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13:笙笙被下药

113:笙笙被下药

        柳絮死死攥着手里的药瓶,擦了一把眼泪,扶着洗手台站起来,把手机和钥匙一样一样捡进包里,手背上,青筋暴起。

        姜九笙回顶楼娱乐城时,谢荡已经到了,还有谢大师,带了汤圆一起过来。不像以往,汤圆见了她都会扑过来,这会儿,汤圆正跟在姜博美屁股后面,转悠来转悠去,就用余光瞟了姜九笙一眼,然后继续围着博美转。

        谢荡恼得不行,拿了块苹果扔过去:“汤圆,你给我死过来。”

        汤圆鸟都不鸟谢荡,颠儿颠儿地继续围着姜博美,还时不时用尾巴撩一下狗子哥哥。

        莫冰端了杯酒,坐在吧台椅上,感叹了一句:“确认过眼神,遇见对的狗。”

        姜九笙忍俊不禁。

        汤圆长得膀大腰圆的,姜博美才到它腿高,众人就见体格健硕的母二哈不时用爪子挠一下小巧玲珑的博美,那画面,实在逗趣。

        汤圆再挠一下,挠完,娇羞地抖毛:“嗷~”

        姜博美回头,给了一个微妙的眼神,大致意思就是:别惹哥,哥想静静。

        汤圆就去把它的狗玩具叼过来,献宝似的给姜博美。

        姜博美挑了个一咬就会叫的鸡,然后坐在桌子边上玩‘鸡’,汤圆也坐过去,跟着玩具鸡一起嗷嗷乱叫,快乐得飞了!

        姜博美一脸看智障地看着汤圆。

        “嗷呜~嗷呜~”

        叫唤完,穿着粉色裙子的汤圆公主满地打滚。

        谢荡看不下去,去把汤圆提溜过来。

        汤圆反手一爪子拍在谢荡手背上,回头甩了一个凶狠的眼神:“嗷!”

        它最讨厌别人扯它的裙子了!

        “嗷!”

        又是一爪子挥向谢荡,然后趁机一甩,挣脱谢荡的手,转头就奔向姜博美。

        谢荡:“……”

        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汤圆是个公主病,平时在家就总一副‘无论你贫穷还是富贵,健康还是疾病,本狗都嫌弃你’的样子,可这会儿,它扯着裙子居然在卖萌,撅着屁股摇来摇去,一脸的心甘情愿又娇羞欲滴。

        “嗷呜~嗷呜~”汤圆叫得像只发春的狗。

        姜博美甩都不甩一眼,扭头扑进了厉冉冉怀里,蹭她的胸。

        靳方林:“……”

        汤圆公主好气哦!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哀怨了三秒,它就麻利地跟上去了。

        谢荡气得想炖了它。

        天宇的小师妹拿了杯酒,坐姜九笙旁边,颇有感慨:“这年头,连狗都成双成对了,而我还在吃狗粮。”挑了挑漂亮的狐狸眼,“喏,那边又来一个屠狗的。”

        姜九笙顺着看过去,是林安之来了,也没和谁打招呼,径直走去了莫冰那里。

        莫冰诧异:“不是说八点吗?”

        林安之脱下外套,坐到莫冰旁边:“跟剧组请了一个小时的假。”

        “请假干什么?”

        他又不是主角,来晚点也无妨。

        林安之把莫冰手里那杯酒接过去,一口饮尽,面不改色地说:“来盯你。”

        莫冰顿时无语凝噎,伸手去够桌上的酒。

        林安之抓住她的手,把她整个人都捞进怀里,像哄,语气却强势:“你感冒还没好,不能喝酒。”

        莫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压着声音说:“还不都是你闹的。”

        林安之笑:“嗯,怪我。”他把西装外套盖在莫冰腿上,“待会儿我替你喝。”

        莫冰笑着点头。

        “看什么呢?”苏倾伸手,在姜九笙眼前晃了晃。

        她收回目光,抿了一口酒,没说什么。

        苏倾坐下,顺着看过去。

        “林安之?”苏倾也盯着那温情脉脉的小两口看,连连摇头,有点不可置信,“啧啧啧,我都不知道,林安之原来也会笑。”

        林安之确实不爱笑,除了莫冰,对谁都一张冷漠脸,一棍子打不出一句话来。

        苏倾和林安之不算熟,有过合作,想起那次合作,苏倾都肝儿疼:“我上次跟他拍戏的时候,差点没被他那块冰块给冻死,除了台词,他从头到尾没施舍给我一个字。”

