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15:时瑾报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值班护士正一筹莫展的时候,看见救星了,冲着门外招手:“时医生,时医生。”

    时瑾从人群里大步走来,穿着大衣,里面是针织的套头薄毛衣,这天寒地冻大雨瓢泼的冬夜,额头上竟有薄汗,唇色微微冷白,他走近了,说:“先给那两位病人包扎。”

    值班护士说好,去准备包扎用药。

    时瑾说的病人是谢荡和宇文冲锋,一身狼狈,身上血迹斑斑的,还有天宇的几个艺人,都守在外面。

    没有多言,时瑾交代刚接到电话赶来的医助:“肖逸,带他们去我诊室。”转头,看了宇文冲锋与谢荡一眼,“洗完胃我会把笙笙转去我诊室。”

    宇文冲锋点头,让苏倾带其他人先回去,他与谢荡去心外科的诊室包扎,只留下莫冰在急诊室照看,林安之陪同她,不愿意先走。

    时瑾从医用推车上拿了口罩和手套,掀开挂帘进了就诊室,里面正在给姜九笙洗胃的章医生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时医生,”章医生年纪不大,是后辈,语气很尊敬,“您怎么来了?”

    时瑾目光落在病床上,没有抬头,只说:“不用管我,继续。”

    章医生以为是来现场指导的,越发谨小慎微,是丁点都不敢大意。一旁,护士长正在给姜九笙包扎手上的伤口,才刚倒上消毒水。

    时瑾将医用托盘接过去,放在了病床上:“让我来。”

    护士长大吃一惊,赶紧摆手:“不用麻烦时医生,我来就好。”

    时瑾没有多言,蹲在床边,用棉球蘸着碘伏溶液,清洗姜九笙手臂上的伤口,眼睫微垂,神色专注。

    奇怪了,时医生怎么有点手抖?

    护士长看了又看,只瞧得见一个轮廓漂亮的侧脸,还是不明白天北的外科圣手做个简单的包扎怎么会手抖。

    就诊室里安静得过分,气压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章医生不自在,便找了话题:“病人手上的伤应该是玻璃割的,那个角度与力道,像是病人自己割的。”

    护士长附和:“估计是为了刺激痛觉神经,不然摄入了这么多致幻成分,不可能还能保持神智清醒。”

    时瑾自始至终都默然不语。

    这时,病床上的人醒了,虚弱无力地轻喃了一个名字。

    时瑾动作顿住,蓦然抬头。

    姜九笙嘴角轻微张合,喊:“时瑾。”

    时瑾放下手里的镊子,握住了她的手,压低着声音安抚:“笙笙,乖,别说话。”低头,在她手背上亲了亲,心疼得声音都在发颤,哄她,“很快就不疼了。”

    姜九笙气息奄奄,眼皮缓缓又合上了。

    章医生:“……”

    程护士:“……”

    时医生和病人认识?!

    时瑾抬头,淡淡语气:“这是我女朋友。”

    章医生:“……”

    程护士:“……”

    难怪时医生亲自过来包扎,难怪手会抖!

    后面整个洗胃的过程,都很沉默,章医生有点发怵,动作战战兢兢的,就洗个胃,出了一身冷汗。

    中途,消化内科的彭主任和神经内科的钱主任一前一后都过来了,还带了几个这方面很有权威的主任医师,两个科室一起会诊,诊断结果是并无大碍,洗胃之后就可转去普通病房做拮抗治疗。

    时瑾问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礼貌地恳请:“我女朋友是艺人,她的就诊信息,还请各位保密。”

    几位医生和护士都连忙点头,心里亮堂着呢,时医生的面子肯定要卖,谁家还没个病痛,这外科圣手的人情给了自然有利无害。

    时瑾没有再说什么,脱下外套,遮住姜九笙的脸,把她抱进怀里,出了就诊室,医助肖逸亦步亦趋地推着输液架跟在后面。

    宇文冲锋与谢荡都在时瑾的诊室里等,他安置好姜九笙后才过去,先开了口:“这件事能否让我来处理?”

