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97:时笙恋开始与身份揭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真好,她喜欢的人,也在喜欢她。

    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姜九笙有点不开心,把通话声音调小,走到套房的外间去接,尽量把声音压到最低。

    “怎么了?”

    莫冰调侃:“没打扰到你吧。”

    打扰到她看美人了!姜九笙直接问:“什么事?”

    莫冰也不逗她了:“去看一下庞龙的微博。”

    姜九笙开了免提,把手机放桌子上,打开平板,微博首页的热搜就是庞龙创的话题,这庞龙是圈子里有名的狗仔,挖了很多艺人的**。

    庞龙v:卖深情女友人设?打脸不?@王东昭v@蒋非v

    配图是三张照片,王东昭的打胎记录,住院记录,以及医院监控截图,图片里,蒋非与王东昭在妇产科的门口同框。

    截图上的日期与姜九笙在医院被泼污水是同一天。这个黑料一出来,蒋非与王东昭二人基本算是崩了,这个圈子都别想再立足了。

    没错,是姜九笙的手笔。

    莫冰开门见山地问:“你怎么知道王东昭去打了胎。”

    姜九笙放下平板:“在医院碰到蒋非那天,他是从妇产科的方向走出来的。”

    所以说,千万别轻易得罪姜九笙,她这个人,脾气虽然不坏,人也懒,可记仇,而且,有仇必报,谁给她不痛快了,她会不多不少地还回去,而且不动声色。那个吴姓小婊砸该庆幸她是姜女士的外甥女,沾亲带故的姜九笙不好动手,不然有的她受。

    “我有一件事想不通。”莫冰在电话里说。

    “嗯?”

    “我连钱都准备好了,妇产科那个护士都没等我掏出卡,就把王东昭打胎的资料和监控给了我。”莫冰持疑,“是不是太顺利了?就像有人在推波助澜。”

    姜九笙思忖。

    “不是宇文干的,我刚打过电话了,他正忙着给你收拾医院打人的事情,焦头烂额着,也顾不上。”莫冰玩笑,“难道又是灵异事件?”

    姜九笙笑而不语,她可不信邪。

    “笙笙,你背后到底是哪座靠山?”莫冰特别好奇,并且,郑重其事地嘱咐她家艺人,“如果知道的话,一定要好好抱紧金主的大腿!”

    庞龙爆的黑料一出来,网上diss蒋非与王东昭的喷子越来越多,两人本就十八线,哪有什么粉丝,直接被怼得体无完肤。

    有事没事蹲茅坑:虎毒还不食子,辣鸡!

    江北葬爱家族:炒作一时爽,打脸火葬场。

    超级无敌美少j:当初不听我笙爷的话,如果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没准还能学会怎么做人。

    你是我毕生的魔障啊:今天认识一对戏精夫妇,男的叫蒋非,女的叫王东昭,不错哟,你们红了!

    不瘦成一道闪电不改昵称:看我笙爷,妥妥的热搜体质,每天打开微博都是我笙爷在搞承包,偷歌的偷歌,蹭热度的蹭热度,诶,太有才,没办法!

    娱乐圈纪检委员:第九个了,黑笙爷者,必倒霉。

    善良品行好的宝宝:我笙爷天仙攻,有金钟罩护身!

    段友滴滴滴:感觉全世界都在给我笙爷助攻!这操作,!

    今天啵发自拍了吗:话说庞龙的助攻是谁啊?这可是医院的一手资料啊!

    ……

    姜九笙等时瑾退烧后才去莫冰那挤了一晚上,她刚出房门,床头柜上的手机便响了,铃声是一首民谣,不疾不徐地一直响着,不厌其烦。

    时瑾拧了拧眉头,睁开了眼,接了电话。

    是个女人的声音:“时医生,我是许璐。”

    时瑾惺忪的眸清澈了几分:“许小姐。”

    “东西我已经给那位莫小姐了,那我父亲?”

