,点头了。

    第二件:“你和张耐偷的那首曲子,怎么吃进去的,就怎么给我吐出来。”没有恼羞成怒,也没有嫉恶如仇,姜九笙语气始终平平淡淡。

    柳絮脸色稍稍发白,她咬着唇,一声不吭。

    “第三件事,”姜九笙转头,目光落向床头旁的水杯,她说,“走的时候把桌上那杯水喝了。”

    柳絮惊愕,盯着那杯透明的液体:“里面放了什么?”

    姜九笙气定神闲,说:“我在庆功宴上喝过的东西,不多不少,一样的药量。”说完,又云淡风轻地补充了一句,“喝完出门左转,去一楼急救室洗胃。”

    一句话,让柳絮大惊失色。

    她是知道的,姜九笙过量摄入致幻剂,严重到要洗胃,可她放在酒中的量,不过是让她微醉而已。

    她愤愤不平,矢口否认:“不是我干的,我只放了一点点。”

    “我知道。”姜九笙看着她,目光如水洗后的夜色,漆黑明亮,她缓缓地说,“可那个房间的钥匙,是你换的。”

    这一点,柳絮无言以对。

    咬了咬下唇,她将拳头紧握,对上姜九笙的目光:“你说到做到?”

    “我不会公开,”停顿了一下,姜九笙说了下一句,“当然,也不会销毁。”

    柳絮迟疑了很久,咬咬牙,颤着手端起了那杯水,突然笑了一声,看向姜九笙:“只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

    没等姜九笙说什么,她接了话,像鄙夷,却带着自嘲:“因为不公平,命运太优待你了,别人千方百计甚至出卖自己都只能仰望的东西,你却总是轻而易举就能得到。”

    姜九笙只是笑了笑:“命运有没有优待我,我并不知道,不过,我比较优待自己人,如果当初你不解约,专辑我可以帮你出,能让你大红大火的并不是那些制片人、投资人,而是我。”

    柳絮嗤笑了一声,眼泪夺眶而出,她擦了一把眼睛,没有再说什么,仰头喝了那杯水,一滴都没剩,然后放下杯子,转身离开,脚步有些踉跄。

    姜九笙沉吟了许久,喊了莫冰:“你跟过去看一下。”

    莫冰好笑:“怕她走不到急诊室?”

    柳絮不比姜九笙的毅力和体力,走不到急诊室完全有可能。

    姜九笙只是说:“她还罪不至死。”

    莫冰没说什么,跟了出去。姜九笙啊,就是心太善,三观太特么正了!

    温诗好出了病房后,并没有直接去急诊室,扶着墙,脚步趔趔趄趄,走到楼梯的拐口,她蹲下来,从包里拿出手机,大概是药效犯了,手指有些不听使唤,拨了几次才拨通经纪人刘玲的电话。

    她开口就吼:“你为什么这么做?”

    刘玲的语气同样不好:“你在说什么?”

    “你为什么害我?为什么要拍那些视频?”柳絮掩着嘴,几乎对着手机咆哮,情绪完全失控。

    刘玲却不耐烦至极,语气冷若冰霜:“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柳絮冷笑:“还跟我装蒜。”她眼眶通红,布满了红血丝,咄咄逼人地失声大喊,“那些人都是你帮我联络的,房间也是你安排的,除了你,根本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拍到那种视频。”

    刘玲几乎想也不想,立马否认了:“不是我,懒得跟你说。”

    “刘玲!”

    刘玲挂电话的动作一顿。

    柳絮对着电话声嘶力竭的喊:“从一开始,你就没想过要帮我对吧,你给我各种各样的‘机会’,不过是想把我送上别人的床,然后等着看我下地狱。”

    刘玲一句话都没有回。

    柳絮完全奔溃,歇斯底里地质问:“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把我推进火坑?你是指使你的?”

