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17:办公室PLAY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瑾先开了口,向她道歉:“抱歉笙笙,是我硬把你拉进来的。”

    姜九笙摇摇头:“我要是不愿意,谁也拉不动我。”她低头,给他扣衬衣的扣子,动作不熟练,磕磕绊绊地,却异常认真地在扣,边低声地说:“这次是我大意了,以后我会更加谨慎,你不用担心我,我会点防身术,没有那么好算计。”抬头,她看着时瑾,“你也不要同我说抱歉的话,从我知道我对你有感情的那天起,就做好了不管不顾的准备。”

    她总是这样,若对一个人好,便毫无保留,若爱什么,就爱到极致。

    时瑾什么都不说,低头,亲吻她。

    姜九笙乖顺得不行,张开嘴,任他用力纠缠。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

    时瑾募地抬头,把姜九笙搂进了怀里,眼神瞬间冷下去,看向门口的人:“不会敲门吗?”

    谈莞兮愣在那里,怔了很久,才低声说:“抱歉。”

    呵,也怪她,想见他想到发疯了,居然这般迫不及待,连敲门那点时间都等不了,可结果呢?

    目光像是不受她控制,落向时瑾怀里的女人,对方并没有躲躲闪闪,大大方方地颔首问候。

    姜九笙。

    时瑾按在桌上亲的人原来是姜九笙,果然,果然是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找回理智:“我来复诊。”

    时瑾把姜九笙抱下去,用手背擦了擦她唇角的水渍,抬头,温柔不见,语气漠然又疏远:“离坐诊时间还有五分钟,请你在外面等。”

    谈莞兮脸色微微发白,又说了一声抱歉,转身出去,并合上了门。

    姜九笙先把时瑾领口剩的一颗扣子给扣上,才说:“我上次在你办公室门口见过她,谈氏药业的负责人。”

    时瑾把沾血的衬衫扔进垃圾桶,说:“她是我的病人。”

    姜九笙坐在椅子上,迟疑了片刻:“她好像看上你了。”

    时瑾抬头,眼里有笑:“吃醋了?”

    她诚实地点头。

    似乎确实如此,她很介意别人觊觎时瑾,即便是单方面,也会让人心口发堵,爱情这玩意可能就是盲目又愚昧的,没道理可言,也跟大度无关。

    时瑾唇角不自觉上扬,眼里尽是愉悦:“虽然我很喜欢你为我吃醋,不过我还是要向你解释。”他目光专注,认真地说,“笙笙,除了你,别的女人在我眼里都是一堆器官。”

    外科医生说起情话来,要命。

    姜九笙心里头那点阴郁散了个干净,嘴角压不住笑意,心满意足地说:“你先看诊,我回病房。”

    时瑾抓着她的手:“我还没有亲完。”

    说完,扣着她的腰,他低头亲她的唇。

    然后,亲够了才放她回去。

    四点整。

    医助肖逸出去传唤病人,客客气气地说:“谈小姐,可以进去了。”

    他说完,也没见谈莞兮动,等了好一会儿,她才有些失神地站起来,走进心外科的办公室。

    时瑾已经换上了白大褂,低着头,手里握笔,先开了口:“这一个月内,出现过几次晕厥症状?”

    开门见山,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谈莞兮没有回答,默了很久,她问了他,语气尽量平常:“时医生,刚才那是你女朋友吗?”

    时瑾依旧没有抬头,回答得很快:“是。”

    她握拳的手,紧了紧力道:“你们在一起很久了吗?”

    “温小姐,”时瑾抬头,目光清清冷冷,“你只是我的病人,还没有权利过问我的私事。”

    她蓦然怔住,张张嘴,喉咙被酸涩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时瑾低头,重复:“这一个月内,出现过几次晕厥症状?”

    谈莞兮低头:“两次。”声音紧绷,艰涩得不像话。

    一直以来,时瑾给她的感觉都是这样的,专业,克制,礼貌却疏远,从不给人难堪,却也没有一丝人情可言,因为他对谁都这样,她就理所当然以为,或许这个男人骨子里便是如此,不会有起伏,不会有喜怒。

    时至今日才发现不是这样的,时瑾他只是把所有人分成了两类,姜九笙,和除她之外,然后,把他所有的情绪都留给了她。

    “咯血呢?”时瑾低着头,不喜不怒。

    谈莞兮答:“没有。”

    他在病例单上写了一行字,抬头:“有没有呼吸道感染?”

    目光清雅,太安静,没有一点波澜起伏。

    她回答:“没有。”

    “还会咳嗽?”