    时瑾嗓音微干,吐字很清楚,平铺直叙不带什么感情:“转院来天北,我会给他主刀,住院费我可以给你免掉。”

    女人万分感激:“谢谢时医生,谢谢。”

    “不用谢,这是交易,你该得的。”

    挂了电话,许璐起身去医院递辞呈。泄露病人信息,并盗取医院监控,护士这一行,她算干到头了。

    那位时医生,才是真正可怕的人。

    翌日早上八点,姜九笙才刚起床,她家姜女士的电话便打过来了。

    “妈。”姜九笙揉揉眉心,头有些痛,眼睛干干的,眼底一圈乌黑,看得出来,昨晚没睡好。

    姜女士说:“笙笙,你来一趟医院。”

    她神经立马紧张了:“爸他怎么了?”

    “你爸没事。”姜女士顿了一下,“是嫣嫣的事。”

    姜九笙应了声,然后便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八点,去房间把莫冰喊醒。

    “莫冰。”

    莫冰睡眼惺忪:“嗯?”

    姜九笙一边围围巾一边说:“我去一趟医院,你帮我去买早饭。”

    莫冰翻了个身:“等你回来再买。”

    “我不回来吃。”

    莫冰揉揉眼睛看姜九笙。

    她解释:“给时瑾的。”

    睡意瞬间全无的莫冰:“……”她坐起来,抓了一把头发,“你叫醒我就这事?”

    姜九笙笑:“谢了。”

    她转身出门。

    莫冰腹诽:外面闹得风风雨雨,她倒好,春风满面,这爱情的酸臭味!

    市医院。

    姜九笙还没进病房,便能听见吴嫣嫣大吵大闹的叫喊,隔着几米距离都铿锵有力:“我的号被封了,我要她姜九笙给我一个交代!”

    姜九笙推开门进去,抬头取下口罩:“你要什么交代?”

    吴嫣嫣一见是她,气焰更嚣张了,脸红脖子粗地朝姜九笙就是一顿吼:“我都删微博了,你怎么还跟我过不去?”

    姜九笙不急不慢地,反问她:“是我封了你的号?”

    吴嫣嫣冷笑了一声,话里话外都是嘲弄与不甘:“要不是你的粉丝都来举报我,我能被封号?”

    姜九笙扫了一眼,她父母没吭声,吴嫣嫣的母亲冷着张脸也不出声,整个病房都剑拔弩张的,唯独她,没什么喜怒,不痛不痒地回问回去:“我的粉丝为什么会举报你,你没数?”

    吴嫣嫣怒吼:“还不是你怂恿她们!”

    姜九笙纠正:“逻辑错了。”冷了冷音色,抬眸看向争锋相对的吴嫣嫣,“是你卖假货。”

    来的路上她刷了微博,自然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吴嫣嫣是被举报买卖非正品彩妆才被封了大号。

    当然,吴嫣嫣理所当然把这件事怪到了姜九笙头上。

    她眼睛瞪的像铜铃,愤愤不平:“就算我卖假货又怎么了?干美妆博主的,有几个货源是完全正规的,如果不是你的粉丝,我怎么会被扒出来。”

    真会倒打一耙。

    姜九笙好笑,冷冷反问:“所以?”

    吴嫣嫣口气很是义正言辞:“粉丝行为,艺人买单,我干不成美妆博主了,你要负责。”

    “怎么负责?”

    “我原本打算做到三十岁再转行,现在我微博号被封了,名声也臭了,不可能再做美妆博主,”语气言之凿凿,她面不改色地说,“你就赔偿我到三十岁的收入。”

    姜九笙笑了。

    见过勒索的,没见过这么天经地义的。

    “赔钱可以。”姜九笙从沙发上站起来,抱着手抬了抬眼皮,“请律师过来,官司打赢了,别说三十年,六十年我都赔给你。”

    吴嫣嫣登时横眉怒目了。

    是吴嫣嫣的母亲姜?兰开了口,冷嘲热讽着:“笙笙,你这么说话就难听了,嫣嫣是你表妹,你难不成还真想把她告上法庭?”