    “我推你?”刘玲讥笑,“如果不是你心思不正,妄想用旁门左道一步登天,也不会有今天。”

    刘玲说完,挂断了电话。

    柳絮把手里的手机狠狠砸在墙上,蹲在地上,狂躁地大喊大叫,脑袋里像是压了千斤重,快要爆炸。

    “别叫了。”

    她抬起头,看见逆光的门口,莫冰站在那里,悠闲地抱着手,走过来,俯视着她,说:“去急诊室吧,能催吐的话,兴许不用洗胃。”

    柳絮张张嘴,一句话都没说出口,抱着膝盖,突然放声大哭。

    或许是致幻药发作了吧,情绪被放大了无数倍,几乎要击溃她。莫冰感叹,自作孽,不可活啊。

    下午四点,柳絮发了一条微博。

    柳絮V:爱本无罪,只是错在忘了初心,抱歉,在你迷途的时候,没能陪你清醒@张耐V。

    在此,向《囚徒》的原创郑重道歉,@姜九笙V

    一条微博,短时间内引发了无数热议,评论迅速破了十万。

    爱学习的时光不老:“总在我快忘了这号人的时候,出来蹦跶蹦跶,也是个人才啊!”

    我就睡觉的时候不饿:“偷盗比抄袭更严重,一生黑!”

    托马斯的荷兰猪:“早就猜到是偷了我们笙爷的曲子,就是没料到柳絮这锅甩得这么干净。”

    森林小王纸:“爱本无罪,奈何总有戏精以爱之名啊。”

    有事没事撸猫咪:“张耐:呵,女人。”

    番茄宝宝脸略大:“难道只有我好奇为毛柳絮突然换了剧本吗,白莲花一下子变成了三圣母。”

    懒懒地改个名:“笙爷万岁!”

    懒懒地改个名:“再刷一条,笙爷万岁!”

    宝庆哥哥的阿庆嫂:“张耐,别怂,狗咬了你,是好汉就咬回去!@张耐V”

    “……”

    评论分分钟刷爆,柳絮两个字瞬间被顶上了热搜。

    对此,姜九笙工作室在第一时间内,向张耐与柳絮所在的娱乐公司秦氏提出了诉讼。

    一个小时之内,柳絮的单曲《囚徒》全网下架。

    微博服务器都快被‘盗曲门’刷崩了,可自始至终,事件当事人张耐都没发声。

    傍晚,日暮微陲,余晖西斜,似给十九层高的住院大楼渡了一层金色。

    张耐临窗站着,冷冷看着病床上的柳絮。

    他冷笑,字字如利刃:“为了你,我背叛姜九笙,抛弃了四年的队友,跟着你跳槽到秦氏,从当初的一身荣光到现在一无所有,甚至在我最低谷的时候,都没有埋怨过你一句,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柳絮红着眼,从他一进来,眼泪便没有停过。

    “我没得选。”她抽噎得厉害,哽咽地说,“是姜九笙逼我的,我真的没办法。”

    张耐只是冷着眼,幽幽地看着她:“所以,你就抛弃我?”

    她掩面而泣,嘴里一遍一遍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张耐置若罔闻。

    病床上的人带着病态,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红肿着一双眼,哭得狼狈,断断续续地解释:“张耐,我也不想的,可我没办法,姜九笙都能把我弄进医院,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如果我不发那条微博,她会整死我们的。”

    她说的是我们。

    张耐走近,抬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小絮。”他不确定,直直看着柳絮的眼睛问,“你真的爱过我吗?”

    柳絮用力地点头,抓着他的手,紧紧拽着,声音轻微颤抖:“你以为我做这么多,只是为了我自己吗?”

    他已经不确定了,他看不透这个女人,不知道她十句话里,有几句是真,不知道那些海誓山盟里,又有几分情真意切。

    见他不说话,柳絮很慌,无措地扯他的袖子,眼里还噙着泪,带着哭腔求他:“张耐,再等等我好不好?sj’s的人已经联系过我了,他们愿意签我,我一定可以东山再起的,你再帮我一次,帮我一次好不好?”

    张耐什么都没说,出了病房,从她发微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他若是要揭露她,也不会等到现在。

    他的手机响了一声,是陌生的号码,点开,视频弹出来,一男一女,在昏暗的房间里,满头大汗衣衫不整。

    男人还压在女人身上:“以后你就跟着我。”

    女人没有说话。

    男人上下动作着:“怎么,不愿意?”

