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07:做带颜料的梦

107:做带颜料的梦

        姜九笙调了调麦,站在舞台的最前面,用沙哑又磁性的嗓音向体育馆里的五万歌迷问候,一贯的简单:“大家好。”微停顿,她自我介绍,“我是主唱,姜九笙。”

        话音刚落,人山人海里,铺天盖地的掌声如潮如涌。

        “啊——啊——啊——”

        尖叫声震耳欲聋,久久未停。

        姜九笙笑了笑,用手指按了按唇,喧嚣喊叫这才渐渐停歇,她拿起话筒,轻启唇:“贝斯手靳方林。”

        聚光灯打到后方,靳方林抿唇一笑,手指灵动,音符起,是一段欢快的贝斯solo。

        简短,但利索刚劲。

        这摇滚圈的第一贝斯手,自然不是白叫的。

        最后一个贝斯音符落,音响环绕,是姜九笙的嗓音:“架子鼓厉冉冉。”

        灯光移转,主**位拉近,特写直接打到厉冉冉身上,她扔出手里的鼓槌,高空旋转了几圈,稳稳落回手里,勾勾嘴角,扬起手用力地敲打下去,铿锵鼓声,节奏感瞬间燃爆。

        一小段架子鼓solo,然后帅气收尾,厉冉冉亲了亲手里的鼓槌,笑靥如花,又娇俏又野性。

        玩摇滚的女人,帅起来,能要了命!全场五万人的尖叫声,直冲云霄,能将人耳膜都震破。

        姜九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满场喧嚣这才稍稍停歇,前排的歌迷不自觉地将身体前倾,等着接下来主音吉他和节奏伴手。

        “主音吉他,”姜九笙不骄不躁,缓缓念道,“姜九笙。”

        随即,是一段吉他solo,一如她的风格,简短,却足够震撼。那手速与节奏,野性又狂妄,比之之前的主音吉他手张耐,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怪许多音乐大师都说,摇滚上下百年,绝无第二个姜九笙。

        粉丝只差把嗓子都喊破!

        收了吉他音,姜九笙开口:“最后是节奏小提琴,”

        她的声音微顿。

        舞台灯聚光打下,升降台缓缓冲进视线,是谢荡,一身朋克,手持小提琴出现在歌迷眼前。

        姜九笙高声念出他的名字:“谢荡。”

        五万粉丝,彻底疯狂,尖叫声中,小提琴独奏徐徐流淌,是一段轻摇滚,thenine的曲子,小提琴音优雅醇厚,结合了摇滚的力道与狂野,穿透力十足,没有半分违和。

        一个甩尾,收音,谢荡放下小提琴,调整了一下麦克风的位置:“大家晚上好,我是谢荡。”

        “啊——啊——啊——”

        尖叫声振聋发聩,粉丝自发喊起了谢荡的名字,整齐划一,高亢又激昂。

        “谢荡!”

        “谢荡!”

        “谢荡!”

        “……”

        食指按唇,他嘘了一声,五万歌迷立马噤若寒蝉。

        偌大的体育馆,只有话筒里谢荡的声音:“三年前,姜九笙突然跟我说,她不拉大提琴了,她说她爱上了摇滚。”

        语调漫不经心地,像在讲一个平常却深刻的故事。

        “我当时说了什么?”

        谢荡思忖了一下,谈笑风生:“哦,我好像什么都没说,听完直接把小提琴砸她身上了。”他拉拉唇角,笑时,眼角弯弯,“人没坏,我的琴给砸坏了。”

        台下,哄笑一片。

        不知道为何,欢愉的语调里,竟有些孤凉。

        “她开第一场演唱会的时候,我没有去,我在维也纳开小提琴独奏会,是故意跟她撞档期的,好让她对比一下,见识一下我燕尾服加身风光无限的样子。”谢荡回头,眼里含笑,看着姜九笙,“不过,她丫的连重播都没看!”

