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90:把时医生娶回家

090:把时医生娶回家

        姜九笙醒来时,太阳已经照进窗台,头很痛,她揉揉眉心,回忆着,真是个乱七八糟的梦境,杂乱无章,而且毫无逻辑。

        哦,她好像还梦见了那双漂亮的手,拂过她腹下的那个伤疤,一遍一遍喊她的名字。

        “笙笙。”

        “笙笙。”

        “笙笙……”

        刷牙的时候姜九笙撩了衣服,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腹下的疤痕上,纹的那朵荼靡,妖娆又诡异。

        她问过她母亲这个疤的来历,她母亲告诉她,这个疤是八年前手术留下的,开刀后右腹就留了这个疤,至于纹身,母亲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姜九笙自己也不知道,十六岁之前的记忆,她一无所知,只知道,祸起于一场车祸,从那之后,她便患了失眠症,吃了很久的的**,总是反反复复地做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男人,穿着染满鲜血的白色衬衫,哭着喊她的名字。

        姜九笙抓了一把头发,失笑,可能她又要去见她的心理咨询师了,心情格外阴翳,不过,倒有一件令她愉悦的事情,时瑾做手术的视频被删了,网上找不到任何关于他的微博与帖子,就只有几张模糊不清的截图还在流传。不知道时瑾如何做到的,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时瑾那张脸,她可以独享了。

        哦,还有一件事,很令人愉悦。

        柳絮被人砸鸡蛋了。

        大概柳絮是第一个被砸鸡蛋而上热搜的艺人,莫冰一早打电话来跟她说起此事,毫不压抑她的幸灾乐祸,说是她昨天录的那期节目开播之后,网友将柳絮的演唱与她在节目上的翻唱做了对比,这一对比,会摇滚的粉丝就看出来差别了,柳絮分明就是个门外汉,关公面前耍大刀。

        随后,有一位微博名叫笙爷的地下情人007的网友,将柳絮那首单曲的歌词深挖了一下,然后惊奇地发现,歌词的创作灵感来源是锡兰西岸的岛屿,这就不对了,柳絮与张耐在一年内根本一次都没有出境。

        不凑巧的是,姜九笙在四个月前飞了一趟锡兰,当然她发了微博,内容便是告知粉丝闭关半个月,写歌找灵感。

        这下网友笙爷的地下情人007就炸了,写了一篇两万字的论述,从论点到实例,都论证了一个事实——柳絮那首单曲,姜九笙才是原创。

        虽然这位网友所有的论证都是猜测与间接证明,但火眼晶晶的笙粉里立马瞧出了端倪,柳絮那首歌太有问题,像没有修饰过的粗稿,姜九笙翻唱的版本,加宽了**音域,才画龙点睛了整首歌。

        这下不得了。

        柳絮当天晚上在节目现场就被砸鸡蛋了,视频上了热搜,同时,关于她盗用姜九笙原创曲目这件事的热度炒得火热。

        姜九笙随意翻了几页微博,果然,舆论将柳絮攻击得体无完肤。

        这首歌不是她偷的,我直播吃键盘!

        听听笙爷的原唱,那才是这首歌的正确打开方式。

        偷歌一时爽,正名火葬场!

        抵制!坚决抵制偷盗!

        ……

        当然,也有粉丝与水军为柳絮洗白,说没有实锤,是污蔑,柳絮也发了通稿声明纯属捏造,但架不住笙粉们的键盘,全部给挡回去了。

        姜九笙关了微博,勾唇笑了笑。

        莫冰之前电话里问她:“你在节目上给柳絮打歌是故意的吧,这就是目的?”

        不用想,柳絮现在的日子,必定暗无天日,黑到深处,跟过街老鼠无差了。

        姜九笙大大方方认了:“不然呢?”她懒懒的语调,“我那首歌的市价在七位数之上,讨点利息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莫冰笑着说。

        所以说,别轻易得罪姜九笙,她啊,看着性子随意,实则可记仇了。

        莫冰又说到了时瑾的事情:“时医生网上的视频被删了,热搜也撤了,做的很干净,高清照都没有流出一张,这手笔,”莫冰啧了一声,“不得了啊。”

        姜九笙没说话。

        莫冰问:“你知不知道时医生什么来历。”

        她想了想:“他是一名医生。”

        “然后呢?”

