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14:狗子护主,时瑾来了

114:狗子护主,时瑾来了

        莫冰回头,挡住路:“去哪呢?你留下看家。”

        姜博美嗷呜了一声。

        狗子不开心!

        这只戏精狗,莫冰笑着出了房间,把房间钥匙给了小乔保管,小乔说有两个赞助商也来了宴会,她先过去招待,便一同离开了。

        姜博美在门口蹲守了一会儿,没劲儿,就去房里玩耍了,妈妈在睡觉,也不理它,床头柜上手机突然震了一下,吓了狗子一大跳,它直立站起来,扒着柜子去挠手机。

        “咣当!”

        手机滚床底下去了。

        姜博美:“……”它还是去门口守着吧。

        九里堤大道。

        突然下起了蒙蒙细雨,大道口有些堵车,时瑾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点开手机,看了一眼房间号,然后踩了油门加速。

        对面的红绿灯路口,一辆大卡车突然变道,疾速逆行,直直驶向对面的银色沃尔沃。

        时瑾立马打方向盘——

        “嘭!”

        一声巨响,车身狠狠撞上了交通护栏。

        雨越下越大,前头红绿灯路口围堵,交警拉了警戒线,暂时封路,在做现场勘查,主干道被堵得水泄不通。

        一辆黑色的保姆车,约摸停了十多分钟,被堵在路中间,进退不得,车上闭目养神的人睁开眼了,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长得很仙,表情很呆:“怎么堵了这么久?”

        副驾驶回了句:“好像是前面发生车祸了。”

        车上的人不淡定了,非常焦急:“我的队友还等我开黑呢。”

        “……”

        被演戏耽误的‘电竞选手’,还能是谁。

        经纪人陈湘简直无语凝噎,她家这个艺人游戏瘾真的太重了!从lol到农药到吃鸡,这妹子都走在游戏的最前端。

        景瑟冲着窗外瞧了又瞧,堵了老长一条路,估计短时间都动弹不了了,她叹了一口气,稍安勿躁了几分钟,还是干坐不住:“湘姐。”

        “又做什么?”

        景瑟表情认真,呆到深处自然萌:“平板借我用一下?”

        “干嘛?又打游戏?”

        她头摇得拨浪鼓,义正言辞:“谁说我打游戏了。”又义愤填膺地说,“我看我偶像直播。”

        “你偶像谁?”陈湘把平板递给她。

        景瑟接过去,大声地回答说:“TJ战队的少奶奶。”抬头挺胸,引以为傲。

        TJ战队?

        又是电竞!

        陈湘翻了白眼,反问:“谁是少奶奶?”

        “秦明珠啊。”

        陈湘不认识,她不玩游戏,不知道那个圈子里的风云人物。

        说到偶像,景瑟就很激动了,长篇大论以表她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崇拜:“我跟你说,我家明神可厉害了,走位非常风骚的,操作也相当犀利,作为史上第一个1500杀的国服adc,连续两年带领TJ杀入世界总决赛,在S5赛季上,我家明神使用暗夜猎手VN一战封神,拿下了国内第一个世界总决赛冠军,ad位置的五项数据全部第一,直接carry全场,把敌人按在地上摩擦。”她很自豪,虽然天然萌蠢,可架不住她一本正经啊,“你说厉不厉害?厉不厉害?”

        要是这厮演戏有这么用功,也不至于天天被黑,陈湘翻了白眼:“我游戏废。”

        她刚说完,景瑟就把平板递过来。

        “那你看颜值,是不是巨帅!拉高了整个电子竞技的颜值平均线呢。”她两眼发光,那样子蠢萌得不行,捂着心口,“哎哟我的小心肝啊,好想舔。”

        陈湘瞟了一眼屏幕上,就一个侧脸,还是抓拍,带着电脑耳机,低头像是在操作电脑,神情专注。

        是个很年轻的男孩子,长得干净漂亮,皮肤特别白,染了一头奶奶灰。

        这颜值,可以出道了,应该是个被电竞耽误了的明日之星。陈湘鉴定完,苦口婆心地劝自家艺人:“瑟瑟,别忘了,你是个花瓶演员,架子要端稳了。”

        景瑟对着平板里,深思很久:“要不我去混电竞?没准还能遇到我家明神。”

        陈湘:“……”

        气得她把车窗摇下来,透透气,才刚呼一口气,后面咣当一声响,陈湘扭头,就看见她的平板滚在地上了。

        她一口老血都快喷出来了:“又怎么了?”

        景瑟没理她,把车窗摇下去,然后把脑袋钻出去,冲着窗外路过的交通警察喊:“小哥哥,网恋吗?我王者,带你上分!”

