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12:柳絮的下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瑾直接挂了电话。

    姜博美要是敢那么蹭他家笙笙,非得打断它的狗腿。

    一个中年男人来给时瑾开了门,领了他进去,直到看不见了人影,姜九笙才收回目光,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不远处,交谈声隐隐约约。

    “江盛地产竞标的案子整理好了吗?”

    “已经发您邮箱了。”

    是徐平征和他的市长秘书。

    徐平征刚从大会上回来,一身西装革履,满身风尘仆仆:“明后天的行程延后,我要去一趟云城。”

    “好的,徐市。”江秘书在平板上划掉了明后两天的行程。

    正走着,徐平征突然站定,目光落在不远处。

    江秘书顺着看过去,见徐家门口停了一辆银色的沃尔沃,车窗摇下来了,车里坐了个女人,远远看过去有点面熟。

    江秘书请示:“我这就去让她离开。”

    徐平征摇头,径直走过去。

    车里的姜九笙错愕了一下,这才推开车门下来,礼貌地点了点头。

    徐平征笑笑,脾气随和又儒雅,问姜九笙:“要进去坐坐吗?”

    姜九笙摇了摇头,落落大方地站着,说:“不了,我在等人。”又道了声谢,有些诧异,“您认识我?”

    徐平征没有一点架子,像个普通的长辈:“经常在电视里看到你。”

    一个唱摇滚的小姑娘,他哪里听得懂,可倒意外地合他眼缘。

    姜九笙只是回以一笑,没有刻意攀谈。

    进退有度,不卑不亢,真是个修养极好的小姑娘。徐平征眼里多了几分欣赏:“那就不打扰了。”

    姜九笙颔首。

    徐家大门开了,正好徐青久从里面出来,他喊了一声‘伯父’,走出来,看见姜九笙时,诧异了一下,走过去问她:“你在这做什么?”

    姜九笙回得随意:“等我男朋友。”

    “你那个外科医生?”

    “嗯。”

    徐青久反应好几秒,才想起来自家兄长也是天北的医生,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都有男朋友了,以后和别的异性最好还是保持距离。”他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

    姜九笙被他突如其来的质问给逗笑了,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这个别的异性,是指苏倾?”

    被当场戳破了心事的徐青久窘迫得不行,不自然地撇开眼:“总之,不要招惹那些自作多情的人。”

    哦,这是把她当成情敌了,难怪分外眼红。

    姜九笙笑而不语。

    徐青久做贼心虚似的,头一甩,走人,心里暗骂自己多管闲事。

    回了车里,姜九笙又等了几分钟,时瑾出来了,姜博美跟在他后面,探头探脑的,想东张西望又不敢造次的样子。

    然后狗子看见了远处的车——车里的妈妈。

    姜博美撒丫子就奔过去了,边跑边喊,眼泪都要出来了。

    “汪!”

    “汪!”

    “汪汪!”

    不等姜九笙打开车门,姜博美直接钻过车窗,扑进了姜九笙的怀里。

    姜九笙:“……”

    她家博美的弹跳力,在狗子中,应该是数一数二的。

    姜九笙把被博美蹬下去的毯子捡起来,笑着揉揉它的小板寸头:“在徐医生家过得好吗?”

    姜博美:“汪!”

    不好,想妈妈,想妈妈倒的进口狗粮,想得饭都吃不下!

    姜九笙把它抱起来,用毯子裹住,掂了掂:“好像又重了。”

    姜博美:“汪!”

    这是喝水喝胖的!

    “想不想我?”

    姜博美:“汪!”

    它埋头在妈妈胸口可劲儿地蹭,幸福地想冒泡泡。

    车门啪的一声,时瑾坐进了主驾驶:“坐到后面去。”

    姜博美:“嗷呜~”

    它学小奶狗叫,装可怜,耷拉着脑袋一抽一抽,就是不想离开妈妈的怀抱。

    姜九笙一向对卖萌狗没有抵抗力,对时瑾说:“没有很重,我抱着它就好。”

    姜博美?N瑟地抖了抖尾巴,把屁股甩给时瑾。

    时瑾边开车,喊了一声:“笙笙。”

    姜九笙扭头:“嗯?”

    时瑾很淡定并且随意地问了一句:“你吃狗肉吗?”