    “会。”

    “……”

    例行公事,一句一句问下来,不带丝毫个人感情。

    时瑾没抬头,在病例上写着什么,唤了一声医助:“肖逸,带谈小姐去做心电图和心血管造影。”

    肖逸上前。

    谈莞兮没有动作。

    肖逸提醒了一句:“谈小姐。”

    她怔忪了很久,才起身,跟着肖逸出了心外科的诊室。

    肖逸走在前头,不知在说什么,她一句都听不进去,周遭的声音就像她犯病时的耳鸣声,嘈杂又刺耳。

    “谈小姐!”

    她突然抬头,却已经来不及了,腰腹被撞得一麻,整个身子往医用推车上扑,她下意识用手去支撑。

    推车倒了,乒乒乓乓的一阵响之后,护士扶住了谈莞兮,战战兢兢地反复道歉。

    她摇摇头,说没事,转身继续走,身后,护士惊呼了一声:“血!”

    谈莞兮低头,才发现手掌全是血,撞落在地的一把剪刀上,尖头上也沾着血,她看着手心汩汩往外流的血,才有了几分真实的灼痛感。

    肖逸见状,当下就急了:“快给谈小姐止血。”

    护士应了,慌了神,手忙脚乱。

    肖逸没敢耽误,跑回了心胸外科,连敲门都等不了,直接开了门,急喊:“时医生,谈小姐受伤了。”

    时瑾闻言,立马起身。

    肖逸赶紧跟上去,心里暗道不好,那位谈小姐身体着实是金贵,先天性心脏病不说,凝血功能比常人还要差很多,血小板数量低得异常,偏偏,还是RH阴性血型,这一流血,整个医院都得乱套。

    医院走廊。

    姜九笙戴着口罩,沿着屋檐,低头走回病房,身后,忽然有人喊:“笙爷。”

    她回头,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便将外套的帽子取下来:“这都能认出我?”

    谈墨宝颠儿颠儿地跑过来,兴奋地狂点头:“你就算只露个额头,我都能认出你。”真爱,不解释!

    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儿。

    真是个讨喜又可爱的姑娘,姜九笙回以一笑,问她:“要去我病房坐坐吗?”

    “要!”

    要和偶像共处一室了,她简直不敢相信!正激动人心,突然有人喊她名字。

    “谈墨宝!”

    谈墨宝充耳不闻,笑呵呵跟着姜九笙走。

    “谈墨宝!”

    “谈墨宝!”

    还没完没了了!谈墨宝翻了个白眼,想干脆拉着偶像走掉。

    “有人在喊你。”姜九笙也听到了,声音很急切,甚至语调里带了愠怒。

    她笑吟吟地摆摆手:“不用理,我们走。”

    姜九笙有些疑惑,却也没有再说什么,朝电梯口走去。

    刚按了楼层,一位妇人便追了进来,上来就一把拽住了谈墨宝的手:“谈墨宝!”妇人气急败坏,脸色十分难看,“你姐姐出了意外,还在急诊室里,你倒好,居然躲起来,你成心的是吧!”

    谈墨宝:“……”什么鬼!

    拉住她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她‘嫡母’杨氏,一位在人前雍容华贵人后龇牙咧嘴的女士,迄今为止,谈墨宝还没见过哪个两面派能比杨女士的表演功底好,她第一次见杨女士的时候,还以为是菩萨转世呢,可当天晚上她就发现,分明是河东狮当道。

    扯远了,谈墨宝捋了捋杨女士的话,挑出了重点:“她出了意外,你找医生啊,找我干嘛?”

    杨女士简明扼要:“她要输血小板。”

    不是商量的语气,更没有恳求,理所当然极了。

    谈墨宝这才听出了原委,一只脚踩在电梯外,抱着手,半边身子在外面:“所以,要我的?”

    “不然呢?”

    这一句反问,真特么理所应当啊。

    谈墨宝眼底的笑意荡然无存:“我爸呢?他来了吗?”

    “你爸也在找你。”杨女士不耐烦,催促,“你还不快点。”

    谈墨宝把眼神撇开,突然嗤笑了一声,然后抹了一把眼睛,才回了头,看着电梯里的姜九笙,拉了拉嘴角,她笑着问:“我不能去你那坐了,下次行吗?”

    姜九笙点头,她看见她,眼睛红了,

    她还像刚才那样笑着,只是,眼里有微闪的清光:“下次,我能叫你笙笙吗?”

