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83:危急关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冰犹豫:“谢荡他是不是,”话没说完,又收了嘴。

    姜九笙看她:“是不是什么?”

    是不是暗恋你?

    莫冰摇摇头,没点破,她家艺人什么都好,就是不太懂男女间那点事,谢荡就更别说了,动作片都没看过的小雏儿,这俩凑一堆,就跟小学生和班主任干架似的,当然,姜九笙是班主任,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谢荡是小学生,翻不过手掌心偏偏还要垂死挣扎。

    若是姜九笙真和时瑾走到一起了,那谢荡他……估计要上天了。

    当天晚上,谢荡就把造型师给叫来了,他的造型师和姜九笙是同一个,silian罗。

    “现在就给我把头发整回来。”谢荡恶声恶气,“要和之前一模一样的。”

    这抽的什么东南西北哪股风?

    silian端着下巴:“这有难度啊。”毕竟,就是再厉害的造型师也做不出自然卷的效果。

    谢荡不管,耍蛮横:“整不回来我就把你头发全部剃了。”

    silian:“……”

    见过蛮不讲理的,没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

    第二日上午,姜九笙去录节目,因为时间太赶,只对了台本,并没有彩排,不过节目组完全不介意,十分客套礼让。

    是一档室内综艺节目,游戏与访谈并行,有五个主持人,请了四位嘉宾,姜九笙和他们都不太熟,好在控场的主持人经验老道,情商高,很会调动气氛,便是姜九笙这种综艺感为零的艺人也不至于会冷场。

    话题抛出来,姜九笙接过主持人的开场介绍语,问候道:“大家好,我是姜九笙。”

    言简意赅,一句闲话都没有,洒脱干脆,风格很姜九笙。

    主持人赶紧把话接回去:“欢迎笙笙。”

    现场观众掌声雷动。

    天北第一医院,五楼心外科。

    医助肖逸急急忙忙从急诊室跑过来,边推门边大喊:“时医生,时医生!”

    时瑾抬头望了一眼。

    肖逸喘着气,满头大汗地说:“长安路发生重大车祸事故,病人心包腔内大出血,不能移动,需要在现场实施紧急救援。”

    时瑾握笔的手停顿,惜字如金:“伤势。”

    “腰椎、颅骨、肩胛和肋骨都有重度骨折,血压已经低至六十,肺部严重挫伤,胸腔内粘连索带撕裂,致命伤在主动脉根部,左心房顶部,撕裂了一道长达四公分的口子。”肖逸语速很快,“胸腔剧烈变形,伤口在心脏最薄弱的地方,出血很严重,心包腔内全是血。”

    情况十分危急,以至于,急救电话直接接通到了肖逸这里,整个天北第一医院,应该没有第二个敢接下这个患者的。

    时瑾神色无常,依旧泰然自若:“先把现场隔离,准备户外开胸手术。”

    肖逸一刻也不敢耽搁:“我这就去通知麻醉科和血管外科。”

    节目录制现场,进度条已过了一半,游戏正进行得火热,现场气氛极好,主持人和嘉宾笑成一团。

    唯独姜九笙,面无表情。

    控场的主持人笑得眉头褶子都出来了:“笙笙,又轮到你咯。”

    姜九笙出列,表情认真得不像在玩游戏,虽然配合的动作很僵硬,可架不住她专心致志啊。

    “一杯敬天涯,两杯敬倒塔,三杯敬羊驼,四杯,”卡住了,她下意识就问对面的嘉宾,“你叫什么?”

    对面那位:“……”忍住笑,“笙笙,我是倒塔。”

    刚才被念成‘倒塔’的那一位:“我才是天涯。”

    刚才被念成‘天涯’的那一位:“我是草泥马啊。”代号草泥马的主持人忍不住了,捧腹大笑,“我的动作是抽抽,抖肩的是羊驼。”

    姜九笙:“……”

    台上众人捧腹大笑,观众也是人仰马翻,真的,没见过比姜九笙还要肢体不协调的,而且是个游戏黑洞,绝对的黑洞!

    姜九笙有点懵:“那羊驼是谁?”完全凌乱了。

    隔壁淘汰区,代号羊驼那位小姐姐站出来:“笙笙,我是羊驼,我上一轮就被淘汰了。”

    姜九笙:“……”

    比大提琴和吉他的各弦音符位置还难记,她自觉地去惩罚区挑了一个锦囊,递给主持人。

    主持人当场念出来:“现场连线手机通话记录里的最近联系人,并在三分钟内设法让对方说出‘你最好看我最喜欢你’这句夸赞话,成功就过关,失败就要喝下我们刚才调的那杯混合饮料。”

    综艺节目的惩罚环节总是这么乱来。

    姜九笙有点头疼,没了办法,只好让小乔把手机拿过来。

    “能否做变声处理?”她询问完,向主持人解释,“他不是圈内人。”

    她的通话记录里,最近的联系人是时瑾。

    “可以的。”主持人作势要凑过去看,“谁呀,那么神秘?”

    姜九笙笑而不语,稍稍背过身,拨了时瑾的电话。

    将近十一点,长安路大道被封,几十个交警各个严阵以待,将往来的车辆尽数拦下,红绿灯路口被堵得水泄不通,足足半个小时也没有疏通,不少心急如焚的车主纷纷下车一看究竟,原来是主干道发生了车祸,小轿车与大卡车相撞,一人当场死亡,另一位车主还在抢救。

    居然是现场抢救!

    警察驻守在最外围,防止观望的路人靠近,医护人员隔离了手术区域,消毒液的味道弥漫得到处都是,只见挤压变形的轿车货车旁边,几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全部半跪在血里,躬着身给血泊里的男人开胸,血腥味混着汽车机油的味道,刺鼻至极。

    各种叫不上名字的医用仪器摆放得杂乱无章,现场混乱得不行,围观的路人站得远,只能隐约看见触目惊心的鲜红,以及血淋淋的一双手。

    那双手带着手套,正拿着手术刀,骨节修长,动作不紧不慢,是主刀医生。

    监护仪突然发出警报,数据显示异常。

    麻醉师神色慌乱:“时医生,病人出血太严重,血压极速下降。”

    时瑾加快了动作。

    “抽吸。”

    他音色平平淡淡,毫无波动。

    ------题外话------

    (每天都被我时医生帅得合不拢腿!所有医学知识全是我这个门外汉百度的,勿考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