        姜九笙抿唇,忍俊不禁。

        谢荡掠了她一眼,走到舞台最中间,面向五万歌迷,他说:“我一直在等着看姜九笙的笑话,等着看她抱着木吉他落魄的样子,等着她迷途知返再重新拿起大提琴,等着我身穿燕尾服与她大小提琴二重奏,结果,等来了今天,”

        停顿了很久。

        谢荡抬头,舞台璀璨的灯光照进眼底,他提了提嗓音,字正腔圆清清楚楚地说:“等来了今天,我为她脱下了燕尾服。”

        舞台下面,有女粉疯狂喊着谢荡的名字,她歇斯底里,大哭出声。

        突然安静的下来的体育馆里,只有那位琴粉的哭声,还有谢荡手里那把小提琴拉出的慢调,节奏很轻缓,似有若无,伴着谢荡微沉的声音。

        “这把琴就是我首次独奏会上用的那把,今天,我是来给姜九笙伴奏的。”他抬头,高声说,“我谢荡这辈子,就服一个人。”

        粉丝疯狂呐喊着,整齐地高喊着姜九笙的名字,惊天动地的呼声与掌声里,谢荡的嗓音轻柔,却坚定。

        “姜九笙她,无可比拟。”

        话落,尖叫声此起彼伏,前排的歌迷自发高呼着两人的名字,节奏振奋而规律,将气氛燃到火热。

        “姜九笙!谢荡!”

        “姜九笙!谢荡!”

        “姜九笙!谢荡!”

        万人呐喊里,音乐起,木吉他的前奏之后,小提琴声缓缓进入,全场屏息安静,听一曲吉他与小提琴的合奏,没有歌词,只有轻轻的女声吟着调子,高山流水,是一首带了古韵的曲子。

        一曲罢,谢荡放下琴弓,走到姜九笙跟前:“你可以不拉大提琴了,我已经足够厉害,可以用小提琴来和你的吉他。”

        狂妄任性却至情至性,是谢荡。

        姜九笙颔首,眼眸微红:“谢谢你,荡荡。”

        谢荡往前了一步,张开手抱住了她,声音响在耳边。

        “笙笙,”

        “嗯。”

        他拔了麦,在万人喧嚣里,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很喜欢。

        如果可以,就喜欢到你身披婚纱的那一天,等到了那一天,我会在婚礼上给你拉一首漂亮的曲子,让所有人都记住,你与你的他。

        姜九笙抬头:“你说什么?”

        他把麦重新戴好,转身看歌迷:“夸你呢。”

        万人欢呼里,掌声雷动,歌迷朋友们,尤其是女粉,被谢荡这一波操作酥到爆炸,娱乐圈里什么样的美人能人没有,可只有一个谢荡,他敢胡作非为,敢毫无保留,敢脱下他尊贵高档的燕尾服,对一个人掏心掏肺。

        谁说谢家师门不和,特么的瞎啊!前排几个手举应援牌的年轻女孩嗓子都快叫哑了。

        脸上贴着谢荡头像贴纸的女孩双眼通红,激动得不得了:“我荡荡公主太帅了!”

        同伴摇着手里的荧光棒,附和:“是啊是啊!”她很是振奋,“突然觉得荡荡和笙爷好配,一个天仙攻,一个公主受,cp感爆棚!”

        女孩用力点头,小心肝好荡漾:“啊啊啊,好想他们在一起。”

        “哼,说我们笙爷和荡荡是塑料花的都是眼瞎!看看荡荡看笙爷的那眼神,分明是情真意切,而且我看得出来,肯定不是作秀!”

        再说,荡荡公主需要作秀吗?他待见谁不待见谁,从来都正大光明!

        旁边的女孩闻言也深有苟同“对呀,我也看到了,谢荡刚才眼睛红了,真的跟哭了一样。”

        “要是再来个浪漫告白,那就完美了。”

        “……”

        几个年轻女孩开小灶讨论得正欢,后排的女孩突然嗓门一提。

        “你们看你们看!四点钟方向,有个超好看的小哥哥。”

        小伙伴们顺着方向看过去,然后惊呆了。

        “卧槽,这侧脸杀!”

