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89:当年的事和身世之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程会出去之后,病房里留了姜九笙和姜女士守着,两人没有一句话,气氛安静地让人不自在,姜九笙拿了烟盒出了病房。

    她去了天台,没有什么人,便也口罩都懒得戴,点了一根女士香烟,不知为何,心里烦躁得厉害,女士烟本就寡淡,心绪不宁时,就越发显得没味了。

    她狠狠抽了两口,按了烟蒂,从烟盒里再拿出一根,刚点燃打火机,指间的烟便被抽走了。

    “少抽点。”是程会,手里还提着夜宵,抢了她的烟,直接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姜九笙兴致缺缺地熄了火,趴在护栏上,敛眸,俯瞰夜市的霓虹,万家灯火的光落进眼里,却暗淡无神,戚戚冷冷的。

    “哥。”

    “嗯。”

    姜九笙转头,看程会:“我是不是抱养的?”

    程会神色立马严肃了,板着一张周正斯文的俊脸:“说什么胡话呢?”

    她笑笑,没有再说话,放眼望去,上面是星辰月色,下面是灯火夜色。

    天上月色,地下夜色,如果有第三种绝色,嗯,那一定是时瑾。

    她突然就想到了他。

    沉默了许久。

    程会突然开口:“你小时候没有养在爸妈跟前,所以才不太亲的。”

    姜九笙默不作声。

    这种话,八年前,她就听姜母说过了,她十六岁之前都被养在乡下,后来发生了事故,才送来城里做手术,手术留下了遗症,不记事了,之后才养在父母身边。

    “我再抽一根。”她拿出了烟,点上,安静地抽着。

    薄薄烟雾下,她一双桃花眸,清冷又黯然。

    演艺圈都说姜九笙冷冷清清,怎能不冷冷清清,这样家庭养出来姑娘,除了自我防卫,还能怎样。

    程会先行回了病房,姜女士正在整理行李。

    “笙笙呢?”

    程会关上门:“在抽烟。”

    “你等会儿送她回酒店。”

    姜女士大名姜玥芝,在秦氏的分公司里当保洁人员,性子算不上强硬,就是普通人家的妇人,偏偏,在面对姜九笙时,浑身都是棱角,态度生硬得不行。

    “妈,你对笙笙不要太冷漠了。”程会表情严肃。

    姜女士折衣服的动作顿了一下,低头继续:“有吗?”

    “你对笙笙,就像对待上宾。”程会拉住了姜女士忙碌不停的动作,压着声音,郑重其事的口吻,“妈,你既然认了笙笙当女儿,就不要让她觉得她像抱养的。”

    程会是知道的,姜九笙并不是姜女士亲生。

    他的父亲以前是一名司机,母亲是家政人员,因为工作性质,程会20岁之前一直生活在国外的姑姑家,八年前,父母突然换了工作,他才回国,家里便一夜间多了个妹妹,他不是未成年,自然不信父母对妹妹解释的那套说辞,问了姑姑才得知,这个妹妹哪是什么亲生,而是寄养的。

    他私下询问过母亲,母亲只说是乡下亲戚的孩子,病了没钱治,才送过来的。

    程会当然是不信的,可母亲再也不肯多说一句,他便也没有再探问,笙笙那里,便随了父母的说辞,瞒了她并非亲生的事实。

    可姜女士的态度……

    “臭小子,”姜女士推了程会一把,凶巴巴地,“还教训起我来了。”

    会打会骂,这才是母亲对子女的态度。

    “总之,笙笙那里,你注意点。”

    这板正严肃起来的样子,跟他父亲一个样儿,姜女士没好气地吼:“知道了,滚开,别挡着我收拾。”

    程会笑着躲开。

    过了会儿,他正色,又问了句:“妈,笙笙真的是乡下亲戚的孩子?”

    姜女士低着头,隔了片刻才回答:“不然呢?我还能上哪去捡那么大个孩子。”

    “那笙笙以前认不认识一个叫时瑾的人?”

