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105:情敌相见搞到警局

105:情敌相见搞到警局

        开了门,是谢荡,站在门口,看见姜九笙就迫不及待地说:“我打赌赢了,我家老头酒窖里那两坛酒是我的了,我给你——”

        话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

        谢荡的目光落在了时瑾身上,所有笑意,全部凝固在脸上,再开口,声音艰涩:“笙笙,他是谁?”

        她回:“他是时瑾。”

        “我知道他,天北的医生。”这个男人谢荡在医院见过,这幅容貌,他记忆深刻,神色一点一点冷下去,“我是问他为什么会在你房间里?”

        本来是打算演唱会结束后把时瑾正式介绍给她所有朋友的,如今被撞见了,姜九笙也不遮遮掩掩。

        她介绍道:“他是我男朋友。”

        谢荡彻底怔住。

        他以为他会质问很多,可张了张嘴,一句都说不出来,一句都问不出来,没立场,也没资格。

        转头,谢荡几乎落荒而逃。

        宋静刚巧出了电梯,就看见她家的艺人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了?”

        谢荡一言不发,脚下越走越快,脸色白得厉害。

        宋静拉住他:“到底怎么了?”

        他回头,阴沉着一双眼,几乎是咆哮:“滚!”

        宋静被吼懵了,半天才追上去。

        “谁惹你个小祖宗了。”她拖住谢荡,就怕他这个样子出去会出事,“这么晚你要去哪啊?”

        “别跟着我。”

        他用力甩开,转身就进了电梯。

        宋静直揉眉心,头疼得不行,她有预感,要出事了。

        谢荡任性肆意惯了,经常会发脾气,其实,也不是多恼火,只是他一贯有些公主病,娇纵些罢了,没真正动过怒,这是宋静第一次见他动真格,眼里不只是火气,还有落寞。

        等看到姜九笙身边站的男人,宋静方才彻底明白:哦,原来谢荡不是过家家的暗恋,他玩真的了。

        晚上十点半,谢荡依旧没有回来,姜九笙一直在等。

        时瑾拿了毯子盖在她腿上:“笙笙,我给你守,你去睡。”

        她摇了摇头,坐在沙发上,靠着时瑾,眼底有倦意,却没有半分困意,夜里,嗓音微微缥缈,懒倦而沉哑。

        “谢荡首次公开独奏会的前一个晚上,我弄坏了他最宝贝的小提琴,他都没有真正和我生气。”

        时瑾没有说话,听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

        “我和家里人都不太亲近,除了莫冰家,逢年过节大部分是在谢家过的。”

        “我是老师收的最后一个入室弟子,除了谢荡,我就是最小的,老师也偏爱我多一点,还有谢荡,嘴里虽然时常没有什么好话,不过,他应该是最护着我的。”

        “我性子懒,朋友很少,话也不多,谢荡那个脾气,倒总是惹得我生气,跟他话也就多了。”

        她说着,停下了,似想到了什么,嘴角扬起:“我最开始是跟着老师抽卷烟的,是谢荡把我的烟都烧了,我才开始抽女士香烟,还是背着他抽的。”她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靠在时瑾身上,“你不知道,他每次都扔我的烟,回头我没的抽了,又去帮我借。”

        说起谢荡时,她眼里有笑。

        与她亲近的不算多,寥寥不过那几个,谢荡是其一。

        这些时瑾都知道。

        “笙笙,你是怕我吃醋?”套房里只开了一盏灯,从她那边打过来,刚好落进时瑾眼里,淡淡的暖色,很亮,专注又漂亮的样子,一直看着她。

        姜九笙摇头了:“是不想你有任何困惑,我们是恋人,不会对你隐瞒,我的朋友,我亲近和在乎的人,都要让你知道。”

        那可不可以不要亲近和在乎的人,就只要他一个。

        很想很想这么跟她说,就算是求她。

        可是不可以。

        笙笙喜欢绅士,喜欢君子如兰。

        他说:“嗯,我知道了,下次你再跟我讲其他人,你说的我会都记住。”他会忍得很好,即便嫉妒发疯,即便贪心不足。

        徐青舶说过,偏执型人格障碍,若放纵,会永无休止地贪得无厌。

        他陪她等了半晌,谢荡的经纪人宋静的电话打了过来。

        姜九笙接起:“静姐。”

        那边说了几句。

        姜九笙嗯了几声,挂了电话,对时瑾说:“我需要出去一趟。”

        时瑾颔首,去帮她拿了外套和围巾:“我陪你。”

        谢荡在警局,因为打架闹事。

        姜九笙和时瑾刚进警局,原本闷不吭声的谢荡就暴躁了,吼他经纪人:“宋静,你烦不烦,又把她叫来干什么?”