        那是苏倾没见过林安之唠叨莫冰多穿衣服时候的样子。

        姜九笙见过,还见过林安之因为联系不到莫冰发疯摔东西时的样子,疯狂得像全世界都塌了。

        “觉得他怎么样?”姜九笙波澜不惊地问了一句,很随意。

        苏倾思考了一下,给了很中肯的评价:“冷是冷了点,不过,他对莫冰倒是没话说。”苏倾往嘴里扔了颗樱桃,说,“上个星期,我们剧组的女主角晚上找他对戏,你懂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嘛,不过赶巧了,那天莫冰来探班。”

        苏倾撑着下巴看姜九笙:“你知道林安之当时怎么回女主角的吗?”苏倾想想都好笑,清了清嗓子,学着林安之的冷漠脸,“我在洗衣服,能不能晚一个小时过来。”

        “女主角脸都气白了,估计没见过这么不识趣的男人。”苏倾凑到姜九笙耳边,神秘兮兮地八卦了一句,“我听说啊,当时,林安之是在给莫冰洗内衣。”

        姜九笙点头,附和了一句‘应该是’。

        莫冰不会洗衣服,她的衣服全是林安之给她洗,若林安之外出拍戏了,她便堆着,等林安之回来了洗。

        苏倾瞥了一眼那两人,眼里有艳羡:“他们俩要是以后分开了,一定不是因为不爱了。”她叹气,“诶,搞得我都想谈恋爱了。”

        姜九笙接了一句:“徐青久不错。”

        苏倾一脸惊吓:“开什么玩笑。”她义正言辞,并且非常肯定,“他不是弯的,他有心上人了。”就是你啊!

        姜九笙但笑不语。

        感情的事,兜兜转转也好,好事多磨也罢,几回留恋,几度痴情,个中滋味,只有当局者能尝出酸甜。

        “你家时医生呢?怎么还不来?”苏倾问。

        姜九笙看了看时间:“快到了。”

        她端起酒杯,发现杯中空了,侍应生过来,续了一杯。

        姜九笙道:“谢谢。”

        侍应生低着头走开了。

        这时,徐青久突然走过来,一脸别扭:“苏倾,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苏倾不情不愿地跟着他过去了。

        徐青久领着她去了外面,找了个没人的地方。

        苏倾慢吞吞地跟着,唉唉了两声:“叫我过来做什么?”

        徐青久环顾了一番四周,然后低着头闷不吭声地往苏倾手上塞了个盒子。

        她懵逼了半天,看了一眼手里的盒子:“什么东西?”

        徐青久甩开脸,眼睛看着别处:“给你的。”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苏倾打开盒子看了看,是一只金属手环,镶了黑钻,做工很不俗。

        她将信将疑,眼有深意:“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徐青久扯了扯嘴角,笑得一脸坏气,过后,气定神闲地说“那上面有只猪,我看跟你很像,就送你了。”

        苏倾:“……”

        妈的,想把他脑袋打爆!

        徐青久不等她发作,转身就走,步子迈得很大,等到没人的地方,才把口袋里另一只手环拿出来,看了又看,套自己手上了。

        然后不到三秒,取下来。

        抓了一把头发,他又给带手上了,拉了拉袖子,全部遮住了,这才回了庆功宴上,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嘴角不自觉露出的笑意。

        七点半,不知是谁开了蹦迪的音乐,鼓乐喧天,人声鼎沸,频闪灯里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笙歌漫舞。

        这样热闹又喧嚣。

        宇文冲锋靠在吧台尽头的墙角,低着头在讲电话,偶尔有旋转灯打过去,落在他侧脸,忽明忽暗的,他微微躬着腰,地上的影子也略微蜷缩,落寞又萧条,与身后光怪陆离的灯红酒绿那么格格不入。

        “怎么样?”他问电话里。

        那边回话,恭敬却公式化:“夫人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

        电话里是他母亲唐女士的主治医生,精神科的医生,见多了便麻木不仁了,语气竟显得习以为常。

        宇文冲锋沉默了许久,说:“把屋里锋利的东西都收起来,不要让她一个人。”

        嗓音艰涩,有些无力,眼底青影沉沉,全是倦怠,他捏了捏眉心,挂了电话,又拨了另一个号码。

        “怎么了,儿子?”