    姜九笙神色波澜不兴:“大姨,她这是勒索。”

    姜?兰脸色立马垮了,略显富态的身子气得抖了抖:“用不着说话那么难听,你现在是大明星了,自然是瞧不起我们这些穷亲戚,要踩我们一脚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踩?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姜九笙懒得浪费口舌了。

    “笙笙。”她母亲姜女士站出来打圆场,像是劝,却带着几分命令的口吻,“那点钱对你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你就赔给你表妹,一家人别伤了和气。”

    “赔?”姜九笙淡淡的语气,有些飘渺,轻描淡写不带任何情绪,“您觉得我该赔?”

    目光微凉,像要把人拽进去。

    姜女士别开眼,不与之对视,低声道:“也不是多少钱。”

    姜九笙笑了声,眸子冷得彻骨。

    从她进来,到现在,她家姜女士一句都没问,更一句都没有为她辩解过,自始至终站在那对母女那边,与她对立。

    她从口袋里摸出烟,却没有打火机,咬了咬烟嘴,大力扔在地上:“我是有钱,那我他。妈。的就活该当冤大头!”目光冷冷,睨着姜女士,她音色微凛,“要不是她吴嫣嫣是您外甥女,我早就整死她了,现在还容着她在这蹬鼻子上脸,已经是念在您的面子上在咬牙忍着了,我不是忍气吞声的人,别一而再再而三,我耐性还没那么好,若过了我的底线,”

    言尽于此,这就是她的态度。

    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对她母亲疾言厉色。姜九笙自认为脾气不算差,即便与母亲不亲近,可该给的尊重和礼数也从来不会少一分,若非如此,她怎会任由吴嫣嫣任性胡为。

    姜女士面如土色,张张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程会走进来,目光一扫:“怎么了?”

    里面的人都不做声?

    程会脸色沉了沉:“吴嫣嫣,你又来闹什么?”

    “我才没有闹!”嗓音尖细,她怒目圆睁,“是姜九笙,是她跟我过不去!”

    程会冷冷掠了她一眼,转身对姜九笙说:“笙笙,你先出去。”

    她点头,片刻都不想逗留。

    身后,吴嫣嫣大声咆哮:“不准走!我和她的账还没有算清楚,她哪也不许去!不然我就去媒体那举报她,让她的粉丝都看看她姜九笙是个多狼心狗肺的东西。”

    说着就要上前去拉扯姜九笙。

    程会一把拽住她的手,目光如炬:“你再说一遍。”

    吴嫣嫣大力甩开程会的手,双眼睚眦欲裂,气冲冲地喊:“你护什么护!她又不是你亲妹——”

    姜九笙脚步顿住。

    姜女士突然恶声打断:“够了!”

    吴嫣嫣被吼得一愣,然后被姜女士推搡了一把,将她与姜?兰一起推到门口:“大姐,你先把嫣嫣带回去,回头我再跟你说。”

    姜?兰撇撇嘴,不甘心地拽着吴嫣嫣离开。

    姜女士反手就把病房的门带上了,。

    “妈,”姜九笙问,“我不是您亲生的,对吗?”

    她出奇的冷静,眼底除了寒霜,没有丝毫浮动。

    姜女士没有出声。

    程父也没有,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甚至连姜九笙的眼睛都不敢对视。

    程会要解释:“笙笙——”

    她扯了扯嘴角,笑意有些僵硬:“怪不得。”

    记忆里,他们总是很客套,她似乎让他们不自在,怪不得她始终觉得飘飘浮浮颠沛流离,怎么用力,也停靠不下来。

    原来如此。

    张张嘴,喉咙有些干涩,很多话突然便说不出口,她起身:“演唱会没几天了,我明天回去。”

    她转身就走。

    程会跟上去:“笙笙。”

    姜九笙没回头,挥了挥手:“回去吧,我没事。”

    她拉开门,把口罩戴上,还好,带了墨镜,谁也看不见她眼红时的模样。

    啪嗒——

    病房的门关上,程会冷着脸回头:“妈,你有问过一句吗?有问过吴嫣嫣对笙笙做了什么吗?”