        陈湘:“……”

        她赶紧把景瑟抓回去,迅速关上了车窗,她家这个,是娱乐圈最不靠谱的艺人,没有之一。

        “你干什么呢?!”陈湘板着脸。

        景瑟一脸呆相,愣愣地瞅着窗外:“那个小哥哥是我初恋。”

        陈湘:“……”

        景瑟一脸认真,两眼发呆,自然萌态:“真的,我念初中那会儿,跟着他打剑三,我表白之后,他就失联了。”

        陈湘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后面那个,在自言自语:“我想追他,然后把他甩掉。”

        陈湘忍无可忍,奔溃:“够了!闭嘴!”这不靠谱的!

        景瑟就闭嘴了,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一百米外,交警小王一个劲儿往后瞅。

        “霍队,第七个了。”小王一脸惊奇的表情。

        霍一宁随口应了句:“什么第七个?”

        “你来九里提当交通巡警六天,已经出现了七个想泡你的。”小王又说,“刚才那个,虽然没来得及看仔细,不过我断定,是最漂亮的一个!”

        霍一宁一脚踹过去:“滚犊子!”

        小王往前跳了两步,回头打量他家队长,同样的警服,同样的雨衣,穿在霍队身上一股子禁欲气,啧啧啧,那脸,那腿,那腰……当警察真是浪费了。

        “你帮我跟交通队说一声,我回一趟局里。”霍一宁眯了眯眼,“这件案子应该不是普通的交通案。”

        小王佩服,干刑侦的,洞察力就是不一样。

        晚上八点,雨还没歇,密密麻麻,下得缠绵。

        咔哒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门口,有狗叫的声音。

        姜九笙睁开眼,天旋地转,像踩在云端,她站起来,趔趔趄趄地下了床,目光迷离地看向玄关。

        眼眸微眯,竟怎么看也看不清楚,她问:“时瑾,是你吗?”

        没有人作声,只有一声一声急促的狗叫。

        “汪!”

        “汪!”

        “汪!”

        “……”

        姜九笙摇摇欲坠地站着,耳边似有嗡嗡声响,她口齿不清地喊了两声‘时瑾’,身后的床头柜上,红酒杯倾倒,顺着桌面,一滴一滴砸下来。

        无人应声,玄关处,站了一个男人,个矮,微胖。

        他目光灼热,一步一步走过去。

        “汪!”

        姜博美突然咬住男人的裤腿,用力往后脱。

        男人用力踹开:“滚开!”

        姜博美却死死咬住,怎么也不松嘴。

        男人随手摸到一把凳子,狠狠砸过去。

        “汪——”

        顶楼,dj舞曲还在继续,震得人目眩。

        宇文冲锋抿唇,一直在揉眉心。

        谢荡坐对面,雍容闲雅靠着沙发,懒洋洋地抬抬眼皮:“怎么了?”

        宇文冲锋摸到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嗓子有些哑,看着谢荡说:“你别晃。”

        “……”

        丫的,他动都没动!

        谢荡翘了个二郎腿,冷了对面一眼:“你怎么跟笙笙似的,没喝几杯就开始晕。”

        “笙笙她——”

        话突然中断,宇文冲锋看着桌上那杯酒。

        谢荡踢了踢桌脚:“傻了?”

        宇文冲锋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谢荡被他惊得坐正了:“怎么了?”

        “笙笙在哪?”

        谢荡被他吼得一震,有点慢半拍:“在楼下休息啊。”

        宇文冲锋一言不发,大步流星便走去了吧台,谢荡一头雾水,愣了一下,赶紧追上去,就见宇文一把拽住了莫冰的手。

        “笙笙在哪个房间?”

        莫冰不明所以:“出什么事了?”

        他没有丁点耐心,红着眼吼:“我问你笙笙在哪个房间?”

        莫冰反应过来,话都没有多一句,扭头就往外跑。

        “快让开!让开!”

        音响骤然停了,舞池里热辣的男男女女全部愣在那里,看着莫冰和宇文冲锋发了疯似的跑出去,后面跟着谢荡和林安之。

        “到底怎么了?”

        宇文冲锋一言不发。

        谢荡大步跨了两个台阶,跟到了宇文冲锋的身后,他急得抓了一把头发:“你特么的倒是说句话啊。”

        宇文脚下越走越快:“笙笙的酒有问题。”他沉着眼,说,“里面掺了致幻的药物。”

        她的酒有问题。

        他要喝度数低的烈酒,她便用了自己的酒做基酒,是以,她给他调的那杯同样有问题,若是猜得没错,酒里有少量的LSD,摄入少量致幻药物,症状与微醉如出一辙。

        谢荡闻言,整个人跟失了魂似的,不要命地往楼下跑。

        他们到时,房门紧闭,没有任何响动。

        谢荡用力捶门。

        “笙笙!”