        “还有背影杀。”

        “贼想去搭讪。”

        旁边年长的女人尚存一丝理智:“能坐vvip第一排最中间的,那都是天上星,别妄想了。”

        可你瞧那边!

        总有些人,以为能徒手摘星辰,搭了个梯子就想到月亮上去。

        “你、你好。”

        女人坐vvip二排,戴着鸭舌帽,模样十分娇美,怯怯拍了拍前头男人的肩,怕唐突了,动作轻柔又小心。

        前排的男人回首。

        昏暗的舞台灯,恰好泼在他脸上,眼里像藏了银河,容貌清俊,对后排的女人稍稍颔首。

        矜贵雅致,公子如玉。

        恰好,是时瑾。

        女人只觉得自己心脏漏跳了一拍,两颊嫣红,娇羞却大胆:“请问,可以加个微信吗?”

        对方礼貌地拒绝:“抱歉,我不加陌生人。”

        陌生人?

        她怎么着也是个当红演员啊。

        女人难以置信,眼睛瞪得很大:“你不认识我?”

        “嗯,不认识。”

        “……”

        国民初恋票选第一名,当红女演员乔薇,就这么被路人了,她相当怀疑网上那几千万的票是她经纪人给买来的。

        不,她不相信,提醒一下:“我是乔薇,演平阳公主的那个。”

        对方不言。

        不,她还是不能相信,再提醒一下:“zjtv正播着的那个,《海风吹过的夏天》,我演女主。”

        对方摇头,说:“我不看电视。”

        “……”

        好好好,你长得好看说什么都对。

        乔薇硬着头皮:“那能不能给个微信号?”

        “抱歉,不可以。”时瑾缓缓语速,不失礼,却冷漠,“我怕我女朋友会介意。”

        被塞了一嘴狗粮的乔薇:“……”

        果然,别人的男朋友从来都没让人失望过,她悻悻地坐回去。

        舞台上,已经换了一首安静的英文歌,嗓音微哑,像在低诉一个古老的故事。

        隔着一条过道,vvip二区,一眼望过去,都是西装革履的男人,唯独宇文冲锋穿了件衬衫,领口松了两颗扣子,风衣随意搭在腿上,有些不修边幅,却刚刚好,颓废的俊朗,在一排膀大腰圆的商人中间,格外显眼。

        他翘着腿,背靠座椅,懒懒后仰着,左手边的位子空着,直至演唱会的第三首歌,左侧的光线,才叫女人的倩影挡住。

        她款款入座,凝了凝眸。

        “宇文。”

        宇文冲锋掠了一眼,目光淡淡,没说话。

        是徐市长家的千金,即便是来看一场摇滚演唱会,也穿着端庄又昂贵的淑女长裙。

        她顾盼生姿,浅笑嫣然:“真巧。”

        巧?

        宇文冲锋似笑非笑:“看来你和我妈关系不错。”

        一句话戳破了她的女儿心思,徐蓁蓁尴尬得手脚都不知道放哪里,局促又无措,也不知道找什么话题错开,羞窘地低着头。

        “懂摇滚?”宇文冲锋视线落在舞台的正中央。

        徐蓁蓁顺着他的目光,看着舞台上的人,是姜九笙,她背着吉他,微眯双眼,像一只神秘又撩人心弦的猫。

        确实,作为女人,姜九笙帅气又潇洒。

        徐蓁蓁压下心头莫名的嫉妒,回答:“一点点。”

        “我不太懂。”宇文冲锋突然转眸,看着她,“觉得姜九笙唱得如何?”

        昏沉灯光里,一双眼灼灼发亮,徐蓁蓁被看得心如擂鼓,不自觉地结巴了:“还、还不错。”

        宇文冲锋眸光又落回舞台,温柔了眼,却冷了音色:“看来你也不太懂。”他弯了弯嘴角,“我的摇钱树可不止不错。”

        不知为何,分明是戏谑,却让人听出了一股似是而非的宠溺。

        徐蓁蓁很不想继续姜九笙这个话题,沉默了半首歌的时间,心理建设了许久,还是支支吾吾地说出了她此行的目的。

        “我们相亲之后,你、你还没有,”声音越来越小,她怯怯地抬头,“还没有给我答复。”