    女人娇嗔:“您有那么多女人,我算什么?”

    “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你说你算什么就是什么。”

    张耐目光定住,死死看着视频里的男女,他不认得男人,可女人他再熟悉不过,是柳絮。

    视频是剪辑过的,一段一段,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男人,唯独视频的女主人公始终是同一张面孔。

    他握紧了拳头,一段一段看下去。

    “李总,您喜欢我这样吗?”

    “嗯,再用力点。”

    “……”

    “刘哥,你轻点。”

    “刚才还让我重一点吗?”

    “讨厌。”

    “好好好,我轻点。”

    “我的专辑投资——”

    “宝贝,专心点。”

    “……”

    第四个男人,微胖,戴着眼镜,梳了背头,张耐认得他,是导演张荣海,他用领带绑着柳絮的手,让她撅着身子跪着,两人都赤身裸体。

    张荣海用皮带狠狠抽她的背:“你那个窝囊废男朋友早点断干净了。”

    柳絮扭头,双目迷离:“张导,我都在您床上了,哪有什么男朋友。”

    “那个弹吉他的小子,叫什么……张耐的。”

    “他啊,不过是我的一条狗而已。”

    “……”

    视频结束,不过三分钟的内容,他看完后,攥紧的手心里全是汗,指甲几乎陷紧肉里,被自己掐得血肉模糊,整个掌心都麻木了。

    他几乎是颤着手,拨了柳絮的号码。

    “阿耐。”她在电话里娇娇地喊他。

    张耐咬了咬牙,深呼吸了很久:“小絮,我们退圈吧,跟我回老家,我养你。”他声音颤抖得厉害,像是怕自己后悔一样,语速很快,“不当歌手也没关系,我们好好过日子。”

    柳絮大惊:“你是不是反悔了?”她急了,“我们说好的,你再帮我一次,我——”

    他打断了她,突然问:“小絮,你有没有出卖过自己?”

    柳絮一愣,没有立刻回答。

    “你别骗我。”张耐一字一顿,艰涩地开口,“我只要你不骗我。”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没有。”

    呵,还要骗他。

    张耐突然发笑。

    “阿耐,你怎么了?”

    他沉默了很久:“柳絮,你不爱我,你从来都只爱你自己。”当年那个站在树下笑靥如花的女孩,已经面目全非,再不是当初的模样了。

    他挂了电话,蹲在墙角,点了一根烟,他跳槽去秦氏不到一个月就被雪藏了,那之后学会了抽烟。

    过了很久很久,满地都是烟头,他才拿出了手机,打开微博。

    张耐V:抱歉,队长@姜九笙V

    从此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柳絮V

    微博后面,附了一小段视频,不到三十秒,是衣不蔽体的柳絮,与一位已婚刘姓制作人,背景昏暗,模糊的轮廓不难辨认,却消了声音。

    隔了不到三分钟,张耐又发了一条微博,只有两个字。

    张耐V:退圈。

    一石激起千层浪,‘盗曲门’一事再次天翻地覆,网友彻底被惊炸了。

    我想改名叫神算子:“这哥们,一定是被女人坑了。”

    张巨漂亮:“就喜欢这狗咬狗的剧情!”

    十九号小坏蛋:“一路走来,我见证了年度戏精的诞生,恭喜你!@柳絮V”

    此生最爱啵啵:“卧槽!我差点以为我电脑中毒了!”

    放弃不难坚持一定很酷:“楼上,我杀毒软件都下好了,不过,硬是点开看了两遍,@张耐V求高清无码!”

    柠檬不酸女孩不哭:“贵圈真乱,我要等七星连珠的时候,回我的米朵星球去。”

    我叫王小明:“我只关心我笙爷被偷的那首歌,还会收录吗?@姜九笙V”

    姜九笙V回复@我叫王小明:“不会。”

    我叫王小明:“我居然被翻牌了!”