    姜九笙:“……”

    姜博美:“……”

    时瑾把车掉了个头,云淡风轻地补充:“蘑菇炖狗肉。”

    姜九笙:“……”

    姜博美:“……”

    她哑口无言,怀里的狗瑟瑟发抖。

    唯独时瑾轻描淡写地边开车边说:“上次你喝醉了,说不吃蘑菇,要和我一起吃狗肉,然后喝狗肉汤。”

    姜蘑菇不说话了。

    姜博美灰溜溜地滚去了后座。

    时瑾单手开车,另一只手拿了一**消毒水,对着姜九笙喷了几下,说了一个字:“脏。”

    姜九笙想说不脏来着。

    姜博美蹲后座汪汪直叫:它才不脏!帮佣小姐姐一天给它洗两次澡好吗!它——不——脏!

    时瑾很温柔的语调:“笙笙,你以后别抱那只狗。”他的理由是,“我有洁癖,你抱了它,我再抱你的话,还需要消毒。”

    好像好有道理。

    姜九笙:“哦。”

    姜博美:“汪!”

    它阅狗无数,就没见过它爸爸这样黑心的人!

    下午,姜博美绝食了,因为爸爸妈妈出去玩,居然不带它,它拒绝吃狗粮。

    姜九笙是个宠狗的,看着姜博美恹恹地趴在阳台,有些于心不忍,与时瑾商量:“带它去吧。”

    时瑾不同意,难得对她语重心长:“笙笙,不能太惯它。”

    姜九笙想了想,让步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好,带它去。”时瑾答应得很干脆,说,“笙笙,搬过来跟我住,客房和主卧都可以。”

    他似乎心情极好,嘴角带笑。

    姜九笙思考了很短暂的时间,低声应了一句:“好。”

    她想,就算不谈条件,她应该也会答应的,因为是时瑾,所以鬼迷心窍也没关系。

    晚上七点,天宇在秦氏会所给姜九笙办庆功宴,包了整个顶楼娱乐城。六点,谢荡还在电视台录一档音乐选秀节目,谢荡作为导师受邀加入。

    今天录《星火》的第一期,开录之前,台里打算先给谢荡做一个专访,这个点,正好赶上台里的娱乐播报时间,刚刚好,可以做预热。

    主持人是个漂亮年轻的小姑娘,拿着麦走过去,直奔主题。

    “谢老师,这是您和瑟瑟第一次同台吗?”

    谢荡坐在导师椅上,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

    节目组一共请了四位导师,除谢荡之外,还有两位专业音乐人,以及一位自带流量的女神级艺人。

    请的是演员景瑟,一个话题度极高的女艺人,曾几度被黑到遍体鳞伤,依旧大红大紫的花**女演员,没错,就是个花**,那长相,放眼整个娱乐圈,也是数一数二的,当然,能成为花**级女神,自然是有几把刷子的,要不怎么资源拿到手软,还全是大制作。

    一个景瑟,再加一个谢荡,凑一起,可不就是头条,台里的意思很明显,抄p,搞事情,往死里搞事情。

    主持人不负众望,话题全部绕着景瑟:“谢老师之前有看过瑟瑟的剧吗?”

    谢荡没骨头似的,看着椅子背,懒懒地答:“嗯,看过。”又似不太确定地补充了一句,“如果那个民国剧算得上是她的剧的话。”

    “……”

    那个国民剧,是电影大制作,景瑟就露了两次面,不过是个相当讨喜的角色。

    主持人顺着这条线就问了:“那谢老师觉得瑟瑟的演技如何?”

    “演技?”谢荡扯扯嘴角,“呵呵。”

    主持人:“……”

    靠,问不下去了!

    谢荡又懒懒地翻了个身,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手里转了支笔:“她不是次次带资进组吗?需要演技?”

    主持人:“……”

    虽然圈子里人都知道景瑟有后台,可也不用这么直白啊。

    “如果一定要评论的话,”谢荡想了很久,打了个比方,“嗯,看她的剧就像吃一坨金枝菇,吞了一半卡了一半,恨不得扯出来。”

    “……”

    主持人一脸‘求您别说了’的表情,就差给这位任性胡来的公主殿下给跪了。

    谢荡蔫儿坏地笑了笑,然后身体坐正,一副‘大爷饶你一回’的神情,大方地说:“播的时候这一段可以剪掉,我现在再给你录一段官方的,你问什么来着?景瑟的演技是吧?”