        宇文冲锋没转头,眼皮都没抬:“我以为徐小姐是聪明人。”

        她几乎脱口而出:“可唐阿姨说——”

        他打断,不痛不痒似的:“嗯,我妈最喜欢你这种了。”

        徐蓁蓁羞红着脸,哑口无言,确切的说,宇文夫人喜欢的是她徐家千金这个身份,以及她极力讨好下的乖巧。

        “不过你要小心了,”宇文冲锋顿了顿,转头,似笑非笑地说,“我爸也最喜欢你这种,做不了宇文少夫人,可说不准就做了宇文二夫人。”

        徐蓁蓁脸色骤变,羞愤极了,正要开口。

        宇文冲锋看了一眼手机:“慢慢听,我先失陪。”他拿起外套,起身,压低着声音,“笙笙怎么了?”

        笙笙……

        是姜九笙呢。

        徐蓁蓁抬头,舞台上已经不见了姜九笙的身影,贝斯手与架子鼓在斗乐,疯狂又躁动,让人耳膜跟着震颤,咬了咬牙,她扬手将应援牌狠狠砸在地上,起身,抬脚就踩过去。

        刚走到过道,喧嚣嘈杂里,一个年轻的女声叫住了羞愤离场的徐蓁蓁。

        “诶,”声音的主人吊儿郎当似的,有点中二少女的狂妄,说,“红裙子的,你给我站着。”

        徐蓁蓁回头看了一眼,一个年轻的女孩半蹲在vip后排的座位上,手里举着巨大的心形粉色应援牌,女孩正瞪着她,场内嘈杂,她嗓门开得特别大:“对,说的就是你。”

        说完,她一手撑在座位上,跳下了凳子,插着腰挤开人群走过来,来势汹汹的样子。

        徐蓁蓁下意识就退了一步。

        女孩逼近一步,那气势,气盖山河,声音直接压过就演唱会的音响:“谁准许你踩我老公的脸了。”

        宠夫狂魔,还能是谁,江北分区姜九笙粉丝后援会副会长,谈墨宝是也。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徐蓁蓁懒得理会,扭头就走。

        谈墨宝眼明手快,一把拽住她的裙子后领,徐蓁蓁被扯了个措手不及,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抬手就推身后的人。

        谈墨宝一把拽住她手腕,把人拖到不起眼的vip过道边上,免得引起暴乱。

        她嘿嘿一笑:“哟,你还挺嚣张啊。”论嚣张,她墨宝宝还没怕过谁,“说,你是哪家派来的水军?是不是来黑我老公的?”

        徐蓁蓁被拽着衣领,裙子拉扯得皱巴巴的,好不狼狈:“我不认识你老公。”她提了提嗓门,“快给我放手。”

        “呵,果然是个假粉。”谈墨宝捡起被扔地上的那块应援牌,往徐蓁蓁脸上一扣,不依不饶地说,“这就是我老公,刚才你用脚踩了我老公的脸,现在你不给我擦干净,再虔诚地说三声对不起,就甭想走。”

        徐蓁蓁一名门闺秀,哪里见过这样混不吝的粗人,也顾不上仪态了,扭头骂:“你神经病啊!”

        谈墨宝耸耸肩,摊手:“是啊,病友,你好,病友。”

        ‘病友’被气得脸色发白,按着裙子胸前用力往后扯,吼道:“放开!”

        这可是你说的。

        谈墨宝突然撒手。

        徐蓁蓁啊的一声,摔坐在地上了,顿时惹来注目,不知道是不是被台上的摇滚solo给燎原了浑身热血,一双双眼里都冒着火,徐蓁蓁哪里被人这么围观过,无地自容极了,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谈墨宝叉着小蛮腰,洋洋得意:“看见了没,这里有五万粉丝,都是我老公的老婆粉,你要是不照我说的做,我就把你的恶行说出来,然后一人一脚碾碎你!”她把应援牌递到徐蓁蓁面前,“你看着办吧。”

        徐蓁蓁咬咬牙,把应援牌的脚印擦干净,低声连说了三句对不起。

        谈墨宝这才满意了,把牌子抢回去,抱在手里,趾高气扬得扬起下巴:“你可以走了,以后你敢再对我老公不敬,我把你打到你爹妈都不认识你!”