    优秀是因为我腰间盘太突出回复@我叫王小明:“笙爷在节目上翻唱过一次的,那就是原版。”

    这一天天的,就是事儿多,吃瓜群众们表示都眼花缭乱,不过,不要停,继续撕起来!

    次日,秦氏娱乐官方微博发了声明,与张耐柳絮正式解约,并承诺尊重原创,承担所有姜九笙及天宇传媒的损失。

    秦氏娱乐明显弃车保帅,抛弃了两颗没用的棋子,但求独善其身。

    柳絮无路可走,只好花钱雇了外包的公关公司,将舆论往张耐身上引,绝口不提视频的事,只说和张耐如何从深爱到情断,到如今的视同仇人。

    这一波公关,显然是在暗讽张耐因为情断而反目成仇,这才做出了诋毁。只不过,广大网友并不接受这种洗脑,公关水军怎么推都无济于事。

    柳絮彻底一筹莫展了,一遍一遍拨打张耐的手机,甚至去他家堵他,可都无果,张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始终都不露面。

    事后的第三天,她终于拨通了张耐的电话。

    他先开了口,冷漠又决绝:“别再打给我了。”

    柳絮拿起手机,放声大哭:“阿耐,你真的要看我死了才甘心吗?”

    他熟视无睹:“你怎么样都与我无关。”他给过她机会的,换来的却是一次一次的欺骗与利用,捧出去的一颗心再热,也凉透了。

    她不哭了,几乎绝望:“你就真不念一点旧情?”

    张耐冷笑了一声:“我只不过是你的一条狗而已,哪有什么旧情。”

    柳絮蓦然失语。

    “我只放出来了一段视频,这是我最后的仁慈,你别再逼我。”

    说完,张耐挂了电话,她再打过去,已经是关机状态,她砸了病房里所有能砸的东西,疯了似的放声尖叫。

    护士全部被她赶出去,声嘶力竭之后,她平静下来,出了病房。

    十七楼,是VIP病房。

    柳絮大力推开姜九笙病房的门,冲口就大喊了一句:“姜九笙!”

    病房里,只有姜九笙一人,捧了一本书。

    她抬头看过去,处变不惊:“我记得前不久你刚答应过我,不论什么场合,都当做不认识我。”

    柳絮面红耳赤,大力甩上门,死死瞪着姜九笙,睚眦欲裂:“你也答应过我不会把视频公开,可是你做了什么?”她怒目圆睁,破口大骂,“你。他。妈的坑我!”

    她暴怒,情绪已然失控。

    然,姜九笙却仍安然若素,不疾不徐地将手里的书放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姜九笙抬眼,眸色微凉,沉声静气,“我只答应过你,我不会公开。”

    柳絮听完更是怒火中烧:“你把视频给了张耐,跟你公开的又有什么分别。”

    借刀杀人,技高一筹。

    真狠!

    姜九笙不置可否:“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最后把你推入绝境的会是张耐?”

    柳絮一时无言以对。

    是啊,为什么会是张耐,一直以来对她死心塌地的人,却亲手把她推出去。

    “你既然是来找我算账的,我就跟你好好算清楚。”姜九笙凝了凝眸,淡淡清光微冷,音色已沉,她幽幽地开口,“柳絮,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曲子是谁偷的吗?”

    柳絮大惊失色,不可置信地看向姜九笙。

    姜九笙轻描淡写地,说:“IP地址。”

    当初她把曲子的demo存放在了共享路径,除了她,只有张耐知道密码,初始,她也以为是张耐私自存了样带,是莫冰多留了个心眼,查了登入IP。

    为什么是柳絮的IP登入,只有一种可能,当时,他们意见不和,是柳絮居心不良。

    对此,柳絮根本无从辩白,只是死死咬牙,横眉怒目。

    “我说过,怎么偷的曲子,就怎么吐出来,你却依旧心存侥幸,甚至把张耐推出去当替罪羔羊,半点悔改之意都没有,柳絮,”目光相接,姜九笙不避不闪,“如今的局面,是你自食恶果。”

    ------题外话------

    月底了,月票再不投就清零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