    姜女士脸色骤变,语气显得不耐烦:“什么时瑾,我没听说过,你别啰啰嗦嗦问个不停了。”

    事关姜九笙,一向脾气温和的程会有些不依不饶:“当年笙笙在医院昏迷不醒的时候,有个年轻的男孩子来看过笙笙。”

    那时程会守在医院,只见过那个少年一次,模样好看得惊人,他跪在笙笙的床头,不知说了什么,走时,眼睛通红。

    时隔太久,记忆模糊了那少年的轮廓,程会只记得他生得精致,那双眼漂亮得不像话,一眼会惊心动魄,却不敢看第二眼,像沙漠里久行的路人,那样年轻,却沧桑冷漠得没有一点温度。

    程会说:“那个人,就是时瑾。”

    姜女士低着头一直忙碌,语气敷衍:“你看错了。”抬头催促道,“别问了,你快送笙笙回酒店。”

    月朗星稀,夜里染了秋的凉。

    程会给姜九笙开了间很大的套房,莫冰和小乔都还没有到,她一个人睡,空荡荡的房,偌大的床,她辗转反侧了很久才迷迷糊糊睡去。

    她做了个梦。

    梦见了一个少年,看不清脸,任凭她怎么仔细都看不清模样,只知,少年的轮廓特别分明。

    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年纪。

    梦里,少年他踩着高脚凳,用锤子敲打着架在窗户上的木板,一条一条,把窗钉得死死的,不留一点缝隙。

    屋子像是一个阁楼,透不进一点光,很昏暗。

    窗前,女孩蹲着,仰头看少年:“你在干什么?”

    少年回头,一双眼是墨染的浓黑色,回答说:“钉窗户。”

    女孩站起来,穿着白色的裙子,背着身后的灯光,昏暗里,脸庞是模糊的。

    她问少年:“为什么要把窗户都钉起来?”

    锤子敲打的声音忽而重,忽而轻,在封闭的空间里不停回荡,少年的声音被穿堂而来的风吹得很轻。

    他从高脚凳上跳下来,牵女孩的手。

    他说:“外面好多坏人,我要把你藏起来。”

    “我?”梦境糊了女孩的模样,只是声音干净,带了一丝丝的沙哑,她又问少年,“那我是谁啊?”

    少年用指腹拂过她的脸:“你是我的笙笙。”

    “那你呢?你是谁?”

    少年靠近她,模糊的脸,声音清润又温柔:“我也是坏人。”

    他看她,隔很近很近。

    毫无预兆地,他的眼睛忽然变成了殷红的血色。

    女孩猛地后退了,一个趔趄就滚下了楼梯,下面,是一片空地,有草,有石头,有游泳池,还有刺眼的灯光和喧嚣不停的音乐。

    女孩抬头,环顾了四周,陌生又熟悉,可是,不见了少年的影子,回头,楼梯消失了,阁楼也消失了,只看见一块花圃,玻璃温室里有血红的液体在涌出来,漫得地上到处都是,低头,才发现白色裙子上也晕成了血红,她下意识去擦裙子,恍然发现手里握着匕首,沾了血,一滴一滴,蜿蜒开来,顺着地上的血,她抬头看过去,花圃旁躺了一个男人,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上全是血。

    她想叫,想跑,可有一只血淋淋的手拽着她,让她动弹不了。

    “笙笙。”

    “笙笙。”

    是少年的声音,穿过层层雾霭,和风一起灌进她耳里。

    “笙笙。”

    女孩抬头,看见了一只手,白净而修长,是很漂亮的一只手,拨开了厚重的阴霾。

    “过来,到我这来。”

    声音,像蛊惑。

    她伸手,握住了那只漂亮的手。

    “不怕,我帮你把裙子擦干净。”

    然后,她裙子上的血,脏了他的袖子,他蹲在她的双膝前,仰头看她的眼。

    “笙笙乖。”

    “把刀给我。”

    她颤着手,缓缓抬起来,他接了她手里的刀,血滴在了他手背上,很漂亮的手,很红的血。

    然后是警车的声音,还有医院救护车的鸣笛声……

    姜九笙醒来时,太阳已经照进窗台,头很痛,她揉揉眉心,回忆着,真是个乱七八糟的梦境,杂乱无章,而且毫无逻辑。

    ------题外话------

    (最快五月二号上架。梦境不是回忆,梦里的事只是折射一些过往的相关细节,比如,剧透一点,当年时瑾和笙笙在一起的时候,发生过命案,命案和笙笙的身世有关。我真的太喜欢剧透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td></t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