        “没有家人,一个人住。”

        莫冰总结得出:“那就是有钱咯。”能把网上的新闻消得一干二净,那财力还不得了,她调侃,“有车有房父母双亡,可以考虑娶回去。”

        “嗯,已经在考虑了。”

        “我开玩笑的。”

        姜九笙一本正经:“我认真的。”

        然后,说到那里,莫冰直接挂了她电话。

        在酒店随便吃了点早饭后,她装扮好,去了医院。

        程父已经醒了,气色还算不错,医生说数据一切正常,将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

        姜九笙和程父也不亲近,程父是个性子沉闷的,便是和程会也说不上几句话,目前在一家公司当会计,戴着眼镜,书卷气倒和程会有几分相似。

        姜女士洗漱去了。

        姜九笙将炖好的汤盛出来一碗,喂程父进食,医生说只能饮用少量的流食。

        程父刚摘了呼吸机不久,很虚弱:“你自己喝吧。”

        她没有收回手,将勺子递到了程父嘴边。

        “让你哥来弄,你去歇会儿。”

        姜九笙动作僵了一下,把汤碗递给了程会,起身,坐到一旁,自始至终都没有吭声。

        程会看了看她,欲言又止,却到底什么都没说。

        “我已经没事了,你工作忙,不用在医院陪护了。”程父低声说,“要不要你哥送你回去?”

        姜九笙摇头:“不用。”

        然后,父女两就没有交谈了。

        如果说姜女士对姜九笙的态度是客套拘束的话,那程父是战战兢兢,从她有记忆以来,程父就从来没有大声跟她讲过话,他们父女间相处像什么呢?嗯,像上下级会谈,哦,她还是‘上级’。

        诡异得让姜九笙心慌。

        坐了不到一个小时,莫冰的电话打过来,问她要不要现在过来接她回去,她拒绝了,说再等等,挂了电话,她起身,想出去透透气,恰巧,这时有人来探病。

        是姜女士的姐姐和甥女。

        “笙笙表姐。”

        严格来说,姜九笙是要称呼吴嫣嫣一声表妹的,只是,她与姜女士那边的亲戚都不太熟络,八年来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实在做不来欣喜若狂的表情,淡淡颔首,便算打了招呼。

        对方却很激动,很热络地挽住姜九笙的手:“真的是你啊,我们好久没见了。”

        吴嫣嫣比姜九笙小了半岁,还是在校学生,刚念研一,只是打扮穿着很洋气,大概因为她的副业。

        她是一位美妆博主。

        姜九笙回应了一声,不露声色地把手收到身后,退后一步,隔了一段距离。

        吴嫣嫣身旁的女士四十多岁,是姜女士的姐姐姜玥兰,不过保养得很好,看着比姜女士还要年轻些,体型有些发福。

        “笙笙越来越漂亮了。”

        姜九笙喊了一声大姨,便没有攀谈了,姜女士似乎怕她不自在,拉着姜玥兰去了一旁说体己话。

        这会儿程会不在,姜九笙更不自在了。

        吴嫣嫣是个自然熟的性子,脸上神采奕奕的,雀跃地和姜九笙攀谈:“你的新歌特别棒,我还在微博上给你推歌了呢。”

        姜九笙不太习惯与生人多言,便淡淡回了声:“谢谢。”

        吴嫣嫣丝毫不介意她的淡漠,很热情:“笙笙表姐,你能给我签几个名吗,我好多同学都是你的粉丝。”

        姜九笙道:“可以。”

        吴嫣嫣从包里掏出一只水彩笔和厚厚的笔记本,递给姜九笙:“谢谢表姐。”

        她接过去,签了一页。

        吴嫣嫣很顺其自然地又翻了一页。

        姜九笙便又签了一页。

        吴嫣嫣继续翻。

        姜九笙蹙了眉,倒没说什么,低着头签了许久的名字。

        ------题外话------

        (确定了,五月一号上架,是个普天同庆的好日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td></tr>

  https://www.65ws.com/a/89/89039/271642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