        是他父亲宇文覃生,声调轻快,似乎心情不错。

        宇文冲锋扯了扯嘴角,冷笑:“唐女士割了自己两刀。”

        他父亲司空见惯似的:“这种伎俩她都玩了二十年了。”

        是啊,都玩了二十年了,割了那么多刀,怎么就无动于衷呢。

        宇文冲锋张张嘴,居然无话可说,还能说什么呢,老生常谈的话讲了一遍又一遍,他的父亲照样搂着不同的女人醉生梦死,他的母亲照样割腕切脉没完没了。

        像唐女士说的,她没死,就结束不了。

        电话那边有女人喊在‘覃生’。

        他父亲应了一声,说:“我先去忙了。”

        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宇文冲锋笑了一声,回了笙箫夜场里,若无其事地与人举杯、与人谈笑,右手负在身后,僵硬地握着。

        他坐回沙发,有娇俏的女人靠过来,似是不满,娇嗔满面:“锋少,怎么去了这么久?”她挽着他的手,乖巧地依偎过去,温柔似水,“我给你调了一杯酒,你试试。”

        因为宇文冲锋喜欢会调酒的女人,是以,他的女伴都会点皮毛。

        他敛着眸,没说话,用左手端起酒杯,正要饮下,短信响了。

        是他的摇钱树。

        “手受伤了就少喝点。”

        没有标点符号,就简简单单一句话。

        他的右手是他母亲割伤的,在她自虐的时候,缝了七针,有点动不了,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宇文冲锋笑了笑,把酒杯放下了,后仰着靠在沙发上,抬起左手覆在眼睛上,遮住了有些刺眼的舞灯。

        他低声说了句:“你回去把。”

        身边的女伴脸色微变,小心翼翼地拉了拉他的外套衣摆:“怎么了,锋少?”

        宇文冲锋拿开手,光线昏暗,他眼里喜怒不明:“我让你回去。”

        女人松了手,她低眉顺眼,全是不舍和担忧:“我知道了。”

        算算时间,他好像很久没有换女伴了,女人叫沈熹微,是天宇的新人,很乖巧懂事,也不粘人,分寸拿捏得很好,他不太记得女人的样子,只在特定的场合带她出来,倒是记得给她买过很多首饰。

        比如她脖子上的那条项链。

        宇文冲锋起身,拉住了女人的手。

        她回头,眼里全是雀跃与期待。

        他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肩上,凑近她耳边,说:“爱谁都可以,不要爱我这样的人。”

        女人大惊失色,愣在了那里。

        宇文冲锋摆摆手,背过身去,坐回了沙发,没有再抬眼,神色泰然自若。

        女人站了很久,转身离开,眼底有泪,从一初始她就知道的,这个男人,不能爱,一旦开始,就是结束。

        都说宇文冲锋无情,哪里是无情,他啊,从来都不碰感情。

        “笙笙。”

        宇文冲锋拨了电话:“给我调杯酒吧。”

        电话里有舞曲的声音,还有姜九笙的声音,她嗓音淡淡的,说:“度数低的可以。”片刻,又说了一句,“你身上有伤,不能喝度数高的酒。”

        没有人过问过他的伤,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他说好:“那我要最辣的。”

        “等我三分钟。”

        他挂了电话,看着坐在吧台上调酒的姑娘,忽然红了眼睛。

        顶楼的楼梯口,背光,站着两个人。

        短发,长裙,化了精致的妆,是柳絮,她环顾了四周,压低声音问:“我给你的东西放进去了吗?”

        对面,是个女人,穿着会所里侍应生的衣服,女人点头,神色很紧张,额头一直在冒汗。

        柳絮边张望,边打开手包,拿出一挑钻石项链,还有一把电子门卡,递给女人:“如果姜九笙去开房间,就把这串钥匙给她。”

        女侍应生迟疑了一下,接了过去,手有些哆嗦,擦了擦头上的汗,这才离开。

        柳絮靠着楼梯口的门,自顾笑了一阵,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

        “张导,房间钥匙玲姐已经给我了。”

        “嗯,我在会所等你。”

        “你要快点来哦,人家有惊喜给你。”

        “……”

        声音渐渐远了,听不清楚,楼梯里回荡着女人高跟鞋的声音,尖利,又急促。

        楼梯口外面,左拐的墙角里,藏了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待听不见了柳絮的鞋跟声,这才从拐口里走出来,低着头,按了一个电话。

        “二哥,是我。”

        女人声音温软,轻轻柔柔的,带了江南女子的软糯。“你不是想知道时瑾对姜九笙是不是玩真的吗?”她抬头,看着顶楼娱乐城的门口,说,“机会来了。”

        然后,女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庆功宴才开始不到半个小时,主人公说她头晕。

        莫冰喊了两声助理的名字。

        小乔才跑过来。

        “你去开间房间,笙笙好像喝多了,状态不太对。”

        “哦。”

        小乔便去找侍应生开房。

        莫冰把人从吧台上抬到沙发:“怎么回事?是太久没碰酒了?酒量怎么差了这么多。”

        姜九笙躺下,往沙发里蜷了蜷,眼神有些放空,甩了甩头,说:“荡荡,你别晃。”

        谢荡坐对面沙发,动也没动一下:“谁晃了!”