        “笙笙!”

        没有人应,谢荡失控,红着眼喊了两声‘钥匙’。

        “钥匙在小乔那里。”便是一贯冷静的莫冰也乱了阵脚,抖着手几次都按不准手机键,林安之扶着她,替她拨了小乔的电话。

        “让开。”

        简短的两个字,说完,宇文冲锋退后了一步,再用力回撞,谢荡二话不说,跟着就撞。

        两人发了狠地撞门,一下比一下重。

        莫冰站在一旁,攥着手指,掌心被掐出一道道血痕,瞳孔木然定住,喃了一声:“血……”

        只见,宇文冲锋的右臂上,鲜血淋漓,他却不知痛似的,机械又麻木地用身体去撞门,半边袖子都被染红了,血顺着手臂一滴一滴砸下。

        他手上有伤。

        谢荡看了一眼地上的血,瞳孔都红了,推开宇文冲锋,拿起门旁边的灭火器,用力砸向门锁。

        金属撞击发出巨大的响动,甚至有火星擦出来,溅到了谢荡手背上,他完全无动于衷,玩命似的砸门。

        数十下之后,木门裂了缝,咣当一声,门锁断裂,谢荡扔了灭火器,一脚踹开了门,屋里昏暗,光线照进去,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玄关口一地蜿蜒的血迹,还有躺在地上低声呻吟的男人。

        男人头破血流,糊了一脸血,看不清样貌。

        地上水杯碎了一地,到处都是玻璃碎片,茶几下有一滩血水,顺着往里,姜九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笙笙!”

        谢荡看了看那滩血水,眼睛都红了,抬手想碰她,又不敢,目光发烫,盯着姜九笙的手臂,整条手臂上横七竖八的全是玻璃划痕,血淋淋的,她手边旁,还有个沾了血的烟灰缸。

        “笙笙。”谢荡弓着腰,喊她,“笙笙。”

        姜九笙动了动,吃力地睁开眼,瞳孔涣散,她启唇,没有声音发出来,嘴巴一张一合,说了两个字。

        莫冰募地回头,墙角的盆栽旁,一只博美犬趴在那里,浑身是血,闭着眼睛,连呜咽声都没有。

        谢荡爆了句粗,拿起地上那个烟灰缸,直接往男人头上扣,烟灰缸一下就四分五裂了,碎片扎了他一手。

        昏迷的男人被生生痛醒了,抱着头哀嚎不停,谢荡不解气,抬脚就踹他肚子。

        宇文冲锋是最镇定的一个,他抿着唇,拨了急救,眼底半分慌乱都没有,可若细看,会发现他按键的手轻微发颤。

        挂了电话后,他没有再说一句,只是蹲下,小心将姜九笙抱起来,右边手臂微抖,血湿了衬衫袖口。

        他走得快,滴了一地血,也不知是她的,还是自己的。

        门口,秘书和小乔刚到,宇文冲锋只留了一句话:“不要报警,把人扣下,私下解决。”

        谢荡立马跟着出去了。

        “莫冰姐,”小乔看了地上的血,眼角泛红,带着惶惶不安的哭腔,“发生什么事了?”

        莫冰没有时间解释,把博美抱起来给她:“快送去宠物医院。”

        原本一动不动的博美突然睁开眼睛,冲着小乔就叫,叫完,眼皮撑不住,又昏过去了。

        小乔被它浑身是血的模样吓到了,脸色发白地接过去,也没有耽搁,立马抱着出去。

        莫冰没有立刻离开,在屋里环顾了一圈,目光落在了床头柜上。

        林安之陪在她身边:“怎么了?”

        她走上前,盯着床头柜上的红酒杯:“我走的时候,给笙笙留的是一杯温水。”杯子东倒西歪,几滴酒顺着桌面淌下,莫冰用指腹蘸了一点,放在舌尖尝了尝,“这是笙笙最喜欢的红酒。”

        林安之立马警惕地把她的手拉过去,不准她再尝了。

        莫冰很笃定:“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里面应该加了更多东西。”

        不然,就算姜九笙状态不好,以她的身手,也不至于会让自己见血。

        林安之很客观,就事论事:“这是秦氏的会所,能拿到钥匙的人很多,前台、侍应生,还有秦家的任何人。”

        莫冰不置可否,眉头越拧越紧,心里预感不太好,总觉得这件事不是简单的‘导演门’。那个活腻了的男人她是认得的,叫张荣海,是个著名电影导演,能力有,名声也大,可就是作风不检点,潜规则过的女艺人两只手不止。

        怪就怪在,那个导演没胆子,必定有人在推波助澜。

        莫冰没有久留,跟车去了医院。

        八点半,市警局。

        值班的肖警员正在做案件整理,大门被推开,一阵风灌进来,肖警员抬头看了一眼,立马站起来,敬了个礼:“霍队!”