    他理了理额前的羊毛卷,看着镜头,笑得一脸风流倜傥,正儿八经地说:“我很欣赏她,她是一位很敬业的演员,刚才我们都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她还拿着剧本在读戏,厚厚的一本,上面都是笔记,而且她还很谦虚,遇到不懂的,会打电话……”

    主持人快哭了:“谢老师,可以了。”

    谢荡把手里把玩的笔放下:“太假了?那掐掉,我再重新给你录一段不那么假的。”

    主持人忍无可忍了,一脸吃到了苍蝇的苦相:“谢老师,这是直播啊啊啊啊……”

    谢荡:“……”

    他的表情,那是相当精彩。

    主持人对着镜头,做了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说这次娱乐大放送就到此结束了。

    嗯,结束了,可以去台长那挨批了,这p是彻底抄不下去了。

    隔壁,也是导师座位上,刚才专访的主题人物这会儿正低着脑袋,疯狂点击手里屏幕,经纪人站在一旁。

    “瑟瑟。”

    景瑟没抬头。

    经纪人陈湘问她:“你是不是得罪过谢大师?”

    景瑟继续奋斗于手机屏幕:“没有啊。”

    陈湘就想不明白了:“那他为什么黑你?”

    “他黑我了吗?”景瑟埋头,天然呆,盯着手机很不走心地附和了一句,“谢大师说的都是实话啊,我觉得那个金针菇的形容很好很贴切啊,我看我自己的剧也是那种感觉。”

    陈湘:“……”

    她正想给自家这不思进取的艺人做做思想工作,这时,景瑟的手机里传来一句话:yuhaveslainaneney。

    陈湘:“……”

    居然在玩农药!陈湘怒其不争地白了自家艺人一眼,她倒好,玩得正嗨,仰头大笑三声:“哈哈哈,牛不牛,对面出动一个师的兵力来干我,依然发育起来了。”

    陈湘:“……”

    激动的某个花**女演员,一脸蠢萌:“他不给我蓝,我拉他小鸟,让他难受!”

    陈湘:“……”

    她家这个,是被演戏耽误了的电竞选手。

    六点整,《星火》准时开录。

    主持人介绍完导师之后,又流利地念了一大段广告词,掌声过后,才报幕,请出今天的第一位参赛选手。

    “接下来,有请一号选手。”

    一号选手从容淡定地走上台,模样娇俏可爱,是位高颜值选手。

    一号选手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谈爱笙。”然后不苟言笑,认认真真地补充了后一句,“爱慕的爱,姜九笙的笙。”

    姜九笙粉丝后援会江北分区副会长谈墨宝,饭圈别名——谈爱笙。

    主持人愣了五秒,话接得好干:“……这位选手的名字真有寓意。”主持人还是直入主题吧,“请问你要带来的曲目是?”

    谈爱笙选手对着镜头微微一笑:“我带来的曲目是《咆哮》。”

    姜九笙的歌,有难度啊,又一位实力唱将。主持人退场,前奏响起。

    谈爱笙选手开口唱了第一句:“你不要对我说,夜里三点的钟摆——”

    录音棚所有人:“……”

    怎么没一个字在调上,这一定是改编吧,肯定是个高手,大家正要听第二句。

    导师谢荡按了红灯。

    四位导师,只有全部亮了红灯,才会当场淘汰。

    谈爱笙选手继续唱。

    滴——

    又按了一次。

    滴——

    再一次。

    三次红灯,全是导师谢荡一个人按的。

    音乐骤然停下,导师谢荡说:“你可以下去了。”

    《星火》海选总共十二期,每位导师都有一次直通和一次直淘的特权,这才第一期,第一位选手,谢大师就用了他的导师特权,直接ver了参赛选手。

    一号选手谈墨宝:“……”

    不是说看在她爸的面子上,也要让她进八强的吗?她可是打着她爸的幌子连后门都走了的,现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录制事故吗?

    谈墨宝深吸一口气,看向那位拍胸脯保证让她进八强的导师。

    谢荡旁边的朱姓导师同样一脸懵逼。

    主持人也愣在了当场,隔了足足五秒,才记得控场,拿起话筒继续主持:“请问谢老师,是什么原因让您这么快就使用了导师特权?”

    谢荡懒洋洋地回了一句:“听得我耳朵疼。”

    主持人:“……”

    谈墨宝:“……”

    她咬牙,发誓:我谈墨宝,从今天开始,一生黑谢荡!

    半个小时后,谈墨宝出了电视台,左拐,去超市买了一盒泡钉。

    秦氏会所的顶楼娱乐城,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不到七点就开始热火朝天了。

    莫冰看了看手表:“谢荡怎么还没到?”

    姜九笙坐在吧台上,穿了件卫衣,很随意地撑着下巴:“刚刚电话过来,说他的车压到了钉子,现在在拖车,晚十五分钟到。”

    压到钉子?

    黑粉吧!

    莫冰坐她边上:“那你家时医生呢?”