    姜女士哑口无言。

    窗外天阴,冬风凛冽,姜九笙抱着双膝,蹲在树荫里。

    “笙笙。”

    她抬头,脸上裹得严实,只露出一双红通通的眼,风吹得眼睛干涩,视线有些模糊,看着时瑾从远处走过来。

    远处,莫冰看了看树荫下的两个人,没有上前去打扰,蹲下,捡了块石头,朝着住院部后面的草坪走去。

    朝阳面,楼后面映出来一个影子。

    莫冰抱着手:“出来。”

    那个人影缩了缩。

    “姐姐我耐心不好。”莫冰提了提语调,“出来。”

    吴嫣嫣磨磨蹭蹭从楼后面挪出来:“干、干嘛?”

    莫冰一字一顿:“干、你!”

    说完,她上前就抢了吴嫣嫣手里的手机。

    吴嫣嫣急了,上前拉扯:“你抢我手机做什么?!”

    莫冰甩手一推,她手劲儿大,个子又高吴嫣嫣半个头,直接把人推地上了,看也不看手机里偷拍的内容,扔了个抛物线,咕咚一声给扔后面的水池里了。

    吴嫣嫣气急败坏,冲莫冰怒骂:“你有病啊!凭什么扔我手机!”

    “是有病啊,”她扯扯嘴,笑了笑,“不打你一顿浑身都不痛快!你说我有病没病?”

    话音一落,莫冰抡起手里的石头,一把拽住吴嫣嫣的头发,狠狠就砸下去。

    吴嫣嫣当场被砸懵了,直到头上的血淌到脸上,她才反应过来,抱着头惨叫。

    这叫声……

    果然,痛快了,心也不堵了,腰也不酸了,浑身都舒畅了。莫冰扔了手里的石头,拍拍土:“姓吴的,听好了。”

    莫冰上前了一步,吴嫣嫣立马吓得闭了嘴,猛地往后退,脸上糊了血,狼狈得不行。

    “姜女士那个老女人就算再可恶,也养了笙笙几年,这个坏人她不能做,那是不孝,会被戳脊梁骨的,所以,这坏人得我来做。”莫冰停顿了片刻,歇了一口气,继续说,“我呢,能混到金牌经纪人,手段有多见不得人你用你的猪脑子应该也想得到吧,要是再敢打我家艺人的主意,我找人弄死你!”

    吴嫣嫣吓得眼泪直掉。

    莫冰凑过去,捏着她的下巴:“知道了吗?”

    “知、知道。”

    莫冰满意地拍拍吴嫣嫣被砸的那一处:“真乖。”

    真特么不经吓!

    嗯,她莫冰冷静干练不假,那是圈子里那群人不知道,她上学那会儿是个刺儿头,群架打到飞起来。

    解决完,莫冰若无其事地出来,站在远处,看着树荫下的姜九笙和时瑾,登对的一双璧人啊。

    姜九笙仰着头,眼里有泪。

    时瑾蹲下,在她面前:“哭了?”

    姜九笙摇头:“风太大,眼里进沙子了。”

    时瑾伸手,覆在她眼睛上,轻轻揉了揉:“蹲在这里做什么?”

    滚烫的眼,他手上的温度冰凉,刚刚好。

    她还蹲着,回答:“想抽烟,不过打火机没带。”

    时瑾拿开手,等她睁开了眼,才看着她说:“抽烟对身体不好。”

    “知道了,时医生。”她笑了笑,微红的眼底有一层水雾。

    眼睛很红。

    哭过了。

    时瑾知道,只是她不说,他也就不问。

    “你怎么来了?”

    时瑾说:“来接你。”

    姜九笙站起来,腿蹲麻了,踉跄了一下,下意识扶住了他的手,然后,没有松开:“时瑾,我饿了,我们去吃火锅吧,想吃辣的。”

    时瑾犹豫:“你的胃不可以吃辣。”

    风吹得她嗓音沙哑,软绵了几分,她笑着求情:“就这一次。”

    时瑾低头,盯着她抓着他手腕的那只手,妥协了:“好。”

    不幸的是,一顿火锅,吃得一波三折。当然,也有一件幸运的事,时瑾吻了姜九笙,在人潮拥挤的火锅店里。

    因着她是公众人物,时瑾挑选了一家选址较为偏僻的店面,只是,大概气温骤降,店里的生意出奇得好,宾客盈门。

    时瑾怕姜九笙被认出来,用自己的围巾,把她裹得很严实,一进店里,穿着店服的年轻男人上前招待。

    “您好,请问几位?”