    一时沉默,没有谁说不。

    他是时瑾,姜九笙的事,他最有资格。

    宇文冲锋点了头,谢荡虽不情愿,也没反对。

    时瑾走到莫冰跟前,眸色像泼墨的砚台,喜怒不行于色,唯有眼底寒凉,说:“我想知道这件事的所有经过。”

    莫冰点了点头,便将事情的经过事无巨细地讲了一遍,自始至终,时瑾没有说话,眼眸深邃,看不清情绪。

    莫冰总觉得,时瑾不止是外科医生这么简单。

    姜九笙是后半夜醒的,睁开眼,就看见了病床前的时瑾,目光专注,眼底有她的倒影。

    “时瑾。”她喊了一声,声音干涩。

    时瑾一言不发,白炽灯下,他眼底浮光跃影,像暴风雨前压抑着的宁静。

    “我没事。”姜九笙伸手,手指在他眉间点了点,说,“别担心了,也别皱眉了。”

    他抓过她的手,亲了亲。

    才刚醒,没什么力气,她声音很低:“博美呢?”

    “在宠物医院。”时瑾知道她记挂,娓娓告诉她,“刚刚来过电话了,没有生命危险,养养就会好的。”

    姜九笙适才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她有些脱力,心有余悸着。

    时瑾蹙着眉,借着灯光凝视:“笙笙。”

    “嗯?”姜九笙侧躺着面向他,抬起眼,目光对视。

    时瑾说:“对不起。”

    嗓音低低的,压抑又紧绷。

    姜九笙抓着他的手,放进被子里,力气还没恢复,音色无力,有些软软的,反问他:“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时瑾垂眸,眼底落了阴影:“我来晚了。”

    姜九笙听出来了,他在自责,甚至,眼底有愤怒,深处燃着那种急于报复而一发不可收拾的气焰,在极力地克制隐忍着。

    她有点不安:“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时瑾犹豫了一下,简明扼要,没有细说:“来时路上出了车祸。”

    姜九笙一听便紧张了:“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避开了。”

    她不放心,撑起身子要爬起来,时瑾扶着她,又把她抱回去,站直了让她看个仔细:“我没事,撞在了护栏上,车子性能好,没伤到我。”

    姜九笙这才放心:“那就好。”

    不早不晚,偏偏她出岔子时,他也不顺,姜九笙不免会多想。

    时瑾揉揉她皱着的眉头:“这件事我去弄清楚,你好好养病,什么都不要想。”

    姜九笙想了想,点头:“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窝火,你做什么我都不反对,就答应我一点。”

    她了解时瑾,绝不会息事宁人。不论他平素涵养多好,待人多绅士有礼,可她知道,时瑾也绝非忍气吞声之人,他有他的底线,同样,也有他的手腕。

    她的时医生,秦家六子,怎么可能是庸庸之辈,这一点,姜九笙坚信不疑。

    时瑾应:“好。”

    “不要受伤,不要做对自己不利的事。”她说得郑重其事,看着时瑾的眼睛,很坚持。

    时瑾没有迟疑,答应了:“嗯,都听你的。”

    他的话,姜九笙都信,这才放下心,往床后面挪了挪:“你也上来,一起睡。”

    时瑾脱了鞋,陪她躺下。

    夜深人静,病房外,走廊灯微暗,宇文冲锋咬着一根烟,没点着,靠着姜九笙病房门口对面的墙,又站了一会儿,把烟扔进了垃圾桶,转身,抬头看见了谢荡。

    宇文冲锋漫不经意地抬抬眼皮:“还没走?”

    谢荡挑着眉:“你不也没有。”

    宇文没说话,好整以暇地看谢荡。

    谢荡盯着他:“你脖子上挂的那枚戒指,是不是跟笙笙有关?”

    是问句,不过语气笃定。

    他十五岁就进了音乐圈,与宇文冲锋认识了七八年,怎么说,性情完全不同的两人虽总是磕磕绊绊你来我往,可却出奇地臭味相投。谢荡是知道他脖子上挂了个宝贝的,从来不让人碰,有次喝高了,他抢着要看,宇文当时就踹过去了。

    宇文冲锋没否认,没什么情绪地回了:“是她散打比赛的奖品。”往椅子一坐,懒懒地后靠着,笑着说,“我偷来的,她不知道。”

    谢荡一脚踹过去:“你他。妈。的藏得真深。”

    娘的,自己每次喝醉酒就拉着这奸商说笙笙,就差把心掏出来给他看明白,然后好帮着出谋划策,虽然没有明说过,可也没藏着掖着啊,谁想到这货居然藏私。

    宇文冲锋只是笑笑,一脸坏相。

    谢荡想着要不要拖他出去暴打一顿,看了看他手上的伤,算了,还是等他好了再打。

    “你手怎么了?”谢荡试探性地,“又是你家唐女士?”