        宋静不搭理,能怎么办,谢荡这个公主殿下她管不了,干天干地往死了捅娄子,不叫姜九笙这个太上皇来,她还能怎么整。

        姜九笙打量谢荡的脸,所幸没有伤,他头一甩,不理。

        “对方肯不肯和解?”姜九笙直接问宋静。

        宋静摇头,目光扫了一眼安安静静站在姜九笙身边的男人,不得不说,很登对,听说是位医生,外貌与气度都好得不像话,她阅人无数,绝不会看错,这位医生可不是什么凡人,不是天上仙就是地下魔,奇怪的是,她觉着这位医生,更像两者皆备。

        对方对她颔首,礼貌问候,宋静这才收回了放肆的目光。

        姜九笙性子干脆,不喜欢周璇,也没管谢荡,直接走到另一个当事人跟前,对方鼻青脸肿,身材精瘦,生得其貌不扬,正在哼哼唧唧地嚷着这儿疼那儿痛,一副受害人的姿态,可眼神精怪又得意,摆明了要趁机捞一笔。

        姜九笙开门见山:“要多少,你开口。”

        男人哼了一声,摆着架子。

        姜九笙还戴着口罩,露出一双桃花眼,微微凌厉:“当然,不和解也行。”语气淡淡,轻描淡写般接了下一句,“那样的话,我可以保证到最后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男人正色了,琢磨了会儿,说了一个数字。

        两方和解,男人客气了很多,笑着说误会误会,毕竟他只是要钱,得手了就皆大欢喜。大概因为谢荡的身份,男人狮子大开口,要了五十万。

        宋静只求息事宁人,付了钱,签了和解书,这才把谢荡领出派出所。

        上了车,谢荡坐副驾驶,一声不吭,姜九笙和时瑾坐在后座,气氛紧绷得让宋静扶着方向盘的手都有点稳不住。

        姜九笙突然开口:“为什么打架?”

        语气不温不火,听不出什么喜怒。

        谢荡闷声了很久,才回了句:“看他不爽。”他低着头,始终都不看后面的人。

        这理由。

        宋静都想揍谢荡了。

        姜九笙还是不恼不怒的:“有没有让对方留下证据?”

        “我又不蠢。”他砸了那个猥琐男的手机。

        “跟拍呢?有人跟拍吗?”想了想,姜九笙皱了皱眉,问,“附近有没有监控?”

        因为是艺人,更要格外谨慎,公众人物的一言一行若是被曝光了,基本都会被无限放大,谢荡是小提琴家,平时就算再娇纵,也没有传出过品行问题,打架一事可大可小,不能大意。

        谢荡闷着声儿,怏怏不乐的样子,还是老实回话:“我把他拖到男厕所打的,特意挑了没人的地方揍他,不会被拍到。”

        宋静哭笑不得,这家伙蔫儿坏归蔫儿坏,分寸还是有的。

        “你有没有受伤?”姜九笙目光微凝,落在谢荡身上。

        他回答地很快,声音很沉闷:“没有。”

        开车的宋静接了一句:“手腕好像肿了。”也不知道那个醉汉哪里惹到小祖宗了,平时不知道多宝贝他那双手,就算揍人,也是能用脚踹就不用手打,这会儿手背青青紫紫的。

        姜九笙沉声,说:“静姐,掉头。”

        “嗯?”宋静没明白她的意思。

        “掉头回去。”她又说了一遍。

        语气几乎不由分说,像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宋静也知道,别看姜九笙好说话,狠劲儿可一点不比谢荡差,就怕事情会搞大。宋静从后视镜里打量了一眼坐姜九笙身旁的那位时医生,自始至终都心平气和,侧着身子,只看着姜九笙,敛眸,半点情绪都没有外露。

        翩翩风度,止于礼,好一派公子气量。

        宋静寻思了一下,依言掉了头。

        谢荡还是忍不住,扭头问姜九笙:“你要干嘛?”

        姜九笙没回。

        她不信,纵使谢荡任性妄为,也从来不会无缘无故打人。

        警局旁边有个小卖部,往里是一条深巷,宋静把车开了进去,打了远光灯,巷子深处,男人拿了**啤酒,晃晃荡荡地走着,嘴里嚼着什么,边走边吹口哨。

        宋静靠边停了车。

        姜九笙刚碰到内拉手,时瑾拉住她的手:“笙笙。”

        她神色镇定自若,看上去很理智:“别担心,我有分寸。”

        “你想做什么,”没待她回答,他说,“我去做。”

        姜九笙摇头。

        时瑾有洁癖,她才舍不得。

        她说:“那个家伙吞了我们五十万,不能这么稀里糊涂地算了。”然后拍了拍时瑾的手,径自拉开车门下了车。

        她不闹事,可也从来不怕事。

        时瑾稍稍沉吟后,也跟着下了车,回头唤了一声宋小姐,客套又礼貌:“麻烦你帮忙守着,不要让人拍到笙笙。”

        “……”

        宋静懵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她是‘宋小姐’,赶紧下车去巡视,所幸三更半夜渺无人烟,小巷子里也没有监控。

        谢荡赶紧跟上去,对时瑾自然没有个好脸色,怪他:“你干嘛不拉她!”