    “可以。”

    她咧了咧嘴,把弯弯的眼睛眯着,转身出了电梯。

    妇人走在前头,骂骂咧咧着。

    姜九笙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突然想起来那年的三九大桥下,这个姑娘也是这样,跪在桥下,手里举着卖劳力葬母的牌子,挺直背脊,紧紧攥着手心,孤傲又凄凉。

    杨女士把谈墨宝带去了急诊室。

    抽血的仪器已经准备好了,谈墨宝认得,叫细胞分离机,不止第一次见了,真是万事俱备只欠她躺下了。

    “护士,输她的。”杨女士的语气不容置喙,“她们是姐妹,也是RH阴性血,以前也抽过,不用再做配型,可以直接输血小板。”

    护士闻言,拿了针头直接上前。

    谈墨宝立马往后退了一步,一手挡在护士前面,扭头,看向她的父亲:“这是第四次了。”

    谈西尧还盯着治疗室:“先给你姐姐输血,其他的等回去再说。”

    语气急促又果断,没有一丁点迟疑挣扎。

    谈墨宝笑了,抱着手,丝毫没有要伸出去的意思,不慌不急,她慢悠悠地说:“回去说什么?又给我开支票吗?”

    谈西尧这才把目光落向她,心急如焚地怒斥:“别胡闹了,你姐姐那不能等。”

    胡闹?

    好啊,那就胡闹咯。

    她站起来,一脚踢在抽血的仪器上:“谁他。妈。的是我姐!天底下有那种隔三差五就抽妹妹两管血的姐姐吗?”她对着她父亲呵呵笑了两声,冷嘲热讽,“别抬举我了,我就是个造血工具!”

    谈西尧没预想到她突然反骨,愣住了。

    一旁的杨氏被激怒了,也顾不得她在外的形象,彻底冷了脸,趾高气扬:“我们谈家给你吃,给你穿,让你过着千金大小姐的日子,抽你点血怎么了?”

    说得真义正言辞。

    谈墨宝笑出了声:“终于说出掏心窝的话了,我说你们谈家高门大户的,怎么会让我这个私生女进门,原来你们看的不是血缘。”讥诮了声,“是血型啊。”

    她刚说完,谈西尧接了话,依旧严肃板正,带着训斥:“别胡说八道了,菀兮是你亲姐姐,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他抬头,见她目光寒凉,还是放软了语气,好言好语地,“墨宝,先给你姐姐输血,回头你要什么爸爸都给你。”

    谈墨宝顺嘴问道:“我要谈莞兮的血,你给吗?”如果失血过多的是她呢?她也是RH阴性血,她也姓谈,她也是他谈西尧的女儿。

    谈西尧想也不想:“你姐姐身体不好——”

    呵,真是一点犹豫都没有。

    谈墨宝冷笑,打断了:“我身体好我就活该是吗?”

    谈西尧脸色彻底沉了,正要开口,治疗室的门被推开,护士出来:“病人血止不住,要尽快血小板输注。”

    谈西尧与杨氏都将目光看向谈墨宝,急切又愤怒。

    不等他们二人开口,谈墨宝走到仪器前,把右手的袖子捋起来,对护士说:“抽我的吧。”

    谈西尧这才有了好脸色:“墨宝——”

    谈墨宝一句都不想听,目光冷冷清清的:“我给谈莞兮抽血,不是因为你们谈家给我吃给我穿,那是我该得的,更不是什么血浓于水,姐妹情深全是狗屁,我跟谈莞兮真的一点都不熟,而是我妈从小就教育我,千万不要像谈西尧那个狼心狗肺,做人,要有良心。”

    谈西尧目光复杂,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谈墨宝背过身去,闭上了眼睛,说了一句:“爸,您就挥霍吧。”

    等那点微薄的父女之情挥霍没了,等哪天她对血缘不抱一丝幻想了,她就不当善人了,卷着铺盖走人,去三九大桥下贴膜。

    次日,姜九笙住院的第二天,禁食解除,时瑾给她做了小米南瓜粥,很清淡,养胃,很简单的食材,味道却出奇得好,是肖逸送过来的,时瑾在忙。

    她吃完,想要去找时瑾,路过VIP病房六楼时,看见了一张熟悉面孔,张荣海,前晚被她用烟灰缸砸了脑袋的那位导演。

    似乎情绪失控了,张荣海在病房里大喊大叫,输液架与医用推车全部被他推到在地,他赤脚站在地上,手里拿着输液器的针头,对着护士咆哮。

    “滚开!”

    “别过来!”

    有男护工试图上前拉住他,他用力一甩:“都滚开!”

    一屋子医护人员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反复安抚,奈何他们才往前一步,张荣海就发了疯似的把地上的注射器、托盘等一股脑地砸过去。

    “有人要害我!”