        霍一宁抬抬手,随意回了个,问:“九里提车祸的那个货车司机呢?”

        肖警员回答说:“在审讯室,黄队在审他。”

        霍一宁挥挥手,示意他先忙,插着兜,迈着大长腿往审讯室走,军裤被雨水湿透了,留了一地的湿脚印。

        审讯室外的椅子上,远远见有人端坐着,安之若素。

        霍一宁上前:“时医生。”

        时瑾颔首。

        真淡定。

        霍一宁抱着手靠着椅子,头发修剪得很短,他随手抹了头上的雨水:“我看了现场的勘测数据,加速段在后面,那个货车司机应该是故意撞你的。”

        时瑾淡淡回应:“嗯。”

        嗯?

        没了?

        霍一宁目光审视,看了许久,也未能瞧出时瑾眼里的情绪,他阅人不算少,又加之职业原因,修过心理学与微表情,这位时医生是第一个他丝毫端倪都看不出来的人。

        “时医生有没有什么仇家?”霍一宁问。

        时瑾沉吟了很短时间,道:“很多。”

        得历经多少,才能练就这副雷打不动的本领,霍一宁无话可说了,推了门进去,里面的人抬头看过去,显然被惊了一跳。

        “你不去维护城市交通,跑局里来做什么?”开口的是刑侦二队的黄队长。

        霍一宁大喇喇坐下,一只脚搭在对面的椅子上,拿了支笔,敲了敲桌子,笑得跟军痞子似的:“来帮你审人啊。”

        黄队扔了个白眼:疯狗!

        霍一宁在局里的外号是疯狗,只要他盯上了嫌疑人,就往死里咬。

        审讯室外,时瑾依旧泰然自若。

        忽然手机响,时瑾接起来:“喂。”

        是莫冰,她口吻很急,语速极快:“时医生,快来天北,笙笙在医院急救——”

        后面没听完,时瑾起身,举步生风,一句话都没留便冲出了警局。

        身后,警员嚷道:“诶诶,还不能走!”

        “你回来,不能走!”

        “笔录还没做啊!”

        天北医院。

        急诊大楼的护士站,几个年轻护士正在交接班,随口闲扯了几句。

        “怎么来了这么多记者?”林护士才刚上班。

        正要下班的柳护士边摘护士帽,边聊八卦:“刚刚姜九笙被送来急救了。”

        不等林护士开口,心外科的小韩护士端着托盘不知道从哪里蹿过来的,惊惊乍乍地追问:“我笙爷怎么了?”

        小韩护士的偶像是姜九笙,姐妹几个都知道。

        柳护士拉着她到一边,小声透露:“姜九笙LSD摄入过量,正在急诊室洗胃。”

        LSD?

        致幻剂!

        小韩护士放下手上的护理单就要往急诊大厅跑,可脚还没迈出去,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姜九笙在哪个急诊室?”

        小韩护士一扭头,就看见她科室的时医生。

        柳护士一脸诧异:“时医生怎么来了?”这个点,时医生早就下班了。

        “哪个诊室?”

        他惜字如金,一双眼,有浮影沉沉,冷若冰霜。

        见惯了礼貌绅士的时医生,那里见过这般气势逼人的时医生,柳护士莫名就很慌张,磕磕巴巴地说:“三、三号急诊室。”

        时瑾道了一声‘谢谢’,看向小韩护士:“让消化内科的彭主任与神经内科的钱主任过来三号楼诊室。”

        小韩护士愣愣的:“……哦。”洗胃用得着消化内科和神经内科的两位一把手亲自上阵吗?待时医生走远了,小韩护士信誓旦旦地冲姐妹们立了flag,“我敢肯定了,时医生一定是我笙爷的脑残粉。”

        这会儿,三号急诊室外面,全是保镖,门口,全是娱乐圈大咖,搞得里外都挤得水泄不通。

        值班护士很头痛,外面都是大人物,她好声好气地重复第三遍:“请你们去候诊大厅等可以吗?”

        门口那群大佬,一个都不走。

        值班护士都快哭了,丧着脸说:“你们围在这里会影响我们工作的。”

        对面的还是无动于衷。

        值班护士正一筹莫展的时候,看见救星了,冲着门外招手:“时医生,时医生。”

        ------题外话------

        (看明白了么?柳絮只是给笙笙下了微量致幻药,并收买工作人员,把张导给她的钥匙给了姜九笙,后面更大剂量的药物是另外有人下在了红酒里,就是那个偷听到柳絮使坏的人,还联合了那个秦二,拖住了时医生)

  https://www.65ws.com/a/89/89039/275278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