    他也是偶然见识过宇文家的那位夫人,那次他在宇文那里过夜,唐女士半夜过来,当时没什么异常,半夜的时候就吞了安眠药。

    谢荡后来才知道,宇文冲锋那个对外正气凛然的父亲又换新人了,还是唐女士身边的女陪护,唐女士本来就有抑郁症,受了刺激会有自杀自虐倾向。

    这也就算了,每次宇文冲锋都跟着受牵连。

    宇文冲锋像习以为常,不痛不痒地‘嗯’了一声。

    谢荡无语,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家庭,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扭扭捏捏的肉麻话他说不出来,就坐他另一头。

    电话响,宇文冲锋按了免提。

    “锋少。”

    是他的私人秘书胡明宇。

    走廊里很安静,只有宇文冲锋的声音:“招了吗?”

    胡明宇念了个名字过来:“柳絮。”

    沉默了片刻。

    “把供词录下来,发给时瑾。”宇文冲锋不紧不慢地说着,眸色沉了几许。

    “OK。”胡明宇又请示,“那这个姓张的导演怎么处理?”

    宇文冲锋伸了伸修长的腿,掐着眉心思索了片刻,看了谢荡一眼,他张嘴做了个投喂的动作,宇文冲锋懂了:“他不是喜欢玩药吗?给他多喂点。”

    谢荡满意翘起了二郎腿。

    胡明宇回道:“明白。”

    电话那头,宇文大老板又慢吞吞扔过去一句:“别玩出人命了,记得打急救,送来天北医院挂时瑾的号。”

    “……”

    真会玩!

    挂了电话,谢荡寻思:“时瑾他一个医生,我们圈子里的事,他搞得定吗?”

    宇文冲锋摸出了烟盒,想到是医院,又放回了口袋,语气懒懒有些倦意,说:“时瑾可不仅仅只是医生。”

    谢荡没明白。

    “你在中南打人那次,警局有人泄密了,就是时瑾把事情压下来的。”宇文冲锋瞥了谢荡一眼,“中南是秦家的地盘,我都插不上手。”

    这事谢荡完全被蒙在鼓里,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不用说也知道做得有多隐秘了:“那个姓时的什么来头?”

    宇文冲锋倒很淡定:“管他什么来头,能罩得住姜九笙就行。”

    话是这么说,不过谢荡还是很不爽,问宇文冲锋:“要不要喝一杯?”酒友不解释!

    他起身:“去我那。”

    谢荡跟着往外走:“要是被记者拍到了,你去摆平。”

    现在的媒体,尺度越来越大,三观越来越歪,一男一女能写成未婚同居,两个女的就是正室原配,两男的就更不得了,谁攻谁受都能臆测出个长篇大论条条是道。

    宇文冲锋回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不介意。”

    卧槽!

    谢荡冷漠脸:“老子介意。”

    次日,姜九笙工作室发了声明,误食住院,并无大碍。天宇传媒转发,一个字也没有解释。

    具体误食了什么,都不说明,医院居然也一句都问不出来,跟商量好了似的,媒体一无所获,只得空手而归了。

    上午,消化内科的彭主任和神经内科的钱主任一起巡查病房,两大科室的主任医师一起去走病房,也是破天荒了。

    这去查的是VIP病房的洗胃病人。

    彭主任有点放不开手脚,很拘谨地给病人望闻问切,病人家属时医生先开口:“眩晕症状还没有消失。”

    彭主任回:“这是正常的现象。”

    时瑾穿着白大褂,站在病床前:“还会恶心反胃。”

    彭主任听说,时医生已经推了两天的手术,可见有多紧张这位家属了。

    “这也是正常现象,”看时医生一脸不放心,彭主任便立马补充了一句,“继续拮抗治疗就可以了。”

    时瑾颔首,又看向神经内科的钱主任。

    钱主任赶紧说:“体征数据都很正常,没有任何异常现象。”

    时医生也太紧张了吧,一次性摄入致幻成分,洗了胃就没事了,又不是吃了什么剧毒,要是别的病人,他估计都要劝病人家属早点出院,回家养着就行,别占医院床位了,不过看着时医生那紧张谨慎的样子,别说是出院,恐怕得搞得像重症监护那样。

    时瑾道了谢,请求说:“还烦请彭主任和钱主任每隔两个小时过来查看一下。”

    两位主任医师:“……”重症监护都没这么搞过。

    他们很忙的好吗?

    彭主任连连点头:“好,好,没问题。”

    钱主任笑得慈祥和蔼:“一定一定。”

    时瑾再一次道了谢。

    彭主任出了病房,钱主任磨磨蹭蹭,犹豫了很久,还是折回来,见没外人,提了一嘴:“时医生,下周我母亲的搭桥手术,能不能麻烦您主刀?”