        时瑾行若无事,不慌不忙地道:“她想做。”

        三个字,教谢荡哑口无言,若怔若忡了很久才跟上去。

        留了几步的距离,姜九笙停了脚,冲前头的男人懒懒地喊了一声喂。

        男人回头。

        她徐徐上前了一步,问他:“郭飞是吧。”

        唤郭飞的男人已经喝得七八分醉,醺醺地傻笑:“嘿嘿,又是你。”他踉跄了两步,眯了眯浑浊的瞳孔,抬起手,东倒西歪地去够眼前的人。

        姜九笙侧身一步,反手截了男人手里的酒**子,男人‘诶’了一声,正晕头转向着,手臂被拽住。

        姜九笙用力一扯,抄起酒**子就砸下去。

        “啊——”

        惨叫声未绝,被懒懒散散的语调打断了,悠悠地问:“现在清醒了吗?”

        男人闻言顿时酒醒了大半,刚要挣扎,手腕被擒住,往后一扭,重重扣在了后背,陡然这么一下,半边身子都痛麻了。他扭头便看见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你、你干什么?”

        姜九笙一手扣着男人的手,另一只手里掂着酒**子,指了指谢荡:“他为什么打你?”

        男人不吭声。

        她等了片刻,慢条斯理转了转手里的酒**子,然后缓缓抬起手。

        男人顿时怵了:“我、我说。”他颤着声儿,支支吾吾地说,“广、广告牌,我摸、摸了你的广告牌。”

        姜九笙抬头望向谢荡。

        谢荡抱着手靠在墙边,不自然地转开了眼,目光正好撞上姜九笙身后的时瑾,他一言不发,一双灼灼发亮的眸子正盯着男人,黑漆漆的看不见底,像极了蓄势待发的凶兽。

        这个姓时的……

        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总之,谢荡很不舒坦,撇开眼,剜了男人一眼,这才招了:“这家伙不规矩,对你的广告牌动手动脚。”

        这个死男人竟敢在姜九笙的广告牌上乱摸乱亲,猥琐讨厌得不行。

        这下弄明白了。

        姜九笙思忖了很短时间,将手里的酒**子掉了头,敲在男人肩上:“那五十万算是给你的医药费。”

        男人蓦然一怔,猛地回头。

        只见她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然后徒然扬起了手,酒**子直接在墙上砸破了底,二话不说,就把破底的酒**子扎进了男人的手臂。

        动作,一气呵成。

        “啊——啊——”

        惨叫声中,还有谢荡的咆哮声:“你疯了?!”

        伤了自己的手怎么办!动作还那么快,拉都拉不住。

        姜九笙松手,扔了酒**子,瞥了一眼抱着手在地上打滚尖叫的男人,抬头,视线落在谢荡的手背上,她理所当然的口吻:“你这天才小提琴家的手,哪能白白被打。”

        谢荡哑口无言。

        她伤的是那男人手臂,会流点血,却不至于伤筋动骨要他性命。

        这就是姜九笙,肆意潇洒,敢爱,敢狠,敢闹,敢奋不顾身地打一场架,她是个护短的人,她重情重义,不心慈手软,却也不赶尽杀绝。

        他喜欢的人,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好在路灯昏沉,谁也看不清谢荡酸胀的眼,他挪开目光,把迈出去的脚收了回来,不看姜九笙,也不看自始至终都站在她身边的时瑾。

        夜里,静谧,男人歇斯底里的哀嚎声无休无止,更衬得时瑾音色干净,娓娓好听,只是语调稍稍急促:“没有有伤到手?”

        姜九笙摇头:“没事。”

        他拉过她的手,看了看,果然,被玻璃渣子刺到了,掌心有细小的口子,拧了拧眉头,把口袋里的手帕取出来,叠成长条形,系在了她手掌:“下次我帮你打。”

        不是训斥,是叮嘱。

        估计下次,她也会自己动手,说:“你有洁癖。”她盯着时瑾的手帕,是素白的丝质,什么花纹也没有,简单大方。

        时瑾有随身携带手帕的习惯,像古派的贵气绅士。

        他把手帕打了个结:“我可以打完了洗手。”

        姜九笙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见过时瑾打人的样子,太伤筋动骨了,伤着别人便罢,她怕他伤着自己。

        巷子口,宋静按了喇叭,提醒几位差不多就撤了。

        谢荡扭头走,在最前面,时瑾牵着姜九笙走在后面。

        她说:“别生气了。”

        谢荡脚下停顿了一下,这是姜九笙第一次哄他。没有半点欢喜,他只觉得难受,心里发胀,特么的哪都难受。

        他继续走,垂着脑袋不回头。

        “我没有刻意瞒你,只是没找到机会跟你说。”

        她以为他生气只是因为蒙在鼓里?