    “两位。”时瑾把姜九笙往后藏了藏,温声询问,“有包间吗?”

    “有的。”男人领路,“这边请。”

    路过大厅,时瑾与姜九笙才刚走到楼梯口,突然传来锅碗碰撞的声音,前头领路的服务生也顿住了脚,朝着声源看去。

    靠窗那一桌,餐车东倒西歪,满地狼藉,地上躺了一个男人,正浑身抽搐。三两个店员立马赶过去,也不敢随便动地上的人。

    “先生!”

    “先生,你怎么了?”

    “先生!先生你醒醒!”

    地上的男人突然瞳孔放大,四肢开始剧烈地抽搐,一旁,有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惊慌失措地一直哭。

    邻桌的客人都吓到了,纷纷离了席,站到一旁看得胆战心惊,很快,收银台的店长慌慌张张地跑过去了,大声喊着:“快叫救护车!”

    “笙笙。”

    姜九笙收回视线:“嗯?”

    正巧有客人下楼,时瑾拉着她避开:“你在这等我一下。”

    她说好。

    时瑾拉了拉她脖子上的围巾,将她小半张脸都遮住,然后转身去了吵吵嚷嚷的人群中间。

    店长正要将晕厥在地的男人背起来。

    “别动他。”

    音色凉凉的,却温和。

    男店长抬头。

    是个很精致的男人,样貌极好,他不紧不慢地走过来,说:“我是医生。”

    姜九笙站在人群之外,鬼使神差地默念着:心外科,时瑾。

    那是她喜欢的人,是个盖世英雄。

    店长闻言之后,立马把人放回地上,让开了位置。

    时瑾从一旁的餐桌上抽了一张湿巾,蹲下,看了看地上的男人,侧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面色已经开始发青,他伸手探了探男人的颈动脉,抬头,问:“家属是哪位?”

    “是我,是我。”

    是个小姑娘,没成年的样子,已经吓得面色苍白,眼泪一直流,说话都不大利索。

    “这位先生是不是有心脏病史?”时瑾问。

    小姑娘哭着说:“我哥他有肺源性心脏病。”

    “不要移动病人,将人群疏散开来。”

    店长立马照做了,将围观的客人都驱散到两三米之外,只见那位模样好看的医生也起身了,走出人群,停在楼梯口。

    有个身形高挑的女人站在那里,围巾与帽子遮住了脸。

    “笙笙。”

    “嗯。”

    时瑾俯身,与她视线相平,突然问她:“你要和我交往吗?”

    姜九笙点头,毫不犹豫。

    他抿唇笑了笑,拉着她转了个身,让她背着人群,然后取下了她的口罩,捧着她的脸,低头吻住。

    唇舌相抵,是微凉的温度。

    他摩挲着她的唇,然后探出了舌头。

    姜九笙微愣了一下,就乖乖松开了牙,伸出怯怯的舌尖让他吮。

    一个吻,很短。

    时瑾亲了亲她唇角,离开,又把她的口罩和围巾遮好:“我去救人,等我。”

    “嗯。”

    把她的帽子往下压了压,遮严实了,时瑾才转身,走进人群里。

    店主见时瑾回来,连忙让开。

    他让地上的男人平卧,头偏向一侧,稍稍放低下巴,松解衣扣,指腹压在男人颈动脉,听了片刻。

    随后,按压人中、百会、内关。

    众人都盯着正在急救的那只手,漂亮,而且神圣。

    穴道按压过后,仍不见男人恢复意识,时瑾收紧拳,用力叩击男人的心脏,连续三四次之后,手掌重叠压在男人的胸骨上,有频率地反复动作。

    他额头渐进有薄汗沁出,唇角抿成得发白,用力按压了数秒,然后,俯身,口对口做心脏复苏。

    连续两次。

    又继续胸外心脏按压。

    如此反复。

    所有围观者都目瞪口呆,忘了周遭嘈杂,看着那个俊逸的男人一遍一遍重复动作,大颗的汗珠顺着分明的轮廓躺下。

    机械又公式化的动作,也许附加了救死扶伤这层含意之后,就变得惊心动魄了。十五分钟急救时间,像一个世纪那么长,谁都没有出声,一动不动地站定,生怕打扰了,直到病人被抬上了担架,众人才回过神来。

