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88:姜九笙要表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要唱我前队友的歌,她出了单曲,我也没有送她什么礼物,所以要帮她打歌。”

    她前队友的话,是柳絮无疑。

    主持人有数了,微微提了提声调,报幕:“有请笙笙带来《囚徒》。”

    掌声过后,舞台上朦胧缭绕的雾气升腾,她背着吉他,站在聚光灯下,微微磁性的嗓音一出来,掌声便雷动。

    姜九笙的烟酒嗓和气泡音,在整个摇滚圈独一无二。她穿着白色的裙,长发黑眸,将一首歌,唱到极致。

    是柳絮的单曲。

    不过,稍作改编,音域加了四个度,高音一冲出来,听觉刺激很强,不同于柳絮的演绎,后者平平无奇,虽毫无瑕疵,却没有摇滚的那种野劲儿,而姜九笙,一把嗓子唱得真狠,酣畅淋漓,让人痛快。

    她,天生就是唱摇滚的料。

    最后一个音落,尖叫声冲出了电视屏幕,整个客厅都喧哗了,吵吵闹闹里,时瑾的声音依旧是轻轻浅浅的,听在耳边缠缠绕绕的。

    他说:“你唱得比那个女人好。”很肯定地强调,“好很多很多。”

    姜九笙莞尔浅笑:“我也觉得。”

    “你是原创?”

    她点头:“嗯,这个版本才是最终成品,柳絮那版是最初的样带。”抬头看向时瑾,“怎么听出来的?”

    正常来说,不知内情的人,应该都会以为她只是改编了,而非唱出了修饰后的原版。

    时瑾不假思索:“脑残粉应该都听得出来。”他看着她,目光灼灼发亮,像仲夏夜的星辰,语气理所当然,却又坚定不移,“姜九笙的歌,别人唱不了。”

    确实,她的歌音域太宽,一般人开口就是车祸现场。

    姜九笙放下勺子:“时瑾。”

    “嗯?”

    她迟疑了许久,眸光潋滟,微微凝了光,她问他:“可不可以不当粉丝?”

    有点小心翼翼,带了不确定,却又似乎一腔孤勇,笃定而决然。她啊,鼓足了勇气,才敢这样不留后路地走向他。

    时瑾却似乎没有明了,动作微僵:“你不喜欢吗?”

    姜九笙摇头:“正好相反呢。”

    咣当!

    他手里的勺子掉在了餐桌上,眸光亮得惊人,怔了许久才开口,声音微微战栗:“笙笙——”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时瑾的话。

    他不自觉地咬了咬唇,目光一直定定地看着她,专注灼热得惊人,像一汪漩涡,能把人硬生生地吸进去。

    姜九笙失神了片刻,才慌手忙脚地找出电话,接通。

    “哥。”

    是程会的电话。

    那边说了约摸一分钟,姜九笙的脸色骤然变了。

    “我马上下来。”

    她挂了电话,时瑾问她:“怎么了?”

    “家里出了急事,我哥来接我,已经在楼下了。”

    时瑾欲言又止,看了看她,将话咽回去,放下餐具,他跟着起身:“我送你下去。”

    姜九笙没有拒绝。

    餐桌上的东西,她几乎只吃了几口。

    时瑾转身去厨房,用袋子装了一盒甜点与一盒酸奶:“是我做的甜点,你在路上吃,你胃不好,晚上不能空腹。”

    姜九笙接过他递来的袋子,有些心不在焉:“谢谢。”

    他摇头,声音很轻:“别胡思乱想,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不知为何,本来很慌乱的,他一开口,心便平静了不少,姜九笙应道:“好。”

    他拿了外套和钥匙,送她下楼。

    程会已经在小区门口等她,黑色的宾利停在路口,打了远光灯,远远见姜九笙出了小区门,程会按了喇叭。

    姜九笙回头,对时瑾挥了挥手,转身上车。

    他叫住了她:“笙笙。”

    她回头:“嗯?”

    似乎有话说,眉宇间紧蹙,眸光忽明忽暗,背着光,月色与路灯的光影照不进去,他把唇抿得僵直,犹豫了很久,却只道了句:“路上小心。”

    姜九笙走过去,隔得很近,语气郑重其辞:“等我回来,我有话跟你讲。”

    “嗯。”

    她转身,迎着车灯的光走近了夜色里。

    时瑾一动不动,站在小区门口,看着她上了车。

    “那是时瑾?”程会没有立刻发动,朝着车窗外远眺。

    姜九笙颔首:“嗯。”

    他追问:“你和他走得很近?”

    “哥,你先别管我。”姜九笙语气有些急,“爸他怎么样了?”

    程会挂了档,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安抚她:“还好发现得早,已经转去了市医院,正在做手术,咱妈在守着,心脏搭桥的成功率很高,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别太担心。”

    程父有冠心病,一直很小心,也没发生过意外,若非这次心肌梗塞,他那沉闷又隐忍的性子,也定是不肯去医院动刀的。

    姜九笙没有再多问,催促着程会开快些。

    程父与姜女士在三线的小县里定居,手术是在市医院做的,晚上好在不堵车,姜九笙与程会晚上十一点赶到了市里。

    他们兄妹二人到时,程父的心脏搭桥手术已经做完了,姜女士一个人守在病房里。

    程会推门进去:“妈,爸他怎么样了?”

    姜女士抹了一把眼睛:“手术很成功。”眼睛有些红肿,这才看到程会身后裹得异常严实的姜九笙,转头就质问程会,“你怎么把笙笙也叫来了?”

    程会无言以对。

    姜女士对这个女儿,一向‘客套’。

    姜九笙把围巾口罩都取下,没吱声,姜女士也意识到话里话外太见外了,解释道:“我是说笙笙那么忙,哪有时间来回折腾。”

    “妈,”姜九笙停顿了一下,“我不忙。”

    只是姜女士从来不联系她罢了。

    姜女士略显尴尬,没有眼神交流,她转头对程会说:“阿会,我在这里守着,你带笙笙去酒店歇息,她是艺人,被拍到出入医院不好。”

    总是这样,话不过三句。

    姜九笙没有多言,将包放下:“等爸醒了我再走。”

    姜女士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让程会去给她买夜宵。

    很奇怪,她母亲对她太小心翼翼了,像对待上宾,照顾周到,可拘束生疏,没有半点亲昵可言。

    程会出去之后,病房里留了姜九笙和姜女士守着,两人没有一句话,气氛安静地让人不自在,姜九笙拿了烟盒出了病房。

    ------题外话------

    别急,再见之时就是在一起之日。QQ的推荐票走起!

    推荐好友叶苒文文:《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

    他是个残废,她是个瞎子。

    所以,当他们凑成一对的时候,世人惊叹:天造地设!

    傅悦也这么觉得。

    她是和亲公主,傅悦知道,如果不是姐妹们都嫁人了,秦国只要嫡出公主,这份差事是轮不到她这个眼瞎的公主头上的,当然,她都二十岁的老姑娘了,青春如流水啊,再不嫁人就老了,和亲就和亲呗,只要嫁的人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她就没意见。

    可是天不遂人愿,她虽然嫁了个没缺胳膊的,可是却是个断腿的……

    咳咳,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残废腹黑王和一个瞎子单纯妃日常尬聊,尬着尬着尬出感情的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