    “傍晚临时有病人,他去了一趟医院。”讯息音响,姜九笙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消息,“他已经到太原路了,有点堵车,二十分钟后到。”

    莫冰看了一眼姜九笙,她莞尔而笑,眼里光影温柔。

    还是这样子好看,以前太淡泊随性,无欲无求得像个世外人。

    “笙笙。”厉冉冉正在群魔乱舞,冲姜九笙喊,“过来跳舞啊。”

    姜九笙笑着摇头。

    倒是蹲在她脚边啃苹果的姜博美跑过去了,抖起屁股扭起来,狗子哪里见过这等场面,嗨得飞起来。

    “莫冰,你那有烟吗?”姜九笙突然问。

    莫冰神情立马严肃了:“上个月刚给了你两条,就抽完了?”

    “被时瑾没收了。”姜九笙有些无奈,晃了晃手里最低度数的香槟,“他一天只给我一根。”

    真是被时瑾吃得死死的。

    莫冰好笑,调侃了句:“以前没发现,你居然是个夫管严。”

    姜九笙不置可否,只是笑了笑,伸手递到莫冰跟前:“好莫冰,就一根。”

    这辈子能见她撒一次娇不容易,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姜九笙为烟酒狂。莫冰也拿她没办法了,就塞了一包烟给她,还是偷偷摸摸的,姜九笙说得瞒着她家时医生。

    夫奴!

    姜九笙拿了烟,找地方解瘾去了。

    女洗手间。

    刘玲从包里拿出来一个药**,里面有几颗白色的药丸,没有过多解释,递给柳絮。

    她没有接,盯着那个药**。

    一开始说,只是陪酒。

    后来说,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差临门一脚。

    再后来,越来越多的陌生面孔。

    到如今,玩药,玩极限,玩刺激。

    柳絮冷笑了声:“玲姐,你这是要玩死我吗?”

    刘玲脸上没什么表情,事不关己一般:“刘总已经给答复了,只要张导点头了,电影的主题曲会给你唱。”她把药**放在洗手台上,连同一起的还有一把房间的钥匙卡,说,“当然,你大可以扔了。”

    东西留下,刘玲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柳絮盯着洗手台上的东西,发了很久的呆,抬头,看着镜中的人,化了漂亮又精致的眼妆,依旧遮不住眼底的浑浊与空洞。

    电话铃声响,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张耐。

    响了很久,她接起来:“什么事?”

    语气冷漠又生硬。

    电话里说了很简短一句,她回道:“我不舒服,你自己去吧。”

    那边声音很大,说了许久。

    柳絮忍无可忍,彻底冷了脸,呛声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片刻静默。

    柳絮突然发笑。

    “你说你养我?”她捡起洗手台上的药**,在手里摇了摇,讥诮,“张耐,你说说,你拿什么养我?”

    然后,便是争吵,无休无止,彼此恨不得将对方所有的弱点与不堪都用力践踏一遍。

    她咆哮,声嘶力竭:“我是犯贱,我是什么都做,那也好过你成天像个窝囊废一样,只会怨天尤人,说什么怀才不遇,根本就是你不自量力,你他妈的离开了thenine就是个废物!”

    她发疯似地怒骂,歇斯底里像个泼妇,骂完,把手机狠狠摔在洗手台上,暴躁愤怒地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声尖叫着。

    像个疯子一样。

    门口,忽然有人影。

    柳絮募地抬头,脸色发白地盯着门口的人:“来看我笑话?”

    姜九笙按灭了烟头,扔进垃圾桶里。

    “来抽烟。”她随口说了一句,然后走到洗手池,开了水,洗完手后,对着镜子喷了一些香水,又漱了漱口,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自始至终,她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视同陌路。

    柳絮身体缓缓下滑,蹲在地上,痛哭流涕。

    门口,路人来来往往,侧目而视。

    “那不是柳絮吗?”

    “她来这做什么?”

    “姜九笙不是包了顶楼办庆功宴吗,谁知道是不是来蹭热度的。”

    “真是够不要脸的,我要是她,估计都没脸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人不要脸就无敌呗,偷了姜九笙的曲子还死不承认。”

    “偷曲子算什么,我跟你说,我都第四次在会所里看见她了,不是赔制作人就是赔投资商。”

    “到处爬床,也不怕得病。”

    “……”

    声音渐行渐远,耳边那些冷嘲热讽,却怎么也挥之不去,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提醒着她,如今的不堪、落魄,甚至……人尽可夫。

    柳絮死死攥着手里的药**,擦了一把眼泪,扶着洗手台站起来,把手机和钥匙一样一样捡进包里,手背上,青筋暴起。

    ------题外话------

    猜猜景瑟是谁的官配,不是谢荡!

    声明一下,本章直播那个梗,我不记得哪年在哪里看到过,不知道叫不叫撞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