    姜九笙同样,恍惚得像做了一个梦,隔着店里的玻璃橱窗,呆呆地盯着屋外的时瑾,他站在救护车旁,与前来的医生在说话。

    “先生。”

    是病人的妹妹,红肿着一双眼睛过去道谢:“医生说若不是急救做得好,我哥他可能就……”女孩深深鞠躬,带着哭腔,“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时瑾淡淡回应:“不用谢,我是医生,这是我该做的。”

    交待完,他转身往店里去。

    女孩追上去:“先生,等等。”从背包里掏出来一张名片,双手递过去,“这是我哥的名片,如果方便,麻烦您给一下联系方式,我和我哥日后定要登门道谢。”

    时瑾接过来,礼貌地点了点头,算作回应,然后背着救护车的方向回了店里,越过一道道投向他的目光,他径直走到姜九笙面前,牵起她的手上了楼,将所有喧嚣与吵闹都扔在后面。

    到了包厢门口,时瑾停下来:“笙笙,你进去等我一下,我需要去漱口。”

    姜九笙明白了:“嗯。”

    他转身去洗手间,手里的名片扔在了门口的垃圾桶里,烫金的名片上,写着一行正楷的字:顾氏集团执行总裁,顾南西。

    时瑾再回包间已经是十分钟后了,回来刚坐下,就又出去了,五分钟后,他问店员要了一壶茶,喝了两口,便用杯子盛着吐掉了,眉头始终拧得死紧。

    姜九笙给他的碗里夹了菜,问他:“你不吃吗?”

    时瑾抿了抿唇,眉宇间有淡淡的情绪,起身:“笙笙,你再等等我。”

    姜九笙拉住他:“还要漱口?”

    “脏。”他嫌弃得很明显。

    洁癖犯了。

    姜九笙笑着摇头:“不脏。”

    她盯着看,他唇色嫣红,水润润的,估计被他洗了不知道多少遍,看着看着就鬼使神差了,拉着他往下,起身凑过去,在他唇上啄了一口。

    亲完,她怔了一下,脸立马烫了,赶紧坐回去,垂头,用筷子戳碗里的酱料,又端起杯子喝水,装作若无其事。

    “笙笙。”时瑾叫她名字,明显带了笑。

    姜九笙垂着脑袋,不看他,继续喝水:“嗯?”

    时瑾坐回去,说:“那是我的杯子。”

    她突然口干舌燥,然后本能地喉咙一滚,就呛到了。

    “咳咳咳……”

    时瑾连忙接过她手里的杯子,给她顺气:“慢点喝。”

    姜九笙窘得不想说话了,埋头吃东西,奇怪,也没加多少辣椒,只觉得浑身都火辣辣的。

    她尽量自然地把空调调低了四度。

    时瑾盛了一碗汤,放到她面前:“不要吃这么辣,先喝些汤垫垫胃。”

    “哦。”

    然后她低着头喝汤,时瑾也不动筷子,一直看着她,目光痴缠,缠得她很心绪不宁。

    “笙笙。”

    姜九笙抬头,回视。

    时瑾停顿了很久,语气不太确定,轻声轻气地:“你真的想好了吗?”

    她放下筷子:“想什么?”