        徐蓁蓁面红耳赤地站起来,往后退了三步,死死瞪着谈墨宝:“最好别让我查到你是谁。”

        哟,你爸是李刚啊!

        谈墨宝还能怕了她:“查什么,我告诉你不就得了。”她嗓门一扯,大声又大方地自报家门,“我是江北谈氏药业的千金谈莞兮,江都那个首富谈西尧,没错,就是我爸比。”

        徐蓁蓁狠狠剜了她两眼,这才从vip通道离场。

        谈墨宝抱着两块应援牌,给了眼尾余光:“小样儿。”然后颠儿颠儿地回到她的vip座,继续翘首以盼地等着她笙爷老公的下一首歌。

        台上,厉冉冉与靳方林的soloshow正如火如荼。

        后台化妆间,也是忙忙碌碌,十分争分夺秒,还有两首歌的时间,不到十分钟,便到助演歌手上台,周良看了看手表,再看了看自家艺人。

        啧,状态很不对劲。

        “你怎么回事?怎么出这么多汗?”

        徐青久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没、没事。”

        居然还结巴上了。

        周良坐过去,问:“紧张?”

        徐青久滚了滚喉咙,又舔了舔唇。

        艹!万人演唱会都开过了,来给姜九笙当个帮唱居然冒冷汗,周良都觉得惊奇了。

        “良哥,”徐青久犹犹豫豫的,走过去关了化妆间的门,四下无人了,才支吾其词地开口,“我有件事问你。”

        “什么事?”干嘛这么正式?

        徐青久想了想,纠结了很久的措辞,开口:“我有个朋友。”

        ——我有状况假装朋友有状况系列。

        周良也不揭穿他了:“你朋友怎么了?”

        “真的是我朋友。”徐青久强调完,继续,“他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做梦老是梦到同一个人。”

        哦,原来如此。

        周良意味深长地接了一句:“那要看梦的内容。”

        徐青久不吭声了,低头,耳朵发热。

        周良秒懂:“带了颜料的?”

        徐青久一张俊脸立马爆红。

        啧啧啧,还是太嫩了,也是,徐青久出道早,没成年前便名声大噪,从艺之后,基本没有接触过异性,男女那点事,还纯着呢。

        作为经纪人,周良觉得要适当引导:“除了做梦呢?白天想不想?”

        徐青久点头。

        “你,”

        徐青久立马打断,脸色紧绷,纠正:“我朋友。”

        得!周良改口:“你朋友碰到那个让他做梦的人,会紧张吗?会口干舌燥吗?会心跳加速吗?”

        他沉吟,脸色越来越沉重:“好像……会。”

        “青久,”周良抱着手,“老实招吧,看上谁了?是不是圈子里的?”

        徐青久:“……”

        不是说了是朋友吗?

        在徐青久之前,周良也带过几个年轻的偶像艺人,经验自然是老道:“你是偶像歌手,公布恋情风险很大,一定要提前跟我商量,要先预热和做好公关,不然粉丝会接受不了,而且如果是圈子里女艺人的,最好先炒一波cp。”

        徐青久彻底一声不吭了。

        周良琢磨了一番,也没猜出来是谁:“这事先放一放,你赶紧准备准备,还有两首歌就到你上台了。”

        徐青久闷声嗯了一句。

        “诶,”周良问,“苏倾呢?”

        他摇头,撇开眼说不知道。

        “那你先换演出服,我去找找苏倾。”说完,周良急急忙忙出了化妆间。

        徐青久坐了片刻,拿了衣服起身,他若有所思,心不在焉地拉开了布帘,抬头,视线毫无预兆地撞进了一双眼里。

        帘子后面,苏倾挥挥手:“嗨~”

        ------题外话------

        最近剧情太平淡了有木有?等这波狗粮发完,把事情搞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89/89039/275278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