    张荣海歇斯底里地喊:“我的药,他动我的药!”

    “他要害死我!要害死我!”

    “你们都别过来。”

    “都滚开!”

    “谁都不可以害我!休想害我!”

    “……”

    病房外,姜九笙若有所思地站着,护士急急忙忙从病房跑出去,撞了她的肩,连连道歉之后便快步跑走了。

    张荣海的主治医生是神经外科的徐医生。

    护士一口气跑了三楼,气喘吁吁推开神经外科的办公室门,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徐医生,608的病人突然异常。”

    徐青舶拿了听诊器,立马起身,边走边问:“什么情况?”

    “血压心跳上升,病人突然亢奋,非常狂躁。”护士补充,“跟昨晚症状很相似,病人抵触心理很强,不肯让医护人员近身,而且拒绝治疗。”

    徐青舶没有再问,加快了脚步,刚出办公室,便看见时瑾靠在门对面的墙边,老神在在的样子。

    心外科在五楼,这里是三楼,难得能看见时瑾来神经外科。

    徐青舶问了一句:“找我?”

    他走过来:“嗯。”

    徐青舶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私事公事?”

    “私事。”

    徐青舶看了一眼手表:“我现在有病人,等我十分钟,结束后我去心外科找你。”

    时瑾站着没有动,目光深邃,不见情绪,只说:“一分钟就够了。”

    哟,破天荒头一遭啊。

    “你先过去给病人注射镇定剂。”徐青舶跟护士交代完,看向时瑾,“怎么了?”

    时瑾语气平平淡淡:“608的病人,我建议你把他转到精神科。”

    真巧,也是608的病人。

    徐青舶抱着手,眼里若有深意:“你看过他的病历?”

    时瑾摇头:“姜博美的头就是他砸的。”

    哦,这位就是罪魁祸首啊。

    前天晚上姜九笙送来急救的事徐青舶是知道的,这么说就毋庸置疑了,时瑾这是给姜九笙算账呢。

    徐青舶正色:“你是不是已经对他做什么了?”

    时瑾没有否认。

    徐青舶也是医生,知道怎么把一个长期嗜药且过度摄入LSD的病人搞成精神失常,一点药物,再加一点心理战术,时瑾分分钟能玩死他们。

    “我说怎么突然有被害妄想的症状。”徐青舶笑意尽收,突然严肃,“时瑾,你这是在犯法。”

    时瑾不以为然:“一个坏事做尽的家伙,就算是死了,都死有余辜。”

    想法极端,行为危险,是典型的偏执症人格障碍。

    徐青舶语重心长:“那也该让法官来判,不是你。”最好,尽快接受心理治疗,时瑾现在的行为意识简直是在尖刀上行走,稍稍失去平衡点,后果不堪设想,很显然,这个平衡支点,就是姜九笙。

    时瑾却置若罔闻:“我不是来征询你的意见的。”

    徐青舶挑眉,等下文。

    时瑾气定神闲,语气无波无澜,是一贯的轻描淡写:“是警告你,别阻碍我。”

    徐青舶彻底无言以对了。

    时瑾这精神状态很危险,他可以预想得到,若是哪天姜九笙一步走错了,时瑾得跟着摔进万丈深渊里。

    当天下午,神经科有位张姓病人疑似患有被害妄想,精神极度失常,未免妨碍及伤害到其他病人,特转入精神科。

    约摸三点,苏倾来医院探病,赶巧,厉冉冉与靳方林小两口也来了。

    苏倾坐在床边,一边削苹果一边感慨:“报应啊报应。”

    厉冉冉赶紧搬小凳子过来听八卦。

    娱乐圈那潭污水,传得最快的就是小道消息了,苏倾在圈子里人缘好,耳听八方,没有她不知道的。

    “现在圈子里都在传某张姓导演有精神病,以后别说出来拍电影了,估计得待精神病院和病友一起玩了。”

    厉冉冉很好奇呀:“那是不是真有病啊?”看着挺正常的,色眯眯的一个混球。

    苏倾把一个苹果分三瓣,一人一瓣,咔嚓咬了一口:“谁知道,反正精神病院里没几个承认自己有病的,可进去了就是真没病,也没人信呐。”

    厉冉冉点头,不明觉厉。

    苏倾又说:“我估计那个姓张的就算没病也心理变态,都好几个女艺人被他搞得抑郁了,我就见过一个,被那个禽兽用烟头烫了一背的疤。”

    ------题外话------

    521,总裁爱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