    “和我在一起,以后,”时瑾尽量压着声音,眼神炽热得像有焰火在燃着,偏偏,小心翼翼地,“以后和我结婚。”

    这是他的态度,从一开始就开诚布公,不止风花雪月,他要的是全部,是姜九笙的整个世界。

    她不假思索:“我没想。”

    时瑾眼里那炽热燃烧着的光,一瞬间暗了,低了头,天阴阴,头顶的吊灯在他轮廓落了侧影,眉间全是灰色的影。

    姜九笙舀了一勺汤递到他嘴边。

    他一言不发,松开紧抿的唇,还是乖乖喝了。

    她也喝了一口,不疾不徐地说:“昨天晚上有点失眠,没办法好好思考,满脑子都是要不要公开,还是要地下。”她用勺子舀着碗里的汤,反复了几下,有点一筹莫展,“宣布主权不错,可金屋藏娇也很好,我拿不定主意。”

    前一秒还恹恹的时瑾,他抬头,眼里顿时融了灯影,流光溢彩亮得灼人:“一晚上都在想这个?”

    姜九笙点头。

    起起落落,一秒天堂,一秒地狱。

    也就只有他的笙笙,可以让他这样百般滋味,煎熬又疯狂。

    时瑾笑了,眉间阴郁瞬间消失殆尽:“如果拍到了就公开。”

    姜九笙说好,又想了想,迟疑:“会不会打扰到你正常生活?”

    “会。”时瑾忍俊不禁,笑得眸光迷人,带了几分戏谑,“所以,你多喜欢我一点当补偿如何?”

    她对答如流:“好啊。”

    从火锅店出来,已经午后,乌云密布,天阴,街上竟亮起了路灯,往来的路人熙熙攘攘,灯光,轻风,都刚刚好。

    他们挑了一条僻静的小径,人烟很少,姜九笙便干脆把口罩取下来了,时瑾走在她身侧。

    他把手递过去:“笙笙,要不要牵手?”

    她点头,握住了。

    十指交扣,奇怪,这么冷的初冬,却一点儿也不冷,只是,时瑾的掌心有些凉,有汗。

    也很奇怪,分明才刚刚在一起,相处起来却像过尽千帆后的久别重逢,热烈,却自然。

    姜九笙笑着看他:“以后,你的手是不是我想摸就能摸?”

    “嗯。”

    他浅笑,露出那颗不太明显的小虎牙,眸子弯弯的,漆黑的瞳比天上的星子还要亮。

    原来,他满心欢喜的时候,是这个样子,不像平常那样清贵,如隔着云雾似的,优雅却遥远,现在的模样,像历尽千帆归来的少年,干净又纯粹。

    姜九笙玩笑似的:“做什么都可以?”

    时瑾笑着点头。

    她捧着他的手,重重亲了一下:“我可不止是想摸。”

    真好看,

    还想亲。

    姜九笙就又亲了一下,然后笑靥如花,开心得不得了。

    时瑾停下来,站到她面前,很认真专注的样子:“我都是你的了,想做什么都行。”

    想歪了的姜九笙:“……”

    “笙笙。”

    “嗯。”

    时瑾把她另一只手也牵在手里,轻轻地晃,然后攥紧。

    “以后不喜欢别人的手,”带着试探,时瑾谨慎询问,“可以吗?”

    姜九笙有点为难,恋手癖也不是一天两天,就目前来说,医学上,还没有治恋手癖的药。

    她坦诚:“我可能会忍不住。”

    说完,她皱了皱眉。

    时瑾像是怕她生气,就退了一步,像商量:“那能最喜欢我的吗?”

    姜九笙爽快地点头了。

    他满意了,眼里欢愉满溢,盛了暖暖的光影,牵着她,走得很慢。

    “时瑾。”

    时瑾轻声应了她。

    姜九笙轻声轻语地,跟他说:“今天本来很不幸的。”她看他,风吹红了眼,她笑,“不过幸好,你在。”

    那么一瞬间,她竟很自私地在想,她所有劫难,甚至包括连父母血缘都没有,是不是因为耗费了所有的幸运,来牵时瑾的手。

    极端,又疯狂的想法,不过,她却没有失望,空落落的一颗心,奇怪得有了重量。

    回去的路很长,他们牵着手走了很久很久。

    回到酒店后已经快黄昏了,时瑾送姜九笙回了房间,在她门口站了许久,才去了隔壁的房间。

    莫冰:“……”

    舍不得就一起睡啊,矜持什么,怕什么,白日宣淫啊!