        姜九笙迷迷瞪瞪,似醉非醉,似睡非睡。姜博美用爪子扒着沙发,要爬上去跟妈妈一起睡。

        谢荡扔了颗葡萄,砸姜博美脑门上,凶神恶煞地说:“走开,别闹她。”

        姜博美鸟都不鸟谢荡,继续扒沙发,它腿短,几次都爬不上去。

        谢荡抬脚,作势要踹,汤圆立马跑过来,一口叼住了他的腿,冲着他龇牙咧嘴。

        这护犊子的样!

        谢荡都无语了,这只狗,选个日子炖了算了。

        “这是你的狗?”

        谢荡抬头,秦萧轶正站他左手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抱着手在看他。谢荡没好气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秦萧轶笑笑,也不生气,坐谢荡旁边了,目光落在他脸上,目不转睛。

        这眼神,跟汤圆盯着肉一样。

        谢荡浑身都不自在,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谁让你进来的?”

        同行是冤家,天宇的庆功宴,怎么会请秦氏的人。

        秦萧轶自顾拿了一杯酒,语气平常地说:“这家会所是我们秦家的,我二哥在管,我要进来没人敢拦我。”

        谢荡完全不屑一顾,懒得搭理了。

        秦萧轶也不恼,对谢荡一贯好脾气,和风细雨地询问他:“我有两张小提琴独奏会的票,莱蕾。米迦列拉的,你要不要去看?”

        莱蕾。米迦列拉是谢荡最喜欢的小提琴家。

        他置若罔闻似的,眼皮都不抬一下:“我跟你不熟。”

        秦萧轶兀自笑了笑,把票放下:“没让你跟我去看,你可以和别人去。”

        谢荡没回应,把一个劲儿往博美身上蹭的汤圆拖回来,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盖姜九笙身上。

        秦萧轶坐了一会儿,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起身,对谢荡说:“如果找不到人陪你看,可以打我电话。”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我的号码尾数是0,前面的跟你的一样。”

        说完,她放下酒杯,走了出去。

        秦萧潇正在门口等,一脸焦急的样子。

        “什么事?”

        秦萧潇看了看四周,没见有旁人,这才说:“我刚才听到二哥在讲电话,说到了六哥。”

        秦萧轶往过道深处走去,身后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听不见,她才问:“还听到了什么?”

        “二哥好像,”秦萧潇压了压声音,眼里有慌色,“好像要对付六哥。”

        秦萧轶听完,沉默了片刻,抬头看向秦萧潇,语气强势,是不容置喙的口吻:“什么都不要做,就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也不要站队,这不是你能插手的事。”

        秦萧潇很快点头应:“我知道。”

        秦家黑白两道,产业无数,那块肥肉,谁都想咬一口,暗潮涌动,风平浪静不了多久了。

        小乔开了房间,姜九笙有些头晕目眩,莫冰便同小乔一起送她过去休息。

        姜九笙刚躺下,时瑾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莫冰看了一眼号码,接了电话:“时医生。”

        时瑾微顿:“莫小姐?”

        “是我。”莫冰拿着手机走到一边,“笙笙可能多喝了几杯,在休息。”

        时瑾问道:“醉得很厉害?”

        莫冰答:“没有,只是有点晕。”

        时瑾在开车,电话里有鸣笛声,他语气礼貌:“麻烦你把房间号发给我。”

        “好。”

        挂了电话,莫冰把房间号发给了时瑾,刚巧,明瑶的电话打过来。

        “莫冰姐。”

        莫冰倒了一杯温水放在床头:“怎么了?”

        那边很吵,明瑶咋咋呼呼地说:“你快来,你不在,邹甜她们几个一直灌姐夫酒。”

        明瑶是莫冰新带的艺人,她手下还有几个还没正式出道的年轻女孩,性子还没磨合,各个都能玩能疯。

        “嗯,就来。”

        莫冰挂了电话,对姜九笙说了句:“我在楼上,有事打我电话。”

        姜九笙也没睁开眼,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莫冰把她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这才离开,姜博美抖着尾巴跟上去。

        莫冰回头,挡住路:“去哪呢?你留下看家。”

        ------题外话------

        偷听到柳絮讲电话的那个女人猜猜是谁,柳絮是螳螂捕蝉,这女人是黄雀在后。

        忘了秦家那些兄弟姐妹的,去看热评里的人物关系列表。

        另外,关于博美和汤圆,都是戏精,为博君一笑,别纠结狗的智商到底多少。

  https://www.65ws.com/a/89/89039/275278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