    原本这种中小手术,医院一般都不会安排给时医生的,他的手术时间很难排。

    时瑾应答得很快:“嗯,可以。”

    钱主任连声说了几句谢谢,这才出了病房,心里头想,果然还是时医生的人情好用。

    时瑾把病房的门关上,回到病床前:“还难受吗?”

    姜九笙摇头:“好很多了。”

    她要坐起来,时瑾给她在后背垫了一个枕头。

    “你不用去忙吗?”

    时瑾说:“今天病人不多。”

    一旁在换药的靳护士:“……”

    心外科的手术预约都排到了明年好吗。

    “时瑾,我有点渴。”她已经超过十二小时没有进食进水了。

    时瑾摇摇头,温声说:“再忍忍,还不能喝水。”

    姜九笙舔舔唇。

    时瑾瞧得心软,去接了一杯水,用棉签蘸着,给她润了润唇。她没忍住,伸出舌头去舔。

    时瑾好笑,转头问病房里的护士:“可以出去一下吗?”

    护士茫然:“体温还没有量啊。”

    目光从来不刻意落在异性身上的心外科时医生,这会儿,眼睛还扎他女朋友脸上,没抬头,说:“体温计给我,我给她量。”

    “哦。”

    靳护士留下体温计和记录表,出了病房,并且体贴地带上了门。

    姜九笙疑惑:“怎么了?”

    时瑾没说话,把棉签放下,将剩下的水喝了,然后俯身,含住姜九笙的唇。

    护士站。

    靳护士才刚把托盘放下,姐妹们就围上来了。

    “时医生女朋友真的是姜九笙?”住院部的许护士问。

    靳护士瞧了瞧,没外人,猛点头,小声说:“你们可别说出去,时医生的医助来打过招呼了,一定要保密。”而且,特地说了,不要惹时医生,后果会很严重。

    “我懂我懂。”许护士也不知道激动个什么,反正就是很激动,“他们两个好有CP感有没有!”

    “嗯嗯!你没看到,时医生看姜九笙的样子,苏炸天了!”那心肝宝贝的样子哟!靳护士还说,“神经内科的钱主任要给姜九笙听心音,时医生都不让,把钱主任的听诊器消毒了,自个儿去听,妈呀,那样子霸道总裁得不行。”

    许护士咋舌:“啧啧啧,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们天北的院草就被这么采走了。”

    这时,心外科的小韩护士凑过来,相当之自豪:“那当然,我们笙爷是一般人吗?”她骄傲地抬头挺胸,“我们笙爷是天仙攻!”

    许护士and靳护士:“……”

    下午,莫冰过来陪护,时瑾去了警局。

    姜九笙已经精神很多了,不过还在禁食中,她问道:“博美怎么样了?”

    “伤在头上,剃了毛,闹了半天了。”莫冰怕她记挂,一五一十地告知,“不过,还有力气闹绝食,估计恢复得不错,就是前腿折了,要养一阵子。”

    姜九笙稍稍放心了。

    莫冰搬了椅子坐床边,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侃道:“你没白疼它,这狗子真成精了,知道忠心护主了。”

    估计要不是姜博美实力护主,情况可能要更糟,毕竟姜九笙摄入了那么多致幻药物,当时的状态很差。

    “伤筋动骨要养很久,你帮我照看一下。”姜九笙又嘱托莫冰,“多给它做点好吃的。”

    “放心,小乔在宠物医院守着呢,天天给它吃大补汤也能一个礼拜不带重样的。”

    姜九笙眉间阴郁稍霁。

    莫冰正色,说到正事:“柳絮和那个导演,你家时医生预备怎么整?”

    姜九笙摇头。

    莫冰哑然:“你也不问问?”

    “我随他。”她理所当然似的。

    “……”

    莫冰无语凝噎了,没见过这样的宠夫狂魔。

    “笙笙,我觉得这件事不止这么简单,你房里那杯红酒不一定是柳絮放的,我去会所找过监控资料,真不巧,故障了。”莫冰停顿了一下,侃然正色,“而且时医生这车祸时间也真凑巧。”

    反常必有妖,她不信巧合。

    姜九笙若有所思了会儿:“大概,”想了想,说,“同秦家的哪位有关。”

    莫冰不明就里:“中南秦家?”

    姜九笙点头。

    莫冰诧异不已:“你什么时候跟秦家牵扯上的?”秦家那种腥风血雨的家族,离得越远越好。

    她家艺人淡然自若地回了一句:“时瑾是秦家老六。”

    莫冰:“……”

    不带这么吓人的!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