    莫冰跟着进了姜九笙房间。

    今天在医院一定发生了什么,姜九笙不说,莫冰也不问,有时瑾陪着,她放心,走到床边,用座机打了前台电话:“你好,你们酒店的避孕套放在哪了?”

    姜九笙:“……”

    这个老司机!

    莫冰朝她抛了个媚眼:“在最下面的抽屉,有两个sie,橙色那个是大的,不谢。”

    姜九笙把围巾扔她脸上了,吃了火锅,正准备去洗漱,她手机响了。

    是程会。

    姜九笙喊了一声哥,如今说穿了倒不自在了。

    电话那边约摸说了三四分钟后,挂了电话,姜九笙看瘫在沙发上的莫冰:“吴嫣嫣的头是你砸的?”

    莫冰大方承认:“是我。”

    “谢谢。”姜九笙说,“省得我再找人教训。”

    “……”

    莫冰愣了一下后,笑了。

    就喜欢姜九笙这爽快洒脱的性子,不斤斤计较,但也不忍气吞声,够劲儿!

    黄昏时分,姜女士的电话打过来了,姜九笙迟疑了很久才接起来。

    “笙笙。”

    “嗯。”

    然后,母女两个都沉默。

    过了很久,姜女士开口,说了句:“对不起。”

    声音很低,带了些颤音,竟有些战战兢兢。

    姜九笙苦笑:“您没有对不起我什么。”至少,程家免她漂泊无依。

    姜女士仍然谨小慎微,仔细斟酌着:“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姜九笙下意识用指甲扣着化妆台的边角,思忖了很久:“我的生身父母还在不在世?”

    “不在了。”姜女士说,“也是因为事故。”

    她沉默着,没有再问,也不知道从何问起,因为完全陌生,想问都无从下口。

    “笙笙,你若是不嫌弃,我们两个老人家依旧是你的父母。”

    隔着手机,姜九笙不知道姜女士此刻的脸上会是什么表情,只是,姜女士说父母的时候,真的,很像会谈,和以前一模一样。

    失望吗?好像也不,毕竟没有拥有过,到头来竟也谈不上怅然若失,大抵是程父与姜女士与她疏离久了、惯了,如今得知没了血缘牵绊,会痛,却也轻松了,至少,不用再渴求什么了。

    也好,不必刻意亲近了。

    她回:“好。”

    “你什么时候回去?”姜女士问。

    “也许明后天。”原本是今天,只是时瑾来了,她便随他的时间。

    姜女士一条一条嘱咐:“路上小心,到了给了个电话,在外多注意身体。”

    “好。”

    顿了一下,姜女士又说:“嫣嫣已经被她父亲带到乡下去了,不会再给你添麻烦。”

    姜九笙嗯了一声,说:“我会给她打一笔钱。”

    便当做还了部分的养育恩,她不喜欢欠人半分,事到如今,更要不亏不欠。

    姜女士拒绝得很快:“不用了。”又很快解释,“我已经和你大姨都说妥了了,这件事是嫣嫣做得不对,趁这个机会好好教教她也好。”

    姜九笙没有再说什么。

    “那我挂电话了。”

    姜九笙突然开口:“妈。”

    “嗯?”

    “我还有个问题问你。”

    “什么?”

    “我想不起来十六岁之前的事,真的只是因为车祸事故?”

    姜女士毫不犹豫:“嗯。”

    否认得真干脆。

    挂了电话,姜九笙坐了许久,掀起衣服对着镜子照了许久,拂了拂右腹的伤疤,她问过医生了,这个疤不是车祸留下的,是良性肿瘤手术。

    姜女士果然在刻意隐瞒,如此的话,她也定然问不出什么,这么稀里糊涂的,又怎么能若无其事。

    姜九笙拿起手机,拨了宇文冲锋号码。

    “宇文。”

    那头的人像闷闷不乐:“嗯?”

    “帮我查一查,八年前我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

    ------题外话------

    (倒v的部分还得等到晚上开通,记得到时来全文订哈,正版群等第一次写福利的时候就会开通了。

    另外,领养会实时更新在置顶评论里,没被领走的人物,粉丝值到了就可以留言领养哈,直到领完为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