        谢荡又气又怄,扭头恶声恶气地说:“等你和这个医生分手了,再来跟我说!”

        时瑾冷冷抬眸。

        就一眼,谢荡就知道,这个男人对姜九笙在乎到了骨子里。

        “笙笙,”眼里不见半点方才的冷然,时瑾看姜九笙,目光如月色般温和,“你先上车。”

        谢荡闻言,原地站定了,睨着时瑾,目光不怀友善。

        姜九笙看看时瑾,再看看谢荡,犹豫了许久,还是依言去车里了,转头对宋静说了句:“叫救护车吧。”

        宋静:“……”

        动手动得不轻呐,不过狠归狠,姜九笙有分寸。

        还好,三更半夜没有人,不然被拍到了,有的收拾了。她赶紧用备用的另一个手机号拨了20,随后就把电话卡扔了,她是一点都不敢大意。

        初冬的夜,料峭寒冷,南边吹来的风凛冽,将月亮透过树缝打下的斑驳来回摇曳,深巷,古灯,人影斜长。

        谢荡靠着墙,眼里有霜。

        对面,时瑾站得笔直,身影略微高些,目光稍稍俯睨,先开了口,单刀直入:“你的心思,我不希望笙笙知道。”

        若不看他眼里冰封,确实,公子如玉,兰枝玉树。

        偏偏,这双眼,太狠。

        谢荡端着目光审视时瑾许久,说:“我也正有此意。”

        窗户纸不能捅破,姜九笙那个性子,从来不玩男女感情,有就是所有,没有就是零,她的感情观里,没有中间地带。

        他怕说穿了,他们就不是他们了。

        谢荡顶了顶后槽牙,将失落压下,再抬眸,眼里厉色不减,冲着时瑾道:“既然你看出来了,我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明白话告诉你,我是你的情敌,不容易打发的那一种,而且还是那种暗箭难防的类型。”

        时瑾看着他,不温不火,半点喜怒都没有。

        谢荡抬了抬精致的下巴,盛气凌人:“要是你对姜九笙不好,我就趁虚而入,把她骗过来,然后她拉大提琴我拉小提琴,天天琴瑟和鸣。”

        他就是要让这个家伙清楚地知道什么叫危机四伏,别得了便宜就不知道珍惜,最好天天烧高香感谢天感谢地感谢三生有幸。

        时瑾面不改色,说了一句话:“琴瑟和鸣不是这么用的。”

        谢荡:“……”

        难道不是?

        时瑾似笑非笑,转身,沐着月色回眸,说:“我不需要会小提琴,只要和笙笙结婚就可以。”

        谢荡一脸懵逼。

        回酒店的路上,他鬼使神差地百度了一下那个成语的用法。

        琴瑟和鸣:形容夫妇情深意笃。

        艹!

        现在的外科医生特么在学校都学了什么?谢荡一路上一句话都不想说,干脆闭上眼假寐,也省得被姜九笙看出端倪。

        宋静开得很快,约摸二十分钟就到了入住的酒店,靠边泊了车,回头看着后座上的两人:“你们先上去,我还有事情和谢荡说。”

        姜九笙和时瑾便先一步下了车。

        然后,假寐的谢荡就睁开了眼,一双漂亮的眸子染了尘似的,灰蒙蒙的,一点光彩都没有。

        宋静叹了一声,不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谢荡,你的心思该放放了。”

        谢荡垂着眉眼,半张脸笼在昏暗里,眉头紧锁,全是挥散不去的阴郁,不知是气宋静还是恼自己,语气很冲:“用你说!”

        “你冲我喊他有什么用,”她这个经纪人也很怒其不争,“早干什么去了!”

        谢荡没吭声。

        不是止步不前,是举步维艰。若是姜九笙用看那个医生的眼神看他,只要一眼,恐怕他早把心都掏出来给她了。

        ------题外话------

        (我自己也问过自己,为什么谢荡和宇文都要心系笙笙,搞得我也跟着难受,我想不明白就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我是男的会心动吗,应该会,一根烟一杯酒一把吉他,淡笑着看这个浮华世界,不是谁都有这份潇洒。

        你们也不要遗憾,不负纯粹地喜欢过,不负纯粹喜欢过的人,就够了,一**酒,还是不醉不归的他们。

        突然觉得宇文跟荡荡绝配是怎么回事。)

  https://www.65ws.com/a/89/89039/275278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